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我的第一次给了干妈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9 23:13

《 一世情》

《一家人的快乐》

干妈是一个好朋友的母亲,今年60刚过,我已经认识她十几年了,真正和她成为性伴侣还是在7年前她老伴死后的几个月后。

干爸由于常年过量饮酒不幸得上肝癌,在死后第三天出殡,按我们这里的论,遗孀是不准随同的,所以她只好一个人在家,而那天见她心情沉重,再加上她有严重的心脏病,怕她发生什么意外,所以我主动请缨留下来陪她,她的孩子和亲属们则一起发送干爸去了。

那天果然干妈因悲伤引发了心脏病,好在我连忙找到了速效救心丸给她服下,过了很久,她才恢复了正常的心律。这一整天我对她伺候的有条不紊、相当周到,使得干妈的心情有所缓和。也就是因为我这天的表现,让我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而在此之前,我虽然经常在她家里住啊,吃啊的,但是那都是冲她儿子我的朋友去的。而打这往后,我由于打心里担心她的心情和身体,所以却比以往去的更勤了。

干爸走了一个多月了,干妈的心情也渐渐的开朗起来。其实干妈原本就是个外向人,只是因为老伴的离去才变得很沉默。由于这段时间我一直陪着她,她和我的话就越来越多。我也喜欢和她聊天,由于干爸走后,我为了陪她聊天便索性搬到她的屋子住(同住的还有她的几岁大的孙子),我们俩几乎每天都聊到很晚的,有时候甚至外面都已经天色泛亮了,我们才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起先,我对她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说实话,她长得也不好看,甚至很难看,但是就是怪,人相处久了,就觉得对投缘对意的人打心眼里喜欢,并总想和她在一起聊天什么的,看出来,她也有这样的感觉。时间长了,我们聊天怕打扰别人的休息,就尽量坐的近些,并压低声音。她和孙子睡一张双人床,我在对面睡一张单人床,有时候为了聊天小声些,我就到她的大床上和她并排靠在床头聊天。

干妈这个人很爱动感情的,每当一说到过去的那些伤心事就会流下泪水,我只得拿手绢帮她擦,有时她哭得很厉害,我便顺便把她揽在怀里,用手抚摸她的头部和背部和手,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言语安慰她。干妈好像也很喜欢靠在我的怀里,和我手牵着手这样聊天。

说来也怪,随着我们身体贴近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已明显感到下身有时候会莫名的冲动。

我已经好几年没和女孩子交往了,从小到大虽然交往了一个小女孩,我们当时也只不过只有生殖器的磨擦而已,因为那时侯那个女孩很小,才十五岁,我怕弄不好要担责任,所以忍着巨大的煎熬才没有上她,而和她分手后,我再也没有交往过别的女孩,更别说有性行为,所以我至今还是个处男呢!

与干妈身体贴近产生的快感让我越来越难耐了,于是在抚摸她的时候,我开始把手放在她裸露的胳膊上,甚至有时候还用手抚摸她的那双35码的小脚。

我做的动作都很自然,干妈也并没有在意,还是一个劲的和我聊着,可她哪里知道,我对她的感觉越来越异样了。

终于有一天我的手触摸到她的腰部的时候,我小声的说:“妈(我叫她妈),我们既然已经是母子了,可我还没有我吃过你的喳(乳房)呢?”干妈并没有生气,而是笑呵呵地说:“多大了,还吃喳呀,在家你还吃你他*的喳吗?”“不了,只是和你在一起感觉很亲近,就想对你象在小时对妈妈那样吃喳玩。”干妈听了说:“你想吃就吃吧,反正我的喳已经干巴巴的没有水分了(笑)。”

听到她的认可,我将右手沿着她的腰部慢慢地伸入到她的胸前,由于干妈的乳房确实很小,她也没“实力”戴胸罩,我很容易便摸到了她的乳房。虽然这是一对没有什么美感和质感的乳房,但是也许是因为心里对异性身体的渴望,一时间竟显得那么的爱不释手。我不断的揉弄着。干妈只是朝我微笑不语。揉弄了一会,我撩起干妈唯一的一层外衣,露出了她那两个小小瘪瘪的乳房,和雪白的上身,俗话说:一白遮百丑。

看到干妈洁白的身体,顿时让我的欲望增强不小。于是我赶紧低下头贪婪的吸食着他的乳房,干妈可能是觉得痒,所以一边咯咯笑一边晃动身体。亲了十所分钟乳房之后,我终于抬起头来大大的喘了一口气,看到干妈的表情仍然是微笑的,我一下子觉得她竟是这样的慈祥,而且笑得好可爱。

看到这里,我突然一下把嘴亲在了她的嘴上,我没有立刻离开,她也没有躲避,但是就是一动不动。我以为她同意我的亲吻,便把舌头伸出嘴唇要进入她的嘴唇,卡谁知她的嘴还是不动一下,这让我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她既不把嘴挪开,也不张嘴迎合,那她到底接不接受我的吻呢?我终于忍不住了,说:“妈,把嘴张开好吗?”她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微微地把嘴露了一个小缝,我趁机将舌头深了进去。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一顿上下左右的扫荡,而她的舌头却始终没有动。

我问:“妈,你的舌头怎么不动呢?”她问:“怎么动啊?

我从来都是这样的啊!”啊~~?我不觉一阵惊讶,然后问:“难道你和干爸以前就这么亲吗?”“是啊,不这么亲,还怎么亲啊?”“应该是两个人的舌头要相互绞缠,并要伸进对方的嘴里,不断的动弹,我们试一下。”于是我又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用舌头不断的骚扰她的舌头,她像是明白了,也慢慢的动着舌头,我俩就用舌头在她的嘴里“打起架来”。

过了一会,我退出舌头,说:“妈,把你的舌头深进我的嘴里也像刚才我俩这样做。”她只是仰起头,看来她还是不好意思向我进攻,于是我把嘴贴近她嘴前张开,她这才慢慢地将她的舌头伸进我嘴里,与我绞缠起来。这时,我突然想起来,我只顾着和她亲吻,手却忘了往她下面进攻,于是我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双手紧紧抱着她,双手绕过她的身后,把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裤子,我刚摸到她的光滑的臀部的深沟处,不料她反应过来,一把将入侵的我的手给拽了出来。

我知道她已经发现了我的企图,但我不甘示弱,又把手伸了进去,但是又一次被她拽了出来,嘴里严厉的说:“孩子,不兴这样,你太过分了!”看到她真生气了,我连忙说:“好了妈,我不摸那了,你别生气了。”就这样,我没有摸到她私处,只好又和她搂着亲吻了一会,而抚摸也只是在她的上身进行。

一晃多日,我和干妈之间也维持着亲吻和抚摸她上身的动作,至于往下我没有再敢。我怕她真的会生气,乃至不肯理我。

这之间在一天深夜,干妈的老胃病犯了,看到她疼痛难忍,脸色发白的,我赶紧穿衣服跑到3里外一家药方买了一盒“快胃片”回来给她吃下,过了半个点,药效发挥作用,她的胃痛渐渐地好转,看到她不疼了,我心疼的心立刻放松下来。

干妈也感激的一直看着我。谁知她病好了没几天,我却发起烧来,这回轮到她每天在我身边伺候我了,买药、买水果、买点心,象我照顾她一样的照顾我。

她常伸手过来摸我发烧的额头,而我也时常用手抓住她的手,用眼睛深情地看着她,我们四目相对,没有过多的语言,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啊,我们都知道对对方的感情都是用心换来的。

而最令我这一生感到兴奋的事情也在我患病期间发生了。

那天,她的孙子到姥姥家去了,夜晚屋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半夜,干妈摸黑过来,用手摸我的额头看我退烧没有,我虽然没有完全退烧,但是也正处于恢复中,身体比前几天有力气多了。我没睡觉,所以干妈一坐到我身边摸我的头时,我一把便将她的手握住了,倒是把她吓了一跳。“你还没有睡着啊?”“是啊,这些天多亏妈妈你的照顾了!”

“傻孩子,这是妈应该做的啊!再说你对妈妈什么样我也不是不知道。”说到这里,她低下头过来吻我的嘴。

我们的舌头马上胶合在一起。我一把将她拉倒在我的身上,她没有拒绝,也搂着我。

由于她倒在我身上,我更加便于用两只手抚摸她的身体,乳房、后背,我又把手再次的伸进了她的后面裤子里面,双手分别摸到了她的两半光滑浑圆的臀部。

而这回她没有拒绝。

我大喜,于是我又顺着她的臀沟向前延伸,终于我摸到她的阴毛,她身体虽然一颤,但是仍然没有拒绝的意思,这使得我倒有点纳闷了,我问她:“妈,你怎么不反抗了呢?”她轻轻叹了口气后说:“妈也看透了,你对妈没有什么坏心眼,也许是你这个年龄对这方面有要求,你又没有女朋友,如果你真的忍不住了,万一跑到外面胡来,被抓起来了,妈妈一定会后悔的,为了你,妈妈愿意付出一切。”

听到这,我一把将她抱得更紧了,说道:“妈,你真好,其实我真的对你没有什么恶意,假如你不愿意我这么做,你要是反对,我一定不会胡来的。但今天你既然同意了,那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更好更孝顺的。”“我知道,我不会看错你这个孩子的,所以才甘心把身体给你。”

听到这里,我不再有任何犹豫了,翻过身一把将她压在身下,手从正面伸进她的内裤,摸到了她的私处,她的阴毛已经非常稀疏了,不过我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令我心情和欲望都已沸腾的妈妈那桃源深处。

我先用整个手掌扣在她整个阴户上来回的揉撮,这种享受的快感真的太强烈了,使得我的下面不由自主的就硬了起来,我用另一只手,抓过她的手,让她抚摸我的暴胀的阴茎。她一定是害羞得很,手刚碰到我那就立刻缩了回去,我用手立刻抓了回来,放在我的阴茎上,她轻轻的握住,但是手并没有动。

我说:“我们的手都一起动动吧!”我伸出一个手指,慢慢地往她阴道里面抠进,但感觉她这里面相当的紧,一个手指都无法直接进入,我不敢粗鲁,只好耐心地一点一点地往里抠,就这样,过了一会我感到有点宽松了,又增加了一个手指继续慢慢地抠着插着。可能是干妈绝经多年的缘故,阴道内几乎没有往出流什么别人说的那种“爱液”或者“淫水”之类的液体,没办法,我只好用手蘸着我的唾液,一点一点的往里深入。

过了能有20多分钟,我才把三个手指完全伸进去,我觉得这回差不多了,因为我的阴茎的直径与我三个手指并拢后的粗细差不多(哈哈,我没有经历过性行为,只是觉得这样用手测量后是不想让双方交合的时候感到疼痛罢了)。看到“洞口”差不多能驶入了,于是我将干妈的两推分开,压在她身上,一只手提着硬邦邦的家伙欲破门而入,但是由于没有经验,顶了好几次,都没能进入,但这没有耽误我性欲的强烈冲击大脑神经,下面不觉一股劲一股劲地往外有暗潮涌动,不好!可一切都来不及了,我的这拨精子出师未捷身先死,全都躺在洞外边。

干妈可能感到我的精液打湿了她的阴部外围的地界,便问:“怎么,射了?”

我说:“是啊,不知道是我太兴奋了,还是生理有毛病,在以前和那个女孩子时,也只把阴茎刚碰到她的阴道口就射了,我是不是早泄啊?”我的心想到这不禁一沉。“没事的,你别胡思乱想了,刚开始都这样的。”干妈说完了,起来可能是用枕巾擦拭我射在她洞口的精液。

由于我们是摸黑进行的,啥也看不见,只是凭手感摸着来。她擦完了阴道,又把手巾递给我让我擦龟头,嘴里还问我:“你真是第一次做这事吗?”“是啊,要么能这么糗吗!”

“那你若是把第一次给了我,你不后悔吗?”“妈,我和你还谈什么后不后悔的呢,我们不是有感情在吗,要么我们也不能这么做啊!”“是啊!妈知道你对我很好,甚至比我的儿子对我照顾得还细致。”“妈,这是应该的。”

我们娘俩聊了一会后,我感觉我的下面又有冲动了,于是我说道:“妈,我们再来一次好吗?”她说:“那就来吧。”于是我再次趴到了她的身上,嘴里说到:“妈,你是过来人,你带我一下好吗?要么我怕整不好我又半途而费了。”

“好吧。”说完,她从脑后拿过枕头垫在自己屁股下面,尽量叉开了双腿,然后伸出手抓住我二度勃起的阴茎,往自己的洞口拖带。我也迅速用手蘸了几下唾液擦在我的龟头和她的阴道口。

由于她的牵引,我的龟头没有偏离航向,径直进入了她的小窄穴,这一点的进入,已经让我将快感燃遍全身了,我不再丝毫犹豫,使劲向前一冲,正赶上干妈也向上迎合,我的整根肉棒全部进入干妈的阴道,并能感到肉棒被握得紧紧的,温暖油然而生,龟头已经顶到了什么东西,好像是干妈的子宫。

我一边享受着,一边无尽的遐想:从今天起,我终于变成大人了……“怎么不动?”这时干妈从身下说话了。“哦- 哦- 好,我这就动,说完,我开始慢慢的做着抽插动作,由于下面有枕头,我每次都能顶到干妈的最深处,只不过十几下,干妈就说有她里面太胀了,还有点顶得疼,让我慢点轻点。

我问她,多久没有做爱了,她说大概有两年了吧。我知道也差不多这么长的时间了,因为这和干爸躺在、床上的时间基本吻合。我说你多幸福啊,我都快三十年没做了。

干妈听了哈哈的笑了起来,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找对象成家吧!“”那我怎么舍得你呢?“”和我也不是长久之事啊!“”反正有你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争取和你作到你70岁。“”呵呵,那不把你给耽误了?“”没什么,我理应尊老爱老!“”竟瞎说,尊老有你这样尊的吗,这明显是欺负老年人吗!“”我这是把尊老具体落实到行动上,“”好了,不和你说了,你快玩一会,就下去吧。“(打这以后我和干妈如果谁有性的要求,就会对对方说‘玩’一会吧)可能是和干妈一边聊天一边玩的原因,因此分散了我的经历,感觉我们这次玩了很长时间吧。干妈被我顶得好受了,但是她却一直强忍着没有大声叫出来,有时实在有点想叫,干脆拿被把嘴捂上。我也能理解,毕竟一墙之隔还有她儿子呢。

大约20多分钟之后,我终于又忍不住了,又一泄如故,在射完后,我一头栽在干妈的怀里,亲吻她的脸颊、眼睛、耳朵和嘴唇,干妈也很温柔的迎和着。

然后紧紧相拥睡去。

从此,我和干妈的感情就更加亲近了,我们有时间就幸福的玩一会,后来干妈又学会了用嘴为我口交,这就使我更加兴奋了,我当然也会给她进行口交,她也是兴奋异常,说实话,干妈特别喜欢我们之间的口交,所以我们现在每次口交的时间都要比性交的时间长。

后来,我又试着插干妈的肛门,但我的快感虽大,可看她明显是痛苦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她后面有痔疮的原因吧?起初,干妈还极力支持我赶紧找对象,免得总”缠“着她。而在我真的找了一个对象之后,我发现她有时候经常莫名的说着一些吃醋的话来。而那时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我不断与干妈及对象两个人疯狂做爱,有时候,几乎这个刚走,那个就来了,弄得我也很疲惫。

后来我觉得干妈已经明显对我脚踏两只船有意见了,再加之那个对象好像也背着我在外面和别的男人扯淡,于是我们都找了理由分手了。而我又重新归干妈一个人了,她显得特别开心。

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找其他女人,也一直和干妈一个人玩,7年了,每年的8月12日是我们初次的纪念日,我们都会在这天给对方买礼物,最重要的是尽量在这天要痛痛快快得玩一次,如果这天没有时间,也要在前后几天之内挑一个合适的日子来做。

干妈这几年家庭过得不是很如意,和儿女很操心,明显老多了,她对儿女们已经很失望了,所以把我当成了生活中最最亲近的人,她现在一天看不到我都想,几乎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

我们由于环境的影响,现在只能一个礼拜见一次面,但玩上玩不上还要看身边有没有人。但无论我在她肉体上能不能得到满足,我始终拿她当妈妈一样的尊敬,我也自觉得做的就是比她儿女对她要好得多。

别人当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可是我这样做,只为了能让我的心理过得去,对得起干妈她这7年来对我的付出。如果有可能,我一定会和她玩到她70岁,不过这还要将近10年的时间,到时环境和其它条件都允许吗?我们谁也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