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疯狂的婚房淫事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20 20:31

庄文馨的确是个很漂亮很风骚的女人。早在上学的时候,她就是远近闻名的破鞋了。校园内很多男老师、男同学都上过她,毕业后更是放荡不堪,不管什么人,只要是个男人,都可以上她。而且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一点也不怕丢脸,就算出门打个酱油什么的,也可能带一肚子精液回来。可是她突然间宣布要结婚了,使很多人大跌眼镜。本来大家以为她这下该有所收敛,可是就在结婚当天,她在自己的婚房换婚纱准备出席婚礼时又被人轮暴了。

「操!你这个烂货,居然要结婚了!」在庄文馨的阴道里放过无数次精液的管子闯入婚房,对着还有打扮着的庄文馨说。跟他一起闯入婚房的,还有好几个男人。

「哦,是管子哥哥啊。」庄文馨背对着管子,也不回头,大大方方的说道:「你看我的婚纱是不是太高了,奶子露的太少了,大家会不会觉得我保守啊。」

「也不知道那个傻瓜会娶你这样的贱货。」跟在管子身后的狗子上前将婚纱从上拉到下,庄文馨两只大奶子立刻弹了出来。说到狗子这个绰号,还是庄文馨起的。有次狗子在庄文馨嘴里射精后,庄文馨细品了一下,说他的精液的味道跟狗的精液差不多。

「唉呀,你们急什么。等我先办完婚礼,把老公哄睡了你们再来轮我嘛。」庄文馨嘴里埋怨,但却毫不阻止狗子的行为,只是双手拎着婚纱,象徵性的向上拉了拉,仍然挺着两只大奶子对着大家,毫无羞耻感……狗子把庄文馨从化妆台上抱起,放在她的婚床上。这边管子等几个男人已经脱掉了裤子。

「操,这婚纱真难脱!」狗子怒骂道。

「叫你们别急了,婚纱又难穿又难脱。算了,你们裤子都脱了,不让你们发泄一下是不可能了。婚纱别脱了,就穿着吧,让你们玩玩新娘子。嗯,谁先来干我的嘴。」庄文馨躺在婚床上一脸淫笑。

「让我先上,我喜欢干她的嘴。」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抢上前,将自己已经硬起来的肉棒塞入庄文馨嘴里。

「操!明明是我排在前面的。」管子笑道,「算了,你们先操吧我最后来。」

庄文馨呜呜的说不话来,大牛把庄文馨的嘴当成阴道,用力的干了几下,每一下都顶在喉咙边上。

「庄文馨!你这个骚货,我最喜欢干你的小嘴。」大牛干了一会儿,把肉棒拨了出来,在庄文馨漂亮的脸蛋的擦拭着肉棒上的口水。

「咳,咳,大牛哥哥,我也好喜欢你的鸡巴,以前你每次都干到我食管里去,感觉很棒。今天怎么待我这么温柔,我不习惯耶。」庄文馨一边舔着大牛的肉棒,一边说道。

「吗的,你今天结婚,老子有点不忍心罢了。」

「呵呵,大牛哥哥你误会了。我就算结婚了也是个公妻。大家可以随时来玩我,最好当着我老公的面玩我。」

「原来你是要给你老公送顶绿帽子啊。」大牛听完狠狠的将肉棒顶入庄文馨的喉咙里。

庄文馨常常被人干嘴,深喉技术不错。她熟练的张开嘴巴,尽量让肉棒插入的舒服点。但是,大牛突然抱住她的头,用力向自己肉棒按下去。

庄文馨顿时窒息了,她感觉整个龟头都进入了自己食管。当大牛放开她的头时,庄文馨赶紧吐出肉棒瘫在婚床上喘气。

这时,其他男人都围了上来,有的将肉棒放在庄文馨的脸上磨擦,有的把手伸入婚纱里抚摸庄文馨的身体,管子把手指直接插入庄文馨的逼里,快速的插送。「啊,啊,你们,你们这群坏蛋,摸得我,好舒服……」庄文馨轻声的呻吟着。她的身体本来就很敏感,被大家这么一摸,很快来了感觉,逼里流出一股股淫水。

「你这个贱货!谁那么不幸当了你老公啊?」狗子在玩庄文馨的乳头,还不时的低头吮吸。

「啊,乳头,好舒服啊。狗子哥哥,我一直……我一直都是大家的免费婊子,以前让大家白玩,以后大家若是不嫌我被轮的次数太多,随时可以找我。我保证准时到达指定地点,任大家玩弄。」庄文馨已经完全兴奋了,她眼神迷离,娇喘连连。

「操,你就是个做婊子的命!」管子撸起婚纱,将自己的肉棒顶入庄文馨的阴道,庄文馨果断张开的大腿,迎接管子的奸污。

「唉呀,管子哥哥,你的鸡巴好像又变大了。你会把我的小逼撑大的。」

「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婊子!」管子一边辱骂着,一边用力的干着庄文馨。

「啊,啊,小馨好喜欢,干死小馨了。啊,呜……呜……」这时大牛重新把肉棒干入庄文馨的嘴里。

管子的绰号也是庄文馨起的,她觉得管子的肉棒超长,又硬得离谱,跟水管似的。

现在庄文馨上下两个嘴都塞入了肉棒,干得她无法思考。

「来了,来了,啊,来了,我高潮……」庄文馨的高潮来得很快,却无法说话。只能绷直了身体,夹紧了阴道。

「哈哈,小婊子开始高潮啦。」大家都很熟悉庄文馨的身体,知道她高潮时的样子。

「还有好多人,可是马上就要婚礼了啊,得加快速度了。」庄文馨心想。

「啊,这贱货,爽!」大牛喊道。这是因为庄文馨抱住了他的腰,拼命的把他的肉棒向喉咙里吞。这种不知死活的玩法极大的刺激了大牛,大牛感觉快射了。

「大牛,你射她逼里吧。射脸上她要重新化妆,时间不够。」狗子在提醒。

「吗的,她的小贱逼现在是管子在玩,我直接爆了!」大牛说着就开始对庄文馨进行口爆。

大牛的精液射得很多,庄文馨来不及吞,流了一些出来,挂在嘴角。

「爽了!」大牛满足了下来了。

「啊,哥哥们,你们快点射吧,我马上要去婚礼了。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吉时要紧。」

大家相视了一下,围了上来,肉棒在庄文馨的身体的各个地方磨擦,狗子则骑在庄文馨身上,用庄文馨的奶子乳交。庄文馨心想,得刺激大家一下,这样才能在吉时到来之前让大家统统射掉。

「啊,大家玩得我好开心啊,小馨好爽!今天我是大家的新娘子,妓女新娘,结婚当天还让男人操的烂货、骚逼。大家直接内射我啊,啊,算了,颜射我吧,反正我也不要脸了。」

在庄文馨的淫词浪语之下,大家纷纷射精,全射在她的脸上、嘴里、奶子上,管子和其它几个人坚持射在她的阴道里,说要让庄文馨带着他们的精液去结婚。

「好了烂货,你的吉时已到,你去参加婚礼吧。哈哈,你就带着我们的精液出嫁吧。」10多个男人发泄完兽慾,拎上裤子走了。庄文馨也顾不上脸上、嘴里、身上、阴道里、婚纱上粘满了精液,稍稍整理了一下就跑出去了。

婚礼开始了,新郎简短的致词后,由新娘庄文馨致词。

庄文馨微笑的对大家说:「欢迎大家参加小馨的婚礼。首先要谢谢老公,同意参加婚礼的人,全部由我来定。大家可能互相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其实,今天来参加婚礼的,全是我都是曾经上过我的男人!

「啊!」大家知道庄文馨很贱很烂,但没有想到她居然在自己婚礼上邀请了全是上过自己的男人,还毫无廉耻的说出来。

庄文馨接着说:「由于上过我的男人太多,那些不认识的陌生男人就没有邀请。」停了停,然后看了老公一眼,继续说,「现在,我来宣布几件事。」

「1、庄文馨虽嫁为人妻,尽人妻义务,但性生活保留绝对自主权;2、凡是来参加庄文馨婚礼的男性嘉宾,终生享有庄文馨的身体;3、庄文馨接受参加婚礼的男性嘉宾任何形式的奸淫、轮暴、内射、颜射、口爆等,若有新奇的玩法,庄文馨无条件服从,全力配合;4、庄文馨接受参加婚礼的男性嘉宾任何程度的羞辱、打骂以及各种性虐,如果有需要,庄文馨也可以让狗或其它动物操逼;5、参加婚礼的男性嘉宾有权将庄文馨当妓女一样,转让给其他陌生男人奸淫,并可以收费;6、以上5条,即时生效,庄文馨终生不得反悔。」

庄文馨念完之后,笑吟吟的看着目瞪口呆的老公,说:「老公,真不好意思,让你娶了个烂货。我这么烂,我想你现在对我应该没什么兴趣了吧。你干脆就别上我了,他们搞我都不用套的,万一我怀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种。你若是想找女人,钱我来付。不过,你今晚就在这里看着我被这些男人轮暴,好不好?」

不等老公回答,庄文馨转身面向大家,大大方方的解开了婚纱,一丝不挂在站在大家面前,高声说:「小馨我是个人人可操的骚婊子,在学校已经是个公认的校园公厕了,每个男人都可以不付钱就来上我。我的身体大家应该都不陌生的吧。大家现在就可以来操我了!就这里,当着我老公的面!把我搞烂。如果你们今天不搞烂我,我就出去让流氓拉到小巷去轮暴,到工地上让工人们蹂躏,给乞丐接种生孩子!」

所有的男人蜂拥而上,庄文馨如一只小羊淹没在狼群之中,传来她阵阵淫荡的笑声。

这注定是个疯狂的新婚之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