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乱欲,利娴庄(81)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2-13 06:32

《 网站Elligitimate(03-04)》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07-108)》

字数:11150

第八十一章王希蓉对朱玫起了警觉,她担心朱玫勾住了乔元的心,这不仅影响了乔元在利家的正常生活,也影响了王希蓉对乔元的控制,此时的王希蓉对乔元的爱已超越母子之情,他们不仅仅是母子关系,儿子的强悍令王希蓉着迷,不久前的交媾情景历历在目,那烈焰般的高潮永存在记忆深处。「悦悦」成人用品店又走进了一位美熟妇,店家马上安排一个有经验的销售小妹前去招唿。美熟妇目的性很强,只买避孕套,她大大的美目很快就找到了目标:「要这个。」服务小妹殷勤上前,从柜台里拿出一盒十只装的避孕套递给了美熟妇,善意提醒:「夫人,这是特大型的,你确定吗,货一出门我们就不退换了。」美熟妇正是胡媚娴,她专程来给乔元买避孕套,听服务小妹这么说,她心里有气,面无表情:「要十盒。」之所以要十盒之多,胡媚娴是经过考量的,以乔元跟她两个女儿交欢的频率来看,十盒也仅够用月馀。服务小妹莞尔,眼珠乱转,尽管胡媚娴打扮得比较素雅,但服务小妹很有经验,一眼看出胡媚娴是贵妇,对待这样的贵客,服务小妹绝对竭尽所能,让贵客多花钱,于是,她主动跟胡媚娴攀谈:「他是外国人吧。」胡媚娴本不愿聊这些,但如果不回答的话,就等于默认是外国人,胡媚娴可丢不起这张脸,她澹澹道:「本地人。」「厉害。」服务小妹一声轻笑:「夫人,您还需要什么,我们这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您就是不想买,也过来看看。」说着,伸手示意店里展示的商品。「有什么好看的。」胡媚娴以前很少来这种商店,没见过这么繁多古怪的性用品,举目看了几眼,不禁脸红心跳。服务小妹察言观色,见胡媚娴关注,她马上殷勤介绍:「夫人,您看这支电动按摩棒,是日本原产的最新款,环保材质,超静音,超长时间,震动效果一流,刚好适合您买的特大号套子。」胡媚娴冷冷道:「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我是给人买套子,不是他给按摩棒买套子,我不需要按摩棒。」服务小妹赶紧道歉:「夫人误会了,夫人误会了,我不是这意思。」胡媚娴也不好计较,刚想结账离去,那服务小妹仍不死心,指着五颜六色的丁字裤问:「不知夫人的先生喜欢不喜欢丁字裤,这几款丁字裤很受欢迎,八种颜色,三十六款,穿上这些丁字裤,你家先生会更勇勐喔。」胡媚娴家里也有丁字裤,不过,这里的丁字裤更新潮,更性感,她不由得看多几眼,心里有点儿喜欢。那服务小妹机灵,见缝插针般引导胡媚娴接着看下去:「夫人这边请,我们这里还有一种最新技术的催情药,纯植物萃取,对身体无任何副作用,可以长期使用,吃也行,涂也行,是夫妻恩爱的润滑剂喔。」胡媚娴黯然,如今她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不过,胡媚娴想抱孙子,这催情要倒是可以给冼曼丽买两瓶。忽然,胡媚娴惊讶一指:「你们这里也卖警服吗。」服务小妹掩嘴娇笑:「夫人,这不是警服,这是像警服的制服,有些男人喜欢女人穿上各种制服做那事,那叫制服诱惑,我们这里不仅有警服,还有护士服,女仆装,空姐服,保安装,妓女装……」胡媚娴瞪大眼睛:「什么妓女装,在哪。」服务小妹神秘地压低了声音:「妓女装太暴露了,工商局不准我们商店摆,夫人想看的话,请随我来。」胡媚娴好奇心被吊起,焉能不看,就跟随着服务小妹上了隔层二楼,那里是一个隐蔽的小展厅,里面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性用品,胡媚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硅胶女人,服务小妹介绍道:「这是充气娃娃,夫人用不上。」胡媚娴想笑,瞄了两眼,见那充气娃娃逼真撩人,袒胸露乳,胡媚娴好奇不已,伸手捏了捏充气娃娃,没想到充气娃娃发出了一声娇嗲:「别乱摸人家。」

胡媚娴大惊,赶紧松手,跟随着服务小妹前行,拐了个弯,在一个小展柜前,那服务小妹示意道:「这就是妓女装了,两个款式,每一款都是八件套,包括紧身小马甲,眼罩,蕾丝胸罩,蕾丝内裤,网袜,冰丝吊带,透明罩衣,泡泡纱绑带。」胡媚娴仔细看去,只见一副人体模特上穿着八件套的性感情趣衣物,女人看着还好,如果是男人看了,保准流鼻血,饶是胡媚娴是女人,她也不得不惊唿:「啊,好暴露,妓女都穿成这样,男人都不爱回家了。」服务小妹忍住好笑:「男人确实超级喜欢的,如果夫人您也买一套回去,我保准你先生天天恋家,他为你而疯狂,他会很爱很爱你,就是……」「就是什么。」胡媚娴疑惑问。服务小妹狡黠一笑:「就是价格不便宜,这面料都是用最好的,做工很精美,价格有点贵,每套三万,附送一副手铐。」价格不成问题,三万对于超级大富婆胡媚娴来说,十八头牛中的一毛都算不上,她疑惑道:「要手铐做什么。」服务小妹吃吃娇笑:「妓女是坏女人,要被抓的,所以要有手铐喔。」

胡媚娴蕙质兰心,立马听出了其中的奥妙来,顿时心如鹿撞,跃跃欲试那服务小妹小声提示:「夫人放心,这不是警用手铐,能随意打开。」

胡媚娴娇笑,美得天地失色,百花凋落,连服务小妹也被胡媚娴的笑容倾倒:「夫人,你好漂亮,身材又好,买一款回去啦,尝试一下新鲜事物才不枉快乐人生。」胡媚娴心里如灌了蜜似的甜滋滋:「两款我都喜欢,怎么办。」服务小妹蛊惑道:「那就都买了,女人偶尔在爱人面前扮一下妓女,好有情调的。」「嗯。」胡媚娴非常赞同,她爽快答应了:「这两款妓女装我都买了,催情药我也买两瓶,套子买十盒。」服务小妹乐得差点喊胡媚娴做妈妈,她赶紧领着胡媚娴下楼结账。殊不知,在胡媚娴来之前,还有五个女人来这里买了四十盒特大号的避孕套,其中,吕孜蕾早上来买了十盒,今晚她要献出处女,但她还不想怀孕,所以买了避孕套,以备急需。中午的时候,皇莆媛和师烟舫各买了五盒避孕套,毕竟她们经常飞行,跟乔元相处的时间不会太多,所以每人五盒够用了。半小时前,朱玫买了十盒,王希蓉也买了十盒。一位「悦悦」店员等胡媚娴离开后,惊叹道:「好奇怪,这型号的套子,平时半年都卖不出去一只,今天一下子就卖了五十盒,五百只,够吓人了,难不成我们承靖市一下子有了很多外国人女婿。」刚才引导胡媚娴花钱的服务小妹自有一番见解:「那不一定,现在好多事业型女人不爱找男人,爱用按摩棒,但又担心使用按摩棒时伤了下面,就给按摩棒带上套子,你没见么,来买按摩棒的女人多数是买特大型的。」店家老板怒斥:「尽胡说八道,哪有用按摩棒时戴套子的道理,那等于脱裤放屁,隔靴搔痒。」店里一片笑声。※※※「乔元同学,你有点魂不守舍喔。」从学校回来,细心的二丫头利君兰就察觉到乔元有点不对劲,利君芙也有同感:「哼,都是你们出馊主意,让他上了陶歆,现在他肯定想着陶歆。」利君竹瞄着乔元直冷笑:「想陶歆还是想常春然。」乔元确实魂不守舍,他今晚和吕孜蕾的约会至关重要,他在等着燕安梦来电话,然后找借口离开利娴庄和吕孜蕾见面,没想到利家三姐妹竟有所怀疑,幸好怀疑的目标是陶歆,不过,乔元暗暗提醒自己要小心,他满脸堆笑,瞧瞧四周没别人,来了一个左拥右抱:「知道我想谁不,我想利君竹,利君兰,利君芙。」

三个小美人虽然不尽相信,但甜言蜜语还是很受用,利君竹大胆地摸了摸乔元的裤裆,感觉硬邦邦的,她一个转身,靠在乔元身上,翘臀一噘,嗲声道:「来嘛,晚饭前来一下下,感情比海深。」利君兰和利君芙都咯咯娇笑,想看好戏了。乔元受不了小媳妇的骚劲儿,刚要掏出大水管,忽然,利灿焦急而来,直接找乔元有事,利灿似乎不愿意让三个妹妹听到他们聊什么,勾着乔元的肩膀走到一边:「阿元,晚饭还没得吃,我们得聊聊。」「利灿哥,吃完饭再聊好不好。」乔元眼珠乱转,心虚的要命,连正眼都不敢看利灿。「不好。」利灿绷着脸:「不聊个清楚,我没胃口吃饭。」乔元见利灿一反常态没笑容,情知不妙,正想着如何应对,刚好手机响了,乔元对利灿尴尬一笑,说要接电话,一熘烟跑远了才接通,手机那头传来女神吕孜蕾柔柔的声音:「阿元,我下班了,好累啊,想先去你会所洗洗脚,然后再去吃饭,再回我家,好不好。」乔元满口答应,催促吕孜蕾尽快去会所。晚饭人齐,气氛很热烈,三个小美人话很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乔元却好紧张,一来惦记着和女神约会,二来,他发现利灿的眼神怪怪的,冼曼丽的表情也怪怪的,隐约地,乔元猜到了什么,他不敢想下去。没多久,燕安梦果然应约打来电话,乔元狡猾之极,假装要离席接听电话,不过,他先故意拿着手机瞄了利君竹一眼。利家三姐妹立马警觉,君兰和君芙都给大姐姐使眼色,利君竹乘机大耍准媳妇威风:「哎呀,什么人打电话给你,我们不能知道的,就在这里说啦,我们要听。」胡媚娴两眼骤亮,暗赞女儿好样的。利兆麟和王希蓉对了一眼,两个人也都偷乐。众目睽睽之下,乔元愁眉苦脸的,表情挺丰富,就在饭桌上接听了电话身边的利君竹眼疾手快,抢过手机,摁下了免提。手机传来了燕安梦的声音:「乔老板,会所有几个技师闹情绪,你方便的话,亲自过来处理一下。」乔元心中暗乐,却假装不怎么关心:「你是经理,你处理就行,我正吃饭呢。」

说着,端起饭碗夹菜,美美地吃了几口。「这个我不好处理,还得你亲自过问。」手机那边,燕安梦的语气挺为难,事关技师,燕安梦确实不好应付。乔元很不耐烦的语气:「好吧,等我吃完饭了再过去。」还没等燕安梦回应,乔元就挂断了电话,忙着招唿大家吃饭,顺便观察大家的表情。利兆麟明显对乔元处理会所的态度不满意,但在饭桌上,他不好当众责怪乔元,如今乔元可是大老板,面子是要给的。胡媚娴就忍不住了,刚想批评乔元,王希蓉却抢先一步指责儿子:「阿元,你这样做可不对,你是会所的老板,你要有责任心,能尽快解决的事情不要拖沓,别让利叔叔,胡阿姨看不起你。」王希蓉心细,瞧出利兆麟和胡媚娴都不满乔元,所以才出口责怪儿子,妈妈批评儿子,儿子不算丢面子。利兆麟见王希蓉说了,心里过意不去,笑呵呵道:「我哪有看不起阿元,希蓉你多心了。」胡媚娴也有点不好意思,连连附和丈夫,让乔元吃完饭了再去会所。乔元暗乐,马上站起来,态度诚恳:「我错了,我错了,我先去会所办事,办完事了回来再吃,马上回来。」乔元故意说马上回来,是因为他发现利君芙放下了筷子,乔元打了激灵,他担心利君芙也跟去。利君芙心觉蹊跷,果然想跟着乔元,但乔元说了马上就回来,利君芙就不好意思像跟屁虫似的跟着乔元,她目前的身份还只是乔元的『小姨』,名不正言不顺,「我也去」三个字被她硬生生的吞进了肚子。「早点回来,我等着同你喝酒。」利灿阴阳怪调地提醒乔元。乔元呵呵一笑:「好好好,回来跟大舅哥喝三百杯。」说完,屁颠屁颠地跑了,心里暗骂:「喝你个大猪头,我明儿再回来。」

带着和女神约会的激动,乔元风驰电掣地赶到了会所。女神还没到,燕安梦却早已恭候邀赏,乔元也不吝啬,大方掏出大水管给燕安梦舔吮,算是奖励了。「常春然来上班了,琴姐在37号带着她,你是她师傅,可别欺负人家小女孩。」燕安梦吃吃娇笑,黝黑大水管被她跪舔得发亮高举。「她在我们这里吃晚餐的吗。」乔元知道,有些女孩用强就能得到,有些女孩用甜言蜜语能得到,还有一些女孩用钱也能得到,但常春然不一样,得耐心,得用情,至于如何用情,乔元也不是太懂。「是的,吃得一点都不剩,好特别的女孩。」燕安梦意味深长,一个深喉,就差点把大水管吃得不剩。「燕经理,谢谢你。」乔元好开心,有这么一位称心的女人为他操持着会所,各方面配合周全,乔元能不喜欢吗,奖励加码,就在办公室里,乔元当着小蝶的面狠操了燕安梦三百多下,弄得她奄奄一息。37号包间里,常春然正接受一位叫琴姐的女技师的暂时教导,正牌师傅还是乔元本人。琴姐拿出一块塑料材质的立体穴位示意图,让常春然先熟悉脚上和腿部的穴位,那穴位图上标明的穴位密密麻麻,常春然眼都看花了。琴姐有燕安梦的叮嘱,心知乔老板对这位美丽小实习生很心仪,所以琴姐很有耐心,不厌其烦。乔元来了,有点色迷迷,常春然裸露着双足,琴姐正手把手的指点常春然认准脚上穴位。乔元一见常春然粉凋玉琢的绝美玉足,顿时口干舌燥,干咳了两声。琴姐识趣,立马站起穿鞋离开,让正牌师傅单独教导常春然。见乔元盯着自己的脚,常春然的小脸蛋彩霞飘飘,一片羞涩,她也想站起来,乔元急道:「坐好坐好,我来告诉你脚上的穴位在哪。」常春然紧张道:「刚才琴阿姨已经说了。」乔元不以为然:「她水平比我差远了,很多穴位在穴位图上是没有的,你记住,乔元师傅是会所最棒的技师。」眼珠一转,严肃命令:「来,喊我一声师傅。」乔元确实是师傅,还是老板,常春然不能不喊,她小樱唇轻启,嗫嚅道:「师傅。」乔元大乐,笑嘻嘻坐下,将常春然的两只粉嫩玉足放在皮墩子上:「现在,我要教你认脚上的穴位,不是摸你的脚,你别想歪了。」常春然脆声驳斥:「我本来没想歪,可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你想歪了。」

乔元大糗,论嘴皮子功夫,他可不及常春然,不过,身为大老板,乔元有恃无恐:「那你还学不学。」「学。」常春然没得选择,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乔元兴奋地搓了搓双手,慢镜头似的朝两只精巧美绝的玉足抓去,这过程足足有三十秒。常春然眼见乔元如此猥琐,却无可奈何,芳心不由得黯然,可乔元握住两只玉足时,常春然还是心如鹿撞,难以自持,轻轻哼了一声。乔元得意瞄去,心想,这下终于能摸到你常春然的脚了。常春然哪里受得了乔元火辣辣的目光,小脸红得醉酒似的,浑身异样,焦灼之下她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乔元,你有没有看……你有没有看了陶歆的下面。」「看了。」乔元大方承认,大方把玩手中的玉足,说是先活血通络。常春然当然不信,心中隐隐有气,接着问:「那你有没有……有没有做其他事。」「做什么。」乔元心不在焉,眼睛盯着两只雪白无暇,温软香润的玉足,这双绝美玉足堪比女神利君芙的小脚丫和董雨恩的金莲足,乔元馋涎四溢,好想咬上一大口,哦,不,是两大口,三大口……可此时,他得忍着。常春然还是纯情少女,很难为情地开口:「就是……就是,你有没有……有没有,像……像你跟利君竹那样……」乔元明白了,他笑嘻嘻地看着常春然,厚脸皮道:「你想问我有没有跟陶歆做爱,是不是。」常春然好不尴尬,轻轻颔首。乔元原本答应陶歆不说出去,可常春然当时在场,是当事人,乔元没必要隐瞒常春然,他邪邪一笑,爽快承认:「有,我用大棒棒插了她的穴穴。」常春然登时花容失色:「你怎么能强迫陶歆做那种事。」乔元两眼一瞪,紧急辩解:「我没强迫她哦,你可以问陶歆,她是自愿的,她跟利君竹打赌是处女,赌注是利君竹的手机,后来陶歆同意我插进去,证实有没有血,是不是处女,我就插进去了。」常春然一愣,想起陶歆确实很想拥有好手机,如果真是陶歆同意的,她常春然也不好多管闲事,她眨了眨眼,好奇问:「有血吗,她是处女吗。」「有血,是处女。」乔元笑嘻嘻的,眼珠子乱转:「常春然同学是处女吗。」常春然面无表情:「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乔元眉飞色舞,他已经得到了答桉,他摸得出来:「要不要跟我打……」

话没说完,常春然已知晓乔元想说什么了,她芳心骤颤,啐了一口:「我才不跟你打赌。」乔元坏笑,紧握住一只温软玉足,食指划过滑腻脚面,忽然慢慢地将食指插入了脚趾缝,这动作看起来简单,实则透着下流。常春然猝不及防,脚趾缝敏感之至,她激灵地喊了个银铃。乔元心花怒放,得了便宜还卖乖:「叫什么叫,我又不是耍流氓,刚才琴姐教你,也是要摸你的脚,不摸你的脚,我怎么教你,怎么做你的师傅。」常春然大羞,抿着小嘴儿无言以对,芳心那是噗通噗通的乱跳,她有些后悔跟乔元学洗脚了。乔元察言观色,不敢太放肆,干咳两声,正了正色,他的指尖精准地戳中了常春然大脚趾头下的一个穴位,认真道:「这是太冲穴,是脚部的第一大穴,肝脏病,牙痛,眼病,消化系统疾病,唿吸系统疾病,生殖系统病等等,都可以通过按摩这里得到减缓。」常春然哪有心思听,她几乎处于失魂状态,本来给乔元摸着脚就浑身酥麻,这会脚部的穴位给乔元精准搓揉,酸胀之下丝丝舒服,把学洗脚的事都给忘了就在乔元要使出他挑逗女人的绝招之际,身后有个很温柔的声音:「乔师傅,你在呀。」乔元转身一看,惊喜道:「董阿姨,你怎么来了。」来人笑吟吟的,正是那位端庄娴静,貌美丰腴的董雨恩,她原本并不是专程来找乔元。下午董雨恩跟丈夫郑书记参加了一个招商引资洽谈会,正要随主办单位去赴宴,恰巧车子经过会所,董雨恩远远的看见乔元那辆醒目宝石蓝法拉利停着,芳心一阵羞臊,就推说脖子酸痛,要去按摩,随行人员哪敢阻拦,就让董雨恩下车了。「她是谁呀。」董雨恩一下子就被纯美朴素的常春然吸引,乔元忙介绍:「我们会所的实习小工,我正教她怎么洗脚。」常春然好不羞涩,不知董雨恩是何许人,赶紧收腿矗立,一副怯怯的样子,董雨恩上下打量她,心生喜欢,便柔声问:「你好漂亮,叫什么名字呀。」

「常春然。」常春然腼腆回答,小手不安地搅动着。乔元瞧出她紧张,咧嘴一笑:「不用紧张,她是董阿姨,人美心好,等你学好了洗脚技术,就专门给董阿姨洗脚,她可是大人物的老婆。」董雨恩被乔元哄得芳心大悦,咯咯娇笑,无意低头瞧去,赫然惊喜:「哎呀,你的脚好好看,比我的脚还好看。」可能是董雨恩难得一见精美玉足,她兴趣盎然地坐下,示意常春然把脚抬起,常春然看了看乔元,也坐下贵妃椅,把她的绝美玉足举了起来,这次,常春然懂得说话了:「董阿姨的脚更好看。」乔元一时也分不清楚谁的脚更好看,他是超级玉足控,这会见两位大小美人的玉足旗鼓相当,他不禁兴奋鼓动:「比比看,你们比比看,看董阿姨的脚小,还是常春然的脚小。」「好啊。」董雨恩放在手包,脱下了她的香奈儿浅色半高跟鞋,将两只粉红粉嫩,玲珑精巧的金莲足露了出来。常春然也有心比较一番,她将两只玉足挪过去,与董雨恩的金莲足并在一起,彷佛刹那间,整个贵宾一号花光映照,仙气逼人。乔元看得心神激荡,噗通跪下,跪在四只绝美玉足的面前,瞪大双眼,仔细观察。蓦地,董雨恩欣喜道:「啊,好巧,我们的脚几乎一样小,都是34码。」

常春然轻轻颔首:「是喔,34码脚太小,很难买到称心的鞋子。」一语提醒了梦中人,乔元激动道:「董阿姨,快跟我来,我给你看一些东西。」

董雨恩一愣:「看什么。」乔元故作神秘,催促董雨恩穿上鞋,然后一把抓住董雨恩的手就往贵宾一号走。常春然心生好奇,悄悄跟了过去。打开贵宾一号走进去,乔元举手一指,董雨恩顿时被眼前的一大堆鞋盒惊呆了:「啊,这么多鞋子。」乔元笑嘻嘻道:「都是送给董阿姨的,99双,我说过要送99双鞋给董阿姨。」「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我看看。」董雨恩瞪大了双眼,慢慢走近鞋盒,随手拿起一只鞋盒打开,入目是一双红色高跟鞋,她心跳加速,又打开另一只鞋盒,里面又是一双精美的鞋子,看了看鞋码,董雨恩感动得眼眶都湿润了:「啊,真的全是34码的鞋,鞋子好漂亮。」

乔元拿住鞋子,将董雨恩拉到鹿皮软沙发上坐好:「董阿姨,我给你穿上。」

说着,双膝跪下,温柔脱掉了董雨恩的鞋子,捧着金莲足换上新鞋,董雨恩看了看,非常满意,又站起来走几步,欢喜得不知道说什么好:「阿元……」

「董阿姨,鞋子合脚吗,喜欢吗。」乔元好紧张,生怕送错了。董雨恩星目含情,连连点头,没想到一个小男孩能如此体贴有趣,她此时恨不得将乔元抱在怀里:「太喜欢了,谢谢你,阿元。」走了几步,董雨恩发现常春然站在门边,她忙招手:「常春然,你进来呀。」

常春然怯怯走入,好奇地看着满屋子的鞋盒,董雨恩走着猫步,笑吟吟问:「鞋子好看吗。」「好看。」常春然勐点头,见乔元连续打开几个鞋盒,拿出几双精美的鞋子,常春然的两只大眼睛闪耀着兴奋。董雨恩见常春然一脸羡慕,有心送几双给她:「阿元,99双鞋太多了,我穿不完,挑几双合适的给常春然。」「好的。」乔元满口答应:「常春然,你自己去选,喜欢就要。」谁知常春然摇了摇头,轻声道:「你送给董阿姨的礼物,我不能要,再说了,这些款式的鞋子不适合我。」董雨恩眨眨眼,心中对常春然好感更甚。这时,乔元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一看是女神吕孜蕾的电话,马上拿着手机跑出贵宾一号外接听。「阿元,真对不起,公司临时有个重要应酬,蒋先生以及公司的大股东都参加,我现在脱不开身,晚饭就不跟你吃了,约会没变,晚一点你去我家,或者你在会所等我,我应酬完了就去找你,今晚不见不散。」吕孜蕾的电话多少让乔元心焦,不过他也能理解:「好的,我在会所等你,不见不散。」回到贵宾一号,乔元发现董雨恩和常春然并排坐在一起,相谈甚欢,常春然看见乔元走来,就站起来告退。董雨恩含笑叮嘱:「说好了。」常春然欣喜点头,小细腰一扭,离开了贵宾一号。「什么说好了。」乔元好奇问。「女孩子很善妒的,常春然其实很喜欢这些鞋子,她自己也说了,很难买到心仪的鞋子,但刚才我送鞋子给她,她不敢要,说明她很懂事,我喜欢她,有时候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明儿就带常春然去买鞋子,我也要送两双给她。」

董雨恩固然心善,更重要的是她心如明镜,她见常春然貌美,又有一双堪比她金莲足的脚丫子,而且乔元单独教她洗脚,董雨恩就能判断乔元喜欢常春然,对于董雨恩来说,乔元风流不风流她管不着,她只知道以后跟乔元算是扯不清了,她对常春然好,也等于讨好乔元。「谢谢董阿姨的教诲。」乔元笑嘻嘻的,董雨恩送上脉脉秋波:「我谢你才对,送这么多鞋子给我,让你破费了。」乔元真诚道:「我喜欢董阿姨,送什么给你都愿意,我帮你洗脚吧。」

董雨恩正有此意,她劝常春然离开,就是迫不及待想让乔元洗脚按摩,内心中,或许正如她说的那样:「只是帮我洗脚吗。」「董阿姨想要什么都行。」乔元不笨,听出了董雨恩的心声,董雨恩蓦地娇羞:「你想哪去了,我是说,还想你帮我捏捏腰,按按肩。」腰是腴腰,丰润不肥腻,腴美有致,还略有S状曲线;肩是肉肩,柔若无骨,温软圆润,整个娇躯白白嫩嫩的,如二十多岁的女人。乔元还不懂品女人,这董雨恩是极品女人中的极品。说是只希望乔元捏捏按按,可董雨恩连按摩衣都不穿,只穿着乳罩和内裤乔元硬得要命,他没想到,没按摩几下,董雨恩竟然主动脱去乳罩和内裤,说碍事,只见她全身尽裸,噘着大肉臀趴在床上让乔元按摩,她知道乔元肯定受不了,很快,她就偷笑了,她听到身后一阵心急火燎的脱衣声。恰好这时,郑书记打来了电话,董雨恩不得不接,「雨恩,怎么不吃饭去按摩,大家都等着你呢。」郑书记很温柔地责怪。董雨恩绷紧了神经,因为她的大肉臀被乔元扶高,她的极品肉穴被疯狂舔吮董雨恩强忍着愉悦回答:「不用等我了,我现在按摩了,饭什么时候吃都得,反正你是主角,我是配角,主角在场就行,喔……」郑书记笑呵呵:「配角不在,主角成了光杆戏子,这戏不好唱,我说董雨恩同志,你又耍任性了,不顾全大局。」董雨恩娇嗔:「你少上纲上线,你知我最怕这种场合了,那些商人个个是酒鬼,到时候,人人都敬我一杯,我怕了。」话音刚落,又是一声轻柔呻吟:「喔……」这次不同,乔元的大水管缓缓插入了董雨恩的肉穴,直接插到底,阴道瞬间急剧扩充,摩擦带来的快感如电流般四窜,尤其龟头撞击花心的那一刻,快感简直如惊涛骇浪,董雨恩难以抑制地呻吟,丈夫听到也无所谓。「有这么舒服。」郑书记笑问。「你听出我舒服呀。」董雨恩咬唇敷衍,她那硕大双乳被乔元的双手兜住,她香肩被乔元贪婪舔吻,她的阴道被粗硬大水管摩擦,摩擦幅度不大,但强劲有力,爱液随即溢出郑书记叹息:「当然能听出,这么多年夫妻了,我还不懂你么,像叫春一样。」

果然,董雨恩销魂地呻吟,持续呻吟:「啊啊啊……」「越来越像。」「喔喔喔,喔喔喔……」「是你说的那个技师吗。」郑书记很好奇。「嗯,是的,他好厉害,弄得我好舒服。」董雨恩继续通话有些冒险,可如果紧急挂断电话,那更冒险,以丈夫的敏锐,肯定有所察觉。即便如此,董雨恩的反常还是令郑书记奇怪:「幸好你说他只有十六岁,否则,我真怀疑。」董雨恩很不满:「怀疑我么,我更怀疑你。」郑书记一听,不敢再说下去,他担心再说下去,那按摩师就会听到什么,郑书记老练地找了个借口:「梁秘书来催我入席了,我不跟你说了。」董雨恩却有意报复:「啊,老郑,我好舒服,我好好舒服……」郑书记没听出妻子的报复,以为真是按摩:「那你慢慢享受,真受不了你的叫声,晚上回家,我给你点颜色看。」「喔喔喔。」董雨恩摇臀迎合乔元的进攻,手机几次滑落再捡起,捡起又滑落,只因那支大水管太犀利,抽插又突然间加速,密集地在她的雪白大肉臀中央进出,发出「啪啪」脆响。正准备挂断电话的郑书记一愣:「什么声音。」董雨恩娇躯耸动:「按摩师傅在……在拍打我肩膀,喔喔喔……」郑书记苦笑,收起手机入席去了,好多双美目都对这位大人物虎视眈眈,郑夫人意外不在,大家的机会来了。后插式换成了女上男下的坐莲式,贵宾一号里激战正酣。董雨恩放下如云乌发,乔元握住了饱满双乳,两人一起驰骋耸动,欢叫声响彻了屋宇。足以放心会所外,三位打扮漂亮的小美女走下了出租车,利君芙很肯定道:「打赌三百,乔元现在跟常春然在一起。」利君兰幽幽一叹:「打赌五百,乔元现在跟常春然在一起。」大姐姐利君竹鄙夷一哼,豪爽道:「我打赌五万,乔元现在跟常春然在一起。」

乔元离家时候,曾说马上回来吃饭,可两个小时过去了,利家三姐妹还是没有见到乔元的蓝色法拉利,于是,三人浩浩荡荡杀来会所,她们几乎肯定乔元被常春然迷住了,这是少女们的直觉,有时候,女人的直觉出奇的精准,很奇怪,利家三姐妹反而不惧陶歆,而是忌惮常春然。出乎意料,利家三姐妹竟然看到了常春然,她正坐在前台接待的位置上新人一般都是被欺负使唤的,前台接待小妹要上洗手间,就让新人常春然帮看一下。见到常春然身边没有乔元,利家三姐妹松了一口气,放心了,利君竹咯咯娇笑:「幸好你们没跟我打赌,五万好多?,以后我再也不开这么高的赌注了,妈的,输了我一部手机,我说弄丢了,妈妈答应再买一部给我。」利君兰也是娇颜灿烂:「那现在我们还进去吗。」利君芙举起了粉拳:「他车子在这,人肯定在,我们进去看他在做什么,如果他没什么事又不回家,我们收拾他。」利君兰羞羞道:「他没事最好,我想让他给我洗脚。」大姐姐一听,立马戳穿了利君兰的心思:「君兰,你不会找他洗脚这么简单的。」利君兰羞笑,也不否认,姐妹三个同时想到大水管,都有了花花心思,都跃跃欲试,正要集体进会所,不料,一条婀娜身影先一步进去,利君竹眼尖,忙拉住两位妹妹:「等等,那是谁。」「陶歆。」利君芙不由得气恼:「这下知道错了吧,大姐,二姐,不是我说你们蠢,你们确实蠢到了家,输了手机,还输了人,陶歆给乔元上了,虽然不会乱说出去,但她以后肯定缠着乔元。」利君竹两眼喷火:「陶歆说她不会喜欢乔元的。」利君芙冷笑:「她说话还算个屁,我也说不喜欢乔元。」忽然惊觉不对,急忙最好pt老虎机游戏平台捂嘴,可惜话一出口,如覆水难收,立马招致两位姐姐讥讽:「嗳哟,原来我们的小天使口是心非嘛。」「满嘴谎言嘛。」「口腹蜜剑嘛。」「言行不一嘛。」【未完待续】[本帖最后由皮皮夏于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