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拷打市警局千金 2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4

「哗啦」一桶凉水泼到少女疲惫的脸上,原本晕眩昏死的高佩慈清醒了过来,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鞭刑後,少女白皙的娇躯汗流浃背,高佩慈只觉得胸前仍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感,郑寒跟汤军则是坐在沙发上,抽着菸休息着,「情况怎麽样啦?这小妮子招了吗?」去厕所解放的南区堂主回到刑房内,「报告堂主,我们这位市警长千金的嘴还挺硬的,还没招。」汤军说道,堂主对於刑求尚无任何进展非但没有一丝愤怒,甚至心里还很开心,因为他知道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用各种刑罚来虐玩眼前这位拥有的17岁少女;经过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後,郑寒跟汤军再次走到高佩慈身前,检查刚才拿着皮鞭狠狠抽过的一对美乳,幸亏用的是在车臣精心制作的皮鞭,虽然乳房上有一条一条红色的鞭痕,但是皮肤都没有受到破坏性的伤害,大致上还维持的非常好,这让郑寒跟汤军十分满意,毕竟堂主那麽喜欢虐玩女生的奶子,一旦如此快就打烂了,坏了堂主的兴致,未来想升迁也就难了。

为了持续对市警局局长千金的刑讯,郑寒跟汤军准备了新的刑罚,他们将高佩慈放下来,然後让她坐在一个板凳上,但是坐法不太一样,双腿与板凳平行,背部靠在房间的中央梁柱,手反绑在梁柱後方,双腿用麻绳紧紧得与板凳綑在一起,正当高佩慈疑惑他们要做什麽时,两个小弟拿了一个看起来很沉重的桶子进来,仔细一看,原来里面装的是砖块,还没等高佩慈想到他们要干嘛时,郑寒跟汤军有默契的同时把一块砖块塞到高佩慈白嫩的脚下,如此一来,双脚就被垫高了,但是因为双脚被数道麻绳紧紧与板凳捆住,所以现在少女的双腿就等於被迫反折,放一块时,没什麽太大得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砖块一块一块的塞进少女的脚底,粗糙的红砖,硬塞入少女的脚下,高佩慈脚跟後方细薄的皮肤很快就被磨破皮,流出了血来,但是更痛苦的是,小腿被向上反折,加到第三块时,少女的双腿有如快要被往反方向折断一般,但是残忍的两人就强硬的塞入第四块,当脚下再度被垫高後,无法忍受反折的剧痛,高佩慈再度昏死,这种酷刑就是传说中的「老虎凳」,这种酷刑历史悠久,在西方的欧洲跟东方的中国都有使用的纪录,这种刑罚最常拿来对女生施用,因为通常女生的筋比较软,所以脚下可以塞入的砖块也比较多,但是如果尺度没拿捏好,双腿可是会被活生生折断的,因此操作这种刑罚也考验着打手的智慧。

不因为少女的晕厥而中断刑求,一桶凉水再度泼在少女清纯白嫩的脸庞,乌黑的长发一丝丝的黏在脸上,显得格外楚楚可怜,更有魅力,也让郑寒跟汤军更有精神,到了这个时候,一直以来在旁边观赏刑求过程的堂主忍不住性慾了,早已勃起许久的肉棒急需发泄的对象,堂主快速到褪去裤子,然後将被捆绑在板凳上的高佩慈解下来,然後扔在地上,高佩慈知道他想干嘛了,但是双腿刚受完老虎凳的摧残,连站都站不起来,更何况是逃跑,於是很快的就被堂主压制在地板上,尽管少女使劲的反抗,保护自己的处女之身,但是堂主粗大的肉棒仍然毫不留情的插入17岁少女的阴道里,「嗯-嗯-啊-啊!」堂主发出沉闷的喘气声并搭配着强劲的抽插,「啊………!放开我啊~~!」少女痛哭的喊道,但是堂主硕大的阴茎早已顶破少女保持了17年的处女膜并且像在捣蒜一般的强力抽插着,少女白嫩的娇躯在刑房灰色的水泥地板上前後的摇动着,在抽插之余,堂主的手也没闲着,粗糙硕大的双手把玩着少女刚受过鞭刑摧残的丰满双乳,一对香嫩乳房在堂主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在经过五分多钟的抽插後,一股温热白色的浓稠液体射入高佩慈的体内「不要啊………………!」高佩慈知道他射精了,崩溃的喊道,堂主终於在眼前这位拥有魔鬼身材的妙龄少女美丽的娇躯上留下「纪念」了,当堂主的阴茎退出少女红肿的下体後,此时汤军的肉棒也插入了,高佩慈简直不敢相信,强力的抽插再次进行,就这样轮流强奸了整整二十分钟,等到他们终於发泄完兽慾时,高佩慈已经活生生被强奸到昏死了。

「噗哗!」一桶水像是公式一般再度泼在少女的脸庞上,可以看出高佩慈的眼睛已经充满了绝望,在经过毫无人性的强奸後,即便少女的身、心理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但是残酷的刑求仍然继续进行,但是下一个刑罚并不是直接用在高佩慈的身上,而是透过影片,影片中,两名少女正在遭受到酷刑的折磨,高佩慈一看到影片中的人是谁後再度崩溃了,原来影片内被酷刑拷打的两名少女是高佩慈的好闺蜜,一位是徐沛晴,一位是黄暐铃,徐沛晴脸蛋青春亮丽,拥有小麦色的健康美肌,165公分的高挑身材使她拥有许多女性都向往的窈窕身形,影片中徐沛晴的两粒乳头被挂上一个看起来重量很重的哑铃,徐沛晴的胸部不大,约B罩杯,但是却被硬生生的拉扯成尖锥形,尤其乳头被拉的特别长,仔细一看,哑铃上写的数字竟然是5Kg!高佩慈简直不敢相信女生的乳头竟可以承受如此重的重量,但是徐沛晴所受的刑可不只如此,她那令人羡慕忌妒的修长美腿被夹上了无数的铁夹,然後在身後有一名打手持着皮鞭狠狠的抽在一双美腿上,直到铁夹掉光为止,到更残忍的是,他们竟然在徐沛晴的阴唇上夹上电夹,然後另一个则是接在左脚大拇指脚尖,然後启动装置,打手像在钓大鱼似的快速的转动转杆,坐在刑椅上的徐沛晴撕心裂肺的发出一声声的惨叫,剧烈的疼痛使少女反弓身体,全身的肌肉因电流而剧烈的抖动着,尤其双乳、大腿、屁股等肉多的地方更是颤抖的特别厉害,「啊………………!啊……………………!」徐沛晴高分贝的惨叫让透过萤幕看到的高佩慈都觉得鼻酸;另一边,另一位闺蜜黄暐铃也在遭受非人的酷刑拷打,黄暐铃的身材相较於徐沛晴就差了一些,但是比例匀称,不胖也不瘦,尤其胸前一对比高佩慈还傲人的上围更是极富魅力,自然也是打手用刑的重点,上下两根铁杆夹住黄暐铃的E奶,然後随着铁杆的转动,渐渐朝着乳尖移动,最终夹在少女最敏感的乳头上,剧烈的疼痛使黄暐铃眼前发黑,昏死了过去,但随後被唤醒,并且持续用刑,这种刑罚叫「夹棍」,铁棍是由上下两根会转动的铁柱所组成,但为了要慢慢慢慢的像杆面棍一样的「杆」女生的柔软乳肉,铁柱被特意设计的滚动的十分缓慢,尤其夹的越紧,滚的越慢,包准让少女的每一寸乳肉都像被夹烂一般的难受,只见黄暐铃浑圆饱满的乳峰不断被冰冷无情的铁棍碾压成扁平状,等到形状恢复後,变在套到乳根,再次用刑,甚至为了带给高佩慈杀鸡儆猴之效,汤军下令让刚受过夹棍折磨,还没有开始恢复形状的乳房的情况下直接重新套上夹棍,这样一来夹棍只会越夹越紧,即便少女的乳房已经因为夹的太紧变成紫红色,棍子却更加缓慢的移动,而且在遭受夹棍之刑之前,黄暐铃也已经受到数个小时的鞭刑折磨,背部、臀部、大、小腿都布满了鞭痕,看着自己的两个闺蜜因为自己而遭受如此折磨,高佩慈不禁觉得自己无比的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