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春丽传奇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3

在东太平洋某个岛上的军事基地,一架F22猛禽战斗机垂直缓缓降落在了停机坪上。机舱盖一打开,飞行员没等地勤将扶梯车开来就一个翻身从飞机里跳了出来,在空中做了个360度空翻後稳稳的落到地上。这一潇洒的动作立即引来了地勤人员们的一片掌声。

在欢呼声中飞行员得意的摘下了头盔,只见一离开了头盔压迫,近三十公分长的头发立刻都直立起来。古烈将手中的头盔轻轻抛给了就近的一个工作人员,然後迫不及待地双手梳弄起他招牌的「扫把头」。

在将飞行作战服换回日常军服後古烈来到了会议室,他的顶头上司基地司令官此时正在和两个穿西装的人闲聊,见古烈进来在他敬完礼後司令官做了个让他坐下手势,於是古烈便在一张空椅子上坐了下来。

坐定後,司令官开口问道:「怎麽样?」

古烈摇了摇头,道:「和卫星照片一样,雨林实在是太茂密了,我巡航了三遍也没能发现可疑目标,看来只能用直升机作低空搜索了。」

「不行。」年纪较大的西装客道:「用直升机作低空搜索这样一来岂不是打草惊蛇了吗?你知不知道,上回咱们情报局抓捕赤目失败让他跑了,结果花了将近八年多的时间才好不容易从卫星电话发射信号确定了如今他躲藏的区域。如果这次再让他跑了真不知道下一次又要等到什麽时候再有机会了。」

「那怎麽办?」司令官道:「这个区域有上百万平方公里,我总不能让我的手下进行地毯式轰炸吧。」

「看来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派人潜入侦察了。」说着西装客望了司令官一眼道:「怎麽样,有没有什麽人可以介绍?」

司令官伸手拍了拍坐在他一旁的古烈道:「就是这位古烈少校了,他可不光是普通飞行员,特种作战也是他的拿手好戏。」

「是吗?」西装客道:「那麽古烈少校您愿意替咱们情报局走一趟啊?」

这时还没等古烈说话,一旁的西装客副手插口道:「长官,我倒有个更好人选。」

说着他在面前手提电脑上按动了几下,随後将显示屏转到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位置,另外几个人一齐向显示屏看去。

「噢,我当是谁,原来你说的是今年咱们的新科格斗冠军春丽小姐啊。」西装客「呵呵」的笑了起来。

司令官看着屏幕上出现的一张东方美女的照片,用颇为怀疑的语气问道:「你是说这个小妞比我的特战精英还厉害。」

几个人顺着副手手指的方向看去,地图上有一个标示的红点,下面注释着一个地名万隆。副手接下去说道:「在这个地区以及周边只有这个地方还算是个像样的城镇,赤目的组织据咱们这麽多年以来的了解起码超过了五百人,这麽多人日常的生活用品消耗不会少,而这个万隆,肯定会是他们一部分给养补充的来源地,所以到万隆去等一定会有收获。」

副手顿了顿喝了口咖啡继续说道:「古烈少校和咱们一样是白人,而且」看了一眼古烈的扫把头道:「外型也太过张扬了一些到了万隆不易潜伏,这个春丽在外貌上和当地人相差不多,只要少加化装就行了,而且她是个女人,通常在打听消息方面女人总比男人更有办法。」

副手的建议得到了认可,上司道:「好吧,这项任务就交给你负责吧。」

基地司令说道:「如果有什麽需要帮助就直接找古烈少校吧。」说着转头对古烈道:「他有需要你就帮帮他,如果不是重大的事情也不用再向我请示了,自己看着办吧。」

「是,长官。」古烈向司令行了个军礼离开了会议室。

走了没几步听到身後有人招呼於是停了下来,转身见到情报局那个副手也出了会议室朝他走来。两人握了握手,那人开口道:「我叫菲利,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古烈向来不喜欢和文职人员来往,只是淡淡的回了句:「合作愉快。」说着转身就要离开。菲利叫住了他,道:「少校别急着走,我正有事要拜托你呢。」

於是古烈只得再次停住了脚步,道:「有什麽事你就说吧。」

菲利道:「我想您送我去个地方。」

古烈道:「你要去哪里?」

菲利道:「东京。」

古烈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安排飞机送你过去。」

菲利笑道:「不,我要您亲自送我过去。」

古烈仔细的看了看眼前这个人,身高不到自己的肩膀,身材干瘦犹如一只猴子,一颗倒三角脑袋上没生几根毛,最难看的是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不时还闪烁几下狡猾的神色,真是越看越让人讨厌。於是古烈推托道:「我有别的任务,还是让别人送你去吧。」

菲利自然听得出他言中之意,哈哈笑道:「少校还是亲自飞一趟吧,可有好处给等着你呢。」

古烈实在不愿再和他罗嗦转身就走,边走边道:「自己去机场得着吧,我让人送你去。」

「难到您就真的不想再见见您的那位黑发美人了。」菲利在身後「嘿嘿」的笑语声传入了耳朵。古烈一下停住了脚步,回身一伸手就扯住了跟在身後那个菲利的胸襟,喝道:「你说什麽?」

看到对方怒目向视,菲利不但毫无惧色反倒笑的更加欢快,道:「难道是我搞错了,春丽小姐不是少校的女朋友吗?」

古烈不由一怔,手不自觉的松开了菲利,道:「你怎麽知道的?」

「嘿嘿嘿嘿。」菲利笑道:「少校难道忘了我是干什麽的吗?如果连自己手下的基本情况都不清楚那我还混个屁啊。」

古烈冷「哼」一声,道:「那还不快走,现在出发应该还能赶上去东京吃晚饭。」

傍晚时分,古烈和菲利来到了位於东京的一处宾馆,租下了两个房间。在电梯间里菲利道:「少校您的那位美人就住在这里的1048,今天就让你们先叙叙相思之情吧,正事咱们明天再说,如何?」这个提议自然得到了古烈的欣然接受。

电梯在八楼停了一下,菲利走出去同时带有一些猥琐意味的笑着道:「祝你今晚过得愉快。」

1048号房间。浴室的门被推开了,一股混合着多种洗护用品的香气伴随着蒸汽在整个房间弥漫开来。只见一个极其美丽的东方女子正微微侧着头用毛巾擦拭着像缎子一般黑亮的秀发从浴室里缓步走出,热水澡似乎让这个女子的心情非常快乐,只听她嘴里还在轻轻的哼着轻快的歌曲。

春丽混身上下只缠着一条月白色的浴巾。浴巾的上端在裹住乳房四分之三的位置,女子乳房的尺寸只能算得上是中等,但外形坚挺饱满微微向上翘起。这时因为浴巾的紧裹出现了一道迷人的乳沟。

两颗乳头由於洗澡时的抚慰,此时还有些充血突起,在浴巾上可以看到明显的凸出。浴巾的下端位於大腿的根处,两条玉腿全都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春丽身高只有164CM,以身高来说即便在亚洲女性中也只能算是中等身材,但是她的那双腿的比例却实在是太完美了,再加上东亚女性那特有的细腻如玉脂般的光洁肌肤,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

如果硬要挑些不足的话,就是锻炼的似乎有些过了,肌肉的线条显得太过分明。最完美的,就要数那双美足了。皮肤晶莹剔透,消瘦的脚背上能隐隐看到青色的经络,脚掌犹如婴孩一般细嫩,触感软软肉肉的。几个脚趾圆鼓鼓的看上去十分娇俏。

擦干了头发,春丽坐在床沿上正在给可爱的脚趾涂指甲油,这时传来了几声敲门声。春丽用英语问道:「是谁啊?」

门外一个男人的声音答道:「客房服务。」

虽然觉得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不过春丽并没有去细辩,说道:「等一会儿。」

说着放下了手中的指甲油瓶。然後春丽取出一条红色带蕾丝的小内裤穿上,接着外边又套上一件长达膝盖的睡袍,将腰带胡乱打了个结之後走到了门边。

春丽刚把门一打开就觉得眼前一个黑影扑了上来,上身一紧已经被人搂在了怀里。双臂被人夹住一时动弹不得,但是脚却是活动自如的,於是本能地一抬腿踢了过去。

发动突袭的不是别人正是古烈,此时突然觉得怀中的美人重心略有改变立刻心知不妙,「噌」的一下,放开了双臂全速向後窜出。饶是他反应极快,但裤裆处要害部位还是让春丽的玉足趾尖蹭了一下,感到一阵火辣辣的。

古烈靠着对门的墙壁,喘着气急道:「别,别,别。是我,是我。」他本想吓吓春丽和她开个玩笑的,谁知差点连子孙袋都被踢爆了,吓人不成反倒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春丽白了他一眼,冷冷道:「我就是看清楚是你才踢的。」说完春丽一转身就要关门。其实若不是春丽出腿时看到了他的那个扫把头及时收回五分力,即便是古烈反应再快也休想躲开。

古烈见春丽要关门急忙上前,抢先伸出一只脚卡在门缝里。春丽推了几下,古烈「啊,啊」的发出两声夸张的呼痛声。古烈脚上穿的是一双防爆靴,再加上春丽也手上也没有真正使劲,根本就不会夹疼他,春丽自然也知道他是在假装。

春丽也不再要强行关门了,一转身自顾自的回转房间。虽然没有得到春丽开口答应,但古烈知道她已经默许了,於是跟了进去,反手锁上了房门。

走进房间,见到春丽半躺半坐在一张长沙发上正在修着指甲。对於古烈简直就当是透明人一样根本无视。古烈走到沙发旁坐下,嬉皮笑脸道:「宝贝,几个月不见你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说着将手搭到了春丽裸露在外的膝盖上,不想却被春丽一把将他整个人推到了地上。

古烈坐在地上也不急着起身,摆出一幅愁眉苦脸的表情,道:「怎麽了吗,难道你还在为那件事生气吗?都过了这麽久了。」接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着话,可春丽就是把他当成空气,不理不睬地。

事情发生在半年多以前,当时古烈还没有调到军事基地,而是住在纽约的一所公寓里。一天春丽去找他,谁知推门一看竟然见到有两个女人正在作脱衣舞表演,而古烈和几个猪朋狗友则围坐在一边嘴里还兴奋的直叫唤。

其实春丽早知道古烈是个色鬼,经常背着她出去鬼混。但她知道那是所有男人的天性,所以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知道,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躁,可这次让她撞了个正着。

原本若是古烈肯好好的道个歉,让春丽面子上过得去也就成了,谁知这家伙偏要麽就是百般狡辩为自己开脱,要麽就是想使些小聪明蒙混过关,这才让春丽真的动气了。

之後古烈更是一声不响的走了,後来从他朋友那里才知道他原来是调防,这样一来更使春丽更是恼怒不已。今天对於古烈的突然出现,自然不会给他什麽好脸色。

别看古烈工作是十分认真,但在日常生活里却很有些无赖的脾性。见春丽对他爱搭不理的样子,脑子画想出了一个猥琐的计划。心道,你不理老子当我是透明的一声也不吭是吗?好啊,看我把你搞到高潮时你叫不叫唤。

主意一定,古烈即刻化为行动,他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到了春丽的身上。

春丽没想到他会突然用强,一下子就被古烈压到了身下。若说拉开了对战,两个人谁强谁弱倒还真不好说,可此时缠在了一起,没有摆动的空间全凭力气争夺,虽说春丽的力气比起普通男人要大出很多可古烈却不是普通男人,没几下便彻底的压制住了春丽反抗。

古烈将嘴凑到了春丽的耳边,吹着热气吃吃道:「宝贝,我知道错了。作为赔礼今完我一定竭尽全力伺候好你,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说完将春丽的耳垂吃进了嘴里吮吸起来。春丽的两条玉腿此时被古烈的双腿紧紧的夹住,一条右臂被压在了自己的背下抽不出来,左手手腕又被对方牢牢按住,虽然四肢受制但春丽也不愿意乖乖就范,左手手掌一翻也不管抓到对方什麽部位,五根青葱般细嫩的手指这时一下变得如同鹰爪一般,一下嵌进了古烈的肌肉。

古烈「哎哟」吃疼叫了一声,心里有些恼怒,称呼也由「小宝贝」改成了「小婊子」,大声喝道:「小婊子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看我怎麽收拾你。」

说着用空着的一只手解下春丽睡袍上的腰带,打了个结先套住春丽的左手,然後又从身下抽出她的右手,将两只手腕交叉在一起绑牢。他知道春丽的手劲不小,只怕一根普通的绸带绑不住她,於是又用自己的皮带再加了一圈。

随後古烈一手拎着带子的一端,另一手抄到春丽腿弯下把她抱离了沙发来到床上,将绑手带子的另一头缚在了金属的床架上。接着三两下扯掉了春丽身上的睡袍和浴巾,一具浑身只穿一条红色蕾丝小内裤的少女胴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两颗饱圆鼓胀的乳房因为气愤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抖动着,因害羞而微微扭动的躯体却更像是邀请人快去凌辱她一般。

这时春丽知道在肉体上已经无法抗拒了,於是只能用愤怒眼神盯着对方在精神做出抗议。古烈脱掉了自己的上衣,看到结实的胸肌上赫然多出了五个指印,火辣辣疼的要命。喝道:「看看你做的好事,现在你高兴了吧。」

春丽冷「哼」一声,道:「我恨不得抓下你一快肉才高兴呢。」

「是吗?那你可别怪我要报仇啦。」古烈也冷冷道。说完他用左手两个手指一下捏住春丽一颗只有花生米大小淡粉色娇俏可爱的乳头使劲往上拽,一边拽一边还扭转这。同时右手照着被扯得有些变形的乳球掴了上去,「啪,啪。」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古烈虽然摆出一幅凶恶的模样,但却心里却爱死了这个美人,自然不会真的伤害她,所以看上去抽打地很凶,声音也「劈啪」响得厉害,不过手上古烈却很好的掌握的劲呢,春丽并没有感到疼痛反倒在感官上还有被侵犯的刺激。

其实所有的女人在骨子里都有希望被侵犯凌辱的愿望,只是在道德上觉得是丑恶的所以一直用理性压抑着而已。

春丽自然也不会例外,此时她咬紧了嘴唇奋力抵抗着不让自己发出快乐的声音,为的只是在面子上表示不愿轻易投降,但是她下面「嘴巴」可没有上面的这样争气,诚实的已经开始慢慢的流出了「口水」。

古烈是个花丛老手,对於春丽身体的「弱点」更是了如指掌。见她还在死死支撑,心下暗暗发狠道:「我让你忍,让你忍!看我不搞得你这小贱货哭着喊着求人操你。」於是他将进攻重点转向了春丽另一边乳房。古烈用粗糙的舌尖从乳根处开始朝乳尖方向做螺旋形运动,每次舔到乳晕後便停下从头再来一遍,如此再三反正始终不去触碰那颗已经充血而挺立起来的奶头。

虽然女人的两个奶头都是敏感度极高的地带但是始终会有一边敏感度更高。

而春丽正是此时被舔弄的左边奶头更为敏感,每次当她感到男人口腔里喷出的热气接近奶头时,春丽内心便不自觉的期待着对方可以去抚慰一下那颗敏感奶头,可是每次结果都让她失望。这使她感觉越来越急躁,就像是有只蚂蚁在心上爬一样,主动的扭动身子想将乳头送到对方的舌尖上,而古烈却故意移动着舌头不让她如意。这样一来为了追上对方的舌尖春丽更快的扭动着身子。

见逗弄的也差不多了,於是古烈一口将那颗已经焦急等待抚慰很久的敏感奶头全部含进了嘴里,用力吮吸了一下。期待已久的愿望终於得到了,春丽觉得古烈吮吸的那一下就像是带了电一样,一种难以形容的麻酥感觉,从奶头处扩散开来,其中有两股感觉最为强烈,一股急冲大脑让她快乐的差点昏死过去,另一股则窜向脐下,让她的纤腰不自觉就抽搐起来。

古烈虽然知道那里是春丽的超敏感区,可是也没有想到就这样轻轻的吃了一口竟然就让身下的这个美人达到了高潮。春丽达到高潮时的反应向来十分激烈,每次做爱时古烈最享受的时候就是欣赏春丽在高潮时表现出来的媚态了,这种享受甚至比他自己射精都让他觉得过瘾。

春丽已经彻底投降了,闭着眼睛喘着粗气还在回味着高潮的余温,身字软瘫在床上好似骨头都软了一样,一动也动不得,眼角上还留有幸福的泪花,两条本来夹紧的玉腿此时软软的向两边微开着,内裤上阴户处明显的湿了一大片,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瑕疵的肌肤泛着漂亮的潮红。

古烈得意洋洋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见春丽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知道她回过气来立即展开了新一轮攻势。古烈一手一只握住春丽胸口的那两颗肉球,将它们往中间挤拢让两颗乳头并在一起用口水淋湿,然後拿两颗乳头相互摩擦,接着一起含到了嘴里,一边吸一边用舌头拨弄。

强烈的刺激让春丽忍耐不住随着对方的节奏发出或轻或重的淫浪声。吸了一阵,见春丽的欲火已经被强烈的激起,於是古烈将攻势开始向另一处「据点」移动。

灵活的舌尖离开了漂亮的乳尖向下腹划去,到达肚脐的时候,稍作了一下停留,围绕着转了几个圈後继续向下。直到内裤边缘停住。

这时春丽早被逗得春心荡漾了,见古烈停止了动作便稍稍摆动了一下腰肢示意他继续,却听古烈开口说话问道:「咱们上次做差不多是半年前的事了吧,老实说在那之後你有没有和别的男人搞过。」

春丽听他问了这麽个问题不禁恼怒起来,心道:「你这个混蛋自己老是去乱搞却不说,现在却反问起我来了。」於是故意要气气古烈,道:「当然有了,我每天起码和十个不同男人上床,你管得着吗?」

听了春丽的回答,古烈知道她是在故意气自己於是「哈哈」大笑起来,道:「那我可要仔细检查检查了,可千万别把我的小宝贝给搞坏了。」说着双手把住春丽的纤腰,在春丽的一声娇呼声中将她身子倒竖起来。

虽然古烈早已不止一次仔细观赏过春丽的性器,但是每一次依然让他觉得热血沸腾。春丽的阴毛没有多少,只是在阴埠上方稀稀拉拉的覆盖着一些,在数量上虽然不多,但在质量上却非常优质,每一根都油光锃亮的,摸上去柔软的像婴孩的胎毛。而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的闭合成了一条肉缝,就像是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女孩一样。春丽鼻子里轻轻「嗯」的发出一声似乎有些抗议的鼻音。

古烈用粗糙的手指分开了春丽的两片阴唇,只见里面的嫩肉即便是在已经高潮充血之後依然是漂亮的粉红色,顶端阴蒂已经从保护它的薄膜中挺立出来,尺寸比红豆还要小了几分。阴道口只有小手指粗细,此时里面的媚肉似乎因为暴露在空气里而害羞的收缩着,伴随着每一次的开合都会挤出几丝淫糜的汁液。

古烈「啧啧」说道:「好宝贝我太想你了。」说完就张开大嘴紧紧的贴了上去,贪婪的吮吸着从春丽骚穴里流出的汁液。

古烈口交的技术就和他开飞机一样绝顶高超,湿热灵活的舌间一会儿卷住小肉豆拨弄,一会儿又浅浅的插进骚穴里舔动着肉壁上的每一处褶皱,直搞得春丽屁股狂扭,喉咙里发出越来越淫乱的浪叫,淫水更是一汩汩的从骚穴深处狂涌而出,不但雪白的臀肉上光亮一大片,由於身子是倒着的淫水也是倒流而下,流的两个乳球也被浸透了。

这时古烈的手指也加入了战斗,一只手的手指在春丽极其敏感的菊穴门口碾揉着,另一只手的中指则直捣黄龙。

春丽的身体就是一个天生接受性爱的尤物,拥有着超性敏感体质和绝佳的性器。

春丽的骚穴非常紧窄同时又张力极佳,这样即便插入的男人肉棒细小她也可以紧紧夹住,尺码巨大的阳具也容纳得下。再加上淫水分泌丰润,穴里的媚肉看起来细嫩异常,却又惊人的强韧,这样就算男人用较粗暴的方式侵犯也不会让她感到太大的痛楚。而最敏感G点的位置又在适中的位置,轻易就能触碰到,这样很容易就能得到高潮。

此时古烈手指所按的位置,正是那处敏感的肉芽上,这让春丽只感到一股麻酥的感觉从那里往外扩散,首先是在整个骚穴,而後扩散到整个下腹部接而扩散到全身。古烈不停的挑逗让春丽的欲火越来越高,她的身体急切的盼望着古烈能够加快揉搓的速度和力量可对方依旧不紧不慢,这种状态对於迫切希望达到高潮的愿望对於春丽来说简直比加入情报局时接受刑讯考试还要难以忍受。嘴里「哼哼」着:「不要,不要。」

古烈抬起头,看着春丽一幅饥渴难耐的表情模样,心里别提多痛快。

但他还要再进一步的再作弄一下春丽,於是将手指离开了重点的肉芽,在边缘上逗弄着,同时开口问道:「不要,你说什麽不要?是不要再碰了呢,还是不要停下来呢?」

古烈手指的这一撤退简直就像是让已经快看到了快乐天堂的春丽一下掉落到的无底的深渊,此时原始肉体上的需要早就控制了她的神经,春丽急切的答道:「不要停,不要停,我要你更大力些。」

「你是想要我手指,还是更想要我的肉棒。」

「肉棒,我要你的肉棒。」

「你把要求完整的说一遍,要说的好听点。不然我可要拍拍屁股走人喽。」

此时的春丽已经被情欲完全占领了,目光急切道:「我要你的大肉棒操我的骚穴,带给我高潮。快,快来。」

古烈握着肉枪,粗大的龟头在摩擦了几下阴唇後调整了位置,一冲到底直插到了骚穴的最深处,龟头前端死死顶到了子宫。

古烈侵入虽然显得有些蛮横,但是骚穴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春丽舒服到嘴巴张开闭不起来,口水流的四处都是也不知道了,胡乱的浪叫着,不自觉的扭动起雪白的屁股配合着古烈的抽送,感受着一下一下有力的突刺将自己逐渐推向绝顶。

自从调到基地之後,古烈也已经有近半年没有碰过女人了,一插进春丽那温暖柔软的骚穴不由得有些兽性大发起来,不管不顾的猛冲猛撞,操了一阵只听春丽浪叫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淫乱,感觉到骚穴急速的收缩蠕动知道春丽就快要高潮了,於是加快了抽送的力度,以求达到同时高潮的最高性爱境界。

古烈的腰,就像装了电动马达一样动的飞快,肉棒摩擦骚穴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两颗睾丸撞在春丽耻骨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终於伴随着春丽喊出如同临死前最後一声哀鸣,骚穴里阴精狂喷而出。

古烈也到达了发射的边缘,狂吼着道:「要射了,要射了,我可以射在里面吗?」

春丽在高潮同时竟然已经晕了过去,在内射方面古烈向来尊重春丽,在没有得到她的许可时从来不会胡来。於是将肉棒推了出来,顶到了春丽菊穴上,将滚热的精液射进春丽的肛道里。

这也是古烈和春丽做爱时喜爱的一种射精方式,古烈有肛交的爱好,只是春丽却极为反感,所以一直以来这种射精方式也算是让古烈在思想弥补了一些没能尝试春丽屁眼滋味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