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一箭双鵰_微小说_荤段子_黄乱色伦短篇小说_言情色系短小说_龙腾伦理短小说-微兔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想不到一箭双鵰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4 20:23

阿华有个死党阿明,认识了两个刚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的女孩,活泼的叫阿芝,身材高瘦,样子可爱。文静的叫阿丽,虽没有阿芝高瘦的身材,但那36D的大胸直引人垂涎慾滴。四个人泡了几个晚上的夜吧,两三次後便相识熟落。

由于那几晚的夜吧都是阿明出钱的,阿华有点不好意思,刚好有朋友送了两间温泉酒店的情侣套房VIP免费优惠券,便约四个人一起去泡温泉游玩。

阿芝和阿丽当然开心,可惜出发前阿明突然有事不能去,阿华三人只好乘车前往。谁知三人到了酒店,服务员告之要两对情侣才可用两间套房,三人的话只能共用一间套房住宿。二女也不计较,便与阿华一同入住。

入住之後,环境不错,几个大小各异的温泉任君选择。而且优惠券说明这里包吃包住,不用付钱,晚上的自助餐也不错,三人算是吃得开心,玩得愉快。

但长夜绵绵,泡了一个下午的温泉啥意思也没了。加上酒店位于郊外,只有个小超市外,没啥夜街可逛。在外走了一圈没地方好玩,三人就闷着回酒店了。

可能闷气,阿芝回去的时候竟然买了两打罐装啤酒和一些零食,用来打发时间吧!

「还以为泡温泉不错呢,可就只有温泉外啥也没得玩,连卡拉OK也没有,华哥,这也太OUT了吧。」

听着阿芝的怨气,阿华也不反驳。这也难怪,酒店是新开张的,除了温泉外其他的娱乐设施还不齐全,不然怎麽这麽优惠给你包吃包住呢!只不过是弄弄宣告,提高知名度吧。

晚上才八点半,三人无所事事,玩了几把扑克,阿芝又怨声连连:「早知道这麽闷气就不来了,一点刺激也没有,真不好玩!」

这下阿华心头就受不了了,自己朋友送的票,你来就来,来了就别怨气乱语吧!听着阿芝怨这里没刺激,忽然灵机一动,阿华便笑嘻嘻地说:「阿芝,竟然这里没刺激,那我们就来玩点刺激的游戏,敢不?」

喝了啤酒的阿芝立时瞪着眼问:「什麽刺激游戏?说来听听!」

「我们就玩摸乌龟敢不?」

「噶!我还以为啥游戏,也太无聊了吧!」

「你先别下定论!我们抽牌,谁手上的牌先抽完他就赢了,输的两个除了要喝酒外还要受罚。」

说到这,阿华故意停了下来看着她俩。

阿丽忍不住追问:「那要怎麽受罚?」

阿华抬着头想了想,故弄玄虚地就是不说。阿芝也急了,问:「别弄得神神秘秘的,快说吧!」

「嗯!既然阿芝你说要找刺激的,那不如我们就罚脱衣服!canovel.com谁输了谁就脱!直到脱光为止。敢不敢?够不够刺激!」说到这,阿华反过来瞪着阿芝,故意用眼神气她。

身边的阿丽立时红了脸,不说话。反而阿芝可能喝了啤酒来了兴致,受不了刺激,咧着嘴说:「脱就脱,谁怕谁!阿丽,我们就联手脱他衣服,让他光着屁股给咱们看。」也不理阿丽同不同意,便催阿华洗牌子。

没想到阿芝真敢应战,说玩就玩,阿华一边洗牌子一边偷偷淫意地说:「喂啊!玩归玩,你们可不能串通一气呀!」

就这样玩了数局,各有输赢。本来是冬天,衣服应该穿得较多才是,但屋内有暖气,开始玩的时候都没有穿较多的衣服,几局下来阿华脱了几件就只剩下一条内裤,引得阿芝哈哈笑。可後来阿丽与阿芝也输了几局,只剩下一条底裤和内衣,两人尽是春媚外露,无限风光。盯着她俩的魔鬼身材,直看得阿华两眼发亮啊,意意淫笑。下面的小弟弟可惨了,难忍成棍,涨起了一个小帐蓬,引得阿芝哈哈大笑。

白天泡温泉之时就看过她俩穿泳装的样子,现在换了看她俩穿的内衣内罩却是别有一翻风味。阿丽内里穿的只是白色内衣,那36D的巨乳透过内衣在胸前晃来晃去,使阿华直吞口水。而阿芝也不示弱,她没有穿内衣,却是一条红色乳罩,加上红底,一副火辣辣的身材勾着男人的心就是冰川也让你融化。

玩到此时,大家都喝得醉意纷纷。阿芝喝得最多,也不知她是否怕再输就要脱光身子,便借着醉意,胡乱说了几句累话,便倒在被里睡着了。

「喂,你可别装了,怕输就说出来吧!才十点呢,睡啥觉呢!」阿华用脚踢了几下,看着连衣服也没穿上的阿芝睡得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真没啥意思,本还想要看看这骚女的脱光秀,挫一挫她的锐气,现在倒没戏看了。只剩下文静的阿丽就不要欺负人家了,阿华便收拾东西准备睡觉。

房内只有一张双人情侣床,阿华本打算睡地板的。阿丽可能心痛,便劝他也一起上床睡觉。见人家不反对,阿华当然也不客气,扑嗵一声便上床了。

寒夜虽冷,可喝了酒却是无啥睡意。况且有两个美人在旁,阿华又怎会睡得着呢!三个人一张床有点紧逼了。加上寒夜,阿华是一个人盖一张绵被,阿丽与阿芝盖一张,就更加拥挤了。睡不着觉,身子翻了几下,被子就翻下床去。

阿华也不理,竟然挤进阿丽她们的被子里去取暖。这下可好,阿丽也不反对啊,任由阿华挤进来。

真是艳福不浅,发现阿丽只是穿着刚才那件内衣睡觉,阿华的鸡巴便硬了起来。心里起了歪心,假装不经意地抱住了阿丽,阿丽竟也没有反抗,还是装着睡觉。

见人家没动静,阿华的胆子就更大了,用手慢慢移向胸前一抓,这一抓就抓住阿丽的大乳。阿丽只是嗯了一声,只动了一下也没反抗,反而移着身子让阿华抓得方便。

阿华知道有戏做了,也不急着上马,先把慢慢弄着阿丽的大乳玩玩前戏。36D的手感果然舒服,嫩滑的乳肤揉搓起来简直是摸不释手。渐渐地摸得阿丽开始娇气连连,又怕惊动阿芝而不敢哼声,只能轻轻地发着闷气。

摸完大乳,魔爪开始向下延伸,摸向阿丽的小穴。一摸之下,阿丽的小妹已是黄河缺堤,淫水泛滥,有些淫水更已流到了床单上,想不到外表文静的阿丽原来也是骚女一名。而且令阿华更加惊喜的是,阿丽原来是一只白虎精,怪不得她的皮肤这麽细嫩柔滑。

也不理旁边的阿芝到底是不是装睡,更不理阿丽感觉如何,阿华用右手抱着阿丽的头部直抓着她的胸前大乳随意玩弄。左手则是一直挑弄着阿丽的小穴,後来更忍不住用手指伸入穴内。

当阿华的手指伸入穴内之时,阿丽为之一振,阿华却是为之一惊。原来阿华的手指竟然摸到穴内有一阻物。

「你还是处女?」阿华惊喜之余轻声问向阿丽。

被摸得脸红发热的阿丽含羞答答地嗯了一声,说:「华哥,妹是第一次,你可要温柔一点。」

听着阿丽的回答,阿华兴奋到极点。想不到中了头奖,而且还是一只处白虎啊。阿华兴奋之余也不心急。

长夜漫漫,难得搞上个处的,当然是慢慢玩弄才爽。

阿华一把扯开被单,翻过阿丽,细心地观赏着阿丽每一寸的肌肤。阿丽不算顶级美女,却也长得标致,而且肌肤细腻平滑,是少有的嫩滑柔肌,令人摸不释手。加上那36D的大乳,那红而透心的乳晕,引得阿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後伏下身子慢慢地嗅着那淡淡的乳香。

嗅着那诱人的少女乳香,阿华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先慢慢舔弄着乳晕,品尝着少女的乳味,然後由外而内地咀啜着乳头,最後连乳晕一同深深地含在嘴里啊。

当阿华狠狠地吸着奶头之时,仿佛就感到有甜甜的奶汁被吸了出来。啜了良久,「噗!」一声,阿丽的乳头才从阿华的嘴里依依不舍地吐了出来。

这一下,闭着眼的阿丽忍不住舒服地哼了一声。含完左乳,阿华又如此嘴法含弄着阿丽的右乳,这时的阿丽已忍不住哼声连连,娇喘吁吁。胸前两颗玉葡萄因阿华的口弄已变得坚硬突挺,阿华更是又吮又咬忙于左右交含,贪婪的他为求方便竟把阿丽的两只豪乳互相挤兑在一起,然後张开大口一次过咀起两个乳头。

这种玩法也只有阿丽那对36D的大乳才能做到。

虽然口里含弄着阿丽的乳奶,阿华的手也没有闲着。一直都是摸索着阿丽的小穴,每当摸到阿丽的阴蒂之时,阿丽总是为之一振,连连娇动。这是女人的敏感点,阿华怎麽能不知。为了挑起阿丽的性慾,阿华更是百般挑弄,有时更探索着阿丽的後菊,只要是阿丽的禁地,阿华当然是全不放过。

阿丽当然从未受过如此兴奋的性爱挑逗,不用多久便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突然一手抓着阿华的手臂妖声乱哼,身子一拱,一阵抽搐,更连声说:「哥啊,不要停,好舒服……」说完便高潮迭起,泄了出来。

阿华知道阿丽泄了,眼意淫淫地看着喘息未定的阿丽,轻声问道:「舒服吗啊?阿丽。」

「舒服极了,哥,妹从来未试过如此舒服的,你太好了。」说完紧紧地抱着阿华,情意绵绵地吻了他一下。

难得遇上一只白虎又是未开苞的,阿华当然要使出浑身解数,尽情玩弄此等尤物。第一波玩弄刚完结,阿华便开始准备第二波。

阿丽紧紧抱着阿华之时,感觉耳垂被阿华舔弄着。然後阿华慢慢往上移动,经过面额,最後与阿丽四唇交接。阿丽当然不拒,深深地与阿华接吻起来。

可能阿丽还未试过接吻,显得有点笨拙。开始时也不知如何迎合,只是任由阿华吸舔。後来阿华用舌头顶开阿丽的牙齿,与阿丽舌与舌互舔起来。

在阿华的带动下,阿丽竟然也兴奋起来。她吸着阿华伸过来的舌头,上下左右回旋翻动,双手紧紧抱着阿华的脖颈不舍放手。阿华见此,忽然起了歪念,故意在舌头上渗出大量口水任由阿丽咀吮,阿丽竟然不觉恶心,全部一一吸吮。

看着阿丽的激情,阿华反而冷静下来。因为今晚他要好好玩弄阿丽,又怎能被阿丽所带动呢!不然一轮情迷激情後,还未插进去就被冒失送水,那岂不浪费了吗!

想到此,阿华把舌头抽了出来,然後开始往下吸吮。颈部,胸前,36D的大乳,肚脐,小腹,最後就是阿丽的神秘地带。

看着阿丽的神秘小穴,阿华并不急着玩弄,而是和刚才一样,打开手机的照明灯,慢慢欣赏着这难得的白虎小穴。

果然是处女小穴,加上一丝阴毛都没有,更显得细嫩无暇。那幼嫩阴蒂因为兴奋的原因而涨得通红,而那大阴唇则是羞答答地合上起来,仿佛就是不让你轻易看见内里的秘密。

令阿华觉得惊奇的是,阿丽已是淫水泛滥,本应是骚臭浓浓。可阿华一点也不觉得臭,反而只有一种令人心切慾动的骚味。

此刻阿华忍不住了,伸出舌头舔弄着阿丽的小穴,开始品尝这难得的极品。

阿丽也领会阿华的心意,尽量张开大腿,好让阿华好好品尝自己最贞贵的地带。因为她知道,今晚她只属于阿华一人,自己已成他的玩物。

当阿华舔弄着阴蒂之时,阿丽又是一阵骚心的触动。那是女人的敏感部位,阿丽又如此放浪,怎能没有感觉呢!此时的她不由自主地又哼起那情慾和骚心的娇声了:「哥,不要停,好舒服,好爽呀!抠进点,里面痒呀!」

舔着阴蒂,阿华挠动舌头,开始移向小穴的内部。滑过阿丽的尿道口,然後小心翼翼地翻开小穴的大阴唇,再推开小阴唇,然後直接用舌头伸进小穴的阴道中。阿华竟然用舌头当成鸡巴,在小丽的阴道中进进出出,弄得阿丽慾火焚身,两手抓着床单想挪动身子避开,却一来被阿华死死地抱住了腰腹不能挪开,二来又怕惊动阿芝只能禁声强忍。

也不知阿华的舌头过长还是阿丽的阴道过浅,只要阿华伸尽了舌头,就可以舔到在阿丽阴道内的处女禁物,这令阿华既兴奋又担心。这禁物肯定是要自己来破才可以,但破这禁物当然是由盘古以来,天地万物中只有唯一的破具才合适。

阿华当然不敢随意破处,还是把舌头缩回来,回攻阿丽的敏感之地——阴蒂啊。

而且他感到阿丽已是娇喘吁吁,只要再经挑逗,很快就要再泄身了。所以阿华使出解数:舔、挑、啜、吮,吸,咬,连翻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