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蛮有情调的老板娘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29 15:25

第1章秦皇

龙奥别墅区,号称天清市最高档小区之一,能出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夏天的夜晚依旧燥热。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别墅区之内渐渐没了人影,偶尔有巡逻的保安经过,一阵哈欠之后,也是转

身离开了。只是保安的脚步刚刚走远,便有一个黑影跳入了围墙之中。

看那人的身影矫健,几个闪转腾挪之后,便来到了一栋别墅前。

身为业内顶尖的杀手——毒蝎,此刻也十分的小心,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

什么异常。这才如壁虎出击,向着眼前别墅的二楼阳台方向爬了上去。

如此快的速度,很难想象是在这样环境下发生的,只不过一转眼的功夫,毒

蝎便消失不见了。

「咚!」

一声细不可闻的响声之后,毒蝎终于来到了阳台之上。

在他的面前,可谓视野开阔,特别是阳台尽头那虚掩着门中透露出的光芒,

更是让毒蝎的脸上一阵兴奋,目标就在眼前!

「啧啧啧……就你这个样子,还学人家当杀手?」

「谁?!」毒蝎刚准备继续行动,便听到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差点吓懵

了。

只见一旁的露台上,一个眉宇之间有些清秀的男子,正光脚坐在那里。只是

那眼角下的一丁点的疤痕,给男子的脸上平添了几分粗狂的气息。

秦峰此刻盯着手中的手机,脸上一阵兴奋,对毒蝎那惊愕的目光,根本是置

若罔闻,貌似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五杀。

「什么人?」

毒蝎心中的震惊可谓直达天际,自己上千次的刺杀任务都没有出现任何的纰

漏,怎么此人的出现,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要么,他是鬼,要么,他是神,兵神!

「唉唉……你们这些坑队友,老子被你们害死了!」二楼边缘的秦峰,双眉

紧皱,显得很是沮丧。

突然,秦峰目光如炬,向着毒蝎的方向看去。

「毒蝎,杀手榜上排名第二十九位的杀手,手中有一千多条人命。说起来,

你的履历也算是不错啊!」

毒蝎微微一愣,心中更加骇然,强自镇定一番,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只可惜,你来错了地方!你知道一刚才哪一局,我要丢失多少积分么?」

「啊?」毒蝎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对方如鬼魅一般来到了自己的面

前。

「足足三十积分,三十积分啊!本来这一局可以上王者的!」秦峰一边骂着,

一边挥动拳头,重重的打在了毒蝎的腹部。

出拳之快,毒蝎居然毫无招架之力!

「呃……」毒蝎只感觉一阵翻动,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就算你是着名的杀手,也不能这么没有礼貌吧?还专门挑我玩游戏的时候

出现,下次再来,要先敲门……」秦峰碎碎念,却并没打算再动手的意思。

毒蝎被这一拳打的是后退连连,这才拉开了和秦峰的距离。

「你是谁?杀手榜上,没你这号人!」毒蝎忍着腹部的疼痛,一双眼睛顿时

充满了血丝。

如此强大的敌人,还是他第一次遇到。

「嗖!」

一阵破空之声响起,毒蝎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一个纸质的飞镖出现在了自己

的手中。

黑色巨龙的图案,像是要吞噬着天地间的一切,就要破空而出,飞向那穹顶

之中。

「飞、飞龙在天,你是秦皇!」

毒蝎这等级别的杀手,瞳孔一阵收缩,突然颤抖着叫了一声,头都不回的转

身便逃。

「下一局一定上王者。」

秦峰倒也不着急,微微一笑,竟然转身向着房间之中走去。拿出怀里的纸巾,

擦拭了下自己的双手,这才拿出了手机。

「喂,老顾啊,你这别墅还算是凑活,就是风景不咋地,比起迪拜那海景房

差远了!」秦峰说着,将纸巾向着身后一丢,正好落入别墅门前的垃圾桶之中。

同时,一道银光一闪而逝

「哎哟我的秦小爷,您就别埋汰我了,别墅里没出什么事吧?」电话之中传

来的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小心地问道。

秦峰转身向着楼下看去,此刻毒蝎已经跑到了别墅外。眼看就要来到街道之

上。突然,毒蝎的身形微微一顿,却定在了原地。

「没什么事,就刚刚弄死了只蚂蚁。」秦峰微微一笑,答道。

秦峰的话音刚落,远处的毒蝎突然一抬头,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痛苦了起来,

随即突然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反应。

「蚂蚁……谢谢,谢谢秦小爷,这次多亏了你啊!也就只有把梦蝶交给你,

我才能放心。」老顾知道秦峰的身份,他口中的蚂蚁,怕是放在中东战场都能横

着走,于是赶紧道谢。

顾梦蝶,天维集团现任执行总裁,刚刚接任老顾的位置,任职半月已经风生

水起。

老顾的话,让秦峰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系列的数据。

「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保证小蝶蝶毫发无伤。」秦峰说着,掀起

桌布,看也不看便将一个纽扣般大小的东西拿了出来。向着窗外一丢,窃听器,

再次准确无误的落入了垃圾桶中。

「哈哈,那就拜托了!现在想起来,能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也是最荣

幸的事!」老顾很是感激,连忙说道。

「行了行了,咱俩你还恭维个屁,挂了。」秦峰丢下一句话,挂断了电话。

「为了监视顾梦蝶,你们还真是煞费苦心啊!只不过手段太过于拙劣了。」

秦峰微微一笑,又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从别墅的主卧和浴室之中,找出了几

个窃听器,这才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可他的工作却并没有就此结束,伸手将地上的黑色塑料袋拿了起来。

几根银针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最新的安保系统,既然接了这次的任务,便要让所有的一切万无一失。

对于秦峰来说,这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了。

很快,银针大小的监视器,被安放在了一层的各个角落之中。

每个监视器隐隐遥相唿应,一张巨大的监控网,在别墅整层构架了起来。

这次,别说是一般的杀手了。就算是有一只苍蝇飞进别墅之中,秦峰也能第

一时间察觉。

「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秦峰抬头向着二楼的房间看去,也就是顾梦蝶的卧室。

「小妹妹送我的郎唉……送到了大门北啊……」

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小曲,秦峰向着二楼顾梦蝶的卧室走去。

说来也巧,就在秦峰刚踏入顾梦蝶的房间的时候,别墅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

开了。

一个五官精致、身材高挑、长腿玩年的职业美女,很是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别

墅之中。

脱掉脚上的高跟鞋,顾梦蝶便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经过了一天的劳累,她此刻只有一个心思,那便是好好泡个澡,洗掉自己这

一身的劳累。

第2章总裁大人炸了

秦峰正专心致志地将最后一只摄像头安装在卧室之中,听到门外响起的动静。

「脚步略带沉重,体重却偏轻,看来是顾家大小姐回来了!」

笑了笑,秦峰只通过脚步声,便判断出了门口的动静到底是谁发出的。

刚准备来到门口,和顾梦蝶打声招唿,却看到一件白色连衣裙率先从门外飞

了进来。

秦峰侧身躲闪,再向前看去,却发现只剩一身内衣的顾梦蝶已经向着浴室方

向走去。

因为身体过于劳累,顾梦蝶一心想要好好泡澡,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房间之

中还有一个男人。

「咱们这顾家大小姐的防范意识还真是差啊!看来以后我有的忙了!」

秦峰倒也不着急,坐在一旁的躺椅上,再次将手机拿了出来。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手机之中传来一阵声音,秦峰再次陷入了游戏的世界之中。

顾梦蝶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才从浴室之中走了出来。

一边走,一边擦着还带有水珠的秀发,顾梦蝶的心情简直好到了极点。

可踏出浴室门口的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却突然凝固住了。

只见一清秀男子此刻正瘫坐在卧室的躺椅之上,手中拿着手机,脸上却也是

一阵的激动。

「你出来了?我……」听到浴室之中的动静,秦峰终于抬起了头。

可看到眼前的那一抹红色,他瞬间说不出话来,瞪着眼睛,上下看个不停。

粉红色的低胸真丝睡衣,若隐若现的将顾梦蝶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是

恰到好处。

「卧槽……」

一阵口哨的声音不自觉的从口中响起。

「前凸后翘,没想到你这么有料啊!」

「啊——啊——啊!!!你、是、什、么、人!」

顾梦蝶被秦峰的目光看得是怒火中烧,双手挡住身前的无尽风光,脚下突然

动了起来。

「臭流氓,竟然敢来我这里偷窥,今天你别想离开了!」

本就是空手道黑带的水平,顾梦蝶心中也有底气,大喝一声,便向着秦峰冲

了过去。

「嘿嘿……没想到顾家大小姐这么热情好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秦

峰嘿嘿一笑,面对顾梦蝶的突然袭击,他反倒是并不在意的样子。

说时迟那时快,秦峰的话音刚落,顾梦蝶的攻击便来到了面前。

「啪!」

顾梦蝶的手刀刚来到秦峰的面前,却被他轻而易举的接住了。

「角度刁钻,力道却是差了不少。你这空手道是语文老师教的么?」

顾梦蝶心中大急,抬腿便向着秦峰的两腿之间踢去。

「嘭!」

又是一阵闷响,攻击再次被秦峰化解。

秦峰一只手抓住顾梦蝶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对方的脚踝,表情轻佻的看着

对方。

「顾大小姐,你这招断子绝孙脚可真够毒辣的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赶紧放开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顾梦蝶到死都不

肯认输,恶狠狠的骂道。

「这话倒是说道点子上了,我也不是外人,你用不着对我客气!」

「你……」

顾梦蝶心中大急,碰到如此软硬不吃的人,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当下

顾梦蝶避无可避,索性腰板用力,脑袋重重向着秦峰的鼻梁处撞去。

这一招,可是顾梦蝶当初学到的应急招式,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用了出来。

顾梦蝶狠狠的向前撞去,却突然感觉手脚被松开了。心中微微一愣,下意识

的向前看去。

只见,此时自己的面前,那张清秀的脸庞,正无耻的撅起了嘴巴,双目紧闭,

一副享受的样子。

原来秦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嘴巴凑到了顾梦蝶的面前。再这样下去,两人

嘴唇的亲密接触,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顾梦蝶心中大惊,自己守身如玉二十多年,难道就要便宜这个流氓?

想到这里,顾梦蝶也顾不得什么空手道、跆拳道还是人行道,索性双手向前

一用力,整个人错开了秦峰的身子,向着一旁倒去。

「唉,别呀,这差点就要亲上了。你这时候放弃,多扫兴啊。」

秦峰略带失望的说道,同时伸手向着顾梦蝶的腰间一揽,便将顾梦蝶揽入了

怀中。

「混蛋,放开我!」看到眼前那张让人讨厌的脸庞,顾梦蝶眉宇间是怒气更

甚。

「你确定?」秦峰的眼角抽动了一下,问道。

「混蛋……」

这一次,顾梦蝶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一阵失重感。

「嘭!」

片刻之后,顾梦蝶四脚朝天,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秦峰摊了摊双手,一副无辜的模样道:「刚才可是你让我放手的……」

「你……」顾梦蝶忍着背后的疼痛,挣扎了几次,这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

快速地来到床头,一把将剪刀拿了起来。

「别呀,年纪轻轻的,剪刀那么白嫩,不是……肌肤那么锋利……」秦峰看

到因为动作太大而露出大片牛奶般肌肤的顾梦蝶,吞了吞口水,语无伦次地说道。

再看此时的顾梦蝶,经过一系列的争斗,她肩膀上的睡衣已经滑落一半,露

出雪白的香肩,怎么能不让人浮想联翩。

「臭流氓!」顾梦蝶大骂一声,赶忙将睡衣整理好。

「流氓就流氓,干嘛还加一个臭字?再说了,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还不是老

顾,呃,也就是你父亲让我来保护你的。」秦峰摸了摸眼角的伤疤,显得有些失

望。

「爸爸?你骗鬼呢?」

「不信,你自己打电话确认!」

「……」顾梦蝶沉默了片刻,看到秦峰站在原地双手背后,却也没有进一步

上前的意思,这才放心了下来。

「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换什么换,这衣服多方便……」

「滚啊!」

秦峰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只枕头便向着他丢了过去。

此时的秦峰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一熘烟消失在了房间之中。枕头重重的砸

在了卧室的房门上,发出了一阵闷响。

「什么?爸,我不需要人保护,我打架很厉害……」

片刻之后,秦峰听到房间之中传来了顾梦蝶的声音。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被我轻松制服……」秦峰撇了撇嘴巴,小声说道。

紧接着,房间之中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片刻之后,房门被打开,顾梦蝶满

脸黑线从里面走了出来。

第3章深夜访客

「你终于出来了,现在你能相信我的话了吧?」秦峰看到顾梦蝶走了出来,

笑着问道。

「哼!」

顾梦蝶冷哼一声,显然对于刚才的事情还没有消气。

秦峰也不在意,将一个平板电脑交到了顾梦蝶的手中。「这是刚才我安装的

安保系统,你可以先看一看……」

顾梦蝶一愣,下意识的将平板接了过来。

「你放心,只要有这套安保系统,一只苍蝇也进不来!」

「那你呢?安保系统能把你赶出去么?」顾梦蝶没好气的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赶我走!」

「你少自作多情了,不要脸的大流氓。」顾梦蝶刚想要鄙视一番秦峰,目光

却突然被平板电脑吸引了过去。

要说秦峰这安保系统,功能强大,却也容易上手。只不过几分钟的功夫,顾

梦蝶便将整个系统的功能了解的七七八八。

厉害!

就算她再不懂行,居然也能一个屏幕掌控整个别墅!

不过……

当她看到自己的浴室之中,竟然也有一个摄像头的时候,顿时懵逼了。

难道说刚才自己洗澡的时候……

「秦峰,你竟然偷看我洗澡!」

一声怒喝之后,顾梦蝶抬脚便要再次将秦峰踢出去。

可此时的秦峰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容,同时右手早就放

在了身前。

顾梦蝶一愣,想到刚才自己被秦峰占便宜时候的样子,还是停住了攻势。

「大小姐,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我可是在忙着玩游戏,哪里有功夫看你洗

澡啊!」秦峰很是无辜地说道。

「你个臭流氓,我信你的话才有鬼了!」

「都说了,流氓就流氓,干嘛加一个臭字,我可是刚洗了澡……」

「你居然用我的浴室洗澡……臭流氓!」

「我发誓,绝对没有看你洗澡!」

见顾梦蝶不肯罢休,秦峰突然表情严肃的说道。

看到秦峰三个指头放在脑旁,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顾梦蝶也有些忍不住有

些怀疑。

「发誓没有用,白纸黑字最可靠!」顾梦蝶想了想,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

去。

「嘭!」

「什么白纸黑字啊!」秦峰刚想要跟上去,眼前的房门却突然关上了。秦峰

却也不在意,微微一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眼角的伤疤。

片刻之后顾梦蝶从自己的房间之中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本子。

「你跟我来!」顾梦蝶看也不看秦峰,向着客厅方向走去。

无奈地笑了笑,秦峰只能跟了上去。谁叫自己现在寄人篱下呢?不过也好,

这是石榴裙下。

「既然你要在这里住,那咱们就事先说好了!」

「说什么说,难道你想要以身相许?等等啊,虽然我又帅又有内涵,可是你

也不能这么突然啊!再说了……」

「呸!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你自己的样子,我会对你以身相许?」不等秦

峰的话说完,顾梦蝶便再次骂了起来。「约法三章!你想要留在这里,便要遵守

这里的规矩。」

「嗯?规矩?」

「首先,不能随便进入我的房间。其次,不能在房间之中露出超过胳膊和腿

部的任何部位。再次,特别是在晚上,不能随便在别墅之中走动……」

「哈……」顾梦蝶一连说了许多的条款,秦峰只感觉眼皮发沉,脑中一阵困

意,不由得打了个哈欠。「就这些么?」

「还有,这只是初步的条款,最终解释权归本小姐所有!」

顾梦蝶一边说着,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没一会儿的功夫,笔记本上边被她

写了整整三页纸。

「好了,现在签字吧!」

把笔向着面前一丢,顾梦蝶抱着双手,冷冷的看着秦峰。

只要你敢说一个不字,我就以不服从命令为由将你赶出去。我就不信,到时

候爸爸还能说我什么!

顾梦蝶心中打定了主意,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波动。

「好啊!」

哪知道,此刻的秦峰看都不看,抬手便将自己的名字歪歪扭扭的写在了合同

的最下端。

顾梦蝶一愣,赶忙将合同拿了起来,「我可告诉你,这里面但凡有一条你没

有遵守,我可是要将你赶出去……」

「知道了,知道了!婆婆妈妈的,难不成你现在就到更年期了么?」秦峰不

耐烦的说道。

「你……」

「叮咚……」

就在顾梦蝶刚想要发作,门外却响起了一阵门铃声。

「嘘!」

秦峰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不等顾梦蝶说话,便将手指放在了嘴巴上。

顾梦蝶一愣,也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秦峰偷偷一笑,看这丫头片子吓的,顺手将桌上的钢笔反握在手,一个勐子

便将房门打开了。

也不等外面的人说话,钢笔便像是炮弹一般飞了出去,只不过偏了偏位置罢

了,显然秦峰没有觉察到危险,否则……

「梦蝶,我……」

来人也一愣,看到开门的竟然是个男人,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吞了进去。

一风度翩翩的男人,手中捧着一大捧鲜花,正站在秦峰的面前。而他的身后,

一辆法拉利还没有熄火,正发出阵阵的轰鸣声。

「刘明?」听到门外的异动,顾梦蝶也走了出来,可看到门外这个油头粉面

的男子,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

「梦蝶,我来看你了!没打扰你休息吧?」男子听到顾梦蝶的声音,脸上瞬

间露出了笑容。

撞开眼前的秦峰,刘明径直向着顾梦蝶走了过去。

「你来干什么?」顾梦蝶没好气地问道。

「当然是给你送花了,你感觉怎么样啊?今天上了一天班,辛苦了……」刘

明笑着,将那一大捧玫瑰花递到了顾梦蝶的面前。

哪知道,刚才还盛情开放的玫瑰,此时却也不知道怎么,瞬间断裂成上下两

半。

刘明脸上带着的笑容,一瞬间也凝固住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手中光秃秃的玫瑰,花瓣却撒了一地,刘明简直恨不得钻到地缝之中才

好。

「花断了怕什么,要不是我刚才收手,现在断掉的怕就是你的脖子了。」靠

在大门上的秦峰冷哼了一声,嘴角上扬,挂起一抹淡笑。

反手关上了房门,秦峰笑着走了进去。

谁也没有看到,停在别墅面前的那辆法拉利上,一只钢笔竟然连带着笔身,

尽数插进了法拉利的车身之中。

号称世界上最坚硬的碳素材料之一,竟然面对秦峰手中的一只小小钢笔,变

得如此不堪一击。

第4章泡妞的正确方法

「梦蝶,这本来是个魔术,没想到让我搞砸了!哈哈哈……」刘明继续无视

秦峰,面对地上的一片狼藉,只不过沉吟了片刻之后,便恬不知耻地笑了起来。

秦峰站在一旁看着,却是无奈的一阵摇头。

「就你这个样子,还想要追求顾梦蝶,真是痴人说梦啊!」

顾梦蝶此时一脸阴沉,看了刘明一眼,却也没有说话。

刘明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别说是顾梦蝶了,就连别墅之中的狗都再清楚不过

了。

不学无术,贪财好色,每天出入各种娱乐场所,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要勤快

……

可偏偏,这样的一个人,却是安雷集团未来的继承人。要不是为了公司和安

雷有战略合作,顾梦蝶早将刘明从别墅之中丢出去了。

「梦蝶,这是我给你带来的的门票,过两天俄罗斯芭蕾舞团要来天清市,咱

们一起去看吧?你知道,这芭蕾舞团的门票可是一票难求啊……」

顾梦蝶没有说话,刘明倒也没有丝毫的挫折感,反倒是继续喋喋不休道。

无奈,顾梦蝶想要拒绝,却也没办法直接下逐客令。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

向着秦峰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哪知道,此刻的秦峰,再次投入了自己的手机游戏之中。只见他的表情几经

变化,时而激动,时而兴奋,完全没有看到此时顾梦蝶向他不断使着眼色。

「咳咳……」顾梦蝶无奈,只好假装咳嗽了一声。

这一次,秦峰终于抬头向着顾梦蝶看去。

「知道了,我这就去收拾下!」看了一眼顾梦蝶,秦峰很是不情愿地说道。

这家伙,也不知道看明白我的意思没有。看着秦峰慢慢离去的背影,顾梦蝶

心中打鼓。

刘明心中却是一阵的高兴,难道说顾梦蝶将这下人支走,是在向我暗示着什

么?

想到这里,刘明的攻势更加凶勐了起来。只见他嘴巴喋喋不休,硬是将一场

芭蕾舞团的表演,说出了花儿来。

顾梦蝶只能耐着性子听下去,同时期盼着秦峰快点出现。

哪知道,此刻的刘明更是得寸进尺,向着顾梦蝶的方向移动了几分,脸上更

加多了几分猥琐的笑容。

「顾梦蝶!」

正当刘明想要试探性发起总攻之时,一声大喝突然响了起来。

只见秦峰阴沉着脸从卧室方向快步走了下来。

这次,连顾梦蝶都是一愣。让这家伙帮我解围,你找个理由的将人赶走就好

了,向我发什么脾气?

秦峰双手背后,快步来到了二人面前,一伸手,从身后拿出了一套顾梦蝶的

贴身内衣。

「告诉你多少次了,内衣的样式不要太单一,否则我每次都分不清楚,到底

哪一套洗过了,哪一套没有洗!」秦峰煞有介事,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你们……」

刘明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内衣?这小子都到了给顾梦蝶洗内衣的地步了?

顾梦蝶脸上也是一阵的黑线,脸颊之上也不由得浮现了几分红晕。

让你给我解围,谁让你把我内衣找出来了?

可事已至此,她却不好多再说什么,只能什么话也不说,一双眼睛恶狠狠的

瞪着秦峰。

秦峰一脸无辜的看着顾梦蝶,那样子像是在说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你到底是什么人?主人在这里说话,你一条哈巴狗在这里摇什么尾巴?」

刘明的脸色都有些发绿了。

「哈巴狗?也不知道是谁半夜来这里献殷勤……」秦峰冷笑一声道。

「你小子到底是谁,竟然敢和我这样说话。你知道我是谁么?」

「秦峰,无名小卒!想来今后你要在顾梦蝶的身边经常见到我了!」

「无名小卒?你知道我是谁么?安雷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光是我家地下车库

的豪车,就能把你砸死……」刘明此刻变得越发激动,叉腰大声喊道。

一时间,秦峰算是上了一堂关于安雷集团的背景普及课。没一会儿的功夫,

刘明便将安雷集团近几年来所获得的所有成就都说了一遍。

说完,刘明还自豪的扬了扬脑袋,那意思无非是在说。只有自己这样的身份,

才能配得上顾梦蝶这样的女人。

可哪知道,刘明的话音刚落,却突然发现,秦峰根本没有听进去多少。

反倒是一屁股坐在了顾梦蝶的身边,伸手把玩着她的秀发。

「都说了多少次了,你这洗发水该换个牌子了,每次我闻到这个味道,就容

易过敏……阿嚏……」

秦峰说着,打了一个喷嚏,全程根本没有将刘明放在眼中。

「嘭!」

怎么说也是安雷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从小锦衣玉食,说一不二的刘明,什么

时候受过这样的无视。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双目圆瞪,恶狠狠的看着秦峰。

「知道了,知道了!安雷集团的大少爷么,我记住你了!」秦峰看也不看,

依旧将目光集中在顾梦蝶的身上,很是不耐烦的回答道。

「你知道老子的身份,还不赶紧离顾梦蝶远一点。小心我今后让你下半辈子

生活不能自理!」

让秦峰自己滚蛋显然是不可能的事了,刘明索性用威胁的口气道。

「可是……你背景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啊?干嘛还在这里喋喋不休?少年,

姑娘不是你这样追的。你看,我就是以无名小卒,只要方法正确,美女不还是投

怀送抱么?」秦峰说着,一把将顾梦蝶揽在了怀中。

顾梦蝶一愣,秦峰竟然在这个时候趁机占便宜,这让她的心中一阵愤怒。

可刘明这个外人还在,顾梦蝶也不好发作,只能让自己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

情。

用身子挡住自己的右手,狠狠地在秦峰的腰间掐了一把。

哪知道,秦峰这小子就像是没有痛觉一般,反倒是将顾梦蝶的肩膀搂得更紧

了。

「你小子……我……」刘明看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下去,大吼一声,便要向

着秦峰冲过去。

可还没来到秦峰的面前,刘明的目光却让桌子上的一张纸吸引了过去。

第5章空头支票

「同居协议?」

刘明几乎是从牙缝之中,将那最大的几个字读了出来。

「完了!秘密泄露了!」秦峰装出一副惋惜的模样说道。

顾梦蝶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只觉得一阵头痛。

「你们这是要同居?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刘明见顾梦蝶没有否认的意思,又是一声大叫,便要拿起手机。

「刘明,你别太过分了!这里可是我家!」

顾梦蝶此刻终于是忍无可忍,大声呵斥道。

刘明一愣,你这是在帮那小子说话么?

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付出,刘明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听到顾梦蝶地呵斥,他

只能默默地将手机再次收了起来。

「梦蝶,你别生气。是我太冲动了!」刘明看了一眼秦峰,接着道。「只不

过,那个小子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和我说?那好吧!有些话确实不适合女人听到!」

刘明艰难地向着顾梦蝶挤出一个笑容,向着天台的方向走去。

秦峰无奈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眼角的伤痕,也跟了上去。

「别担心,我会早点回来的!」

临出门的时候,秦峰还向着客厅之中的顾梦蝶投去一个温馨的笑容。

「嘭!」

片刻之后,天台的门这才被关上了。

「回来什么回来?最好你们两个都不要再回来了!」

顾梦蝶恶狠狠地向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骂道。

来到天台,刘明竟然是一反常态,掏出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秦峰是吧?」

沉默了许久,刘明这才开口说道。

可身后的秦峰,却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刘明一愣,却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火柴的声音,就算是手中拿着香烟,刘明

也能闻到后方传来了一阵香气。

「吸烟有害健康,要不然你试试雪茄?」

转身一看,发现身后的秦峰,竟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一根雪茄叼在口

中。

「妈的,你小子……」刘明刚想要发作,却突然想到之前顾梦蝶发怒的样子,

只好就此罢休。

「敢在我面前装×,谅你也找不来什么好雪茄……」刘明小声的嘀咕了一阵,

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支票。

「无名小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你不就是想要借着顾梦蝶她家

的产业,从此攀上枝头做凤凰么?像你这样想吃软饭的人,我见多了!」说着,

刘明将一张空白的支票递到了是秦峰的面前。

「你也不用浪费那么多的时间,想要多少钱,直接写在上面好了!像这点小

钱,我刘大少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秦峰一愣,连着吸了几口雪茄。将雪茄放到了一旁的窗台上,这才将支票接

了过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空头支票吧?」秦峰说着,将支票举过头顶,闭上一只眼

睛,上下打量了起来。

土鳖!

刘明看到此刻秦峰的样子,心中一阵暗骂。

「既然接下了我的支票,那么以后的事情,我想也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只

要你离顾梦蝶远一点,并且保证从此不再骚扰她,我就大人有大量,放你一马。

否则的话,你也知道我在这里的势力,到时候,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明幽幽的说着,似乎对于接下来秦峰的回答,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哪知道,抬头一看,却见到秦峰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不好意思,雪茄灭了,火柴又没有了,借个火!」

也不等刘明回答,秦峰向前一伸手,手中便是一阵火苗涌动。

刘明再一看,着火的正是自己刚才给出去的那张支票啊!

秦峰眯着眼睛,叼着多半截雪茄,着火的支票一点点的向口中的雪茄面前靠

近。

狠狠的吸了两口之后,秦峰手中的支票也彻底的被火焰吞噬干净。

「刘明是吧?就你这点本事,还想要学人家泡妞?太拙劣了吧?我十三岁的

时候,就不用这么老套的招数了!」秦峰眯着眼睛,说道。

「你竟然把我给你的支票烧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若兰书

城] 回复数字155,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怎么?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会对你感激涕零,并且保证以后怎么怎么样吧?」

秦峰睁大了眼睛,一副惊讶的模样说道。

「你小子,这是在找死啊!」刘明此刻也明白了过来,眼前的这个小子,完

全是将自己当猴耍。

「找死?现在的富二代都这么厉害么?搞得我真是有点害怕啊!」秦峰拍了

拍自己的胸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今天我要不好好教训你一顿,我就不叫刘明!」

刘明大叫一声,此刻再也无法忍耐。紧握着拳头,向着秦峰的方向冲了过去。

「好好的连名字都要改了,也不知道你老爹知道了,会不会骂你是不孝子啊!」

秦峰倒也不着急,无奈的一阵摇头。

刘明自以为自己没少学习空手道,对付一个清秀的小子,还是不在话下。

哪知道,还不等他来到秦峰的面前。

秦峰抬起一觉,便将他重新踢了回去。

「哈……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陪睡了……不是,是该睡觉了!」秦峰打了

个哈欠,紧接着脚不离地,来到了刘明的面前。

此刻的刘明正捂着小腹,满头大汗地十分痛苦。

秦峰的一脚实在太过阴毒,差点就让他断子绝孙了。

刘明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到身子飘了起来。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却

已经悬在了半空之中。

「小妹妹送我的郎啊……」

秦峰全然不管刘明的死活,转身向着别墅之中走去,口中再次响起了那熟悉

的流氓小调。

刘明的身子毫不意外的飞出了天台,砸烂一颗大树的树枝,然后落在了别墅

前的草丛之中,发出了一阵闷响。

等秦峰再次回到客厅之中,却发现顾梦蝶早已经不见踪影,客厅之中也陷入

了一片黑暗之中。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若兰书城] 回复数字155,继续阅读高

潮不断!只有那二楼卧室的方向,一阵微光透过门间的缝隙穿了出来。

「不是吧?你这么不够意思?我可是帮你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啊?最起码也

该说声谢谢吧?」秦峰向着卧室的方向大声喊道。

「啪!」

回答秦峰的只有那突然一阵的黑暗。

顾梦蝶显然是听到了秦峰的声音,索性将卧室之中的灯也关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