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淫男乱女91. 酒吧激情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10 19:04

91. 酒吧激情少妇小雄要了一杯啤酒,坐在吧台边慢慢的喝,四处张望,他

是第一次进酒吧。发现在吧台边另一头有位漂亮的少妇在那里喝酒,“姐姐,自

己啊?我能请你喝一杯吗?”小雄走过去说。

她擡头看小雄一眼。啊!简直美得让人不敢逼视,一双细长却微向上挑的浓

眉,那对眼睛特勾人,小雄不由自主的仔细打量了她一番。

呵呵,说真的,她是真漂亮的。细长的凤眼威棱中透着妩媚,蛋型脸上的有

些忧伤,挺直的鼻梁下是一张小的出奇的嘴,红润削薄的柔唇轻抿,让人有想咬

她一口的冲动,上身是一件低胸丝质墨黑色贴身喇叭袖衬衫,衬得胸前的肌肤越

发细白如凝脂,而她那令人目眩的D 级乳房在深陷的嫩白乳沟颤动间简直是呼之

欲出,下身是一件膝上三十公分以上,似乎再短一分就要穿帮的黑皮短裙,露出

未穿丝袜浑圆而雪白的大腿,匀称修长的小腿套着半高筒的细高跟雪亮的黑皮靴。

她说:“我不和男人喝酒,请你离开!”

小雄说:“姐姐,相逢就是缘分,请你给个面子好吗?”

她说:“我不高兴,你不要惹我好吗?在说你看上去年龄不大,还没有到来

泡吧的年龄吧?”

小雄坚持地说:“姐姐,能不能让我请你喝一杯啊。我的年龄刚刚够泡吧的

岁数!”

她忍不住笑了。她那一笑,如百花齐放,满室生春,她说:“讨厌,没见过

比你脸皮在厚的人,看你比我小我就给你个面子和你喝一杯,你请我喝杯啤酒就

行”

小雄急忙让服务生给她端了一杯啤酒,他们边喝边聊,交谈中小雄知道她叫

田静,今年30岁,在一家私营企业上班,小雄心里笑了,她说的私营企业是妈妈

的银安集团下属的一个企业。

小雄说:“我叫你静姐好吗?”田静说:“你想怎麽叫就怎麽叫吧,以后我

们也不会见面的。”

小雄问她:“静姐,小雄看你好像不开心,可以告诉我吗?说不定我可以帮

你!”

她瞪了小雄一眼,“你能帮我什麽啊?”

小雄说:“咱们可以聊天啊,说说你的生活,家庭,反正也没什麽事情”

静姐说:“好吧,我老公出国了,家里就我自己,刚出去的时候还经常给我

打电话,最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有一段时间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小雄说:“你孩子呢?”

静姐说:“我老公不想那麽早要。”小雄哈哈一笑说:“你老公是不是在国

外又找个外国女人呀,不要你了!”

她听到,马上说:“不可能,我老公最爱我了!”但是眼泪马上流了出来。

小雄说:“我开玩笑,你不要当真,我们喝酒。”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相信了小雄的猜测,拼命的喝起酒来了,小雄说:“你不

要在喝了,很容易醉的!”

她说:“怕什麽,我明天不上班,你是不是心疼钱啊,大不了我请你。”

小雄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怕你回不到家。”

她说:“我要醉了你就送我回去,我家住在浪漫之都6 号楼3 楼东户。”说

完又开始喝了起来,不一会她就喝醉了。

小雄一看,坏了,还真的我送啊,小雄买了单,在外面叫了一辆出租,把她

扶上了车。对司机说了地方,因爲小雄要照顾她,就和她一起坐在后面,出租车

颠坡前进着,她的身体放松地倚在小雄身上,一阵少妇幽香慢慢冲进口鼻。

晚风吹过来,她的秀发飞扬起来,轻触着小雄的脸,一阵搔痒自心中慢慢油

然而生……

小雄低头轻吻了她一下,她沈稳的呼吸着,双眼微闭,似未察觉。起伏的胸

部的领口正向着小雄,小雄咽咽口水,刚刚的一丝酒意在凉风吹袭下似已散了,

但心中的欲念却慢慢在升起膨胀……

小雄探视着在车行时随晃动而开合的她的领口,隐约可见到天蓝色的胸罩。

小雄大起胆子,轻轻的解开她的第一个扣子,整个动人的胸部就呈现在小雄眼前

了……

罩杯上有一些镂花,样式新颖。两个罩杯间有个缀饰的宝石闪耀着……小雄

有点兴奋起来……由胸罩边缘隐约可见她的乳房,小雄努力回想着,这束缚包裹

下是个什麽成熟肉体?

小雄以手隔着衣服,藉着车子的颠颇,假意不小心的轻触,感受这胸罩的质

料及她那肉体的触感……

车子到了地方,小雄付了车资,踉踉跄跄将她扶上楼,她已醉倒,只好用背

的。小雄把她双手圈在自己脖子上,双手扶着她的臀部,一步步上楼,她柔软的

胸臀刺激着小雄的感官,小雄手心微微出汗……

她呓语着,嘴里尽是模模糊糊念着。小雄在她的手提袋里找到了钥匙,打开

了她家的防盗门,扶她进了客厅,“恶……………………”,她吐了小雄一身,

无奈,只好把她背到她房间,以纸胡乱擦去呕吐物,把她摊平在床上。

小雄走到浴室,把被她吐到的衣物脱下来,然后打了一盆水到房间帮她擦洗。

小雄解开她的衣扣,适才在车上偷窥的胸部整个展露在眼前。

小雄轻轻抚摸着,用手隔着胸罩感触那乳房的触感。发现她的呕吐物沾到了

胸罩边缘,还沾到了一点乳房。一股好奇心驱策着小雄,小雄想趁机吃吃豆腐。

此时此刻,有便宜不站王八蛋!

就假藉要帮她擦身体。小雄伸手到背后,解开她胸罩背扣,两个乳房挣脱束

缚后弹跳了出来,像水蜜桃般娇艳欲滴。小雄轻轻拭去秽物,然后端详起她秀挺

的双峰,不禁以手去轻轻抚弄它们,富弹性的青春肉体颤动着……

小雄轻轻以舌头去濡湿它们,以嘴亲吻它们……

“啊!!……”她似乎睡得很沈,使小雄的胆子越来越大。小雄拉下她的黑

皮短裙,在半醉半梦之间,她扭动着双脚配合着小雄。呈现在小雄眼前的是她赤

裸着上半身的裸体,下半身穿着一件华歌尔的白色三角裤,高腰,有繁复的花纹,

镂空的部分透出黑色的朦胧,似在挑衅着小雄的感官……

小雄的下体一阵黏湿纵欲,于是小雄轻轻将她翻成侧身,将她的三角裤轻轻

往下拉,褪至膝盖,再翻回正面,轻轻悄悄的将她身上最后的束缚剥下。

啊……!我的老天,呃……!她有一身羡煞黄脸婆的细皮白肉和那毫无赘肉

的纤细柳腰,雪白的俏臀让小雄的鸡巴忍不住硬了起来。小雄想,反正她家没人,

不如就干了她,只要能满足她,想她也不会告发的,急忙把自己的衣服脱的光光

的。

小雄不想急着肏她,站在床边仔细的看她,静姐浑身的冰肌玉肤令小雄看得

欲火亢奋,无法抗拒!小雄轻轻爱抚她那赤裸的胴体,从静姐身上散发出阵阵的

肉香、淡淡的酒香,小雄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

轻撩,游移在她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浑圆大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

小可爱的乳头,不久敏感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小雄将静姐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

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

唇鲜红如嫩。小雄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

阴道舔吸着。

“嗯…哼…啊…啊…”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酣醉未醒的静姐不由自主的发

出阵阵呻吟声,阴道泌出湿润的淫水,使酣睡中的静姐倏然惊醒睁开双眼,发现

自己竟一丝不挂的被光溜溜的小雄压住,她顿时醉意全消、惶恐惊骇。

静姐惊慌地挣扎起来∶“别┅┅别┅┅这样┅┅放开┅┅我┅┅”她全身玉

体奋力地扭动着,想摆脱小雄的重压和对她那圣洁地带的碰触。

挣扎中她挣脱了小雄的怀抱,扭身就跑,小雄冲过去从背后一把搂住她的腰,

将硬邦邦的鸡巴,紧贴在她高耸的丰臀上,她吃惊不小,拼命用手掰小雄的胳膊,

想挣脱。

小雄紧紧地抱住,并将嘴贴近她的耳根,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身子颤抖了,

同时嘴里发出压抑的闷哼,并左右猛摆,想挣脱小雄。小雄用力将她压在墙上,

使她面朝墙壁,一只手将她的双手紧紧扣住,并上伸压在墙上,另一只手滑向她

的胸前,那两个乳房在小雄的揉捏下,弹跳着一会儿并拢,一会儿分开,并随意

变换着形状,小雄已经无法控制手上的力量。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哭喊着:“你干什麽……别……啊……”。

小雄凑到她耳边,用喘着气的声音说:“我知道你老公在国外,你不寂寞吗?

你这麽性感,你不知道你对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吗?你不渴望被男人宠爱吗?……”

还没等小雄说完,她大声说:“你放开我,我不想被人强迫,我……”话音

未落,小雄用嘴封住了她的朱唇,强吻着她,当小雄的舌头与她的舌头纠缠的时

候,拼命的吸吮,她只从嗓子眼发出隐隐的哽咽声。

她越是挣扎,小雄越是将身体压得更紧,小雄的手从她的胸前往下抚摸到腹

部,即平坦又柔软的腹部,伴随着急促的呼吸,一紧一松,没有多做停留就顺着

小腹向下面攻去,她挣扎的更厉害,但根本无济于事,没有任何阻碍的小雄插进

她两腿之间,她爲了躲避小雄的手加紧双腿,并向后挺腰,小雄扶上她的腰,紧

紧扣住,下面硬邦邦的鸡巴,感受着来自充满弹性的臀部的积压,那种感觉,简

直就像她在配合小雄。

她用威胁口吻叫喊着:“你不许这样,你干什麽呀,我……我不会让你污辱

我的……嗯”

嗯这一声是因爲,小雄的手重重的按在了她的阴唇上,并上下揉捏,看来不

管在什麽情况下,本能反应还是无法抵挡的,但她马上恢复过来,“你想干什麽?”

(你还用问?)“啊,你敢……”小雄再次伏在她洁白光滑的背上,在她的

耳边,轻轻吹气,一边说:“我也是无法控制自己,你太迷人了,你的红润的乳

头只被你老公含过,你不觉得可惜吗,你的屁股只被一个男人插过你不觉得不值

吗?你的裸体还没被人这麽侵犯过,你难道不想尝尝被男人强上的感觉吗”(小

雄故意说的比较露骨),她仅仅闭上眼睛,似乎这样连耳朵也可以闭上,但是不

行,她拼命摇头,一面忍受小雄的侵犯,一面回避小雄的言语。

小雄在也等不急了,左手搂着她,另外右手开始抚摩她的小腹啊!这是什麽?

小雄的手盖在她浓密卷曲细柔的阴毛上,食中二指触到两片已经沾满了蜜汁淫液

的花瓣,湿淋淋,滑腻腻的。

静姐这时脸红气喘,只剩下轻微的挣扎,轻甩着头部。她贴在小雄颈侧如凝

脂般的脸颊有点烫烫的……她微张的柔嫩小嘴吐着热呼呼的气息,闻在鼻中让小

雄血行加速,胯下硬挺的大鸡巴本能的抵紧了她的嫩白的股沟。

当小雄那根热烫硬挺的阳具赤裸裸的由后面贴上她赤裸的白嫩股沟时,肉与

肉的厮磨,像触电一样,令她呻吟出声,俏臀不由自主的向后摆动,让她湿淋淋

的花瓣与小雄如鸡蛋粗硬梆梆的大龟头磨擦,龟头敏感的肉冠与她湿滑细嫩花瓣

前后厮磨的快感,小雄全身的汗毛孔好像都张开了。“呃哼……你┅你不能乱来

……我不是随便的女人┅哎啊……”

小雄管她是不是随便的女人,,一手扶着硬得火热的大龟头拨开她湿滑无比

的花瓣,屁股用力往前一顶,“滋……!”一声,粗大的龟头已经撑开她柔嫩的

花瓣,藉着阴道中充满的蜜汁淫液的润滑,整根粗壮阳具已经全部插入了她的窄

小的阴道。

妈妈给弄的药真是好啊,小雄每天早晚各喝一次,到现在鸡巴已经有18公分

长了,也比以前又粗了一些。

“哎呀……你不可以这样┅呃哼┅不要那麽深,我会痛┅┅”

她不是处女,花径已曾缘客扫,但经由整根鸡巴被她阴道内一圈圈的嫩肉箍

得很紧的滋味,小雄知道她好久没有做爱了。小雄扶在她纤纤细致柳腰上的手,

感觉到她白皙圆润的美臀肌肤突然绷紧,她湿滑柔软的阴道肉壁像小嘴一样不停

的蠕动收缩吸吮着小雄的阳具。

静姐这时全身麻软,忍不住伸出两手扶着墙,。,两条瘦长匀称的美腿自然

的叉开,再也顾不得羞耻,本能的将俏美的臀部向后微翘,让胯下鲜嫩的花径道

路更方便小雄的冲刺。小雄那根被她阴道紧紧包住的大鸡巴加快速度挺动,她臀

部不停的向后挺耸迎合着小雄的抽插,阵阵的淫液由小雄两生殖器紧蜜交合的地

方流了出来。

只见她迷乱地回手猛地抓住小雄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十根纤纤玉指抓进小雄

肌肉里,而美貌动人的静姐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

颤抖。

突然她层层嫩肉的阴道壁痉挛似的紧缩,子宫深处的花蕊喷出了一股热流,

浇在小雄龟头的马眼上,静姐的高潮怎麽来的这麽快,这个时候小雄感觉到自己

也快要射了,小雄开始加紧的挺动,粗长的阳具像活塞似的在她的阴道内进进出

出,看到她胯下那两片粉嫩的花瓣随着大鸡巴的抽插翻进翻出,如此悸动的画面,

使小雄在她紧窄的美穴内进出的阳具更形壮大……

“哦哼……你的好大……我受不了了,你快拔出来吧!”

小雄说:“我的什麽大啊?”(故技重施)

她动情的说:“你鸡巴好大,比我老公的大多了……”

小雄听到这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很兴奋,抱紧她弹性十足的俏臀,大鸡巴

加速的在她粉嫩湿滑又紧小的美穴中抽插。

她白嫩的俏臀被小雄的小腹撞击得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与生殖器

交合的“噗哧!噗哧!噗哧!”之声,交织成一篇激情的乐章。

“舒不舒服?”小雄贴在她耳边问。

“嗯哼……棒!”

小雄再大力一挺,将粗大的龟头深入到子宫最深处,与她的蕊心紧抵在一起。

“有多棒?”

“呃哼┅就这样,不要动┅你顶到我子宫里了,啊┅顶紧一点,不要动┅棒

……啊……啊……”

她呻吟着将俏美的臀部用力向后与小雄阳具根部的耻骨紧蜜相抵,使小雄与

她的生殖器蜜合到一点缝隙都没有。

而小雄则伸手由后面环住她滑腻却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将她两条雪白光滑

的大腿与自己的大腿紧蜜的相贴,肉贴肉的厮磨,小雄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

性的大腿肌肉在抽搐着,接着她本已将小雄粗壮的阳具紧紧箍住的阴道,又开始

急剧的收缩,阴道壁一圈圈的嫩肉强猛的蠕动夹磨小雄的阳具茎部,而子宫深处

却像小嘴一样含着小雄的大龟头不停的吸吮,她粗重的呻吟一声,一股热流再度

由她的蕊心喷出,她二度高潮了,小雄的龟头上的马眼被她热烫的阴精浇得又麻

又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浓烈的阳精由马眼射出,灌满了她的花心,她舒

服得全身抖动,花心接着又射出一波热呼呼的阴精,与小雄射出的鸡巴溶合。

“呃啊……你射得好多……烫得我好舒服……”

小雄欲待抽出鸡巴,她突然伸手向后抓住小雄的臀部,不让小雄们紧蜜交合

的下体分开。

“不要动!我好酸┅强弟你爽吗?”静姐边说边向后挺着俏臀与小雄的耻骨

厮磨着。

“嗯┅爽……”

小雄才开口说话,静姐已经仰起上身,把脸转过来,将她柔腻的嘴唇堵住了

小雄的嘴,同时将灵巧的柔舌伸入小雄口中绞动,一股股玉液香津由她口中灌入

了小雄的口中,他们生殖器交合得那麽久,直到现在才有了口唇的接触,却是另

外一种新鲜的亢奋,小雄也含住她的柔嫩的舌尖吸吮,两舌交缠,与她香甘的津

液交流,彼此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

这一吻就吻了五分锺,然后恋恋不舍的分开,小雄抱起她放到了床上,搂着

她在她耳垂上亲舔。

“小冤家,我可是从没有和老公以外的男人上床,是你坏了我的贞节!”静

姐幽幽的说。

小雄搂紧了她的娇躯说:“对不起,你忒漂亮了,我控制不住!”

静姐眇了他一眼说:“美女多的去了,你控制不住就要强上,成什麽了?”

“成什麽了?”

“色狼!”静姐在他的半软半硬的鸡巴上掐了一下,小雄“哎哟!”一声,

静姐说:“给你掐掉得了,省的害人!”

“你舍得吗?”

“咋舍不得?又不是我的!”

“可它现在是你的啊!”

静姐又幽幽的叹了口气,手紧紧攥住鸡巴说:“我咋向我老公交代啊!”

“你老公现在不定搂着哪个洋婆子在销魂呢!”

“我心里也明白他一个人在国外肯定不能闲着,但是就是不甘心,唉……有

那麽一天我老公不要我了,我就找你去,你养我啊?”

“没问题啊!”

“就你?小样,还不知道谁养你呢?”

小雄没有在分辨什麽,只是搂得更紧了。

过了好半天,静姐向小雄要了手机号说:“你走吧!我不会留你在这里过夜

的,这张床目前爲止只能是我老公在这睡。”

“你会给我打电话吗?”小雄问。

“不会!”(不会你要电话号码干吗?鬼才信呢!)

小雄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起身穿衣服,说:“我的外套都让你给吐的脏了!”

静姐说:“衣柜里有我老公的衣服,他和你身材差不太多,你自己找一件穿

吧!”

小雄离开静姐的家,在街上堵了一台出租车,司机是个女的,很健谈。

“帅哥,到哪啊?”

小雄说了地址,车子开动,女司机从反光镜里看他说:“那里是高档住宅区

啊!”

“嗯”

“咋的,会网友去了?”

小雄笑着问:“你咋看出来的?”

“我这眼睛毒着呢,看你背着书包是学生吧?学生这麽晚啦才回家,肯定不

是会情人去了,一定是见网友了!”

“大姐好眼力!”

“呵呵!我开出租快十年了,练就着一双火眼金睛啊!”

到地方下车给她钱的时候,她递过来一张名片说:“帅哥,以后如果很晚了

想用车给这个号码打电话,随叫随到!”

小雄接过来看上面写着“24小时运行,随叫随到,春之出租爲您服务,白天

:139 ××××0511,夜间:139 ××××0512”

小雄把名片收了起来说:“春之出租!”

“是,我姓春,白天是我妹妹春洁开,我开晚班,我叫春天”

“哇!这名字忒好了,这样吧,从明天开始,除了周六周日,每天早晨六点

半到这里等我,接我上学,你看每个月多少钱?”

女司机春天思考了片刻说:“你学校在哪里?”

“十六中!”

“哦!不算太远,我正好送完你就可以和妹妹交接班了,这样吧,每个月按

30天算,有八天休息,就是22天,就算20天,你给100 块钱咋样?如果有节日的

话你不用车在算!”

“还算公道,行!”小雄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