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岳母的味道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3

一、久美子——寂寞的身体感到阵阵骚痒

「要不要帮忙给你洗后背?」

正史正在洗澡时,突然从外面的脱衣间传来声音,吓了一跳。

「不!不用了。」虽然急忙拒绝,但浴室的门已经打开,穿浴袍的岳母久美

子探头进来。这时候正史正坐在小凳上洗身体。

「你不用客气,我是你的妈妈呀!有什麽关系?偶尔洗一次。在麻里不在的

时候,我来给你洗后背吧!」

原来以爲不可能,但久美子卷起浴袍的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从正史手中

拿走香皂和毛巾。

「啊,谢谢!」

「没有关系. 不要谢,你是我的儿子嘛!」

植草正史结婚还不到半年。和独生女的麻里结婚,现在住在麻里的娘家。并

不是招赘,但实际上是和招赘没什麽两样。

正史和麻里都有工作,所以一切家事都是岳母久美子在做。岳母在三十九岁

时变成寡妇,一手把麻里带大。她能做到这种情形,是因爲丈夫多少留下一些不

动産的关系. 岳母不过是四十八岁,但没有再婚,如果有了孩子喊她外婆,倒也

可稍解她的寂寞。

老婆麻里今天跟公司去做两天一夜的旅行。

「还是年轻人好,而且你经常运动,后背很粗壮。」久美子一面说,一面在

后背上用香皂和毛巾搓洗……「好了,前面还是你自己洗吧。」好像很高兴的样

子,然后又说:「麻里去温泉享受,我们也在家喝一杯吧。」说完走出浴室。

虽然已不算年轻,但很开朗,而且岳母的皮肤很白,是中等身材的有气质的

美女,多少还留下些千金大小姐的风貌。老婆麻里偶尔会对着镜子嘀嘀咕咕说:

「大概我是像爸爸吧。」

「爲什麽?」

「因爲我没有妈妈那样的好皮肤,也不像妈妈那样的美丽。」麻里说话的口

气带一点不快。

「哦,是吗?」原来母女也会爲奇妙的事嫉妒,这使正史感到有趣。麻里也

有她自己的魅力,也算是美女,只是和她母亲不同类型而已。

「偶尔离开刹风景的厨房,坐在这里喝吧。月亮也很美……」把桌子移到能

看到牡丹花的客厅,已经摆好啤酒和菜。「现在,麻里大概也和大家一起痛快地

喝酒吧。来来,坐下吧。」让穿浴衣的正史坐在上座,久美子把穿着的浴袍整理

了一下坐在对面,爲他倒啤酒。

「妈妈也一起喝吧。」正史也给岳母倒酒。

干杯时二人的目光相遇,久美子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

「好像有一点难爲情,关上灯吧。月亮很美。」

久美子去关灯。正史看着岳母的背影,宽松的浴袍裹着略显丰腴的身体,曲

线很迷人,白晰的小腿,明晃晃的耀眼,正史开始把岳母看成一个女人。

「我问你,麻里是任性的独生女,你们相处得还好吧?」

「是!」

「不论什麽事,你对她都不要客气,我比麻里更站在你这边。我本来希望要

一个男孩。现在有了男孩,所以我非常高兴。早就想能和自己的儿子这样一起喝

酒。」

「妈妈,我随时会奉陪你的。」

「真的吗?我真高兴。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说这样体贴的话。」不知道是不

是真的,岳母的眼睛好像有一点湿润。

「可是,妈妈这样年轻又美丽,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爲什麽不再婚?」

「有孩子的寡妇那能轻易结婚。而且还有不动産,又有亲戚们,不是随便可

以结婚的,而且生活也是很紧张的。」

「过去一定很辛苦吧?」

「那是当然,我丈夫是次子,又没有什麽很好的财産。只能够分得一点不动

産,才能勉强经营一家小店来维持生活的。」

久美子开着一家洋裁教室,同时经营一家服装店。

「我们会孝顺你的。」

「正史,你真体贴。我觉得今晚特别高兴,真想喝醉、真想……撒娇。有麻

里在,就是想向你撒娇,也没有办法。今晚让我撒娇好不好?」声音很轻柔,中

间还停顿了一下,好像还有些小女孩的腼腆,但那幽幽的口吻传出的幽怨气息使

正史心头産生一丝丝共鸣。

「好啊!」

「真高兴!不要坐的那麽远,让我坐过去给你倒酒吧。」

久美子又去厨房拿啤酒和菜,回来时坐在正史的身边,几乎能腿碰到腿。

「再干一杯。」

久美子看正史的眼光,已经是一个女人的眼神。

正史拿起酒杯,目光又与岳母相遇,月光从窗口洒进来,坐在朦陇阴影里的

岳母举着酒杯,雪白的手臂裸露着,昏暗的光线反倒更衬着皮肤的白晰,久美子

确实有着让麻里嫉妒的美貌,在黑暗中确实更显得有年轻的魅力,久美子的美丽

能使人忘记她的年龄……

「你怎麽……?」

「没什麽!」正史急忙拿起酒杯喝酒,用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透过薄薄的浴衣能感觉出岳母大腿的温暖,那丰满的感触使正史心里産生奇

妙的心情。

「人是很奇怪的。我是相亲结婚的,但年轻时也有过恋爱,那个对象就很像

你,母女会喜欢相似的男性吗?」

「这!?」正史没有办法回答。

「所以今天晚上就好像和以前的爱人一起喝酒一样,但这种事可不能告诉麻

里哟。」

岳母娇柔的声音刺激着正史,撩拨得他心底痒痒的,做爲女婿,一方面想和

岳母拥有共同的小秘密,也对岳母这样的女性産生亲近感。但这种感觉也和那一

种难以言表的内疚的感觉混在一起。不知道久美子有没有那样的感觉?

「你喜欢吃什麽样的菜?麻里不太会做菜,有喜欢吃的东西,我来做。其实

我是很女性化的,喜欢做家事。」她的声音更加娇柔,正史低下头倒酒,但好像

看到了她那柔媚的脸送过来的浓浓的爱意……

确实,麻里是不太喜欢这方面的工作。她说自己像父亲,大概也包括这方面

的事吧!

「我很感谢……平时给我的照顾。」

「不要那样说吧。」

很早就发现,男人进入只有女人的家庭,反而是岳母把正史看成丈夫一样重

视!听到岳母说他像初恋的情人,随着酒意,正史开始想爲岳母替代那个人,这

也可以说是一种男人的感情吧。

「你看月亮多麽美,」久美子靠在正史的肩上轻轻说,出气如兰如麝,正史

不禁有一点莫名的骚动,「我们到阳台上看一看吧。」久美子过来牵正史的手,

正史也不得不站起来。

两个人站在阳台上欣赏月色。久美子手里的扇子不停的向正史送来凉风,香

水的味道乘风飘散过来,夹杂着些许岳母的女人味,皎洁的月光下,从宽松的浴

袍的结合处露出一抹白晰的前胸,在正史的眼前晃动,正史心里産生想搂抱她的

念头,不由自主的感到慌张。

「想起来,好像是不久前的事。那时候他是大学生,现在住在京都……」

眼睛、鼻子、嘴,都像用细线画的日本美女画,如今还没有赘肉的丰腴的身

材,透过宽松的浴袍,从胸部到腰和屁股曲线也楚楚可爱……

「我来代替那个人吧!」脱口而出。

「嗯,好啊。」

本来是开玩笑的话,但看到久美子认真的回答,又把头靠在他的身上时,不

由已地伸手搂抱。

「真舒服,好像回到了十几岁的年代,真像在做梦。」

抚摸着岳母靠在肩上的头,有一段时间就这样没有动。当再度对望时,久美

子的眼睛正迸射着奇特的光泽。

「吻我。」不应是岳母说的大胆的话从久美子口中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