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和我有血源关系的小女孩们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3 10:51

小时候家住在西北的一个农村,那是个偏远的地方,教育条件十分落后,人们的生活也很清贫。如果谁家的孩子读书读得好,那谁家的孩子就会成爲衆目所嘱,连父母都会在人前腰板硬朗起来。庆幸的就是我从小就一直是好学生,不要说在当时我们那个村的小学,就是在整个乡,每次联考也总是无一例外的第一名,然后是县里的重点初中的前两名,最后到高中的差不多每次年组统考的第一名,再后来就上了一所着名的大学。

因爲一直受宠的原因,所以从小的时候起,就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围绕在我的周围,例如,因爲两个长得相对好看的女孩总是缠着我打闹而引得高年级的男孩子不开心而与我大打出手;还有总是有女孩子说放学后可不可以到我家里问我作业题目等。而在我们家乡那里,风俗十分保守,尤其是我的父母。我的家里是不允许陌生的女孩子随便出入的,但如果是亲戚就例外。当时一个表姐家有四个孩子,前三个都是女儿,大女儿应该小我4、5岁,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她读小学,二女儿和三女儿似乎都是每隔一年就出生的,总之在当时感觉差不了多少;我自己也有个亲姐姐,大我很多,大概15岁左右吧,姐姐家也有一个女儿,比我小6、7岁,自小就喜欢粘着我;我嫂子娘家有个侄女,应该和我自己姐姐家的女儿差不多年龄,也喜欢常到我家里去玩。今天我要讲的就是我和这麽多女孩:4个外甥女、1个侄女的故事。尽管这其中只有一个是我的亲外甥女。

.小丽表姐家的大女儿(小丽)比我小不了多少,所以我和她之间是最容易发生故事的。前面说过,我的家乡十分闭塞,我们这些在乡村长大的孩子与城里长大的孩子相比对女性大都有着相对较长时期的青春期异动:既渴望又逃避。比如我十分想看一看女孩子的下体或者胸部,但每每在女孩子面前却腼腆得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对视。但女孩子可能成熟比较早吧,似乎比男孩子要放得开。我在读初二的时候,表姐家的大女儿应该是读小学四年级。她那个时候总来我家问我一些小学的题目,我自然对这些随手而解,从来不费半点踌躇。我能觉察到她崇拜我的目光。她也常常喜欢和我玩一些叠纸飞机、砸杏核、钻板纸之类的游戏,输了就闹着打我、掐我,其实也不是真打真掐了,主要是女孩家撒娇,有时紧紧靠着我挠我的痒痒,那时我是既享受又慌乱的,想躲又想更紧地拥抱的。后来,大概是半年后的一个夏季,还有两外几个小孩,包括她的两个妹妹还有邻居的其他小孩在我家玩捉迷藏。就是将电灯拉灭,人藏起来后,再将电灯打开,然后大家去找藏起来的人。玩过几次后该轮到我藏了,我拉灭电灯,迅速钻进家里的粮仓,然后喊一生:可以找了!孩子们拉开电灯,屋前屋后的开始找了。我却独自躲在粮仓里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态在看着孩子们奔跑着、叫喊,正自得意间,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的喘息声,我吃了一惊,刚要开始发问,却被一只小手挡住了,借着微弱的光线,我看清了,原来是小丽不知什麽时候也躲在这里,按理她应该是找我的才对。她马上靠过来,抓住我的胳膊,小声而神秘的说:我抓住你了哦。我立刻下意识的将她抱在怀里,告诫她:不许说话。说完了才意识到怎麽将她抱在怀里了?就在我想要松开她的时候,哪里想到小丽却更紧地抱住我了,於是大脑里出现了空白。我们就这样紧紧地搂抱着、搂抱着,慢慢的,小丽扬起嘴巴,闭上眼睛,这是在等待哦,我笨拙的用我的嘴唇压了上去。这可是我的处男吻啊,也是第一次、第一次的搂抱一个女孩。而且是带有性意识的搂抱一个女孩。我当时的感觉是幸福得快眩晕了,下面小弟弟膨胀了起来,已经开始触碰小丽的小腹了,我正在慌乱地想着是不是应该将那个硬起来的家夥躲起来的时候,小丽却用她的下腹勇敢地迎着我,鼓励着我,以至於我后来已经开始感觉到她的小腹压迫得我疼痛了。可是那个年代那个时候的我们,是不敢也不会去想立即脱对方的衣服的,更不敢想性交这些现在已经司空见惯的事情的。我们就这样搂抱着,我甚至不敢去摸她的屁股,不敢去触碰她的胸部,那个时候的她胸部还刚刚有点隆起吧,搂抱的时候并没有太明显的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孩子因爲找不到我而静下来了,甚至有两个孩子已经回家了。我们才想起来该对孩子们有个交代了,因爲小丽的两个妹妹还在外面啊。我恋恋不舍的松开她,迅速整理一下情绪,告诉小丽等会再出去,我主动走出来,大声叫道:哈哈,你们找不到我吧,我赢了。孩子们已经找得不耐烦了,我的出现似乎也没有调动起她们再玩的热情,於是我将小丽的两个妹妹引开,再一会,小丽也从某个不经意的地方出现了。在两个妹妹埋怨她的声音中,她带着两个妹妹回家了。那一夜,我失眠了,眼前总是晃动着我们搂抱着的感觉,感觉那个热乎乎的嘴唇。再后来,我们又有过数不清的搂搂抱抱,缠缠绵绵,虽然也摸过小丽的阴部,也寻找她那刚刚发育的小乳头,她也摸过我的硬邦邦的阴茎,但我们始终没有越过那最后的一步。我也问过那晚爲什麽跟我躲进粮仓,她笑着说,因爲看到我钻进去了,她想也没想就跟进去了。呵呵。

和小丽离走到性交的边缘应该是我已经上了高中的时候,那一年小丽已经读到了初二,人也发育得有模有样了。也是暑假,恰逢表姐和姐夫出门办事,晚上不能回来。我白天就在表姐家里玩了很长时间,鉴於两个更小的外甥女在,我干着急却不能和小丽亲昵。当时表姐家还有一排侧房,在出门时已经委托表哥一家人过来住,以帮着照看几个孩子。白天就在焦急地等待中过去了。到了晚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一直到12点多仍然如此。於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形成了。我轻手轻脚的爬起来,生怕惊醒熟睡的父亲和母亲,出了自己家的院子,趁着夜色,一路走到表姐家,其实表姐家就在我家房子100米范围内,路上也惊动了几户人家的狗叫,但我一点没有害怕的意思,相反被一种憧憬和期待所鼓舞着。先在表姐家的后窗户向屋里看了看,接着月光,好像小丽自己占一间屋,中间用半截内墙隔开的另一间屋住着另外两个小外甥女。侧房从后面是看不到的,但我高兴的是表哥一家人没在正屋睡。悄悄地挪到前门,看得到侧房静悄悄的,伸手拉前门,拉不动,看着门边的窗户开着,手伸入轻轻一拨,门开了。这扇门我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兴奋的摸进屋,果然看到最门边的这间只有小丽一个人,睡得正酣,另一间看也没看,我悄悄地爬上床,脱下自己的长裤和衬衫,只着一件短裤,掀开本就没有盖严的被子,能看到见小丽穿着大件的上衣和一条宽松的短裤,我兴奋得看了足足五分锺,能听得到自己那怦怦的心跳,开始了那缓缓地抚摸,并一下一下的亲着小丽的额头和嘴唇,经过我这麽一折腾,小丽醒过来了,好像早有预感似的,她睁开眼睛,没有吃惊,看到我立刻紧紧地抱着我的裸露的上身,热烈的开始吻我。我们都没有说话,我脱下了她的那件长长的上衣,小丽那已经发育了乳房跳出来了,虽然还不算大,但握起来已经盈盈在手,感觉是那样的绵软而有弹性,那时候还不懂得亲吻乳头,只是就那样来回抚摸着,搓揉着,小丽将手伸进我的内裤,也搓揉着我那根早就直挺挺的阴茎,我立刻脱下我的短裤,并开始试着脱小丽的裤头,尽管遭到了她一点点的阻隔,但还是脱下来了,手伸进她的下身,摸到了那稀疏的阴毛,再往下竟是热乎乎的水汪汪的一片。我翻身而上,小丽滑滑的下体立刻就浸润了我的阴茎,竟兴奋得我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就在JJ笨拙的寻找入口的时候。我身下的小丽突然小声叫了一声:“不好,下屋灯亮了,舅舅可能看到你了”。我立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一擡头果然侧房的灯打开了,里面已经有人在起床了。不好,我被发现了!这个念头促使我立时起身穿衣,仓皇逃出表姐家。但奇怪的是,没有人追来。逃回家,那颗心仍然怦怦乱跳,JJ早就吓得软下来了。不时向外望望,生怕有人追来门来。再后来也就睡着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问小丽到底是怎麽回事,她告诉我,是下屋有很多老鼠,弄得表哥一家人睡不着,最后只好都搬过正屋来住,根本不知道有人潜进家来。唉,看来天意如此,是老鼠保全了表外甥女的处女之身!从此我们再无这样的机缘。不久,小丽连初中尚没有读完就去了沈阳亲戚家打工去了,再不久我就上了大学,从此再也没有见到我这位最大的外甥女。

.小丽之二妹小黑和三妹小三。

小黑人长得有点黑,从小就非常霸道,是表姐家几个孩子中最厉害的孩子,外表有点像唱歌的韦唯。因爲我母亲对孩子非常好,自小也愿意长在我家里,对这个小黑,我只有过两次不良接触。第一次是有一天她来我家里做作业,家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做完作业她缠着我讲故事给她听,并靠着我。记得她应该也读小学5年级了吧,我讲着讲着,突然起了个坏心思,把她抱在怀里,她似乎很高兴我抱她,慢慢的,我手滑到了她的裤头里,摸上了她的光秃秃阴埠。小黑居然笑着刮我的鼻头,说:小舅坏。说完了还摸我的下身。呵呵,原来小姑娘也什麽都懂的。后来有人进我家院子,她比我反映还快,立刻脱离我的怀抱,挪到课桌边装摸作样做起作业来。另外一次是在什麽环境下已经不记得了,但我摸她阴埠的时候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小黑直说疼,我也就很快拿出了我的手指,但愿那次没有扣破她的处女膜。后来小黑也步她姐姐的后尘,去了沈阳。

小丽的三妹就叫小三,应该说我和她并没有什麽过分的地方。只是记得我在高三时,每次一回家乡度寒暑假,她看到我就一定要我抱,那时她刚小学一年级吧,并在我抱她的时候一定要亲我的嘴。我们那里的风俗是大人可以亲小孩的脸,但亲吻嘴唇是绝对不允许的。我猜想小三是看电视看多了,而那个时候她又是懵懵懂懂不知道把握分寸,每次粘在我身上必要和我亲嘴,否则不让。后来就在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我索性也就和她好好的亲吻嘴唇,小家夥似乎在学电视的镜头,不断的将舌头向我嘴里伸。同时,也每次故意坐在我的裆部,而只要我阴茎一硬,她还使劲在上面用她的胯部来摩擦,好几次弄得我好疼啊。这小家夥,假若好好调教,必定很快成爲我的女人。但毕竟年纪相差悬殊,我没有心情真的这麽做。

再后来我很少有机会在家乡度假了,表姐家的这三个和我都有点肌肤之亲的外甥女又分别出外打工,我便再也没有见到她们。

.远房侄女之小文嫂子娘家和我家是一个村,她的哥哥就住在我们家后面,有个二女儿,天生丽质,且活泼好动。也是到我家里玩的常客。在我读初中时,她、小丽、小黑、小三还有隔壁的二铁都常常在我家里玩捉迷藏的游戏。那个时候我们分组游戏,在我和小文一组时,我便和她一起藏,不管那个时候藏到哪儿,我总是让她在我的身前,我则爬在她的身后,就像狗交配那样蜷缩在一起,每到那个时节,我的JJ肯定是硬硬的,就那样顶着她的屁股,她从来都是不躲不动,也有一次我将手伸入她的裤头,摸了她的阴埠并把玩了她的阴唇。她仍旧是很配合,但她没敢摸过我的JJ。再后来我就上高中了,似乎几年光景再没机会玩那样的游戏了。待我上大一那年,小文已经初三,人出落得越来越标致水灵,应该有160的身高了,是全村里的美人。虽然我们没有机会再肌肤相亲,但我分明感觉到,小文那种情窦初开时对我这个小有名气的男孩子的渴望。正赶上一年的暑假期间,我晚上到邻居家看电视,因爲我们那个时候村里只有有限的三四户人家有电视,我家里没有。我记得那一晚邻居家同样是高邻满座,可电视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节目,我看着看着觉得很无趣,於是就打算到哥哥家去玩,哥哥家就在小文家隔壁。我走出来,外面没有星光,很黑。很快我感觉到有个人也随同我走出来,并很快赶上我,走近了才能分辨出是小文,一身白色的裙子在夜色中很显眼,问我:小叔去哪里?我说电视不好看,去哥哥家。她说:我也觉得不好看,走吧,我也去姑姑家看看(我嫂子是她的姑姑),就这样我们一起来到哥哥家,一进院子,窗子里没有灯,已经知道哥嫂都不在家,肯定也是去别人家看电视去了。那个时候乡下很少有人家锁门,我们就自己打开门直接进了哥哥家。进了屋里,我们都没有开灯的意思,有话没话的闲聊了几句,我们都分明感觉到了那种黑暗的暧昧,我主动的牵起了她的手,没想到这一牵,小文整个人都紧紧地靠了过来。我一下子抱她入怀,这个小美人坯子,我已经对她动心了许久了啊,现在已经在我的怀抱里了。我捧起她的脸,热烈的吻她,我的手探索着她曲线分明的后备,纤细的腰身,鼓胀胀的屁股,她的乳房已经发育得相当好了,鼓鼓的两团肉球紧紧的靠在我的胸膛,摩挲得我春心昂动,我手伸入她的胸衣,那个时候农村女孩子还没有胸罩,但一般都穿一件短短的紧身小衣,我已经摸到了那两个美妙的半球体了。软软的,肉乎乎的,还有一点汗渍出来。我的阴茎几乎可以撑破我的裤子里,小文似受不了他的硬度,伸手透过我的腰带进入里面将JJ弯曲向下藏进我的内裤,但只有片刻的作用,待小文手一出来,小弟弟立马又硬生生的平衡支撑起内裤来。小文笑了:你的这个怎麽这麽不听话啊。我说我怎麽知道,他见了你就这样的。调笑中,我手仍不忘滑进她的内裤,那里已经有毛了,高高的像小馒头,不像几年前那种光秃秃的感觉了,下面同样水渍渍的滑手。我扣摸着,感觉异常冲动,JJ有种蓬勃欲出的感觉。我试探着想要拉下她的内裤,她这次很坚决地阻止我,说不能给我。她将来还得和别人结婚呢,但是她非常喜欢我,时常想小时候和我在一起的感觉,除了不要她这个地方别的她都能接受。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了做爱的经历了,但做爱的对象可没有小文这般标致可人。因此对於没有和她突破底线,我至今耿耿於怀。而且,我们是丝毫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再后来,我们一有机会便互相摸弄,每次都搞得她水汪汪的媚眼如斯,而我却每次忍受着那种火山口煎熬般的被紧紧束缚着的冲动。后来终於被我哥哥知晓我和她的关系,但哥哥并没有揭穿我们,甚至在默许我们。很遗憾在我们那个年代的乡下,根本不知道什麽“口交”、“乳交”、“肛交”这类的除了阴交之外的有趣的玩意,否则,即使不破她的瓜,那麽这其它的东东肯定都要在这个小美人身上试验的,这个小美人的脸啊,皮肤啊,乳啊,腰啊,屁股啊,阴毛啊,阴唇啊都是上品。她的身体除了我没有插入之外,其她的都一一仔细的做了研读,甚至当年一闭眼她就以赤裸裸的身体出现在我的内心深处。再后来,我毕业分配在南国的一个城市,结婚生子之后想找个保姆,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她,询问过家乡之后,我哥嫂坚决不同意。说小文已经和本村一个小夥子谈了恋爱,如果离开家乡,势必让那小夥子的家人感觉是我们家拆散了她们。但后来我听说小文是很想出来到我家做保姆的,爲此还和我哥嫂闹过矛盾。也许我哥哥是对的,如果小文真的出来到我家做事,势必很快就成爲我的小情人,也许从此我的家会再无甯日。

一个在我的家乡3-5年都难得出现的一个小美人,就这样嫁给了一个地道的农村郎。多年之后,当我再见到她的时候,那原本货色生香的我心中的小文已经被乡间岁月的风风雨雨磨练成一个地道的农村妇人。唉,造化弄人啊。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彻彻底底的断掉了。

.亲外甥女小洁前面已有表述,我姐姐大我很多,有一女儿小洁(大的)和一男孩小刚(小的)。姐姐家在另外一个邻县的村里,姐夫是小学老师,离我家大约有30华里左右。那个时候骑自行车2个小时内即可到达。因爲姐姐和姐夫平时没时间照看孩子,小洁小的时候一年有半年的时间在我家生活,由母亲照看。我在小学二、三年级起就时常替母亲照看小洁,其实我比她只大6、7岁,那个时候所谓的看护是找个树荫处,铺上一个垫子,将她放上去自己玩,而我爬爬树、打打鸟什麽的。小洁小的时候非常乖,也很好看,大家都很喜欢她。就这样我慢慢长大了,小洁也在慢慢长大。

记得是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小洁也已经上了小学二、三年级。暑假我到姐姐家去玩,因爲姐姐家有臭虫和跳骚,我夜里无法睡觉,我从小就招各种蚊虫叮咬。恰好邻居家有一间空房说没有这些咬人的虫子,於是姐姐便安排我到邻居家去睡,晚上怕我孤单,又叫我的这个外甥女来陪我睡。我想这也是姐姐的失误吧,她应该叫我的外甥过来陪我啊!晚上睡觉的时候,外甥女很快就睡着了,邻居家的这间空房没有床,是靠一面墙的那种大通炕,可以同时容纳很多人睡觉。我看着身边熟睡的外甥女,自己却辗转反侧无法成眠,因爲这个时候的我性意识已经非常强烈了,但平时苦於风俗的压力,又没有真正可以消除饥渴的夥伴。於是暂时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我这个小外女身上,看着月色下她那翕动的鼻翼,忽然有了想要看看她的下面的冲动,於是慢慢的脱掉了小女孩的小裤头,小孩子睡觉是很沈的,在睡着时即使你推她喊她也会醒的。我放心的摆弄着她,在月光下我看到了那一丝毛也没长出来的光嫩嫩的小穴,两条突起的嫩肉夹成一条缝,这就是所谓的阴唇麽?用手掰开那两瓣肉,再中间似乎有个小洞,很浅,难道这就是阴道口?那个时候的女孩子应该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大小阴唇之分吧。仔细研究了很久,我的阴茎也肿胀了许久,最后在一片朦胧的意识中睡着了。这是我第一次从观感上侵犯我的外甥女,一夜无话。

第二天,父亲来帮姐姐家伺弄庄稼来了,早晨,父亲一到便和姐姐、姐夫下地干活去了。晚上,父亲便也和我一道住宿在邻居家,小外女也吵闹着要仍旧和我们同住。那个时候农村的被子有限,晚上我和父亲盖一床被子,小洁盖一个小毛巾被。父亲因爲累了一天,不一会便鼾声大作了。而我仍旧睡不着,我不知道小洁是不是睡觉了,只是既定的认爲她一定也和父亲一样,熟睡了。就在我试探着将手伸出我和父亲的被子,滑向小洁的被子时,奇迹出现了:小洁的一只小手居然也向我摸了过来!我立刻呆住了,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梦游中,但那只小手并没有停留,伸进我的被子,手触摸到我的肚皮上。我亢奋起来了,於是尽力向外挺我的肚子,向上挺我的小腹,好让那只小手能滑向我的下身。果然,那只小手在向下游移,慢漫的游移……我在用自己的身体语言鼓励我这个小外甥女的勇敢的行动,以最大的限度来向外并向上挺我的身体,但我又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以免弄醒了父亲。终於,那只小手停留在我那已经分外茂盛的阴毛上了,只有片刻的凝滞,便又向下握住了我的阴茎。噢,老天,只感觉我那个时候血脉喷张,时间停滞,世界不复存在了。居然有个小女孩自己握住了我的阴茎!而且那是我的亲外甥女!那只小手仍旧摩挲着我的长长的,挺挺的阴茎,同时,又有新的奇迹出现了,她慢慢挪动自己的身体,居然钻进了我和爸爸的被窝,我简直要沸腾了!而这还远没有结束,就在我连呼吸都觉得凝滞的时候,那只小手又在引导我的阴茎滑向她自己的阴部!这是我有生以来真正的第一次将我的阴茎抵入一个女孩子的阴部哦。小女孩正在努力的试图将我的粗粗的阴茎塞入她自己的阴道,可是那个时候我除了自我萌发的性意识,并不知道如何进入一个女孩子啊。况且我又是在和爸爸一个被窝的情况下,哪里敢有所动作!就这样,我的阴茎始终停留在我的小洁的阴部,任凭小女孩如何努力,仍旧还是停留在她阴道的外面。即使如此,一种巨大的,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使得我几乎是彻夜未眠。我和我的小洁不时地笨拙的亲吻着,身体紧紧的接触着,不知道已经是几点了,父亲动了动,停止了鼾声,我吓得赶紧将小洁推出我的被窝,后来证明我的这个推的动作用的恰到好处。因爲就在我刚推出小洁不久,父亲起来上厕所了。作爲男孩和男人,这一夜是我生命中的重要的转折点。我一直认爲是这一夜使我从男孩变成了男人,而促成这个转变的就是我的亲外甥女。

过后问她那天哪来的那麽大的胆子?她笑着问我:“那你哪来的那麽大的胆子前一天脱了我的裤头,还摸弄我的下面,连我的裤头都忘记给我穿上了啊?”呵呵,一切都明白了,小孩子是不可小瞧的啊。

父亲干了两天活就回去了,而我仍旧赖在姐姐家不走,就在两天后的晚上,我真真正正进入了我的小外甥女的身体。奇怪的是,我进去了,却没有听到外甥女喊一声疼,事后问起她来,她也说没有感觉到疼啊,也许小女孩的处女膜很薄很嫩的缘故吧。我们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要检查处女红的。可笑的那个时候的我,居然不知道抽动,连续两个晚就知道直挺挺的插进她的小穴,然后动也不动的趴在她的身上,只是不停的和她接吻,然后问她:我进去了吗?我真正进去了麽?每次得到的都是肯定的答复。那种阴茎包裹在软肉中的感觉非常刺激,因爲不懂得抽动导致小弟弟整整膨胀了两个晚上,也使得我一上去我的小外甥女的身体就不想下来。两天后的一天早晨,在我整夜这样膨胀后,在小洁的身体内下意识的动了几下后,终於一股白色的浆液喷涌而出,这便是我的第一次射精。从此便知道性交原来需要抽动,才体验到原来世界上还有射精时那种人间最极致的、人的语言无法描述的、生死交界般的感受。

和小外甥女的几天使我从一个男孩完美的转变成一个男人,那几天我们不断的交欢,我不知道外甥女那个年龄的感受,她可能除了新奇就是对我无以复加的崇拜,我想她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到真正体会出男欢女爱的那种美妙的感受。

自此以后,每个寒暑假我都会找机会和我的外甥女在一起交欢。我印象中她第一次有了女人般的感受时应该是在她上小学六年级时,在我家的仓房里,在我肆意的抽插她的下体的时候,她有了痉挛般的回应,那是和着我的进出的节奏而一同奏响的男欢女爱的音乐,那是一种原始的纯性的陶醉和舒缓。她第一次有了女人的呻吟。也就是说,在我的外甥女读小学6年级的时候,也已经完成了从一个女孩到女人的转变。

后来在小洁来了月经后,在我也慢慢的懂得了男女做爱会怀孕这个简单的道理后,我再和她做爱就要心存很多顾忌了,尤其是在那个年代,避孕套、避孕药等还是受禁的,只有带证的成年人才可以买到这些我们少年也同样渴求的药品和用品。我和她甚至用塑料卷成筒状,然后用细线绑在阴茎上模拟避孕套,这种塑料做成的东西是很粗糙的,插入时会引起巨大的疼痛,可怜了我的那个宝贝外甥女,即便在我插入时很痛,也会不吭一声的忍受。而且这毕竟不是避孕套那种带有伸缩性的软胶制品,只要抽插几下,就很容易破裂。总之我们那个时候的性爱,受到了太多的禁锢。今天回想起那个年代的事来,似乎有太多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在她的整个初中年代,我们做过太多的饶有性趣的事情:比方说我经常在假期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到处游玩,而每次她坐在后座上必是一手抱着我的腰部,一手握着我那根总是软不下来的阴茎;在游玩的过程中,看到有山清水秀、人迹罕至的地方,我会跳下自行车来,将她放到在草地上,脱掉裤子一阵激情热烈的狂插,而爲了避孕不敢射入她的身体,在拔出来的那一刻,精液常常无法控制的射到草地上、射到衣服上,弄得事后清洁工作很困难;还有一次在暑天,我们光光的在一条小河边洗澡,动情处就在清清溪水中,抱着她的头部以浮出水平,而我们的私处就在水中热烈的交合,直到水中漂浮出黄白色的液体……后来她读大专了,结婚了,生了小孩。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保持着这种理不清的乱伦关系。只要有机会,我们很容易焕发出当年那永不止歇的热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爲外甥女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还是说来自於乱伦的那种自然的刺激。2000年姐姐全家到我在南方的家去旅游,那已经是我和小洁有6年没见面了。就在我家里的那几天,我和她乘早上出去乘凉的机会,在我家的楼顶上,在我们报复般的拥吻当中,我摸着她的圆鼓鼓的小屁股,反转她的身体,掏出自己那根见到小洁就不安分的家夥,挺动着刺入她的身体,在她的呻吟当中,在她的允许下,我尽数的射进了她的身体,那真是酣畅淋漓的交合啊;早上也乘带她出去兜风的机会,将我的车子停在一处稍微僻静的路边,在后座中,尽管那狭小的空间妨碍我们辗转腾挪,但那仍然无法遏制我们极度交欢的渴望,偶尔看到一两辆车子从我们旁边经过,我们车子的振动好像也引来了司机的侧目,但非但没有叫我们停止,反倒刺激了我们更爲猛烈的插入,插入……;2006年的夏天,在我已经三年没回家乡的探亲假里,也找到了和小洁单独相处的片刻,那是在哥哥家(哥哥家已经搬迁到一座地级城市,小洁也在这个城市工作),因爲我多年不回家乡,哥哥已经请了假全程陪我,恰好就在那一天的下午哥哥单位来电话要他去处理一件事情,就在哥哥刚走,小洁来了,说是请假早下班一会,过来给我做菜。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我立即将她抱住,在她确认家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后,便热烈的投入到我的怀抱中,我们都知道哥哥也许10分锺后就会回来,於是就抓住这宝贵的时间,相拥着进入沐浴间,退下她的牛仔裤,露出她那仍旧是圆滚滚的小屁股,淫水已经泛滥成灾,我退下自己的短裤,屁股一挺,JJ已经尽根而没。小洁舒服得欢叫着:“哦,小舅,我亲爱的小舅,只有你的东西才会能让我如此快乐哦”。“我何尝不是呢,没看我一见我亲爱的外甥女,我就淫心大动麽”?我一边尽情挺动着,一边解开她胸罩的扣子,两手前探,搓揉着她的依旧挺翘的乳房,捏掐着她的两颗饱满的乳头,那叫一个爽啊。在她的“不要射”的恳求中,我依旧无法遏制的射出来了,大量的精液统统灌入了我的可爱的小洁的阴道深处,那一刻,阴道收缩了,痉挛了,夹得我的JJ射出了一波又一波……,而就在她刚刚提上裤子没多久,我哥哥就真的回来了,那个时候我的两腿依旧突突乱颤,还没有从射精时的短暂的缺氧状态中恢复过来。

也许,在我的后续的生命历程中,我和我的外甥女5、6年都再难得一次机会,但,只要有机会,至少是现在看来,激情依旧,如初恋般长盛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