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在职场不容易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4

《 被领导调戏》

《女同事的舞台》

「冯蕊你看,那不是美华公司的赵田吗!呦,他往这边看过来了。」轩倩抬起身,拍拍在她前面的座位上正埋头整理财务报表的冯蕊,小声地说道。

「哎呀,吓我一跳。」轻嗔一声,冯蕊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投到财务科的入口,在那里,美华公司的老板——赵田,眼睛眯缝着正向她这边望过来。

结实、魁梧的体型,粗壮的脖子,棱角分明的寸长平头……如果带上一副墨镜,绝对不像私人企业的老总,反倒像是黑社会打手。事实上,赵田早年在黑社会混过,直到中年才做回正行。他外出时总是带着墨镜,只不过因为今天来有合作关系的公司洽谈业务,装扮上才郑重一些。

「别看了,干活,干活。」冯蕊一边说一边把视线移回到电脑上。

「你看他那双眼睛,贼兮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哼,他正盯着你看呢。」

「别瞎说,他可是与公司有着合作关系的,被他听见就糟了。」冯蕊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眼睛直盯着电脑,可是轩倩好像很反感赵田,「哼,听到又怎样!冯蕊你知道吗?公司准备终止与美华的合作关系呢。」

「是吗?咦,是真的吗?」冯蕊的男友钟成是负责与美华公司业务往来的主管,她突然想起前几天在与男友约会时,男友说起美华最近的产品质量很差,他很为难这一类的话。

「千真万确,对了,你那位要的资料准备好了,是我送还是你送?咯咯。」

「讨厌,笑什么笑,你那么懒还是我去好啦。」冯蕊接过文件夹,笑着拍了轩倩一巴掌,然后向营业科走去。

在快步走动着的冯蕊的身后,不错,不错,这女孩不错,脸蛋漂亮,胸部够大,腰也够细……赵田锐利的视线一直在跟随着她。

白色的职场套衫,粉红色的宽腰带下紧身的短裙,肉色的丝袜,黑亮的中跟皮鞋,冯蕊在过道上走着。露出膝盖大约五厘米高的短裙将屁股裹得紧紧的,在轻微的摇动中,勾勒出惹人喷火的弧线。赵田的眼缝眯得更细,饱含兽慾的火焰不断从里面迸出。

「钟成,你要的资料。」到达营业科的冯蕊将文件夹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

「哦,谢谢。」钟成扭头以对待同僚的态度致谢,同时一只手从桌下捉住冯蕊细滑的小手,一边抚摸着,一边眨着眼睛向她示意桌上放置的粉色心型信封。

信封上面写着宝贝两个字,是钟成的笔迹,「讨厌。」使其他人不会发觉那样,冯蕊轻轻将手挣脱,然后那张信封藏在手下。

离开营业科,冯蕊急忙走向休息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她拆开信封。

给我亲爱的蕊蕊宝贝:宝贝,生日快乐。今晚是属于我们两人的世界,我已经在我们常去的那家餐厅定了位子,七点钟,我去接你。

和钟成交往已经快一年了,今晚是两人之间第一次的生日约会。这让冯蕊开心得就要跳起来了,于是在只有一人的休息室里,她一边看着纸条,一边嘴角漾起羞涩、幸福的笑容。

冯蕊在刚入公司时,就成为男性职员的焦点,她那美丽的、如同会说话般灵动的大眼睛简直俘虏了所有的异性的视线,而她谦虚温柔的性格,也使女性职员对她有极好的评价。

在追求她的队伍中,最终捕获她的芳心的是钟成。工作勤奋、踏实可靠的钟成,深得公司高层的器重,他不同于那些肤浅的追求者,在冯蕊刚进公司、什么都摸不着头脑时,他没有借机大献殷勤,也没有对她犯的错误视而不见,而是以前辈的身份帮助她并向她提出真心的建议。

就在那时候,冯蕊便被钟成深深吸引了,而钟成也是如此。两人本就相互有意,再加上经常会面,于是水到渠成,他们自然地交往起来。不过,出于工作方面的考虑,两人交往的事情没有公开,知道实情的只有轩倩等少数几个与冯蕊要好的女性职员。

准点下班,冯蕊回到家中便打开衣柜,开始准备晚上穿的衣服。为了今晚这个特别的日子,她买了新裙子,买了新款的内衣,她想要今晚同钟成首次的生日约会有特别的意义。她不仅想要一个浪漫的生日约会,也想要一个充满激情的夜晚。因为她知道她离不开钟成,钟成也同样离不开她。

抚摸着崭新的内衣,冯蕊突然间很害羞,今晚就要告别处女时代了,以后就是他的人了,在欣喜中,些许的紧张和期待开始交相呼应、荡漾在她的心扉中。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有短信,「宝贝,同美华公司的会议被延长了,可能我会晚到一会儿,对不起,结束时我再联络你。」

喜悦的心情瞬间冷却下来,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会议的内容应该是商讨取消与美华公司的合作关系的吧!。可是会议被延长了,应该会有争执吧!他也会很为难吧!

取消合作关系无论对哪个公司都是头痛的事,何况美华公司只是个民营中小企业,对它来说无疑是生死攸关的事情。钟成心地那么好,一定很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冯蕊揣测着,情绪不由低落下来。可是转瞬之间她又想到,干嘛操这份闲心呢!钟成有能力也有魅力,自己实在没必要瞎紧张的。于是心情又变得快活起来。

盥洗、梳妆、打扮,很快约定的时间到了,可是钟成却没有打来电话。手里攥着手机,冯蕊焦急地等待着。

突然,手机的铃声响了。

啊,一定是他,冯蕊看也没看是谁的来电,就急忙按下接听键,「钟成,你什么时候到啊?都急死我啦。」

「喂,冯小姐是吧?我是美华的赵田。」

「咦……」赵田,美华公司的老总,他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冯蕊很吃惊。

「冯小姐,祝你生日快乐,那个……出了一点状况,还得等一会儿会议才能结束,钟成正忙着呢,没时间跟你通话,因此我告诉你一声……」

对赵田的电话,冯蕊心里疑云重重,她知道钟成与美华公司的谈判的确是实情,这点赵天没有说谎,不过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他又是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的呢?难道是钟成怕我着急私下里告诉他的!于是,冯蕊模棱两可地回答道:「哦,是,是这样啊。」

「因为美华的缘故占据了你们的私人时间,我很过意不去,而且我跟钟成也不是一般的关系,借今天这样一个机会,我想为冯小姐庆祝一下生日……哦,对了,事前我跟钟成通过气,他没有意见……」

明明是两人的生日约会,为什么还要搭上一个人?而且还是那种自己很不喜欢的类型的。可是不容冯蕊细想,电话对面又喋喋不休地说道:「时间还早,我们先去酒吧聊聊天,等他会议结束过来后,我们再一起出发好吗?座位我已经定好了,环境、格调都挺不错的……」

「赵老板,看您说的,您也太客气了……那好吧,我现在就过去。」赵天的

理由很充分,冒然拒绝他又不合适,而且钟成稍后也会过来,于是冯蕊便打消了

疑心,虽然心中蛮不乐意,但没办法只好答应。

弄清楚酒吧的所在地,加上冯蕊一点也没有怀疑,于是她没有跟钟成通话,

一个人来到约定的地点。

酒吧是在一条很繁华的街道的里面,招牌又大又气派,一看就是高级处所。

推开厚重的门扉,入口处灯火通明,但里面却显得有些暗。薄弱、墨绿色的灯光

只照射在附有环形沙发的圆桌上,这样哪怕是邻桌之间也不好看情对方的长相。

第一次来到这种场所的冯蕊,既紧张又好奇,一边来回瞧着,一边向里面走

去。

在入口处灯火光亮的照耀下,清丽的冯蕊格外显眼,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

她打扮得格外美丽。无袖的连衣裙使她的腰肢显得纤细无比,而柔软的面料使得

胴体的曲线更加流畅悦目。胸部高高耸立着,在东张西望中,她那臀部微微的扭

动和在裙下露出半截的雪白双腿无不显出动人的柔美。

「冯小姐,这里。」角落里传出赵田的声音,一个魁梧的身影挥手叫唤。

白天的制服装扮就够漂亮的了,现在比白天还要动人,待会儿脱光衣服后又

会是怎样的呢!嘿嘿!赵田色咪咪地歪嘴咧牙,下流、淫秽的视线不断向冯蕊射

去。可是因为他在暗而冯蕊在明,他的动作一点也没有被冯蕊发觉。

一边斜愣着眼睛偷偷窥视冯蕊,赵田一边说道:「在钟成来之前,稍微喝点

酒吧,我定了一家法国餐厅,等他到了我们再一起过去。」

赵田所说的法国餐厅是一家相当有名气的高级餐厅,环境、格调、服务都很

出色,冯蕊曾经动过去一次的念头,不过价钱实在太贵了,只好无奈地放弃。现

在她听说竟然是在那里为自己庆祝生日,心情不由从开始的闷闷不乐变得开心起

来。

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变化,冯蕊不禁有些羞涩,连忙转换话题分散赵田的注意

力,「您不参加会议不要紧吗?您可是美华的老总啊。」

「没关系,因为美华,使冯小姐要白白等上几个小时,我很过意不去,再说

还有副总嘛,呵呵,美华是家族产业,副总是我儿子。」

可能会终止合作关系那么重要的会议,他竟然毫不放在心上,而且他还很讲

情意,冯蕊不禁对赵田产生了些许的好感和深深的好奇,而就在这时酒保走了过

来。

「请问小姐,您要点些什么?」酒保笑容满面,虽然他的个子不高,体型不

壮,长相也不凶恶,但是他那细小的眼睛里却发出一种阴森的光芒,使冯蕊感到

一种莫名的不安。

「我,我不大会喝酒。」

「我还是老样子,给她一杯不醉人的鸡尾酒。」赵田见她一副不懂、窘迫的

样子,便做主替她要酒。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赵田属于哪一种呢?预知后事敬请关注下节。

酒保将一个装有朗姆基酒的高脚杯放在冯蕊面前,然后徐徐地向里面注入一

些粉红色泽的辅酒,略微搅拌之后再向酒杯里放入一根吸管和一些好看的饰物,

随后便向冯蕊示意可以饮用了。

彷佛是粉色玫瑰的酒中,碳酸气泡鼓鼓地向上直冒,冯蕊道声谢后含起吸管

轻轻一抿,酸味、甜味还有淡淡的苦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绝佳的味道,嘴里

顿时香醇无限,而碳酸气泡在舌头上不停的翻滚裂开则使爽透感只通心底,这些

都使得不善饮酒的冯蕊大为享受,脸上升起了愉悦的表情。

「好喝吗?这酒叫做粉色佳人,一点也不醉人,是这里的老板独创的,很受

女性顾客欢迎。」

「嗯,味道蛮不错的。」

「…………」

时间在闲聊中度过着,气氛也很愉快,赵田看到冯蕊的酒杯快空了,便劝她

道:「再来一杯怎么样?」

「好的,谢谢。」鸡尾酒绝佳的味道和通爽的口感完全不像一般酒类那样难

以下噎,简直就如同饮料一样,冯蕊一边聊着一边痛快、毫不设防地饮着,赵田

的善谈使她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而自己不胜酒力的事实也渐渐被她抛诸脑后。

在饮完第叁杯时,冯蕊觉得头有些发晕,身体也有些发热。难道醉了吗?这

酒怎么这么厉害?在兴头上的冯蕊开始意识到自己饮过量了。

冯蕊的变化尽数落在暗中观察她的赵田的眼里,酒吧里没有几个人,而且他

所在的位置又是在角落里,于是赵田一边将眼睛死死盯在她高高耸起的胸口上,

一边下流地说道:「冯小姐,你醉酒的样子真迷人,小脸蛋红得跟桃花似的,喘

气时胸部还一颤一颤的,我看份量一定不会轻,这是钟成经常摸的功劳吧!」

「啊……你……」突然听到这些粗俗不堪的下流话,冯蕊不由愣住了,不敢

相信这是一直都彬彬有礼的赵田说出的。

色咪咪地看着冯蕊脸上震惊的表情,赵田变本加厉,更下流的话滔滔不绝地

喷出,「小屁股这么圆,也是钟成的鸡巴给搞的吧……」

在就座时,两人还隔着半米左右的距离,可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以及赵田不凡

的谈吐,冯蕊没有注意到他一点一点地向自己蹭过去。而就在赵田大放污言秽语

的时候,他们的距离已经相当近了。

赵田伸出手掌摸向冯蕊的屁股,不是试探性的碰触,而是将手掌重重地扣在

她充满弹性的屁股上,手指像要将嫩肉拧下来一样揉着。

「你要干什么,流氓。」冯蕊条件反射般地跳起来,回手狠狠地给赵田一个

耳光,然后急忙向出口跑去。可就在这时脚却被圆桌拌了一下,本来就有些头重

脚轻,加上身体直冲的惯性,冯蕊顿时双脚一麻,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上。

甩过一巴掌的手心开始火辣辣地发烫,脚踝也是如此,热量好像会自动传播

似的,冯蕊感觉一股异样的燥热正从身体内部一点点地发出来的,怎么会醉得这

么厉害?只喝了叁杯啊……

「还挺辣的嘛,冯小姐,嘿嘿,我喜欢辣的……」

冯蕊怒视着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赵田。而赵田则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一

边看着蹲在地上揉着脚踝的冯蕊,一边站起来笑着说道:「冯小姐,没事吧,你

好像醉了,来,我扶你起来。」

狠狠推开他的手,冯蕊怎么也不想要弄得自己如此狼狈的赵田的帮助,可是

脚好像扭断了,动一下就很痛,根本爬不起来。无奈之下她只好既愤恨又羞愧地

捉起那只垂在她眼前的手。

「哎,哎呦……」虽然被拉起来了,但脚部扭得很厉害,只要稍微着力就是

一阵钻心的疼痛。

「只喝叁杯就醉成这样,还把脚给扭伤了,冯小姐,你的酒量太浅了……」

赵田只字不提冯蕊站不起来是因为他间接导致的摔伤所至,而是将责任推在她酒

量不行上。

「你……哼,你走开。」冯蕊气得杏眼圆睁,一把将赵田推开,失去支撑点

的她摇摇晃晃,活像还没学会走路的孩子。

眼看她就要站立不住而摔倒下去,赵田便伸出右手扣在她的小细腰上,手掌

用力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揽。

「啊……放开我,不用你扶,我自己能行。」红艳的唇中,既害羞又气恼的

声音漂逸出来。

「能走!我看你连站都站不稳了。来,我给你拍拍,这样就不难受了。」怀

中一片柔软、温香,赵田趁机大施轻薄。先是捏了她几下腰眼,然后将手掌滑到

她的后背上,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不停来回地揉抚。

这哪是拍!他这是在非礼我,这个流氓……哎呦,怎么被他摸过的腰部和后

背突然这么热,就像是被火堆炙烤似的,难道是他的体温传导过来,不对,绝对

不可能是他的体温,那种热好像是从我的身体里面传出来的……

此时,冯蕊的意识很清明,但全身却好像虚脱似的,使不出一点力气,而且

她的感觉变得特别灵敏,就连赵田说话时呼出的气息,脸颊也能细致地感觉出种

种细微的不同。

怎么回事?身体怎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醉了吗?不对,以前也醉过,但只

是头很痛,没有动不了和燥热的感觉啊……冯蕊胡猜乱想着,心中又羞又惊又怒

又恨。

赵田半搂半抱地将冯蕊拥进酒吧深处的一间不是完全封闭的小房间。所说的

不是完全封闭是因为小房间没有门,只是拉了一条门帘,而且门帘还是高高挂起

来的。

房间里有一张很大的沙发,赵田将冯蕊放到沙发上,然后对她说道:「外面

太暗,你醉得那么厉害,要是再摔倒可就不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钟成吧。」

柔软的大沙发几乎要把冯蕊滚翘的屁股吸进去那样,完好地支撑住了她重心

不稳的身体。见身体不再需要维持平衡,而赵田也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冯蕊不由

略微放松下来,可是身体却变得越来越热,不只是被他抚摸过的腰部和后背,燥

热开始扩展到全身上下各个部位。

嘿嘿,她怎么也料不到粉色佳人其实是下过春药的鸡尾酒吧,而且她还连着

喝了叁杯,这下只怕全身都变成性感带喽……赵田一边得意地想着,一边抑制住

大笑的冲动坐在冯蕊旁边。

这家伙怎么坐得这么近,又想对我动手动脚吗!冯蕊又是讨厌又是不安,心

里想离他远一些,可是身体软绵绵的像是失去了骨骼,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根

本无法挪动。

这酒怎么这么厉害,钟成,你快点来吧……分析着当前的处境,冯蕊意识到

在钟成到来之前,没有人能够帮助自己,自己能做的只有虚与委蛇,千万不能触

怒他,只要他不正式侵犯自己,任他占点小便宜什么的也只能容忍了。

「很热啊,这里怎么连空调也没有,瞧你的汗流的。」

「是的,是有点热。」冯蕊的额头上浮现出大滴的汗珠,腋下,后背也开始

流出汗来。

「来,我帮你擦干。」 赵田掏出手帕,要为她抹去额头上的汗水。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情急之下生出一股力气,可那只限于刚好

抓到赵田的手腕,而不能将它甩落。

在天鹅般美丽的颈项上,像丝绸一样光滑的鬓发被汗水沾湿贴在上面,黑亮

的头发显得肌肤更加雪白,而粘在额头上的那一缕微乱的头发,配以她脸上羞涩

乏力的表情,遮掩不能地飘浮出诱惑力极强的艳色和肉香。

「再怎么擦还是流汗啊,这里温度太高了,难怪你会那么热,嗯,我想脱一

件衣服下来,这样应该会凉快点。」眼瞳深处射出一束下流、卑微的光芒,赵田

淫笑着翘起嘴角,手掌伸向冯蕊连衣裙后背的拉链。

「不,不,不要……」冯蕊大惊失色,心里想拚命挪动来躲开他的手,但无

力的身体只是摇晃了几下,于是拉链被赵田轻易抓住。只听嘶的一声,后背上一

股凉意袭来,拉链被直拉到底。

「啊……你,你,你这个流氓,拉上去,给我拉上去……快点,你疯啦,外

面的人会看到的……」冯蕊奋力将双手盘在胸前想要阻止连衣裙从身上脱落,嘴

里连声斥骂,但声音传出口却是嘶哑而微弱,只要不是离得太近,根本不会被人

发现屋内的异常

这间小屋叁面是墙壁,对着通道的那侧只装了一条门帘,如果将门帘散下,

倒能遮住视线,成为一个勉强的小包厢。

「把门帘放下就不会被人看到了,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门帘放下代表

里面正在打炮,没有人会进来自讨没趣的。」赵田起身把门帘放下来。

刚放下门帘,外面就传来走动的声音,好像是有新的顾客上门了,皮鞋低沉

的声音和高跟鞋响亮的声音越来越近。在这之际,赵田走回到冯蕊面前,蹲下身

用力捉住她的手腕,缓缓地把它从胸口上扳开。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流氓,放开我……」

「嘘……外面的人会听到的啊,你想让全酒吧的人都来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吗?他们会怎样看你!他们都会认为你是个下贱、不要脸的婊子,想想那种鄙夷

的眼光,你想要那样吗」赵田在冯蕊耳边威胁着。

「呀……不,不,我不要,求你,不要,不要脱我的裙子……」声调降了下

来,她实在不想采取这样丢脸尴尬的脱困手段。

「这就对了,看,裙子都湿了,这样会感冒的。」嘴里说着关心的话,可是

眼瞳里却翻滚着团团淫慾,赵田见威胁奏效,双手便灵巧快速地将冯蕊的胳膊从

连衣裙的袖子里抽出。

钟成,你快点来啊,快点来救我……想全力抵抗,但身体完全没有力气,冯

蕊在心中咒骂着自己的身体,同时期盼钟成能在这紧急关头出现。但钟成的身影

迟迟没有出现,而连衣裙却已经被赵田褪下、胡乱地搭在自己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