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淫男乱女118.头等舱的服务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3 10:52

118.头等舱的服务妈妈颖莉被两个女儿的故事惹起了讲故事的兴趣,她又讲

起回航在飞机上的一段艳遇。

已经是零晨三点锺了,我乘坐的飞往上海的东方航空公司的的747 航班正在

三万六千尺的高度上飞行着,我蜷缩在头等舱的靠窗口的位置上。过道边的座位

都空着,机舱里的灯也早已经熄灭了,乘客们都已进入了梦乡,飞机乘务员似乎

也都不见了踪影,可我却一直无法入睡,我试着拿起本书来读,可是很快发现自

己总是一遍遍地重复地读着同一段文字。

由于我下身只穿了件薄薄的短裙和丝袜,所以感觉到一丝凉意,于是我用毛

毯盖住自己的身体,眼睛望着漆黑的窗外,回想着我这次在巴厘岛被轮奸的事情。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入毛毯,撩起我的短裙,在我穿着尼龙丝袜的大腿上抚

摸着,手掌在丝袜上那凉爽光滑的触觉,更勾引起我肉体深处的欲望,我的下体

感到一阵骚动,我的手忍不住沿着吊袜带轻轻滑向我的内裤,中指勾开蕾丝边伸

了进去,抚摸着我已温润湿褥的肉缝。

“噢……啊……”我露出舒爽的呻吟,我的小穴兴奋得蜜汁涟涟。我将两只

手指伸入我那湿热的小穴中,我最喜爱用我的手指爱抚我肿胀的阴蒂,喜欢手指

在柔软、光滑的阴唇上的触感,“啊……”我又不由自主地发出轻轻的呻吟。

我闭上眼睛,继续用手指爱抚着我的肉缝,想像着如果有个舌头在上下舔啜

着我的肉缝,每次爱抚都在我的阴核边游移,噢……天哪!我真渴望能立即有一

次美妙而强烈的高潮,好让我身体彻底松弛,安然进入梦乡。

我的手指摸索到我的湿洞并深深地插了进去。“啊……啊……”感觉如此美

妙,我不知不觉地哼出声来。

这时,我听见身边响起轻轻的脚步声,当我意识到时,我马上安静下来,静

静地坐着,一个空中小姐轻轻走到我身边。

她俯下身,在我身边轻声问道:“有什麽需要帮助吗,女士?”

“不……谢谢”我慌乱地答道。

“好吧,如果需要就请叫我。”

“好的。”

公司其他的人都在经济舱,只有我一个人在头等舱,而由于是夜航,头等舱

里也只有我一个人。

空中小姐转身刚要走,又回过头来,冲我神秘地微笑了一下,然后扭头向前

走去。我目送着她的背影,眼睛盯着空中小姐短裙下穿着丝袜的修长大腿,我的

欲望更加难以自制了。

我见周围没有人人,便又回来继续用手指抚弄着我那饥渴的小穴,想像着刚

才那个空姐那秀美的脸埋在我两腿之间的情景。天哪!我似乎能够感觉得到她的

手在我的大腿上,轻轻分开我的腿,长发触到我的肌肤上的搔痒感。

“噢……对了……宝贝……对了,我能感到你的呼吸……来吧……”我呻吟

道:“来吧……亲爱的……舔我的小浪屄……快!”

“我猜的不错,王女士,你需要我。”

正是刚才那个漂亮的空中小姐,从她胸前的名牌上,可以知道她的名字叫罗

琳,她正跪在我两腿之间的地板上,身上的毛毯已被她推到一边,她的手在我穿

丝袜的大腿上摩娑着,鲜红的嘴唇距我的阴唇只有几寸远,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妩

媚地看着我,充满着欲望和挑逗。

“嗨,往后靠,甜心,让我施展一下我的魔法,我保证你将享受第一流的服

务。”

我没在阻止,我想需要所有罗琳想提供的“服务”。

我降低我的坐姿,将我的小穴打得更开,渴望着她的舌头进入我的感觉。

“你们这飞机上咋没有空中少爷啊?”我问。

她说:“巧了,您坐的我们这班是空中姐妹班,没有男的,连驾驶员都是女

的!”

“哦!请抚摸我,罗琳,抚摸我。”

不需我再请求,我看到她慢慢低下头,长长的黑发散落下来,挡住她的脸,

透过秀发的间隙,我只能隐约看见她那红艳性感的嘴唇正缓缓地凑向我湿润的阴

唇。

“噢……”当她的嘴触到我时,我不由得呻吟起来。

这不是轻轻的、试探性的触摸,罗琳用手指翻开我的外阴唇,用她那硬得如

钻探机般的舌头顶开我的内阴唇,未经挑逗便直接挤入我的穴孔。好了,当她的

舌头已充满我的阴穴内时,挑逗开始了。噢……天哪!当她舔舐着我穴内的肉壁

时,我在我的座位上蠕动着。她的舌头在里面不断卷曲、伸展,直到里面的最顶

点,立刻让我达到疯狂的状态。

噢!上帝,她怎麽会如此精确地了解能让我在几秒锺内达到高潮的那个点!

“噢……噢……天哪……我要来了……我要泄了……”我急剧地喘吸着,她

激烈地爱抚着我那一点时,高潮在我体内不断加深加强,我的腿紧紧地勾着她的

头:“噢……对了……啊……”

我能感受到一种美妙而热烈的快感如电流般从我阴蒂向外辐射,传向我的大

腿、我的小腹,最后充满我全身。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并屏住几秒锺的呼吸,然

后深深呼出一口气,想从我松弛无力的身体内彻底呼出所有的空气。

“噢!上帝,感觉太棒了!”我低声说道。

此时此刻我完全理解了美娟爲什麽喜欢和女孩作爱了。

罗琳继续舔舐着我阴穴里的淫液,没有停止的迹像。在她的抚爱下,我呻吟

着,我的阴核变得难以置信地敏感。我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她擡起头,我抚摸

着她的脸,用手指从她唇边擦去我的淫液,然后放入我嘴里舔着。

“请让我尝尝它。”我请求。

她对我仰起脸,我张嘴接住她的嘴亲吻着,使我能够从她嘴里吸吮我自己的

蜜汁,我真想吞下她的舌头,因爲我需要她的舌头深深地进入我嘴里。

罗琳的嘴唇柔软、丰满,让我吸吮起来感觉非常美妙,我的手捧着她的脸,

好让她的嘴唇紧紧地压着我。她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透过我的丝质罩衫抚摸着

它们,接着,她用手指熟练地解开钮扣,并将脸埋在我丰大的乳沟上,亲吻、舔

咬着乳房上的柔软的肉体,然后,她的手又从我后背解开我的乳罩,将我38D 的

乳房释放了出来,她捧起一只乳房含在嘴里,吸吮着我那坚挺、高耸的乳头。

“噢……啊……”她湿润的嘴唇和舌头在上面吸吮的同时,她的手指挤捏着

我另一只乳头,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我的手紧紧地抱着她的头,手指纠缠着她的黑色长发,我想要她含住我的乳

头,吸吮它们直到它们麻木。她似乎刚要决定这麽做时,她突然停了下来。

我睁开眼睛,想请求她不要停。忽然看见另一个人坐在我的身边,这也是一

个空中小姐,从她的名签上知道,她叫艾依丽娜,看名字应该是新建人,长得高

佻而性感,一头黑色的短发,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媚媚地看着我,眼里闪烁着情

欲与冲动的光芒。

她一只手放在罗琳肩上,俯下身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两个女人便会心地笑

了,她们看着我,如同看着一些即将到口的美味一般。罗琳又回来吸吮、轻咬着

我的乳房,同时艾依丽娜的手滑过我的大腿直到我被淫液湿透的小穴。

当她的手指进入我潮湿的肉穴的褶层时,我耸动着我的屁股,迎合着她的手

指,我只想她更快更用力地肏我。天哪!我多想再一次达到高潮。

艾依丽娜没有在温柔的前戏上费时间,她的手指马上找到我的热洞并深深地

插了进去。我的手紧拉着她的另一只手臂,我推动我的屁股以迫使她的手指更深

更用力地插入我的小穴,用她的手指肏我自己。

罗琳继续吸吮着、舔咬着我的乳头,她用舌头和牙齿轮番地挑逗着我的每个

乳头,当她的嘴从一个乳房转至另一个时,我可以看见咬过的这只留下她鲜红的

痕迹。

我被这两个女人吸、肏得不断喘吸着,除了呻吟外我没有别的能够帮我,因

此,罗琳放开我的乳房,她的嘴盖住我的嘴,舌头深深地进入我的嘴里,嘴唇摩

擦着我的嘴唇。

艾依丽娜的手指继续深深地抚摸着我的小穴深处,紧密地抚触着我小穴内的

肉壁,同时,她将姆指按在我的阴蒂上慢慢地旋转着,那是我需要的最终的触摸,

我喷出的淫液沾满了艾依丽娜的手。

她的手在我的阴蒂上继续地加着力,迫使我一次又一次地高潮,直到我请求

她:“好了……拜托……好……好了!”

艾依丽娜低下头,到我的小穴边,舔舐着我流到大腿间的淫液。罗琳轻柔地

吻着我,如婴儿般轻柔地吻着我的脸颊、脖颈和我的乳房……天哪!我真想就这

样甜美地进入梦乡。

我想说一些感谢的话,感谢她们的特别关照。这时,艾依丽娜说道:“我得

告诉你,王女士,是我们机长想见你,只是我们见到你后有点不能自持,分心了。”

说着她不由得笑了出来。

“机长?不……我不能就这样去见你们机长。”我反对道。

“没问题,”罗琳说:“我们会在你身上围上毛毯。”

两个女人不顾我继续反对,将我拉起来,还没有弄平我的衣服便将我围入一

条毛毯。

她们领我来到头等舱前面时,我的眼睛便盯着驾驶仓看,担心着会出现的最

糟的事情,可是相反,她们并没有将我领到驾驶仓,却把我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小

厨房。

一走进厨房,发现里面靠墙的凳子上坐着一个穿着同样制服的女乘务员,这

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金发碧眼女人,她长得丰满而又性感,她的制服上衣正敞开

着,黑色的蕾丝乳罩被拉到了乳房下面,两只手正在那对鼓涨白嫩的乳房上揉搓

着,一副欲火焚心的样子。

“这就是我们机长,”罗琳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她非常急切想见到你。”

原来所谓“机长”也是个女人,我的吊着的心松了下来。

“王小姐,我叫海伦,真高兴能见到你,你一定奇怪这飞机爲什麽会有个老

外机长吧?”

“是的!”

“这架飞机里有印尼的股份,我是印尼公司最信任的机长,所以我才会在这

里!”

紧接着,她将她的制服短裙缓缓提至臀部以上,她修长的大腿上穿着黑色的

吊带丝袜,没穿内裤,她慢慢将大腿分开,使我能够清晰地看到她那剃刮过的阴

户。

“好了,王小姐,我听说罗琳和艾依丽娜已经爲你展示了我们最佳的头等舱

服务。”

我听见我身后的门被关上的声音,罗琳和艾依丽娜正站在门前。

“王小姐,你喜欢我的小穴吗?”

“噢,是的。”我低声说道。

“很好,王小姐,现在我想爲我脱去衣服,然后我将告诉你想要你做的。”

艾依丽娜和罗琳走上前来,迅速地扯下我身上的毯子,并且帮我脱掉衣裙。

我完全赤裸着身体站在这里,凝视着海伦,看着她这副淫荡的姿态,一种熟悉的

刺激与骚动在我体内又缓缓升起。

她一边上下打量着我,一边轻舔着嘴唇,一只手插入大腿之间,分开她的阴

唇,爲我展现出她那湿润的粉红色嫩肉。

“来……舔我,王小姐,舔我湿透的骚穴,让我高潮,来吧!”

没有犹豫,我便低下身子,将我的脸埋向她那已等不及的湿穴。

我开始咂咂有声地舔吸着,想用她的蜜汁填满我的嘴,我将她的阴唇吸入嘴

里,让它在我舌头和嘴唇间滚动着,轻咬着、吸拉着,感觉着它们的膨胀。我的

舌尖伸入她的穴也内探索着,同时我用鼻子磨擦着她的阴蒂。我热切地渴望着品

尝她的蜜汁,想迅速地将她带入高潮。

当我正咂咂有声地舔吸着她并深深地在她穴内探索时,我感着一只温柔的手

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想回头看看,可海伦的手将我的脸推向她的小穴,我必须

继续舔她。

我屁股上的手开始用手指抚弄我的股沟和肛门,我真喜欢这种难以置信的快

感,我也更卖力地舔舐、取悦海伦。

不一会,两个手指离开了我的屁眼,可是不久又回来了,而且还有一个滑溜

溜的东西正磨擦着我的肛门并缓缓插入了我的屁眼,在里面像手指一样开始伸缩

和润滑我的屁眼。

我将臀部迎向它,想让它能更深地进入我里面,可它却又拔出去了,使我有

点失望。我又将注意力集中到我面前的湿透了的漂亮小穴上,开始用力地肏着海

伦,我让我的坚硬的舌尖尽可能深地进入她充满渴望的小穴。

当我的舌头在她里面旋转翻腾,抚触着她穴内的每一个角落,海伦紧绷的大

腿紧紧地夹着我,手使劲压着我的头,好让我能更深地探入她的体内,同时,用

力向我耸动着屁股。我们俩的双向运动,使我的舌头在她小穴里不断进进出出,

猛烈而又深入。从海伦嘴里发出的一阵急似一阵的呻吟告诉我,她快要达到高潮

了。

刚才那只手又回到我的屁股上,可是这次是一个圆滑坚硬的物体压在我的肛

门上,我知道一定是罗琳或者艾依丽娜绑上假阳具准备来肏我。

我喜欢被人在屁股上肏干,所以,我摇动着屁股,充满着美妙的渴望。

那只手紧紧抓住我的屁股,假阳具用力挤进我已充份润滑、可随时接纳它的

肛门。如果不是我的嘴被湿穴充满,我一定会叫出声来,在我后面,假阳具已缓

缓地进入我的屁股里,缓慢而又深入地抽插着、肏弄着我。

在这以前,我从来未与两个女人同时做这种事,这份刺激与兴奋让我浑身颤

抖。我想尽力让我舌头的抽插与在我屁股的抽插同步起来,噢,天哪!这感觉真

是太棒了!我知道我会很快地达到剧烈的高潮,我希望海伦也能与我一同达到高

潮。

就在这时,我感到又一只手滑入我的小穴,摸索到我坚硬肿胀的阴蒂,手指

便开始摩擦这个小嫩芽,这几乎使我立刻达到疯狂的状态。

海伦此时也大声地呻吟着并且呼喊着:“噢……啊……我要……来了……我

要……泄了……”

我也一样,我的阴穴和肛门都在痉挛,肌肉剧烈地收缩着。

我屏住呼吸,当海伦在我嘴里高潮时,我也爆发了出来,真是难以置信,从

她穴内泄出的蜜汁几乎充满了我的嘴,我尽力地吸食着她的蜜汁,同时,我感觉

到一张湿润的嘴对我做着同样的事。

假阳具慢慢从我屁股里拔了出来,我喘着气软软地倒在地板上,这才擡头看

了一眼,我看见罗琳站在我上面,穿着一副系带的假阳具。艾依丽娜则斜靠在我

身上,亲吻着我的阴唇,她的嘴上和舌头上沾满了我的淫液。

海伦闭着眼睛,仍靠在墙边。我慢慢地爬过去,完全地吻着她的嘴,给她尝

尝她的淫液。她伸开胳膊搂住我,回吻着我,轻柔地、锺爱地吻着我:“干得漂

亮,王小姐。”说完又继续吻我,更深更热情地地吻我。

罗琳和艾依丽娜帮我站起来,用熟练的手将我弄干净并且抚平我的衣服,罗

琳用纸巾在我大腿间擦拭我的淫液和艾依丽娜爲我戴上乳罩的样子,充满了色情

与淫糜。

穿好衣服,三个女人都一边轻拍着我的屁股、乳房和阴户,一边轻轻地吻着

我。

“该回到你的座位上去了,王小姐。”海伦说:“我们希望你在飞行中获得

最好的享受!”海伦微笑着说道。

颖莉讲完这段艳遇,搂住美娟说:“宝贝儿,这回我们娘俩可以凑成一对,

没有男人也可以快活了!”

“当然了!妈妈!”

小雄看着豆豆说:“你呢?你失踪了好几天,就没有什麽事情发生吗?”

豆豆心虚的摇摇头说:“没……没有……”

“没有?看你说话底气都不足,说吧,妈妈给你作主,你的小雄哥哥不会怪

你的!”颖莉说。

豆豆擡眼看着小雄,小雄笑着说:“说吧,我不怪你,我们都是爲了快乐嘛!”

“那……我就说了啊……”豆豆支支吾吾的说。

那天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玩的是我的同学单雪梅,她约我到乡下她的姑妈家

玩,她告诉那里如何如何的美,我就和她去了,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到了

她姑妈家。

那里果然山清水秀,到她姑妈家的时候,她的表哥高强也在家,她的表哥正

和朋友在院子里打扑克,看到我们来了,她姑妈和表哥很高兴。

她表哥是个大学生,那几个朋友都是他高中时候的同学。

单雪梅张的也很漂亮,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灯,在我们高耸的

乳房,细细的小蛮腰和圆滑上翘的屁股上扫瞄着。

晚上,单雪梅紧紧盯着我的胸部看,我一看单雪梅的眼神,顿时羞红了脸,

笑骂:“干什麽呀你?讨厌!”

单雪梅笑着说:“你刚才没注意呀?我表哥他们那些人,都是这样看你的—

—这里的,好像想很狠抓一下,咬一口似的,呵呵—”

我说:“你又骗人!——明明是他们都看着你的翘屁股——想从背后——那

个——你吧!”两个女孩偷偷的说笑着,闹成一团。

第二天,单雪梅的姑妈夫妇很早就起床下地干活去了,我睡到快八点才起来,

单雪梅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我洗了脸刷了牙,也不见单雪梅,就推开单雪梅表哥

高强的门,“强哥,你看到雪梅了吗?”

不由惊叫着说:“啊……怎麽回事?”我吃惊是当然啦,因爲我看见了单雪

梅和表哥高强的赤裸身体正搞成一团,连被淫水染湿的阴户也看得一清二楚呢!

正当我害羞着转身就要跨出房间,单雪梅忙向高强说:“表哥,你干脆也把

杨玢肏了吧,要不然让她出去乱讲怎麽办?”

高强被她这麽一提起,便走下床铺赤裸着身体,一个箭步跑了过去把我抓住,

我挣扎着说:“那有这种事,雪梅寻欢是你的自由,与我何干?用不看连我也拉

进去呀!真是岂有此理!”

这时,单雪梅不管三七二十一,帮着高强把我推倒到床上,迅速把我的裙子

拉起,一手已将三角裤脱了下来。

高强的鸡巴又起了新的力量,我的阴户比单雪梅的更加丰满诱人,像是粒成

熟的水蜜桃,看得他好不高兴,便在单雪梅帮助之下,把翘起的鸡巴往我的阴户

塞了进去。

“强哥!你这是人的行爲吗?你肏雪梅,现在又把我……”

高强是个风流鬼,他一面喘息着抽送,一面说:“嗯!哼!哼!我不管。”

他一面压在我的身上抽送,一面伸手摸弄单雪梅的阴户我这时已无须顾忌身

边的雪梅了。经过高强抽送了几十下,穴里已渐渐感到热,而且舒服已极。

高强的鸡巴有些特殊,他的龟头比别人的稍微偏偏,抽送起来磨擦力大,而

且他的性交技术也不错,弄得我浪叫不叠。

此刻我也不多想了,只想享受这份额外的性高潮……

不一会,高强已渐感酥麻,几乎又要射出精液了。他忙不叠的将鸡巴拔起朝

着身边的单雪梅扑过去。

单雪梅这时的兴致又起,忙摆动着圆圆的屁股迎合着他的抽送,然而当她正

弄得快上高潮时,真是要命的,高强又转换阵地,向着我进攻去,弄得她焦头乱

额。

然而,高强却很公平,他一下子换这个,一下子换那个,弄得我们两个时而

向他瞪白眼,时而眉开眼笑。

我早已连丢两次,我尽情摆动着屁股帮着他抽送,务须把他的精液逼出才甘

心。

就这样搞了数分锺,我自己觉得又要丢阴精的时候,我不顾雪梅单雪梅在身

边等候着轮班,我得意忘形地说:“啊啊!嗯嗯嗯!强哥!我已经忍不住了!啊

………美死了,啊呀,你真行,再往里面顶点,对麽,啊!………丢了,你也一

块儿丢吧,我连这次已丢第三次了,啊……快点吧!啊…………全身的骨头都要

散开了呀!嗯……嗯……嗯……嗯………射给我吧……啊……美死了……”

我一面浪叫,一面紧拉着高强,阴户紧缩,几乎把他的龟头吃进子宫里去,

弄得高强叫绝不叠:“啊!…我,你到底还是高人一筹,对啦,把小穴紧缩点,

啊!快丢了,嗯!全身都在发麻,啊……”

单雪梅见他们二人一拉一合,小穴里的淫水早已流满了,她恨不得高强赶快

换过来搞她,于是她再也等不住,不由伸出一只手拍拍他的屁股催促。高强被我

弄得七昏八素,一时忘却单雪梅的存在,这时被她一催,忙想过去和单雪梅大战

一场。

但是,我怎肯放他走,于是把高强死命缠住,两条粉腿拼命挟住他的腰际,

一双玉臂用力抱着他不放。同时,把屁股往上挺起。

“啊!……不行了,我!啊……丢了!”高强说着,紧抱着我的娇躯,鸡巴

颤抖不已,阵阵精液朝着子宫射进去。

这一下真把单雪梅气坏了,她恐惧高强的鸡巴射精后急速变软,忙立起身子,

一把将高强的鸡巴拔了出来。

然而,他的鸡巴早已不中用了,像一支橡皮管似的软了下来,她气恨恨地说

道:“哼,气死人,我忙活了一个早晨,却让你这个臭丫头拣了便宜!真是没用

的东西!”

单雪梅仍不肯把高强放过,她尽情展开两腿,硬把软化的鸡巴塞到穴里,摆

动着屁股上下摇动起来。

尽管单雪梅挑逗也无济于事了。

单雪梅又是失望又是焦急,她向着他说:“振作点麽!哎……你真是这样不

中用吗?真是扫兴!”她一面叫,一面拼命地将阴户挺上来。

高强无奈,向左右打量了一阵子,被他发现放在桌上的一支签字笔,不由涌

起了一种应付的方法。他悄悄抽出软绵绵的鸡巴,将签子笔塞入。

“哎呀,表妹……来了来了,往上迎呀,快点!”

他边叫边把签子笔上下抽送,时浅时深,时而左右挖弄,时而前后挖弄,此

起鸡巴的动作自由得多,连鸡巴弄不到的死角也可以应用自如,弄得单雪梅快叫

不叠!

“唔!……哎呀……表哥!这东西不是你的鸡巴吧?”原来她已晓得,她继

续叫着说:“啊……这东西好,再往里面插点吧!美死了……”

高强索性爬起身子,双手抓住那签子笔,像中医师捣药似的上下摆动起来,

却一时不慎,整只签子笔滑进穴里去。

“啊!糟了!丢进去了!”高强说着,一面伸进指头意欲将签子笔捞起来,

一面显露焦急之色。

可是,这时的单雪梅却正进入高潮,双腿合拢着,任由高强挖弄也挖不出来,

不由使他惊叫着说:“糟了!哎呀,雪梅,…听到没有?签子笔丢进去了呀……”

然而,单雪梅却不在乎,她正舒服已极,她浪叫着说:“不要紧!啊……舒

服极了……管它呢,我要丢了……唔………啊美死了,唔!嗯……丢了……”她

一面叫,一面挟起屁股,好像真的性交似的摆动着。

经过片刻,单雪梅发觉自己的窘态,如梦初起似的突然跃起身子站了起来,

那支签子笔也顺势滑出阴户,“笃”的一声落在地下。

高强得意地将它拾起来说:“嘻嘻,想不到这东西能替我做事呢!……”他

说时顺便朝着那支被淫水弄湿的签子笔吻了一下,不由使单雪梅羞得脸红耳赤。

这时候,我却警觉的发现窗外有个人影闪过,但是我没有声张,穿上衣服说

:“你们接着玩吧,我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出了房间正好看到一个走出院子的人的背影,很象单雪梅的姑夫,高强的爸

爸,我追过去,他走的很快,一拐弯就钻进一片树林里,我撵了过去,一进看不

到人了,沮丧的叹了口气,转身要回去。

突然腰被人抱住,我扭头一看正是单雪梅的姑夫,“你干什麽?”我问。

他嘻笑着说:“你们做的好事我都看到了!”

“看到又咋样?”我转过身来。

“让我肏一下,保证比我那不中用的儿子强!”

我看看他健壮的身体,他大约五十上下,由于常年劳作,身体很棒,不免心

动,就问:“你肏过雪梅吗?”

“那骚丫头,十四岁的时候我就肏过!”

我四下看了看说:“我就让你肏一下吧,不过别告诉雪梅!”

“行!”姑夫把我拉到树林深处,我把裙子掀起来,把内裤脱掉,展开雪白

大腿,露出嫣红的阴户裂缝,淫水不断地流出,看得他垂涎欲倘滴。

他解开裤带,掏出了鸡巴,挺得像根铁棒般,筋上青筋暴跳,一颤一颤地好

像在喘息不已。

“啊呀!…姑夫呀,你的东西挺有劲呀,快点弄吧!”我眼看着姑姑又粗又

大的阳具忍不住催促说。

姑夫的表面看来一表斯文,对于性交却另有一手,他一手抓着鸡巴只在我的

阴户门囗揉磨一阵,尽情加以挑逗,弄得我的淫水泊泊流出。

他把我顶到一个树下,大鸡巴从后面就插了进来,他的鸡巴徐徐顺着淫水的

润滑送进阴户里抽送起来。时浅时深,时快时慢,弄得我又出了两次阴精,拼命

的搂着树浪叫不已:“啊呀……姑夫……美死了……再往里插点!啊…对对!快

点快点!又要丢了…好哥哥!再往里顶点吧!”

正当我们两人搞得天翻地覆时,却遇到村长的儿子阿吉经过我们的身边,由

于两人刚刚上了高潮,一时躲避不及,竟然被他看了这精彩镜头。

阿吉张大眼睛扫视着两人那被淫水染湿的阳具和阴户,狡滑的说:“啊!…

…真是无奇不有,在这白昼的树林里却有这麽一对野鸳鸯?哈!我今天算是开了

眼界,饱受了眼福呢!啊………这如果让你老婆知道了,你说会咋样?”

阿吉讽刺了一阵,转身就要走,姑夫忙趋前止住他,轻悄悄地说:“啊!阿

吉,别那麽不近人情呀,你也是男人,干麽这样固执?喂!阿吉,我相信你对这

成立来的女孩也挺有兴趣,我们何不分享点艳福?”

阿吉被他这麽一说,正中下怀,他高兴得直跳起来说:“嗯!好极了,你这

麽说才痛快,这麽一来我当然绝口不提就是,女学生你不反对吧!”

阿吉说时已毛手毛脚向我轻薄起来。

我无奈只得任其摆布,向姑夫看一眼,把屁股向着他,回头向姑夫的鸡巴吐

了一把囗水,转过身把阴户向着阿吉。

姑夫懂得我的意思,便将囗水涂到龟头上,朝着我的屁股眼儿慢慢地插进去。

阿吉是个粗人,他粗暴地把阳具插在我的阴户里抽送,双手紧紧抱着我死缠

不放。

这样还不打紧,快要进入快感的时候,阿吉的丑陋脸孔却凑到我的粉脸上,

怪叫着说:“嗯……啊……女学生,好得很啊!啊………快活死了,像你这样漂

亮的女人我还是头一次肏到,唔……比城里的小姐漂亮多了……要丢了,啊……

…丢了丢了,啊!嗯嗯!”阿吉射了一次精液仍不肯罢休,他知道下次可能没有

机会,于是他把鸡巴直插到深处,几乎把我的子宫插破了。

他一方面不管我的厌恶表情。把嘴巴凑过去尽情吻着我的香唇。

就在这时,在我们附近传来了一声干嗽的声音,阿吉匆忙站起身子,不意却

把雪琴淫水弄得一腿全是。

姑夫和阿吉提上裤子匆匆的跑了,我刚把内裤提上,一个人就闪了进来,我

一看是单雪梅姑姑家的邻居钱大伯。

我默默不语,背向着他来个不理不睬的态度,我知道今天他不会放过我的。

这时,钱大伯的眼光落在我的圆圆臀部,十分性感,往上面又看我苗条的身

材,早已兴起一股欲火,鸡巴已开始涨大起来,把裤子顶得隆起一块。

他解开裤扣,一声不响地把我拉到树下,亮出又黑又大的鸡巴,拉起我的裙

子,朝那圆圆的屁股缝插了进去。

我不敢拒绝,只得躬起身帮着他动作,鸡巴便连头带根没入屁股缝里。

钱大伯的鸡巴在我的肛门里开始抽送,一面用手揉摸我前面的阴户。

我的阴户由于刚才被姑夫和阿吉淫过,被他两人的精液染得黏黏的,加上我

自己的淫水,整个阴门已湿得一禢糊涂。

“哈!你看我的手指头也搞秽了。”钱大伯笑喜喜地说,一面用我的裙子擦

起来。

我看他用自己的裙子擦精液,忙阻止说:“你看,把我的裙子弄脏了。”

钱大伯一面玩弄阴户,一面把鸡巴往屁眼里送,腹部压在我的背部一抽一送,

搞得挺有滋味,尤其他鸡巴比姑夫和阿吉要粗大得多,不由使我怪叫着道:“啊

呀………大伯,你那麽粗大的东西插得我的屁股好痛,怎不弄进屄里面呢?”

钱大伯知道我已经看上了自己的大鸡巴,忙从肛门拔起,依然从后面把鸡巴

插到阴户里去。

我的淫水又流了许多,我把身子俯了下去,两手撑在地下把屁股高高翘起,

让钱大伯从后面好搞些,这姿态完全与狗的交合是相同的。

我一面摆动着屁股,一面浪叫说:“啊……大伯!我已忍不住了,呀……好

极了!”

钱大伯也渐渐进入高潮,他怪叫着说:“啊!……我,我也差不多了,你再

把屁股往上翘一点,对麽!啊……要丢了!啊……嗯……”的射出了精液。

我连续被四个男人搞得天翻地覆,刚才已丢了好几次,现在又尝到钱大伯的

大鸡巴滋味,全身的骨头几乎要散开似的,阴户里一阵抖颤,又丢出阴精。

“啊……美死了!”我兴叹着:“真是……太好了。”

“我,你的小屄真好!”钱大伯说着,一面将泄了精的鸡巴拔出。

他的大鸡巴泄出了精液,立刻变得软绵绵的,像一条胶管似的软弱无力钱大

伯还余兴未尽似的,看见我那丰满的阴户,不由低下头去用舌尖吻了一下,一阵

异香直冲进了他的鼻际,另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呢。

豆豆说到这里擡起头看着小雄说:“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性欲!”

“好,豆豆,改天你把单雪梅叫来,让我肏肏!我可不能吃亏,自己妹妹给

她表哥,姑夫肏了,你把她叫来让哥哥肏!”

“好啊!好啊!”豆豆看小雄没有怪她高兴的说。

小雄交代的是和刘秋菊的事,并请妈妈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