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淫骚舅妈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20 20:31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但这的确是事实。

这天,我和我的死党阿强和高原在考试後聚合在一起商量。我实在顶不下去了,自从看了那些A片後,我就一直都顶得很辛苦就要支持不了。」高原对我说。阿强也一样叫了起来∶「要打炮的话,就听我的话嘛。」

高原打断了我的话∶「你舅妈玉芳那骚货,我想操她都要想疯了。反正她都让这麽

多人操过了。」

阿强说∶「好了好了,谁叫我们是死党呢!」

为何会这样呢?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我的舅妈玉芳叫华静芳,是一个十足的上班族,因为保养得好,四十岁的人你会以为她只是三十岁刚出头。加上丰满的乳房、微微隆起小腹,和微翘的臀部,丰盈的大腿裹上丝袜使人一见到她就有一种想上她的冲动。她总穿着时髦暴露的

紧身衣裙,一对淫乳简直要跳出来般;娇嗲的说话声、那搔首弄姿的模样,无不

诱引着每个男人「跃跃欲试」,是那种看了会让男人想强奸的女人。

平时只会觉得她是一个十分好的人,如果不是舅舅的出差,我都不知舅妈玉芳是这样的一头淫贱母狗、贱货。

这天早上下课後,我打了一个电话给舅妈玉芳∶「我不回家睡觉了,大後天我才

回家的。舅妈玉芳,你这几天就自个舒服吧!」

「你舅他到外地了,两个星期後回来,到外边玩耍要注意一点。」说完舅妈玉芳就

关机了。

当我还在到外玩的兴奋中,高原却说计划取消了,我说∶「他舅妈玉芳的,被你这

小子骗了。我还打了电话回家呢,放了我们一下,一定要请我们吃一顿。」

阿强说∶「高原,你不请你别想回家。」

吃饱喝足之後已经八点多了,他们俩都说有事要做,我只好回家了在门口怎麽会有车子在的?舅妈玉芳是没有这种车子的。我轻手轻脚的爬到我房间的窗下爬了进去,我从门上的锁孔内看到了我想都想不到的事情∶舅妈玉芳穿着上班时的衣服在给人口交!穿着天蓝色窄裙肤色丝袜与蓝色高跟鞋的美丽舅妈玉芳,正被一个背对着我的男人撩起裙子,抚摸着她的私处,只听她说∶「舒服吧。阿B?」边说边把那个男人的肉棒吞没了,很显然这个男人就是舅妈玉芳的奸夫了。

舅妈玉芳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她低下头,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卵蛋,手嘴并用。舅妈玉芳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着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马上就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逗着、又用牙齿轻咬他的龟头,双手在他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

阿B则把舅妈玉芳的头发拢了起来,望着满脸通红的舅妈玉芳∶「哦┅好┅骚货

┅吸得好┅你的小嘴真灵活┅哦┅」

那男子舒服地哼出声,屁股开始往上挺。然後舅妈玉芳先是以舌尖舐着马眼,尝着那股男子特有的美味,跟着舐着那龟头下端的圆形沟肉,然後小嘴一张,就满满的含着它。

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摇动,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送着,只听得「滋!

滋!」吸吮声不断。大鸡巴在她的小嘴抽送,塞得舅妈玉芳两颊涨的发酸、发麻。偶尔,她也吐出龟头,用小巧的玉手紧握住,把大鸡巴在粉脸上搓着、揉着。「哦┅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真会玩┅大鸡巴好趐┅趐┅

快┅别揉了┅唔┅哥要┅要射了┅」这时,我呆了一会儿,舅妈玉芳和阿B却不见了。我到了舅妈玉芳的房间口,门关上了,我用老办法向内看,但是在床上却有一对赤条条的狗男女,舅妈玉芳的衣服已经脱光了,两人正用六九的姿势在互舔。此时,她正趴在那男子的两腿间,两手正握着那根涨大的鸡巴套动着。

舅妈玉芳虽然已将近四十馀岁,但是姿色却非常的美艳。岁月无情的流逝,没有在她的胴体显出残忍的摧残,相反的,却使舅妈玉芳的肉体更散发出一股成熟的妇女

韵味。

她浑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细致,没有丝毫瑕疵。虽然已生育过,小腹却依然平坦结实,胸前高耸着两只浑圆饱满的大乳房,有如刚出炉的

热白馒头,是如此的动人心魂。纤细的柳腰,却有圆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无

比。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是那麽浑圆平滑,真让男人心神晃荡。由於床上的狗男女是侧面对着,我无法看见舅妈玉芳那更美妙、更诱人的女性特有的小嫩屄。但想不到舅妈玉芳的胴体仍是如此的美艳,勾人心魄。

「骚货!你别用手套弄了,趁着老鬼不在,今晚我们好好的插屄。」浪荡风骚的舅妈玉芳,实在是淫淫无比,她抚摸着大鸡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

有说不出的妩媚、性感。在嬉笑中,那对肥满的乳房正抖动摇晃不已,瞧得人血气贲张。「好骚的舅妈玉芳┅」对着眼前的无限春光,我不禁生出这样的感想。阿B两手在她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阵,且恣意在她两只雪白坚逝的双峰上,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鲜艳的两粒红乳头上揉捏着。

这时舅妈玉芳大叫着∶「嗨┅嗨┅我要死了┅阿B,快干我!快干我┅

我要被干┅」

我从没想过舅妈玉芳会是这样的。

这时阿B说∶「说!『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隶』。」

「是的,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隶。求你干我,干我小屄┅干我屁眼┅干我!快干我┅」阿B用他那二十多公分长的大肉棒插进了舅妈玉芳的骚屄,他用劲地抽送顶弄,

在他胯下的舅妈玉芳狂热地摇动着身体。阿B是从後边进入舅妈玉芳的骚屄的,他趴在舅妈玉芳背上,像公狗干母狗一样地干着肤色丝袜与黑色高跟鞋的美丽舅妈玉芳。他两手也

不闲着,死命地用力揉捏着舅妈玉芳那三十多寸的乳房,乳房在他的用力揉捏下变了形。

舅妈玉芳的表情不知是痛还是爽,两眼闭合,口中不断呻吟∶「啊┅啊┅啊

┅用力┅用力插烂我的淫屄!」舅妈玉芳大叫。

阿B把舅妈玉芳转了边,用嘴含着舅妈玉芳的乳头,开始时还是吸舔,後来则是撕咬了。

舅妈玉芳把手搭在阿B肩上,把阿B的头向自已的乳房上压去,阿B把舅妈玉芳轻轻抱起,舅妈玉芳用手把阿B的肉棒放在骚屄口,阿B腰肢一挺,肉茎一下便进入了舅妈玉芳的阴

道。这时,舅妈玉芳一边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着阿B的猛烈进攻,一边把她香甜的美舌吐进了阿B的口中,两人在互相交换甜美的唾液。

阿B猛烈的进攻使舅妈玉芳进入了忘我的高潮中,舅妈玉芳把两腿紧紧地盘在阿B的腰间,阿B把嘴再次撕咬着舅妈玉芳甜美的乳房,彷佛要把舅妈玉芳的乳房咬烂了,舅妈玉芳则一边舔着自已的嘴唇一边浪叫连连,淫态百出。「哈!骚货┅好┅好┅」阿B把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美腿高高举起,放在自己肩上,他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机一样用力向下撞击,每插一

下,舅妈玉芳都浪叫一下。

插了大约三百来下後,阿B把肉茎抽出,转插入舅妈玉芳的屁眼里,舅妈玉芳的菊花蕾紧紧地包信阿B的肉茎,舅妈玉芳则更淫荡地浪叫、呻吟。随着阿B屁股的扭摆、起落,洞屄口挤出的淫水,顺着大鸡巴湿淋淋的流下,浸湿舅妈玉芳的阴毛四周。这阵疯狂、香艳的春宫表演,直使站在门外偷看的我瞧得欲火高涨、血液沸腾、兴奋不已。想不到舅妈玉芳是这样的人,我不想错过这大好机会,连忙跑回房间取来相机拍照下这些精采镜头。

终於两人的日屄到达了高潮,舅妈玉芳用嘴帮助阿B把肉茎舔乾净,我知道这是我走的时间了。

这天我在外边找地方胡乱睡了一下就去找高原和阿强商量,阿强说∶「这样

┅我们是不是今晚去探一探再说?」

就这样,我和他们两人在八点又回到了我家。哗!这麽多车子,数一数,有五辆之多。我们三人到了我房间里後,就准备观戏了。舅妈玉芳穿着红色的套装,百色的衬衣穿在里边,肉色的长筒丝袜裹在丰满的腿上,红色搭扣拌的高跟鞋穿在纤细的脚上,显得十分性感。舅妈玉芳坐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腿上,那个男人一边搂着舅妈玉芳的纤腰,一边和舅妈玉芳在猛烈的接吻,交换着彼此的唾液。男人的手在舅妈玉芳的内裤里面蠕动,很明显的男人正用他的手指玩弄舅妈玉芳的肉屄。这时,另一个男人走过来说了几句话,那人就放开了舅妈玉芳。我们一数,舅妈玉芳房里一共有有五个男人!

一个黑人走过来,迅速地将舅妈玉芳压倒在地上,并且和其他几个男人一起伸手摸向她身上各处,尽情地享受着她美好的胴体!那黑人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他双手用力地抓揉着舅妈玉芳的乳房,舅妈玉芳痛得直流下眼泪,但却在同时,舅妈玉芳脸上也显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被强暴快感的神情。

众人七手八脚地撕扯着舅妈玉芳的衣服,舅妈玉芳因为被黑人按着而无从挣紮,很快就变成一丝不挂。这时候那黑人放开舅妈玉芳的双乳而站起身来,因为用力揉捏的缘故,所以舅妈玉芳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了数道明显的指痕,那红红的指痕衬着雪白的肌肤,格外引人注目。

那名黑人解开裤子,脱光衣服,就把胯下长达八寸的巨大肉棒插进舅妈玉芳的小屄里面,并且开始抽送起来。这时候其他人也站起身来,一面脱去自己的衣服,一面欣赏着舅妈玉芳被黑人奸淫的美景!「啊┅啊┅啊┅Ahhh┅ohhh┅I

like

your

BIG

cock┅」没有想到舅妈玉芳被奸淫之後,居然开始用英文鼓励黑人去奸淫她。

可能那名黑人还是第一次享受这般的美妇,在舅妈玉芳的鼓励之下,他更加卖力地抽送顶弄,搞得舅妈玉芳更是浪叫连连,淫态百出。

那黑人为了发泄他的性慾,不停在凶猛地奸淫着舅妈玉芳,而其他人更合力坐了上来,一个男人把他的肉棒放进了舅妈玉芳的口中,舅妈玉芳这时更是连话也说不上了;另一个黑人把他的鸡巴插入了舅妈玉芳的屁眼中;另一个中年男人则玩舅妈玉芳的乳房,用力地撕咬。

我和阿强和高原对望了一下,才发现高原正用V8在拍摄呢!「啊┅啊啊┅啊啊┅」舅妈玉芳发出又痛又爽的声音。

「对,宝贝,吸我的┅」把鸡巴在舅妈玉芳口中不断抽插着的男人说,舅妈玉芳这时听话地将男人的肉棒含在嘴中又吸又吮,舅妈玉芳的技巧看来很好,男人脸上出现舒服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玉芳在那里正用她鲜红的舌头在一根肉棒上缠来绕去,一双如丝媚眼还不时飘向周围,使的我激动起来,小弟弟也紧顶着内裤,似欲冲天而出。舅妈玉芳身前的男人这时躺下了,身後的男人把鸡巴自舅妈玉芳的骚屄拔出,她来到躺着的男人身上,抓住男人挺立的肉棒坐下去,身後的男人将鸡巴插到舅妈玉芳的後洞,第三个男人加入,从前面把肉棒插入舅妈玉芳的口中,舅妈玉芳身上所有可以插入的洞屄这时都塞着男人的肉棒。

舅妈玉芳狂野的呻吟,随即达到了高潮,而这时候的高潮,比起以往的又更加不同,因为当她爽得几乎要晕死过去的时候,那名黑人又用力地抓揉她的乳房,疼痛总是令她无法完全晕死过去,这般徘徊在痛苦与极乐之间的感觉,令得她永生难忘!这一场淫宴在舅妈玉芳的第八次高潮中才告结束。这时舅妈玉芳全身肌肤都沾上了精液,在最後,她将五人的肉棍上的精液都吸舔乾净後才依依不舍地放众人离开。我们三人当然把这一切都拍摄了下来,在以後放假的日子内,我们三人便做了专门跟踪舅妈玉芳的私人侦探了。

一天,玉芳在驾车回家的时候,她抄近路开进一条巷子里,但是对面恰恰又有一辆卡车开过来,所以她开不过去,不消说,舅妈玉芳气得要命,而且那个卡车司机一副鸟样,更让她气得要死,所以她对那个司机大声叫骂,最後惹火了那个司机,他下了车。那司机是一个非常高大的黑人,而且舅妈玉芳发现卡车上还有其它人,但是她在气头上,也管不了那麽多。那个司机走向舅妈玉芳,而舅妈玉芳还是咒骂个不停。那司机走到舅妈玉芳车前,叫玉芳闭嘴,说如果她再骂的话,他就会用他的大老二插到玉芳的屁股里。

而舅妈玉芳也不甘示弱,她告诉那个司机,虽然自己个子娇小,但是他的老二可能还太小了,插进来一点感觉也没有!这句话一说完,那司机显然气得要命,他快步往舅妈玉芳的车门接近,而卡车上的其它人也开始下车。他们抓住了她,并且把她拖出车外,舅妈玉芳拼命地挣紮,但是他们还是把她擡起来扔进货车的後车厢里。这天舅妈玉芳穿上工作时的衣服,是一件黑色的套装,连身短裙剪裁,但是两侧大腿还有开叉,几近腰部,当舅妈玉芳被按倒的时候,她侧边几乎整个屁股都可以看到,而从前面也可以看到相当诱人的曲线。这对於男人来讲,是极大的诱惑啊!带头的叫吉姆的男人饥渴得迫不及待地将舅妈玉芳的上衣撕开,一双饱满肥挺的趐乳跃然奔出展现在众人的眼前,大乳房随着呼吸而起伏,乳晕上像葡萄般的奶头微挺,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

吉姆和他的朋友在雪白抖动的大乳房上是又搓又揉,他像舅妈玉芳怀抱中的婴儿般低头贪婪的含住舅妈玉芳那娇嫩粉红的奶头,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齿痕,红嫩的奶头不堪吸吮抚弄,片刻便坚挺屹立在趐乳上。舅妈玉芳被吸吮得浑身火热、情欲亢奋、媚眼微闭,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啊┅唉唷┅奶头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淫贱的母狗!居然在强暴她的人面前说出这样不知耻的话,但在暗处的我们三人听後却兴奋不已。

舅妈玉芳胴体频频散发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肉香味,吉姆陶醉得心口急跳,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舅妈玉芳肥嫩的趐乳,欲火高涨的他恨不得扯下舅妈玉芳的短裙、三角裤,一睹那令他梦寐以求浑身光滑白晰、美艳成熟充满诱惑的裸体。色急的吉姆将舅妈玉芳的短裙奋力一扯,「嘶」的一声短裙应声而落,舅妈玉芳她那高耸起伏的臀峰只剩小片襄滚着白色蕾丝的三角布料掩盖着,浑圆肥美臀部尽收眼底果然既性感又妖媚!白色布料隐隐显露腹下乌黑细长而浓密的耻毛,更有几许露出三角裤外煞是迷人,而舅妈玉芳黑色吊袜带吊着的肉色长筒丝袜的白色蕾丝边角,纤细的天足上的黑色高跟搭鈎拌皮凉鞋更刺激着其他的几个黑人。

吉姆他右手揉弄着舅妈玉芳的趐乳,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三角裤内,落在小屄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屄口左右两片湿润的阴唇,更抚弄着那微凸的阴核,中指轻轻向小屄肉缝滑进扣挖着,直把舅妈玉芳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淫水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舅妈玉芳樱唇轻启,喃喃自语∶「喔┅唉┅」趐胸急遽起伏、颤动∶「啊!别折腾我了┅舒服┅嗯┅受不了┅啊┅啊┅快┅停止┅」「哎哟!」一声,舅妈玉芳身上最後一道屏障终於被清除了,曲线有致的丰腴胴体一丝不挂地展现出来,舅妈玉芳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被吉姆和他的朋友一览无遗,雪白如霜的娇躯平坦白晰,小腹对下三寸长满了浓密乌黑的芳草,丛林般的耻毛盖住了迷人而神秘的小屄,中间一条细长的肉缝清晰可见。吉姆等人有生以来首次见识到这般雪白丰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体,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他们色眯眯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舅妈玉芳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红柿!

这时其他几人都将肉棒抽出,一个叫阿曲的人把肉棒插入了玉芳的小淫嘴,玉芳一边吞吐阿曲的肉棒,一边自渎着自己的淫蜜屄时,挺着大鸡巴的吉姆则躺倒在舅妈玉芳身下,用他三十多公分长的大肉棍从下边插入了舅妈玉芳的淫屄,而另一个人则对着舅妈玉芳淫汁淋漓的屁眼用力插入,玉芳像条母狗般被三人同时

干着。舅妈玉芳吐出了口中的阳具叫道∶「好┅好爽啊!操死我吧┅操烂我的淫屄┅干破我的子宫。用力┅再用力┅对!嗯┅嗯┅」还没叫完,阿曲又占有了舅妈玉芳的小淫嘴。吉姆他们面对如此尤物,只有加力进攻了,到了後来,只听到舅妈玉芳淫浪的呻吟和吉姆他们急急的喘气声。在数不清的撞击後,三人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当吉姆把他的鸡巴由舅妈玉芳的肥屄中抽出来时,他的精液也从玉芳的肥屄中涌出来。

我看到玉芳的骚屄里还满满的都是精液,这让我又兴奋起来,吉姆巨大的鸡巴把她的肥屄撑开到了极限,正等着其它等待着的黑人继续使用。

接下来,一个黑人爬到舅妈玉芳张开的双腿之间,然後把他的鸡巴插入舅妈玉芳早已满是精液的肥屄里,开始接手

干舅妈玉芳;吉姆则站到玉芳面前,把他已经软化了的老二在舅妈玉芳尽是精液的脸上抹来抹去,舅妈玉芳很快地张开嘴,吉姆就把他的鸡巴放了进去,舅妈玉芳开始吸吮,还把吉姆的鸡巴从头到尾舔了一遍,双手握住肉棒不停地上下搓弄,还一边告诉吉姆,他的精液是多麽的好吃,一边被别人干一边吸他的老二是多麽的爽。舅妈玉芳在後车厢里被他们五个黑人一直重复地强奸,他们一共轮奸了她四个多小时。之後,玉芳更用嘴为他们清理完後,还写下地址给他们,约他们下次再玩过。

在公司加完班下楼时,舅妈玉芳却遇上了麻烦,电梯居然在三楼停下了。里面的人被困住了。这时,在舅妈玉芳的身上散发出的阵阵香使本已焦燥的人更有了一股无可表达的冲动。里边只有一个女人,就是舅妈玉芳,本已狭窄的电梯因这有几个大腹便便的黑人的进入更显拥挤不堪。由於大楼管理处的人已下班,看来玉芳在里边有一阵子等的了。舅妈玉芳突然觉得,屁股上有手在游移,舅妈玉芳不去理他,那些人却更放肆了,舅妈玉芳舅妈玉芳身上不只有一只手了。屁股上、大腿上,都有了手在肆意攻击,有人把手伸进了舅妈玉芳的衣服里面,其中一只更是插入内裤里,摸着舅妈玉芳的私处。狭窄的空间使舅妈玉芳无从躲避,只得任人摆布了。

本来里边不致於这样的,但这几个大腹便便的黑人却不向周边去,却死命地向中间挤。其中一人发现舅妈玉芳没有反抗,便把舅妈玉芳的裙子卷起到腰间,把手放在舅妈玉芳的屁股上,隔着舅妈的雪白的蕾丝缕空内裤抚摸起来,其他人亦用手半扒下舅妈玉芳上衣,揉捏着舅妈玉芳丰满的淫乳。摸着舅妈玉芳私处的人说∶「这母狗这麽容易就湿了。」说着就把淫汁淋漓的指头放在舅妈嘴边,舅妈玉芳想也不想就把他的指头吸进口中,这男人把指头抽出,把头移过去,拉着舅妈玉芳的长发,舅妈玉芳便把舌头吐进了他的口中,两人相互交换口中的淫汁。此时舅妈玉芳的内裤已被拉下,私处已插满了手指,这时舅妈玉芳的後庭淫花也有几个指头在里面了,全身上下都有男人的手在抚摸,「啊┅啊┅啊┅」舅妈玉芳不停地发出淫荡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