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我被女友转手了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6-07 22:21

《 监狱里的啪啪啪 女记者献身体验强奸快感!》

《回忆学生时代的性接触》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每个人的故事对于自己来说,都是那么精彩。

我是个宅男,一天只知道宅在家里的那种大龄青年。在一次朋友的婚宴中认

识了梅,是朋友的朋友介绍的,后面经朋友的朋友正式介绍,我跟梅决定见面相

亲。这次,朋友的朋友因为有事没能来。梅却带了她的密友若曦来。因为我也不

是很在意,所以当天我是好不容易从网络游戏中抽身出来,也没好好收拾就跑去

见面,甚至于说,有些邋遢。

见面的结果,是没有再联系。这对于我来说,好像也没大多影响,我一天上

班,下了班就继续宅在家,扑在游戏上面。很久的一段时间,我都沉迷于游戏之

中,突然有的时候,好想有个女朋友的想法油然而生,并且还变得强烈起来。

这天,在上班的时候,竟然接到梅的电话,她问我下午有没有事,问下午方

不方便一起吃饭。这对我来说,完全就是很出乎意料的事。在我眼里,梅和若曦

都是属于那种7、8分的女人,就是长相身材都好,放在人堆里也算显眼的,而

我,自认为是个6分男,跟她们是没戏的,怎么现在梅会约我吃饭,呵呵,管他

的,反正吃饭嘛,我也能付得起这个帐。吃就吃呗。

这顿饭,只是梅一个人来跟我吃的,她说若曦上班,就不用管他了。吃饭点

菜,我让梅点,梅问我要吃什么,我说什么都行,我是杂食性的,梅笑了。她点

了菜,我们聊了很多,知道了梅是个孝顺女。这一点,我们还是有共同点的……

吃完饭,送她到公共汽车站,她说送到这里就行了,可我却执意要送她到家。

因为我的个人原则就是这样,要对我所有的朋友好,特别是女性朋友,不管她跟

我关系如何,只要跟我在一起,我都有义务保护她们的安全,直到送她到家,看

她进家门,这是我必须要做的,我把这种关系,看作一种责任。

我跟她上了公共汽车,她也没多说什么,我们找了一个位置站下来,我把她护

在了我的面前,也就是说,我们面对面站着,我可以看到她的东西,包括她的挎

包,都在我的视线范围内,而我的背又是对着熙熙攘攘的乘客,这样,别人过往

也挤不着她,她看着我,笑了。然后我们又开始小声的聊天。

直至把她送到她和若曦租住的房间外,看她进了屋。她本来让我进屋坐一下,

可我还想着我家里游戏里约好的杀怪掉装备,我当然不愿意进屋了。我甚至恨不

得生出翅膀,立马飞回家,坐到电脑面前。离开她们社区,我打了辆出租车就忙

着奔回家里,她打电话来时,我已经在打着怪了。她惊叹我的速度好快,我没好

意思说我打出租车回的家,我只是说很顺利,出来就遇着公共汽车了。其实,这时

我的心里也很淡定,因为我想梅应该不会跟我有什么,顶多就算多个朋友。

后面又约了两次,我都是这样对她,都是把她安安全全的送到家。第四次吃

饭,她对我说:“余林,我们交往吧!”不是吧,我瞪大眼睛看着她,她看着我

的眼睛,说道:“真的,我们交往吧,你做我的男朋友。”

“你……不是开玩笑的吧!”我始终有点不敢相信。

“真的,我没骗你!”她很认真的说。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交往,也谈起了恋爱。我也开始注意起跟她在一起的形

像。

我们一起出去玩,她累了或者有危险,我会帮她抵挡,我会背着她下台阶。

这一切,都让她很感动。

一个月以后,她带着我去她们租的房子里,正赶上若曦要出门,我因为跟梅

走得有点距离,若曦是忽然看到我的,她好惊讶的样子,对我说了一句“哇,还

是帅的嘛!”弄得我脸红耳赤的,今天可能是穿上了梅给我买的衣服,看起来是

有点不一样吧。打完招呼,若曦就去上班去了!

我和梅进到她的房间,就忍不住亲吻起来。

亲吻、摸、脱衣服,好像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在之前,我们有亲吻过,我也

摸过梅的奶子,捏过她的屁股,可她就是不让摸下面。今天,我摸她下面她也不

把我的手拿开了。吻着她的唇,搂着她,我们倒在了她的床上,她闭上了眼睛,

两手累抚我背,我的嘴下滑到她的奶子上,吸吻,含舔她的乳头,一手搓揉另一

只乳房,然后慢慢下滑,滑到了茂密的杂草丛中,再向下,一颗突起肉粒和两片

肉肉的花蕊,再向下,能感觉她从体内喷出的丝丝热气。我手就在她的下体抚摸

揉搓,嘴换到另一只乳房上,另一手又占据了她的另一只乳房,梅的乳房不算大。

不一会儿,已经明显感觉到梅的下面已经湿湿滑滑的了,从密洞中泫出了不少滑

液。梅的手也伸去套弄我涨硬的鸡巴。一切都已显示,都做好了准备。

我的嘴又移到梅的脸上,我吻了她的嘴,轻轻的对她说:“我想日你!”

“嗯”她轻声应到,并拉着我的鸡巴往她腿间移去,她分开双腿,我跪到了

她的腿间,我说想看看她的逼逼像什么样子,她不让,一手搂着我的背,一手拉

着我的鸡巴,把我拉向她。我只能扒在了她的身上,全身贴在一肉肉的身体上,

感觉真的很爽。但更爽的是鸡鸡被她引导到一滑滑叽叽的洞口,她放开了我的鸡

巴,搂住了我,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往里一送。“啊!”只听她一声轻叫双手楼紧

我的背,指甲紧抠,都扎进我的肉里了,她的两腿绞住我的两腿,不让我动。我

看她牙齿紧咬,脸上痛苦的表情。最关键的是她的逼逼夹得好紧,我鸡鸡都动弹

不了,,鸡巴就像被紧握着,鸡巴头还觉得有什么箍住一样。

不是吧!这种极品的事都会让我遇上?!梅,还是一处女。晕

我吓着了,背上又痛,我吻了她,凑到她耳边说,要不,就算了,我们不做

了,她紧紧抱着我,睁开眼睛,摇了摇头,看着我说:“老公,痛。但是我想给

你!”

“老婆!”啥也不说了,我好感动,我在她脸上乱吻着,口水都沾在她脸上,

一手搂她,一手搓揉她的奶子。梅的耳垂是敏感区,我舔弄几下,就觉得她有一

点点放松了,再摸捏几下,她的腿也放松了,我突然用力一顶。只觉得鸡巴豁然

开朗,置身于软绵绵暖洋洋的洞中,又有一些紧握感觉,就像泡温泉,那滋味,

真的是没法形容的好。她又一声轻呼,抱紧我。我知道她一定很痛,我也不再动。

抱紧她,就让鸡巴插在逼逼中。她的逼逼里面还能一紧一紧的夹着我。夹得我鸡

巴更硬……

好一会儿,她抱我不是那么紧了,轻轻的对我说“动动嘛!”好的,得令。

我抱着她,屁股往后一退,再往前一凑,一抽一插的动起来了。这滋味,真

的是太爽了,难怪这世间,为了这种事,好多男女都愿意什么名节、什么伦理都

不顾的去干这种事。原来这事的魔力真的很大。一旦识得了此中滋味,便会变得

欲罢不能。以至于江山社稷,礼仪名节都不重要了。

用手撸,怎么能够体会得到这样的感觉啊!这样的感觉跟手撸是天差地别,

别有洞天。

抽插,只是十来下,我就搂住梅一泻千里了。

射完之后,我往梅旁边一滚,跟她并排躺着,我都怕把她压坏了。我躺着跟

她说话,她说要去弄水洗洗下面。我让她别动,我去。

我洗了洗我的下体,看见鸡巴上沾了一些血迹,但不多。弄了热的湿毛巾来

给她捂了一下逼逼,然后把逼门口的血迹和流出的精液给擦干净。

然后我们就光着身子,相拥而眠。

半夜醒来,旁边暖哄哄的肉体让人着迷,她背对着我,我贴上她身,从后面

抱着她的身体,手掌又把她的乳房握住。咦,有点不对,型号不对,梅的奶子没

这么大,一掌能握完的,现在一掌握不完了,乳头也更大一点。不是吧,这东西

还会长?!还长这么快?!

就在我迟疑之时,她转过了身体,跟我面对面了,我觉得她呼出的热气都冲

到我脸上,一张嘴贴上了我的嘴,一根舌头已经伸入我的嘴中,不是梅,她的舌

头比梅的舌头软。

她的舌头在我嘴里一阵搅动,下面鸡巴已经被她捏住,开始套弄。我脑中闪

着不同的想法,可怎么都想不通,我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怀疑被梅骗了。但鸡巴

却不争气的抬起了头……

她吻我,身体压到了我的身体上面,不,是骑到了我的上面,几下套弄,我

的鸡巴已经硬到了极点。随即,感觉鸡巴抵到了温软的洞口,一下子,又进到了

又软又暖的洞中。

“嗯……”我嘴被吻住,两手被压住,鸡巴被套住。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样的情况了,我认为自己做梦了,我巴不得自己快醒快醒。

她开始左右滑动身体,下体的摩擦接触跟鸡巴的爽快又是那么的真实,让我

明白这根本不是梦……

她坐起身嘴离开了我的嘴,下身也开始一起一落的套坐我的鸡巴了。到这时,

我已经被性爱的滋味迷惑,已经不管身上的是谁了,反正,就是想爽到底的感觉。

我也坐起身,一手揉搓乳房,一面去前吻她的另一只乳房。她的乳房比梅的大,

但比梅的软,乳头也比梅的大。她每次的起落越来越用力,好像跟她有仇似的。

忽然,她抱着我的头,一下子又亲吻上我的嘴,只觉她下体重重落下,并紧夹我

的下体,发出鼻音“嗯……嗯……嗯……”我能感觉到她体内的一阵阵痉挛抽动。

我抱紧她,我动不了,我想,可能是她高潮到了……

一会儿,她身体软了。我翻压在她身上,鸡巴没脱出她的下体,然后又做起

了活塞运动。她下面好滑,水好多,好几次,鸡巴都抽脱出来了,然后一插又进

去了。又水又滑,逼内虽没有梅的紧握感,但也很舒服。

这时,只听房门一下打开,接着灯被打开。

不会吧,当我转头看开门的人时,我……我……我开大嘴看着站在门那里的

人,梅,是梅,只见梅穿着睡衣笑盈盈的看着我,再回头一看被我按在床上,鸡

巴插在逼里的人,竟然……竟然是若曦。

我……我……

我不敢相信,但鸡巴传来的快感告诉我这是真的,这时还明显的感到若曦的

逼逼里面紧夹了两次。

我又转头看着梅,“我……这……”……

我惊得鸡巴也软了下来。若曦笑咪咪的拉我,“来嘛,不要管她,人家要嘛!”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鸡巴已经软了脱出了若曦的肉

洞。

“你看嘛!梅,你来做什么嘛!这下没得玩了。都怪你……”

“好嘛……好嘛……!我赔你!”梅笑盈盈的走过来。我不知道怎么面对,

我身子已经转过来对着梅,头低下,两手捂着我软下的鸡鸡,真巴不得地下有缝

好钻进去。

梅一推我,我就躺倒了,只看见梅开始脱睡衣,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能看着她做一切。她脱掉衣服趴到我的两腿间,分开我的两手。竟然含住了我

的鸡巴,啜了几下,眼睛看着我。不会吧,鸡巴上面还有我跟若曦的淫液,这…

…这也太……太他M的刺激了,我的鸡巴在她口里一点一点的硬起来,她吐出鸡

巴又含住我的一颗蛋蛋舔弄。

呕,买嘎!再看看旁边的若曦,媚眼含春的笑着看着我,凑进来吻我,舌头

伸我嘴里,跟我湿吻,鸡巴很硬很硬了,这时,只觉屁股里面一下子插进来一样

东西,一爽,直接喷射了……

嘴被若曦的嘴堵住,上半身被若曦压住。下身被梅压住,我挣扎不动(当然,

也是因为不好拼命挣扎)我爽得喷射的那一刻,全身僵直,叫唤的声音全在若曦

的嘴里“唔……唔……唔……”

“哈哈哈哈……”梅和若曦都大笑起来,看着她俩的笑脸,梅脸上还有些精

液,再看看我身上的精液,我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我脸上能感觉出的是苦

笑。

梅去弄了毛巾进来收拾好,被子下,梅躺在了我右边,若曦躺在了左边。我

一手搂一个,手可以摸到胸前,摸到她俩的奶子。我就一边摸着一边跟她们聊起

了天。

原来,梅一直认为我是个好男人,她觉得她不是很好,她不像若曦一样,认

定了一个就是好的,会一直走到底,她跟若曦两个交流,最终决定把我让给若曦,

但又觉得心有不甘,便跟若曦两个商量了这一出。最后,梅跟我说,在她没找男

人之前,只要若曦允许,我都可以上她,但她找男人以后,我就再不能碰她了,

并且跟她做必须要若曦知道。若曦也愿意同意,也许她觉得我是梅让给他的吧!

我倒是有点想不通。

虽然想不通归想不通,我倒是没像大家所认为的那样,认为她们俩个把我当

商品来让来让去的感到不爽,甚至我还觉得她俩好,我要对得起她们,我要对若

曦好。

聊得差不多的时候,我觉得鸡巴被两只手轮来轮去的套弄。又无耻的硬了。

若曦把我推向梅,我也不管了,一掀被子,压向梅,鸡巴直捣黄龙,一杆进

洞。梅的下面早已经湿了,很顺利的就插入了。若曦凑过来吸梅的奶子。但手去

摸我跟梅的下体结合处,揉梅的小豆豆。

一番大战,三人都流汗了,我把梅的腿扛到肩上,使逼逼更显突出,以便鸡

巴插得更深。若曦摸揉着梅的奶子,几十下抽插,梅开始弓身作劲,高潮来临,

再插十几下,她啊。啊。啊的叫着,身体绷紧,我加快速度狠狠抽插了十余下,

再将鸡巴用劲插进她的逼内不动,梅爽得身体轻抖,两眼幽怨的看着我,我笑着

看着她。我再看向若曦,“我还没射!”

我拔出鸡巴,手还卡在梅的腿弯,梅还是那种姿势的时候,我和若曦看到梅

的逼逼一张一合的,还在动,看得我忍不住一嘴就亲了上去,狠舔两口,弄得满

嘴都是混合液。

“我也要……”若曦躺倒,把腿曲了起来。

“好。”这时,我才看到梅和若曦的逼逼大有不同。梅的下体黑毛森森,毛

发浓密,逼逼有两块薄肉在外,逼逼饱满,而若曦的毛少,逼逼鼓起,只看到一

小条肉露出逼缝,看上去很干净。

我伸过嘴,先舔弄一下,舌头伸进缝里,弄得若曦逼逼湿露露的。

然后又抬嘴亲若曦的嘴,“不……不要……”若曦边笑边避让,两手推我。

我也暂时放弃上边的进攻,改为下边的进攻,我把鸡巴放到了若曦的逼洞门口蹭

来蹭去的,就不插进去。若曦急了,一手拿住鸡巴就往她逼里塞。我突然用力,

鸡巴一下子插到了底,若曦嘴刚张开一叫,我嘴就堵上了她的嘴。我俩人又湿吻

了,现在她也不管我嘴上有没有梅的逼水了。

我俩一直插了百来十下,最后在梅的帮助下,若曦爽了,我也一古脑的全射

进了若曦的体内。

就这样过了快乐的一夜,我跟若曦定了恋爱关系,梅也不让我碰她了,后面

她找了一个男人,我为了对若曦负责,也没对梅有什么举动。现在,我们的关系

都很好。只是她男人,不知道梅的第一次是给了我。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