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未婚怀孕小情侣(+孕妇)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9 23:14

《 朋友妻之大奶娴的调教》

《与邻居少妇共浴》

杜婉菁,今年芳龄18,某着名大学大一新鲜人。面貌姣好,身材高挑,秾纤合度,加上一双修长美腿,自入学起便吸引了校内男生目光,因此无庸置疑地成为学校校花。她身边从不缺追求者,却一个也看不上;她心中早被同系大二学长─柳裕凯占据。裕凯是公认的校草,生得俊俏挺拔,家世背景显赫,柳家在学校当地可是望族。校内许多女生十分仰慕,但裕凯有了女朋友─同班同学龚怡千。她也是位“校花”级的女生,各方面条件和婉菁难分轩轾,不少男生亦为之倾倒。

圣诞节前夕,怡千和裕凯大吵了一架。因为女方另结新欢,提议分手。婉菁是在舞蹈社认识怡千的;怡千相当照顾这个学妹,婉菁也颇爱戴学姐,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淘,婉菁因而知道心仪对象和学姐正在交往。裕凯死命打电话想力挽狂澜,但徒劳无功。这时,他想起了婉菁!他赶忙连络,希望她帮忙和怡千求情。然而,即便婉菁出面好说歹说,照样无法唤回已逝的爱。裕凯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选在自家附近的PUB包厢,约婉菁出来聊天、诉苦。

婉菁踏进包厢,只见桌面和地上散落十多个空啤酒罐。裕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满脸通红,已喝得烂醉。这时,电视播放着GeorgeMichael的经典名曲LastChristmas。歌词内容触动了他感伤的情绪,手中一瓶海尼根啤酒「咕嘟咕嘟」迅速灌进喉头。婉菁关上门,裕凯这才意识到有人进来。回头一望…茫茫中竟把眼前的婉菁当成了怡千。他勐地站起,扑向婉菁,把她堵在门边,开始疯狂亲吻。婉菁脑中幻想和裕凯在一起很久了,可是一直不敢讲明。今天是个大好机会,虽然酒气扑鼻而来,但她毫不拒绝,接受热烈拥吻。

裕凯把婉菁向包厢内拉,不一会儿双双倒在沙发上。他贪婪地吻着她的额头、耳垂、鼻尖、双颊,还有那丰美滚烫的唇;手找到连身洋装的拉链,轻轻一拉,洋装就从婉菁脚边滑落,身上只剩下水蓝色的胸罩与内裤。裕凯转移阵地,吻上粉颈、香肩,把头埋进了乳沟。

「噢!裕凯…裕凯…」婉菁轻声呻吟着,手紧抓着他的肩头。裕凯把胸罩往旁边一揭,开始搓揉胸前粉红的蓓蕾,并津津有味的用嘴品尝。婉菁禁不起挑逗,全身酥软,心跳加速,轻声呻吟道:「呜…好舒服…」

裕凯的吻持续向下探索,上腹、侧腹、肚脐、小腹,最后停留在神秘三角地带。「呀~~不要…」婉菁娇声说道。彷佛置若未闻,他粗暴地把最后一块遮挡的布料褪去,开始玩弄双腿间敏感的禁地。

「呀~~啊啊…」下身传来的刺激冲击着婉菁,她感到那里已经渐渐濡湿。这徵兆激发了裕凯的雄性慾望,藉着酒精催化,已经无法克制了。他火速脱掉身上所有衣物,将巨棒挺入婉菁体内。

「呜~~啊…」由于是性爱初体验,婉菁刚开始感到一阵疼痛。随着裕凯一次次规律且有力的抽动,她紧锁的眉头开始舒展,之后便习惯这感觉,陷入了欢愉。她双腿紧紧夹住裕凯,使两人更紧密地接合。当下她好希望时间停滞,能继续和心爱的男生缠绵。喘息声、呻吟声回荡在包厢内,墙上时钟继续移动着…

隔天早上,裕凯缓缓醒来,发现婉菁睡在身旁。他吓了一跳,脑中回想着昨天所发生的一切。此时婉菁也醒了,看见他错愕的表情,感到有些害羞。裕凯忙说道:「昨天的事…真是对不起!」婉菁痴痴看着他,半晌才说道:「没关系!其实…其实我…我是自愿的,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融化在空气中。

裕凯楞了一下,他没想到面前的女生居然如此表白。打量婉菁全身,该多的多,该少的少,该凸的凸,该瘦的瘦,绝不比前女友差;但总觉得不对劲。最后他才说道:「不好意思,时候不早了…约改天吧!」这下换婉菁呆住了。她竟忘记回答,眼巴巴看着裕凯离开。她顿时感到难过,心想自己和他应该是不可能了。从此,她遇见裕凯总是躲得远远的,纵使在课堂上,也不敢回头望。

时间悄然流逝,流过了农历新年,流过了寒假,转眼来到阳春三月。过去这段期间,婉菁每天清晨总是会吐,食欲不振,脸色苍白,裕凯在校园早注意到了。他很想问个明白,婉菁却老回避他。于是一个周六,他传了则简讯给她:「今晚八点在上次的包厢见面,不见不散!」

收到这封简讯,婉菁心情起伏不定。她原不想赴约,可是八点半时,裕凯传来第二封简讯:「我在等你。」九点又收到第三封:「我衷心期望你来。」她改变主意,穿上衣柜里最辣的衣服─一套黑色雪纺纱短裙,背后开到腰际,正面深邃V形剪裁使她丰满的上围唿之欲出,裙摆只遮住三分之一大腿,足蹬黑色长统靴─出门了。

等她出现在PUB,已近晚上九点半。她正要推门进去,手机又响了。裕凯听见铃声,忙抬起头,看到婉菁立在门口。他激动万分,关上门,把女孩拉到身边,慢慢说道:「婉菁,我想过了。其实…我也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婉菁内心澎湃不已,眼泪夺眶而出,她已经等这个答案很久了。她主动投入裕凯怀抱,玉手正好拂过他的下体。他下身一颤,说道:「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发誓…我会和以前对怡千一样对你…不!比那更好!」

婉菁水汪汪的大眼看着裕凯,不知不觉两人愈靠愈近,嘴唇差点碰上。她想稍微退后,裕凯却将她拉回,吻上了她的唇。然后和前次相同,两人倒在沙发上。这次裕凯不再犹豫,将手伸入婉菁裙内,脱下黑色蕾丝内裤,掏出勃起的巨根,开始翻云覆雨…

欢爱到一半,婉菁发觉小腹隐隐作痛。毕竟是和心上人“炒饭”,她忍痛继续着,直到裕凯筋疲力竭的射出为止。他倒在婉菁身旁,让她倚靠在自己身上。突然,疼痛转为剧烈,婉菁还以为按着肚子就过去了,没想到完全没用。此举惊醒了裕凯,连问怎么回事。她表情扭曲说道:「我…我…小腹…好…痛…」裕凯马上抱起婉菁直奔医院,结果出炉:婉菁已怀孕3个月,而且还怀双胞胎!两人大吃一惊,回想什么时候“中奖”的,突然想起就是在…PUB里的第一次。

回家路上,两人讨论起后续事宜。婉菁说道:「我想生下孩子,好吗?」

裕凯歪头想了想:「你之后上学要怎么办?万一出意外,那就…」

「不,不会的。」几滴珠泪在婉菁眼框里打转。「我想生。即使以后你不要我,还有孩子可以陪伴我…」

「傻瓜,我怎么会抛弃你?」裕凯抹掉眼泪,抱着她笑道:「你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人,我还怕你不要我呢!如果你想,就生吧!到时我陪你。」

裕凯把婉菁送回家。婉菁双亲自幼去世,是由叔叔和奶奶拉拔长大。叔叔是城里知名企业的老板,因业务需要去了日本;奶奶则回老家探访亲友,两人都许久之后才回来。至于裕凯的父母常年待在国外,也是经常不在家。就这样,那晚裕凯就睡在婉菁家,两具赤裸的年轻躯体紧紧交缠着…

又过几个月,暑假将届,婉菁的肚子已然隆起。为了不被他人看出,她买了大一号的衣服,外面再穿上宽松的外套以为遮掩。可是腹部一天天成长,迟早会穿不进去。未雨绸缪起见,她谎称是为表姊购买,去订了些最大尺码的衣服。另外,两人决定暑假到柳家买在海边的别墅去。那地方僻静,适合养胎。之后,他们到妇产科诊所做产检。医生指出婉菁肚内双胞胎一切正常,但因子宫颈窄小,所以生产时可能有不少风险。

面对这天外飞来的不幸消息,回到家,裕凯就握住婉菁的手,说道:「我看…我们别生了,好吗?」

婉菁低下头,彷若在沉思。但不一会儿,裕凯看见有水滴自她脸上滑落。扶起脸,却发现她已泣不成声。他心疼地将她拥在怀里,温言道:「傻瓜,别哭了。我知道你想生小孩,但医生说你会有危险的。」

婉菁止住哭泣,脆弱又坚强地説:「我明白,但我不忍心终结两条性命。孩子来不及看到这世界就走了,多可怜啊!我不怕,裕凯,我真的不怕。他们已和我相处了近六个月,我舍不得啊!拜托,生下他们吧!」

裕凯鼻头一酸,说道:「我知道我无权改变你的决定,但你想想,面对同学、朋友,你如何自处?要是不小心撞到怎么办?孩子生下后,我能做什么?」

婉菁说道:「放心!穿着大尺寸的衣服,总能遮掩一些,就当我吃胖吧!反正只要实情不讲白,没人会知道。至于孩子…交给我奶奶吧!就说是我一个朋友的姐姐的。裕凯,一切拜托你了。」他总算点头答允了。

暑假才开始,两人便动身出发。柳家别墅位在海边小丘上,需坐车前往。一路上颠簸把婉菁折磨得极不舒服,结果下车就吐了,脚步也站不大稳。裕凯赶紧挽住她,走进了别墅,两人口中的秘密天堂。

婉菁妊娠反应更加严重了。因为怀孕关系,乳房再次发育肿胀,臀部也变翘,全身曲线有另一种迷人风采。裕凯看得心痒难耐,数次碰到婉菁身体,却都被她一手推开,他只能继续等待机会。

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普照。裕凯牵着大腹便便的婉菁,走了二十五分钟左右,来到游人如织的沙滩。搭起遮阳伞,舖上软垫,婉菁褪去宽大的白色连身洋装;底下穿着两截式浅蓝色碎花泳衣。

「小心,太阳很毒,千万别晒伤了。」裕凯慢慢扶婉菁坐下,体贴地为她擦起防晒油。他的手缓缓划过婉菁的脸庞、颈肩、背部、手臂、双腿、胸口和腹部,力道掌控得恰到好处,像在做SPA按摩一样。婉菁舒服地轻哼出声,裕凯下身开始发胀。但附近人多,不好下手,只好帮她戴上太阳眼镜和遮阳帽,自个下水凉快。

半小时后,裕凯回到婉菁身边,对她说:「来海边不碰水,尽待在岸上,有什么意思?」于是扶起她就往海里走,婉菁只好半推半就地跟了去。

走进浅水处,裕凯要婉菁蹲低身体,他则从后方环抱住她的腹部。一阵浪打来,沁凉的感觉流遍全身,肚里的胎儿也踢动了一下。裕凯贴近她耳边说道:「宝贝,你多久没亲近过大海了呢?你看肚里的孩子多高兴啊!」说完不住抚摸着隆起的肚皮。

婉菁没答话,只是静静地让裕凯抱着。他的手不安分地移到胯间抚摸,婉菁加紧双腿,轻哼道:「不…不要…」裕凯没有理会,手上加大力道,膨胀的下身顶住婉菁臀部,沿着股沟磨蹭。

「不…不行…不…可…以…」婉菁抵抗渐趋激烈,手不断想推开裕凯,身体不断想扭动挣脱。裕凯知道女方已经感到不舒服,只得放开。她整理好情绪,才开口说道:「我们该回去了!」

当晚,婉菁刚洗好澡,罩上浴袍,突然脚底一滑。「啊~~」她大叫一声,裕凯火速赶到接住,她才没摔倒。慌乱中,她的手摸到裕凯下身;裕凯接住她时,正好扶到浑圆的肚子和胸部上。两人顿时尴尬万分,裕凯连忙扶起她,自己走回客厅继续看电视。婉菁重新穿好浴袍走了出来,远远看到裕凯短裤底下已然挺立。

裕凯本是冲劲十足,很敢玩的。但最近婉菁一直推辞,所以只好克制下来。婉菁做到他身旁,握住了手,问道:「你…已经…忍不住了吗…」裕凯默然。她叹了口气,解开浴袍,里面一丝不挂。

裕凯吓了一跳,说道:「婉…婉菁…你…」她轻柔抚摸着他的下身,点了点头。他明白了意思,二话不说脱下短裤,把婉菁按在沙发上,开始疯狂地爱抚、轻吻。婉菁闭上眼睛,没有抵抗,算是给裕凯报偿。

裕凯见婉菁下身已慾水横流,便将巨棒挺入了婉菁蜜穴。由于许久未亲密接触,两人饥渴地交融在一起,换了好几个体位,持续数个小时,才终于告一段落…

暑假倏地过去,婉菁转眼已经到了怀孕晚期,腹部越来越大,近来身体活动也越来越不方便。裕凯心疼她,两人商量许久,做出重大决定:两人双双办了休学,以专心等待生产。

金黄色的夕阳洒在开阔海面上,十分美丽。婉菁站在阳台,双眼直直望着这美景。裕凯缓缓由后方走来,搂住了她。婉菁轻声说道:「裕凯,谢谢你…谢谢你愿意放下一切,继续陪我。」

裕凯回道:「傻瓜,我怎么可能不闻不问,置心爱的人于不顾呢?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也不后悔做出这样的决定。」

两人的背影浸在夕阳余晖中,紧紧依偎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