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女主外传篇完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5 18:26

《 我与离婚的阿姨》

《我的美母教师1-9》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女主外传篇

第一节乾柴遇烈火

初夏的一个周五的晚上10点半,上自习回来以后,张薇薇打着呵欠回到了寝室,好困啊。

她正想去洗洗睡了,电话响了。

一看是男友叶明峰打来的,「喂,明峰哥,什么事啊?」

「老婆睡了没有啊?」

「还没呢,快点出来吧,今天晚上有点热,我们到特惠宾馆去睡一夜吧,」

「在哪儿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来了就知道了,一会儿寝室快锁门了,我马上就到你们寝室门口,快点噢。」

挂了电话之后,张薇薇不得不穿上才脱下来不久的运动鞋,就小跑了出去。

到了门口,只见叶明峰笑着迎了上来,搂住了张薇薇的肩膀,两个人手牵手地走到学校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到了一栋漂亮的小宾馆门口,两人就进去了。

上楼的时候,叶明峰一直在跟女友说话:「小薇,你今天可真迷人啊,」

「是吗?可我没化妆啊。」

「虽然没化妆,可是谁叫你天生美丽呢。」

「呵呵,你这张嘴真贫」。

……由於比较久没和女友做爱了,叶明峰今天下午就逃课骑自行车出去订了一间房。

这将近两个星期的煎熬真是让叶明峰无法忍耐了,张薇薇也一样。

两人走到二楼的207 ,叶明峰转身开了门,搂着张薇薇进去了。

张薇薇进去一看,条件还不错呢,雪白乾净的双人床,明亮的吊灯,挂式空调…最重要的是有一台电脑,叶明峰边打开电脑边说:「小薇,条件还不错吧。」

「嗯,不错啦,你现在上网干什么呢?」

张薇薇说着坐在叶明峰的左边,「看了你就知道了,」

叶明峰神秘地一笑。

叶明峰登陆163 邮箱,打开了两个torrent 文件,张薇薇也是学计算机的,

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种子文件。

「看什么片子啊?」

叶明峰没有回答:「网速很快嘛,2M每秒,不到十分钟就会下好」,说着左手伸向张薇薇的臀部抚摸起来。

张薇薇穿的是休闲裤,所以对男友的抚摸感觉就比较强烈,就转身向男友,搂住了他的脖子,叶明峰也空出右手,隔着张薇薇的T 恤揉着她的一对奶子。

狼友们一看就知道叶明峰在下黄片,没错,叶明峰想等着下好和女友一起看,不能在下好之前就忍不住了,所以叶明峰爱抚了女友一会儿之后就停手了,「老婆,等会儿吧,等会保证让你玩个够」

「嗯,好吧」。

张薇薇松开了双手。

以前叶明峰给张薇薇看过一次黄片,在一个网吧的情侣包厢里。

那是一部香港的三级片,也不算太露点。

从没看过色情片的她当然很兴奋,当时张薇薇问叶明峰从哪里怎么下载的,叶明峰说是朋友传给他的,自己也不清楚,搪塞过了女友的问话。

当然,叶明峰关闭了迅雷页面,只留了一个悬浮窗,所以张薇薇没有看到叶明峰在下载什么,等到下完的那声滴滴声,叶明峰就打开了迅雷,张薇薇终於看到了男友在下什么了,是两部部日本A 片,「好啊,竟然骗我说不会下,」

「老婆别生气,听我解释…」

「住口,待会儿得惩罚你。」

「怎么惩罚啊?」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张薇薇坏坏地笑了一笑,她只是惊讶的一下,根本就没有生气。

叶明峰解释说其中一部是关於公司女白领的,还有一部是关於饭店女服务员的,都值得一看,连哄带骗地说了一番,张薇薇就装作原谅似的答应和他一起看了。

两个人看的很投入,尤其是张薇薇,她可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片子,虽然她有过性经历。

第一部片子里,这个女白领由於做错了事情,经理很不满意,说了一番之后,她就跪下了,经理接着脱下裤子让她给口交,接着又在办公室里换了几种不同的姿势干她,这些给了张薇薇在视觉上带来从未有过的刺激,毕竟她也是比较保守的女孩子,只有男朋友碰过她,这话是刘晓静说的。

看完第一部A 片之后,张薇薇的小穴已经湿漉漉的了,就去了卫生间上一趟厕所来缓解一下紧张的刺激。

第二部里,女服务员给两个食客含鸡巴,最后二人一前一后地干着她……终於看完了,两部片子的时间也不算太长,12点半了,叶明峰关掉电脑,和张薇薇一起脱衣服。

脱的一丝不挂以后,张薇薇说:「我想出怎么惩罚你了,给我好好舔舔。」

叶明峰本来料想也不是什么难事,一听就笑了,等张薇薇躺好以后以69姿势反向趴下,拨开阴毛舔起了张薇薇的小穴,小腹在女友的一对奶子上摩来擦去。

张薇薇也伸出舌头慢慢舔男友的肉棒。

这一对情侣互相舔了足足15分钟,叶明峰很想射进去,但转念一想又憋回了这次爆发,站起来示意女友换个姿势,久旱逢甘霖的爱抚,弄得两个人都气喘连连的。

张薇薇走到电脑桌前背靠墙站着,抬起一条腿放在桌子上,叶明峰搂住女友,「扑哧」一声,鸡巴插进了张薇薇的浪穴里,开始了八浅二深式的抽送,龟头一次又一次地顶向张薇薇的花心。

「哦…啊…嗯…嗯…插我…噢…」

面对女友的浪叫,叶明峰更加兴奋了,阴精对龟头的刺激和阴道壁的收缩让他忍不住要爆发了,放在女友乳房上的右手加快了揉挤的力道,大约抽送了几百下之后,一股浓浓的阳精射进了张薇薇的小穴里,与此同时,张薇薇也达到了最高潮……

第二节艳景又相逢

一个星期之后的下午,计算机专业的邓论课。

一个穿着白T 恤和浅色牛仔裤的漂亮女孩向女生公寓2 号楼走去。

这个女孩面容清秀,尤其是一对星眸很灵动,也很迷人。

她到寝室门口之后,先敲了两下门,停顿一下再敲了一下,门开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说道:「小薇,我们抓紧开始做吧。」

说完开始脱衣服了。

没错,他是叶明峰,那个逃课的女孩就是张薇薇。

张薇薇等到脱光之后,迫不及待地冲上床压在叶明峰身上,采取女上式的坐莲,当然,这也是跟上次观看A 片有关,这两部片子张薇薇通过邮箱中转文件下载到了MP4 里看了几遍,片子里的姿势她基本都了解了。

「啊…啊…嗯…好爽…哦…嗯…啊…」

和第一部开始一样,这一阵阵淫声浪语传出房间吸引了刚走到门外的秦大爷,秦大爷刚睡醒,正想去打一盆洗脸水,没想到又看到了张薇薇和叶明峰,而且这一次门还是没关上,留了一公分的缝,秦大爷就贴在门外看了起来。

但是这次他没有忘了去想一个男生怎会趁他不注意遛到女生宿舍的,他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进去逮他们两个。

毕竟张薇薇是他性幻想的第一个对象,也经常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而且那天晚上张薇薇夜不归宿跑出时宿舍门口他也看见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和男友出去开房。

只是秦大爷没来得及叫张薇薇,她就跑开了。

「哦……好舒服啊…啊…嗯…用力…插…嗯……」

伴随着女友的浪叫,叶明峰卖力地用龟头一次次地冲击着女友的花心,感受着阴精冲击和阴道壁收缩的快感。

第一次看的时候,他是个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本本份份的老实人,这第二次可就是个大淫棍了。

房中的一对鸳鸯依然忘我的挺动着,秦大爷看了足足15分钟,叶明峰感到该差不多了,鸡巴用力地撞向张薇薇的屁股,精关一松,存了一个星期的积蓄射进了张薇薇的小穴里。

两个人相拥着休息了几分钟,正当叶明峰准备换个姿势来干张薇薇的时候,秦大爷推开门了。

叶明峰一回头,吓了一大跳!张薇薇逃课回来和男友第二次在寝室里做被秦大爷逮个正着,秦大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俩,说:「你看你们两个孩子,按学校规定,得报到学生处……」

叶明峰慌了,「求求您了秦大爷,我错了,您放我们一马吧…」

张薇薇本来迷迷糊糊的,听见秦大爷和自己男友说话就睁开了眼镜,看见秦大爷面无表情地站在床前。

秦大爷竟然发现了,张薇薇忍不住了,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天哪,一旦报上去的话,两人都要被学校记过,而且更严重的是男友会被勒令退学。

叶明峰和张薇薇在不断地求情,可是秦大爷却面无表情地,一句话都没有说。

一会儿,都不说话了,寝室里变的十分寂静,只有爱液的味道还在空气中飘散着。

秦大爷开口了:「我知道,你叫叶明峰。你先穿上衣服回去吧!」

「这…我…」

叶明峰想着秦大爷会不会放自己一马。

「你先回去!你们这个情况的确很严重……」

叶明峰讪讪地穿上衣服,灰溜溜地走了。

等叶明峰走远了,秦大爷「唉」地叹了一口气也跟着走了,留下忐忑地坐在床上的张薇薇。

张薇薇看到了,秦大爷裆部支起来的帐篷好大,看样子估计不比男友的小哪儿去。

有时候,倒霉的事情会接二连三地出现,用个成语说就是「祸不单行」。

张薇薇刚刚收拾好床铺,下课铃就响了。

一会儿刘晓静就回来了,说:「薇薇,今天邓论课点名了,一个一个点的。」

「哦…」张薇薇应了一声,「让他点去吧。」

「你怎么啦?老师说今天被点到缺课的同学如果在缺课的话,期末考试成绩扣20分!因为,下节课他说很重要。」

张薇薇又是哦了一声。

刘晓静的鼻子很尖,她说:「叶明峰刚才又来咱们寝室了吧?你们俩玩的怎么样啊?不会是他对你不好了?」

「唉,完了,被秦大爷发现了…小静,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张薇薇呜呜地抽泣起来。

要是给其他室友说肯定是没有用,但是给秦大爷的伴侣说了,这事肯定好办,刘晓静安慰她说:「来,薇薇,不哭了啊…秦大爷人还是不错的,我试试去劝他啊,没准能行。」

张薇薇疑惑地抬起头,「能行吗?」

「放心,都在一个寝室里住了3 年了,我办事靠不靠谱你能不知道吗?呵呵。来,把眼泪擦了,去洗个脸。别让其他人看见啊。」

说完刘晓静去门房了。

肯定的,秦大爷想打张薇薇的主意了,刘晓静暗自发笑地进了门房。

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刘晓静笑着从门房里走了出来。

嘴里轻声说了一句:「得陇望蜀的老色鬼,呵呵。」

开了寝室的门,只见张薇薇还在床沿坐着沉思,倒是衣服穿好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还好,其她室友都没回来。

刘晓静拍了拍张薇薇的肩膀说:「成了,薇薇。」

张薇薇抬起头,星眸一亮,「真的,秦大爷答应我们不上报学校了?」

「嗯…」

「3Q!那太好了,小静我好爱你啊,」

张薇薇高兴地抱住了刘晓静。

「可是…秦大爷还有一个条件,你能做到,但不知你会不会答应…」

「什么条件啊?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答应。」

刘晓静看到张薇薇开始上套了,心里得意一些,缓缓说道:「就是,上学期你和叶明峰在寝室里做,都没关门。秦大爷看到了,你们关门了,在寝室里做,他在门外也能听见。但是他没讲,这次你们又让他看到了,如果发生在其他宿舍楼,你和叶明峰早就得记过了…秦大爷也挺不容易的,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是个本分保守的人,他老伴走的早,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女儿养大,哪里见到如此激烈的场面,而且还不止一次。他能耐得住吗,心里还能安分下来吗?」

「那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用手给秦大爷弄一次,他就满意了…」

「这…」

张薇薇犹豫中带点不愿意的样子。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后果是什么我可就不管了,秦大爷这么好的人,别的不说,大一那次夜里11点,你在寝室里发烧了,当时寝室锁门了,药店和医务室早就没人了,根本就弄不到药,我去敲秦大爷的门,他听了以后二话不说就起来开灯给你找药,第二天还问你好的怎么样了?你忘了?再说,你也不是未经人事了,帮秦大爷打个飞机也不算太为难你,你说呢…」

刘晓静连珠炮似的话语使得张薇薇沉默了,她为自己的不小心懊悔,可是记过处分更严重。

左思右想,秦大爷已经比较仁至义尽了,都怪自己不小心的,算了,还是便宜秦大爷吧。

张薇薇轻轻点了点头,说:「好吧,不过你可得答应我,别告诉其他人啊」。

刘晓静答应了,张薇薇起身去了门房。

刘晓静感概万千:秦大爷能有这一切的艳遇,源头还是张薇薇。

老色狼怎么会忘记她呢?一会儿,张薇薇回来了,满脸红晕,刘晓静问她怎么样啊,张薇薇压低声音回答道:「他的鸡巴好大,好粗,没想到啊…」

刘晓静笑着想:你没想到的多着呢,问道:「真的?尺寸呢?」

「大概20多公分,好粗,龟头像小鸡蛋似的,好像比明峰的还大一点。」

「呵呵,要不要进一步一些?」

刘晓静坏笑地问道,「去你的,讨厌啦」

张薇薇的脸更加红了。

刘晓静笑笑说到:「好啦,你手上的味还有呢,还没吃饭吧?去把手好好洗洗,马上去食堂,听说第一食堂增加新菜了,咱们去看看。」

「嗯,等我。」

第三节被挽救的作弊

秦大爷答应不追究他们俩,叶明峰知道了也就放心地出去实习了,实习期是两个月。

临走时前叶明峰说:「小薇,我实习期间可能就没机会回来了,等我回来啊。」

张薇薇深情地看了男友一眼,两个人暂时吻别。

3 天后的早上,全年级都要进行的邓论课的期末考试,张薇薇早早地来到考场,在桌子上做起了小抄,因为这门课要记的东西有点多,自己又是一个懒得背书的女孩。

半个小时后,刘晓静进来了,和张薇薇打个招呼,坐在张薇薇的前面。

由於考试是按照学号排的座位,每个人的座位就算固定了。

而学号是按照寝室先后顺序排的,所以女生们坐在一块,男生也是。

张薇薇看着自己做的小抄,心中一阵得意,此门必过。

8 点20了,还有十分钟就要开考了,监考老师进来了,一个是张立毅,另一个是个女老师,叫马玲,在发卷子之前,马玲在分试卷,张立毅下来查看每个考生的学生证,当看到张薇薇的时候,张立毅停顿了几秒钟,仔细看了看学生证上的照片。

记得自己好几次点到过这个女孩的名字,她都没来过。

张薇薇抬头疑惑地看了看张立毅,张立毅看了她一眼就换下一个检查去了。

张立毅监考很严,也不算很严。

为什么呢,因为他喜欢在女生那边晃悠,如果有女生作弊的话,在谨慎都会被逮到,毕竟他也是个有十几年教龄的老师了,逮到漂亮的女生作弊就可以要挟她们求情,如果她们不愿意求情任求发落那就算了,但是几乎没有女孩子愿意等待发落。

而逮到男生作弊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大的好处,所以只要是被张立毅监考过的学生,男生都夸张老师好,女生都怨张老师严。

林楚雯为什么会乖乖地听从张老师的话,就是因为她作弊被张立毅逮到了,迫不得已只好用自己的肉体来私了这件事情,张老师也说话算话,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於是教务处也就不知道她作弊这件事。

发卷子了,张立毅开始在女生片区晃动了,由於老师一直在附近来回转,张薇薇写在桌子上的小抄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抄。

张立毅看到那个叫张薇薇的女生一脸焦急,凭经验估计她一定准备小抄但是没有机会,这女孩长的不错,看上去清纯干起来肯定比较骚。

虽然不比她前面那个女生,但也不错了。

她前面那个叫刘晓静的女生听说在校长家当过保姆,照顾过校长残疾的夫人,不可以动她。

心中盘算着,张立毅转身走向男生片区。

张薇薇看到老师可算离开了,就小心翼翼地挪动试卷看桌子,不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老师早就盯上她了。

正当她在看着,张立毅走到张薇薇的桌子旁边说道:「拿起来你的试卷,我看看你的桌子上写的什么。」

张薇薇惊呆了,她停在那里没有动,心里狂跳,小心翼翼的却马失前蹄了。

张立毅突然抽掉张薇薇的卷子,看了看桌子,轻轻说道:「你两次没来上课就算了,可是这些你怎么解释啊?」

张薇薇嘀咕道「不是我写的。」

「不是你写的?对照你试卷上的笔迹,虽然桌子上的字小了一些,但可以肯定是你的字迹,学校的规定你应该也清楚,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说着张立毅拿起张薇薇的卷子走向讲台。

马玲看还坐在座位上,就让她出去。

张薇薇开始抽泣了。

马玲看见很多人,尤其是很多男生还在看着张薇薇,就说:「都看什么看,做自己的卷子。」

张薇薇站起来,含着泪走到门口,忘了一眼张立毅就出去了。

刘晓静看了张薇薇一眼,心想:「薇薇平时很小心的,却被张老师逮了,幸好自己全部背下了,没做小抄…不过做了也没事,有高校长做靠山,还愁什么。」

摇了摇头继续动笔答题了。

张立毅在门口看了看张薇薇远去的背影,心里偷偷的笑了,以他的经验,这个女孩在今天之内必然会找自己。

因为试卷最终还是要落在自己手里批改。

张薇薇作弊的情况他可以在今天任何时候上报到学校,除非张薇薇不在乎处分,但是她怎么会不在乎呢?上午10点30,考试结束,张立毅和马玲收了试卷回到办公室,张立毅打开保险柜,把送到他这儿的邓论试卷全部整理好锁了进去,张立毅说道:「马老师,我们走吧。」

锁好门,马玲跟着他走向了实验楼旁边的废旧车库。

这个地方早就成了一个杂货堆了,根本就没人来,尤其是白天。

看附近没有人之后,张立毅抚摸着马玲的奶子说道:「小骚货,几天不见,想我了没有?」

马玲说道:「嗯,想了。」

「想我的什么啊,」

张立毅明知故问地说了一句。

马玲脸微红地说道:「我想张老师的大鸡巴。」

说罢伸出手抚摸起了张立毅的裆部。

这马玲原来是张立毅的学生,在学校期间被张立毅迷倒过,也发生了关系。

毕业后留校当老师。

后来虽然恋爱结婚了,但是自己老公的鸡巴只有张立毅的2 /3 长,而且比较细,她能满足吗?为了保险起见,两人时不时偷偷出来做爱,和马玲的关系张立毅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也包括儿子张皓明,也没让马玲来过自己家。

这时张立毅支起的帐篷快要把西裤撑开看,马玲蹲下,解开张立毅的皮带,拉下他的内裤,掏出张立毅的大鸡巴套了十几下就张口含住了。

马玲一边含鸡巴一边用她那媚态的眼镜望着张立毅。

张立毅很舒服,享受了大约15分钟,感到快要爆发了,就抱住马玲的头,鸡巴用力插着马玲的性感的嘴唇,终於,一股浓浓的阳精射进了马玲的嘴里。

马玲把张立毅的精华全部咽下去了,并用舌头清理乾净了肉棒。

张立毅说道:「马玲啊,我下午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星期天咱们去宾馆,时间地点到时候告诉你。」

「好吧,再见。」

和马玲再见后,张立毅回家了。

张薇薇回到寝室后,室友们在劝她,刘晓静进来了,说:「张老师留下了他的号码,你在书上记了吧?」

「是啊,那又怎么样啊?」

「那你先打个电话给他,说下午找他,说不定会有机会,毕竟卷子归他批改啊。如果你不找他的话,那你只有等着挨处分啦……」

吃好饭,张薇薇拿出手机,拨了张立毅的号码。

那边张立毅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心想可能是张薇薇打来的吧,他看着手机没有去接。

大约一分钟过去了,电话还在响,正当张薇薇准备挂掉的时候,张立毅接了:「喂,请问你是?」

「哦,是张立毅老师吗?我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上午你监考过我,我找您有重要的事当面谈。」

「什么事啊,一定得当面说吗,」

张立毅装作不明白地问了一句。

「呃…是啊。」

「嗯,好啊。下午三点来我办公室吧,我在10号办公楼3 楼的政治教研组。」

「好,谢谢张老师。」

挂掉电话后,张薇薇彷佛看见了希望,听张老师的口气比较温和。

毕竟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得试试。

那边,张立毅也彷佛看到了希望,又钓到一条鱼了,哈哈,就去睡午觉了。

第四节激情的张老师家(上)

下午三点,张薇薇惴惴不安地来到了张立毅的办公室,张立毅开门见山地说道:「张薇薇同学啊,这个考试作弊的确是很严重的行为,学校对作弊行为的打击也是非常重视的,你这个行为如果要是报到教务处的话那后果你也可想而知。」

张薇薇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可是老师我知道错了,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这可是学校的规定啊,我们怎么能破坏学校的规矩呢?而且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也不好啊,对你和我都不利。」

张薇薇听罢,就试探性地问道:「张老师,真的没有机会了吗?而且现在办公室里也没有其他人啊。」

张立毅心里想:欲擒故纵的计谋看上去就成功一半了,这丫头还是比较好对付的。

於是张立毅说:「机会?那你说我怎样能给你创造机会呢?」

张薇薇一听这话里有话,就说:「老师,如果你不把这个上报不久行了?」

「这……」

张立毅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求求你了张老师…」

「唉,可是,平白无故地答应你,说算就算了。那校规还有什么意义呢?」

「张老师你答应我吧,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就一定做到。」

「也罢,你可别反悔啊,」

「嗯,谢谢张老师。」

「是啊,规矩都是人定的,况且这社会现在这么开放,马上跟我去我家吧。」

「为什么啊?」

「你先别问这么多,如果你不去的话,」

张立毅亮了亮手里的考场情况表(这个表是该学校规定发的,是由监考老师填写的,如果有学生作弊就写上其专业姓名班级学号,没有的话这张纸就可以不用交了,便是废纸一张),「我就可以把它交到教务处。」

张薇薇也不太明白,就答应了张老师的条件。

张立毅说:「成交。」

就把那张表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张薇薇忐忑不安地跟着张立毅,穿过校园,到了校园南围墙边上的一栋教室公寓。

张立毅的家在最高层5 楼。

进家的时候,张薇薇看见房间相当明亮,想蹲下来解掉鞋带,张立毅说不用了,你进来吧。

张薇薇哦了一声就进来了,张立毅说咱们到里屋去说吧,说着打开了里面一间的门,张薇薇进屋后,抬头看去,只见墙上有挂着几个假阳具!这个她在那两部日本A 片里见到了,张薇薇的脸顿时红了,她正想转身离开,只见张立毅把门锁了!张薇薇慌张地问:「你想干什么?!」

「嘿嘿,张薇薇同学,你不会是想反悔了吧,我想干的,当然是你了。」

张薇薇骂道:「流氓。」

却被张立毅上前抱住了,压在地上,张薇薇想睁开,却感到全身一麻,就晕了过去。

张立毅看了看手中的防狼器,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张薇薇,得意地笑了。

醒来之后,张薇薇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身子有些发软,全身凉飕飕的,原来自己全裸了!而且张立毅正在看着自己,双手赶紧护住胸前。

张立毅说道:「我已经用数码相机拍了你的裸照,」

说着说着把相机递给张薇薇。

张薇薇打开相机,里面一共5 张照片,全是自己的裸照。

气的全部删掉了。

张立毅不紧不慢地说道:「不过这些全部拷到我的电脑里了,哈哈,信不信由你。」

张薇薇惊呆了。

这时,张立毅开始脱衣服了。

张薇薇缓了缓神,刚想爬起来,这时张立毅已经露出了大鸡巴。

少女的本能使得她闭上眼,这下倒好,张立毅走上前搂住了张薇薇,张薇薇根本就挣脱不开。

张立毅开始舔着张薇薇的耳垂,一只手放在张薇薇的乳房上,拇指和食指揉捏着少女粉红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到张薇薇的穴口,揉起了她的阴蒂。

「嗯…呃…」

张薇薇忍不住轻声呻吟了起来。

好爽啊,那当然了,张立毅是谁啊?学校内玩弄女大学生的老手,这种刺激张薇薇怎么可能忍得住啊。

抚弄了一会儿之后,张立毅拉着张薇薇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少女颤抖的小手抚摸起了肉棒,张立毅在张薇薇耳边说快点啊,同时加大了刺激的力度,张薇薇就抓住张立毅的肉棒套弄了起来,看她套弄的熟练程度就知道她肯定给男朋友手淫过,张立毅顿时爽了起来。

大约15分钟之后,张立毅站起身来,把鸡巴伸到张薇薇的嘴边,张薇薇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情愿地含住了,张立毅对着跪在地上的张薇薇说:「好好舔,不然在这屋子里就弄死你!」

一会儿进来一个高大帅气的全裸男孩,由於经常锻炼的缘故显得一身健美的肌肉,大家猜到他是谁了吧?对,是张皓明。

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吃腻,玩女人也一样的,由於张皓明和父亲天天玩弄秦丽娟,早就想换换口味了,碰巧林楚雯由於弟弟生病需要手术,而父母工作也忙,就回家照顾弟弟了,她说得等弟弟痊癒了再回学校,张皓明能不着急吗?

早就张皓明看到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再给父亲打飞机,早就忍不住了,张立毅看到儿子来了,就招呼他一起玩,让张薇薇躺倒,自己蹲在张薇薇的粉颈上方,鸡巴又插了进去享受张薇薇的口交。

张皓明就跪在地板上,分开了张薇薇的大腿。

由於之前的刺激,张薇薇的小穴早就湿漉漉的了,张皓明扶好鸡巴,一使劲插了进去,张薇薇感到阴道内被塞的满满的,那鸡巴和自己男朋友的有的一拼啊。

由於嘴里有张立毅的鸡巴,张薇薇就「唔…唔…唔」地呻吟起来。

对女人而言,和一个男人干跟和两个干的感觉肯定不一样。

张薇薇的身体身不由己地泄了好多次,等张立毅把鸡巴从她的嘴里出来的时候,她都累的快说不出话了。

接着张皓明也射了,站起身来,跨着张薇薇的胸部坐了下了,鸡巴伸到张薇薇两个D 罩之间的乳沟,双手用力夹紧张薇薇的奶子来进行乳交。

张立毅将鸡巴插进了张薇薇的阴户,继续干了起来。

……最后,张家父子在张薇薇的口中,乳沟,小穴,和手掌上都射了白花花的精液,最后父子俩累的干不动了,张立毅起身给张薇薇拍照,拍好的照片全部转移到电脑里。

而张薇薇这天下午在张立毅家里被干的欲仙欲死,迷迷糊糊的,到后来就累的没有直觉,直接在地板上昏睡了过去。

这时,张皓明想起来了,「爸,母狗一天都没有喂东西了。」

「哦,去从冰箱里拿点吃的给她吧。」(PS:这个母狗,就是秦丽娟。

可能有读者不太明白,那我就讲一下前面的提要。

那次付筱竹在张立毅面前称秦是自己姐姐,张立毅产生了报复的念头,我既然搞不到你,还搞不定你姐姐吗?秦付二人分别后,付筱竹在经过操场时被张皓明踢的足球打晕,付与张发生关系,走的时候钱包忘了带,张皓明赶过去还的时候发现秦大爷和付筱竹做爱就顺手拍下照片,带回去给张立毅看了…秦丽娟看到照片,就屈服於张立毅了,接着被张家父子调教为奴隶,调教的部分见男子汉续写的第二部。

第五节激情的张老师家(下)

第二天凌晨,张薇薇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依然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屋子里还有一盏台灯在亮着。

台灯底座上有一个闹钟,一看时间4 点半了。

张薇薇爬了起来,回顾了一圈,屋子里只有自己,床上只有一个薄毯子,衣服没看到。

她裹着毯子起床去开门,门从外面锁上了,自己敲了一分钟根本没有动静。

她从昨天下午睡到现在,肚子挺饿的,她无奈地坐在床上,这时她看到桌子的地上有一盘子凉米饭,就抓着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了。

狼吞虎咽地吃完了,脑子里开始想怎么逃出来了,一会儿,感到自己全身逐渐热了起来,小穴里一阵空虚痒热的感觉,乳房感觉好涨,尤其是乳头又涨又痒,呼吸也渐渐加快,越来越急促,张薇薇忍不住地开始自慰起来了。

原来饭里被张立毅浇了一小杯高效催情粉的冲剂,在下午张薇薇睡着后就放到房间里的。

张立毅打算让她明天早上醒来在让她吃下去再玩弄她的,没想到没张薇薇提前吃了。

不一会儿,床单湿了一片。

张薇薇自慰累了,又迷迷糊糊地睡去。

上午8 点,张薇薇被叫醒了,张立毅责问了她把催情米饭吃掉了,张薇薇光着身子上了个厕所出来之后,被喊道了到了另一间屋子,张薇薇看到里面一个女人,脖子上有一根链子,还有一个男孩,就是张立毅的儿子。

只听张立毅说道:「母狗秦丽娟,快给老子舔鸡巴!」

张薇薇看着那个女人顺从地给张立毅舔着阴囊和棒身。

突然,张皓明拉过张薇薇,开始舔弄张薇薇的耳垂,双手刺激她的乳头和阴蒂,张薇薇忍不住了,嘤了一声。

接着投入到无边的性福中。

张皓明和老爸比试谁能让胯下的女人泄的次数多。

「嗯…嗯…啊…哦…哦…」

两个女人开始浪叫了起来。

虽然心里恨,但是抵挡不住张家父子忘情地抽插。

……张立毅在干秦丽娟,睾丸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秦丽娟的屁股,张皓明把张薇薇翻了过来,鸡巴捣向张薇薇的菊花,好紧啊,凭经验这里一定是块处女地,(没错,张薇薇之前还是比较保守的,没有被干过菊花)张皓明兴奋地干着张薇薇的屁眼,张薇薇跪在地上,两个垂着的乳房在来回地晃动着。

父子俩正玩的开心呢,张立毅的手机响了,他正准备关掉手机,没想到电话是林楚雯打来的,一听知道林楚雯弟弟身体恢复的不错,这几天情况稳定,就忍不住回来了找自己了,现在刚下长途汽车,正在往学校赶。

一起过来玩。

张立毅在接电话的时候,伸手示意秦丽娟,秦丽娟就走向前跪下含住了张立毅的鸡巴,张立毅空闲的手在抚弄着秦丽娟的乳房。

挂了电话之后,张立毅跪在张薇薇面前,鸡巴插进张薇薇嘴里,秦丽娟爬了过来,头伸到张薇薇的乳房下面吮着张薇薇的奶头。

一会儿张家父子都在张薇薇体内射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外面说:「张老师,是我,林楚雯。」

张皓明开门之后,林楚雯林来就脱衣服。

张立毅抱起泄了几次身的张薇薇,鸡巴一挺插进了张薇薇的小穴,张皓明则跨在张薇薇头上,鸡巴伸进了张薇薇嘴里,张薇薇「唔唔」地爽了起来。

而林楚雯和秦丽娟卧成「69」式互搞了起来。

再次在张薇薇体内射精之后,张立毅示意张皓明放开有气无力的张薇薇,两人开始抚摸林楚雯的玉体。

一会儿,两杆重振雄风的鸡巴一前一后夹攻起了林楚雯,作为给忙里偷闲,远道而来的林楚雯的欢迎仪式。

张皓明干着林楚雯的屁眼的时候,说:「雯雯姐,你的屁眼还是这样好紧哦。」

「嗯…啊…啊…哦…插我…」

又一轮肉搏战开始了。

……

最后,张家父子在三女身上的「三窟」和乳沟上都射了,最后都累的气喘吁吁的。

今天上午,张薇薇参加了她一生都难以忘记的5P,还有昨天是3P,这场性经历,张薇薇直到几年后还是记忆犹新,太难忘了!中午吃过午饭,张皓明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说「嗯,行。」

挂掉的时候满脸的兴奋,张立毅问什么事?张皓明就给张立毅说自己要和同学出去桂林玩6 天,定好的就在今天下午两点出发。

张立毅说:「行,你马上去洗个澡,再收拾收拾,我给你几百块钱,尤其是玩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啊」。

说着掏出钱包里的800 块钱。

张皓明应了,把钱收好。

其实,这是张皓明班里的一个女同学请几个同学组团一起去的。

那个同学长的漂亮,家境也不错,在班里和张皓明等几个男生关系也不错,张皓明已经打算在风景区宾馆里打她一炮。

下午两点钟,张皓明挎着一个旅行包走了,张立毅喝了一杯茶之后,把秦丽娟关了起来。

先插张薇薇的小穴,让林楚雯坐在张薇薇脸上,阴户对着张薇薇的嘴,自己的手把林楚雯的两个奶子揉成各种形状。

……

接着最后射在了林楚雯一脸。

接着拿出数码相机给三女一共拍了5 张照片,接着把照片拷到电脑里,拿出相片打印机,打了20份放在抽屉里。

由於林楚雯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得回家继续照看一下弟弟,下午五点就穿好衣服先走了。

张立毅还不太想放张薇薇走,打算再进行调教,但是自己没力气,懒得去把她搬到房间里,就让把她丢在客厅。

头脑半昏半醒的,张薇薇整个人都受到了重大打击,肉体上是爽了,精神上却近乎崩溃。

她一夜都没睡,一直在回想这两天的经历,凌晨4 点多钟了,开始哭了起来,哭声越来越大。

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门外的人大声喊道:「喂,张立毅,你家怎么回事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张薇薇正哭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於是继续哭,但声音小了很多。

夜里很静,人正常说话的声音隔着墙都能听到。

外面的人停止了敲门,这时张立毅床头的固定电话开始响了起来,里面张立毅被铃声吵醒了,顺手接了电话,「喂,哦,老朱啊,什么事啊?」

原来是张家楼下的朱老师,他最近睡眠不太好,就上来敲门了,老朱拿着手机在门外说道:「张老师,你也知道我最近睡眠很差,你家稍微有点动静我都很难睡着,好像有人在哭,怎么回事啊?」

「哦,那个,我家来了一个亲戚,晚上没走。她白天在车站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情绪一直不太稳定。」

张立毅随口胡扯了起来,「那好,麻烦你劝劝她,别再弄出动静了,要不然恐怕还得麻烦你!」

「哦,对不住啊」

张立毅挂了电话。

张立毅起来劝着张薇薇,叫她安静点。

张薇薇说道:「不行!你已经关了我两天了,我就得回去,如果你不放我走的话,我就接着哭闹。」

要放在平时,张立毅早就打她了,现在真不能这样,为了不影响邻居的休息,更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家的秘密,张立毅只得答应先放张薇薇走,的确,自己关她的时间是长了些,如果张薇薇再没回到宿舍的话,恐怕她的室友就有可能要报警了。

正想着,张立毅起身走到卧室里,张薇薇跟了过去,看见张立毅拉开书桌旁边柜子的一个抽屉,书桌上有一台电脑!抽屉里面是自己的衣服。

张立毅把她的衣服和鞋拿出来,张薇薇狠狠瞪了张立毅一眼,拿衣服到房间里去穿了。

(写的不好,大家包涵)

第六节另有所获的倾听

早上5 点半,天上下着小雨,张薇薇恍恍惚惚地走出张立毅的家,校园很大,张立毅所在的教师公寓距离教学楼比较远,大概1500米远,昨天晚上,张薇薇闹着要回去,因为还有一个星期又会有一门课进行期末考试,毕竟张薇薇不是秦丽娟,张立毅不可能把她关在家里太长时间。

她来办公室找过自己,她寝室里的人肯定知道,如果报警的话就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张立毅最终同意了,在张薇薇走之前威胁她说:「一个星期考完试后必须过来,否则你的照片我会怎么样,你自己清楚。」

迫於张立毅的淫威,张薇薇无奈地点点头同意了。

在走到张立毅家的楼门口时,张薇薇再也忍不住了,两行委屈的清泪夺眶而出。

雨渐渐下大一些了。

下雨的早上,学校里几乎没有人起来,路上没有人,只有一个穿着白衣牛仔裤的漂亮女孩孤独地一边淋雨一边漫步着。

终於走到了寝室门口,感觉头好重,看见秦大爷正在开门,到6 点了,秦大爷基本上每天早上都是6 点准时开门的。

秦大爷看到了全身都淋湿的张薇薇,问道:「张薇薇,你怎么了啊?」

张薇薇淡淡地看了秦大爷一眼,什么都没说,「肯定是遇到麻烦了,快回寝室换衣服,最好再去洗个澡。」

张薇薇淡淡地「哦」了一声就进去了。

回到寝室,刘晓静她们还没有醒,张薇薇打开衣柜换了衣服就往床上一倒。

左思右想这些天的经历,自己最近也太背了吧,先是和男友做爱被秦大爷逮到,用手给秦大爷打了一次飞机,接着作弊被抓,再是为了不挨处分被迫和张老师父子发生了关系,而且被关了一天多。

我到底怎么了?张薇薇感到有些冷,就拉上被子盖住头睡着了。

10点钟,张薇薇醒了,感到全身好烫,靠墙坐了起来刘晓静进来了,说:「薇薇啊,你这两天去哪儿了,手机也关机,发生什么了啊?」

「她们呢?」

「都去自习室看书了,我回来拿本书。」

「我……我…呜呜」

张薇薇忍不住了,开始哭了起来「薇薇,有什么话不急,咱们慢慢说,」

刘晓静是张薇薇在寝室里最好的朋友了,她们俩虽然还没有到完全无话不说的地步,但还算是一对好闺蜜的。

刘晓静看到张薇薇洗脸盆里的衣服,还没泡,但已经湿了。

就断定张薇薇淋着雨回来的,起身给张薇薇倒了一杯水。

张薇薇断断续续地说了这两天的遭遇,当然,和张家父子发生性关系的细节省略了。

刘晓静听着张薇薇的诉苦,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只是给好朋友提个建议,没想到却害了她,便宜了张立毅这个大色魔。

刘晓静同情地把手放在张薇薇的手上,「好烫啊,」不会发烧了吧,再探张薇薇的额头,也好烫。

刘晓静翻开自己的抽屉,没找到体温计和退烧药。

打开门正想去医务室,碰到秦大爷了,刘晓静匆忙地和他打个招呼正准备走,秦大爷把她叫住了,「是不是张薇薇发烧了啊?」

「咦?你怎么知道啊?」

秦大爷把今天早上的情况给她简要说了,带她来到门房,给了她一小袋两片装的退烧片和一个体温计。

刘晓静感谢地回去了。

张薇薇吃了药,感觉好多了,就睡了一个中午。

室友们都知道她冒雨回来了,谁也没有叫醒她,让她好好休息吧。

刘晓静吃好饭没去自习室,在寝室里琢磨着怎么帮张薇薇摆脱这个色魔,这件事还是暂时不能声张的好。

等下午1 点半,张薇薇醒了,刘晓静给她买了一盒牛奶,让她肚子先填点东西,再把到张立毅家里发生的事情说详细些,张薇薇问:「你问那么仔细干吗啊?」

「呃…是帮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从这里下手。」

张薇薇仔细回想了一会,说了张立毅家里有一个小摄像头,在他们发生关系的房间里的墙上,估计昨天和前天的照片就是和这个东西有关,到张立毅家玩的时候碰到一个被锁起来的女人,她叫秦丽娟。

昨天还有一个女生过来一起玩,她叫林楚雯。

昨天上午五个人玩了群交。

下午张立毅的儿子就和同学去桂林旅游了,要去玩一个星期。

虽然张薇薇说的这些很详细,对别人来说就是报流水账,但是对刘晓静来说,还是有希望的。

她刚才似乎想起了什么,顿了一下,说道:「你说那个女人叫什么?」

「秦丽娟啊。」

「你确定吗?」

「嗯,怎么啦?」

「哦,那个,把她的容貌描述给我,这个很有用。」

张薇薇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说了。

说完,刘晓静说:「你等我一会,我出去有点事。」

「等等,我忘了一件事,小静。」

「什么事啊?」

「昨天这色魔在家里洗了几十张照片,我趁他上卫生间偷偷拿了一张放在裤子后口袋里,」

刚说完刘晓静就走到阳台翻张薇薇的裤子口袋,找到了一张,上面有张薇薇和秦丽娟躺在一起,张薇薇还好,秦丽娟满身淫水。

刘晓静经常找秦大爷,在「工作」之余秦大爷给她提过自己的女儿,还给她看过自己和女儿一家合影的照片。

她早就认出秦丽娟了。

刘晓静拿着照片飞奔出去了,张薇薇喊道:「喂,小静,怎么啦?」

刘晓静匆匆跑到门房,秦大爷刚睡醒,手里拿了个塑料脸盆正想去卫生间那边的水龙头接点水,「秦大爷不好了!」

说着往门房里拽秦大爷,秦大爷说怎么了?就跟着进去了?刘晓静把照片上右边张薇薇的部分撕掉,剩下的一半递给秦大爷看,说:「秦姐出事了!!」

秦大爷拿起照片一看,不正是自己的女儿吗?!还被一段狗链子锁上了,「砰」地一声,脸盆摔落在地上,天哪!秦大爷楞了半天,突然变的很愤怒,他问刘晓静:「你从哪里弄的?」

刘晓静为难地说:「从别人那儿搞到的,具体你就不要问了吧…」

「不行!给我老老实实说!」

秦大爷死死抓住了刘晓静的手。

「谁呀?」

被窝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是付筱竹。

付筱竹探头出来说:「哟,小静啊,怎么啦?秦大爷,让她坐下啊,有话好好说啊。」

说着爬起来了。

刘晓静咬咬牙,站起来把门反锁上,说:「好,我说就是,本来不想说出张薇薇的,可是这样不行了,不过你们答应我千万别说出去。」

见两人答应了。

刘晓静就一五一十地把从张薇薇作弊被张立毅抓说起,再把张薇薇的经历一字不落地说完了。

说道最后,秦大爷说:「张立毅这兔崽子,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我女儿也可能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刘晓静说也不明白。

门房里顿时一片沉默。

付筱竹说突然说道:「我知道了怎么回事了…」

刘晓静和秦大爷激动地说:「快说。」

「还记得咱们俩第一次见到秦姐吗?那次咱们和秦大爷正玩的开心,被他女儿发现了,事后我追了出去,说了许多好话,我说我可以叫你姐姐吗?秦姐答应了,我挽着秦姐的胳膊正往回走着,碰见张立毅和林楚雯了,张立毅问这是谁,我就说是我姐姐。我和秦姐一起去了一趟她住的宾馆,张立毅肯定跟踪我们了,要不然怎么会找到她呢?」

当时认姐姐嫁祸秦丽娟从而保护自己是付筱竹的计谋,可是把秦丽娟害的那么惨,自己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第七节一定要抓住机会

平常只要刘付二女有一个在门房里,秦大爷就会无忧无虑地肏穴。

可是这次,谁都没有玩的意思,都在想着怎么把秦丽娟救出来。

秦大爷在门房不停地走来走去,一副焦急的样子,将近两个月没见,自己的女儿却快沦落为性奴隶了。

这时有人敲门,秦大爷问道:「谁啊?」

「是我,叶思佳,筱竹在这里吗?」

秦大爷看了看付筱竹,付筱竹做了个「嘘」的手势,「哦,她不在。」

叶思佳就走了。

等叶思佳走远了,付筱竹说:「秦大爷,办法我们来想。但是,报警是肯定不行的,因为如果警察已介入,张立毅虽然完了,但是秦姐也跟着完了,她打拼到现在也很不容易,前途断送了,工作、名声都丢了,您说呢?」

秦大爷闭上了双眼,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啊,在社会上,对於一个女人来说,没有清白更难有立锥之地。

刘晓静安慰道:「办法可定能想出来,以们付大小姐聪明的头脑,肯定能想出办法来。」

「小静过奖了,呵呵」

付筱竹谦虚地回道。

「不过奖,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嘛,我算一个,以筱竹的智商算两个,呵呵,筱竹,咱们走吧。」

告别二女后,秦大爷去小卖部买了一包烟,他抽湮没有瘾,而且有两年没有抽烟了。

回到门房,关上门窗,一根接一根地消起愁来了,不一会儿,门房就云雾缭绕的了。

刘晓静和付筱竹来到湖心公园中间的一个蘑菇亭下,这里没人。

她们开始商量起来了,这是她们俩第二次在此合作了,上一次嘛,看过的都应该知道吧,是想把叶思佳拉下水的。

付筱竹说:「最好的办法是再进一次张立毅的家,他儿子不是去旅游了吗?」

「你的意思是去把他家电脑里的相关资料全部销毁?」

「不全是,留一部分,」

「这个得让张薇薇去。」

「小静真聪明,我的意思是说,让她去张家找张立毅,这得再委屈她一次了,得先把她的思想工作做好,这才是东风。剩下的就不难了,具体的计划我来想,劝她的事情你能搞定吗?」

「我和她什么关系啊,看我的吧。」

「呵呵,那就好,我们一定得好好修理张立毅,那我先去阅览室了,你也回去劝劝薇薇吧。」

「嗯,对了,你去阅览室干吗?」

「呵呵,我先去自习室拿纸笔,到阅览室搞计划,放心吧。」

秦大爷在门房里一根接一根地抽,心想:这张立毅也他妈的太不择手段了,虽然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这个老师的确是个小人。

将近两个月没见的女儿一直在不远处的一间教师公寓里,受了这么大的苦自己却不能去救她,唉!!刚刚抽完最后一根,秦大爷狠狠地掐灭了烟头。

这时,有人敲门,秦大爷打开门一看,是叶思佳,问道:「什么事啊」?叶思佳手里拿着一个网球拍,戴着白色的空顶网球帽,穿着草绿色的运动T 恤和白色的网球裙,她顿时收起了兴奋的笑容。

叶思佳刚打完网球回来,本想找秦大爷看看他今晚有没有空的,但秦大爷一开门,就闻到了刺鼻的烟味,顿时失去了兴趣,就说:「秦大爷,抽烟可对身体不好哦。」

秦大爷应了一声就进去了。

叶思佳也没再说什么就回寝室了,记得没见过秦大爷抽烟啊,今天他到底是怎么了呀,不明白。

付筱竹在电子阅览室里的一个安静的角落静坐了一个多小时,虽然没有动手。

不过,营救秦丽娟的计划她倒是想的差不多了,她把想好的计划又从脑子里仔细过了一遍,在确保没有漏洞之后,她拿过纸笔开始写了。

写完之后,她用WORD打了一个文档,打完后用U 盘拷下,如释重负地笑了。

那边刘晓静也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劝说,张薇薇终於点头答应了,自己不仅要去解救自己,还要去解救秦大爷的女儿。

她说:「进他家不难,我只要打个电话说要那个就应该没问题,可是我进去后该干什么呢?」

刘晓静说:「计划嘛,现在筱竹那边还在制定中,晚上我再告诉你。」

晚上7 点,女生宿舍2 号楼门房里,门窗紧闭,窗帘也拉上了,付筱竹拿出一张纸,讲述了具体的计划。

「首先,小静,你那个移动硬盘得派上用场了,」

刘晓静是有一个移动硬盘,但她很爱惜,平时都不拿出来,「干什么啊?」

「拷资料啊,晕。」

「行,为了救人,值了,里面的东西一共才1G,剩下的空间应该够她用的。」

「那好,先让张薇薇在这几天去找张立毅,越早越好,和秦姐相比,她还是比较自由的。我和小静都没去过张家,对他家情况不了解。薇薇你一定得想方设法接触到电脑,要趁张立毅睡午觉的时候拷走他电脑里的东西,越多越好。还有,薇薇提到张立毅这两天中午都泡茶喝了,那么他就应该有喝茶的习惯。这个」

说着亮出一个小袋子,里面有几颗安眠药,继续说道「这个就要薇薇自己找个合适的时机放进去了,秦大爷,你这里有锤子吗?有的话就把这些药丸全部碾成粉末。」

老秦找出锤子,几分钟,把药丸全部碾的如同面粉一般。

付筱竹没有停下,继续说道:「在张薇薇上楼之前,小静你去站在他家窗户的楼下接应,等张薇薇拷好后让她把硬盘扔下来,你接过就跑,为了防止怀疑,薇薇你看到张立毅晕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得装头晕了,要装作睡一会儿的样子,一旦张立毅睡着了就起来开始拷资料,能找到关於你的录像照片最好,删掉,并且再删一些其她人的。删完之后把他C 盘格式化再关机。事成之后接着装睡。要在张立毅睡醒之后再醒过来,这样不至於在他醒后产生怀疑,这药够他昏睡3 个小时的了。从接到硬盘开始,小静你在3 小时后再前来敲门送信,你看到信封之后把它交给张立毅。我会给信的内容增加一些打印有张立毅做爱的照片。薇薇,等她敲过三声门之后你就过来开门拿信,记住,间断的三声。」

张薇薇听着,默默地记在心里了。

「喂,我的硬盘可不能摔,」

刘晓静急了。

「呵呵,这个你不用担心,把你的盘和数据线夹在中间,注意用这一道宽胶带封口哦」

说着付筱竹拿出一大包加长型的卫生巾。

刘晓静笑了,说道:「那还有呢?」

「还有什么啊?」

「那封信给我看看」,刘晓静说完就拆开看了一遍,张薇薇也跟着看了。

刘晓静抬头看着付筱竹,「这行吗?」

「应该行,只有这样了。可靠消息,张立毅对电脑不怎么懂,哈哈。」

张薇薇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她等付筱竹说完了,坚定地说:「那行,我听你们的。」

「那,薇薇,刚才说的有些多,你全部记下了吗?到时候别千万留下什么痕迹了。得再委屈你一次了,便宜了那个大色魔。」

张薇薇:「唉,我记下啦。别无他法啦」。

刘晓静高兴滴看着秦大爷说:「太好了,秦姐有救啦。薇薇也有救了。」

说着一手准备去抓秦大爷的裆部,付筱竹看见了,轻轻咳嗽了一声,刘晓静才注意到还有「外人」

在场,就收回了手。

张薇薇这时正在把药粉和那包卫生巾往自己的包包里装,没看到这一幕。

三个女孩心里想的都是:「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第八节像间谍一样(上)

第二天上午9 点,寝室里,只有张薇薇、刘晓静和付筱竹三个人。

今天张薇薇简单扎个马尾,穿着白色的T 恤,牛仔短裤,露出自己雪白的臂膊和大腿,脚上穿着凉鞋,露出可爱的小脚丫,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张薇薇打了张立毅的电话,说:「张老师?你在家吗?我是张薇薇。」

「哦,张薇薇同学,什么事啊?」

「我想今天上午到你那儿去玩…不知道可以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之后,张立毅说道:「行,我在家,当然行。」

挂了电话之后,张薇薇给刘晓静说了张立毅家的具体位置,就跨上包包就出发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刘晓静戴着准备好的白色旅行帽和深色的太阳镜,出发了。

张薇薇到了张立毅家门口,敲了敲门,「张老师,我是张薇薇。」

很快门就开了,张薇薇说道:「那天,都是我不好,张老师,虽然我这个人不好动,不喜欢新的环境,其实我还是挺喜欢那个的,」

说到这里张薇薇的脸开始红了。

「哦,呵呵,没事,薇薇同学,咱们就忘记烦恼与不快,好好玩吧,」

说着就拉着张薇薇进了屋子里,顺手将门锁上。

进了里面,张立毅一转身把将张薇薇抱在胸前,隔着衣服双手抓捏着张薇薇的一对乳房,张薇薇红着脸嗔道:「讨厌啊」,张立毅加大了刺激的力道,同时伸出舌头舔着张薇薇的耳垂。

张薇薇「嗯」了一声,心跳开始加快,虽然自己不喜欢他,可谁叫他是个玩女人的高手呢?片刻之后,自己有些不能忍受了,张立毅开始脱衣服,说道:「张薇薇你也脱啊。」

两个人在张立毅卧室的床上做爱,张立毅拿起了发硬的鸡巴,抵在张薇薇的香臀上,张薇薇想:「得尽量让他多射几次,他累了,没有力气了就比较容易下手了」

香臀上下晃动着摩擦起张立毅的肉棒,张立毅感到好爽,就将张薇薇转过身来,张薇薇先抓住了张立毅的鸡巴,套弄了起来,张立毅就揉着张薇薇的乳房,15分钟后,张立毅精关没闭紧,射了张薇薇一手,停下来歇一会。

张薇薇在他坐起来的时候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张立毅的鸡巴,继续套弄了起来,刚才的手揉着张立毅的睾丸。

她想着今天艰巨的任务,忍着做爱的冲动,使劲地给张立毅打着手枪。

15分钟后,张立毅又射了,看上去这次射的没有上次的浓。

刚开始,张薇薇消耗的体力比张立毅小了许多,第三次,张薇薇还是先下手了,她含住了张立毅的龟头,时而吞吐,时而舔着龟头下方的敏感区。

手也没闲着,捏着张立毅的睾丸,张立毅感到今天这丫头怎么了,就问了张薇薇为什么还不给自己插,张薇薇就一边口交一边说自己这几天看A 片,对给男人打枪和口交感兴趣。

张立毅就信了,反正这次张薇薇十分顺从,自己好好享受就是了。

第四次,张立毅把张薇薇按在床上,鸡巴一下子就插进张薇薇的小穴里。

「哦…哦…好爽…好…好…用你…的…你的…鸡巴…插…我…用力…哦…插我…太美了…好爽…啊」

张薇薇浪叫连连,张立毅虽然射了三次了,但还是卖力地征战着,张薇薇的阴道就是紧,夹得鸡巴好爽,睾丸一次次地撞击着张薇薇的屁股。

张薇薇感受着做爱的刺激,但心里还在盘算着下药的事情。

……张立毅射了之后,俩人就倒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张立毅起来去厨房,打开冰箱门,拿出一些吃的和饮料,和张薇薇一起吃了。

张立毅还顺便那茶叶泡了杯茶。

等吃饱了,有力气了,张立毅又准备「开战」了。

……

下午1 点,两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的,张立毅一共射了五次,张薇薇的幸好张薇薇那几次用手和口,要不然张立毅还不会这么累的。

这时,张立毅起来去上厕所,茶杯就在床旁边的桌子上,张薇薇爬起来找到自己的包包,刚掏出来药粉正想掀开茶杯盖,听见推门的声音,张薇薇吓的赶紧把东西放了回去。

张立毅开门进来说道:「怎么了?」

张薇薇正想着辩护的理由,这时张立毅的手机响了,张立毅一看是马玲,就到另一间屋子关上门接听了。

张薇薇松了一口气,拧开茶杯盖,把药粉洒到茶里,盖上盖子轻轻摇了摇。

茶杯放好之后,药袋刚收好,张立毅就进来了,也没有发生什么。

马玲在电话里告诉自己,丈夫出差了,昨天晚上才走的,要张今晚到自己家里去,张立毅大喜,自然是满口答应。

打开茶杯就喝了起来。

张薇薇想到一会儿要开门接信,就穿上了T 恤和短裤,说自己感冒刚好,不敢光着身子晾着以防再次冻感冒,张立毅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张薇薇躺在旁边,偷瞄着张立毅喝茶,生怕他不喝完,或者他发现有安眠药,那就麻烦了。

幸好,张立毅把茶水几乎喝完了,闭上眼睛养神,不一会儿就没有动静了,发出轻轻的鼾声。

看到张立毅睡着了,张薇薇轻轻喊道:「张老师,张老师。」

张立毅毫无反应。

确定张立毅睡着之后,张薇薇走到床边的电脑桌旁,先关闭了音箱旋钮,打开电脑。

有密码?天哪,这怎么办?张薇薇开始着急了,点了一下,无密码提示。

这下怎么办啊?半个小时过去了,张薇薇还是着急地一个又一个地乱试,可是都不行,那边张立毅睡的依旧死沈。

张薇薇突然想,刚才幸好他去接了个电话,否则我可能就死定了!对了,电话。

张薇薇眼前一亮,会不会密码记在手机里?自己曾经在手机的草稿箱里记过帐号密码,只有试一试了。

张立毅的手机放在床头柜里,张薇薇轻轻地拉开床头柜,拿出手机,一翻短信,0 条,都清空啦?再看电话本,从第一个开始翻起,翻到M 了,马玲、马倩茹、梅亚丽、孟静蓉、密码,那晓月…怎么有姓密的,哎呀,我真糊涂,张薇薇返回来查看密码,上面写着:「姓名:密码号码:622101204385,」张薇薇记下

来了,将手机界面返回,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放回去,抽屉合上一半了,张立毅突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