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心死人亦哀:我该不该离婚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10 19:04

??老婆出轨,被捉奸后出现抑郁症症状。不堪其辱的老公提出离婚,绝望的她选择了自杀。这个选择将老公骤然推到两难境地:原谅还是毁灭?宽容还是报复?在婚姻的十字路口,他该何去何从……

老婆出轨了

半个月前,我正在上班,电话忽然响起,一个女人用尖利的声音说:“你是林家伟吗?你快到汶河路上的快捷酒店来,看看你老婆干的好事。”

我慌不择路地跑了去。最不堪入目的一幕已经过去了,不过,从看热闹的人嘴里我知道了大体经过。苏妍和一个男人来这里开房,被男人的老婆尾随而至,直接将赤条条的她堵在了被窝里。更狗血的是,那个和苏妍偷情的男人,慌张过后立刻和苏妍划清了界限,说自己只是无辜被勾引,最後为了对老婆表忠心,将功折罪,还夥同自己的婆娘暴打苏妍。如果不是110警察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我一颗心仿佛着了火,恨不得找地缝直接钻进去。好在,这些看客并不知道我就是刚才那个不要脸女人的老公。可是,这样的丑事,又怎麽藏得住?

第二天,我装着没事人一样去上班,可是,一看到同事们那又同情又躲闪的眼神,我一下子就崩溃了。一夜之间,苏妍的丑事尽人皆知。那一整天,我就像站在刀尖上跳舞的小丑,几乎每走一步都要拼出十二分力气。到了下班时间,我一下子瘫在座位上。

苏妍那边没有半点消息,我倒宁愿她死了。

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没死。几天后,岳父岳母来了。他们要说什麽我知道,可是,我一句都不想听。

“离婚”。从出事以来,我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在盘旋着这两个字。如果不是心力交瘁、无法集中精力,离婚协议我早就写出来了。

岳父岳母最终红着脸走了。我强撑起精神去爸妈那里,刚一进门,就看到儿子红着眼睛呆坐在书桌前。

妈妈偷偷告诉我,苏妍的事儿传到了学校,儿子也成了被取笑的对象。一听这话,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了一样。无辜的可怜儿子,他才这麽小,就要跟着那个无耻的女人承受这样的耻辱。看着儿子,我更恨苏妍了。

回到家,我连夜赶写了离婚协议书,后来又找了相关律师谘询,万一苏妍不答应离婚,我们就法庭上见。

出事第十二天,我第一次见到苏妍。不到半个月时间,曾经靓丽的她完全瘦得脱了形。看到我,苏妍眼里跳出一丝惊喜。可是,面对我的冷言冷语,那点儿惊喜很快黯淡了下去。

我冷冷推过起草好的离婚协议。只看了个开头,苏妍就抽泣起来。我满心不耐烦,催她快点签字,可她垂着头,除了掉泪,没有任何表示。最後我耐心尽失,扔出一句话:“房子是婚前我父母买的,绝对不可能给你。除了它,那个家你想要什麽都可以。”

苏妍吭哧半天,含泪抬起眼睛:“那,儿子……”

我差点儿气蒙了。苏妍想什麽哪,儿子?她现在知道自己有儿子了?她也不想想,对於一个七岁的孩子而言,一个身败名裂的妈妈意味着什麽。

我毫不留情:“儿子你想都别想,他还要堂堂正正做人,你没这个资格。”

苏妍双手蒙脸,情绪瞬间失控。看她这样,我知道今天的谈判无论如何也进行不下去了。算了,反正离婚已成定局,今天不签还有明天,於是我拂袖而去。

离婚就自杀

第二天早晨,我刚醒,苏妍的爸妈就来了。

一进门,他们就哭倒在地:“家伟,求求你,千万别和苏妍离婚……”

我吃了一惊,赶紧拽起两位老人。这时,七岁的辰辰从卧室跑出来,苏妍的爸妈看到他,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辰辰,赶紧求求你爸,不要和你妈离婚……”

我多少有点儿恼怒,岳父岳母这样算什麽!

拽过儿子,我拉下脸:“你们觉得现在这样我还能和苏妍继续过下去吗?”

岳母一下子愣在那里,脸上有纷乱的羞愧闪过,不过,她很快大哭起来:“我知道这样有点儿难为你,可是,家伟,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因为你提出离婚,昨天晚上,小妍她……她差点儿就自杀了。”

苏妍要自杀?

岳父抹着眼泪接茬说:“幸亏我们发现得早,救了回来。否则……”

两位老人语不成句,蹲在客厅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我好像被人打了一棍,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我上辈子到底作了什麽孽,遇到这麽个女人,给我无尽羞辱还不算,难道还想让我成为导致她自杀的罪魁祸首!

看着跪坐在地板上老泪长流的岳父岳母,我又生出一丝后怕:如果昨天晚上苏妍真的死了,一向视她为掌上明珠的两位老人得多恨我啊!

这样的事实再次证明,苏妍是非常自私又没有责任心的女人,她不仅不懂得对我和孩子负责,心里更没有父母亲情。

就是这麽一个女人,我竟然和她生活了整整十年。

十年婚姻生活,我说不出苏妍有多好,也说不出她有多不好。我们和其他夫妻一样,有矛盾,有争执,也有过快乐和幸福。我承认,有了儿子后,我对苏妍的感情有点儿冷了,可这事一点儿都不怪我。儿子出生后,一直跟着爷爷奶奶。公婆为孩子操心受累,换作一般儿媳,感激还来不及呢,可苏妍总有各种不满意:一会儿嫌我父母不懂科学育儿,一会儿又怪爷爷奶奶宠溺孙子。刚开始,她只是唠叨,发展到后来,竟然公然挑战公婆。有一次,就因为我妈给辰辰冲的奶粉凉了点儿,苏妍就大发雷霆,闹了起来。实在气不过,我给了她一巴掌。从那之后,苏妍对我有了芥蒂,有事没事就拿出来不依不饶,我可真烦。

辰辰上幼儿园后,苏妍坚持不让我爸妈接送孩子,我工作忙,抽不出时间,於是她自己奔波在单位和幼儿园之间。如果她真能担起这个责任也无可厚非,谁料,神经大条的她经常忘记接孩子。最气人的一次,苏妍和同事去逛街,一直逛到晚上7点,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才想起儿子还在幼儿园呢。我简直气疯了,将儿子接回后立即送去我爸妈那里,并宣布从此由二老负责接送儿子。爸妈大喜,苏妍却很窝火。可是,无论她说什麽,我都毫不妥协。为此,苏妍对我的不满更甚了。

这种不满我并没放在心上。却不想,她竟然由此生出异心。

如果不是奸情败露,我真不知道自己那顶绿油油的大帽子要戴多久。

可这个该死的女人,即便如此,好像还不想放过我,否则,她为什麽要以自杀来应对我的决绝?

可是,难道这样就能让我心软妥协麽?门儿都没有!我坚持离婚,岳父岳母也无计可施。不过,他们还是恳求我,等苏妍缓缓情绪再分开也不迟。

岳父岳母走了,儿子怯怯地拽拽我的衣角:“爸爸,姥姥说的是真的吗?”

我一把搂住儿子。这个答案,该如何告诉孩子?

我的沉默让儿子越发确定了真相,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爸爸,不要!我不要你和妈妈离婚……呜呜,我更不要妈妈死掉。”

我紧紧抱住儿子,泪如雨下。离了婚,儿子就再也没有亲妈了,孩子的悲伤和恐惧,我这个当爹的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原谅苏妍的理由。

由於岳父岳母的恳求,我暂缓了离婚的进程。

重度抑郁症患者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虽然离婚证还没有到手,但所有人都明白了我的态度。办公室的一个大姐还主动提起她表妹是大龄剩女,听了我的情况后很同情,愿意在我离婚后同我交往。

听了大姐的话,我有点儿难为情,又有点儿说不出的冲动。身陷围城这些年,尽管有百般不如意,我也从没想过开始另一段感情。那时候总觉得,和谁在一起都是一辈子。但现在,苏妍的出轨突然让我看到生活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

到了周末,和爸妈提起这个事儿,妈妈很感兴趣,追着我问那女孩儿的具体年龄和职业,我一一作答。一回头,赫然看见儿子正定定地盯着我。很显然,他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我有点窘,赶紧岔开话题。饶是如此,那顿饭儿子还是吃得极少。晚饭后我们回家,儿子沉默了半路,突然开口问:“爸爸,你真的不要妈妈了吗?”

我低头看儿子。黝黑的夜色中,儿子的眼睛亮晶晶地颤动着,那是两眶眼泪。我心里一紧,赶紧用手去给儿子抹泪。他却固执地一偏头,猛地像小马驹一样在人迹寥落的长街上奔跑起来。

等我气喘吁吁追到家,儿子已经将自己锁进了小房间。

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我内心五味杂陈,离婚也许容易,可儿子的感情……

又过了半个月,办公室的大姐追问我离婚的进展,我也觉得拖得够久了,於是再去找苏妍。

岳父母家大门紧闭。跟邻居一打听才知道,岳父母带苏妍去看心理医生了。自杀未遂后,苏妍出现了抑郁症倾向。说实话,这个消息让我很震惊。

大约是从邻居那里听说我去找过苏妍,当天晚上,岳父主动来找我了。

岳父和我絮叨了半天苏妍的情况,说她已经出现重度抑郁症倾向,经不起任何刺激,最终还是恳求我暂且不要提离婚。

我有点儿焦躁,说话也不十分客气:“如果苏妍一辈子好不了,是不是我就要陪着她搭上自己的一生?”

岳父再次流泪:“经过这些事,我和苏妍的妈妈都确定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唉,是苏妍太蠢,听信了别人的花言巧语……”

从岳父嘴里,我终於得悉苏妍和那个男人交往的实情。他们是通过微信勾搭成奸的。那个渣男是风月高手,深谙泡良之道,对她嘘寒问暖,殷勤备至。愚蠢的苏妍竟然以为自己终於遇到了真正懂她的人,浑浑噩噩就进了圈套。出事后,苏妍才知道那个男人的姓名和单位都是假的,这一事实给了她毁灭性的打击。

情感的救赎天使变身偷腥恶魔,更伤不起的是,丑闻一夜尽人皆知,一向好面子的苏妍觉得再也没脸见人了。

听到这里,我骤然明白苏妍为什麽会自杀了。如果我和儿子也离开她,她就彻底成了孤家寡人,这样惨淡的人生,还有什麽活下去的理由和勇气?

我没有原谅苏妍,但良心又让我不忍心拒绝岳父的请求。

就这样,离婚的事儿再次搁置下来。

爱死了,旧情和良善还该不该有一席之地

又过了两个月,辰辰生日到了,我从学校接了儿子准备去妈妈那里。一出校门,赫然看到了苏妍。

几个月不见,苏妍瘦成了一缕魂魄般,她苍白着一张脸躲在一棵大树下,怀里抱着一辆硕大的电动玩具车。

看到妈妈,辰辰眸子里跳出片刻狂喜。可是,当他奔过去的时候,身后一个孩子忽然嚷道:“林辰辰,这是你妈麽?”

儿子一下子停住脚步。苏妍的情绪已经控制不住,一边哭着一边扑向儿子。众目睽睽之下,辰辰涨红着脸猛然推开她,扭头就跑。

“辰辰,辰辰……”苏妍哭喊着追孩子,一只凉鞋在横穿马路时跑掉了,那些接孩子的家长仿佛在看电视剧,齐刷刷望过来。我又羞又怒,从地上捡起苏妍的鞋子,也追了过去。

苏妍到底没有追上辰辰。

望着儿子绝尘而去的背影,苏妍哭倒在地,怀里依然紧紧抱着那辆电动玩具车。看着她,我心里一阵翻江倒海,有那麽一刹那,竟然有点儿怜悯她。过去的苏妍是个多麽强势的女人啊,但现在,看着跌在尘埃里的她,狼狈、绝望,就像被暴风雨摧残了的衰败花朵,半点儿过去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可这一切怪谁呢,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这麽一想,我的心又硬起来,将凉鞋扔给她,扭身就走。

“等等。”苏妍低低地喊了一声。我回头,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将那个电动玩具车递过来:“你帮我带给辰辰吧,就说,就说妈妈一直爱着他。”

我不想接那辆玩具车,可是看着眼前的苏妍,我的心又再次软了下来。

“放心,我不会继续打扰你和儿子。就这几天,我会签那个离婚协议。”苏妍凄然地看我一眼,转身就走。

“嗳,鞋子……”我指指地上的凉鞋。苏妍眼神空洞地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鞋子,摇摇头,什麽都没说,然后挺直脊背,赤着脚带着沾染了一身的土,走了。

我心里霎时有不好的预感闪过。

思考再三,我给岳父打了电话。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那天苏妍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一座高架桥上。

再次解救苏妍,岳父完全崩溃了。他攥着我的手哽咽得语不成句。看着他那满头白发,我心中一时百感交集。

亲眼见证苏妍和死神擦肩而过,我第一次感到深深的震动。王小波说过一句话:面对横死无动于衷不是我的本性。苏妍虽然没有死,可我还是不敢想,万一那个电话没打出,今天的一切又该如何面对?

这段日子以来我想了很多。是的,苏妍的确有各种缺点,偷情的事儿也罪不可赦,但当初我认识她的时候,她也是一个明媚的女子。十年围城,苏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难道只是她一个人的责任麽?奸情曝光后,我在电脑上调出了苏妍和那个渣男零星的聊天记录,上面积累了太多苏妍对我的不满。如果我不是一味漠视,而是用心疏导、慰藉,也许,苏妍就不会被人乘虚而入了。

这样一想,我的眼前又不自觉地浮现出她赤着一只脚深一步浅一步地远去的身影,不期然的泪水一下子蒙住了眼睛。

连最爱的儿子都拒绝她,苏妍的哀莫大于心死也是可以理解的。岳父虽然暂时救下了她,可是对於一个已经心死的女人来说,哪一天不是末路呢?

我又想起岳父的恳求:能让辰辰给妈妈打个电话吗?

能吗?

能吧。

那天晚上,我和辰辰聊了很久,终於,他拿起了电话。听到他在阳台上低低地唤妈妈,我鼻子一酸,眼泪再次下来了。

每段人生都有各自的结局和尾声,无论我和苏妍有怎样的未来,有一点我会铭记,即便围城业已荒凉,也应该留给良善和往昔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