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大学刑法课一】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20 20:29

我是一个平凡的学生,我想我生命中最庆幸的一件事,就是念了法律;现在藉着等待服役的几个月,我将跟大家分享我的大学刑法课程内容。

我念的是中南部一所着名的国立大学,这所学校有一位号称刑法学权威的女老师。虽然听说过她上课有许多怪癖,然而,我抱着好学的精神,即使听说她每学期当掉很多人,我还是要选她的课;而且听说她是国家考试典试委员,没上过她的课,或念过她写的书,保证考不上律师司法官。

与她接触的第一堂课,除了开头她说明了3分钟与刑法不相干的内容,从此两个学期6个学分,都让我的大学生涯时时与刑法相关,且充满了惊奇。

“各位同学好,大家能进来国立大学法律系就读,想必高中生涯都是成绩顶尖的学生,废话不多说,老师在进入课程前,先跟大家沟通一点上课的必要须知。”

她一进教室,也不管台下同学是否准备好了,就劈头讲了一堆。

等她说的逐渐在我脑中产生印象,抬起头来我才发现这个所谓典试委员,竟然出奇地年轻,而且姿色比起班上绝大多数女同学,更是毫不逊色。长长的睫毛,带着自信的眼神,白皙而冷艳的脸,就像小说中骄傲的OL上司。

後来我才知道,原来她从小便是资优生,16岁就拿到博士,即使现在已经教了几年书,也升任教授,还是比很多研究所学生年轻,看起来也顶多像大学部的学姊。

她穿着低胸浅蓝套装,衬托出她近170cm的身高和姣好的身材,从他露出约三分之一的黑色胸罩,我估计大概是B+的罩杯;隐隐约约看出她身体的曲线,令人不禁生起遐想。

“第一点,老师发现有人把老师的上课共笔提供给金笛出版社,严重威胁到老师教科书的销售量,所以老师要求大家,不准在上课录音,请大家把录音机、录音笔收起来。”这句话说完,虽然有许多同学面有难色,但劈哩帕拉地,真的五六十只录音笔都收了起来。

“第二点,上课内容的举例,纯粹为了帮助大家加深印象,请大家认真思考文字以外的刑法内涵,而不仅仅是案例的特殊性。”嗯嗯,我在台下点头如捣蒜,毕竟要活读书嘛。

“第三点,老师的上课内容十分特殊,不想听的请现在就离开,否则中途不准离席,也必须全程配合老师的上课方式。”基於老师的美色和对律师司法官的憧憬,全班都留了下来。

“好,今天老师要先跟大家讲罪刑法定主义;什麽叫做罪刑法定主义呢?简单地说,就是法律没规定就不能处罚。

“大家先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今天没有刑法,你做坏事就不会被处罚吗?举例来说,如果教室内是另一个世界,例如:像多啦A梦的‘如果电话亭’,现在老师说了:“如果这接下来的三十分钟没有刑法规定,请各位同学说说,你们想做些什麽事。”

老师话刚说完,只见讲台下一片哗然,同学们无论男女,纷纷热烈讨论了起来。

“好,讨论一分钟。”老师露出迷人的浅浅微笑,撩了下马尾,低头轻轻啜着她的保温杯。

“请这位同学分享一下,如果这教室内没有刑法,你想做些什麽?”陈老师点了一位坐在最後面,讲好听是举止端正,讲难听是做作假仙的男同学。

“呃,我会睡觉。”他说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答案。

陈老师浅浅一笑道:“即使有刑法,你还是可以睡觉啊,老师不会为难精神不好的同学,想睡就睡吧。”老师漂亮归漂亮,不过我觉得老师已经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你呢?”

“啊?”我还在思考老师问这些话的用意,没想到老师竟然问到我的意见。

我一时想不到一个体面的答案,其实我内心最想的是把那麽漂亮的老师给XX再给OO,不过这些话怎麽能在课堂上说呢?

“很好!同学很敢讲,她的印象分数我加分,期末总分多了0.5分了。还有没有人要说?上我的课就是要勇於分享自己的想法,这样刑法才会学得好。”

“我要杀人!我要杀很多很多人!我要加入斧头帮!”

听到老师说要加分,全班仿佛举行盐水蜂炮似的祭典,气氛热络到不行。

“帅哥,你到现在都还没回答我耶,你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吗?”

突如其来的询问令我吓了一大跳,不过我仍然想不到一个好答案。

“我告诉各位同学,我之所以16岁拿到博士,是因为我有高达185的智商。我不仅仅是德国慕尼黑大学刑法学博士,我还是美国柏克莱州大心理学博士;在我一进来跟大家四目交会的瞬间,我大概已经猜到8成你们各自心里面的想法,欺瞒我就是不尊重我,那就没有再上课的必要,显然这位男同学还没进入课堂的状况,我们给他20秒,如果他再不说出他心里面的想法,我们就请他出去好不好?”

“20,19,18,17,16,”不等老师继续往下数,我已经承受不了内心的煎熬,老实说出我的想法,不过只是美化了一点─“我想非礼教室内最漂亮的女性!”

只听见教室一片哗然。

“安静!”老师突然大叫一声。

“喔?”老师眼中仿佛有光芒射出一般:“那你倒是说说看,教室最美丽的女性是哪位啊?”

“是,是老师你。”

“非常好!我需要的就是各位同学老实分享心中的想法,我才知道大家的学习遇到什麽障碍。”老师接着神采飞扬地环顾全班,仿佛胜利者般地用眼神凌辱全班的尊严。

“我还想说我今天穿那麽漂亮,如果你答案不是我,我要发飙咧。”

“开玩笑的,其实老师看到你看老师的眼神,就知道你一定会说我了。”美女真的都有怪癖,这样亏我是很爽逆。

“那接着,”她指向一位高大壮硕的男同学,“如果我是你的老婆,现在那位同学,你叫做什麽名字?”她指向我,我心想:“你还不放过我啊?”

“李逸平。”

“好,小平说要非礼你老婆,也就是我,你会怎麽办?”干,小平是你叫的喔。

“我打到他老妈都认不出他来!”那位同学恶狠狠地道。

“很好!就是这样!刑法的存在不是为了处罚,而是为了保障人民不被处罚。”什麽碗糕啊?有够玄的。

“大家想想,即使没有刑法,为了保障自己的权益,大家还是会使用一切的手段扞卫自己的所有,那麽为什麽还要有刑法?”

“所以,刑法的存在其实是一些知识份子,为了保障人民不被擅断的掌权者、强势者处罚,才出现的产物。例如:虽然小平因为非礼老师而应该被处罚,但是我们需要用刑法来制式化、来节制这位壮汉处罚小平的程度。”

“那些知识份子,如李斯特、梅耶提倡的罪刑法定主义的精神,演变至今,发展出主要以下内涵:”

“老师不想太咬文嚼字,老师接着用一般大众也能了解的语言讲课,希望大家不要见怪─这也是不要你们录音的缘故。”如果能录音,你早就被解雇和判刑了吧,死变态老师。

“溯及既往的禁止。”

“如小平说的,他很想上老师。”靠,我又没说我要上你,我是说‘非礼’。

我心中百万个干字,脸上更是羞得红通通的;看到女同学看我的暧昧眼神,我真的後悔来上这门课。不过听到这样的美女老师口中说出“我想要上她”这种话,真的因为反衬的感觉,让我觉得在羞愧外又带着一点兴奋。

“现在,小平你出来,接着你做的任何事,老师都不计较,不要忘记这三十分钟已经被‘如果电话亭’中止了刑法的适用,你把你刚刚说想对老师做的事对老师做吧。”

“各位同学也不要觉得奇怪,不要忘记老师说的,愈敢说、愈敢做,期末分数愈高。”

我虽然真的在老师刚上课时,因为她的低胸打扮,曾经有非分之想;但是经过她的一番羞辱,我只觉得这个女的很恐怖,压根儿没了性欲。

见我没有动静,老师竟然刷地把外衣脱掉,露出只剩黑色胸罩、白皙的上半身,还朝着我俯身成45度角,刻意地将乳沟挤了出来,下半身的窄裙则因为老师俯身向前的姿势而绷得更紧了,内裤的线条隐约可见。

“小平,对不起嘛,刚刚不是故意凶你的,希望你不要怪老师。”哇,现在竟然使出林志玲娃娃音攻势。

我看班上同学好像也没特别意外的表现,除了几个猪哥还在看着老师姣好的身材吞口水外,似乎都已经习惯这个怪老师的任何举动了。

老子豁出去了,为了考上律师,为了考上法官,干!

就在我心中干字骂得最响亮的瞬间,我的右手已经袭上了老师的酥胸!不过因为我没交过女朋友,所以我似乎没有拿捏好力道。

第一次触摸女性的胴体,只感觉到意外地柔软,不像写真集上写真女星的胸部般看起来仿佛是两团结实的肉块,而是软绵绵地,仿佛会把手吸进女性身体似地,难怪有什麽袭胸袭臀之狼,这玩意儿实在太引人入胜了。

老师料想不到我真的摸了,而且摸得还不轻,她像被袭击的虾子般往後弓了弓身子,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我以为你只是有色无胆的小鬼,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摸了,我要对你另眼相看了。”老师只是一脸惊讶,并未有任何愠色,我心里则忐忑不安,不知道她又要来哪一套。

“好,现在‘如果电话亭’的功用已经过了三十分钟,恢复刑法的适用,刚刚李同学〈怎麽不叫‘小平’了,我心想不妙,这母老虎一定又要出怪招!〉摸了老师胸部一下,所以要以强制猥亵罪移送法办!”我後来才知道,以当时的情况,我并不算犯法,因为老师同意我摸,所以不算强制;就算真要算强制,也是她比较可能。

不过当时的我听老师这麽一说,真的以为她刚刚是在整我,要我触法,吓出一身冷汗。

“骗你的啦,小平。老师只是要让大家体会刚刚的情境,本来说不处罚的行为,如果後来变更要处罚,而追溯至之前的行为来加以处罚,同学会不会有动辄得咎的感想?对生活和法律没有信心?所以大家要体认,法律不能溯及往。

“你们看,刚刚说不处罚,所以小平敢摸;後来说要处罚,他吓死了,所以刑法的‘罪刑法定主义’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就是不能突袭性地,像刚刚这样地溯及既往,同学了解了吧?”

“小平了解了吧?”

“不过我看他已经因为摸了老师的美胸,爽过头、心猿意马、心不在焉了,大家下课休息10分钟。”

下课期间,我看大家也没特别看我一眼,老师也忙着解答有预习的同学们的问题,并没有任何征兆要对我不利,心中的不安稍稍平息。

“接着,我们来讲第二个罪刑法定主义的子原则─禁止类推适用。”

“各位同学,没看过女性生殖器的请举手。”

因为我在写真书上看到的都只有露毛,没有露出生殖器,所以应该算没看过吧,我就举了手。

干!没想到全班只有我没看过,我想这是不是他们故意要阴我啊。

“喔,小平太配合了,老师还想说,现在资讯那麽发达,找不到像你这种纯情小处男了咧。”老师仿佛发现新大陆般调侃我。

干,你又怎麽知道我是处男的!啊,她刚刚有说,她是心理学博士,又是智商185,用看的就知道了。

“那,小平,请你再到前面来。”喔,拜托,又想怎样啦。

“请你念一下,95年7月1日刑法新码条文施行前的旧法,第十条第五项的规定。”

“喔,称性交者,谓下列性侵入行为:一、以性器进入他人之性器、肛门或口腔之行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体部位或器物进入他人之性器、肛门之行为。”

“那老师请问你,你用你的阴茎插入老师的阴道,算不算性交?”

干,我听到这句,鼻血差点就喷出来了。刚刚摸她胸部的余韵犹在手上,现在她又讲那麽猥亵的话;拜托,你用学术的讲法好不好?是性器进入,不是阴茎插入,这样太猥亵了。

“算啊。”我现在脑中只有性欲,不加思索地只能顺着她的话回答。

“那你如果违反老师的意愿,把阴茎插入老师的阴道,是不是强制性交?”

“是啊。”

“那老师如果违反你的意愿,把阴道套上你的阴茎,算不算强制性交?”

“算,算啊。”

我感到喉咙一阵干渴,不禁吞了几下口水。她一连串的这些发问,让我感到心痒难耐,阴茎也早就对这位作风开放的天才女老师肃然起敬;幸好我穿紧身牛仔裤,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我的生理反应。

“你错了,你违反了罪刑法定主义中的‘禁止类推适用’原则!”老师说着,拿起厚厚一本林老师的刑法通论就往我头上拍了下来。

“啊?”我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般地搔搔我的头,上面那个。

干,为什麽我强制干你就是触犯刑法221条强制性交罪,你强制干我就不算强制性交?

“你仔细看。”接着老师做了一件我一直希望她做,却没想到她真的会做的事。

她边说着边转身背向同学们,接着除下了高跟鞋、扯下了丝袜、扭动着腰肢脱下了窄裙!

刚刚下课时间,她已经把上衣穿了回去,但就是上半身是穿戴整齐,下半身却仅剩黑色蕾丝内裤的突兀,才让人更觉得血脉贲张、不可思议。

正当同学发出声声惊呼时,她竟然又扭了扭腰,褪下了下半身仅剩的衣着─黑色蕾丝内裤!

我一时以为我在作梦,毕竟这是只有梦中才会出现的美丽场景。我又咽了下口水湿润干渴的喉咙,捏了捏我的脸

“你不是在作梦。”老师竟然猜透我的心意,知道我在测试自己是否在梦境。

“大家不要大惊小怪!”老师转了过来,下半身一丝不挂地面对着全班同学,丝毫没有一丝羞耻的感觉。

“我既然走进教育界,就愿意为了教育做所有的牺牲,我希望大家做任何事也要像老师般充满热情和冲劲。”她一脸正气凛然,一手捧着上半身的衣摆,下半身却一丝不挂,正经地说。

我瞥见最後排那个说如果没有刑法要大胆睡觉,不肯说心中实话的伪君子,他的桌子正在规律地上下轻轻摇动,白痴也知道他在干什麽好事。

此时老师竟然大喝一声:“後面那个打手枪的给我出去!”

我被老师吓了一跳,但是比我更惊讶的大有人在─竟然有十几个男同学都几乎跳了起来,我才知道竟然大半的男同学都已经在课桌下偷偷地打着手枪。

“老师是想让大家了解刑法的奥妙,并不是你们电脑里、网路上的写真女星!那些打手枪的都给我去弃选这门课!如果这门课是必修的,就不用来了,反正我也会当掉你们!”她杏眼圆睁,发出不称她冷艳外表的嘶吼。

喔,如果我不在讲台上,我也想在台下打手枪,我宁愿弃选、我宁愿被当!喔,天啊,这冷艳美女裸露下体指责学生的画面太震撼了,可惜我在台上啊,呜呜。

等那些公然在课堂上打手枪的同学一一离开教室,陈老师又接着说:“来,现在大家仔细看看老师的性器长什麽样子。”

刚刚一阵慌乱,我只隐约瞥见老师的下体是淡淡的一缕黑丝,并没有仔细观察;现在老师主动要求,我如同班上其他同学般,假装镇静地盯着老师的下体。

只见一小撮阴毛柔顺地藏身在老师修长的双腿间。老师的阴毛不像某些写真女星的阴毛卷得丑丑的,也不是一大团盖住整个外阴部,只有一小撮,大约一百根如垂柳般的柔顺阴毛。

“啊,伤脑筋。”老师不知道怎麽了,突然皱起眉头。

“你们这样看不到;尤其是小平,没看过女性性器,怎麽可能学得好刑法第十条第五项呢?”〈这句话作者觉得很好笑。〉

“来,小平,你把椅子搬上讲台。”

我不知道她要干嘛,不过硬着老二搬课桌椅真的很不舒服。

“来。”老师轻盈地跃上了课桌椅,背对着全班同学,只面对我一个人,蹲着张开了一双大腿!

老师张开的双腿交错的终点,是一小块粉红的器官。柔顺的阴毛微微遮住老师的阴蒂,老师为了方便我观赏,一手背在背後,按在椅子上撑住身体;一手则是将阴毛往腹部拨。後来又不知想到什麽,竟然把撑住身体的那只手也挪到阴部,用食指和中指将大阴唇内的两块小肉瓣极力往两旁分开,想让我看得更仔细,而肉瓣的中间则是清楚可见阴道襞。

老师的器官不知是因为我,还是天生就这样,此刻正仿佛呼吸般地一缩一张。现在想起有点懊悔,当时没有仔细观察老师是否还是处女,只顾着看老师的阴毛和外阴部,忘记看处女膜的开口是否已经曾经被男根被撑裂,我後来甚至看到呆住了。

我想起电影“爱情灵药”中饰演电视制作人的那位男配角,他老婆说看到男配角时有个音乐在脑中响起,我当时的脑海中也有一个音乐响起,不过我已经不记得是什麽音乐了,可能是韦瓦第的四季“春之乐章”吧。当时感觉到鼻子一阵酸刺,喉咙干到不行,接着是老师提醒,我才发现我的鼻血已经沾满了我的衣襟。

白居易“琵琶行”中提到“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的情境,我想现在是“座中鼻血谁最多?李生小平内裤湿。”了吧。

走在路上,搭配老师姣好的外型,老师修长的双腿一定是众所瞩目的目标。如今双腿交叉处、那多少男人意淫的目标终点,竟然只为我张开,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优越感。我听到教室门外,有人为了争睹这一幕已经打了起来。

“干,林北先来的啦!”“林北刚刚手枪打到一半,已经冻未条了啦!”类似的争吵声不绝於耳。

你们这些死老百姓,现在刑法学权威陈湘宜的阴部只为我而张开,全法学院只有我在此刻跟老师的小穴和屁眼“四目相接”。我上完刑法总则,下节课不上了,我要到厕所打手枪打到爽。

“好。”老师阖上了双腿,轻盈地又跳了下讲桌,俐落地穿上了所有刚刚脱下的衣着。

“现在,小平,你告诉我,老师的性器能侵入你的性器、肛门或口腔吗?”

我呆了半?,现在要赶紧唤起我仅存的良知,不然她连公然裸体都敢做了,如果我不会这问题,她会不会一刀砍到我半死、然後把我用水泥灌浆只露出半颗头、然後丢到曾文溪,我想是不用猜测。

“不行,老师的性器只能被侵入,无法侵入别人。”

“非常好!不枉费老师特别‘照顾’你。”

“所以,各位同学要知道,解释刑法需要非常严谨,因为它是严格的强行法规,如果可以扩张解释、类推适用,那很多情形下都会变成掌权者铲除异己的手段。所以我们在95年七月一日即将施行的码刑法,已经把原条文的‘侵入’改成‘接合’,那这样老师下次强奸小平时,就会落入强制性交的规范范围。”

“谢谢各位同学配合,现在下课!”

啊,她下次要强奸我,我该不该请假呢?

大学刑法课

经过第一堂课的震撼教育,在同学争相走告、多方传颂後,今天刑总的教室听课大爆满,我几乎走不进教室;好不容易在隔壁教室搬了一张椅子,挤到最後面角落的位置才坐了下来。

“各位同学大家好,上次没来上课的、被我说要弃选的、可以不用来的,请出去。”陈老师一进来,就面带微笑赶走了全班百分之七十的学生。

“喵的!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话说完,两支白板笔飞了出去,分别打中躲在角落的两个男同学。

“你们上次被我说不用来了,还死撑?”今天她虽然穿的是白色连身长裙,有“风吹仙袂飘飘举”的感觉,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她是仙子,比较像顽皮的恶魔。

喔,我有印象,他们也是上次在课堂打手枪的那些人其中之二,不过老师记性怎麽这麽好。

“不要忘记,老师智商有185。”仿佛在回应我的疑问般,用白板笔书写了几个字後,陈老师又开了口。死了,她真的盯上我了。

“上次讲到罪刑法定主义的两个子原则,其他两个是‘习惯法不得为发动刑罚的依据’和‘绝对不定期刑的禁止’。这个简单,回家自己看,要注意这四个原则都有例外的学说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