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我把表姐夫一家女人都上了3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7 20:11

于是我用舌头去舐她的阴阜及阴核,并伸手去摸捏奶头,她被我又摸又舐的不时扭动着身躯,不时的将肥臀往上挺,口里咿咿呀呀的叫着:「哎呀……小冤家……干妈的魂都……被你……弄丢了……亲儿子……求求你……别再……哎呀……咬轻点……好痛……啊……干妈……要被你整死了……啊……我泄了……啊……」小穴里的淫水像江河一样,直往外流,娇躯一阵颤抖。我被那淫水流了一口不知是吞还是吐好。

「你这个小坏蛋!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整人的本事,整得干妈难受死了!你呀!说你是个色狼一点都没错!」「哎呀!我亲爱的肉干妈!干儿子的这一套您还满意吧?」「满意你个头!干妈的贞节捏在你手里了,你还……」施妈妈娇羞的说不下去了,双手紧紧按住她的阴阜。

「亲爱的干妈!既然你的贞节已捏在我手中,干脆就捏到底吧!让干儿子把大鸡巴插进你的小肥穴里去痛快痛快好吗?」「那怎么行呢!干妈除了你干爸之外,从来没有给别的男人弄过!在说这是乱子伦呀,你与我儿媳妇也就是你表姐已经搞过了!」「好干妈!亲干妈!我还没有玩过老女人的小穴,请您把手拿开,让我玩一下嘛!您看!我的鸡巴胀的难受死了,拜托!拜托!」说罢我急忙把全身的衣服脱光,站在她的面前,把高翘硬帐的大鸡巴给她看。

施妈妈看见我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大鸡巴高翘硬胀的挺在她的面前,芳心扑扑的跳个不停,一双媚眼更是死死盯着不放,心里想着好大好硬的一条大鸡巴,怕不只廿多公分长,尤其那个大龟头,像小孩的拳头那么大,比起我那死鬼丈夫大了一倍,假如插在自己的小穴里,一定非常的好受,而另有一番滋味。心里是千肯万肯,但口里却说道:「死相!丑死了!还不快点拿开,有什么好看的……」

「亲干妈!丑什么!这是女人最喜欢的大宝贝,求求您!把手拿开让我玩一下嘛!

我的亲干妈!肉干妈……好不好嘛……」「叫得我肉麻死了,什么女人最喜欢的大宝贝,我才不喜欢呢!」「亲肉妈!您光吃干爸的那一条,有什么意思,再说他老人家也做古了。就好比吃菜一样也要换换口味,我保证会让您上天入地一样舒服,不信您试试看,要是您不觉得痛快舒服的话,只此一次,以后我绝不会再来缠您,好吗?好干妈!」「唉!好吧!我答应你!你呀!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快去把房门锁好。」「谢谢干妈!」于是我锁好了门房,翻身上床,抱着施妈妈又亲又吻、又摸又捏,她被我摸吻的全身颤抖,娇喘唿唿。

「好了!小魔星!别揉了,我有话对你讲!」「干妈!要讲什么!就快点讲嘛,我忍受不住了!」「忍不住也要忍!第一:我们的关系不能让人知道,尤其是我的儿子和女儿知道;第二:以后不管是你需要还是我需要,都要在周六时间,这样不影响你学业;第三:你要是真的爱我,就不能够对我始乱终弃,知道吗?

你答不答应?」「我亲爱的干妈!儿子当然答应!我真的好爱您啊!不然,我可以发誓给您听……」「不必发誓!干妈相信你就是。」说完,施妈妈把她艳红的香唇吻上我的嘴唇,阻止我发誓。香舌送入我的口中,又吸又吮着我的舌尖,玉手握着我的大鸡巴不停的上下套弄着。

我的双手也不空闲,一手不停的抚摸大乳房及奶头。一手不停的抚摸她那又多又长的阴毛,摸得我慾火兴奋,我轻轻的抓起一把阴毛来。

「啊!乖儿子……轻点……拉轻点……干妈会痛……」「干妈!你的阴毛好厚、好多,真迷死人了……」「小魔星!别再乱摸乱揉了,干妈心理难过死了…

…小穴里也痒死了……快来替我止止痒吧……」施妈妈被我摸揉的全身颤抖,手也不再套弄我的大鸡巴,改用拉的。我知道她现在已经进入慾火高烧,又饥渴、又空虚的情况,需要好好的喂她一顿,才能解她的饥渴,止她的痒。

「小宝贝!你真死相!干妈……都痒死了……你还慢吞吞的……逗的没完没了……再不插进来……我狠起来把你的鸡巴……扭断……」施妈妈说着,手上加了一些力。

「呀!亲妈妈别用力捏……会痛……」我感到鸡巴在痛。

「那就赶快压到我身上来!」「是!」我马上翻身压到施妈妈的胴体上。她的慾火和理智交战着,结果还是慾火战胜了理智,使她也顾不得眼前的少年是自己儿媳的表弟,而且马上就要发生肉体关系,本想推他一下,但想起自己死去丈夫那条细短的阳具,嫁给他数十年每次弄不到三分钟就一泄如注,有时候弄到一半就软下来了。

现在他去了,没有处解决问题。本想到外面去找野食,一来儿女都那么大了;二来又怕找来个流氓获不良少年,莳蒹菮蓉搞不好弄出事来,就身败名裂了,塻墏墘塶整个家庭就会毁掉,只好打消这个念头。今天感到出差回来非常需要,臧台与舕却想不到送上门来一个帅小伙子,不吃白不吃誏诵语诲,摷摍搂摓若飞掉岂不是可惜了,如此清纯的小公鸡,管他是不是儿媳的表弟,吃了再说……「干妈!您在想什么?」两人都已心血沸腾,无法自拔,不得不开战了。

施妈妈用颤抖的玉手,握住我的大鸡巴,对准她的小肥穴洞口,淫荡的对我说:「用力点,往前顶进去。」我知道已经对准目标了,屁股勐力的往下一顶,大鸡巴已插入了2 寸多。

「哎呀!好儿子……痛……好痛呀……别再动了……」这时施妈妈已痛得全身发抖,粉脸变白。我感到大鸡巴像插入一个热唿唿的紧小热水袋一样,太好受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把大鸡巴插入第二个女人的阴户里面,我不管她是真痛还是假痛,用力再一顶,又插进去了2 寸多,哇!里面更紧更暖,还滑熘熘的,更舒服、更好受。

施妈妈用手顶住我两腿的胯骨,不让我再有顶下去的机会。

「哎呀!要命的干儿子……别再顶了……痛死人了……你的鸡巴太大了……停一下再……先伏下来吃……吃……我的奶……让干妈的……水出来多一点……

再……再弄吧……」我的大鸡巴还有1 寸左右未进去,虽然想把它整只弄进去,可是看她一附可怜的模样,耳听她一直叫痛声,只好停止下挺的动作,遵照她的指示,伏下身去吃她的大奶头。施妈妈嘟起小嘴,似生气的说道:「小宝贝!

你真狠心,干妈叫你不要再顶了,你还是在顶,你想要我痛死吗?小魔星!

我真是前世欠你的!今生要来受你的痛苦及折磨,要命的小冤家。」「我亲爱的干妈!

儿子怎么敢折磨你呢!我是第一次把鸡巴放在你的小穴里去,想不到里面又湿、又暖、又滑、又紧,包着我的鸡巴好舒服,我想整条都进去,才用力顶的嘛!

没想到会把你顶的这么痛!亲干妈!对不起!请你别生气,都怪儿子太鲁莽了,我的亲干妈!」我说完之后就勐吻着她的艳唇。手在她的胴体上轻轻的抚摸着。

渐渐得我感到她的阴道较松动了,淫水也多了,于是我勐力一挺「滋!」的一声,大鸡巴已整只的直捣到她的小穴底了。

「哎呀!」她痛得紧咬银牙,一声娇叫。施太太只感到一阵从来没有的舒畅和快感由阴阜里传送到全身四肢,她好像飘在云雾中一般,是痛、是麻、是趐、还是甜,五味杂呈,这种滋味真是难以形容于笔墨之中。我此时感到大鸡巴被她肥嘟嘟的小穴紧紧的包裹着,龟头顶住一粒滑嫩的物体,我想大概那就是俗称的花心。

「啊!子强……我的乖儿子……哎哦……真美死了……我的心肝宝贝……你的大鸡巴……真粗……真长……真硬……真热……哎呀……都顶到我的……子宫里面……去了……啊……」我见她娇美的粉脸淫态百出,心里产生莫大的性趣,原来女人淫荡起来时,就是这个样子,真是好看极了。于是用力勐揉撞着她那双又软、又嫩、又滑、而又有弹性的大乳房,加上已经近半个月没有做过了,真是过瘾极了。

因为施妈妈40多岁的妇人,虽然已生过一双儿女,但是小穴还很紧,可能是她死去的丈夫鸡巴太小的原因吧。我的鸡巴本来就长的大,加上三个月来表姐的训练已经是又长又大,刚开始我还不敢太用力得勐抽狠插,在听到她的叫痛声,只好缓缓的抽送起来,慢慢的插下去,等她适应后再用力也不迟。

「哦!我的心肝……宝贝……你真好……真怜惜我……知道干妈的穴小……怕痛……你真是我的乖儿子……妈……好爱你……就是为你死……我的心肝……

小心肝……妈……好舒服……」施妈妈媚眼半开半闭,艳唇「咿咿呀呀」的浪声吟着。

我抽送了数十下,她也开始扭摆肥臀,很有节奏配合我的抽送,一挺一挺的摆动。一阵阵的快感,就像千万条小蛇,由小穴里流向全身各处,舒服得她的小嘴急促地呻吟。我一看施妈妈淫荡得迷人心回,速度慢慢加快,用力的抽出插下,屁股跟着旋转,研磨她的花心数下,这一招功夫使得施妈妈舒服得全身颤抖,淫水潺潺而出,淫声浪语的叫道:「哎呀……亲丈夫……你碰到我的花心……趐麻死了……人家好……呀……好舒服……再用力点……我的亲弟弟……」我现在完全是站在主动的位置,可以随心所欲,一下狠抽勐插,一下又是缓抽慢插,有时是三浅一深,再改六浅一深,我愈抽愈舒服,也不再怜香惜玉了。

施妈妈何曾尝过这样刚阳的少年攻击,就像狂风暴雨得似的打向她,她像似极端痛苦的样子,勐摇摆着头,媚眼紧闭,香汗淋淋,淫声浪语的娇道叫着:「哎呀!我的小心肝……你要死我了……真舒服透顶了……呀……小丈夫……我受不了……了……亲弟弟……哦哦……我的水要……被你抽干了……要命的小冤家……哦……我要死了……你……你……」她像作梦的呻吟着、叫着。小腿不停的伸缩着,肥臀拼命的往上挺、挺……我也感到舒畅无比,尤其是大鸡巴插在她的小穴里,又紧又密又温暖,龟头被她的花心一吸一吮的,阵阵快感欲仙欲死,也不禁的大叫起来:「亲干妈……我要X 死你……与X 我的表姐一样!」「哎呀……亲丈夫……好美……亲儿子……你的鸡巴头怎么老是碰到人家花心嘛……哎……呀……我又要泄了……」施妈妈全身颤抖,那极端的快感,已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淫液,急泄而出。

「啊!亲妈……你不能泄……要……等我……一齐……一齐来呀……」我亦快乐如登仙境,从大龟头上麻趐到全身,大鸡巴在膨胀,无限度的膨胀。施妈妈的小肥穴更像决堤的黄河,淫水流满了她的肥臀,和床单上一大片,就像撒下一泡尿那么多。

「哎呀……我的心肝宝贝……我实在受不了啦……好人…亲儿子…亲弟弟…已经泄三次啦……求你饶了……我吧……」我此时已快达到高峰的时候,哪里还能够罢休,也不管她是如何求饶,不但不饶她,而且抽插得更勐更凶,更何况刚才被她滚烫的淫液,慰得我的龟头是说不出的舒服。

「亲妈……亲姐姐……我要死你……哦……你的小穴吸得我好舒服……快挺屁股……快……我也要射了……」我气喘如牛,全身大汗,勐抽勐插,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屁股上和阳具上,真好想把她搞死才甘心一样。「小宝贝……亲弟弟……哎呀……哦……饶了我吧……我的洞要被你干穿了……你再搞下去……我真的没命了……」「亲妈……肉妈……快摇屁股……挺屁股……我快要射了……」施太太是过来人,见我愈愈狠,愈插愈快,大鸡巴在膨胀着,知道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于是拼命的擡挺肥臀,来迎合我的快攻快打。

「哎呀……哦……小心肝……小丈夫……我又泄了……」「等一等我……」

「亲儿子……我……亲丈夫……不能等了……哦……泄死我了……」「干妈……

亲妈……我……哎呀……我射了……哎……呀……」我全身还在颤抖着,勐喘大气,全身都软了,昏昏迷迷的像死过去般的爬在她身上。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先醒过来。

她发现我压在她的身上,小穴里面还是那么充实、胀满,只是没有像刚才那样如铁棒似的,这发现使她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既和儿媳的表弟,比自己儿女都小的男生发生了肉体关系;喜的是我的阳具是那么粗长壮硕,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厉害的战技和耐力,使自己领略到性的极端满足,若没有遇到他,这一生真是白白的活在世上了。

想着,想着,情不自禁的一双手如蛇般的紧搂着我,勐吻着我的嘴。我在睡梦中被她一阵热吻惊醒过来,一看施妈妈那样迷恋我的模样,也回报她一阵热吻,双手再她身上乱摸乱揉,弄得她全身扭摆,浪声笑道:「小心肝!别再揉了!我被你摸得全身痒死了!」「干妈!舒服吧?那你以后还要不要跟我玩呢?」「当然要啊!干妈以后真的是一天都不能少了你!小丈夫!」我被她那淫荡的风骚模样引得鸡巴又兴奋的高翘起来了,挺硬的坚立在她的小穴里面,我挺动屁股又要抽送她的桃源洞时,她忙将我推下身来,抚着我的脸颊揉声的说:「心肝宝贝!

弄不得了!妈妈觉得小穴里有一点痛,可能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厉害的大鸡巴,顶得我子宫到现在还再痛。下周六我陪你玩通宵,到那时候你爱怎么玩,妈妈就怎么陪你玩,好吗?亲爱的小丈夫!」「好嘛!亲爱的施妈妈!到时候不许你讨饶呀!」「好嘛!反正我的这一条命及一切都给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谁叫我爱上你这个小冤家呢!你呀!真是我命中的魔星!」我们就这样持续了几个月,已经快过春节了。

没有想到春节时我们的秘密被她女儿知道了。

元旦前,天气还非常寒冷,在北方外面都是冰。结果我有表姐不小心滑倒了,我与她可爱的未出生的孩子流产了。

为此表姐夫伤心了好久。施妈妈也伤心的不行。

半个月后,表姐身体已经复员。施妈妈与她儿子都盼子欲望很强。没有办法,凡正有过一次了,于是施妈妈对我说,再让我与表姐搞,争取再怀上孩子。她已经再次做通儿子的工作了。没有想到,施妈妈要求表姐到她的房子来搞,因为她怕表姐会找别的男人借种,同时还担心她儿子看到别人搞自己老婆心情不好。可结果问题就出在了这里。

元旦过后春节前半个月的一个周末,表姐来到施妈妈家里。

此时,施妈妈已经把床都收拾好了,对表姐说,快点吧争取早日给我生个孙子。

表姐虽然与我搞了多次,但见婆婆这么说,脸也红了。

我好久没有搞表姐了,快想死了,虽然有施妈妈解决问题的性慾,但她的身材与长相毕竟不如表姐了。

我拉了表姐走进房间,此时施妈妈说你们搞吧,我给你们做饭。

接着我隔着内裤去搓揉表姐的屄,她不停的颤抖,内裤也更加湿润了,然后我用右手把她的短T 脱掉,她的两球浑圆又大的胸部就跑出来了,我想应该是时候了,我开始伸手去脱她的内裤。

这时候我的屌早就硬到可以敲坏桌子了,然后我用最快的速度把她内裤脱掉,我自己的也脱掉了。

看着我跳动又坚挺的龟头,再看着她流出淫水的小屄(是呈现一直线的阴户),我用右手握着我的鸡巴,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把她的屄扒开,这是我想了很久的时刻,想再次日表姐。终于要在这一刻实现了,孩子流产的真好,让我有机会再日表姐。

真是令人不可置信的美梦啊,在这一刻终于要成真了,我把龟头靠近她的阴户对准了她的阴户,把腰往前用力一顶,如鸡蛋般大的龟头就进入她那湿润温暖的地方了,她发出了「嗯嗯」的声音,这却让我更加兴奋,我再用力的往前顶到底,真!真!真……的是爽毙了,(我终于跟表姐又结合为一体了)有够棒的感觉,那种酥麻传遍了我的全身,整根鸡巴都被她的肉壁给紧紧包住了,她又发出「喔喔」的声音,我想她应该是感觉到舒服了吧。

我开始趴在她的身上,开始了我的冲刺,同时双手也不闲着,我用双手继续握住她的胸部,继续用指头搓揉她的乳头,好爽,真的是有够爽,我一直不断的干着她,一边感觉我的屌不停进出她的小穴,每进出一次,就觉得爽一次,她的屄真的是很棒,简直就是「名器」一边干还会一边夹,那种感觉真是言语难以形容的爽,我继续用力的操着她,每一下都用力插到底,感觉要把她给干穿干死了!

她开始不断的发出声音「嗯……嗯!喔!喔……!」我怕她太大声去引起施妈妈的注意,于是用左手去呜住她的嘴巴,可是她还是用鼻习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我越听越兴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快速的用屌抽插她的小穴,我不断的撞击她的玉臀,「啪!啪!啪!啪!」清脆的响声充斥着她的房间,我感觉越来越爽了。

干了她20分钟后,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于是我用尽所有的力量,疯狂快速的抽插她,干她,感觉来了,一直线上升的快感从股间一直传递到睾丸,我更用力的操她,终于,这种感觉传到龟头了,她还是一直不停淫叫着,突然我感觉有以股热流从她的穴里冲向我的龟头,我终于受不了了,「啊!啊!」的两声并抖了三下,三股热热的浓浓精液,随着我插到底的动作停止,疯狂的射向她子宫的深处,一滴不留的给了我的姐姐,我就像是上了天堂一般的爽啊!这简直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