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口 > 正文

10岁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3 10:51

本文最後由 茶童 於 2010-6-4 23:37 编辑

我第一次肏姐姐的屄,是在我十岁那年。姐姐比我大一岁,那时她十一岁。家中房屋小,我自小便和姐姐同睡一张老式的大床,分别各睡一头,但同盖一床大被。1 r# J* P% Q& J

有天清早被一种奇特的感觉弄醒,醒来只觉得左脚脚掌下有些异样,才发觉原来我的脚不知怎的竟已自姐姐松大的内裤腿口伸进了姐的裤裆,脚掌正按贴在姐姐大腿间的一团肥软的肉块上,我知道那是姐的小屄,那感觉好舒服。我便继续微动脚掌,摩弄姐的小屄。, s, g# p8 Q; [

隔了一回,我想用手摩,便在棉被中反身爬了过去,这样我和姐便同睡在一头了。原来姐是醒着的(後来才知道,是她故意将我的脚掌放在内裤中摩擦她的小屄的),我便伸手去摸姐的小屄屄,她提议我俩脱去衣裤玩「医生体检」的游戏,彼此轮流察看对方的身体。我想这样我可以很自在的摸玩姐的小屄,当然一口答应。

我俩脱光内衣裤,她先扮医生,稍事「全身检查」後,便全心把玩我的小鸡鸡。在她的抚摸捏弄下,我的鸡巴不知为何竟硬翘了起来,约有九公分长,似平时要尿急时一样涨硬,但没有要尿尿的感觉。 姐玩了一会,我说该我作医生了,我便「检查」姐的全身,心想她玩弄了我的鸟鸟,我自然也要玩弄她的屄屄。姐张开腿任我两玩她的屄,那是一团光滑肥嫩、涨卜卜隆起的软肉,当中是一线裂缝。我将肉缝分开,里面是粉红色,有些沾沾的,还有微微的尿骚,味不浓厚,想是夜来尿尿後没有擦净之故,但我喜欢闻姐姐屄中那特殊的淡淡的骚味。

美玩了一会,姐姐把我拉到她身上问我:「弟,你知不知道甚麽是肏屄?」我曾听同学说过,「肏屄」是男人的鸡鸡套进女人的屄里,然後耸动屁股,让鸡鸡在屄中进出抽动。我告诉了姐姐我的所知,其实我想她也听说过的,只是故意问我,要我说出来罢了。

姐说:「那你做做看!」我正求之不得,一听姐姐吩咐,便立即遵命进行。我将昂得硬硬的小肉棍向姐姐那肉缝中心插顶。顶了一会,小龟头不得其门而入,还觉得有点痛。

姐说:「怎麽没有进来?」她便抬高双腿,伸手握住我的硬翘鸡鸡,将小龟头塞进肉缝的最下方的凹处,说:「插进去!」, 这回弄对了门路,鸡巴头陷入了姐的小屄眼。我用力顶插了十来下,鸡鸡进去了两公分左右。洞太小,进不去。

$ E- V: z6 w6 k# ?+ O

姐说:「轻一点!」我便慢慢的耸动屁股,试图将鸡巴「挤」进姐的小屄紧合的缝隙。实在太小了,很不容易进去。我只用鸡巴前面的小半截在姐的紧紧的小肉洞口进出抽插,有一种说不出的、很奇妙的、很令人动心的感觉(後来知道那就是「性感」)。

姐似是很喜欢我这样的动作做法,她伸手抱住我,问我:「你舒服吗?好不好玩?」

我说:「好玩,你的屄好紧!我进不去……可是好喜欢这样肏你的屄!你舒服吗?」

5 姐说她很舒服,要我用力肏她的屄。我便出力的向里插,鸡鸡进了大约三公分,便难以再进,我便用鸡鸡的前半截来回进出抽送,插了百多下,一阵从未曾有的快感传来,鸡鸡一突一突的跳,似舒服,好奇怪的感觉。.

迷失少女天堂/ U h, }& l( J; o. gX: m9 q

姐姐此时也似是有些倦了,小屄眼中也流出了些黏水,她说:「弟,我疲倦了,要睡了,你再继续玩,随你要怎样玩都可以……」

. 事实上我也觉得倦了,刚才那股想要「肏屄」的欲望也几乎自一百度降至零度,对姐姐的屄一时失去了兴趣,我俩便手握着手睡着了。

隔了两天,早上天刚亮便被姐推醒。我才发觉姐在摸弄我的鸡巴,小弟弟已涨得又硬又翘。姐姐问:「弟,想不想肏屄?」我说:「想呀!」这时我心中充满了想和姐姐肏屄的淫念,只想把鸡巴插进姐的屄里。&

失少女天堂1 A5 j! Q7 [! I5 b( Z

我俩脱去衣裤,我立即压在姐身上,那时她高我半个头,个子较大,不在乎我压在她身上,仍是由她用手将我的鸡鸡带进她的小屄里。她的屄中已是沾沾潮潮的,我进入後便开始用力向里顶插,这次有进步,插入了四公分左右。突然的我觉得我的鸡巴「挤」过了一道狭瓶口,姐「噢」了一声,我觉得屄洞虽紧,但我的小弟弟已可继演向内推进,终於把九公分长的硬鸡鸡全部插进了姐姐的小屄里。,

姐说:「不要动,有点痛!」美我怕弄痛了我心爱的姐姐,便停了下来。她的屄肉将硬涨的肉棒紧紧夹着,鸡鸡感有到一种不能形容的美感。

隔了一回,姐说:「现在好些了,你再动动看……」/

我便遵命轻轻拔出半截鸡巴,再用力慢慢的将龟头「挤」进紧黏在一起的又沾又嫩的肉壁,直到全根入尽,然後又重复的做这「肏屄」的动作。(弄了几十次後,渐渐容易抽送,我便用力,加快进出抽送起来。) li

这时我想到我是在「肏姐姐的屄」,我好快乐,我轻声说:「姐,我在肏你的屄啊!你喜不喜欢我这样肏你?」. J

姐似是很喜欢我这样肏干她,她说:「弟,你真能干!你肏得我好舒服!用力,再快一点!」同时耸动小屄,配合我的抽插。姐姐的屄中好滑润,抽插时偶而还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我俩玩了大概五、六分钟,约莫抽插了四、五百次,姐的屄愈来愈滑腻,姐不时发出低声的呻吟:「弟……哟……哟……酸……酸……」听到姐呻吟呼「酸」,我的龟头也觉得一阵莫名的酥酸,鸡鸡又开始一突一突的跳动。我停止了抽插,让鸡鸡插在姐的紧狭小屄中跳弹,我的欲火便迅速下降,鸡鸡也渐软了下来。#姐说:「肏够了吧!?我已够了,我们睡吧!」

此後的两年,我几乎每夜都和姐姐玩肏屄的秘密游戏,也愈来愈喜爱那肏屄时的消魂蚀骨的美妙滋味。我对姐是百依百顺,姐对我也总是含情脉脉,关怀备至。我和姐像是一对恋爱中的小情人。我俩最常用的性交姿式有两种:一是我压在姐姐身上,她将腿提起狭住我的後腰,两人正常位交合。另外一法是我俩面对面的侧卧,姐抬一腿在我腰上,两人将性器凑紧相肏。2 t+ D2 M/ V4 o7 w4 w H1 H& P* K7 i3 {( a5 A, B# J

随着我的身高体重迅速增加,这方式姐很爱采用,十二岁的我此时便已和姐一般高,鸡巴已有四寸半长,我和姐的性器上都已开始长了一些短毛。我肏屄的耐力也增高,每次要大力抽插姐的小屄廿分钟左右才过瘾,而且性交後鸡巴跳动时,会喷出一些沾糊似的白浆。姐说那是男人的精液,她说我已可算是成人了。她要我在鸡巴快要跳动射出时,自她的屄中出拔出,看着我「放射」,她吃吃的笑,觉得很有趣。有时她要我将龟头放在她口中,嚐嚐精液的味道。她说:「淡淡的,没有甚麽特别味道。」+ Z

次年姐上国二,开始有月经,而姐也在课本中学到了「生理卫生」常识。她的月经期很规律,每廿八天她的「好朋友」便会准时来到(她和她的同班女生都用「好朋友」为代名词称呼月经)。在她月经来潮前六天,和月经乾净後的三天内(也就是「好朋友」来临後的第六天),她说那是「安全期」,她都会让我在她的屄里射精;其他时候都要我在射前拔出,表演射炮给她看。美

我十三岁上国一时,姐上国三。这年我家造了新屋,姐和我开始「分房」。虽然不如二人同床的一般方便,但我和姐仍是每日至少要性交一次。爸妈经营超商,每天早出晚归,家中白天通常便是我和姐俩人的天地。我俩常在下午放学後便急急赶回家中淋浴,然後就和姐尽情享受少男少女肏屄的快美乐趣。

姐的胸部已开始发育,屁股也渐圆突,我常抚弄姐胸前新隆起的软肉,怪好玩的。姐的奶子长大得很快,一年不到,便由小荷包蛋变成一对大三角肉棕,才国三的姐姐已要用C杯奶罩。

我一面揉弄姐姐白嫩又结实的奶球,一面问姐她的奶怎麽会变得这麽大的,她白了我一眼说「还不都是被你这小坏蛋一天到晚摸摸捏捏的弄大了!」我也趁机亮出我那十四公分(而且仍在继续地长大)的粗硬鸡巴给姐姐看:「我的也不是被你的小屄屄一天到晚套弄不停的变大了嘛!」

「这是我的大宝宝!」姐姐用她的小手握住它,吃吃的甜笑。迷

在学校里,同学们常常神往的、神秘的谈论男女性事,但谁也不会想到我这十四岁的国二小男生已有了近五年的丰富性交经验。四年半来,我和姐姐性交不下一千五百次,小弟弟也已在姐姐的小妹妹中出没过一百多万次!美我和姐至今仍维持每周二、三次**关系,现在她廿六岁,已婚,有一子一女,分别是四岁和两岁。她和我都很肯定,我那可爱的外甥女,其实是我和姐的秘爱的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