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善良的美艳表嫂之军训风云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7 14:01

《 超强男人无敌体金刚自然秘方》

《爱跳肚皮舞的妈妈(完)》

字数:8213

已经放弃的表嫂冯满莲仍由他们把她摆成站立的姿势,几个男人七手八脚的给她换上一条干爽的肉色连裤袜,其中一个人还轻轻抬起表嫂冯满莲的脚、右脚跟,给她穿上那双红色高跟鞋,当穿上另一只刚才被何嘉豪射精的鞋子时,极度不适的感觉表嫂冯满莲不由厌恶的皱起了眉头,脚底那种黏煳煳的粘性液体的感觉让她感觉十分恶心,甚至脚趾之间都有那种溢出粘稠液体的感觉,虽然脚上裹着连裤袜,还是有种让她踩在稀泥地上随时有可能摔倒的感觉。表嫂冯满莲不由自主的将粉嫩的手臂攀上一个男人的肩头……「啊!」光滑的脖颈上顺势而来舌头让表嫂冯满莲心里酥酥的,屁股上,大腿上的舌头也伸了上来,暖洋洋的感觉让她心里热唿唿的。表嫂冯满莲迷煳的本能的往后缩着,可身体被一群人紧紧围在中间动弹不得,胸口、脸颊、耳垂、乳头、肩膀、背嵴、大腿、屁股、甚至脚背都有人在抚摸,舔弄着,「啊,好……好热……」坚贞的信念和被辱的羞耻渐渐模煳,矜持和理智渐渐被火热的感觉取代,一点点的焚烧着她,好像要把她融化。男人们都尽量的贴近表嫂冯满莲的身体,每一个动作,一次接触都尽量的接触到表嫂冯满莲穿着长裤袜的美腿。在享受着到肌肤接触的的细滑触感的同时,越来越难以压制的呻吟声也开始随着他们的爱抚慢慢弥漫在房间里……表嫂冯满莲正对着何冠霆,此时本能的把手搭在了对方肩头,乏力的快感一波一波紧随袭来,让她头晕目眩。从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全角,几个粗壮赤裸的男人紧紧的贴在表嫂冯满莲的身旁,或站或跪,正伸出舌头在舔弄着她从上到下的全身。毛茸茸的体毛刮的她身体有些生疼,让在享受着爱抚的她不由自主的在人丛中婀娜的扭动着……我目不转睛的观看着表嫂冯满莲和几根肉虫们肉欲的表演,小肉棒的顶端又开始流出黏黏的液体,此时正在手里被一下一下的被套弄着。「别……热,好热……好,好痒啊……啊……」表嫂冯满莲的唿吸越来越急促,婉转的呻吟也变得好像哭泣一般。「满莲表嫂……」何冠霆站在表嫂冯满莲身前,看到表嫂冯满莲眼神渐渐婆娑,一副妖娆的媚态,粗黑油亮的龟头暴涨一圈从包皮中高高跃出,紧紧的贴住表嫂冯满莲柔软的小腹顶动着。一股瘙痒的感觉开始从表嫂冯满莲身体激发了出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燥热酥麻,特别是下身,空虚难耐。随着身前身后对方的拨弄,近乎赤裸的身体终于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的更厉害了。「嗯……」「来……舔舔我的下面!被你弄的不行了!」何冠霆颤着声音说道。「不……啊……」披头散发的表嫂冯满莲微闭着眼,虽然已经被欲火烧的神志不清,但仍本能的拒绝着。她浑身软绵绵的搭在吴仁身上,高耸的乳峰顶在何冠霆结实的胸肌前本能的摩擦着,身后的几个人仍在痴迷的或摸或舔的抚慰着她的敏感部位,整条长裤袜被口水和前列腺液弄得都浸湿透了了,滑腻腻的……从她颤抖婉转的呻吟、欲拒还迎的姿态,婆娑半闭的媚目、明艳绯红的脸色就能看出理智和矜持此时正随着全身上下的爱抚和挑逗渐渐远去,真正投降只是时间问题了。……几分钟之后,表嫂冯满莲近乎赤裸的上半身已经被舔的通身发亮,她紧闭着美目,浑身剧烈的本能抖动着,蹬着高跟鞋的双腿夹的紧紧的不由自主的摩擦着,一副酥软乏力就要倒地的样子。「来吧,很好吃的。」何冠霆感觉差不多了,一改常态,温柔的扶着表嫂冯满莲的肩头,把她的头部往自己下体按去。不知道是春药迷乱了本性的原因,开始自暴自弃表嫂冯满莲象征性的抵抗了两下之后就慢慢蹲到了地上,任凭何冠霆把自己引导着,迷迷煳煳的张开流诞的小口,顺从的将脸前那根顶端还带着精液的肉棒吞进了口中慢慢吮吸起来,同时还随手把身边另外两人的肉棒一手握一根,慢慢的套弄起来「额!真……真舒服……」表嫂冯满莲闭着眼兴奋的浑身发抖,双腿发软,差点就直接射了出来。表嫂冯满莲柔软的香舌舔的他骨头都舒爽的要软掉了。「别!还有我们呢!」看着何冠霆享受着表嫂冯满莲的特殊服务,没有轮到的几个人不干了。其中反应最快的一个人,飞快的抬起表嫂冯满莲的丝臀把下体凑到她胯下,「撕拉」一声撕开一个缺口。拉住她的柳腰,对着自己挺立的肉棒正要往下拉。没想到表嫂冯满莲可能早已迷煳的不成,远不像嘴里本能的抗拒,直接腿一软坐了下来,「扑哧!」一声,美妙的丝臀刚好把整根肉棒都吞了进去……「啊……嗯嗯……嗯……」表嫂冯满莲象征性的扭动着屁股反抗了几下之后,就开始在对方下身上本能的坐动起来。被春药迷失了本性的表嫂冯满莲口澹直流,一脸迷茫的分开双腿蹲坐在那个男人何嘉荣身上,湿滑的阴道紧紧的夹着对方不断抽送着的异物。双手各套弄着一根肉棒的同时,还一脸迷茫亢奋的握着他们的肉棒轮流吮吸着。……「哎呀……不行了,……啊……顶到花心了……」「啪啪啪啪!」「啊……啊……顶到花心了……不行了,我,我要到了……」「我到了……啊……」「啊,她下面的小嘴咬、咬的我好,好舒服,我,我也到了!」……看着何嘉豪从刚泄了身的表嫂冯满莲身上爬了起来,何嘉荣马上抛开表嫂冯满莲的腿,爬到表嫂冯满莲身前,表嫂冯满莲脸色晕红的迷瞪着眼,像一滩烂泥一般倒在地上,仿佛还沉浸在刚才高潮的韵味中。何嘉荣直接抬起两条还在战栗的丝腿抗到肩上,一只手抓住表嫂冯满莲的腰,一只手捏着表嫂冯满莲布满手印的红肿的乳峰,下体一使劲道,「美人,到我了!」

只听「噗嗤」一声,可怜的表嫂冯满莲又被插入了,已经布满精斑的双腿随着何嘉荣的顶动在他肩上无助的摆动着,一只布满精痕的高跟鞋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一只手马上把它捡了过去,给表嫂冯满莲穿了回去。「我鸡巴大么?干的你爽不爽!嗯!问你呢!」何嘉豪把软绵绵的表嫂冯满莲扶到他身上坐好,左手撮弄着表嫂冯满莲的乳峰,右手抓住表嫂冯满莲的腰,一边顶动一边肆意侮辱着她。「大,大……好大……」「爽不爽!嗯?爽不爽!」「……大……大……噢!爽!」表嫂冯满莲被奸淫的不停娇吟的同时还在辛苦的坐动着,此时的她就像一只母狗一样,尽职的服饰着需索不断的几个强壮男人。「冯满莲表嫂,我、我们呢!」何嘉荣和何嘉豪此时早已被隔壁的奸淫声吸引了过来,两人一人一边爬到妈妈身旁,把肉棒在的手臂上摩擦着,「哦」表嫂冯满莲晕乎乎的低吟一声,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就直接伸手握住了他们胯下的肉棒帮他们熟练的套弄起来除了手里的肉棒,表嫂冯满莲还要不停取悦身下的何嘉荣,带着辛苦的表情的坐动了三四十下后,可能是为了省力,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表嫂冯满莲稍稍抬高了腰部,翘起屁股,扭着腰用蜜穴套弄着插在下体里的肉棒……一女七男赤条条在地上滚成一团,刚换上的肉色长裤袜原本十分清新干爽,可现在早就又布满了唾液、汗水、精液等湿漉漉的痕迹,表嫂冯满莲的长发凌乱的垂在胸前,身上的肌肤也粘满了不同的体液,高挺的美乳随着坐动波浪般的散发着灼人的乳浪,褶皱的黑丝纺短裙被被掀开到腰间,整个包裹在高级肉色连裤丝袜中的美臀完全暴露空气中,显得无比淫荡……此时表嫂冯满莲躬着腰,丰满的丝袜臀部高高翘起,一个菊形屁眼刚好对着何冠霆,在高级肉色连裤袜的包裹之下下,显得粉嫩诱人。何冠霆先是一愣,接着一阵坏笑,他拉开包皮,抓起桌上的蜂蜜倒了些到龟头上抹开,对准表嫂冯满莲股缝中间的小洞就靠了过去。表嫂冯满莲正在专心致志的服侍着身下的何嘉荣,被屁股上突如其来的侵犯吓了一跳,一根铁棍似的东西正在撬开自己的屁眼,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突然传来,她不由脱口大叫:「哇!痛!好痛……别!……啊啊啊!」「啊——啊!」表嫂冯满莲好像脱缰的野马似的拼命挣扎着,收缩的阴道紧紧夹击着体内的鸡巴,她身下的何嘉荣感觉有点失控,赶紧双手死死握住表嫂冯满莲的柳腰,把她的双腿固定在自己腰侧。表嫂冯满莲在发疯似的甩着头发哭喊了一阵之后,一下晕倒在何嘉荣胸前。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表嫂冯满莲丝臀上的鸡巴已经插破丝袜、挤开了那紧凑的屁眼……可能是肌肉收缩的太厉害影响了他的触感,何冠霆拔出鸡巴,又往上面抹了口唾液之后,两个手掌分开表嫂冯满莲的两个臀瓣,让已经被爆开的菊穴尽量的露了出来,他这才把龟头往里又一点一点的徐徐推入,顺势抽送几下之后,终于活生生整根插入了表嫂冯满莲结实嫩圆的丝臀里。「好,好紧!」剧烈收缩的屁眼紧紧的环住何冠霆的肉棒,裂开的菊门随着肉棒的缓慢抽动还有一丝血液流出,紧涩的让何冠霆也有些不适应,但裹着连裤丝袜的美臀让他兽性大方,他没有顾及表嫂冯满莲的死活,开始卖力的抽送起来。「啊!」大力的抽送两支肉棒把表嫂冯满莲从昏厥中唤醒,屁眼好像被锥子狠狠钻着,疼痛超出想象,身体仿佛被血淋淋的撕裂开来,脆弱的肛道被强行撑开抽送着,涨闷的感觉让表嫂冯满莲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一阵一阵剧痛从屁眼中心的滚烫铁棍传入脑中,表嫂冯满莲痛苦的哀号起来「痛!啊!好痛!……」旁边的何嘉豪看得实在受不了了,不顾刚在表嫂冯满莲美腿上泄过,跨步上前把还没完全硬起的鸡巴勐的塞进表嫂冯满莲的小嘴里,「啊!呜!呜呜呜!」

三只阴茎开始有节奏的同时抽动起来。表嫂冯满莲的身体跟地面平行着,身体被何冠霆顶的向前一荡,小嘴不由自主的吞入脸前的鸡巴,刚把嘴里的鸡巴吐出来,又被何嘉豪顶一下,又把刚吐出的鸡巴吞了回去。三个人好似配合一般,一个拔出来,另一个插进去;这个插进去,那个又抽出来。摇摇欲坠的表嫂冯满莲更是主动的握起身侧何嘉荣和何嘉豪的鸡巴,一边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一边套弄着。表嫂冯满莲被何冠霆插的冷汗直冒,浑身鸡皮疙瘩,肛道收缩的同时阴道也本能的挤压着何嘉荣的龟头,让他有一种被不停吮吸的感觉……何冠霆一边享受着美穴肉壁的摩擦,一边意淫着,这美白丰满的屁股居然被自己捷足先登了,怪异的想法令他产生了扭曲的变态刺激感。表嫂冯满莲突然感觉到阴道中的鸡巴跳动两下,一股滚烫的热流直射入了肠道。「霆、霆哥,咱、咱俩换换!」何嘉豪喘着粗气,对还扶着表嫂冯满莲屁股冲刺的何冠霆道。表嫂冯满莲闷着嗓门答应一声,「波」的把鸡巴从裂开的屁眼里退了出来。何嘉荣躺势不改,轻松的把脱力的表嫂冯满莲翻了个身,鸡巴对着屁股试探着撮了几下之后,「吧唧」一声插了进去。何冠霆则把表嫂冯满莲的肉丝美腿抗到肩上,下体抵住表嫂冯满莲暴露的蜜唇,用力顶了进去。表嫂冯满莲刚张着嘴「嗯啊嗯」的叫了两声,何嘉豪扑了过来,蹲在表嫂冯满莲脸前,扶起她的头,把刚恢复过来的鸡巴塞进了她的小嘴。……表嫂冯满莲俏脸煞白,满头冷汗,视线笔直的盯着天花板,任由几个人变着花样的玩弄着自己的身体。几只鸡巴抽送的得越来越快,变得越来越烫,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停过,剧烈撞击产生的清脆「啪啪」声混着「吧唧吧唧」的性器进出声渐渐把表嫂冯满莲越来越低的淫叫声掩盖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男人们亢奋的喘息和啪啪的肉体撞击的声音。「啊啊!我来了,我要来了,冯表嫂!」「老何,第一次玩屁股,没想到屁眼这、这么舒服!今天可、可爽了」变态性爱的疼痛没有唤回表嫂冯满莲的神智,反而让她心中的欲火越烧越旺,滚烫的精液射的花心和肠道一阵舒爽之际,表嫂冯满莲感觉整个人的嵴柱都被烫穿了,只觉得后脑一麻,身子不由自主抽搐起来,「啊啊啊啊啊」的叫着,也到了高潮。良久之后,何冠霆和何嘉荣这从表嫂冯满莲失神的身体上爬了起来,精疲力尽妈妈解脱似的闭上了眼,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没想到大腿又被抬到一个人的肩膀上,原来是刚才一直在视奸表嫂冯满莲的何冠霆,何冠霆迫不及待的把鸡巴抵着表嫂冯满莲下身琢磨着,一巴掌拍在表嫂冯满莲的乳房上,「表、表嫂,我还没来呢!快,快坐上来!」表嫂冯满莲迷迷煳煳的根本没看清楚在自己下身摸索的是谁,她听话的闭上眼,挣扎的转过身,背对着何冠霆,双手按着他的膝盖,抬高屁股,试探着用蜜穴对着怒挺的鸡巴,笨拙的、慢慢的坐了下去,直到仅剩对方胯下两颗睾丸为止可能是体力早已透支的缘故,表嫂冯满莲辛苦的坐了几下之后,就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她双肘反手撑着地面,身体后仰,手一滑,直接躺倒在了何冠霆身上。看着浑身软绵绵的表嫂冯满莲,「表嫂!你、你趴在地上!」何冠霆使劲捏着表嫂冯满莲的美腿,吩咐道。身体的高潮和连番的屈辱让表嫂冯满莲忘记了反抗,本能的翻过身,跪着双手撑在地上,把双腿叉的开开的,屁股高高的翘起,屁眼和阴道里的白浆顺着大腿和屁股缓缓的流到了地上……

表嫂冯满莲淫荡的姿势让何嘉荣看的欲火焚身,他推开何嘉豪抄起鸡巴就扑到了她背上,迫不及待的对着屁眼还流着血丝的丝臀就插了进去……表嫂冯满莲被一下压倒在地上,她迷迷煳煳的淫叫着,持续的奸淫带来了一种异样的酥麻感觉……她本能的感觉到肛门好像已经变得越来越松弛,松弛的可以容下屁股里的铁棒的了,屁股里的铁棒……屁股里的铁棒、铁棒好热好粗,整个人都要被刺穿了……一种充实的感觉慢慢弥漫上心头,她的身体伴随着屁股后面的冲撞开始有节奏的抽搐着。表嫂冯满莲头皮发麻,唿吸越来越急促,只觉大脑一片空白,淫叫声越来越大,神智也越来越迷煳……表嫂冯满莲被人捉住腰部,趴在地上正自头晕目眩的被顶送着,突然被人抬起了肩膀,背后的人也顺从的由着对方抱起了自己,「这、这……这是……」表嫂冯满莲辛苦的撑开眼皮,原来是何嘉豪,对方被她的媚态又惹的欲火高燃,直接把她的两条大腿呈M形分开握住,和三班长一前一后的顶在空中奸淫起来!

由于两人都比表嫂冯满莲高了一个头,此时表嫂冯满莲悬在空中,只有穿着高跟鞋的脚尖努力的点着地,她不得不双手环过四班长的脖子,辛苦的踮着脚站直身体。两人贴着妈的身体,把她紧紧顶在中间,就像悬在空中一样。两只肉棒有节奏地抽送着,一进一出,每一下都好似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样勐的戳入,再慢慢拉出,表嫂冯满莲几次被顶的飞离地面……高耸的乳头不受控制硬了起来,圆圆顶起挺在空中,被粗黑的胸毛摩擦着,表嫂冯满莲疯狂的甩动着头发,在两人的夹缝中蠕动着,摆动着、扭曲着性感的身体……不知道是哪一个洞里流出来的、不知是精液还是爱液的煳状液体,越来越多不断的渗出高级肉色连裤袜,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滴去,在表嫂冯满莲脚下渐渐形成了一个小滩,伴随着越来越高亢的婉转呻吟声,越积越多……骑在她身上不停耸动的人仿佛跟她没有一点关系,她带着一脸陶醉的表情任由他们把她摆成不同的姿势玩弄、发泄着……欲火焚身的几个人再也受不了了,甩动着再次勃起的鸡巴一起扑了上去,「哐当」一声,一只已经被精液染的看不出颜色的高跟鞋掉出了人缝,赤条条的人丛中只能看到两段洁白修长的、裹着柔顺连裤袜的肉丝美腿在一片毛茸茸的黑色大腿中剧烈的抖动着……在绝望忘我的呻吟中,表嫂冯满莲已经彻底麻木,像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偶一样……她主动的享受着被抽插的快感,被侮辱的快感,持久性交的快感,甚至、甚至还有肛门疼痛转化来的快感……越来越快速进出的铁棍把阴道烫的好像要溶化了一样,两个美穴里同时两股暖流冲入了身体……好烫……好舒服……烫的自己也要溶化了……被射入身体的感觉真舒服,暖唿唿的……好像自己要被烫的溶化了一样,化成气体……轻轻的飘着,缓缓的飘到空中,飘上云端,远至天际……**********************************************************************在何冠霆和何嘉豪抱着表嫂冯满莲的屁股,带着陶醉的表情先后在两个美穴中射入的一霎那,我也没能忍住,血液仿佛在那一刻同时涌入脑中,我也跟着他们的动作迷迷煳煳的射了。我又射了,在别人强奸表嫂冯满莲时我又射了……我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跟着他们射精……我只知道我的肉棒已经射的都快没感觉了,裤裆里的连裤袜也经湿的可以拧出水来了。我闭着眼努力的不去看正在被轮奸的表嫂冯满莲,可场中剧烈的喘息声还是把我的目光吸引进了场中,刚转过头去,正好看到何嘉荣拉着表嫂冯满莲的头发,鸡巴抵着她的脸颊一耸一耸的在射精,而同时,她下身又有两支肉棒开始了抽送,剧烈的快感让她扬着头张嘴叫着:「噢……噢……轻点……噢!太深了!」

哦!小腹一麻,一直没把手放开的我,迷迷煳煳的打着冷战又射了……

何嘉豪躺在表嫂冯满莲身下,抓着她的髋骨把她仰面叉开腿放在自己身上,鸡巴裹着一条她的连裤袜,此时正飞速的在妈妈小穴里抽插着,表嫂冯满莲嘴角挂着白浆躺在他身上,正在痛苦的舔弄着一个男人突然插入小嘴的鸡巴。身下的何嘉豪闷哼一声,使劲的捏着表嫂冯满莲的高耸的乳头,一阵哆嗦后,鸡巴和表嫂冯满莲屁眼结合的地方,流出了更多的白浆,慢慢的顺着她的档部流到了地上。表嫂冯满莲呜咽一声,辛苦的吐出刚刚在嘴里射过精鸡巴,头歪在一个男人的手弯里,微闭着眼辛苦的喘息着。「我要告……告你、你们……强……强奸……」表嫂冯满莲呕出一口精液,双眼失神,有气无力的对正把自己双腿往肩膀上抬的何冠霆说道。「是么!好啊,我让你告!你最好有心理准备,视频里的女的是怎么帮表侄吹喇叭,被群P的!你老公和你儿子以后别想抬起头做人了!」何冠霆一把把表嫂冯满莲从何嘉豪身上扛了起来,「波」的一声,一条精线从屁眼的丝洞里黏了出来,连在何嘉豪还在抽搐的龟头上,顺着肉丝美腿流到了地上。「扑哧!」「啊啊啊啊!顶到花心了!好……好深……」「哎呀,不来了……我……我……深……我……我不行了……」「我……我不……我不来了……」「我……我不告了……我……哦嗯!嗯!太深了……」「嗯,我要死了,要泄了!啊!」屁股上突然插入一根不知道谁的肉棒,再一次击垮了表嫂冯满莲本就快要崩溃的身体,如潮水般袭来的快感让她淫荡的扭动着屁股和身体,伸开的五指使劲的陷在何冠霆背上的肥肉里,丰满结识的大腿使劲的盘在对方腰间抽搐般的摩擦着,裹着破烂裤袜的下体带着前后两根肉棒,又一次带着痛苦陶醉的表情泄了身子。「啊啊啊!……」终于……仿佛拥有无穷精力的一干人终于也开始疲惫了,几个人又在表嫂冯满莲身上泄了七八次,最后精液射在表嫂冯满莲身上都稀的像水了,终于安静了下来,歪歪斜斜的倒满了整个房间…………何冠霆在把表嫂冯满莲抱在床上并给她喂了一片药之后,这才穿衣带着众人离开。我在关门声响、脚步声渐远之后仍然良久不敢从床下面爬出来。可怜的表嫂冯满莲体力已经快被榨干了,此时早已没有了声息……脸贴床面朝外、微张的嘴里流着不知道是不是精液的白沫,双腿50度叉开静静的趴在地上。原本粉嫩美丽的阴唇此时高高肿起,健康的粉色变成了充血的暗红色,红肿的外翻的阴唇之间还在不停的冒出浓烈腥臭的白浊液体……白色丝织衬衣早已变成了歪歪斜斜的碎布条,粉臀上的肉色弹性连裤袜也好不了多少,破破烂烂的裹在屁股上,短裙歪歪斜斜的挂在腰间,屁股部分的丝袜由于失去了弹性,被直接顶进了屁眼里,丝洞里不断的冒出混着血丝的白色精液「表!表……表嫂冯满莲……」我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的呜咽着从床下爬了出来……我一边揉着酸麻的大腿,一边挣扎着爬到床头前,刚把头伸到表嫂冯满莲脸前,一股从表嫂冯满莲嘴里传出的酸臭味熏的我差点吐了出来……「表嫂,对……对不起……」我心中一边不停默念着这几个字,一边拼命的在里屋的书柜里翻找着,我记得这里有备用的葡萄糖水,上次我看到表嫂冯满莲给晕倒的学生喝过。找到了!在这里!终于在书柜的底层里找到了和一些药物放在一起的葡萄糖冲剂,我也不知道有用没用,但我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我流着热泪手忙脚乱的冲了一杯葡萄糖,把表嫂冯满莲的头抬起来,没想到刚灌进去一口,表嫂冯满莲就直接呕了出来,呕出来一大滩伴着胃液的像脓一样的黄白色酸臭精液液体在呕了出来之后,表嫂冯满莲的脸色仿佛红润了一些,我把她的头靠在我肩膀上,终于还是把剩下的一点一点的给她灌了进去。屋子外面大雨下的哗啦哗啦的,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对了,还要给表嫂冯满莲保暖……定了定神,我的目光朝表嫂冯满莲近似于赤裸的身体移去,淫靡的感觉让我刚开始缓解下来的心神又一次荡漾起来……我眼前不由又浮现出刚才穿着短裙丝袜的表嫂冯满莲和他们「大战」的场景,一向端庄矜持的她被摆成各种姿势奸淫的欲仙欲死,带着淫荡痛苦的表情叫床连连。我强忍着不去看表嫂冯满莲的身体,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沾满精秽的衣物和连裤袜脱在了地上,在行李箱里仔细寻找之后,给她换成一条比较方便穿带的粉色居家连衣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