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我和妈妈不堪回首的往事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7 19:54

《 妈妈的妙手》

《圣女母亲》

我和妈妈不堪回首的往事 想不到天下还有这么多的同道中人----喜欢乱伦文学。但说来惭愧,我没有大家那么幸运,我和妈妈的往事不堪回首。

我们住在乡下,家境贫寒,但不知爸爸有什么魅力,竟能把美丽温柔的妈妈娶进门。印象中妈妈简直太美了:高挑的身材,白净的面容(这在乡下很难得),声音柔柔的,尤其是她的那对奶子,虽然生过孩子,但岁月并没有在上面留下多少痕迹,仍然坚挺饱满,挑担走路时那对奶子耸动摇晃着,令包括我在内的多少男人欲火难耐,我偷偷看过,应该至少双手才能合摸,可惜那时乡下人不戴胸罩,要不然应该是大号(特大号)吧。

也许是男人的本能吧,我小时侯就隐隐约约的喜欢妈妈了,有时撒娇找个借口跟妈妈同睡但没有什么出格动作。记得八、九岁时妈妈给妹妹喂奶,我怔怔地在旁边看,一副渴望的神情。妈妈笑着说:「长大了,还想吃呀。」我只好走开了,但妈妈成熟的身影已深深印在我心中。而妈妈似乎也没有什么避讳,常常在我们面前穿着宽松的内裤和背心,在夏天有风的时候还能隐隐看到她不戴胸罩的大乳房,在她坐在沙发看报刊、电视的时候我总是借口掉根笔、穿鞋上厕所的机会俯身瞄上她的私处,可惜没有见到什么,有几次只见到她微微露出的阴毛。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她常常顾不我们的存在就在不远的厕所小便,有几次我还见到她解开月经带更换什么,但那时胆小,不敢正眼看。这种情形直到我读初二。

那年暑假天特热,又碰上农忙双抢,劳累了一整天的大人早早就睡下了。我虽然也很累。但不知什么缘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劲,也许是青春期,也许是刚上《生理卫生》,突然有一种冲动,我轻手轻脚地走进妈妈的房间(爸爸是夜猫子),轻轻地掀开蚊帐的一角,只见妈妈穿着宽松的内裤和背心,背心已经被她熟睡中扒开半身,露出半边乳房,大腿大大地张开着,还微微地曲着,鼻间有些写鼾声,风扇从侧面吹着,内裤被吹动时我能见到一点点黑黑卷曲的阴毛和旁边肥肉,太受不了啦!我当时真想一下子伏上去,但又不敢,伸出去的手颤颤抖抖缩回来,我闷闷地回床睡了。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弄得我不知怎么办才好,妈妈也没有觉察到我的异样,一如既往的干活睡觉(还是穿着宽松的内裤和背心)。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真地伸出手慢慢地拉下妈妈的内裤,看见了 ------随着内裤被一点点拉下,我见到了日夜想念的圣地--茂盛阴毛、饱满的阴埠、阴埠上一粒肿大的、黑黑的「黄豆」………真的和《生理卫生》一样。当我继续拉内裤时,妈妈一骨碌爬起来低沉地喝到:「大孙,(我是家中的长子),我是你亲生妈妈呵!你这样对得起祖宗吗!?」

我呆呆地不出声。妈妈又问:「你是不是在学校受到刺激?你平时跟谁玩?」

「没有什么。我想………」这时门外响起了开门声。我赶紧去开门,「怎么还没睡呢?」爸爸一进屋就问。

「我和大孙商量点事,他快开学了。」妈妈不知何时走出来帮我圆场。我们互道晚安后就睡了。

第二天我睡到日上三竿。要是平时早就被妈妈赶起来干活了。一连几天我都没和妈妈多说话,好在几天后农忙结束了我就回学校补课了。

自从发生这件事后,我发现妈妈穿戴严肃了很多,甚至睡觉时也穿长裤了。机会对于我来说,已经渺茫了。

作为农家孩子,为了前途生计,我只能发奋刻苦攻读,接连以优异成绩考进了市重点高中。看到我这样读书,妈妈似乎忘了这件事,睡觉时又恢复穿上宽松的内裤和背心,哪知高二那个暑假发生了一件事,现在想来真是不堪回首啊!

说来也怪,那个暑假天也是特别热。农忙结束后学校还没补课,我就在家歇着。一天晚上,我进妈妈的屋里要开水,斜眼看见妈妈熟睡的样子(我看见白嫩的大腿),爸爸又夜猫了,蛰伏许久的欲望又开启了。我轻声地问:「妈,有开水吗?」她不做声,我一阵惊喜,偷偷地爬上床,双腿跪在她的大腿旁,头垂在她私处上方,手小心翼翼的退下她的内裤……..当退到大半时,妈妈睁开睡眼--多么复杂的眼神:愤怒、惊奇、失望……..----她低沉地说:「作孽呃!作贱哦!」语气充满了哀怨。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一下抱住妈妈轻声说:「妈妈,教教我….」。「教什么呀,你大了自然会呀!」也许妈妈发现我抱她越来越紧了,一把把我推开,我一下子掉下床来。「不要胡思乱想呢,全家、全家族的希望啊…….」。

我脑子一片空白,垂头丧气地回房睡去了,我听到妈妈的一声长叹,这叹声我怎么也忘不了--怨怨的、长长的、重重的,像锤子砸在我心窝一样痛苦。

次日我借口提前回校看书离家了。从此我节假日、寒暑假都不回去,需要什么都托同村人带来。每当爸爸问起,我都推托学习紧张;也从不主动跟妈妈说话,即使她主动说,我也是心不在焉的,三言两语就不说了。

苦尽甘来,我以市里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北方的一所名牌大学,号称中共的嫡系大学。全家全村都荣耀不已,我参加母校组织的颁奖典礼后,极不情愿的回到家里。妈妈见到我后很兴奋,细细打量我一番,我见到她的笑脸,百感交集。家里照例祭祖,摆几桌酒席,之后就动身北上了。

大一寒假回家,我跟刚上初一的妹妹争游戏机,一下把她压到床上,俩人姿势就像男女做爱一样,我喝道:「把游戏机还我!」「哥,你真坏,像爸爸欺负妈妈一样欺负我,坏!坏!……」这句话石破惊天,「爸爸欺负妈妈?」「欺负妈妈?」我喃喃地说着,也不争什么游戏机了,多少痛苦、害怕一下子涌上心头。高二暑假那晚妈妈的眼神太令我痛苦害怕了。我又回到房里,呆坐着。那个寒假似乎特别漫长!

不知是什么原因,我从此不再回家了,即使寒暑假都不回去,每当爸爸问起(学校开始安电话了),我推托打工贴补家用,爸爸为此还夸我懂事呢--他哪知我在想什么!?

我毕业后在外省工作,四年了,只有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回去过,也不跟妈妈多说话,只是近来妈妈知道用电话的方法后才常打电话过来,最后聊的议题就是问我什么时候找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说来好笑,我现在根本没有谈恋爱的经历,不知为什么,我对一个女孩的评价是以妈妈为标准--温柔、善解人意、乳房大(好笑吧?),这点,妈妈怎么理解决察?

不堪回首的往事只能让我在读乱伦小说中得到一些安慰。有些乱伦小说一上来就大干一场,极度描写性行为,这中小说跟一般黄色小说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人称变换而已,丝毫不令我感兴趣,我喜欢的是那种情真意切、感情慢慢发展的风格,正因为这样,我比较喜欢《天谴》、《我和妈妈的秘密往事》、《妈妈的睡衣》、《我和妈妈通奸的十年》、《我和妈妈50年的第一次》等文章。看大家文章太多,不能只看不说呀,我就把我的亲身经历说出来,跟大家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