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帮助妻子去偷情》(一)3-4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1 14:45

《 在一个同事家玩了他老婆》

《《帮助妻子去偷情》(一)-5》

《帮助妻子去偷情》(一)3-4

文章作者: 了了了

(一)  与爱情无关

3、

第二天,我起床后,看见她早已起来为我做好了饭,并把早餐送到床边。这可是稀罕,她是从来不动油烟的,而且,以往那么多年,都是我来服侍她的。

“谢谢。”我笑着享用起来。

“以后我天天这么服侍你。”

“为什么?”

“因为,”她白了我一眼,脸色红红的,“给你戴绿帽子,你肯定不高兴的,以后我只能这样地补偿你了。”

想起昨天晚上,我心里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冲动感受。我看着她,无言地点了点头。

虽然我们两人达成了一致,可是具体如何操作这件事,还需要细细商量的。

她给了我一份保证书,保证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我们夫妻的感情。我把它撕了,能没有影响吗?万一让人知道,这种保证书只会让我丢尽脸面。

又过了两天,我们做完之后,我问她:“你说的这个同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让你这样春心大动?你和他,现在到底怎么样?”

她象个刚谈恋爱的小女孩一样,有些羞涩:“其实他是个很一般的人,只不过长得有点象我的大学朋友,嘴挺甜的。我对他确实有些好感。你知道,我喜欢高个子的男人,他比你高一些。有一米八呢。”我更加吃醋,但是努力不表现出来。

“他原来是跟着我做一般贸易的,后来做得好,经理也把他提成了商务专员。前些天,他为了向我表示感谢,就请我吃饭,后来喝了一些酒,他说他很喜欢我,我当时虽然表示断然的拒绝,可是从心里,我挺喜欢这种高个子又有些风度的男人向我示爱的。”

然后她停了一下,探究地问我:“你吃醋了。”

我叹了一口气:“我不吃没意思的醋。你即然早晚要与他做,我求你一件事:你就这两天就和他交欢吧,别老逗着我,说实话,这些天,我连上班的心思都没有了。”

她扑到我怀里:“我,我知道,我会伤害你的。”然后她哭了。

我拍拍她的背,她又凑到我耳边说:“我想明后天和他做,一想到他高大的身体要马上压到我身上,我心里的欲火就烧起来了!”

我搂着她,又要把她压到床上。她笑着推开了我:“你别太累了。我只是刺激一下你,你没发现吗,到现在,我们的感情还是挺好的,而且做爱更有激情了。你别不承认,男人也是挺喜欢这种刺激的。只不过他们没发现罢了。”

我点点头。她接着讲了起来:“后来,他就开始追我,那一天的事,我已经和你讲了,他在电梯里吻了我,我很喜欢,然后他又向我索爱,我说,我不能背叛我老公。讲完这话,他很难受,可是我更难受,然后我又抱住了他。全部的交往就是这样。”

“到现在,还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真的就这么多?你敢起誓吗?小心午夜凶铃里的贞子找你。”

她真的很害怕那个贞子,低下头,吱吱唔唔了半天才说:“我让他摸了。”

“上身还是下身?”我一边问着,一边底下又硬了起来。

她笑眯眯地伸手摸了过去:“我就说男人也喜欢这种调调儿。摸哪儿你别问了,反正没上床。”

“你知道,我们这个城市很小,我很怕朋友们知道这事。太丢人了。”

“如果我们安排得好的话,不会有人知道的,他也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上次我们公司组织春游的时候你不是也去了吗,他还和你握过手呢。他也说,你是一个好人,他真的很矛盾,不想伤害你。”

“哼,不想伤害我,摸都摸过了,还说这话!”我终于记起了那个小伙子,长得很高很帅,象个电影明星,也难怪我老婆会喜欢上他。我要是有个女儿,说不定还希望他当我的女婿呢。

我看着她充满渴望的神情,心里极度地悲伤,七年的平常夫妻,八年的恩恩爱爱,在这个滥情纵欲的世界上,原也不算什么,身高三等残废、收入难以养活自身的老公,更可以忽视无睹,这是一件太平常的故事了,平凡如我辈,只能顺应时代的潮流走了。

她好象突然体会到我的心情,双手捧着我的脸,问了我一句:“你还爱我吗?”

我推开了她的手,摇摇头。

“可我还爱着你,真的,王兵,我不是一个爱说假话的女人。你是知道的。”她声音有些发颤。

“我相信你的话,我是说我不知道,也许爱情就是爱情,不需要再附加一些条件了?”

“什么条件?”

“比如……忠诚、贞洁、守信。”

“这和爱情无关,性,只是一种肉体的需要,最多和感觉有关吧。”

“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借口?”我心里已经有些原谅她了。

“我做什么事也不需要找借口,你知道我的。我只需要你的理解,谅解,与不变的爱情。”

当她投入我的怀中时,我吻了她。

“你想怎么样安排?”我问她。

“他也没有住处,现在还住宿舍呢,这个城市太小,去开房,早晚会被人知道。”

听到这话,我因受伤而变得迟钝的感觉才略有一些敏感,心里一阵难受一阵亢奋。她象个怀春的少女,不再注意这些细节了。

“只有到,到,”她偷眼看着我,“到我们家里来。”

我说:“我们家隔音效果也不好,你,你,叫床声音太大的话,还是会被人知道的。”

老婆听到这话,非常兴奋,已经进入情况,扑到我怀里,娇喃着说:“你放心,我们会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到最高。”

“不许你大声浪叫!”

“我,我不知道,”她眼睛朦胧起来,一边脱掉衣服,摸着胸前两个引人暇思的晶莹水嫩的鸡头肉,“我会尽量克制的。我就怕克制不了。”

“时间最好是夜里,我到公司里睡,把地方让给你们奸夫淫妇。”

“谢谢你。”

“这个地方不能让他玩。”我摸着她高翘的小乳头,醋意大发。

“那还怎么玩啊?!”

“要戴套。不能射进去。”

“人家还是处男呢,第一次,就让他痛快点吧。你大方一点吧,我的亲老公!”她又脱掉内裤,钻进我怀里。

“还有,叫床的时候,不能叫亲老公,亲哥哥。你只能对我叫。”

“嗯,我就要叫嘛,连身体都会被他淫遍的,叫两声,也没什么的。”然后,她想了一下,很认真地扬起脸,看着我,提醒道:“我这可是和你说真的,这可不是那些黄色论坛里编的故事,是马上要发生的真实的事,你知道吗!!”

“我知道。就是心里别扭得很。不知道你在别人怀里,会是什么样子?”

“更浪,更骚。”她分开了两只细长的玉腿,迎接我。

“你们两个奸夫淫妇在一起痛快,你老公还得睡公司?你真忍心啊!”我开始使劲地插了进去。想着这个美好的地方,就要钻进另外一只鸡巴,我不再有一丝悲伤,心里只有无限的冲动。也许,她说的对,这与爱情无关。

“你放心,我快丢的时候,会叫你的名字的。”

“真的?”

“我会叫,亲爱的王八老公,你老婆就要被人玩丢了,玩死了,你爽吗?”

“爽,我会爽的。不过你一定要告诉我,你被他玩丢过几次!”我使劲地插到她的最深处。

“啊,爽死了!!我会的,我会告诉你的。”

4、

第二天晚上,小婉告诉我,她想明天晚上和他那个,并说要请那个小伙子下午和我见一见面。

“你说他叫什么名字?”

她白了我一眼:“老婆就要被他玩了,连他的名字还记不得,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叫黄扬。”

“我第一次见他时,就很讨厌他,总觉得这人不可靠,象个小白脸。”对于一个马上要上我老婆的人,谁也不能要求我再说他好话吧。

“这个小白脸就要肆无忌惮地玩你的老婆了。而且,是你老婆主动让他玩的。”她笑着对我说。

“我不同意了。”

“你放心吧,老公,人家就是要想试试新鲜的嘛,而且我保证,让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刺激!”

“你们玩过之后,要把床单换掉!”我对这一点确实很在意,想想看,老婆和那人一起流的浪水,我还要零距离地接触,多恶心!

“你放心,我和他玩过之后,还要把身体彻底地清洁一遍,再迎接你的进入的!”

总算交待的差不多了,我这才放心地睡去。

第二天下午正好我工作很忙,小婉从家里打电话说:“黄扬来了,你回来一次吧。”

我想,这件事,还需要很正式地见个面吗?电话里我犹豫了一下。这时听筒里传出一个悦耳的男声:“王哥,你好,我是小黄啊,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这件事,挺敏感的,大家能不能先见个面。”

我一听就不太高兴,你当然知道这事的份量了,还说什么挺敏感的。“不见不见,你愿做就做,有便宜不占是傻蛋。不做拉倒。”听筒里一下就没了声息,过了一会儿,他好象叹了一口气。

我就挂了。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小婉从家里打电话,声音很冷:“你回来睡吧。”然后就挂掉了。

我回来后,看见家里只有小婉一个人,那个家伙已经走掉了。小婉面色铁青,冷冷地白了我一眼,“你回来睡吧。我回娘家去了。”

“怎么了?”

“还问呢,就你这种态度,人家谁还敢啊!他再三说了对不起,什么也没做,就走了,这下你如意了吧。”

“见了面你要我怎么对他说?求求你占有我老婆的娇躯,谢谢你玩弄她的肉体,您辛苦了?!”

“因为婚姻这种东西,你确实可以随时占有我,但是你要搞清楚一点,我并不是你一个人的私有财产,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对自己的肉体拥有完全支配权,除你之外,我还可以愿意选择别人来占有我,我的灵魂是自由的。王兵,你是一个非常死板的人,与你生活在一起,我的心都快要木了,我不能再和你继续下去了,如果再继续,我对你的爱将彻底消失,对你的恨将与日俱增。”

说完这话,小婉拎着包就走了,挡也挡不住。不知为什么,我在如释重负的同时,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清孤寂之感。

睡觉的时候,我脑子里奇怪地在想一件事:如果我下午回来和他见面了,那么现在这张床上会是什么情景呢?小婉一定一丝不挂地被他压着,或是抱在怀里,娇躯乱颤双脚直伸,两人底下狂热地交合,浪水泛出了白沫,或许他已经射了好几次,都射进我娇妻的小穴深处。

我想着想着,一边打着手枪,一边给小婉打电话,铃声响过数次后,小婉接了:“你还有什么说的?我要睡了。”

“小婉,是我不对。我错了。你回来吧。”

“不了,我对这种生活烦透了。”

“你能不能告诉我黄扬的手机电话?我想和他联系一下。你现在就回来吧。”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我怕你,怕你受不了,真的,你不要勉强自己了。”

“你听着,我要你们当着我的面做,我会接受的。”

“真的?”

“我是第一次和他做,我不会戴套的。”她声音幽幽地,好象在探查我的承受极限。

“你一定要让他射进去,还有,不要让他的东西流出来。”我快射出来了,呼吸也越来越不匀了。

“你是不是在打手枪?别射出来,等我们当你的面做的时候,你再打,好吗?我现在就叫他回去。”

“我给他打吧。”

“你啊,真贱!现在要求人家玩你老婆了,男人的上半截,和下半截,有时候挺矛盾的啊!”

她给了我电话。

我没有再犹豫,拨过电话后,响起了黄扬的声音。

这时,我的心情,稍微冷静了一些。

“我是王哥,小黄,你来我家吧!”

“王哥,我知道了。”

当小婉回来时,我和黄扬已经聊了一会儿了。

“你先到内屋等一会儿。别着急!”

小婉一跺脚,脸色微红,娇俏无比地看了黄扬一眼,跳着脚地向我撒娇:“你胡说什么!谁着急了谁着急了,谁那么晚还给人打电话,叫人来玩你老婆……”到底还是女人,她羞得说不下去了,掩面跑到里屋。

“王哥,你放心吧,我和小婉,现在和将来,都是只有欲,不会有情的,我向你发个誓,我绝不会拆散你们……”还要有将来,这个家伙够贪的!我心里有些气,不知为什么,刚才还和他谈得好好的,小婉一回来,我又有些难受。我沉默了一会儿。

黄扬看我的脸色,没说什么,向我敬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烟。

几分钟后,小婉出来了,看了看我们,走到我身边:“老公,对不起了。你……真的要留下?”

我点了点头:“小黄,你们进去吧。”

小婉拉着黄扬走进屋内。在门口,她回头又看了我一眼:“老公,进来吧。”

我无法拒绝小婉的风情,跟着她走进屋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