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满足家人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3 17:41

《 我用一段生命离开的你》

《书房激情》

十二月的北国,街头满是风雪。

差不多四五点的时候,天色已经暗的差不多了,贾莉今天提早一个小时下了班,想要赶在川流不息的人群爆炸式的蜂拥之前回到自己温暖如春的家。贾莉把自己从上之下裹了个严严实实,栗色的毛织围巾在她娇嫩的脖子上绕了数圈,承接着的是长过腰际的黑色双排扣毛呢风衣,街上的寒风凛冽,妄图趁其不备钻进每一个路人的衣服内。

贾莉的家离公司不太远,步行十多分钟就能到达,但是坐公交车却极不方便,所以尽管是隆隆严冬,贾莉依旧只能加快脚步,这是她唯一需要做的。呼出一口气息就能在空气中凝结成白烟,是不是裸露在冰冷空气中的鼻子都被冻红了呢?

贾莉耸了耸肩,深呼一口气,曼妙的身姿如同一道魅影划过了百货商店门前装扮缤纷的圣诞树下,她穿着紧身的蓝色牛仔裤,足上的黑色长筒皮靴每踩下一次,都能发出清脆的声音,连带着溅起零散的冰晶。

进入公寓的电梯才显得稍微暖和了一些,这是一栋市中心的老式高层公寓大楼,贾莉的家在15楼,一套三室一厅的住宅。用钥匙打开门,却并没有人迎接,但贾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春天,或许是暖气开得太足的关系,空气中甚至透露出一股慵懒的意味。今天下班比平时早,丈夫的确不会先回到家,事实上丈夫不彻夜不归就不错了,贾莉褪下围巾,摘下手套,随意把大挎包往衣帽架子上一挂,径直穿过了玄关,就看到了在厨房间认真煲汤的公公。

「爸,我回来了!」

贾莉的声音显得俏皮而悦耳。

老头转过头,用诧异的眼光看着眼前的儿媳妇,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诘问道:「今天比平时早了呢。」

不过口吻马上变得和蔼而慈善,「小莉你应该打个电话回来啊,我好去接你,今天天这么冷,冻坏了吧?」

「还行」贾莉一边褪去厚重外套,一边坐到沙发上,开始摆弄起手机来,大衣里面的紧身毛衣塑显出她成熟少妇诱人的线条。

老头走到贾莉面前,给她递了一杯热乎乎的红糖水,满满的暖意似乎要溢出来似的。

「爸……」

贾莉的眼中充满了感激,对于一个二十七岁的已婚少妇来说,没有比这更温暖人心、更有家的感觉的了。

「冻坏了吧,喝点红糖水暖暖身子吧,家里暖气可不能把温度调的太高,呵呵。」

公公慈爱的笑着,丈夫为什么连公公的十分之一都做不到呢?贾莉喝了一口,顿时心里和生理上都升腾起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对不起啊小莉,今天爸去菜市场逛了半天才买到只老母鸡回来,汤炖得完了,也不知道你这么晚回来,可能要再过个把小时才能喝。」

老头傻笑着,「你喝完这个我再给你冲点姜茶驱驱寒。」

「没关系的爸,你煲什么汤我都爱喝。」

贾莉说的是真心话,公公做菜的手艺尤其是这煲汤的功夫绝对是一绝。

老头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然后把遥控器递给了儿媳妇。「看会儿电视吧,我再去看看还能做几个什么你爱吃的菜,真是的,下次早回来要打电话回来。」

责备的语气中明显带有一丝疼爱。

「嗯。」

贾莉笑笑,发自内心的。

老头姓周,大家都唤他老周,今年六十有六。就这么过了一小会儿,谁也没有再讲话,空气中传播的只有电视里广告的声音,有些嘈杂,也有些安静。

老周小心翼翼的把火关小,只要再炖煮个一个多小时就大功告成,刚想转过身,却被一把抱住。

贾莉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老头,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老头的鼻腔,少妇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老头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贾莉以前曾经是个模特,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厨房和客厅的地面是连在一起铺设的大理石,贾莉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七的公公高了小半截,从背后抱着老人的画面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和怪异。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贾莉的环绕过公公身体的双手开始往下不安分起来,老头赶紧用宽大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抓住儿媳的纤纤玉手,不让她有进一步的动作。

「建鹏回来会看见的。」

「不会的,我前面和他发过短信了。」

「他今天又加班?」

「嗯……爸,我想要了。」

贾莉把娇艳欲滴的嘴唇贴近公公的耳朵,吐息若兰,「爸,我们好久没做了吧。」

「嗯,差不多半个多月了。」

「想我吗?」

「想。」

「有多想?」

「要多想有多想。」

「爸,来要我吧,要我的身子吧,来肏我吧……」

贾莉被紧抓着的双手被松开,公公也转过身来,这一对公媳,年龄相差三十九岁的一老一少开始热烈地,浓重的热吻起来。老头布满皱纹的脸和少妇精致俏丽的五官交织在一起,充满了巨大的反差,却一点也不影响两人如同恋人一般的热吻激情,至于那道德和身份的伦理禁忌,在几年前也许就抛之殆尽了。

两人紧紧抱着,甚至是年轻漂亮的贾莉更加主动一些的舌吻着老头,老头的双手也开始不停地往下挪,隔着牛仔裤在贾莉的屁股上抚摸着。

就在客厅里,贾莉温柔地给公公除去了衣物,老头也帮儿媳脱下了紧身的毛衣和奶罩,一口咬住那娇俏的小樱桃允吸了起来。公公的舌头技巧很足,残留的胡渣扎在她丰满的乳房上痒痒的,搔动着她不安分的内心。贾莉原本就是个体质敏感的女人,这个时候早已是面色潮红媚眼如丝了。

「爸,今天在客厅里做吗?」

贾莉的喉咙里挤出一句。

「嗯。」

老头的嘴唇离开了她坚挺的乳房,一路往下移,吻过她平坦的小腹,直逼她隐藏在裤子底下的隐秘深处。

贾莉一边接受着公公对自己腹部的亲吻,一边把自己的腰带解开,半蹲着身子,姿态扭捏地慢慢褪下紧身的牛仔裤,那是一种让任何雄性动物都无法抗拒的媚态。

淡黄色的丝质蕾丝镶边内裤是年轻女子鲜嫩脐下三寸的最后防线,却也出卖了少妇的身体,裆部泛出的蜜水在内裤柔滑的面料上印出了一滩浅浅的水渍,老头粗糙的手指熟练地伸向年轻少妇的两腿之间摸了一把,「小莉,你湿了……」

少妇白嫩的面颊上迅速地闪过一丝绯红,她蹲下身子,一口含住公公已经明显勃起的下体,熟练地反复吞吐起来。贾莉不愧是那种千娇百媚的狐媚女子,出色的口舌技术再加上姣好面容和精致五官,让居高临下的公公享受着视觉上和生理上的双重感官享受,儿媳时不时地用她那迷人的大眼睛和公公进行眼神上的交流,她默契而又敏锐地捕捉到了时机,差不多是该进入正题了。

贾莉的上半身倚靠在沙发上,屁股高高的撅起,她还穿着黑色长筒皮靴,牛仔裤和丝质内裤都已被褪到膝盖的位置,白嫩修长的两条大腿暴露在室内的空气和阳光之下,鲜嫩而又湿漉漉的花瓣若隐若现,似乎在对老人的性器招手,要他赶紧进入。

「嗯……啊……」

贾莉的喉咙最深处止不住地发出了愉悦的声鸣。紧接着而来的快感让她的呻吟变得愈发的急促。老头滚烫粗涨的阴茎开始在她年轻的阴道里驰骋肆虐,年轻的肉壁富有弹性,紧实地夹住公公的阳具,却依然无法阻止老人家的阴茎每一次都能够深入巷底。

老头踮着脚,一双大手从两侧紧紧地握住儿媳纤细的腰肢,年轻的肉体激发了他无限的潜能,下体如同马达一般律动着,丝毫不输给年轻人。

「爸……好舒服……」

贾莉发自内心的赞许道,「爸……再快……快点……我……啊……啊…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身后的公公又愈发地加快了速度,只剩下了她愈发放肆的呻吟。

时间一分又一秒地过去,「啊!……」

又是一阵声嘶力竭的呼喊,公公的撞击终于直接地深深地撞击到了儿媳的花心,一股无法抗拒的快感如同闪电一般刺透少妇的内心,高大的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老头这一用力,贾莉的双脚没能站稳,整个人径直地倒在沙发上,花心深处和阴道内壁的肌肉死死地咬合这公公年迈的龟头,老人家白浊滚烫的精液如同岩浆一般喷射出来,被年轻的子宫口全部接纳,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美妙的高潮,少妇高挑的胴体忍不住地不断颤抖,伴随着公公一发发子弹的射出,巨大的快感袭向贾莉年轻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公公像死狗一样趴在贾莉的身上,重重地喘着粗气,贾莉毕竟年轻太多,先恢复了元气,伴随着甜甜的笑容说道,「爸,还是那么厉害。」

转过身子,和老头再一次热吻了起来。

公公的阴茎慢慢软化,从儿媳泥泞不堪的花径中慢慢滑出。

「爸,我和建鹏不离婚了。」

贾莉的头靠着公公的头,四目相对凝视着。

「不离好,夫妻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呢。」

「爸,我舍不得您。」

贾莉水汪汪的眼睛湿润了,「我怕再也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

说完,一行清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划过她那美丽的脸庞。

「傻丫头,别哭啊,好闺女爸疼你,爸疼你一辈子!」

公公从儿媳妇的身体内抽离,拿起茶几上的纸巾,给贾莉擦去眼角的泪水。又换了另一张,擦拭着从儿媳双腿间缓缓流出的混浊精液。

又是一阵莫名的寂静,伴随着深情的热吻。

「坏了!」

老头突然跃起,「我的汤!」

看着赤裸着身子的公公跑向厨房,贾莉不禁一阵咯咯的坏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