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战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7 14:02

作者:jkcyc

(一)

这日天朗气清,我如常上班。午饭时电话响起,拿来一看,是老婆外家的电话号码。

『翠娟这麽早就过去娘家了?』我想,这阵子小舅因为电单车意外受了伤,老婆有时会过去帮忙。我啃着面包,态度轻浮的接过电话:「好老婆,才下午就挂念老公了吗?」

对方静了一阵,语气腼腆的道:「人家不是你老婆啦,我是翠华啊!」

「翠华?你怎麽打给我?」我发愕了一会。翠华是我妻子的妹妹,小姨子从没有拨过我的电话,我做梦也想不到会是她。

对面再次顿了一顿,才吞吞吐吐的说:「我有事要姐夫你帮忙,星期六有没空?」

「星期六?还可以吧,是什麽事?」

「到时候再告诉你……千万不要告诉姐姐喔!」翠华故作凝重的道,小姨子素来是个活宝,平日嘻嘻哈哈的,少有如此认真。我应了一声「好吧」,莫名其妙的挂掉线,完全不明白小女孩的心思。

到了周末当日,我依约而到,在星巴克内听到小姨子的说话,几乎把口里的咖啡都要吐出来:「当你的男朋友?」

翠华满脸羞红的四处张望,看到店里没几个人留意到我的夸张表情,才松口气的抱怨说:「不用那麽大声啊!要公告天下吗?」

我抹抹沾满嘴边的咖啡,狐疑问道:「你又搞什麽来戏弄姐夫了?」

小姨子垂下头来,嘟着嘴说:「我没有戏弄你啦,是遇上了麻烦,才找姐夫帮忙。」

我看到翠华态度诚恳,於是好言问道:「好吧,那你先说清楚是什麽回事,看看姐夫能否帮你。」

小姨子点点头,以指头卷着发尾,脸红红的把原委说明:「其实是这样,最近有个男同学很烦人的,我受不了他的骚扰,所以想找姐夫你当我的挂名男友,让他知难而退。」

我呷一口咖啡,不明问:「原来如此,但如果有男同学骚扰你,向学校举报不就可以吗?用不着这样麻烦吧?」

翠华低下来头,像是有难言而隐,隔了一会才结巴道:「好啦,我说清楚好了,其实我跟他交住了三个月……」

我眼珠一转,绕个大圈,原来是要甩掉旧情郎啊!小姨子明白我心里所想,急忙道:「姐夫你不要误会,其实我也不是十分喜欢那个男孩子的,只是他一直死缠烂打,我没法子才勉强答应给他试验期,没想到他便立刻告诉大家我是他的马子,激得人家很生气。」

我同意说:「这种男生要不得。」

翠华嘟着嘴道:「就是啊,最近他还得寸进尺,要人家跟他做那种事。」

「啊?」谈到这个,我立刻精神一振,小姨子知道我下流,耳根红透的嚷着说:「姐夫你不要乱想,我当然不会跟他做,我们都是学生,又未成年,怎麽可以做出令家人伤心的事?何况学生时代的恋爱根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怎可以把女生最重要的东西随便给别人?我要留给日後的丈夫!」

我佩服的点头,小女孩看似开放,替兄长洗鸡巴也脸无惧色,想不到贞操观念蛮不错的。我好奇地问道:「那你直接拒绝不就好了?这种事没有人可以强迫你。」

翠华的头垂得更低了,吞吞吐吐的道:「最惨是……人家答应了。」

「什麽?!」我再叹一声,明明说不喜欢对方,却又答应把宝贵的猪猪送给人,你这小妮子到底哪句是真?

小姨子连忙道:「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天他生日,人家忘记了,才交往了一阵子,记不起也很正常啊!他有点生气,说我一点没爱他,我情急之下不知怎的,说了没有礼物,最多以身相许罗!」

我扬眉说:「於是他就拿着这句话,说你答应了他?」翠华无奈地点点头,我不屑哼着道:「小孩子的玩笑,干麽要给他认真?这种人乾脆甩掉不就好了,什麽也不用想啊!」

小姨子郁闷说:「姐夫你有所不知,那个人真的很烦的。我曾跟他说分手,甚至说有别的男友了,他总不相信,说除非亲眼看到,否则怎样也不相信有比他更好的男生。」

「有这样狂妄的男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愤愤不平。sosing.com翠华垂着头道:「说实话,他的条件是蛮不错的,长得比较高大,亦是运动健将,学校里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他。」

我听见翠华称赞对方,明白小姨子心里是有些喜欢他,不然当日不会答应给他机会。女孩对此也直认不讳:「那时候我是因为他长得不错,才答应下来,没想到是那麽烦人的。」

我搞清楚一切後,点头道:「我明白了,那你想我怎样帮你?」

翠华大喜说:「就是要你扮作我的男朋友,他在学校里威风,但始终是个学生,姐夫你有经济能力,是他没法比的。」

我搔搔头道:「但我比你大十多年,没什麽说服力吧?」

「不会呀,姐夫你看来很年轻,不说的话,还以为才比我大几年;而且我这个年纪都是喜欢稳重的男生,如果你不是我姐夫,我也会爱上你啊!」翠华下重药道。

这几句话听得我飘飘然,什麽理智也飞过九宵云外。哈哈,男人要到三十才最有魅力,这话今天再次得到肯定。连会爱上我的话也出动了,身为姐夫的当然没法推辞,我拍拍心口道:「好吧,为了我家的翠华,你尽管拿姐夫去用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小姨子喜欢的说,并叮嘱我道:「但你要答应我不告诉姐姐啊,你知道这种事很羞人的。」

我着女孩安心说:「你放心,姐夫会替你保守秘密。」

「那一定哟,骗人的是乌龟!」

「一定一定,还要是公的乌龟。」

结果这个晚上我就食言了,因为老婆一句「老公,今天下午你去了哪里」,我就一五一十的把跟小姨子的说话都告诉了她。

好吧,对我来说,翠华今天的话根本没什麽不妥,没有隐瞒的必要。让妻子知道妹妹守猪如玉,不是反而感到安慰?

「翠华跟你说这种事?她什麽时候交男朋友了?怎麽我都不知道?」老婆听了有点动气,身为家里的大姐,是接受不了妹妹十六岁便跟异性交住。

我安慰道:「少女情窦初开,荳芽恋很正常,难得翠华洁身自爱,没有随便跟人发生关系,你应该感到欣慰才对吧?」

老婆狐疑地问我:「怎麽你好像那麽高兴?翠华跟你说了什麽?」

我人再蠢,也总不会招认翠华那「我也会爱你」的话,只是得到小姨示爱,兴奋心情也难免挂在脸上,只有随意敷衍过去:「没有,只是想在现今年轻人滥交的年代,我家还有这样懂事的小妹,为她而自豪。」

「哼!」老婆把软枕掷向我的头,不理睬我。我忆起小姨的赞赏满心欢喜。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如此一个简单任务,最後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二)

翠华得到我的答允後,立刻打铁趁热,致电该位男生向其摊牌。为了不让学校里的其他同学知道,她特地相约在接下一天的星期日出来见面,把我这位「正印」男友介绍给那个男生认识。

「警告你不准乱来啊!」要把自已老公借给妹妹当是男友,老婆万个不愿,但姐妹情深,为翠华驱走害虫,保住贞操,亦没法说不,只有眼巴巴地看着春风满脸的我出门,当其一天情郎。

人到三十,居然还可以当上未成年少女的男友,纵然是假的,也足够叫我雀跃。而且帮了小姨这个大忙,日後在她面前自然就更有面子,如此帮人助己,可说百利而无一害。

要让小子知难而退,在其面前显露我作为社会人的经济实力在所难免,这天我穿上笔直西装,驾着爱车驶到相约地点。翠华心情紧张,比我早到,看到我风度翩翩,欢喜的说:「姐夫你很英俊啊!」

「嘿,那还用说,今天是有备而战!」我轻松一笑,堂堂大男人如果连一个小伙子都打发不了,我颜面何存?当然不容有失,我叮嘱翠华说:「不要叫姐夫了,今天要叫我启明。」

小姨辈份比我小,要直呼我名字,还是感到不好意思,女孩低下头来,含羞答答的道:「启……启明……」

哈哈,不错不错,姐妹一同吃掉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到距离约定时间的五分钟前,那位男孩也来了。就如翠华所述,长得高大健壮、样貌俊朗。这种男生在学校里独占锋头是理所当然的事,难怪他会认为没有其他男孩比自已优胜,这份自信是建立於其不凡外表。也难怪爽朗如小姨,也不知道如何拒绝对方。

我看了男孩一眼,再望望翠华,想说这种优秀的男生在学校里一定有不少女同学倾慕,他却为你锺情,可见我家女孩也有非常魅力。

翠华明我意思,面红红的嘟着小嘴,像在说:「不要被他外表骗了啦!」

对,男人外表不重要,信用卡才是最重要!

小姨刻意牵起我的手示威,男孩眉头一皱,脸带不悦道:「翠华,你说的男朋友就是这位?」

翠华挺起胸膛说:「是啊!我本来也不想打击你,但告诉你总不相信,只有带给你见罗!」

男孩闷哼一声,不屑道:「你说谎也找个好一点的演员,这位大叔可以当你爸爸了,你会喜欢这种老头子?」

「老头子?」我瞪大双眼,本人行年三十,未为人父,怎麽可以当一个十六岁少女的父亲?在我要骂出来之前,翠华己经抢白道:「阿威你胡说什麽?启明今年才二十三岁,只不过是外表成熟了一点!」

「二十三岁?三十年前吗?」小子轻蔑道。我自问以礼待人,也禁不住要挥拳相向,我哪里像五十岁了?!

我受不了小伙子的挑衅,想要从口袋拿出钱包以证真身,但瞬间想起里面放了跟妻子的合照。而翠华也害怕穿帮,不想纠缠下去的大叫着:「好吧!我男友年纪多大跟你无关,反正我就是喜欢他,总之你不要再烦着我就可以了!」

小姨子绝情的话,令这个叫阿威的年轻人脸上流露伤感,他咬一咬牙,意志消沉的说:「我明白了,原来翠华你真的这样讨厌我,要带一个大叔来拒绝我,我死心了,以後也不会再缠着你。」

「阿威……」

阿威抬起头来,抹抹眼角泪光,坚忍心情道:「对不起,我知道我给了你很糟的日子,但我必须告诉你,这几个月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可以成为你生命里其中一个男生,我觉得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

这番深情的说话,叫小姨为之动容。我同为男人也不得不说,经典的对白由好看的男生口中说出,确实是份外动人。

「那麽,祝你们幸福了。」阿威说完这话,转头就走,没有翠华说的难缠。能够面对现实,我感觉这年轻人还蛮踏实的。

倒是小姨子看着阿威落寞的背影,觉得自已伤了对方的心,反过来心软的问我:「姐夫,我是不是过份了点?」

我虽同情男孩,但现时大家身份对立,为保翠华那片处女膜,也只有硬起心肠摇头道:「半点不过份。要对方死心,不狠狠地给他一盆冷水是没效果的,长痛不如短痛,感情这种事绝不能心软,要决绝一点。」这个阿威长得如此俊逸,给他再跟翠华多交住一阵子,宝贵猪猪定然失守!

小姨子仍是担心道:「他不会自杀吧?」

我没好气说:「被女生拒绝就要自杀的话,世界上的男人早少了九成。」

翠华感慨道:「阿威跟姐夫你不一样,他是从来没被女生拒绝的。」

这是什麽意思?难道说我早就习惯了被女人拒绝吗?不要忘记你那大奶姐姐也是乖乖被我追上床的!

我开始觉得翠华是打完斋不要和尚,在她眼中,我是远远不及那小子。

无论如何,我们已经达到要对手知难而退的目的。我有点失望,本来以为那位男生为了要翠华证明我俩关系,会要我当着他面前亲吻又或是揉她的奶,没想到两句说话就打发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没耐性。

「我送你回家吧!」我拍拍翠华的肩,她一脸伤感,慧剑斩情丝从来不是易事,虽然在过往的日子,大多是我被人斩。

到达外家後,女孩独个下车,回头问我:「姐夫你不上来坐坐吗?」

我摇头笑说:「不了,你忘了今天的任务是要极秘密进行?」

「也对,那今天谢谢你了。」翠华点点头,我摆摆手:「小事,不用谢。」然後看着女孩寂寥地步入上楼的升降机。

我轻叹一声。其实我不明白这个阿威到底逼到翠华什麽程度,要她放弃这段感情,看来她明明也是很喜欢对方的。这个只能怪小男孩过份急色,吓跑了好女孩。

「算吧,翠华这麽可爱,换了我是她男友,也想早早吃掉呀!」归家途中,我独个哼着。先打电话给老婆报告一切顺利,再问问帮了小姨有什麽奖励。妻子一声冷语说:「当了我家小妹半天便宜男友,还要得到什麽?」我想回答只拿了名衔,却没有福利,怎麽看也不是划算的交易。

(三)

回到家里,老婆已经煮好饭了。妻子有个优点,就是无论心情如何,也总不会忘了给老公准备晚餐,记忆中就只有替小光打手枪那两天没有煮饭,要出外用餐,其余日子都是享用温馨的住家菜。

「哗!今天这麽丰富。」我不忘卖卖口乖。老婆白我一眼,讽刺道:「老公这麽辛苦当我妹妹的情夫,不吃好一点不行啊!」

我无言而对,妻子递起筷子质问道:「有没接吻?有没牵手?」

我没好气的说:「电话中不是解释过,那男孩子说两句话就打发走了,要接什麽吻?何况翠华是我小姨,牵牵手又算什麽了?」

老婆不甘道:「姐夫和小姨的牵手,跟男女情人的牵手是不一样的!」

我无辜说:「对我来说都是不涉男女感情,是一样的。说来我老婆怎麽这样小器?你替弟弟洗鸡巴,疑似出轨我都没话说了,我牵牵翠华的手,你倒跟我计较啊?」

然後看到妻子目露凶光、杀气涌现,我立刻沉默收皮。从老婆这个眼神可以得知,他朝我若有幸吃掉小姨之日,亦将是命丧黄泉之时。

埋位吃饭,老婆厨艺一向是没话说的好,这顿晚餐令人满意。我边吃边叙述下午发生的事,妻子听了,也替男孩难过:「翠华这样做,会不会太伤人了?」

我若无其事道:「情场如战场,你不伤人人伤你,我觉得翠华是很理智,没有一时心软被吃掉。」

老婆盯着我,语带双关的说:「是啊,我当年就是一时心软被某个人吃掉,这样就一辈子了。」

我放下饭碗,不满道:「你意思是一时心软,嫁了一个不济的老公吗?是不是要我教训你?」

老婆慌张逃跑:「我开玩笑的。人家要洗碗,晚上才给你教训。」

「不!这种侮辱没男人可以忍受,我现在就要给你好好教训!」我像饿狼般扑向老婆,饱暖思淫,吃完干炮,人生一乐也。

「老公,真的不要,我认错了!人家煮完饭身上都是汗,不要弄我!」就在妻子被我半推半就脱光衫裤,正要举旗南下,直捣黄龙之际,那不识趣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老公,电话响啊!」老婆像得救般催促我道。

「不用理,都是银行推销。」我杀得性起,懒得去理会,老婆拍打着我胸口嚷叫:「星期天晚上哪有什麽银行推销?快接!可能是重要事。」

我说不过老婆,只有半途而废,悻悻然拿起电话,看看号码,是来自小姨子的手机。

「是翠华?」按下接听,对面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惨了!姐夫,阿威真的要自杀啊!」

「自杀?」这句话可不是说笑,弥漫的春情被这一吓顿时消散。翠华咽呜着说:「我晚上有点担心,发讯息跟他说,世上还有很多好女孩,我们不做情侣也可以当朋友,没想到他只回了一句永别了。姐夫,我好怕啊!现在怎麽办?」

我安慰翠华道:「也许他只是一时之气,又或是吓吓你。」

「不!他这个人很认真的,说出的事一定会做到,不会拿这种事吓我的。我打他的电话也不接。」翠华越想越怕,哭出泪来。我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在安全起见下,着小姨稳住心神:「好吧,你先冷静。你知道他住哪里吗?」

「知道!他住在我家附近,但我不敢去找他,怕会更刺激他的情绪。」

「好吧,这种事男人安慰会比较好。岳父岳母知道吗?」

「爸妈在外面看电视,我怕他们担心,躲在房间里打电话。」

「你做得很好。我现在立刻赶来,这种时间不会塞车,半小时後在你家楼下等!」

「嗯!」

挂线後,旁边的老婆也担心问道:「你说什麽自杀?发生什麽事了?」

我叹口气说:「你家小妹的情郎要殉情了。」

「什麽?」

人命关天,我与妻子连忙穿衣,赶紧下门,开足车速,只大半小时便到达老婆外家。阿威跟翠华份属同窗,同一校网下住处也距离不远,迎了翠华上车,我按着她说的地址而行。

「大姐也来了?」看到老婆,翠华有点害怕,妻子没有怪责,柔声安慰道:「我什麽也知道了,这种时候多个成年人开解会好一点。」

到达阿威住所,连泊好车的心情也没有,随便放在路边,就往男孩家里冲。

「是这里了!」翠华指着前方木门说,我上前按下门铃,迎门的是位中年妇人,看样子应该是阿威的母亲。

「抱歉打扰,我是阿威同学的兄长,我妹妹找不到明天上学要交的功课本,说可能上次来温习时忘记了,想过来找找。」我知道这种藉口很烂,但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可以说出算是合理的解释,我觉得自已的急才是很不错了。

「这样吗?你们问问小威吧,他在房里。」男孩子的家总是比女孩子的易进得多,伯母没多怀疑便让我们进门。从她一点也不认识翠华的样子看来,小姨子应该是还未拜会过对方父母。

翠华率先走进小走廊,而从其对位置的熟悉,断不会是首次进入这间屋,父母不在,孤男寡女单独共处一室,看来他俩的关系颇为亲密。

「在吗?我进来了。」小姨敲了两下,推门而入,只见今早的男孩坐在电脑前打着电玩,哪里什麽自杀了?

「是翠华?哎呀,惨了!被敌方击落,我给你害死了。」

我们两个大人加一个未成年少女无言对望,脸上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四)

阿威的父母算是开明,懂得尊重儿子私隐,让我们几个关上门自已倾谈。四个人挤在男孩房间,吃着伯母拿来的蜜柑,阿威若无其事的说:「自杀?谁说要自杀了?」

翠华生气嚷着:「你不自杀为什麽要发那种讯息啊?电话又不接!」

「打电玩听不到嘛!」阿威想了一想,恍然大悟道:「你说那个讯息?你误会了啦,我打算转校,所以跟你道别。」

「转校?」

阿威点点头说:「是啊!最喜欢的女孩都不要我了,试问还有什麽面子留下来?想着以後都要看到你可爱的脸,却已经是别人马子,心情就很低落啦,不如转校好了。」

翠华斥责道:「你读书就是为了泡女啊?泡不到女就要转校麽?以前跟我说的理想,原来全部是骗人的。」

阿威摆摆手说:「我从来没有骗你好不好?我的理想没有改变,只不过是想转换个环境。」

「转换环境你以为那麽容易?立刻可以找到愿意接收你的学校吗?你知道新学校一定好吗?什麽也不考虑,你这个人总是冲动。」小姨子继续骂着,阿威作个投降状:「好吧好吧,我不转就是了。其实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刚才想清楚还是舍不得翠华你,想着不能一起,可以见见也是好的。」

说着他又高兴道:「不过想不到原来你这麽关心我,听到我要自杀,就立刻赶来了。老实话,难得给我认识翠华你这麽漂亮的女生,我又怎舍得死?」

好小子,这种时候也不忘口甜舌滑,果然是泡女神人。

小姨脸上一红,拍打男孩的肩:「你臭美啦,我只是不想有人因为我而死。还说喜欢我,分手不够半天就有心情玩电玩了!」

「我是要以光线和声音来麻醉自已。」阿威满有道理的解释,然後望着老婆问:「这位是?」

「我姐姐,她和姐夫好心跟我一起来,看看有什麽能帮忙的。」翠华忘了介绍,顺口溜着。阿威作了个奸笑表情:「呵呵,是姐夫啊?」

「喔?」小姨子一时语塞,人世间大部份的谎言都是由本人戳破的。

我跟老婆相视一眼,想说不如先回家继续刚才的大战,小孩子的事,大人很难管。

「唉,什麽第三者原来是假的。其实我也不知道翠华你生什麽气,要找姐夫来扮男友跟我分手。」阿威知道我俩关系,作一个极之失望的表情,气难下的问道:「你要劈我腿没关系,但至少让我知道原因吧?我对你不好吗?我做错了什麽吗?理由也不给一个,我很不甘心耶!」

「这……」小姨子有口难言。这时轮到老婆忍不住说:「翠华不好意思说,那让我来告诉你吧!是因为你强迫她跟你上床,你们还是学生,怎麽可以做这种事?我妹妹要跟你分手,绝对是合情合理的!」

「我强迫她跟我上床?」阿威瞪大眼叫:「翠华,我什麽时候强迫你跟我上床了?」

翠华耳根红透,答不出话来。阿威抱头嚷着:「我认我是很想跟翠华上床,也有问过她,但从来没有强迫,甚至她答应了一次,後来又反悔,我也没说半句啊!」

阿威的答案令我跟妻子摸不着头脑,事情陷入罗生门,大家各执一词。他看来没有说谎,翠华亦没有冤枉对方的必要。终於因为受不了大家的质疑,小姨子说出真话:「好吧!是我诬蔑他,他没有逼我,但今天不用做,早晚一天也要跟他做呀!」

阿威拿出真心说:「翠华,我对你是认真的。你不愿意,那种事结婚以後才做都可以。我知道大家求学时期,是会有很多忧虑,但我保证跟你一起不是为了你的身体,你一天不答应,我发誓不会碰你。」

一个十六岁的男孩能够说出这样的承诺,先不论是否真能做到,已经叫人赞赏。老婆到此也心软下来,向小姨子开解道:「学生谈恋爱我的确是不赞成,但如果阿威是懂得尊重你,那当个普通朋友也无不可。」

阿威立刻诚恳的说:「对,当个普通朋友也没关系,只要翠华你不故意避开我,不找那些中年大叔来气我,我什麽也答应!」

中年大叔?说得好好的,怎麽又提起这个?

翠华被我们逼得慌了,红着脸不发一言,阿威激动的问道:「真的连当普通朋友也不可以吗?我到底做错了什麽,要你这样对我?」

「呜……」翠华的耳根红得发紫,最後在走投无头下大声嚷叫:「我们当不了普通朋友的,我喜欢你,想当你女友,想当你老婆,继续跟你交往的话,我是一定会嫁给你的!」

阿威大喜过望,从椅上爬起来说:「那不是很好吗?我会努力读书,以後努力工作,给我妻子最好的生活!」

「但……」小姨子咽呜着,老婆奇怪问道:「翠华你到底还在担心什麽?」

「我……我……」翠华咬着下唇,看到大家都在期待她说出心中郁结,女孩知道避无可避,只有认命地说出她担心的事情:「阿威那里太大了,人家会受不了的!」

「什麽?」我们一同惊讶,做梦也没想到,原因竟会是这个。

小姨子低着头来道明一切。原来前阵子跟小光抹身,小女孩口里轻松,其实也被兄长的大鸡巴所震撼。翠华叽哩咕噜道:「我一直以为男生的那儿是小小的一条,没想到看到二哥的,才知道原来是那麽大的一根,又粗又长,硬梆梆的吓死人了。人家那里连塞入绵条都不舒服,怎麽可以插那种东西?」

翠华越说越急,语带半泣:「我安慰自已,不是每个男生都这样子的,不必太担心。於是上次到阿威家里玩时,从门隙偷看你换裤,心想一定是很小的,怎知道比二哥那根还要大,我不跟你分手,是一定会给你插死的!」

我跟老婆十分尴尬,鸡巴太大会吓走媳妇的故事,在现实中原来真是有的。

阿威没好气的说:「我以为你害怕什麽,每个男人都是一样的好不好?你会知道怎样的男人才适合自已吗?」

翠华抹抹眼泪,伸手指着我道:「姐夫那种,我应该没问题。」

我牵着老婆的衣角,确定小孩子的纠纷,大人不宜参与,我们先回家吧!

(五)

「太无聊了,害我们白走一趟。」

回程路上,我满口怨言。身边的老婆铁青着脸,不发一言,我就知道好心没好报,以为帮帮小姨,却害惨了自已。

我自知难逃大难,早有心理准备,果然未入家门,妻子已经半带怒意的质问我:「翠华怎知道你是哪种?你到底跟她做过什麽?」

当日在老婆家厨房里的意外荒谬绝伦,实话实说,只怕妻子也不会相信,我装作什麽不知道:「老婆大人,这个你应该问你妹而不是问我,我也不知道她为什麽会这样说,也许刚才一时情急,房间里又只得我一个男人,随便拿来作比喻吧!」

妻子仍不相信:「真的?会不会是你跟她做过什麽,所以她才知道得那样清楚。」

我竖起三根手指,作发誓状:「老天爷在上,我周启明若有碰过谢翠华一条毛,不得好死。而且你妹妹都表明自已是处女,你还用怀疑什麽?」

老婆的疑心直达三万海床,锲而不舍的追问:「虽然没碰过,但也可以让她看啊!男人最喜欢向小女孩露体,你一定曾经给翠华看过,不然她怎麽知道你是短小姐夫?」

「没有啊,老婆大人,你都说我短小。翠华又刚替小光洗完大鸡巴,我就是再下流,也不会自取其辱拿小鸡巴出来献丑呀!我身为姐夫的,总想在小姨面前留一些颜面。」我呼冤道。

妻子听了也觉得有理,嘟起小嘴没有话说。我看到老婆静下来,闷哼一声,反客为主的缠着她说:「好了,你没话问,到我问你,你说我短小?即是很不满意老公了吗?」

「我只是说说,你怎麽要小器?不长有什麽关系,人家喜欢就可以了嘛!」妻子知道说了伤人的话,态度登时软化下来。我知道此刻是反攻机会,於是打蛇随棍上,装作痛心道:「还在说?男人最介意这个,你就总拿来打击我。」

老婆被我骗到了,撒娇的转个话题说:「老公不要生气罗,你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对了!我们还有做了一半的重要事呢,现在一起去洗澡,然後爱爱唷,至多今晚人家给你用口。」

我扬起嘴角道:「老公的小鸡巴操得你舒服吗?」

「舒服啊,我老公最好了,每次都弄得人家好舒服。中等是最合适的尺寸,太大的才是不正常,你看我妹妹那麽怕就知道了,大鸡巴讨不到老婆的。」妻子好话说尽,不敢再提刚才的事半句。这晚床事上又担又抬,服侍周到。所以说男女相处就像角力,关键往往在於一个机会,只要懂得拿捏分寸,随时反败为胜,小鸡巴也可以享尽大温柔。

「唷……唷……好舒服……老公你操得我好舒服……」

「是吗?还是小光的大鸡巴舒服点?」

「人家不知道……我都是骗你的……我没有给小光插过……就只给老公一个操……」

「你不用害怕,你知道我没生气的,就乖乖的认了嘛!」

「人家真的没有……可以怎样认?如果我给别人操过……我一定告诉老公给大鸡巴操的感觉……」

老婆口密如锁,自那天之後,无论我如何追问,软硬兼施,她总不作承认。疑似出轨,到现在仍是疑似。

「好吧,就当你没有给弟弟操过。刚才翠华说那个阿威的鸡巴比小光还要厉害,你猜有多大?」

「人家怎麽知道?你想知就自已去问翠华呀!」

「哼!我问翠华这些,我那吃醋老婆会不抓狂吗?不如这样好了,你跟翠华姐妹情深,找天问她借个情郎一用,试试大鸡巴的滋味,翠华最尊重大姐,应该会答应的。」

「你这个人有病啊,以为老婆这麽想男人吗?弟弟可以干,连妹妹的老公也可以干!」

「阿威还不是你妹妹的老公,小情人借来一用无伤大雅。」

「我明白了,於是到时候你就可以找个藉口去欺负我家妹妹了,就知你一直盯着翠华。」

「老婆你说到哪里去了?不过翠华又真的很娇俏,她肯给,我敢要!」

「死鬼,真的够胆在我面前说出来了,你敢碰我妹妹,我就给你绿帽戴,戴得你除也除不掉!」

「好啊……翠……翠华……姐夫干得你爽吗……」

「爽……爽唷……翠华不喜欢大鸡巴……最爱姐夫你干我……啊……啊……用力点……你的小姨子给你操得好舒服!」

「我不是姐夫……我是阿威……鸡巴很大的那个阿威!」

「噢……威哥哥……我妹妹太嫩了……受不了你那根大鸡巴的……你来操我吧……姐姐经验比较多……什麽鸡巴也受得了……啊……用力点,人家给威哥哥操得好舒服唷!」

夫妻间床事的角色扮演,我俩乐此不疲。这晚我一时是姐夫,一时是妹夫,而老婆也一时小姨,一时大姨,操着操着,连大家也搞不清了,反正够爽就好。

然後事情平息,无风无浪的很快又过了一个多月,这段日子老婆的弟弟手部伤患经已大致康复,不必再打着石膏渡日,妻子也终於放下心头大石。这天为庆祝小光痊癒,兼且慰劳两姐妹这段日子的辛勤,在翠华提议下特地在他们家里的天台办了一个小型的烧烤餐,一同取乐。

「小光以後要听姐姐妹妹说话,报答她们几个月的的悉心照顾啊!」我拍着小光肩膀,他望我时神色生涩,不知道是羞愧於我老婆曾替他打飞机,还是因为插了自已大姐。妻子死不肯招认,找天向小舅埋手,套些口供也是办法。

「知道,我一定会好好感激大姐和翠华的恩惠。」小光傻呼呼的笑着,脸上重现青年人的阳光笑容。三个月的休养令小伙子看来成熟了不少,也更懂珍惜亲情的宝贵。

那一边厢翠华见我,开始时还因为当日的事显得尴尬,但小妮子平易近人,很快便再次姐夫前、姐夫後的蹦跳到我身边。说来老婆替小光抹身才半个月,便又打枪又疑似出轨,小姨子洗了两个多月,到底有没什麽香艳事呢?找机会一定要问个清楚。

「怎麽了?没邀请小男友来吗?」我一面吃着蜜糖鸡腿,一面不忘调侃这情窦初开的小女孩。那次之後两个人很快又走在一起,本来就是情投意合的一对,什麽分手都是耍花枪而已。

翠华脸上一红,嘟着嘴道:「他不是我男友啦,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我撕下一片鸡皮,吃得津津有味:「普通朋友,需要介意对方那话儿太大的吗?」

翠华羞红脸的用力捶我肩,我即时叫停,要是给老婆看到我俩有亲昵动作,水洗难清呀!

回头看看,妻子正与岳母在远处倚着椅子聊天乘凉,我抹一把汗。这时翠华又脸红红的低声跟我说:「姐夫,我有事想你帮忙,你星期六有空吗?」我心中一愕,暗想又来?这小姑娘想法多多,一不小心,随时天使变恶魔。

(六)

「献身?」跟上次同一间星巴克内听到小姨子的说话,我再次几乎把口里的咖啡都要吐出来。

翠华神色慌张的四处张望,并拿起桌上的纸巾盒用力拍打我的头,满脸羞红的骂道:「又那麽大声!给所有人都知道好不好?」

我抹抹嘴角的咖啡,莫名其妙地说:「上次才因为不想跟他做要分手,今次却来献身啊?」

小姨子垂下头来,脸带惭愧的默默道:「经过那天的事,他没跟我提起这种啦,还对我很好,令我觉得很内疚。我不但冤枉了阿威,更侮辱了他的人格。」

我没好气道:「内疚想报答,方法有很多种,对他好一点、不经常发脾气、煮点吃的都可以,不必用这种方法。」

翠华羞得无地自容,小声说:「好啦,其实是人家想……我好喜欢他……想把第一次给他……」

我呼了一口气,妇解运动经过几百年前人的努力,终於发展到连十六岁少女也献出自己的年头了。那些什麽未成年、怎麽可以做出令家人伤心的事、学生时代的恋爱不会有结果、要把最重要的东西留给日後丈夫等等的话全是假的,女人在发情时爱字行头,理智早早置之脑後。

翠华也明白自已的话实在过份,战战兢兢地抬头望我,轻声问道:「你肯帮我吗?姐夫……」

小姨从来是姐夫的天敌,女孩想法荒唐,换了女儿跟我说这种话,只怕我会即场掌掴,骂她不知羞耻,但对着翠华,却是气不上来。我摇摇头说:「我很想帮你,但真的帮不到。上次只是假扮男友,已经惹得你姐不满,今次还要亲自下场,翠娟一定杀了我。」

翠华不明问道:「你说什麽亲自下场?」

我想当然的说:「你的意思是怕阿威的鸡巴太大受不了,所以想我用小鸡巴先来操,操顺了再给他接棒吧?」

「你变态!」翠华二话不说就把手上的热咖啡直泼向我,我眼明手快,闪身避过,只苦了背後那男人的芯绒西装全湿一片。犹幸对方是位善男,没有追究,我俩赔过不是,继续研究小姨子的献身大计。

「原来你不是这样想吗?那你有什麽办法?」我对翠华只打算把我利用、而没想过给予好处感到失望,态度有点差劲。小姨子没有在意,自说自话道:「人家第一次,当然只跟阿威做,姐夫你不要乱想。我最近上网查了资料。说女生兴奋时,那里会分泌出一些液体,有润滑作用,可以帮助男生进入。」

那就是淫水嘛,翠华在学校好像没学到长话短说的道理。

说到这里,小姨子的脸又红起来:「我洗澡时也有实验过,发觉真是有的,所以我想自己应该算正常。」

我扬起眉毛,装模作样问:「实验?是怎样的实验?」

翠华脸更红了,嘟着嘴道:「姐夫你不要问这个啦!」

我无耻到底,心想既然你找得我帮你,估计不会有胆告诉老婆吧?此时不调戏,更待何时?於是摇头说:「我人比较呆板,有些话要说清楚才明白。」

翠华胀起红脸,小姨子是聪明女,明白求人总要付出代价,也就无奈地道出私隐:「就是洗澡时伸手摸……上面和下面……之後会流出一些滑滑的水……」

翠华的头垂得很低,半眼不敢望向我。我听得十分兴奋,同时也忆起当日女孩惊鸿一瞥的完美裸身,淫笑问:「呵呵,那有没试过插进去摸摸?」

女孩拼命摇头,小姨子身为处子,要她在大庭广众说这种私房话,早已羞得想哭。我心肠一软,也不让她太难堪:「好吧,我明白了,你不用害羞,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每个女人都有。」

翠华绷紧的表情放松下来,反过来好奇地问我:「即是姐姐也有?」

我点头道:「当然,有时候玩得够爽,还多得像流出来一样,滑溜溜的,清香中带着骚味。」

「这麽好啊?」翠华露出羡慕神色。我发觉好像说多了,把话题拨回正轨:「然後呢?」

小姨子也收拾心情,点头说:「然後我在想,如果我一样很湿滑的话,也许可以做到的。」

我同意道:「这个当然,只要阴道够湿,再大的鸡巴也可以进入。但那个阿威看来没什麽经验,能否把你弄湿是一个问题。」

翠华不安说:「阿威跟我一样,是处啦!」

我危言耸听:「那麽糟了,他本身没有经验,年轻人又比较性急,紧张下胡乱的干,说不定把你干到鲜血长流也未成事。到时候入又不成,出又不得,还真是痛不欲生。」

小姨子像被我一语中的惊慌道:「我就是担心这个。」

我托着下巴思索说:「这样看来,还是只有用我那个方法,先找个有经验的人把你弄爽,再交给这小子实干,并从旁指导。那个人必须是可以信赖的,我认为最理想人选是……」

话没说完,已经看到翠华手上那快要泼向我的冰水准备就绪,我即时变阵:「当然不可能有这种事,第一次是情侣间最甜蜜和神圣的日子,怎能有第三者参与?这种想法真是要不得。」

小姨子放下手上「武器」,继续小声说:「後来我又看了一些网站,说有种药会令女生分泌大量润滑液,所以我想如果我吃了,应该会顺利一点。」

「你是说催情药?」我吃惊不已,没想到十六岁的女生,会狠到服食春药来破处。我有点快要晕倒的教训她说:「翠华你想得太多了,女生主动献身已经不应该,还要吃药?给你姐姐知道一定气死。」

小姨子听到老婆名字,一脸慌张:「姐夫千万不要跟姐姐说,她会打死我的啊。」

「给姐姐打死,总好过给药毒死。你不知道那些东西多危险?万一身体受不了会死的!」我厉声警告。翠华从小包里拿出手机解释道:「不会的,姐夫,我上网查过了,有些药是专门给体质不好的女性服食,有医生处方,很安全的。」

我拿来一看,是医治性冷感的广告,小妮子连这个都查了资料,看来是非常认真。随便读了一遍,我把手机交还,脸带不悦道:「既然你连资料都找全了,自已去买不就好了嘛,还用我帮什麽?」

翠华低下头说:「我未成年,药店不会卖给我的。」

我开始感到不耐烦:「就是啊,既然法例规定不能卖给未成年人,就即是证明你还没到可以做这种事的年纪,多等两年吧!」

小姨子直盯着我,眼定定的问道:「姐姐跟你好的时候,是什麽年纪?」

我理直气壮的回答说:「十八岁!我们可是很守规则的!」

翠华扬起眉毛道:「是吗?但我记得大姐十八岁生日前的一晚,好像没有回家睡觉。」

小妮子,九年前的事,当时你才七岁,居然记得那麽清楚?我一阵心虚。翠华彷佛看穿我的心意,语气冷冷道:「耶稣说过:你们当中谁没有犯过罪,谁就先拿石头掷她。姐夫你跟姐姐做过的事,今天倒来责怪我。」

我没好气说:「才早了一天好不好?」

「杀人刺了一刀或十刀,一样是杀人。」小姨子的声线彷如鬼魅,接着更幽怨道:「还有那时候姐夫你答应我什麽也不告诉姐姐,但她全都知道了,说话不算数,不是大人所为唷!你这样不但是欺骗翠华、出卖小姨、背叛老婆妹妹、伤害稚女、诈弄处子、凌辱未成年……」

「够!够了!不要说得那样夸张!」连这个也拿出来跟我算帐,试问还有什麽好讲?我说不过女孩,举手投降。这时翠华看准时机,来个致命一击,亮丽的眼眶溢起水珠,泪眼汪汪的说:「这种事我连最好的朋友也不敢说,世界上唯一可以相信的,就只有姐夫你一个。」

这招连消带打、软硬兼施、刚柔并济,试问我还有什麽反抗余地?只有叹一口气的败阵下来:「好吧,是我欠了你,是我食言,我认输了,什麽也无条件的帮你帮到底。」

此话一出,翠华立刻表情一转,喜形於色的握起双手欢呼:「谢谢你!翠华就最喜欢姐夫!」

算了,我什麽也不会相信,女人哀求别人时和事成後不理睬你的前後两张嘴脸,我已经领教不少。

答应翠华如此荒唐的要求,若被老婆知道,我是难免一死。但回心一想,小姨子斗志冲天,就是我不帮忙,她自已也必定会再想办法。与其任她胡来,倒不如由我监理还更安全一点。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