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火车遇歹徒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5 18:33

《 飞机上的颠簸》

《不平静的车厢》

闷热的天气、闷热的环境,使得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赵剑翎多少也有些受不了。

火车隆隆隆的声音催着疲惫的她昏昏欲睡,但是她不得不保持一份警觉。现在,她正在执行危险的任务。

赵剑翎无法想像,居然有人愿意通过这种途径偷渡出国。一节空的载货的车厢,地上铺满了稻草,二十多个偷渡者就坐在上面。三十七度的高温使得整个车厢就如火炉一般。早知道是这样一个结果,她一定找借口不参与这种任务了。

敌人是一群偷渡团伙,专门组织人员偷渡,赵剑翎的任务就是混入其中,争取破案。

这节车厢里面都是偷渡的人蛇,而蛇头都在另一节车厢里。二十多个偷渡者中,有十多人是男子,还有九个女的。

年轻的女警官那乌黑的秀发扎了一个马尾辫,容貌清秀,看上去十分清纯,上身穿着单薄的白色汗衫,下身是红色的短裤。透过薄薄的汗衫质地,可以看到她的半截背心胸衣。由于天气很热,女警官赤脚穿着黑色的凉鞋。

赵剑翎生性贞洁,并不愿意在男人面前裸露双脚,但现在由于过于闷热,她也实在顾不得太多,下身两条白玉般修长的大腿和晶莹剔透的一双秀美的脚都裸露着,引得那些男人们不时地看着她,目中满是淫邪之色。

女警官厌恶地向那些人扫了一眼,那几个好色的偷渡客只觉得一股令人生畏的锐气袭来,连忙低下头去。女警官暗暗道:“可恶的好色鬼。”

事实上,女警官长得清秀,与其他的几个偷渡女子相比,别有一番清纯的气质,更何况单薄的夏装凸现出她那标致的身材,又裸露着美妙的大腿和脚,自然令男人们着魔。

赵剑翎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在车上已经快一天了,再过两个小时就可以下车,会是哪里呢?这些蛇头从不把各个地点告诉偷渡者。现在,最关键的是不要暴露身份,伺机行动。

突然,门开了,六个蛇头走了进来。

“这个女的还不错啊!”一个蛇头指着赵剑翎身边的一个女子道。

“剥光看看!”

这个女子其实长得很一般,只是看上去年轻一些,和女警官相比颇有不如,她听到了蛇头的谈话,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五个蛇头已经冲了过来,粗暴的手疯狂地撕扯着女人的衣服。

女警官本来以为这些人只是说说,没有想到居然真动起手来,眼看那个女子就要受辱,她略为一犹豫,决定出手。

看上去身材娇小的赵剑翎突然间出手,那几个蛇头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年轻的女子已经把两个人打倒。

蛇头们哇哇大叫着冲上前去,但是女警官武艺高强,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可以对付二十个歹徒,这五个人如何是她的对手,几声惨叫,五个人纷纷倒地。

但是,就在这时,赵剑翎只觉得背后有人,刚想转身,一个硬物已经顶在了后心上,是一把手枪,出手的是那个没有参与凌辱女子的那个蛇头。

“别动!”

这时,原本慌乱的局势一下子静了下来,五个被打倒的蛇头站了起来,那个受辱的女子正小声地抽泣着。

一个蛇头道:“老哥所料不错,这个小妞果然不是寻常人物。”

拿枪的蛇头看来是头目,道:“去查查她的包,看看有没有证件。”

赵剑翎的心沉了下去,身份就要被识破,而且已经被擒,至于有什么后果,她想起自己以前的经历,不寒而栗。

一张证件递到了头目的手中。

“国际刑警赵剑翎警官。哈哈哈!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女警官赵剑翎。难怪身手这么厉害。”头目冷笑着道:“我们早就知道国际刑警组织想要将我们剿灭,因此做事都得小心一些。”

赵剑翎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从一开始就怀疑你了。你看看你自己,哪里像是要偷渡的人?不过真没有想到,你居然就是令歹徒们闻风丧胆的赵剑翎,而且那么容易就把你抓住了。”

的确,无论如何伪装,女警官毕竟还是不能改变自己的气质。

头目道:“这就是一个圈套,其实你可以想想,这里论容貌清秀,她比得上你么?就算要剥,也应该是剥你的衣服。”

几个蛇头上前,将女警官按倒在地,反剪她的双臂,用绳索绑住了手腕,再把她的双脚也牢牢地绑住,然后强迫她站了起来。

头目淫邪地笑着,用枪口缓缓挑起了赵剑翎的汗衫下摆,直到她的腰身裸露了出来,女警官平坦的小腹和肚脐都展现在头目的面前。

“身体很白皙。”

赵剑翎挣扎着,道:“住手!你这混蛋。”

“啪啪”两声,女警官被重重地打了两个耳光,鲜血从嘴角溢出。

头目冷笑道:“小妞,你老实一点。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哈哈哈哈!”

***    ***    ***

这是蛇头们所在的车厢。

女警官被绑在了墙上,纤细的脚踝被绳索绑住,把穿着黑带凉鞋的秀美的双脚拉向两边,使得两条玉腿被强行分开成直角,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头目欣赏着这个气质脱俗而武艺高强的女警官,玲珑的身体曲线毕露,令人兴奋。

头目道:“赵警官,你可以告诉我,你们国际刑警处究竟知道多少我们的消息,究竟准备怎么办?”

“你别妄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头目手一挥,一个蛇头一拳重重地击打在了女警官的双腿之间。

“啊!”阴部受到重击,赵剑翎发出了悲惨的呻吟。

“怎么样?”

“混蛋!”赵剑翎骂道。

“其实,你实在是个很不错的女子。比如你的下身。”

头目走了上前,双手移到了女警官的大腿上,手指沿着曲线优美的腿一直摸到了穿着凉鞋的赤脚,顺手除去了赵剑翎的凉鞋。

“啊!啊!”羞耻的呻吟声响起。

头目的手捏着女警官赤裸的双脚,道:“多么精致的一双脚。”

赵剑翎的脚被人捏住,只觉得万分羞耻,道:“你们这群混蛋,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女子,难道不觉得可耻么?”

头目冷笑道:“只要你不招供,还有更可怕的手段等着你呢。比方说,剥光你的衣服,裸体示众。”

女警官挣扎了一番,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挣脱捆绑,道:“你们这群畜生!我不会屈服。”

“那就试试看吧!”

头目走到了女警官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汗衫,使劲地撕扯开来。

“啊!住手!啊!”女警官剧烈地挣扎着,羞耻地呻吟着。

她的汗衫被强行剥了下来,裸露出完美的身体。

年轻的女警官肩头圆润,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下的乳峰尖挺,腰部纤细,由于羞耻而微微颤抖的身体肌肤白皙晶莹,松垮的胸衣使得她那贲起的胸肌若隐若现。

随后,她那红色的短裤也被撕开,剥去,只留下亵衣裤的赵剑翎已经近乎于全裸。她的玉体是那么秀美,令人心动。

头目隔着胸衣捏了一把她的乳峰,道:“多么有弹性的胸部啊!”

赵剑翎只能疯狂地挣扎和呻吟。

头目的双手猥亵地在女警官的裸体上肆意地抚摸着,享受着她那丝缎般光滑的肌肤。他揽住女警官的纤腰,抚摸她的腹部,在她的阴部捏了一把之后,又再度玩弄她的大腿和双脚。

看着女警官的挣扎和呻吟,头目终于把手停了下来,道:“贞洁的女警官,被凌辱的滋味不好受吧?快招供吧!”

“畜生!你休想。”

虽然惨遭凌辱,但是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赵剑翎的意志十分坚强。

头目冷笑道:“哼哼!坚贞不屈的女警官,那就等着吧。”

***    ***    ***

十多个偷渡的男人被请到了蛇头的车厢中,人们只觉得眼前一亮。

他们看到了那个清秀的女警官。

赵剑翎已经被放了下来,绑住脚踝的绳索也被解开,下身获得了自由,只是双手还被反板着,赤身裸体地站在车厢的角落。

女警官秀发微乱,清秀的面庞充满了愤怒和不屈,而身上只留下了胸衣和亵裤,显然遭到了凌辱。

被剥光的女警官的裸体秀美绝伦,更何况胸衣松垮,亵裤窄小,以至于乳峰和臀部都半裸着。虽然内衣都是白色的,但是在对比之下却丝毫不让人觉得她的肌肤黑。偷渡者们想到女警官与歹徒搏斗时的英姿飒爽,比较现在被捆绑之后的不屈的精神和冰雪般的裸体肌肤,发出了淫邪的大笑。

头目道:“你们看清楚了,这就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警官,她妄想阻扰我们的行动,不过被我们抓住了。现在已经被剥光,绑了起来,成为了女俘虏。她的裸体是不是很美?”

“是!”

“你们知道对于身材这么好的女人,该干什么吗?”

“哈哈哈!知道了!”男人们狂笑着。

头目道:“动手吧,她虽然武艺高强,但是被绑着的女警官怎么能抵挡男人的强奸?我倒要看看!”

偷渡者早就对这个气质清纯的少女垂涎欲滴了,此刻看到了她的裸体,更加按捺不住,疯狂地扑向了她。

赵剑翎虽然武艺高强,但是被反绑着双手,只能用赤裸的双脚抵抗。

她闪过了一拥而上的几个人,奋力将他们踢倒,可是赤裸的双脚无法对敌人造成严重的伤害,他们很快就爬了起来。

这完全是一个色情的场面。女警官那只剩下内衣的裸体被牢牢反绑,以至于武艺高强的她无法用手反抗,在兽性大发的男人群中拼命躲闪,伺机用修长的双腿反击,即便如此,要维持身体的平衡也是困难的,汗水使得玉体看上去晶莹剔透。

然而这只能是像征性的反抗,无数的手臂摸到了她赤裸、挣扎着的身体,令她向后倒入淫邪的人群中。

一开始,几十只手遍及她那仅存内衣裤的雪白裸体,在她的玉脚、小腿、大腿、膝盖、臀部、小腹、肩头、腰部摸来摸去,无处不在。女警官徒劳地扭动、旋转想要抗拒凌辱她的男人们,这就像在进行一场免费的色情游戏。只要摸着女警官柔软、挣扎着的大腿或是半裸的臀部就已经足以让大多数的男人非常兴奋。

“啊!啊!”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在男人们的凌辱下羞耻地呻吟着。

两个男人从背后架住赵剑翎被反绑的手臂,另两个男人抓住她那奋力蹬踢的双脚。男人一抓住那双秀美的玉脚,就开始肆意地抓捏。同时,她的两条腿被分开,其余几个男人冲了上前,开始在女警官的裸体上猥亵地抓捏,赵剑翎的胸尖和阴部被隔着亵衣裤捏住。

“啊!啊!”敏感的部位受到攻击,女警官呻吟的原因也由羞耻转为疼痛。

头目看到男人们只是玩弄,道:“快把剥她的内衣。”

女警官的胸衣被撕破,肩带被扯断,很快就从身体上剥去。一对尖挺的乳峰裸露了出来。雪白精致的乳峰,红色的胸尖,微微地颤抖着。

赵剑翎想要反抗,但是左乳头被一个男人用手捏住,右乳尖被另一人一口咬住。

“啊!不!”女警官的反抗变成了疯狂的挣扎,她的秀发剧烈地波动,就像暴风雨中的海浪。

突然,她的亵裤也被剥掉了,紧接着,一个男人的生殖器插入了她干燥的阴部。赵剑翎的臀部被人托起,一丝不挂的身体反复地挣扎,但是男人却乘势抽插着。

“啊!啊!啊!”

贞洁的女警官没有任何性欲,但是被强奸已经不可避免。虽然她在被擒的时刻就预料到会遭到歹徒们的施暴,但绝对没有想到是如此悲惨的场面。

赤裸、无助的女俘虏在偷渡者们中间徒劳地挣扎、扭动着,被反绑的身体被强制进入,违背她本人意志地接受着性交。这是压倒性的,由于被捆绑得失去反抗能力,到处都是摸索着她裸体的手,她处于毫无防御的境地,随着精液射入体内,她的身体被强奸者征服。

一个人刚结束,另一个男人又上前顶替前者的位置,再度将生殖器插入赵剑翎的体内。一只手接一只手握紧她的乳峰,一张嘴又一张嘴吸吮她的胸尖,阴部和大腿内侧满是男人的精液。

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居然被男人们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强奸,她的乳峰和阴部受到了最剧烈的侵犯,却无法反抗。她被男人们一次又一次地强奸,直到失去了知觉,又在剧痛中醒来,忍受这地狱般的折磨。

偷渡者们完成了性交之后,蛇头们又轮番将赵剑翎强奸,彻底征服了她的身体。

***    ***    ***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头目实在佩服这个坚强的女警官。在这样的调教和强暴之下,她居然没有产生任何性欲,完全忍受了下来。

遭到轮奸之后,女警官被绑在墙上。

赵剑翎的头无力地下垂向她赤裸的胸部,她那精致的乳峰布满了淤青的指痕和牙印,但是依然坚挺。她的腿和臀无力地垂下完全靠绳索的力量固定在墙上。精液和汗水顺着她那曲线优美的大腿内侧,流下修长的小腿直到她纤细的脚踝,流下一条条干涸的溪流痕迹,被奸淫的迹像十分明显。

头目抓住了女警官的马尾辫,把她的头拉了起来。她那清秀的脸庞依旧清秀刚毅。

头目淫邪地笑道:“你知道自己被强奸了几次?”

“不知道。”

“二十一次。”

“你们这群畜生。”

“能够擒住像你这样武艺高强、又清纯秀气的女警官,再进行强奸,真是绝妙。相信强奸过你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不过,你没有招供,实在出乎意料。”

“畜生!有什么恶毒的手段你就施展出来吧!我绝不会向你屈服的。”

“现在是下车的时候了,回头再来乐一下。”

赵剑翎被押到了一间房间里。她的双手依旧和被擒住时一样,反绑在身后,并用一条绳索牵引,吊向空中。一双雪白纤细的脚踝被绳索绑在了一根木棍的两端,使她的双腿向两边张开,露出了阴部。

年轻的女警官又被强奸了两次。奸淫使得她的身体越发虚弱。但是她的确还存有一丝希望,那就是她的包里的自动发报机。

自动发报机每过一个小时就会发出一个普通信号,以便定位。此外,正常情况下,赵剑翎一天会发两个特殊信号,表示一切正常。现在她的包被蛇头们收在身边,只要国际刑警处接不到特殊信号,就会依照普通信号的定位来救援。只是在此之前,她还会受到很多凌辱和奸淫。不过她坚信,虽然身体被征服,但自己的心还是贞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