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淫男乱女120.菊奴狗狗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3 10:52

120.菊奴狗狗“就算我不许,你又肯放过我吗?”雪梅倔强地反问。

豆豆果然把单雪梅代来了,豆豆告诉小雄都跟雪梅说好了。

“算你聪明。”小雄嘴里说着,一支手已经抓住雪梅的乳房。

雪梅本能地想用手推开,却那里够力气呢?那柔软的肉团早被小雄捏在掌中

把玩。

她只有把手儿软软地扶在小雄的手背上,似乎想阻止他进一步的行动。但是

小雄那能不得寸进尺呢?他另一支手已经从雪梅的裙子下面向上袭击,雪梅并没

有穿内裤,“你的内裤呢?”

雪梅笑着说:“杨玢说你要玩我,我在进门前就脱了放在书包里了!”

好一个骚女孩!

毛茸茸的阴户被他摸个正着。她畏缩着,但是小雄的手指头已经伸进她湿润

的肉缝,找到那敏感的小肉粒,轻轻地揉弄着。雪梅颤抖着身体,放开捉住小雄

捏弄她乳房的手儿,要来顾及被挖弄的桃源洞。

可是小雄却趁机把手从她的衣领伸入,贴肉地抓到了她的乳房。大肆摸捏玩

弄起来。

雪梅肉体上女性的禁地尽失,她索性采取毫不抵抗,任由小雄肆意抚弄。接

着她身上的衣服被脱去了。一对白嫩嫩的奶儿,一个黑乎乎的阴户,全露无遗地

暴露出来。

小雄先不脱自己的衣服,一味玩摸雪梅的肉体。把她挑拨得春意盎然,淫兴

勃勃。她不知不觉中也把手握住小雄裤里硬硬的肉棍儿。

小雄见雪梅已经动情了,便要挟地叫她替自己脱去所有的衣服。雪梅也顺势

屈服于他的淫威,乖乖地帮他脱得精赤溜光。

小雄把雪梅拥在怀里,两团滑美温檐的软肉紧贴着他的胸肌。小雄的双手抚

摸着她光滑的背脊和隆盛的臀部,雪梅也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阴部紧贴着他那根

粗硬的大鸡巴。小嘴微张,双眸里流露出渴的眼神。

小雄笑道:“雪梅,欢迎我进入你的肉体吗?”

这时雪梅心里是爱极了,但是嘴里仍然说道:“不欢迎,你的东西太大了,

我会被你挤暴的。”

小雄道:“我现在的身份是色狼,就算你不欢迎,我也要用强的了!”

说着就把粗硬的大鸡巴向雪梅的阴户挺过去,雪梅连忙用手握住。说道:

“你慢一点嘛!我又不是不让你进去呀!”

雪梅把小雄的龟头对准自己的洞口,小雄用力一顶,就挤进去了。雪梅放开

手,小雄便把大鸡巴整条送入她的阴道里。雪梅小嘴一张,叫了一声:“哎哟!

涨死我了!”

小雄道:“你表哥没我的大吗?”

“当然没有啦!你的硬得好像铁棍子一样。你呀!存心欺侮我,就快把我撕

成两半了。你简直要了我的小命啦!”雪梅撒娇地说着,却把她的小腹挺向小雄,

让他的大鸡巴更深入她的腹地。

小雄扶着她倒在床沿,握着她的小脚儿,把她两条嫩白的大腿架上自己肩膊。

一边由脚趾抚摸到小腿,一边开始把粗硬的大鸡巴在雪梅湿润的小肉洞抽送。雪

梅初次被小雄这麽大的鸡巴肏,高潮来得特别快。小雄才弄了几下,她已经淫液

浪汁横溢,两人交合的地方“噗滋”“噗滋”直响。雪梅嘴唇颤抖,叫道:“哎

哟!你把我插死了呀!”

小雄停下来笑道:“我那里舍得把你插死呢?不过要让你也试试我的东西嘛!”

雪梅却又淫浪地叫道:“你不要停下来嘛!我……我情愿让你玩死啦!”

小雄见她浪得可爱,便肆意把粗硬的大鸡巴在她的肉洞里深入浅出,横冲直

撞起来。

直把雪梅肏得欲仙欲死,如痴如醉。淫水一阵接一阵地冒出来。

终于手脚冰凉,结结巴巴地向小雄告饶。小雄最后冲刺了几下,深插入雪梅

的阴道喷出精液。雪梅兴奋地把四肢像八爪鱼一样把小雄围抱。

小雄喷浆之后,雪梅仍紧紧搂住她不放。

雪梅道:“我今晚不走了,就留下来过夜好不好呢?我可以再服侍你呀!我

全身都让你玩呀!像色情录影带那样呀!”

此时小雄决计留下来赏识一下雪梅到底淫浪到什麽样的程度。

小雄点了点头,于是带雪梅进入浴室。

雪梅殷勤地服侍小雄舒舒服服地躺到浴缸中。接着她倒了一些香皂液下去,

然后自己也卧下去,依着小雄,用她的乳房紧紧贴着他的身体。

她用软棉棉的小手儿仔细地翻洗小雄那一条粗硬的大鸡巴,媚眼儿娇媚地望

着小雄说道:“小雄哥哥,你好棒哟!刚才差点儿把我玩死了。”

小雄道:“那才哪到哪啊?”

雪梅蹲在他怀里,把他粗硬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屁眼,然后坐下去。小雄感

觉到他的鸡巴进入一个宽阔的肉洞,这地方看来是常被人肏,并不紧。

雪梅不停地用屁眼套弄他的鸡巴,玩了10多分锺小雄也没有射,她说:“你

是厉害,别的男人在我屁眼里不到5 分锺就交货了!”

她站起来,替小雄冲洗乾净。又爲他抹乾身上的水渍,然后和他离开浴室,

回到床上。

雪梅就由小雄的胸部开始,一路吻到他的小腹。最后把他仍然粗硬的大鸡巴

含入小嘴里吮吸,还用舌头把他的龟头又卷又舔的。

“喔…笑骚屄…你的嘴巴不错啊…啊…啊…好爽啊…真棒啊…婊子…啊…啊

…。”

他笑着咒骂着雪梅,藉以发泄心里的舒爽,雪梅听到他这样的咒骂之后,更

是卖力地挑逗他,让他更是爽到几乎要射精而这时候雪梅就会停下动作,让他休

息一下,然后继续舔弄。

玩了好一会之后,将他的鸡巴放开,然后身体反转,将小屄对准那勃起已久

的鸡巴,慢慢地将鸡巴一寸寸地吞入体内,而且雪梅还故意让小雄可以看见鸡巴

慢慢地插入她的体内,那种视觉与触觉的感受,真是令人爽到极点。

“啊…啊…啊…啊…啊…雪梅…你的小屄真是美极了…弄得我的鸡巴好爽啊

…啊…啊…。”

雪梅将鸡巴吞入体内之后,就开始慢慢地上下套弄,而且她在往上提抽的时

候,刻意地收缩俩腿内侧的肌肉,使得穴口收缩便得比较小,使得小穴可以展现

出一种能与口交相较的吸吮感觉。而当下坐的时候,她将两腿肌肉放松,然后让

鸡巴可以快速地插入自己的体内,顶弄到自己的子宫,让自己感受到更强烈的快

感。

“雄哥,你的鸡巴好棒啊!”雪梅一上一下地套弄着,她穴口的那两片肥美

的阴唇,随着上下的动作以及肉棒的进出,一吞一吐的翻动着。

不一会,雪梅就感到了疲劳,四肢无力,小雄把她推倒在床上,让她跪伏着,

小雄的大鸡巴从后面插进了她的屄里,“哎哟,我的奶子又涨又痒,屄里湿透了,

屁眼里好像有小虫子在爬,好想让哥哥的大鸡巴肏啊!雄哥,你我死我吧!”

小雄听到她这麽淫荡的叫声,更加用力的顶插,“我肏死你这个小骚屄!”

“我就是你的小骚屄妹妹,你就是我的大鸡巴哥哥,你使劲肏吧,肏死我才

开心哪!啊……啊……啊……”

小雄又把鸡巴插进她的屁眼里,“哎呀好哥哥,你把小骚屄的屁眼捅穿了…

…嗷……好快活,你来回抽啊!啊……啊……使劲肏我屁眼……啊……啊……啊

……啊……真过瘾……啊……啊……哥哥……我来了……啊……啊……啊……高

潮啊……啊……啊……啊!”

小雄见她又来了一次高潮,小雄把鸡巴拔出来射在雪梅的嘴巴里,看着雪梅

把他的精液吃掉,小雄觉得自己没有在肏她的欲望了,这个小骚屄实在不对小雄

的口味,如果不是爲了报复她把豆豆拖下水,小雄才懒得肏她。

小雄看看现在时间才晚上九点多,就连骗带哄的把她赶走了。

雪梅前脚刚走,刘秋菊后脚就回来了。

她回来后看到小雄躺在床上,忙到卫生间洗了洗,出来后换上小雄给买的服

装,这是小雄给她规定的在这个房子里,在小雄面前必须的穿的。

黑色吊带丝袜,白色无秀上衣,却在乳房处开了口子,让两个乳房露出半截,

每个乳头上戴着一只铃铛,黑色短裙刚刚盖过屁股,弯腰的时候能露出不穿内裤

的大白屁股,屁眼塞着一串跳蛋,有三个露在外面,仿佛张了尾巴一般,她的脖

子上带着一个皮质的项圈,项圈上镶嵌着一个不锈钢的牌子,上面刻有两个子

“菊奴”,项圈连着一个不锈钢的链子。

她爬着进到卧室说:“主人,你的菊奴狗狗回来了!”

小雄把双腿垂在床边问:“菊奴今天回来晚了啊!爲什麽?”

“主人,酒楼打烊后开会来着,让主人久等了,菊奴狗狗请主人原谅!”她

爬到了床边,用她娇嫩的脸蛋在小雄的腿上蹭着。

小雄坐了起来,左脚踩在她的肩头上,右脚伸到她嘴边说:“作爲惩罚,给

主人把脚洗一遍!”

“是!主人!”菊奴张开了嘴巴用舌头在小雄的右脚上舔舐……

这个菊奴越来越听话了,让她干啥都行。

摇头晃脑舔舐小雄脚丫时,乳头上的铃铛“叮当”作响,把右脚舔了一遍,

又去舔小雄的左脚……

当她舔完小雄的双脚后,小雄说:“菊奴狗狗,快手淫给主人看!”

“谢谢主人!请主人观看淫贱的菊奴狗狗手淫!”菊奴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听到自己淫贱的话语,菊奴的阴道又兴奋的开始流出快乐的淫水来!

菊奴熟悉的将手指伸向自己的阴部,被剃光了阴毛的阴部显得非常的平整,

触手上去,阴毛的根部还是有些发痒,菊奴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另一只手也迫不

及待的握住了自己丰硕的胸部。

自从被小雄收养后,小雄就找来一些调教性奴的碟子给她看,她学会了如何

取悦主人。

菊奴轻轻的刺激着自己敏感的地区,让这好不容易到来的手淫能高潮的更长

久些。

慢慢的,菊奴忘记了有小雄在旁边观看着她的演出,径自一个人享受了起来,

美丽的阴部在菊奴的玩弄下,象朵花一样绽放了,鲜红的花蕊中间流动着颗颗露

珠,雪白细长的手指在阴道内缓慢的抽动着,而大拇指却绕着阴核划着圈。

菊奴的眉目中流露着荡人的春情,口中咿唔的呻吟着,一双媚眼早就半闭,

一心沈静在快乐的田地中。

早已忘却一切的菊奴大声的呻吟着,双手也加快了速度,丰硕的乳房在她的

手中被任意的肆虐,而阴部则更是象开了水龙头一样,大量的淫水奔流而出。

渐渐的,渐渐的,菊奴的脸上露出似难受似快乐的神情,口中也禁不住大声

的叫了起来。

眼看着菊奴就快要到了高峰的顶点了,小雄突然的道:“停!”

菊奴下意识的停下了手,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情。

菊奴哀求的看着小雄道:“主人,母狗就快要到了,让母狗高潮了吧!”

“不行,主人要用鸡巴给你高潮!”

菊奴听了高兴的叫道:“谢谢主人!请主人用大鸡巴肏菊奴吧!”

小雄下了床站在地上,胯下的大鸡巴颤巍巍的挺立,“来,菊奴狗狗,给主

人舔舔!”

菊奴发出了性感的闷叫声,柔顺的跪在了小雄的胯下,用她那雪白修长柔软

的手抓住了小雄的大鸡巴,红润的嘴巴张开,伸出那嫩软鲜红的舌头极细心的舔

起了小雄的那特大的龟头上的马眼。

小雄看着这美丽的女人在极淫荡的用舌头在爲自己口交,兴奋极了!他忍不

住慢慢的把鸡巴弄进了菊奴的嘴里,菊奴头向后仰着,尽量的张大嘴巴并且使嘴

巴和喉管呈一直线。小雄也弯了一点腰,慢慢一边看着那涨红了脸吞吃自己大鸡

巴的菊奴的极美的脸一边毫不客气的慢慢的全部弄进了菊奴的嘴里喉管!

菊奴发出了呜呜的闷叫声!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小雄的大腿,脸涨的通红!

小雄开始慢慢的在菊奴的嘴里和喉管里面抽送起来!他抓住菊奴的头发看着自己

的大鸡巴在她的嘴里来回的抽送兴奋极了!慢慢的他加快了抽送的频率,直到兴

奋的啊啊的叫着才抽出了鸡巴。

菊奴大口的喘着气,但是被小雄的这种性虐待刺激得反而欲火大发!她转过

身,高高的翘起了她的雪白的大屁股。小雄用力的打了几下菊奴那雪白丰弹的屁

股,然后大鸡巴的龟头对正菊奴的流着淫液的阴道口一下刺了进去!

菊奴啊啊的尖叫着!那粗大的长长的鸡巴完全塞满了她的阴道,子宫颈都被

撞的好疼!但是随着小雄的高速抽送,菊奴全然忘却了涨痛,有的只是莫名的一

阵阵来自小腹部位的极大的快感!

她拼命的往后迎接着小雄的凶猛的肏弄,嘴里发出极淫荡的浪叫:“啊!天

啊!我好快活!我要死了!我要飞了!肏死我吧!我的主人!我是你的一条最淫

最贱的浪母狗!弄死我!啊啊!”

小雄也是快乐极了!他加快频率的肏弄着!一会儿就见菊奴突然的全身不动

了,只是两条雪白修长圆润的大腿在有节奏的颤抖,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

跟着在菊奴的阴道深处射出了许多的淫液!她已经到了高潮!

小雄没有因爲菊奴的高潮而放弃了对她的奸弄,他抽出了大鸡巴,接着对正

菊奴流着大量淫液的阴道口的上面的菊花瓣状的肛门弄了进去!

就见那粗大的大鸡巴慢慢的弄进了菊奴的肛门,而菊奴一边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边在那啊啊的因爲涨痛而忘形的叫着!小雄开始的时候弄得很慢,随着菊奴的

尖叫声渐渐的降低,他知道菊奴已经准备好了!

小雄抓住了菊奴的双手,让菊奴的头靠在了窗台上,双腿站立分开。小雄就

像骑马一样的一带菊奴的双手,同时身体往前一送,节奏很快的弄了起来!

菊奴双手被小雄抓着,头贴着窗台上面看着小雄就像一头雄师一样的骑弄着

自己的肛门,她慢慢的全然没有了涨痛的感觉,有的只是无比的充实和被主人骑

弄的快感!她觉得从屁眼的深处传来一阵阵的强烈的不同与屄洞快感的充实的和

强烈摩擦带来的无比的快感!

菊奴发出了不由自主的兴奋的尖叫声!小雄听出了这是快乐的呼唤!她需要

更猛烈的肏弄!他极快的肏弄着菊奴的肛门,同时一只手抓住菊奴的双手,另一

只手用力的打着菊奴雪白丰弹的屁股!菊奴不但不感觉痛苦反而更加兴奋的啊啊

的大声尖叫!一会儿她再次的在肛门里面达到了性高潮!只见阴道里流出了许多

淫液,而肛门里流出了许多白色的油,那是肠液。

她兴奋的快虚脱的趴在了窗台上,小雄没有达到性高潮如何能放过菊奴?

他抓住菊奴的头发,把她就像拖死狗一样的拖了起来。菊奴喘着粗气跪在了

小雄的胯下,她柔媚的笑着看着小雄,伸出红润的舌头舔起了小雄的那沾满了自

己的淫液和白色油的大鸡巴!一会儿舔干净了,她慢慢的把大鸡巴全部吞进自己

的喉管!

小雄在菊奴的嘴里抽送了一下又抽了出来。他把鸡巴头对正菊奴张大的嘴巴。

菊奴媚笑着张大了嘴等待着!就见小雄身体抖了几下,从鸡巴头射出了透明的骚

尿!

那尿射进了菊奴的嘴里,菊奴张大嘴接着,等接满了一嘴,小雄就能忍住不

射,等菊奴慢慢的吞完嘴里的骚尿后,再次媚笑着张大了嘴巴等待自己射尿的时

候才又开始射。

菊奴喝完了小雄的骚尿后柔媚的舔着小雄的鸡巴,小雄看完菊奴的极淫荡的

喝尿的样子后,兴奋极了!他迅速的在菊奴的嘴里抽送了几下,然后在菊奴的嘴

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看见从菊奴的嘴里溢出了许多,他忙抽出了大鸡巴,在菊奴的雪白的脖子和

丰满的大奶上面射的到处都是那粘粘的精液!菊奴媚笑着吞吃完了嘴里的精液后

又用手把身上的精液抹吃的干干净净!

“我让你和我的尿,你不后悔吗?”完事后小雄把菊奴牵引到卫生间,给她

清洗身上的污垢问。

菊奴笑着说:“主人,菊奴说过,愿意爲主人做任何事情!”

“你放心,这是我做的最恶劣的事情了,我不会让你象影碟里的那样吃大便

的!”

“谢谢主人!”菊奴蜷伏在小雄的脚前,任小雄用水在她身上冲洗。

第二天,刘秋菊回家看妈妈,正好邻居许月芸在她家。说到这个许月芸的命

是真够苦的了,六岁上死了妈妈,八岁时候爸爸再婚,十一岁爸爸也死了,后娘

不要她,爷爷奶奶把她接来,二十二岁出嫁,结婚不到一个月老公在建筑工地干

活被上面掉下的一块砖头砸死,婆家人说她命硬克死了丈夫,把她赶回娘家。

这两年别人给介绍了几个对象,对于许月芸的长相没有看不中的,但是男方

一听她的情况都摇头,她也就死心了,发誓在也不嫁人了,平时她和刘秋菊母女

俩最谈的来,刘秋菊的妈妈认她做干女儿。

自然两个没有丈夫的女人在一起,不面有时作些磨豆浆的事情。

刘秋菊对她从不隐瞒自己作舞女以及最近和小雄的事情。从妈妈房间出来后,

两人到刘秋菊的卧室。

许月芸问:“你真的给他做性奴了?”

“是的!”

“天啊!都什麽社会了,咋还有这样的事情!”

“实际他对我很好!”

许月芸笑道:“骚货!还帮他说话!”

刘秋菊道:“别说我骚!你要跟他搞上啊,肯定比我还骚!还浪!”

许月芸笑道:“你就瞎说!你说说看他跟别的男人有什麽不同?”

刘秋菊妩媚的笑道:“你不知道!他是天上的神,别的男人是地上的狗!没

法比啊!”

许月芸笑道:“你瞎说吧?真的这麽好?”

刘秋菊笑道:“我跟你说啊,我被小雄收养后才知道我以前是白活了!你不

知道,现在有钱的女人流行收养男奴,有钱的男人收养女奴。他的鸡巴有二十多

公分长!又粗,塞的我阴道紧紧的舒服极了!那像我前夫,就九公分长一点没有

感觉!”

许月芸道:“天啦!那麽粗大!你怎麽受得了?”

刘秋菊笑道:“开始是有一点受不了,可是现在你知道麽?如果没有小雄肏

我可能无法活了。”

许月芸笑道:“你成了他的俘虏了,还真像个性奴隶了!”

刘秋菊媚笑道:“你说的还不完全准确,我不但是他的性奴隶,而且他还是

我的主人,我是他的一条骚母狗。”

许月芸诧异道:“天!这麽夸张啊?”

刘秋菊笑道:“你现在说我是在夸张,可是如果你跟他性交以后就会知道我

说的一点也不错,而且你比我年轻,感情比我还细腻吧?对性交的感觉也肯定比

我还要强烈的多!你说你死去的老公鸡巴有他大麽?”

许月芸羞道:“怎麽可能呢?也就跟你老公一样吧!”

刘秋菊笑道:“小雄的鸡巴大是一回事,还有就是他的性交时间特别的长啊!

体力恢复也特别快!”

许月芸笑道:“那还有多长啊?”

刘秋菊媚笑道:“我前夫每次就能搞个几分锺,你家的呢?”

许月芸笑道:“一样啊!不就几分锺麽?”

刘秋菊一脸陶醉的媚笑道:“你知道麽?小雄有时候可以一口气干一个多小

时!”

许月芸笑道:“不可能吧?他不累啊?”

刘秋菊媚笑道:“否则怎麽说他与衆不同呢?而且还有许多性交的形式,花

样。”

许月芸羞道:“性交不就那麽回事麽!哪有什麽花样啊?”

刘秋菊笑道:“假装正经!别以爲我不知道!你看的金瓶梅等等的古代艳书

还少啦?还装着什麽都不知道!”

许月芸笑道:“金瓶梅上面女人还喝男人的精液和尿!你也喝啊?”

刘秋菊伸出红润的舌头媚笑道:“实话告诉你,我昨天还喝了他的精液还有

尿!”

许月芸诧异道:“你还真的是他的骚母狗啊!连他的尿都喝啊?!”

刘秋菊媚笑道:“你知道什麽啊?当你被他的性交一次次的彻底的送上那无

比奇妙的性高潮的时候,当你被他弄得欲仙欲死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爲什麽会

这样了。我是被他彻底的征服了!”

许月芸笑道:“那你对他是经常的口交了?”

刘秋菊媚笑道:“是啊!他喜欢把大鸡巴全部弄进我的嘴里!”

许月芸诧异道:“不可能吧?那麽大的大鸡巴怎麽会全部弄进你的喉咙呢?

不咽死你啊?”

刘秋菊笑道:“开始是真的不行啊!后来几天一炼就慢慢可以进去了!小雄

很喜欢抓着我的双奶,一边看大鸡巴在我的喉咙里抽动的样子一边狂弄!”

许月芸笑道:“变态狂!你这样被他干不难过啊?”

刘秋菊媚笑道:“你说呢?开始的时候,呼吸都难啊!后来就慢慢适应了,

觉得那种窒息的感觉好爽!在我嘴里弄我也能得到真正的不同与阴道性高潮的高

潮!”

许月芸笑道:“你个贱母狗!真的拿你没办法!”

刘秋菊媚笑道:“你岁死老公弄不弄你肛门啊?”

许月芸笑道:“他不干,说那脏!你呢?”

刘秋菊笑道:“我那死鬼一样!也不干,不过小雄很喜欢弄女人的肛门,而

且是特别喜欢反抓着女人的双手,让女人跪伏在床上或者沙发上,就像骑马一样

的从后面弄肛门。”

许月芸笑道:“他那麽大鸡巴,你的肛门能受的了啊?”

刘秋菊媚笑道:“怎麽会受不了呢?当然跟弄阴道,嘴一样,开始是真的不

适应,受不了!太粗太长了!弄进肛门里,肛门都有一种要爆裂的感觉,涨痛的

要死!不过几天一干,现在我已经完全适应了。看着他在我后面骑马般弄着我的

肛门的雄姿,我真的感觉一种被主人征服的巨大的快感,肛门的涨痛慢慢变成了

巨大的充实感!我几乎每次都达到了性高潮,我瘫痪的时候,他就在我肛门里拔

出鸡巴,再塞在我的嘴里弄,直到在我的嘴里射精液爲止!”

许月芸笑道:“你也不怕脏啊?哈哈!反正你连他的尿都喝,也不怕了!”

刘秋菊媚笑道:“你不知道,小雄对女人的看法有他自己的一套!”

许月芸笑道:“他怎麽说?”

刘秋菊笑道:“他说美女天生就是给强壮的俊男干的,而一个强壮的俊男是

很难找到的,所以一个强壮的俊男就应该同时拥有许多美女,因爲现在美女是很

多的!”

许月芸笑道:“那这麽说,别的男人和丑女就该死?”

刘秋菊笑道:“是的,他认爲性交就应该是强壮的俊男和美女之间的高质量

的性爱,而不是乱交!”

许月芸笑道:“小雄才18岁吧?我都24了!”

刘秋菊笑道:“我不也三十多了!这个没有关系的!小雄好像还很喜欢大一

点的女人!他说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有不同的韵味!会给他带来不同的感觉!只

要是真正的高质量的美女他都要!”

许月芸笑道:“不会吧?难道他要是看上了一对美女母女,还都要啊?”

刘秋菊媚笑道:“你说对了!小雄还有个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同时跟母女同

床性交!”

许月芸一听诧异的笑道:“变态!要是都跟他怀孕了,他怎麽办?”

刘秋菊笑道:“就生下来,有什麽关系!”

许月芸笑道:“哈哈!那你就跟你妈一起跟他睡吧!生下孩子怎麽叫啊?”

刘秋菊媚笑道:“那是肯定的!有机会我九让他上我妈,咋样姐姐给你介绍

介绍,咋俩凑个伴?”

两个人说的都有点心里发烧,欲火难耐,脸都红了。刘秋菊起身告别了许月

芸,走时给了许月芸两张DVD 光碟,就是自己和小雄的性交,还有小雄跟燕子母

女性交的光碟。

许月芸在刘秋菊走后回到家里洗了个澡,不知道爲什麽她没有穿内衣,只是

穿了一件睡衣就到了客厅。

沙发上坐下后,看着电视上面的黄碟。先放的是小雄跟燕子母女性交的光碟。

许月芸看着小雄粗大的鸡巴,狂野的奸弄着这对母女的嘴,阴道和肛门,那在嘴

里流溢的白色的精液,母女两个被奸弄嘴和肛门时候发出的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

乐的浪叫声!看得许月芸欲火如焚,她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入了浴衣里,使劲的揉

捏着自己的一双雪白丰满的大奶,嘴里也发出了呜呜的闷叫声。

看完这盘后她又放起了刘秋菊和小雄性交的带子。当许月芸看到小雄的大鸡

巴慢慢的弄进了刘秋菊嘴里,由于是刘秋菊仰着头,所以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大鸡

巴在她的喉管里来回抽动的情形!许月芸看得兴奋极了,心怦怦直跳!忍不住手

就摸到了阴部,开始扣挖自己的阴道和阴蒂,里面湿嗒嗒的,全是淫液!

她一边呜呜的闷叫一边扭动着雪白丰满的肉体,张大了嘴看着带子中小雄狂

野的奸弄刘秋菊的各种样子。

当她看见小雄抓住刘秋菊的双手狠狠的奸弄她的肛门时,兴奋的也扣挖自己

的肛门。看着刘秋菊淫荡的吞吃小雄的精液的浪样,那最后的精液尾子在她舌头

上面拖了有一尺多长!最后还有刘秋菊跪在小雄的胯下张大了嘴接喝小雄的尿液

的样子。

就见小雄离开刘秋菊一点,粗大的鸡巴对正刘秋菊张开的嘴,射出了尿。

刘秋菊一下喝一下喝的时候就必须闭嘴,这时候就见那尿液射了刘秋菊一脸

的顺着脸,脖子流到雪白丰满的大奶上,淫荡极了!射完后,刘秋菊喝完尿液,

还骚浪的伸出红润的舌头舔干净了嘴边和奶上的尿液,最后竞跪伏在地上舔干了

地上的尿液!

许月芸看得是欲火如焚!软倒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