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爆乳女仆与巨根正太(03-04)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7 20:12

《 人豚(改)》

《我和以晴的故事(0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赛特出了房间后,随即往会客用的房间方向迈步。途中是没有任何装饰的走廊,除了多到不行的房间以外,还是房间。

这栋大宅是几乎没有任何装饰的,有的只有家具和各种用途的房间。

直到赛特就这样走了近十分钟,才终於到了大厅,而会客室就在大厅的旁边而已。而大门也在赛特正想打开会客室的门时,被敲响了。

「伊恩尼尔会长,这里是莱特˙巴菲特的说,我来和您谈今后的生意了。」

只有快一个字能形容的人呢。赛特自顾自地打开了会客室的门并进入之后,大门也同时开启了。

外头的人没有多少惊讶,毕竟他很知道这栋宅邸的主人有什么样的性个和能耐。只见他一个人带头走了进来后,后面跟着两位身穿铠甲的人。

「阿呀~ 好久不见阿会长,你还是这么娇小可爱呢~ 」

「多余的废话就免了,把重要的事情谈完就可以离开了。」

「真是的~ 你就是这样,这栋宅邸才老是没有其他人在呢。」

讲话的是莱特˙巴菲特,一头梳理的非常正式的黑短发,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绅士一般的面容却被他说话的语气给破坏整个人的氛围。

其他两个穿了铠甲的人,都是普通的男性,看上去的模样很是威武,只不过脸上的表情都像是绝望了一样。

「你又对别人的女人下手了?」赛特捧着不知什么时候便摆在桌上的红茶,热呼呼的就像是刚泡好的一样。

「哎呀~ 真失礼呢~ 明明是她们亲自追过来的,怎么可以说是我下的手呢?」

莱特笑着喝下了和赛特同样不知来源的红茶。

喝下去后,莱特明显思考了一段时间,随后开口说道。

「我说,这红茶真不错呢。」

「开始谈事情吧。」赛特的脸上没有表情,只能看到对於事业一心一意的认真。

莱特让身后的男人拿出了不少资料,商谈就此开始。

这次的商谈没有特别的事情,不外乎就是关於各个国家的币值及各种贸易的市价,待两人谈完,太阳已经快要落到山下了。

「那么,这次的事情就到这边了,伊恩尼尔会长。」

莱特把桌上已经使用完的资料给收了起来,而赛特则是喝着从早上开始就好像没有削减过的红茶。

「巴菲特,我要你找的东西似乎没有在刚刚的商谈里面呢。」

「伊恩尼尔会长,恕我直言,能够让人变成淫荡体质的药草是有,但是要反过来的药草甚至是药水,可是至今从未听闻的喔。」

赛特没有多说话,只是拿着红茶的那只手,已经快把握把给握碎了。

「不如这样好了,请会长把你想要改变体质的那位女性转交给我……」

「」阿阿阿阿阿阿!!!「」

莱特往身后看了过去,两位本来还站着的男性,已经变成空气了。

地上没有血渍,铠甲也被留在原地,没有任何刮伤。

「希望你下次能送来我想要的生意。」

赛特慵懒的声音传到耳边,直到脑袋理解过来后,莱特已经站在伊恩尼尔大宅的大门外了。

「……占有欲强大的人呢,唯独他的女人是我没办法骗到的……呢。」莱特把手放到喉咙边,眉头深锁着,好似有个非常庞大的烦恼。

「即使本身就不害怕我的能力,却还是给我喝了消除魔力的茶呢。」

他是眠音的巴菲特,能够用声音吸引异性的存在,只要听到其声音便会深度爱上他。只可惜他的能力一旦喉咙被施了某种程度的消除系魔法,便会失去作用。

「……被这样的人保护的女人到底有多漂亮呢,简直好奇的要死~ 」

莱特拿起和他一同被放在门外的包包,独自走离了伊恩尼尔大宅所在的森林。

-------------------------------------肉肉-----------------------------------------------------------------

被巴菲特的话逼得不小心杀了两个人,我也真是容易起情绪呢。两脚迅速的走向走廊最后一间房间,那是露拉睡着的房间。

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想现在立刻看到露拉、想要绑住她、想要在她身上留下我专属的痕迹。

「露拉!」走到房间后,门自动打了开来,里面睡着的人儿也让我心底充实多了。

为了不吵醒露拉,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看着露拉拿下眼镜后只比一般人漂亮一点的脸蛋,我感觉得到自己的下半身正以莫名的速度在发热。

平静的睡脸上,因为某种缘故而留下的黑眼圈,让露拉看上去带了点颓废感,然而这份颓废感却让我忍不住想要亲吻她。

轻轻地跨上了露拉的身上,她的腰并不细,甚至摸得到一点点的赘肉,这份肉感并没有破坏她整体的美感。

肉肉的臀部,摸起来光滑有弹性,拍下去的感觉肯定很爽快,要是能在上面用烧红的铁烙印自己的名子那该有多好……

把对於身体其他部位都宽大的睡衣给称的紧实的巨大胸部,可以看见被睡衣包住而露出的深邃的乳沟,乳头的部分正勃起着流出了不少的乳汁。

露拉一定又在做梦了。一边这么想,一边感受到露拉的下腹部正留着莫名的洪水,我顿时便看着露拉的表情,那是做着噩梦一般的表情。

同时也是露拉一直以来的梦魇。伏下身子轻轻亲吻着露拉的嘴唇,同时解开了双方的衣物。

「露拉……你是我的喔,所以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的喔。」对着睡着的露拉说着平常不可能对她说的话,因为露拉绝对会因此而高兴的暴走,所以我只能在她睡着的时候这么说。

看着因为被解开而弹出来的豪乳,顶端留着乳汁的乳头正过度勃起着。我轻轻地用手指碰了一下,顿时乳汁喷了出来、下腹部也高潮的喷出了水。

露拉是被某个国家的妓院改造成这副极度敏感且专门用来进行高强度做爱的身体的。其敏感度只要被碰一下敏感点便会高潮、乳汁也是为了取悦人而改造成会散发出香甜气味的。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其他极度不人道的改造,像是乳房过度膨胀、乳头极度勃起等等,甚至还让她变成只能靠喝着精液才能活下去,其他食物对她来说就像是毒品一样。

一边回想起刚得到的资料,一边两只手对其乳头进行挑弄,很快的,我的肉棒也硬挺了起来,龟头正贴在露拉打着呼声的嘴巴,感受着她呼出的热气,我已经有了想要做爱的冲动了。

双手仔细的玩弄的庞大又不失柔软的豪乳,对其乳头进行的挑弄更是令人愉悦。

露拉是睡着后便很难醒来的人,所以在她睡着的时候不管做什么事,都能归到梦的原因。我有手指头在露拉的乳头开了一个洞,随后便把舌头伸了进去。

「咿……乳头……」梦话中的淫叫声,让我更想多虐待她一下。

一边用她那大的离谱的乳房夹着肉棒,一边用舌头将她的乳头越开越大。

这样的动作很快的就完成了,露拉的乳头被我舔出了一个洞口,乳汁也正从那个洞口流出。看着自己的杰作,我起了个十分有趣的念头,我起身将龟头对准被开了洞的乳头,然后慢慢地插了进去。

「恩……好烫……乳头……」露拉脸上做着噩梦的表情,已经消失无踪了,代替的是平常和我做爱的表情……是快乐。

因为我的肉棒十分的大,光是把龟头塞进去就几乎是极限了,所以我开始搓动自己的肉棒,因为被乳头紧紧勒住的龟头胀胀的。

房间内只有露拉梦话一般的淫语声和因为乳头被异物侵犯而不停高潮的水声。

随着时间过去,乳汁已经喷的整根肉棒都是了,而我也因为乳房内特别的感觉,已经想要射精了。

「露拉……你的乳房肉壶好棒啊……」这样的玩法从来没有人敢陪我做,所以只有露拉是我专属的女仆。

想到露拉的身体永远都会是属於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克制不住射精的冲动了。

顿时强力的射出感让露拉的乳房胀了不只一圈、同时让我的肉棒被满溢的精液给推出了乳房。让剩下的精液全都喷在了露拉淫荡的睡脸上。

看着露拉被我给射得满满的爆乳,我立刻向另一边的乳房做了相同的事,直到两边都被浓稠的精液装满的时候,我就拿出被我从其他空间拿来的棒状物给塞在了乳头口。

露拉那被异物塞住的乳头和被精液射成了Q罩杯爆乳,让我不禁想要在更加的玩弄她。

抓着那对爆乳,使劲地揉成了十分淫荡的形状,感觉得出里面水水的,那是精液在流动的感觉。用那对爆乳开始乳交的我刻意地将顶出去的位置瞄准在露拉的鼻子上。

露拉的鼻子动了一下,随即张开嘴巴含住了我的龟头。即使在睡眠中也很灵巧的舌头正想伸进我的马眼内。

「露拉……那边很舒服……用舌头帮我把精液舔出来吧。」用轻柔的声音对着她说话,露拉像是在睡梦中也听到了同样的话,顿时积极的用舌头在进出尿道。

被刺激的尿道,除了不断涌出的精液,同时还让我起了想要尿尿的生理现象。

「露拉……我想要……尿尿……」极力避免自己的尿喷出,却因为露拉灵巧的舌头给舔弄得忍不住。

就在这时,露拉突然张开眼睛,一口气往前含住了整个龟头,舌头一口气冲进了尿道更深处。

「露……露拉?!什么时候……不要…会尿出…咿!」

被露拉的舌头突进的瞬间,我发出了和女性相差无几的淫叫声。也在同时松开了忍耐着的冲动。

黄色的水和白色的牛奶在露拉的嘴巴里射出来了。

「露拉!快松开嘴巴,不要喝啊!」我的脑袋已经快要思考不了任何东西了,然而露拉却不停地想将整根肉棒给吞进嘴巴。

「露拉!嘴巴!嘴巴!拜托了快松开啊!」即使我这么大喊了,露拉仍然在更深入我的尿道内。

「拜…拜托了……我会疯掉的……」因为以前没有的快感,让我几乎不能思考任何东西。就这样直到射精和放尿结束后,脑袋雾茫茫的我,隐约感觉得到嘴唇被露拉那充满我的气味的嘴巴给强吻。

「姆呜…赛特主人的尿和精液都最棒了……请别客气尽管把我当作肉便器使用……」

「不……不行……露拉是……」

「是赛特主人专属的……泄欲肉便器、精液肉壶喔……」

露拉抓着因为刚尽情射过而稍微软下来的大肉棒,上下搓动了起来。

「等等……才刚射过的……」

「请把我全身都填满精液吧……」

露拉刻意地用那对爆乳侍奉起了敏感的肉棒。

「让主人泄欲,是我露拉作为女仆的工作喔……」

「露拉……不会离开我的吧……」

「无论被怎么残忍的对待……我都不会离开赛特主人的喔……因为我爱着您呢。」

语毕,露拉一手拉着我瘫软的身体朝着她的嘴巴亲下去。而与摊软的身体完全相反的肉棒也正硬挺着。

「让我为赛特主人侍奉到射不出来吧………」

露拉就这样一整晚让我不停的射精……似乎连昏倒之后,也能感受到那股感觉呢。

露拉是我专属的爆乳女仆呢……

第四章

「不要!!放、放过我吧!」装有特殊药品的针头,插在了我的乳头上,一次、一次的注入进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咿!」每注入一次,胸部就变得愈加庞大且淫荡。

旁边的人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进去了,我只知道靠哭喊减缓疼痛和恐惧。

这里是梦境,我记得很清楚这里是我的记忆,同时也是一直以来都没办法忘记的回忆……

记得打从出生后,妈妈就整天和其他男人在床上做爱,无论是多么变态的要求她都会接受,戴上器具、写上秽字、甚至用精液洗澡等等。妈妈总是用幸福至极的表情接受这些要求。

直到我越长越大,渐渐的那些充满兽欲的男性也往我身上看了。记得第一次的对象是妈妈的前夫,那根对当时的我来说,过於庞大的肉棒在我体内抽插的记忆仍然十分深刻。

我感受到小穴如同被撕裂一般的痛苦,即使我不停地哭喊、挣扎,最后也只会被当作娱乐看待。之后一个接着一个,几乎是家里附近所有的男性,都跑来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发泄的欲望,把我当作泄欲用的便器,一发接着一发腥臭的牛奶射在了全身上下,就在我以为这样就是最惨的时候,他们已经玩腻了。

待他们觉得一般的玩法不够后,我便在某一天被带到了妓院。

那边有各种不同的器具,对当时的我来说,每一样都是折磨用的器具。

带有针头的针只要插上乳头,胸部就会剧烈的成长。巨大的棒状物会边流出令人发疯的药水,边在屁股和小穴两边不停进出。每天送来的食物除了男人的精液外就是带有不明效果的药剂。各式各样调教的方式对着我的身体实行,只要有新的方法能娱乐他们,下一刻就会被用在我的身上。

直到我的胸部变成了用乳牛两个字也没办法形容的爆乳、身体只能靠吃精液维生的时候。妓院便被查封了,什么原因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那一天我拚了命的逃向了森林。

跑啊,跑啊,向着直觉最不会有人的地方跑去,向着森林最黑最深处的地方跑去。

只要能远离人群就好、能远离一切就好。那时候的我这么想着,也真的跑到了森林最深处最危险的地方。

波伊生之森的巨大煌蚁巢,那是被公认为最不可攻陷且最危险的魔物巢穴。当时的我就这么冲到了那个巢穴的入口。

反正活下去也没任何意义,死了也好。之类的情绪在我脑中掠过,替我升起了自我熄灭的欲望。

「」「」「」嗡嗡!!!「」「」「」数量众多的巨大煌蚁看到我的身影后,随即抬起长出残忍凶器的脚往我身上袭来。

死了也好、不用再受折磨了。挺身迎向袭来的凶器,当时的我想也没想到会有人在那种时候散步到那边。

「silentofTitan(寂静的巨人)。」顿时煌蚁的声音消失无踪,只留下了如同天籁之音一般,令人安心的声音。

往声音的源头看去,发现声音源自於坐在巨大土偶肩膀上的娇小人影。那在对侧发摇动的猫耳朵正随风摇摆,琥珀色的眼瞳看着身穿破烂衣服的我,双手摆弄着操纵巨大土偶的魔法阵。

巨大的土偶没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移动都是寂静的,每挥一拳就能让许多煌蚁不带声响的被打飞,连同惨叫声什么的都没有听到。

我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瞳,里面没有过去在每一个人身上看到的欲望,也没有像是附带赠品一般的蔑视和嘲笑。那是我至今看过,最漂亮的东西。

只见他双手没有停下操弄着的魔法阵,跳下土偶的肩膀一路往我这边走来。我害怕的向后退了几步。

「您……您要做什么?」当时因为还充满对人的不信任,所以对於眼前这位,站在地面上后只到我胸口高度的男孩也依然用了敬语。

「……」他没有说话,手上的魔法阵一挥,顿时消散而去、而土偶也在正好的位置挡在了我们和巨型煌蚁之间的位置,成了一座天然的山壁。

在山壁另一头的煌蚁放弃越过那座山壁,随即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沉默顿时覆盖在我们两人之间。

我在这段时间看着来者的穿着,似乎是用了很高级的材料制造出的宽大服饰,白色、黑色、紫色陪衬着他那被月光照耀得十分迷幻的浅蓝色短发,好似没有一处不是完美的。

「身体,还好吗?」小巧的嘴巴开口发出了天籁之音,询问的话语为我害怕的情绪安抚了不少。

我还来不及回答,对方便接着说了下去。

「把手给我,要离开这里了。」

「诶……?」对於他的语句没有反应过来的我,刹那间感受到自己因折磨而粗糙不堪的手掌被一股软绵绵的触感给牵住了。

是他的手,那和我的手相比十分娇小的棉花糖,温暖、温和、温柔的小手牵着我这粗糙不堪的脏手,一鼓作气地将我的上半身拉向的他的怀里,相差甚多的身高使我必须跪下来。

我感觉内心有什么东西正在被填补,感觉有不知名的情绪正在充实着。是相较於被改造的时候不同的快感。

「Transfer(转移)」在他的怀中听到了不知名的单字,但是出乎意料地却让我不再害怕。想要待在他的怀里,感受着和那些塞进口中、夹在胸口、贯穿着小穴的棒状物不同的温暖。

我第一次自主地想要紧紧抱住一个人,一个从来没见过,却在绝望之时带给我美好的人。

而我也真的这么做了,直到背部被另一只小手给轻拍时,周围变成了平淡,却又不失高雅的大厅。

「这是……」无意间紧抓着对方的手,警界的看着四周的我,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漂亮的地方。天花板的吊灯,像是活着的一般,会自己点灯。周围的窗户像是串通好的一般,自动自发的张开。

这是一栋漂亮的魔法大宅。我警戒的心顿时被许多新奇的事物吸引,与刚刚又不同的快乐也出现了。

「这里是我的家,而你要住在这里。」拍着背部的手慢慢移动至我的头部,轻抚着只被「牛奶」清洗过的黑长发。

不能用这身肮脏的身躯碰触他。想起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自己,顿时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

「怎么了吗?」歪着头询问的他,可爱的动作让我心脏跳得很快、想要一口气紧紧的抱住他。然而我不能这么做。

「我不能接受这些……因为我不乾净……」不能接受,一旦被发现真实的面貌的话……这么想着的我正要极力拒绝时,他便凑了过来,用鼻子轻轻嗅了几下。

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我不敢有任何动作,娇小的身躯离我非常的近,只要紧紧抱住就能将其纳入体内的错觉在脑中侵蚀着。

「你身上有很多欲望的味道呢。性欲和施虐欲。」想要抱住他的双手举在半空中被这番话给弄停了。不知意味的话让我没办法跟上他的思绪。

「不过我不讨厌呢,只是你得一直待在我身边。」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用双手抱住了我。被抱住的我,心跳得非常之快,近乎没办法呼吸,然而这却让我开心不已,我知道自己正被接纳,而且是被一见锺情的对象。

-------------------------------梦醒-------------------------------------------------------

梦境醒来时,我待在早上睡着的房间,身上穿着不知哪来的睡衣。

房间乾净的异常,却是这栋大宅的正常模样。我看着周围空无一人的模样,双手紧紧抓着棉被,身体不禁地颤抖。

「赛特…主人……」想要见到那位可爱的令人无法自拔的人、想要紧紧的抱着那柔软的身躯、想要被那令人安心的声音呼唤、想要……

太多的想要让身体起了反应,顿时身上的睡衣已经湿了部分的地方。同时远处也传来的脚步声,我赶紧躺下装睡。

「露拉!」是他,他叫我了!虽然激动,但是我要装作睡着。

因为一直以来赛特主人都是喜欢在我睡着后才说很多话,所以我要假装。

感受到身上被对方给跨了上来,我稍稍睁开了一丝丝的眼睛,好隐密的看着赛特主人。

平常那自信,却又看不出任何想法的表情消逝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焦躁与害怕,还有一丝丝的欲望。

是什么事情让这么完美的人露出如此表情?好想抚平他脸上深深皱起的眉头、好想让那害怕的眼神变得安心、好想……杀了让他露出这种表情的人。

我现在的脸一定不自觉的变坏了,被赛特主人看到后,他便将唇瓣凑近了我的嘴唇,轻轻的点上、双手缓缓的退去了我的衣物。

在我的耳边对我下了专属物的契约之语、对着我的乳头进行挑弄、用他那给予我快乐的肉棒插入了乳房、将其射成了他喜欢的模样。

我被需要着、我被关爱着,我可以用身体给予他最上的快乐、我可以接收他许许多多的欲望。

和在娼馆时一样的事物,却是与痛苦完全相反的幸福、快乐。

嘴巴里含着的是神明赐予的圣物(他的肉棒),舔着的是所爱之人的鲜红果实(他的龟头)

淋在身上的精液是所爱之人给予的甘露、喝下的尿液是圣水。

浪费任何一点都是罪过,每喝下一点都是至上的奖赏,巨大的肉棒被我用他喜爱的爆乳按摩的一颤一颤的,听着因为与平常不同的快感而不停高潮的他的娇喘和淫叫,在充满他气味的尿道里,尽心尽力的侍奉着他。

「无论被怎么残忍的对待……我都不会离开赛特主人的喔……因为我爱着您呢。」

回答着因为外在原因而害怕的他,所问出的问题,抓着颤抖且瘫软的身体,将其紧紧的贴在身边,用他喜爱的亲吻方式给予他快感,双手抓着胸部一上一下的为他服务。

想要成为他专属的肉便器、他专用的精液肉壶,被他用甘露(精液)和圣水(尿液)浸满全身、被他用烧红的铁给烙上印记、被他留下更多不会消散的痕迹。

「让我为赛特主人侍奉到射不出来吧………」

今晚是感谢祭,是感恩的庆典,所以要用赛特主人的甘露(精液)和圣水(尿液)当食物饱满胃、当浴池洗遍全身、同时要将所有的地方都用来获得(榨取)这些甘露及圣水,为了让他满足、为了让他快乐。

必须将这根肉棒给侍奉到只能射出淡泊如水的牛奶才行。

然而直到隔天清晨为止,即使肠子内、子宫里、甚至是喉咙的浸满精液、即使已经做到了小穴都合不拢正吐出深不见底的精液、即使菊花已经大到能看到里头的肉色、闻到里头的香味。

赛特主人的肉棒仍然硬挺着塞在我的嘴里、牛奶仍然浓稠的不可置信。

用充满精液和乳汁的爆乳夹着巨大的肉棒、用灵巧的舌头舔着他最敏感的地方。

今晚最后的甘露仍然是浓稠且极具味道的。

闻着肉棒的腥味、将巨大的肉棒当作奶嘴又舔又吸的。我就这么含住这跟大肉棒睡眠了。

即使味道在浓烈,只要想到是他的,全部都会变成美味的……

阿,赛特主人,我爱你,想要不停地看着你、听你的呼唤、被你触碰、被你填满、被你当作便器来使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