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秦始皇的青春期(上)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1 01:17

《 我被师母看上了》

《如意天机棍》

话说项少龙带着小盘,朱姬以及乌家一众逃到秦国。在吕不韦的支持下,小盘成为了储君。

因为项少龙颇得秦王青睐,吕不韦怕项少龙在将来会对自己产生威胁,屡屡算计,甚至下毒毒死了秦王。项少龙和吕不韦出现严重分化,吕不韦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更使用「美男计」,派出嫪毐勾引太后朱姬,希望能凭此控制太后。

想朱姬在赵国的时候,为了生存曾无数次被赵穆玩弄,身体早就被赵穆调教的敏感无比,欲求极大。秦王在时尚不能满足朱姬,何况死去多时。一来二去,两人就勾搭上了。虽然朱姬心里想着项少龙,但始终得不到回应,心终于慢慢变凉了。在欲望驱使下,心也由向着项少龙,渐渐偏向于嫪毐。

然而项少龙为了不破坏历史,秘密和嫪毐见面,暗示嫪毐理应不屈居人下。显然嫪毐也是个有野心的人,在获得项少龙的支持以后,利用欲望控制了朱姬,把朱姬的权力变成了自己的权利!

终于秦国内部分化成了吕不韦派,储君派和太后派三派,三派相互暗战,相互制约,但也默默保持着一种平衡。

而在这种平衡中最痛苦就是小盘,不但身体在争斗中疲惫不堪,精力每况日下,就连情感也被伤害的支离破碎。原来的生母赵妮与半师半父的项少龙相恋,眼看就要迎来幸福的日子,却被赵穆奸污,自杀而死。后来替代赵妮母亲角色的朱姬,却和一个讨厌的小人勾搭成奸,还要为了那个人,不断限制自己的权力。

令本来就在生理和心理成长阶段的小盘对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厌恶感。

然而小盘人生中第三个当做母亲的人出现了,她就是太傅琴清。太傅就是储君的老师,每天会有大量的时间陪在小盘旁边,教习小盘研读诗书,兵法和政略之类的。琴清属于那种秀外慧中的女人,不但有着倾城倾国的姿色,而且饱读诗书,才气高绝。更重要的,琴清还是那种外冷内热的女人,表面上对小盘非常严厉,但其实对小盘像母亲一样关怀备至。而且还有一点,琴清和被他当做父亲的项少龙相爱了。自然而然,琴清就成了小盘心里的理想母亲角色,而在琴清的照拂之下,小盘心里的坚冰慢慢融化,对女性的排斥也慢慢稀释,变成了正常青春期男性对女性的强烈好奇心。

但偏偏因为以前对女性的排斥,这个未来的秦始皇对一般的宫女的一点都没兴趣。反而对他自己最敬爱的琴太傅产生了朦胧的冲动。

小盘好几天早上起来底裤里面都湿湿的,黏黏的,他一想起昨夜的梦境不禁面红耳赤,又有点忐忑不安。原来他梦到那个平时被自己当做母亲,高雅端庄的琴清,只穿了一件肚兜,袒露出胸前大片雪白的酥胸,纤细的小蛮腰没有丝毫的赘肉,小小肚兜不能完全遮掩的胯下,黑色的毛发中若隐若现一抹嫣红,诱人极了。那琴清扑过来和他扭作一团,不停在他身上摸索,嘴里还不时飘出一缕缕若有若无的呻吟,摸着摸着渐渐摸到小盘下身,一把握住,小盘在梦里面一哆嗦,直接一射如注,然后也在回味中醒了过来。

梦中那情景让他想起了当年在赵国还和生母赵妮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曾经有几晚出恭的时候,他听到母亲房里面传出类似的呻吟声,他还以为母亲生病了,大声问母亲是不是生病了,呻吟声立刻停住,过了一会儿才传出母亲的声音:盘儿,娘没事。第二天起来,母亲看他的眼神也怪怪的,好像带点羞涩和惭愧。而这天晚上也没有传出那种声音,但没过几天,这种情况又重新出现。

终于有一次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把母亲房间的窗拉开一条缝,小心翼翼往里面张望。在烛火照耀下,母亲躺在榻上,脸色酡红,也是只穿了件肚兜,一只手放在自己饱满硕大的胸部上,不停用力揉搓,一只手不停抚摸自己的下身,私处隐约可见。她水蛇一样的腰身不停地扭动,脸上的表情很怪异,有点像是很快乐,也有点像是很痛苦。

她慢慢得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她把手伸进了肚兜,但因为用力过度,一根肚兜带子绷断了,雪白的大奶子一下子弹了出来,上面一点嫣红一抖一抖的,像在和小盘打招呼,但她并没有停下,而是更用力地捏着自己的奶子,甚至上面都出现了一块块淡青的於痕。而另外一只手分出两个手指,刺进了自己身体,随后又拔出。随着抽插的频率的加快,她的腰不停向上挺动,脸色越来越红,双眼渐渐翻白。终于在最后狠狠捅了几下以后,她的身子重重地落在榻上,下身流出很多亮亮的东西。

那时小盘毕竟还小,对男女知识完全不懂,还以为母亲出事了。连忙推门进去,摇摇母亲赤裸的身体,焦急问道:「娘,你怎么了?」还在榻上回味高潮余韵的赵妮,被儿子这么一吓,浑身一抖,腰不由自主向上挺了几下,像撒尿一样从私处射出更多淫水,人也在这一波快感冲击下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回过神来,她才发现发生了什么事,真是羞愧万分,自渎被儿子发现不说,在儿子来后竟然被刺激的又来了一次更强的,母亲的脸算是丢尽了。虽然感觉羞愧万分,但还是强作镇定,拉过被子,把裸露的身子盖好,都不敢抬头看小盘,略微有些颤抖地对小盘说道:「盘儿,娘没事,只是全身有点痒,挠一挠。」小盘仔细看了看母亲的脸色,似懂非懂的说道:「哦,可是娘你的脸好红。」

赵妮脸更红了,对小盘说道:「没事,你快去睡吧。」小盘「嗯」了一声,转身离开,就要出门的的时候,又回头母亲说道:「娘,你也要好好休息!」「嗯。」传来母亲犹如蚊呐一般的声音。

本来这件事情已经遗忘在心底最深处,而这时却因为昨天的淫梦一刺激,又清清楚楚记了起来。结合身边一些宫女的闲谈,小盘终于明白原来原来当年生母赵妮是在自慰。想到这里,结合夜里做的淫梦,他不禁欲火高涨,手也不禁隔着裤子捏上了自己已经翘的老高的鸡巴,握住了龟头,一阵快感袭来,不由自主的加快按捏着龟头,随着频率的加快,快感越来越强烈,脑海里面的两个女人渐渐合二为一,就好像是琴清在他面前自渎,也好像是赵妮缠在他身上握上了他的鸡巴。

想着想着,小盘不禁脊梁骨一酸,阳具开始不停跳动,并随之射出一波波滚烫的精液,脑袋也变得一片空白。良久以后,小盘终于回过神来,回味刚才的事情,不禁好生羞愧。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通报声「琴太傅到!」,随后传来一声悦耳的女声:「储君还没起来?今天的早课都已经迟到半个时辰了!」小盘连忙起身,但只感觉胯下传来一阵粘湿的触感,只好答道:「寡人尚未更衣,请太傅稍等。」然后匆匆换了一套衣服,和琴清去上早课。

上早课的时候小盘一直魂不守舍,连以前琴清问过的问题,也答不上来,只会眼神直勾勾的在琴清身上扫来扫去,恨不得直接扒光,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样不好,但是眼神怎么也挪不开,只有当琴清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才低下头,装作专心听讲的样子。

想琴清心思这么细腻的女人,怎么会发现不了小盘的异状,当即微微冷下脸来,呵斥道:「储君,你今天怎么回事?精力这么不集中!」小盘还以为被发现了,连忙找了个理由说是昨夜一直忙政务到很晚,说着还有点委屈的看着琴清。虽说是零时找的借口,但却也有它的真实性。

小盘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每天都要为国家的事情忙到晚上,而他也还只是个进入青春期的孩子,相比大多数与他同龄的孩子,现在只要每天只要玩玩闹闹,在父母怀里撒撒娇,他实在背负着太多太多,何况早上醒的太早,又用手解决了一次,脸色都有点白了。琴清看到小盘的模样,忍不住心软,母性大发,把小盘抱在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头,对小盘说道:「小政,苦了你了,以后注意休息,别太晚睡!」

而这时小盘这时已经迷迷糊糊乐翻了,原来琴清把小盘抱住时,正好把小盘的脸贴在自己胸口上。小盘边不断用脸微微蹭着琴清高耸而富有弹性的胸部,边不断做深呼吸,把那混合着乳香和女性体香的气息吸进鼻中,在这双重刺激下,小盘再一次欲火高涨,鸡巴涨得都有点痛了,但因为他是坐着,琴清到也没感觉出有什么异样。

小盘忍不住一只手配合着拥抱搂住琴清的腰,一只手直接伸向自己的鸡巴,像早上一样开始按捏自己的龟头,只是动作幅度比那时候小得多,以免被琴清发现。但这次因为刺激比自己单纯空想强烈得多,时间比刚起来那次还要短,但量却更加多。射了以后,小盘只感觉一阵疲倦,迷迷糊糊竟然在琴清怀里睡着了…

小盘醒来的时候,发现正躺在自己床上,不禁暗叫可惜,要是没睡着肯定可以多抱一会儿。想想琴清那充满弹性的胸部和醉人的体香,下身又开始有反应。

但一想自己竟然当着敬爱的琴清的面亵渎她,不禁有点后怕,要是被发现,肯定很少一个真心关心自己的人。他开始后悔,琴清像母亲的关怀要是也离他而去,他肯定会再也坚持不下去,被那种政权争斗的平衡逼疯掉。于是他暗暗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欲望真的可以说停下来就停下来么?何况是这位处于青春期,连女人身体都没完整见过的未来秦始皇?

(2 )

小盘在自己床上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可是就在他把这种事情定义为罪恶的,并且因此而产生了自责和内疚,一心想要改正的那个晚上,他失望了。

卧在塌上,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面不时闪过昨夜的梦境,亡母白花花的身体和她迷醉的表情,还有在早课时候发生的事情。这些越想忘记,越是自责,却越是在他心中一遍遍回放,而且更是有种背叛自己的快感不断刺激着他。下身又已经肿起老大一坨,他禁不住把手放在了自己的鸡巴上,心里安慰自己:就轻轻的捏一会儿,马上就停。可手一放上去,一阵快感顿时袭来。忍不住又开始笨拙地捏弄,快感越来越强烈,脑海中又闪过一个想法:就这最后一次。于是乎他就放开怀抱尽情幻想,脑海中亡母和琴清又一次衣冠不整的和他纠缠在一起,不由的情欲更加激荡,手上的动作越加猛烈。直到射了精,才又一次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早上起来,回想起昨夜的事,小盘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巴掌。说好要控制住自己,结果却第一次就失败了。这一天的课,小盘一点都没听进去,一会儿看看琴清,一会儿又低下头自顾自愧疚。琴清把小盘的异状看在眼里,以为他真是操劳过度,不由暗暗心疼,于是也不点明,只是这日的课提结束提早了个把时辰,让小盘自己去调整。

用过晚膳,处理完国事的小盘。躺到了塌上,这次他下定决心,就算不睡,也不能再做那事。可是事与愿违,他又一次失守了,只不过这次比昨夜又晚了几个时辰。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盘一天比一天憔悴。而琴清也渐渐感觉出小盘的不对劲。终于在一次上课小盘竟然趴在案上睡着时,琴清再也忍不住了。她去弄了盆清水,然后把小盘摇醒,帮他把脸用水洗净。然后郑重地向小盘问道:「小政,你这些天怎么了?气色这么差,刚才还睡着了!」看着琴清充满溺爱疼惜的眼神,小盘眼圈一下就红了,可是自己做了那么多对不起琴清和母亲的事,怎么敢向琴清说。他忍住让眼泪不流出来,低下头低声对琴清说道:「太傅,小政没事!」琴清见小盘这样,知道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于是把声音放得更加柔和,和小盘说道:「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不要怕,我们一起来解决它,在我眼里你就像我的孩子一样,不用有什么顾虑的。」小盘听到琴清说像我的孩子一样,身子不由得一颤,他抬起都鼓起勇气充满期望地向琴清问道:「真的吗?那我可以叫你娘吗?我一直都想这样叫您。」作为为数不多知道小盘坎坷身世的琴清,看着小盘纯真的眼里充满的期待,心中本能的母性让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娘!」小盘的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他猛地扑进琴清的怀里,这一次小盘却没有泛起一丝的情欲,只有找回久违的母爱的幸福和温馨。

抱着小盘的琴清,脑海中却是思绪万千,自从一次不小心在少龙和廷芳妹妹私下交流的时候,听到关于小盘的经历,心中就感觉这个孩子好可怜,真想好好呵护着他。而为期数年的教授下来,感觉这孩子的心性还是这么纯洁,而且聪明上进,心中怜爱之情越来越浓。偏偏少龙却好像没有生育能力,虽然妻妾成群,几年来却没有一个有孕的。自己也跟了他有段的时间了,肚子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现在小盘叫自己娘,真感觉就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心中真的是柔情翻滚,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呵护他,不让他再受一丝委屈。

于是琴清帮小盘把泪水擦干,把他扶正,等他的感情稳定下来以后,才再次柔柔地向小盘问道:「告诉娘,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娘一定帮你解决。」小盘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又一次低下头说道:「娘,你先答应我不能怪我,我这次真的做了很大的错事!」「嗯,」琴清用手把小盘的头抬起来,直视着小盘,带着溺爱地说:「娘绝对不会怪你,无论任何事!」小盘在琴清的眼神下终于鼓起勇气,有些结巴地把这些天的事原原本本地全部告诉了琴清。

最先听到小盘做淫梦梦到自己,琴清不觉有点异样,脸一下子红了。到后来讲到小盘回味以前看到的生母自慰场景,还幻想着自己和他的生母用手解决,不禁有点微微生气。当讲到小盘在自己怀里手淫的时候,琴清羞地差点就怕案而去,可是这孩子愿意老实讲出来,表明这也不是他的本意。于是暗暗压下火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听了下去。可是当最后讲到小盘不断愧疚自责,想要控制自己,却怎么也压不住那青春的躁动,搞得整晚整晚都不睡觉的时候,琴清又开始心疼的厉害。但是她一方面又想为什么小盘不找个宫女来解决问题呢?想法一出现就被她自己否定了,经历过那样的人生,怎么会随便对一个陌生的女人产生信任感,何况还是那么一群心里充满功利心的女人。可能他现在真的有好感的也只有自己了,难怪会对自己产生幻想。

说完所有的事情,小盘看着琴清,眼圈又红了,他问道:「娘,政儿是不是变坏了?可是真的怎么忘都忘不了,越是想要不想,它越是清楚。」看着小盘仍然纯洁的眼神,琴清有些惭愧,刚才要是真的离开,自己就犯错误了。这事不能怪小盘,只是他青春期到了。青春期?!琴清猛然想起前段日子和少龙谈起小盘的时候。少龙对自己说小盘的什么青春期该到了,应该帮他选妃了。那时候听到青春期这个词,自己模模糊糊以为就是成人了,还笑着骂少龙不要脸,以为人人都像他这么色。后来听少龙一解释,才知道青春期是人到一定年龄就会有的一个阶段。那时候对异性都会产生强烈好奇心,无论是生理方面还是心理方面。而且那个时候人的欲望会非常强烈,而且不能压抑,压抑只会变得越来越不受控制。而解决的途径也有很多种而最主要就是自慰和真枪实战,那时候少龙还笑容诡异地说小盘身边的宫女肯定会受害。霸气绝伦的千古一帝秦始皇会用手解决?项少龙从来没这样想过。可是项少龙偏偏没想到现在的秦始皇还只是那个心思纯洁的小盘,而这个未来秦始皇,人生中最重要的坎却还没过。

知道了小盘的症结以后,琴清决定对症下药,对小盘说道:「政儿,其实你这样的现象很正常,每个人到了这个年纪都会有这样子的想法,会对异性产生好奇心,也不用压抑自己的感觉,更加不用产生愧疚和自责,那样不但伤身而且你心里也会不好受的。」小盘心里轻松了很多,忍不住再确定了一次:「真的没关系?」琴清「扑哧」一笑:「真的没关系的,看来政儿真的长大了,该选妃了,嗯,是该要娶媳妇了。」哪知道小盘一听,脸上微微露出厌恶的神色:「政儿才不想娶那些庸脂俗粉。」然后猛地又扑进琴清怀里还大声嚷道:「要娶也只娶娘!」琴清听着猛地心狠狠跳了下,脸上顿时飘起朵朵红云,连忙一把推开小盘,有点严肃的对小盘说道:「我可是你娘,不许胡思乱想!」小盘看着板起脸来的琴清,有点委屈地说道:「可是这世界上真的没比娘更好,更美的女孩子了!」琴清被一个孩子这样称赞,心里美滋滋的,但还是说:「你廷芳姨娘,嫣然姨娘还有你已亡故的亲娘等等,那么多好女人!」小盘更委屈了:「除了母亲,其他都比娘差一些呢,而且都让项太傅占去了,连娘你也……」琴清脸上一阵发烧,夫君这风流秉性,也不怕人家笑话。

琴清连忙转移话题,问道:「政儿现在你不困惑了吧?」小盘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可是还是感觉好好奇,以前看到母亲的隐隐约约的……要是那时候,看仔细了就好了!」琴清一听,差点羞的晕厥过去,真的是童言无忌啊,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看的对象还是他自己的生母。琴清语重心长地说道:「小盘,这些不用急的,你成婚了以后,自然可以了解得清清楚楚!」琴清心里暗暗想:就算现在你想看,也没有合适的人可以看。一般的王子不像小盘,他们对宫女之类的没有什么顾虑,有了欲望就随便找个女人发泄一下,只有比较中意的才会收成妃子。可是以小盘的对其他女人的排斥,唯一有好感的只有自己这个刚认的娘,难道要自己……?琴清想到这里脸上猛地一红,连忙把这个想法压下去。虽然以小盘对自己的尊敬,不会出什么事情,但是这样子帮他未免有点太过了,自己的身子是只属于少龙一个人的,而且真的那样做了,以后在小盘面前还有什么颜面……不由打定主意让小盘再忍一段时间,这一切自然会水到渠成的。

小盘也知道事情只能这样处理,但还是有些委屈地向琴清说道:「娘,还说什么事都帮我解决呢。」琴清脸上一阵羞红,暗自后悔自己说话说得太满,虽然心中愧疚,却也故作不知道:「娘当然帮你解决,这几天就帮你选妃,今天你就早点休息吧,好好回复一下精神。」小盘向琴清撒娇道:「娘,我晚上想和你一起睡!」琴清本想以男女有别拒绝,但是一看小盘眼中丝丝真切的濡慕之情,知道小盘是真把自己当母亲来看了,而自己也不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了吗?既然是母子,睡一起也是无妨。

用过晚膳,在琴清的监督之下,小盘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和琴清一起有说有笑的回到自己的卧房。小盘火速把衣服脱得只剩下内衣,一下钻进了被窝,然后笑着对琴清说道:「娘,你也快上来吧!」眼睛里面充斥着丝丝的幸福,多少年了,终于又回到母亲温暖的怀抱。而琴清这时候,却是犯犹豫了,这衣服到底脱是不脱呢?母子关系虽然亲密,但总是不好肌肤相接,而且虽然小盘纯洁,但毕竟是小大人了,欲望又强烈……犹豫片刻还是合衣上了床。小盘因为兴奋,也没察觉到琴清没脱衣服。琴清一上床,小盘就用双手环住了她的腰,把头靠在她的怀里,饱含温馨地说道:「真好,我又有娘了!」本来因为小盘这个动作,脸上一片绯红的琴清,听了这话也感觉自己的尴尬变成了开心,能给一个她喜爱的孩子母爱,不就是她渴求的吗?她眼圈也开始有点泛红,摸摸小盘的脑袋,柔声说:「以后娘会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小盘把脑袋探出来,语气很坚定的对琴清说到:「不,应该是我来保护娘才对,不会让娘受一点委屈!」琴清不禁乐了,刮刮小盘鼻头说道:「好好,政儿是男子汉了,政儿保护娘,男子汉早点睡了吧,保护娘也要养足精神啊!」小盘嘻嘻一笑应了声,就又把头钻回琴清的怀里。

可是过了好久,小盘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所有情绪稳定下来以后,感官又恢复正常,鼻子里面又开始传来那阵有点熟悉的,夹杂着乳香和体香的混合香味儿,下身又一次高高涨起。为了防止琴清发现他把自己的屁股使劲往后挪了一段距离,并且使劲让自己静下来,可是那阵香味的发源地就在那么近的地方,根本就是一发不可收拾。旁边的琴清当然也没睡着,她一直在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感觉到怀里的小盘老是动来动去的,终于忍不住问道:「政儿,怎么了?睡不着吗?」小盘把头探出来脸红红的,说道:「娘,我想了。」琴清「扑哧」一笑:「想了就不要憋着,娘出去回避一下。」小盘却有点兴奋地拒绝了:「娘,不要走,有你看着我,我会更兴奋的!」琴清的脸顿时红了,赏了小盘一个板栗:「小小年纪,就那么多鬼花样,还更兴奋,真是该打!」小盘见琴清没有明确拒绝,也不顾头上被袭,兴奋地对琴清说道:「娘真好,我开始啦!」说着把亵裤脱掉,裸露出了他少年特有的白嫩躯体,但是胯间一根紫黑的粗大棒子却傲然挺立,上面还有些稀稀疏疏的黑毛来点缀,完全破坏了原来的和谐美感。琴清看见他挺立的大棒子,脸都直接直接红到耳根了。本以为除了少龙,自己不会再看到男人的身体,没想到这想法却被刚认的儿子破了。小盘看到琴清看着他的大棒子,不由地更加兴奋了,又像从前一样把手放在自己的龟头上面,笨拙地捏弄起来。只感觉熟悉而又令人心醉的快感一波波从鸡巴传到大脑,又从大脑传到全身。正爽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笑声,小盘不由奇怪的看向琴清。原来琴清看着小盘手淫,想起少龙有偶尔提出的一些奇怪的要求,就是让她用手帮他套弄,可是当试过几次以后,可能是她有这方面的天赋吧,少龙居然有点迷恋上了这种感觉,隔三差五地让她来帮他用手享受一下……看着小盘的动作实在笨拙得可爱,动作都不太对。看到小盘回过神来,笑着对他说道:「政儿,你这样子弄动作不太对哦,要是正确的动作会更加舒服的。」小盘脸红了一下:「娘,你笑话政儿,动作还有对错之分?可是政儿一直是这样弄的,也很舒服啊。」琴清见小盘不相信,不由地说道:「让你试试看就知道了!」素手一伸,轻轻握住小盘大棒子的前端,小心翼翼地把他的包皮褪下,然后用五指环住他的龟头,开始前后套弄,时不时力道适中地捏几下。可是没套弄几下,突然发现不对。自己在帮小盘手淫?这念头一起立刻浑身一哆嗦,连忙松开手,然后故作镇静地说道:「怎么样?感觉不太一样吧?」小盘初时只感觉一只冰凉柔软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下身,就感觉兴奋地要死,等到那只手开始上上下下套弄的时候,真的是快爽到家了。可是没爽一会儿,那只手突然离开了,快感随之消失。他难受地问道:「娘怎么停下来了?」琴清那好说真实的理由,只是故作轻松的说道:「娘都教你怎么靠自己怎么解决了,当然要你自己来了!」小盘指指自己在下身活动的飞快的那只手,哭丧着脸说道:「可是完全没的比啊,娘弄的时候就感觉要成仙了,自己弄根本出不来。」看着小盘已经开始变得有些痛苦的脸,琴清看着实在有些不忍,终于在心疼之下,又一次用手握上了小盘的大棒子,开始温柔地帮小盘套弄。心里却对项少龙开始产生愧疚,自己竟然让少龙以外的男人因为自己获得性的快乐,虽然是用手,虽然对象是自己刚认的孩子,但这的的确确是背叛,而且还背叛的这么无怨无悔……手上的速度不停地加快,小盘又一次偎在自己怀里,拿脑袋不停蹭着自己的胸部,越来越用力,还拿他的鼻子深深嗅着自己身上的味道。手也开始越来越不老实,渐渐从腰部滑落,滑到自己的屁股上,由轻到重地揉捏起来。不知怎地琴清脑子里竟然没有产生阻止小盘行动的想法,只是继续维持着自己的动作,任凭那种异样的感觉控制着自己。终于随着最后几下用力的套弄,小盘的手一紧,下身本能地用力挺起,因为两个人都是侧卧,大棒子竟然直接顶到了琴清的私处,甚至还有半个龟头隔着裙子进到了里面,两个性器官就这么隔着几层布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小盘只感觉自己的龟头陷进了一处异常柔软的地方,忍不住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因为量非常多,那些液体有的流到了床上,有的却渗进琴清的裙子里面,涌进了琴清的阴道口。琴清在失神中,突然感觉屁股上一阵微疼,而私处却感觉有个火热的大东西挤了进来,还从那里突突地射出更加热的东西,黏在了自己的外围的阴道壁上。遭遇心理严重冲击的琴清,身体已经变的无比敏感,胸部和屁股还一直遭到侵犯,在敏感区受到刺激以后,全身一阵痉挛,双眼泛白,私处涌出大量热热的液体,竟然也高潮了……第三章

过了良久,两人才从因为高潮而引发的昏迷中恢复过来。小盘紧紧抱着琴清幸福地说道:「娘,你真好,我太快乐了!」而哪知道这时琴清绝美的脸上却挂满了不安,自责和后悔。

一清醒过来,琴清才发现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自己不但帮小盘手淫,还任由小盘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活动,甚至在小盘隔着裙子插入的时候,虽然只是进去一点点,但却连去阻止的想法都没有。还让小盘的精液射进自己身体里面,自己还因此达到了高潮!天那,这不已经快算得上是真正的行房了吗!自己竟然和少龙以外的男人交合,这个念头一起来琴清顿时感觉自己的心像被针扎一样,生疼生疼的。

几年来,自己和少龙历尽坎坷才走到一起,感情和普通夫妻可是有着云泥之别,结果自己却……背叛的感觉在迷醉于欲望的时候可能可以更加刺激情欲,但到恢复清醒时候,却会变成心如刀割的后悔,因为有的东西已经永远离她而去。看着小盘洋溢着快乐,幸福的脸,知道他不清楚发生了了什么。

她心思转电,虽然今天还隔着几层布,而政儿的精液也只是流到了阴道口,不会受孕,但是母子关系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真的会出事。只有分住两地,才能阻止这种已经开始变得不正常的母子关系发展下去,但是住在宫里恐怕是没有用处。

于是她打定主意,过几日就辞去太傅之职,然后呆在少龙身边,相信那就不会出事情了。虽然舍不得这个可爱的孩子,想要好好呵护他,但是这孩子好奇心和欲望实在太强烈了,还是那种想到什么就会去做的人。而且和项少龙一比,还是对项少龙的感情更胜一筹。

有了决定的琴清,脸上又焕发出蕴含母性的慈爱,取来绢布,把在小盘的身上,床上和自己裙子上衣服上的精液清理干净。然后拍拍紧抱着自己的小盘:「快睡吧。」

小盘「嗯」了一下,又往她怀里窝了窝,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没过多久就发出了轻轻的鼾声。琴清低头看着沉睡中小盘的脸,上面挂着不符合年龄的饱经风霜和疲惫,但嘴角上却挂着一丝纯真幸福的笑意。

琴清不由得一阵心酸,虽然母子关系才相认不到一天,但是她是真正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来之不易的母子之情,却要由她来重新斩断,他的快乐也会因为自己而又一次毁灭。心中暗暗想道:就让自己在最后这几天好好尽一下母亲的职责,多细心照料他吧!

琴清正也要睡去,猛然感觉到双腿之间凉凉的又湿又黏,脸上顿时又飘起一片红晕。小盘射在自己私处的精液,还有自己高潮流出的淫水竟然差点忘记清理了。

琴清轻轻地把小盘的双手挪开,然后小心翼翼地下了榻。她轻声轻脚地打来一盆水,解开腰带,褪下裙子和亵裤,然后蹲在水盆上,双手不停舀水冲洗着自己的下体。但当琴清的手一触摸到自己的私处,她脑海突然浮现出了小盘的大棒子顶在那里射精的感觉。

莫名的,平时可以称的上是清心寡欲的琴清,竟然产生了强烈的快感,忍不住拨弄了几下。猛地又回过神来,一脸烧红,连忙克制情欲,专心清理自己的下体。当她收拾完毕,穿戴好衣服的时候,突然从床上传来小盘的哭泣声。

琴清的心猛地一紧,连忙跑过去看,却听见小盘断断续续地哭喊着:「娘,不要死!……盘儿现在已经是最强大国家的储君了,可以保护娘了!……娘不要离开盘儿……」身子却因为过度恐惧,不停颤抖,双手乱舞仿佛想要抓住什么。

琴清眼圈一阵泛红,泪水都差点流出来了,她坐到床上,把小盘抱在自己怀里,轻轻拍着小盘的背,柔声说道:「娘在这,娘永远都不会走的!」看着怀里渐渐安稳下来,又沉睡过去的小盘,琴清的心开始颤抖。

原来已经坚定的念头也开始动摇,自己离去恐怕真的会把这个孩子心伤透,但难道要自己任由这样下去,直到事情真正不受控制,做出背叛少龙的事?只可恨自己自己刚才没把持住,竟然在那时也有了沉醉于那种母子间淫戏和背叛少龙的感觉,要是只是帮小盘用手解决,在他动手动脚的时候制止他就好了,一切都可以控制的……

这一晚,琴清的心备受煎熬,在两种念头之间摇摆不定,直到天都快亮了,才痛苦地做出决定:她绝不可以背叛项少龙!虽然下定了决心,可是她的心却是更加难受。小盘会因为自己的离去遭受多严重的打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