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淫男乱女36. 出差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1 14:43

36. 出差爲了调查一个案子,刑警队副队长吴刚带着美娟到大连取证,在距

离嫌疑人岳母家500 米外的树林里,吴刚和美娟埋伏了两天两夜,还未等到要等

的人。

下午三点多,美娟醒过来,从车里下来说:“吴队,你睡会吧,我盯着。”

吴队递过望远镜说:“好,我眯一会儿。有情况喊我。”

“OK!”美娟回答。

吴队就睡了一个小时就醒了,透过车窗看到美娟靠在车头上,手执望远镜在

吴队叹了口气,自打老婆生病后,自己有半年多没有和老婆睡觉了,全靠手

淫来解决生理的需要,现在看到美娟的曼妙身材,不禁鸡巴硬了起来。看到美娟

正全神贯注的眺望,他把裤子的拉链拉开,套出了鸡巴在手里搓弄。

美娟感到口有些渴,毫无预兆的转身来开了车门,结果是两人目光尴尬的对

了一下,美娟慌乱的抓起一瓶水缩回了头关上门。

吴队很窘迫,把正勃起的鸡巴放回了裤子内,伸手去推车门想下去解释,但

是他的手刚碰到车门,美娟又转过身拉开车门钻了进来。

“吴队!”

“有……有情况?”

“没,没有!”美娟看了他一眼,大方的说,“要我帮忙吗?”

吴队正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美娟却已经伸手过来去拉他的裤链。“别…

…”

“没有关系,我知道你老婆的情况,让我帮你吧。”美娟落落大方的拉开了

裤链,伸手将吴队的鸡巴套了出来,这根鸡巴大约有十七八公分长,不是很粗,

龟头紫红色,阴毛很厚。

“太难爲情了……”吴队支支吾吾的说。

“你别误会啊。我不会爱上你的,你也不会爱上我的,我们互相帮助,这麽

偏僻的地方待了两天了,好郁闷啊!我也想开心一下。”

纤巧的双手已握住他的肉棒,慢慢的来回柔搓,吴队已兴奋得说不出话来,

美娟带着胜利的微笑,便张开嘴巴含了一口水在嘴里,把鸡巴含进嘴里,上下套

吮了几下,把水吐掉,在含一口水在套吮鸡巴,反复几次,把鸡巴洗干净,用舌

头在龟头边来回舔舐起来。

“哦……美娟……谢谢……哦……”

美娟张开小嘴便一点一点含住了他的大龟头,像舔冰棒似的又吸又吮,而小

手则不停的套弄着鸡巴,弄的他三魂七魄都快失掉了。吴刚三十六岁了,结婚七

年,女儿五岁,第一次偿到口交的快感。

美娟用舌头舔起他的阴囊,然后再从根部舔回龟头那里,来来回回的舔弄好

几遍,让他刺激得全身不停颤抖。

美娟注视着吴队的鸡巴,动人的睫毛偶尔挑起,看他一眼,不时地将娇舌在

他怒涨的龟头上下移动,最后含在嘴里用舌头搅动着。

因爲太刺激了,吴队就身体一颤,一股股精液象子弹一样射进她的喉咙。美

娟还来不及反应,就从她的喉咙里下去了。吴队的精液还在“噗噗噗”地狂喷。

“对不起,我控制不住。”吴队歉意的说。

美娟婉然一笑“咕咕咕”的将精液全部吃进了肚子。吴队感激的不知道说什

麽好。

美娟直起了腰,把座椅放倒,快速的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脚面上,身子

往后一倒说:“吴队,该你给我服务了。”

吴队从没有给妻子口交过,也没有享受过女人给他口交,但是在A 片中还是

看过的。

他心存感激的凑过去,用手轻轻地拨开阴毛,再撑开那两片肥嫩的肉片,发

现里面又有两片绯红色的小阴唇,而顶端一粒深红色的小肉核正微微地颤抖着。

两天的野外蹲坑,没有条件,美娟也就两天没有清洁阴部了,有一点腥味。

吴队除了老婆外就没有看过别的女人的阴户,越看越爱,忙张口将那粒小肉

核含住,用嘴唇吸吮着、用舌头舐着、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不时再把相继的舌

尖吐进美娟的阴道里面,舐刮着她阴道璧周围的嫩肉。

一股热烫而带点儿女人香味和碱味的淫水,从美娟的蜜穴穴里决堤而出,吴

队也不嫌脏地把它全吞到肚子里面去,因爲它是自己亲美娟的排泄物,尤其是由

美娟的小肉屄里流出来的,所以他也就不介意地吞了。

吴队继续不停地舐吮吸咬,把美娟弄得淫水一阵流了又是一阵出来,而吴队

则一次又一次地全吞到肚子里面去。

“……哎呀……你……舐得我……痒……痒死了……咬得……我……爽死…

…了……啊……”

这时吴队的鸡巴又勃起了,抖动着。

“哦……好……吴队……好哥哥……哦……你舔的真好……哦……哦……快

来……来肏美娟妹妹的小屄……哦……”

美女发出了邀请,还等什麽?吴刚腾身而上,鸡巴校准了洞口就插了进去,

哦,好紧好暖,这感觉是和妻子作爱所没有的。

屁股开始一起一伏的挺动,大肉棒对准娇嫩的春穴就直驱而入,随后便是狂

插猛抽不断。两手伸入美娟衣服内,各握住一只丰满的乳房,使劲的揉着、搓着。

这阵狠劲的插抽,正中美娟的下怀。大肉棒在蜜穴里抽抽插插,使得小嫩穴

涨的满满地,美的浑身爽快,一阵既充实又酥麻的快感却上心头,使得她忘情的

浪叫着:“哎唷……喂……哥哥……好……好……哦……再插……啊……小屄舒

服死了……哼……哼……”

美娟乳房被揉得痒到心底,屁股拼命上抵,还不时的前后左右磨转,吴队也

把腰使劲的往下顶撞,阴户内花心受到大龟头的撞击,既酥麻又快感,只乐得美

娟连连喘着道:“好哥哥……哦……唔……大鸡巴……我好……舒服……唔……

哎唷……顶到人家花心……哎……好酸……”

吴队听着全是最漂亮的女刑警舒服的娇声连天,忙托起她粉白的肥臀,挺着

肉棒猛力的大起大落抽插着。

美娟娇小的阴户含着大肉棒进出收缩,穴肉不停的翻吐着,每当大肉棒往下

压时,一股白色的淫液就被挤得溢出小嫩穴,顶着臀肉沟,流湿了座椅上的护垫。

美娟一条腿搭在吴队肩上,另条腿搭在车窗上,裤子和内裤早就飞到了前车

窗上了。就这样干了一会儿,美娟看到吴队有点不得劲的样子,体贴的说:“换

个姿势吧!”

玉体翻转过来,美娟就趴在座椅上,望着她那肥白丰满的粉臀,惹得吴队更

是一阵的肉紧万分。他又迅速的伏下去,贴着美娟滑嫩的背部,伸手分开两片肥

饱的臀肉,大龟头找到了玉户口,忙又屁股一挺,肉棒「卜滋」一声,尽根没入。

“哎唷……喔……要命啊……哼……唔……真是舒服透了……爽死了……哎

唷……我……受不了啦……呵快……我要丢……啊……丢……丢……了……”美

娟淫浪得浪哼咻咻。

随着吴队鸡巴的插抽,极度狂浪,神态淫荡的,乐极魂飞,欲仙欲死。美娟

粉脸赤扛,星眼含媚,不停的浪叫,阴户颤抖的收缩,一股滚烫的阴精,浇淋得

龟头酥麻,全身遍体的舒畅。

吴队双手按住她两条浑圆的大腿,猛力的抽抽三下,一股热热的阳精,直泄

入她张开的花心里,使得美娟玉体一阵哆嗦,口中呻吟着:“唔……吴队……泄

死我了……”两人销魂的忘情紧紧纠缠着,沈醉在美妙境界之中。

“谢谢你!”吴队用纸巾和矿泉水爲美娟清洁阴户。

“我也……谢谢你,你弄得我好爽。”

接下来两人谁也不说话,车内只有喘息声,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锺,美娟看到

吴队的鸡巴又擡头了,她笑着说:“吴队,你的小弟弟又站起来了。”

吴队尴尬的笑道:“这家夥革命意志太不坚定了!”

“咯咯!”美娟娇笑道,“是它的哥哥意志不坚定吧?”美娟推开车门说,

“好闷啊!”拱了出去。

吴刚看她光屁股出去愣了。

美娟坐到车头的盖子上说:“吴队,出来弄吧,里面太窄了。”吴队也下了

车,走到美娟身边说:“谁会相信美娟同志是个淫荡的女警官?”

把她两条腿分开,只见美娟的阴毛稀疏乌黑,有几根金色的阴毛比较长,下

面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水渍,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

动着,就像小嘴一样。

吴队不由头一低,用嘴唇按住穴口就是痛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

唇,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

美娟被舔得痒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动,双手抓住吴队的头发,屁股不断的

往上挺,向左右扭摆。“啊……哎呀……吴队啊……美娟受不了了……你……舐

……舐得我全身酥痒死了……我要……了……快来肏我……”

吴刚用舌功一阵吸吮咬舐,她的一股热滚滚的淫液,已像溪流似的,不停的

流了出来。她全身一阵颤抖,弯起双腿,把屁股擡挺得更高,把整个阴阜更高凸

起来。

吴队知道她的需要,扛起她一对雪白的大腿,手握鸡巴,先用那龟头,在她

的阴阜上研磨一阵,磨得美娟酥痒难当的叫道:“好老公……别在磨了……里面

痒死了……快……快把你的大鸡巴插下去……给我止止痒……求求你……快嘛…

…”

不再犹豫了,立刻把鸡巴对准小屄猛的插下去。

“滋”的一声,一捣到底,龟头顶住了她的花心深处。吴队开始轻抽慢插,

美娟也扭动屁股配合他的抽插:“嗯……好美呀……好哥哥……美娟的蜜穴……

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好舒服……再快一点……”

“哎呀……老公……你的大鸡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呀……美娟被你的大

肉棒……搞死了……我又要给你了……哦……好舒服呀……”一股滚烫的淫水直

冲而出。

吴队感到龟头被热滚滚的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性也暴发出

来了,改用猛攻狠打的战术,猛力抽插,研磨花心,三浅一深,左右插花,把所

有的招式,都使出来。

美娟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服得她几乎发狂起来,伸出玉臂将

吴刚肩头紧紧抓住,把屁股猛扭猛摇。

“哎呀……好哥哥……痛快死美娟了……啊……我舒服得要……要飞了……

老公……美娟不行了……又……又要了……呀……”吴刚是猛弄猛顶她的花心,

美娟这时已无力再紧抱他了,全身软棉棉的躺在车头盖上,那种模样分外迷人。

吴刚由于已经放了两次,所以这一次坚持的就比较长一些。

“好老公……亲哥哥……你肏死我了……嗯……好爽喔……用力的干吧……

我愿意爲你而死……唷……好哥哥……大宝贝哥哥……用力肏我吧……美娟的蜜

穴……好舒服喔……嗯……我不行了……你真要肏死我啊……哦……哦……”秦

青听到林雪贞淫荡的浪叫声,更加的努力的抽干着。

“美娟……再忍耐一下……我就快要射了……你快动呀……小屄真好……”

闻言,知道吴刚也要达到高潮了,提起余力,拼命的扭动肥臀,一夹一放的

吸吮着大肉棒。

吴刚只觉胯下肉棒被周围嫩肉强力的收缩绞紧,真有说不出的舒服,龟头一

阵阵酥酸麻痒,忍不住那股酥麻快感,急忙抱起美娟粉臀,在一阵急速的抽插下,

将一道热滚滚的精液直射入美娟的秘洞深处……

“啊……哥哥……美娟……又丢了……啊……”双双倒在车边的草地上。

美娟香汗淋漓,吐气如兰,娇喘细细,绝色秀靥晕红如火,桃腮嫣红。这时

吴刚看了一下表,已经是快六点了,太阳落山了,夕阳残红。

吴刚站起身提上裤子,从车里把美娟裤子找出来,扶着美娟床上,“美娟,

我们以后还能……”

美娟长长出了一口气说:“看时间机会地点吧!”

吴刚点点头说:“我不会纠缠你的,你不喜欢做,我不会勉强的。”

美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我相信你。”

吴刚抓起望远镜看去,突然说:“快,目标出现。”美娟麻利的钻进车里,

啓动了汽车,吴刚也拱进来。

汽车飞驰到了嫌疑人岳母家门前一个急刹车,吴刚蹦下来的同时枪就拔了出

来,向院子里冲去。美娟推开车门,拔出手枪飞快的向房子的后面跑。

一前一后把嫌疑人的同夥堵在了房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