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终于说服妻子夹着情人的精液回家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7 14:01

《 下属的老婆真淫荡》

《犯母》

(上)

和雨柔结婚已经十年了,总体而言,我们的婚姻是幸福的。

雨柔是传统的贤妻良母型的女人。

一直到新婚之夜,都坚守着自己的处女之身,也一直为我守身如玉。

我们相遇在大学图书馆,一次偶然的擡头让我们彼此相识相知。

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如今,已经度过了十载春秋。

十年内发生了很多事,但雨柔的身材一直保留得很好,她也许不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女性,走在路上也不会动不动遇到星探,成为职业模特什么的,但相较于一般女性,她确实有她迷人的资本。

十年了,她的容貌依旧姣好,体型比起当初,反而更显得前凸后翘。

雨柔非常地保守,最多允许我隔着衣服爱抚她的乳房,每次我想把手伸入她的内衣或者裙内,都会被她坚定地拒绝。

新婚后她在床上也非常保守,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关着灯,做着传统的传教士位。

我个人有些特殊嗜好,可能诸位觉得有点变态,我喜欢吞精,这习惯可能是我十几岁时养成的。

那时,我找了一个比较骚的女友,她喜欢精液,还喜欢和我分享。

她喜欢帮我把精液吸出来,然后激情地吻我,温暖的精液从她的嘴里流到我的嘴里,再流回她的嘴里,又流入我的嘴里,不断地交换中,直到被我们两个吞了进去。

她在做完爱后,喜欢把两腿张开,让我用舌头把她的阴部清理干净,这样她的阴部就会比较干净,不会被她父母发现。

这段经历很美好,但在持续了几个月后却戛然而止。

当她张开双腿要我舔干净她和其他男人做完爱后留下的痕迹时,被我毫不犹豫地拒绝,并且离开了她。

这段经历让我开始厌恶太骚的女人,于是纯情的雨柔成了我的女友我的妻。

可惜在享受了雨柔的纯情后,我又开始怀念那段激情四射的时光。

我开始缠着雨柔,试图让她放松自己的底线,在床上可以更放浪形骸一些。

我先试图让她接受开着灯做爱,成功后又费了很大的劲说服她可以让我舔她的阴部。

接着就是好几年的努力,她终于肯舔我的肉棒,但她绝对不会吞精。

或者在我射精的一刹那停止,或者如果没把握好时机时她会吐出来,说这真恶心。

直到近几年,她才允许我在做完爱后俯下身,品尝自己的精液。

每次我在做完爱后都会这么尝试,最近她终于屈服了。

她这么做大约仅仅是为了让我满意,而不包括其它的意义,虽然这确实让她在做完爱后又享受了一次高潮。

她不是乐于如此,仅仅是为了让我满足,也避免我喋喋不休的请求。

这几年,我一直暗示她,我希望从她的阴部舔到其他男人的精液。

也许前女友修长的美腿张开后那浓浆的诱惑开始在我脑海里发酵,也许仅仅只是吞多了自己的体液,这东西已经像毒品一样让我上瘾,我开始想象其他男人的精液的味道,他们品尝其实会是什么样子的?当我从雨柔湿润的阴道内把自己的体液清理干净后,我会对她说:「想象下如果我吃的是其他男人的精液,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或者说:「真不知道别人的精液在你体内会是什么味道呢。」

大多数时候,雨柔仅仅假装没听到,或者回答说,她跟我在一起很开心很幸福,她只需要我就足够了。

有时雨柔也会生气骂我,说我不爱她了,说我变态。

我会试图说服她,我是如何地爱她,我太爱她了,我愿意她享受更多的男人,甚至喜欢喝其他男人在她体内留下的精液。

两三年过去了,我的尝试没有任何成效,雨柔始终不肯。

我几乎接受了这个事实,今生我会有一个忠诚的妻子,她的阴道不会有其他男人的精液。

这是件对别人来说也许是最幸福的事,至少对王宝强来说是如此,但无法压抑的失落感还是充斥我的内心。

前女友两腿间的白浆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的梦里。

老实说,雨柔能允许我从她的阴道内舔我自己的精液,我已经够幸运的了,其他女人大约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丈夫这么做吧?我还能要求什么呢?直到两个月前的某个晚上,在做完爱后,雨柔躺在床上,两腿大大地张开,我的精液从她的两腿之间凌乱的阴毛中流了下来。

而我则跪在她面前,用舌头帮她清理阴部,把自己的带点咸味的精液一点一点地喝下去。

雨柔突然说:「你真想在我的阴道里舔另一个男人的精液吗?」

我激动地颤抖了一下,太出乎我的意料了,「真的,我非常渴望从你的阴道里舔另一个男人的精液,」

我急忙回答,「为什么这么问呢?」

「不为什么!」

她的回答听起来很平静。

我卖力地舔着她的裂缝,舌头深深地探入她的毛茸茸的孔洞之内,把我和她体液的混合物卷出来,再吞掉。

我的努力显然得到了回报,雨柔的身体开始颤抖,她高潮了。

完事后,我继续舔她的阴部,再次询问雨柔,她说的让我在她的阴道内舔另一个男人的精液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坚持说没什么意思,只是和我开个玩笑。

她说她知道我一直想做这事,她知道这样可以让我兴奋。

那时,我仅仅觉得很奇怪,她居然我会提到另一个男人的精液,尤其是知道她本人对这事有多深恶痛绝的前提下。

(中)

两周之前,我再次射入雨柔的体内,正准备用舌头帮她清洁,雨柔突然说:「如果这是另一个男人的精液,你真的会更兴奋吗?」

「当然,」

我回答她说,「柔儿,我一直渴望从你体内喝到其他男人的精液,已经求你了好几年了。怎么突然这么问了?」

「其实,上星期,我有了一些想法,也许真的挺有趣的。」

雨柔的脸红红的,低声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在我日复一日的的暗示,挑逗,祈求下,我纯情的妻子终于有想法了!我飞快地用舌头帮她的阴部舔干净,勐击她的阴部,雨柔的身体很快颤抖着到达了高潮。

在我们恢复体力后,我抱着雨柔,开始向她诉说我这些年来的心路历程,当然,前女友的事没说,我只说这是我与生俱来的奇怪爱好,我爱她,但希望她骚一些,淫荡一些。

当我提到我希望她能夹着其他男人的精液回来让我舔时,雨柔说她实在受不了我一听说她和其他男人睡了就兴奋的样子。

我解释说,这是因为我爱她,信任她,我喜欢她这么做。

我说我一想到我最爱的娇妻,张开她雪腻的双腿,刚偷欢完后乳白的浆液正缓缓流出,而我则跪在她脚下,品尝那咸咸的欢爱证据,我就会感觉兴奋异常。

聊着聊着,雨柔犯困了,她用睡意十足的口吻说:好吧,你这么喜欢,我去做就好了。

我兴奋地坐了起来,这么多年的暗示祈求终于有了结果,雨柔终于肯了,同意去做我一直希望她去做的事。

「你打算从谁那里拿到精液?」

我继续问雨柔。

她的脸红了。

「几个月前,办公室新来了个法国小伙,挺浪漫的,他公开调戏我好多次了,」

雨柔回答,「办公室里的姑娘都挺喜欢他的,他好像对我有特别的意思呢,我希望能得到他的精液。」

几个月前?两月前雨柔第一次问我「你真想在我的阴道里舔另一个男人的精液吗」,难道是与此有关?「你为什么不试着回应一下,看看你们最终会进展到什么程度呢?」

我回应道。

几天后,雨柔回到家后,脸上红晕宛然:「老公,我真这么做了」,她说「我告诉皮雷我会和他约会。」

「时间和地点呢?」

我问。

真的很难相信一向纯情的雨柔居然这么容易被钓上了。

「我提议明天下午到某宾馆一夜情,事后不再联系,」

她说,「他会开车把我送回来的。亲爱的,可以吗?」

雨柔很少用亲爱的称唿我呢。

「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要让他深深地射进去,然后就马上回家,把精液给我。」

我回答。

「老公,现在还能反悔哦!如果你不乐意,我不会去的。」

雨柔说。

「不行!一定要去,我喜欢这样。我几乎等不及看到自己最爱的妻子偷欢张开双腿,精液从她的阴道汩汩流出的模样,我好想马上就尝到。」

我回答。

第二天一整个早上,一想到下午要发生的事,我的鸡巴都保持挺立状态。

雨柔让皮雷在两点开车接她去宾馆,然后再把她送回来。

雨柔事前告诉皮雷,她老公今天有事不在家,不会知道什么的。

吃完午餐后,雨柔问我,能不能帮她做一下约会前的准备,我很乐意,于是安排她先洗一个热水澡。

我站在浴缸边,看着雨柔把沐浴露抹在自己硕大的胸部,擦洗自己的身体。

「把剃须刀给我」

她说。

拿到剃须刀后,她在自己的阴部弄满泡沫,开始剃她的阴毛。

「你在做什么?」

我有些奇怪。

「让我的阴部更美更光滑哦!」

她回答,「老公,光滑的阴部可以让你事后更方便舔呢!」

我有些震惊。

事实上几年前我就多次求过雨柔把她的阴毛剃了,她从来不肯,甚至没为我整理过阴毛。

雨柔花了很长时间小心翼翼地剃掉自己的阴毛,让自己的屄看起来光洁而漂亮后。

我给她拿了一个大浴巾帮她罩上,把她赤裸的娇躯擦干净。

我的手缓缓地伸到她身下,抚摸她第一次变得光洁的阴部。

我的手指伸进她的阴道内,奇怪地发现她已经变得相当湿滑,雨柔的两篇阴唇之间更是湿漉漉的。

「老公,现在不行哦!」

雨柔提醒着,「这是给我的情人准备的。」

我有一些失望,第一次抚摸到她光洁的阴道,感到她的湿润,其实我已经很硬了。

雨柔去她的衣柜,拿出她前段时间她在美国出差时带过来的维多利亚的秘密,精美的面料衬托着迷人的乳球,看起来动人极了,上次我忍不住扑了上去,被她制止了,以后她再也不在我面前穿这一套,怕我动作太激烈撕坏了。

外面她套了一件简单的外衣和七分短裤,一如她这些年在外面的维持形象,文雅清新。

(下)

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雨柔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们一起下楼等待皮雷的到来。

雨柔的脸显然经过精心的修饰,看起来顽皮可爱又不失性感。

那双扑闪闪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粉红色亮亮晶晶的唇彩,显得迷人极了。

我忍不住抱住了她,吻了上去,却被雨柔顽皮地推开了。

「坏老公,不许弄乱了我的妆。」

一想到这双迷人的唇瓣马上要被另一个男人含在嘴里,肆意采撷,而我这个正牌老公却无权享用,我隐隐有心痛的感觉。

「你还能反悔哦,」

细腻的雨柔显然觉察到了我的不,反手抱住我,「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哪儿也不去,留下来陪你。」

「不,」

我说,「和你的小情人玩得开心点,在你的小屄里给你老公留点你们欢愉的痕迹就足够了。」

说完后我到厨房躲了起来,免得让皮雷看到我。

当雨柔跟皮雷走后,我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脱掉自己的衣服躺在床上,等待雨柔的归来。

想着即将或正发生的事。

雨柔现在在做什么?皮雷对我的妻子做了什么?等待的过程让我感到紧张、兴奋和强烈的嫉妒。

两个小时后我听到了汽车声,几句轻轻的说话声,接着前门打开了。

高跟鞋上楼的脚步声,门开了,果然是雨柔。

「老公,我回来了,给你带了礼物哦!」

雨柔咯咯笑着说。

「欢迎宝贝。」

我回答。

「你想听听我刚才在干什么吗?」

雨柔问。

「别卖关子了,你知道我在等着呢。」

我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雨柔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我注意到她刻意夹着腿。

「你要我告诉你我和皮雷做了什么吗?」

「是啊。」。

雨柔于是把过去两个小时他们交往的细节和盘托出。

她说他们到达宾馆后直接去了皮雷订的房间。

进屋后,皮雷就强硬地抱住了她,吮吸她的唇瓣,伸出大舌头探寻她的丁香小口。

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她的屁股和乳房。

然后让她跪在地板上,掏出了鸡巴让雨柔给他口交。

我好奇地问外国人的鸡巴真比中国大吗,雨柔说皮雷的比我更粗更长一些。

接着皮雷技巧性地把她脱光了,放在床上,将她的大腿大大地分开,然后舔她光洁的阴部,让她到达了第一次高潮。

雨柔说皮雷的技巧和冲击力都极出色,接下来的性交给她前所未有的感觉,让她感觉过了一个很久很久。

皮雷先是让她趴下来用狗交式操她,接着让她像女骑士一样自由驰骋,在她脱力之后又压了上来。

雨柔说皮雷最终射精时也射了非常久,而且量很大,她能直接感受到皮雷射精时强烈的冲击,皮雷强烈地贯穿了她的身体,直接射进了她的子宫。

雨柔说完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解下那条昂贵的紫色蕾丝胸罩,我注意到的她的乳头还保持着坚硬,上面还有和情人欢爱后的痕迹。

雨柔弯下腰,激情地吻我:「老公,你要不要舔人家的小屄?」

我的鸡巴立刻跳了起来,我意识到我迷人的妻子正问我要不要尝她屄里情人的精液。

「把裤子脱掉,但内裤留下。躺在床上。」

我轻声说。

雨柔很快按我的要求去做了,她夹着腿,躺在床上,然后把她的腿轻轻分开。

我爬到她的腿边,打开她的双腿,看着眼前迷人的景色。

雨柔的紫色内裤紧紧地包裹着她迷人的小屄,透过轻薄的材料,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光洁的阴部形状。

她的内裤已经湿透,她大腿内侧因为正在干涸的精液,闪着白花花的光泽。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迷人的体香混合着奸夫精液形成古怪的性气息。

我伸出手指,缓缓地拉开维多利亚高档而轻薄的面料,将她拉到一边。

一丝由精液组成的白丝在面料和雨柔的小屄之间被缓缓拉长。

我让雨柔擡起屁股,将她的内裤从光洁无毛的小屄和圆润修长的大腿上慢慢滑下。

雨柔把她的两腿分开,她刚被人操过的小屄微微张开。

肿胀通红的阴唇内,一滴精液混合着娇妻的爱液缓缓从她刚被奸夫使用过度的小洞里流下。

事实上她的整个阴部和大腿内侧都覆盖着奸夫的精液。

「吃吧,老公」

爱妻呢喃着:「把你的舌头伸进我的小屄内,把我的不贞舔干净。雨柔的声音带着哭腔,很轻很轻,不注意都听不到。我伸出舌头,卷起那滴刚才小屄里滴落的精液,放进我的嘴里。有微微的苦涩,和我的有一点不同,其实它已经在雨柔的屄里呆了很久,它应该混合着雨柔的爱液,但似乎依旧比我的浓稠。我把舌头伸进雨柔的阴道内,努力探索着,我开始品尝到奸夫不久前射入雨柔身体深处的精液。雨柔低低呻吟着,似乎要把所有已经进入她身体深处的精液都挤压出来。而我则把他们全喝了,他们布满了我的舌头和我的喉咙深处。「好舒服。」

雨柔用她的小屄摩擦着我的嘴和舌头。

我继续舔着她光滑湿润的阴部,在她情动后,我伸出两根手指插了进去,探索她湿润的阴道深处,我把手指拿了出来,在雨柔的注视下把上面粘着的滑滑的,闪着光泽的精液舔干净。

然后又低下头用舌头舔她的裂缝。

我尽情享受着妻子加料后的迷人阴部,在我的吞咽下,精液开始越来越少。

我沿着她的阴部往上移动,停留在雨柔挺立着的阴蒂上,用舌头舔着,轻轻地咬着,雨柔到达了顶点,她发出一声长长的低低的呻吟声,她的身体颤抖着,到达了一个剧烈的高潮。

「感觉棒极了。」

雨柔说,「我的阴道还在颤抖呢,亲爱的老公,这是你迄今为止你给我的最棒的高潮。」

我从她的胯下擡起头来,爬了上去给了她一个亲吻,让她继续品尝奸夫精液和自己的爱液。

雨柔突然推开我,弯下腰去,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她湿润而温暖的口腔让我很快就硬了起来,雨柔又伸出手指帮我套弄着,我忍不住低低呻吟了起来。

她的舌头则直接卷着我敏感的龟头。

头部在不断地吞吐着,在她的努力下我很快就射了出来。

第一次雨柔没有嫌恶地躲开,我往她的嘴里注入了几股浓浓的精液。

射精后我看到雨柔的嘴角流着几滴精液,顺着她的下巴缓缓流下。

雨柔弯下腰,吻我,打开我的嘴,把我温暖而粘稠的精液重新度入我的嘴里。

我们互相接吻了一会儿,精液在我和她的嘴里轮流交换着,我们每个人都喝下了一些。

记忆慢慢模煳,雨柔和前女友的身影开始重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