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生物原虫(20)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7 14:02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3)(快刀斩乱麻版)》

《救了妈妈?害了妈妈!(上修)》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0。妈妈的视角

我木木的愣了,也没有坐下来,直到吴侨拉着我的衣角把我拽在座位上我才清醒了一些。

妈妈都知道了,也不知是福是祸,唉……这也怪不得任何人,妈妈也许是关心我才把手机放在里面的,以免我被他们欺负吧!

我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整个人心不在焉地上着课,也不知道上的是什么,妈妈上课的时候她的眼神都不敢与我对视,刘震的课今天是自习,估计他也没什么心思上课。

就这么熬啊熬啊,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时间,我收拾好书包准备去办公室找妈妈,发现妈妈已经站在教室门口等我了。

「小俊,走吧!我们回家了!」她轻声细语道,伸过手来牵我的手。

我木然地牵着妈妈的手,无意识地紧紧捏着她柔软湿润的素荑。

妈妈笑道:「小俊,你轻些,都把妈妈抓疼了,我不会跑掉的。」

她笑意盈盈,双眼弯成一抹秋月,眼波闪烁着温柔的光芒。

我这才把手松开了些,却仍然紧紧握着妈妈的手。

妈妈没有再说话,只是牵着我的手走出了校园。

回家的路上,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牵着手在路上慢慢地踱着,气氛很是尴尬。

「谢谢你,小俊。」妈妈忽然轻语道。「那天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恐怕妈妈的身子就让那三个恶棍给玷污了。」

我紧紧地握住妈妈的手,说道:「妈妈,我是你儿子,现在爸爸又不知道在哪里,保护你是我的责任啊!」

妈妈也反握我的手给予我回应。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一路上没有再说话,顺路买了些菜,就回到了家。

进了家门,妈妈换上拖鞋和家居服,说道:「你去写作业吧,妈妈去做晚饭。」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胡乱写着作业,脑子里千头万绪,写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只听妈妈在楼下喊:「小俊!小俊!」

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打开门去看,妈妈说道:「可以吃晚饭了,你下来吧!」

我点了点头,正准备下去,妈妈又说道:「把我的那个手机带下来。」

我一愣,还是又点了点头。

拿着手机来到楼下,妈妈已经盛好了饭菜坐在桌旁等我,我把手机交给她,她若无其事一般接过放在一边,说道:「吃饭吧!」

饭桌上两人也是默默无语,我心里也犯嘀咕:妈妈到底在想什么呢?不管听了那件事之后是什么想法,总不能一直就这样吧?

我不时地看妈妈,妈妈看了看我,笑道:「你总是看我干什么?妈妈脸上有什么么?」

我说道:「妈妈你长得真好看,看着你我能多吃饭,那个成语叫什么来着……」

妈妈脸上一红,说道:「秀色可餐?」

「对对对!就是这个!妈妈你真是秀色可餐呢!」我赶忙拍马道。

妈妈乐得『咯咯』直笑,说道:「什么秀色可餐,我年纪都不小了已经,你呀,也就哄哄我!」

我急忙道:「没有,没有。我说真的,妈妈你长得好看,身材又好,哪里年纪大,说你是我姐姐也不会有人不信的!」

听了这句话,妈妈的笑声一下子止住了,眉头微微一蹙,叹气道:「小俊……那天……事情就像孙明说的那样么?他们没有……」

我说道:「是,就是那样。他们还没有……我就赶回来了。」我也把血液进入他们身体的事情给略过去,以免妈妈听了害怕。

「你一个小孩子,怎么斗得过他们三个呢!而且从那天之后,我发现孙明和郑宏对我的态度大大转变,以前很轻浮,毛手毛脚,后来就非常规矩,找我做事情也都是用商量的语气,只有刘震还有些怒气,不过每次孙明都拦住他。」她又叹口气,接着道,「他们三个都是无赖二世祖,你不知道,孙明的妈妈就是现在的校长,他爸爸是省教育厅厅长,刘震的爸爸是我们市教育局副局长,下周的公开课就是他要来检查。郑宏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他们三个能混在一起,肯定也不会是普通人家。你说这样三个人,怎么就让你给收拾服帖了呢?」

我笑道:「妈妈,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吧!他们就是拿我没辙。」

妈妈又道:「那天在公交车上我就准备问你的,我明明记得孙明和郑宏有来家里,我还给他们倒了杯水,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问你的时候你又说家里没人,其实我害怕的是,你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所以家里才没有别的人。那些天我心里真的很忐忑,想要找人倾诉,却又不知道找谁。」

说着说着,妈妈哭了起来,哭声中满是委屈。

我忙走过去,抱住妈妈,妈妈坐着我站着,正好把头搁在我肩膀上。

妈妈搂着我的腰,边哭边道:「我害怕……害怕我被他们玷污了……这让我怎么对得起你的爸爸……」

我轻轻抚着她的背,说道:「没事的,没事的,妈妈你有我保护呢!谁也不会欺负你!你看刘震就是最好的例子。」

妈妈哭的双肩不断耸动,哭了好一阵才慢慢止住了哭声,看着我说道:「你今天跟孙明说的什么祖传治阳痿的东西是什么?」

「额……」这倒让我没法回答了,毕竟我没有告诉妈妈我的血也有别的作用。

「信口瞎胡编的,先让他情绪稳定而已。」我说道,「这个事情妈妈你就别担心了,我有我的办法。」

妈妈没有再说话,我们就这样抱着,妈妈不时抽泣一下,但是情绪已经没有太大的波动了。

我以为这样就安抚好了,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小俊……你和你干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噗……」一听妈妈说这话,我一口水喷了出去,该来的还是会来啊,妈妈果然是看到了,这才两天,妈妈就要说这个事情了。

「妈妈……我……你……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我嗫嚅着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妈妈说道:「儿子长大了,我这个当妈的都没有注意。妈不是要怪你,只是妈想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说完她就直直地盯着我,眼圈还是红红的,双手紧紧地箍住我的腰不让我挣开,我想看别的地方,但是眼神就是无法从妈妈的脸上挪开。

「妈…妈妈……你都知道了?什么时候?」我问道。

妈妈道:「那天我本来说去学校,结果发现下午的讲义缺了几页,就回来拿。」

妈妈吸了口气,缓缓地说出了那天的事情。

回来时,我并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我以为小俊在睡午觉,便轻轻地开门,轻轻地合上门,却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从小俊的房间里传来。

「哎……哎哟……好儿子……你插得……妈妈……好爽……小穴……酥麻死……了……哟……哟……啊……浪死……妈妈……了……」

这是李姐姐的声音?我心道,但是这声音听来让人面红心跳的,还说着儿子,这家里可就只有小俊一个男孩啊,难道?

于是我轻手轻脚的走上二楼,来到小俊的房间门口,发现门是关着的,便轻轻拧动把手,将门推开了一条小缝,眼前的景像让我大惊失色。

房间里敏芝仰面向上,李姐姐则是趴在她身上,两人都是一丝不挂,而一个男孩,跪在她们的大屁股后面,正在不住地往她们的小穴里顶着,不是旁人,正是我的儿子——小俊。

我让她们照顾我的儿子,没想到她们居然跟我的儿子……那一刹那,我真想直接推开门进去狠狠地骂一顿这两个不要脸的女人,可是一想到此时小俊正在兴头上,万一我一冲进去使得他以后心理上有了阴影怎么办?

我犹豫了,站在了门口,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心里乱成一团麻,想要就这么走了,以后找机会再和小俊说清楚,眼睛却像长了根一样停在了小俊进进出出的那根鸡巴上。

虽然他刚恢复的时候我已经看到过了一次,但是当时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只不过才几个月,这鸡巴就已经粗壮更甚从前了,难道真是经验多了么?

想到恢复那天小俊那粗壮的鸡巴充足的射精量,我真是对这孩子以后的老婆感到担忧,这么粗大,射精还这么足这么猛,她怎么受得了呢?

这时,李姐姐发出迷人的浪哼声:「哎……哎哟……好儿子……你插得……妈妈……好爽……小穴……酥麻死……了……哟……哟……啊……浪死……妈妈……了……」

小俊把手插进她们互贴着的酥胸之间,一面玩弄捏揉着两对势均力敌的巨乳,搓着她们乳房的嫩肉,一面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往敏芝的小穴里插进去,而敏芝也毫不示弱地浪叫着道:「喔……喔……好爽……」

小俊不断地一抽一插,也不管干的是她们母女的哪一只小穴,只要鸡巴不小心抽到了穴外,马上就干进另一只流满淫水的小穴里。

在小俊的狂插下,李姐姐浪叫道:「啊……啊……喔……喔……捣……捣烂了……亲好儿子……的……鸡巴……要……捣烂……妈妈……的……小穴了……干死……妈妈……的……鸡巴……好儿子……呀……」

而敏芝也骚媚地叫道:「嗯……哼……弟弟……呀……姐姐的……鸡巴……好弟弟……嗯……嗯……你要……插得……妹妹……淫乐死……了……好哥哥……你快……用力插……插死……姐姐……都……没关系……喔……喔……鸡巴……顶到……姐姐……的……花心里……了……啊……喔……真……真爽哟……哟……」

听着她们的叫床声,再看到小俊的鸡巴不断地抽插,一股股的热潮从小腹下面涌向全身,自从元周离开了家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了,上一次小俊在梦中射在了我的小穴外,让我心里一阵阵酥麻,尽管从那次以后我就让小俊去自己房间睡,可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不时想起那件事情。

现在,我的脸颊火般热烫,股间早已春潮涌动,湿糊一片了。我感觉乳房胀鼓鼓的,将左手手探到胸前碰到了文胸,便伸手到背后解开它,从毛衣下摆伸进去,摸上了那结实而圆挺的双乳。

乳头,早已像颗硬硬的小石子了,轻轻一捏欲火一下就冲入了我的大脑,我蹲了下来,解开紧身裤的纽扣,将腿分开,右手探入胯间,轻轻地在裤袜外面摩擦。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穿裤袜,即便是穿裤子,里面也要穿裤袜,一来舒服,二来显身材,三来穿裤子更方便。

一摸我才发现大腿根处都粘满了黏糊糊的爱液了,即便是有内裤有裤袜,两层都已经被浸透。

我连忙伸到内裤里面,发现阴蒂也早已突翘出来,裸露在阴唇外面,那样的坚硬。

这是从来也没有的事情,哪怕是憋了很久也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泛滥成灾,难道我是这么淫荡的女人么?

房间里传来两个女人此起彼伏的叫床声,我分开腿,手指抵住我微微有些发颤的小穴,缓缓在我的阴蒂上蹭动,我挺起小腹,将小穴送上去,就像和元周做爱时那般,假象是他在我肿胀的阴唇内上下蹭弄。尤其在阴蒂和小穴口部位,那里最是敏感。

慢慢的我就感到液体在顺着我的手指往下淌,阴道里面变的急切的空虚,并且开始痒痒起来。我不敢大声喘息,只好屏住呼吸将手指对准了张开的小穴口,慢慢往里伸着,手指刺入了我等待了许久的下身。我张开嘴,娇喘着,轻轻转动手腕,让手指在小穴内出入。

我的乳房也鼓胀的难受,我伸手揪住一颗乳头,转动它,捏挤它。

快乐越来越明显的在阴道内聚集,慢慢向全身扩散,手指的每一次进出都让这种快乐在往上走,我开始急促的喘息,我想要大声的呻吟,但是现在的这个场景让我只能忍住。

我以为小俊生着病,没想到他的体力居然还这么好,已经过了二三十分钟的时间,他却还没有射,可是我却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忽然,我听到小俊说道:「两位,我要射了……谁要?」

「我!」「我!」那母女二人都争着说自己想要,我看向房里,只见小俊加速插干两只小穴的动作,还在两个小穴间不停地变换着。

「啊!射了!」这是敏芝的声音,看来最终还是射在了她的小穴里啊!

「嗯……还是我的……」李姐姐说道。

此时,我也感觉到一股快感,向电流一样,从小穴深处辐射到全身。

高潮到来的瞬间,我的脑袋里面一片混乱,但那快乐却是如此的逼真而震撼。我夹紧双腿,私处像漏出水一般的潮湿让我感到害羞。

房间里的三人已经结束了,李姐姐和敏芝她们两人都四肢大张,浪喘不迭地直吸着空气,李姐姐的阴毛全都打湿了;敏芝的小腹上流满了淫水,黏乎乎地把她的阴毛都黏成了一块块的毛团,两人的小穴都是一样地红肿大张着,穴口都被鸡巴撑开了约有一指的宽度。

我急忙扶着墙站起来,准备离开,却发现一种青绿色的光芒覆盖了两人的全身,敏芝身上的光满时间很短,几乎是一纵即逝,但是李姐姐身上的光芒却闪烁了十几秒。

我怔住了,这种情况我见到过,就在那天小俊的睾丸被修复,鸡巴变粗变长的时候,一样颜色的光芒也是这样在他的鸡巴上闪烁的,耀眼而明亮。

等光芒散去,就能明显看到李姐姐的小穴和乳头已经变成了粉色,而且她的皮肤也好了不少,明显光滑了,白里透红,很是好看。

「不行!我们得赶紧起来,不然等会小茹就下班了。今天不能再住这里了,都跟她说了要回去的。小敏,等会我们出去开个房,明天回去。」李姐姐说道。

不行!我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被她们发现了,我连忙蹑手蹑脚去了楼下,一边走一边扣着文胸和紧身裤,来不及拿课件了,今天下午就随便讲吧!

到了门外,风一吹,我感觉下体一阵发凉,淫水已经把内裤裤袜都浸湿了,也不知道外面的裤子上有没有。

但是如今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这样去学校了。

那天下午,我整个人都是懵懵的,既愤怒又羞愧,愤怒的是李悦香母女居然跟我儿子做这种事情;羞愧的是我居然在门外看着他们做爱,还在这种情况下自慰了。回家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俊,虽然他并不知道我已经看到了这种事,但是我的心里总觉得有些疙疙瘩瘩的。

说完事情的经过,妈妈脸上红通通的。

心里的疑惑被证实,我仍有些难以相信,没有想到妈妈居然会这么老实的全都说出来,连她自己看着我们做爱自慰的事情都说了,心里的想法也全都告诉了我。

一张嘴,发现自己口干舌燥的,说道:「妈…妈妈……你真的都看到了……」

妈妈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说道:「小…小俊……你的…东西……」

我低头一看,原来刚才听着妈妈的描述,我就像从另一个角度旁观了我跟干妈干姐做爱的过程一样,让我心里也涌起了无尽的冲动,而我的鸡巴此刻就硬挺地勃起着,顶在了妈妈巨乳的下端。

此时我才感觉到妈妈居然没有穿文胸……那种柔软温和地包裹着龟头的感觉使得鸡巴不禁跳了几跳。

妈妈连忙推开我,说道:「你……你去对面坐下吧!给我讲讲你跟李悦香母女的事情吧!」

说这话的时候妈妈的眼中闪烁着盈盈的光芒,使得我看不清她到底是愤怒还是期待。

于是我只好将干妈第一次找到这里的事情和后来再来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全都交待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