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我把表姐夫一家女人都上了2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7 20:11

第一次高潮过去了,她好象还是没有满足,便示意我躺下,我躺到床上,表姐要我闭上眼睛,她说我这样看着她她不好意思,我听话的闭上眼睛,感觉到熟悉的香味来到鼻子前,忽然,强烈的压迫感让我不得不睁开眼睛,原来她阴道口正对着我的鼻子,这一刻我知道该这么做了,忙伸出舌头舔吸,吮吸着她的屁眼和她的大小阴唇,鼻子不时的顶住她的阴蒂,让她不时的颤抖抽嘘着感受着我的服务,她的两只手也握住了握的鸡巴上下左右套弄着。

嘴里开始对我训斥了起来,你小子的嘴真她妈厉害,舔的表姐我屁眼快开花了,刚才屁眼就被你舔的痒痒难忍,现在更时难受………我的舌头努力的为表姐的逼和屁眼服务着,表姐的爱液也喷呀流呀我的脸上和嘴里,我尽可能的喝着这甘露,忽然我的鸡巴感觉到难以忍受的舒服,原来是表姐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她的嘴里,吸吮着,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着吸着,两手抚摩我的两粒蛋蛋,我舒服的更加用力的吸舔着她的屁眼,转眼间,我感觉要射精了,想告诉表姐,表姐好象知道似的更加用力的吸吮我的龟头和睾丸,同时她的屁眼也收缩的更加强烈。

我连忙将表姐的屁眼整个吸进嘴里,用舌尖尽力顶住她的屁眼,我感觉到进去了好几公分,几乎整条舌头都进去了,也感觉表姐的屁眼张开了,里面喷射出直肠的分泌物,好象还有一些大便的味道,很香的喷射到我的嘴里,好多好多,我喝了好几大口才喝完,与此同时,我也将我的童子精射到了表姐的嘴里面,我射,射,射射射射射………了很久,这时,表姐还是继续舔吸着我的鸡巴,好象我没有射一样,原来她也把我的精液喝了,虽然我射了很多,但鸡巴在表姐嘴的吮吸下并没有软,反而还是一样的坚硬,只是我觉得像做梦一样,真的希望这个梦可以天天做。

表姐舔吸着我的鸡巴,我还是继续吸吮着她的屁眼喝一道阴蒂,大约过了几分钟,表姐坐了起来对我说:「舒服死了,我第一次感觉这样舒服这样美妙的感觉没想到是和你小子!」

我嘿嘿的笑了几声,表姐看了说:「小子,是不是又有什么坏想法呀?」

我不好意思的说:「我还没有真正的做过爱呢,刚才我们只是互相用嘴满足了而已。」

表姐想了一下说:「我实在太累了,如果你想做,我躺下,你上来做吧!」

我欣喜若狂的赶快将表姐按倒在床上,表姐嘴里骂着说:「逼和屁眼都给你吃了,我给你操你也要慢慢来呀,别跟强奸似的,又不是我不让你操!」

听着作为大学毕业的表姐说着这样操呀屁眼呀逼呀类的词语,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赶忙抓住鸡巴就找表姐的逼,想尽快尝尝操女人的逼的感觉,可往那里插了半天也没插进去,我着急的说:「表姐,逼呢?我要你的逼呀!」

表姐笑着将一条腿往上一擡,我一看,一个可爱的小洞口呈现在我眼前,我握住鸡巴插了进去,一枪到底,表姐倒吸了一口气说:「慢点,顶倒子宫了!」

我哪里管的了这么多,迅速抽插起来,太舒服了,表姐的阴道真紧,还那么温暖湿润,我说着,这个感觉原来这样好,表姐在我的狂风暴雨般的抽查下的叫床声优美而淫荡,表情风骚妩媚,好象怀春少女一样,我感觉胜利的喜悦充满了全身,刺激着我操表姐的鸡巴,抽出来,插进去。表姐「哦哦…恩恩…」的叫床声混合着。

大约20分钟之后,我要射精了,表姐看出来了,马上对我说:「你一定要射在表姐逼里面,表姐想生孩子,你表姐夫他不能生育,但我们又不想找外人借种。」

我双手扶住床头,快速上下抽查,不一会,我喷射了,连续五次的喷射,这次足足射了近30秒钟。

表姐说:「你起来吧!」表姐慢慢将我鸡巴上的精液舔净,然后她坐起来,表姐将手心里的精液分别涂在两手上,慢慢的涂抹在脸上,慢慢的抚摩自己的脸,我看呆了,几分钟后,见表姐的脸上的精液没有了。

我问道:「这?这是这么回事?」

表姐说:「这是极品美容品,吸收最快,对皮肤最好了尤其事你们这样大的孩子的,没有什么杂质的精液,而且纯度很高!」

我当时不知道表姐在说什么,但知道做爱对她对我都是很又好处的,我将表姐搂在怀里,亲了亲我刚刚操完的表姐的嘴,然后我们一同睡着了!

之后的日子里,把表弟安排睡觉后,我每天都最少操表姐2 炮,如果她来例假时,她会要求我舔她的屁眼达到高潮来满足她!

三个月之后,表姐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原来是怀孕了,这几个月表姐夫一直在美国,直到表姐告诉他已经怀上孩子三个月在医院检查正常后。

转眼间就要到秋天了,表姐对我说:「你表姐夫要回来了。你以后不能与我做了,你让我怀上了孩子,我与你表姐夫都感谢你,如果你想继续留下来在这个城市读书,那我们给你再找个地方。」

原来他们把我又寄宿到了表姐夫的父母家,由于表姐怀孕的结果,这剥夺了我的插表姐的机会,以后也不会有了,表姐夫不会同意了。

我只好搬到了表姐夫父母那里暂住,但一件让我新的事情再次陷入了乱伦风波之中。

从搬到表姐夫母亲家里,除了学习外就是想女人了。

每次想女人时都想跑找妓女发泄性慾,我因怕得性病,不敢前去嫖妓;再则我的父亲很凶狠,若是被他知道我去玩妓女,不把我打个半死才怪!所以我不敢去玩,实在无法忍受了,只好用手淫来自慰,暂时解决。

我自从不与表姐做以后,要是白天看到美艳性感的女人,晚上就会胡思乱想,总是想和女人来一次真枪实刀的大干一番,不管是老是少是美是丑,只要有两个奶,一个洞就行了。想不到真的如愿以偿了。

搬到表姐夫母亲家后,还没有见过他母亲呢,她正好出差十天。

第一个周六下午,我在我的房间里正复习功课。门铃响了,传出一声:「开门呀!」门开了,原来是表姐夫的妈妈回来了。

施妈妈娇声细语的问道:「你是小华吧,你姐姐与姐夫把情况都与我说了。」

我说:「今天周六不上课所以在家里呢,也没有见过你,您大概就是施妈妈吧?」

我姐姐要我叫她施妈妈,她姓施「施妈妈您好!」她说:「你先座吧。我换件衣服。」她走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衣服出来了,穿着一件黑色半透明的睡袍,是在前胸左右交叉开的,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面,睡袍的下面向两边分开,粉嫩的大腿也露在外面,雪白如雪。

施妈妈被我看得莫名其妙的粉脸飞红,忙的把睡袍前面拉紧,她这一拉不要紧,顿时把两个大乳房挺的更出来,我的心当整个收紧起来了,原来施妈妈没穿奶罩,那两个大乳房紧贴在睡袍上,连那两颗奶头也都很清晰的显露出来,真是使我看得魂魄欲飘,大鸡巴是愈来愈硬挺了。

施妈妈看见我胯下高挺的鸡巴,也看的她脸上一排红彩,水汪汪的媚眼满含春意。

想不到她妈妈都45、6 岁了,是那样娇艳漂亮迷人。

「我去泡杯茶来。」说完扭着肥臀而去,一扭一摆的背影真是好看。

正在一阵胡思乱想的时候,施妈妈向我走来。在她走动的时,胸前的一对大乳房不停的颤抖着,当她把茶放下一弯腰,施妈妈的一对大乳房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因为距离太近,雪白色的乳房及红色的奶头得以清晰的看得一清二楚,使我看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浑身发热,鸡巴也更形兴奋,真想伸手过去抚摸那两个大乳房,但是一想到她是表姐的婆婆,姐夫的妈妈,我又不敢了。

施妈妈放好茶之后,就做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中间虽然隔着一张茶,但是对面的施妈妈的身体,我都看得很清楚。

当施妈妈坐下时,睡袍的下摆很自然的就上升到膝盖以上,而两边分开。有时双腿并齐,有时双腿分开,连那白色透明的三角裤及那阴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阴毛都看到了,更使我看的兴奋不已。

施妈妈刚开始还不太留意我在偷看她裙下的风光,尚在有说有笑的问我这问我那,还说了感谢的话,给她带来了孙子。我才知道,施妈妈个去年才死了丈夫,除了姐夫是个儿子外,还有一个女儿在上大二,19岁,比我大3 岁。

后来看到我那色?br />

女人就算心中想和你做爱,但她们天生就害羞,就算千肯万应也不敢有所行动,除非是女色情狂,要不然都是男性主动调情才能得到手。于是我就先拿语言去打动她,看她的反应如何,再做进一部的行动。

「施妈妈!他们工作都忙,很少看你,您一个人不感到寂寞吗?」「就是嘛!

所以要他们要你留下来和我新色界才能解除我心中的寂寞。」「那么我陪施妈妈去看场电影,再到街上逛逛好吗?」「大热天跑出去热死人了!再说家里又没有人照顾,怕小偷来……」「那么就不出去了,我就在这陪施妈妈吧!」她深情的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忽然听她一声长叹的道:「唉!要是你姐夫你一半孝顺就好了!」我听到她这么一说,马上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拉着她肥白玉嫩的手道:「施妈妈!你刚不是说把我当儿子一样看待吗?我就做你的干儿子好了。」我边说边故意把头倒在她的乳沟之间。

她口中说道:「我有资格当你的干妈吗?」「您怎么没有资格呢?别说当干妈妈!就是亲妈妈也可以当!」我说完故意把双手搂着她的腰,用面颊在她的大乳房上拼命的揉搓起来。

施妈妈被我揉搓得喘着气说道:「好了!别再揉了,我答应你就是了,真是个磨死人的东西。」我一听大喜,再抱住她的粉颊一阵狂吻,然后再吻上她的红唇。

她「哦哦」的呻吟着,将香舌伸进我的口中,我先吸吮一阵后再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我觉得她比我还会吸吮。

我将一手伸入她的睡袍中,摸着真真实实的大乳房。真是美极了!又滑又嫩还有弹性。两粒奶头被我捏得硬了起来。

「嗯!不要这样嘛!快放手……」施妈妈把我的双手用力推开,娇喘唿唿的道:「小华!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她嘴里虽然斥责着我,可是没有生气的样子,大概是被我摸得很舒服。

「干妈!你没有听人家讲:有奶就是娘这一句话,干儿子要吃干妈的奶。」

施妈妈娇羞满面的说道:「不行!」「为什么不行?」「你都多大了!怎么能给你吃呢?你又不是我亲生的儿子!」「干妈!我不是小鬼了,什么都懂,包括男女那一套!」「你呀!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真像只色狼!」「好啊!干妈骂我是色狼,我就做只色狼,谁让你们让我与表姐搞了呢,把我教坏了,现在把你这只小棉羊给吃掉!」说着我一手去攻击她的大乳房,一手深入她的两腿之间三角地带,毫不客气的伸进三角裤里面,摸到了一大片阴毛。

施妈妈被我突然偷袭的举动,吓得大叫:「哎呀!你……」上身一阵闪躲,双腿夹得紧紧的,我怕被她逃掉前功尽弃,而更加大胆的进攻,连忙把她睡袍腰上的结解掉,然后再把睡袍左右拉开。啊!肥大丰满的一双乳房,红色的大奶头,真是迷人极了,我十万火急的抓住一个丰满的大奶又揉又捏,同时含住另一个,用舌头舐她的大奶头,不时的吸吮咬着大奶头的四周。

施妈妈被我弄得有如万蚁穿心似的,又麻又痒、又酸又趐,似很难受的呻吟道:「哦!唉……别舐了……别咬了……」紧并的双腿也慢慢的张开了,我抚摸阴毛的手很顺利的滑到她的小肥穴里去了,揉捏着她的阴核及阴唇,再把手指插到阴道里去挖,湿粘粘的淫水流满了我整只手。

「哦……乖儿子……别挖了……把手……快点拿出来……干妈……难受死了……听……干妈的话……把手……拿开……」施妈妈已被我上下夹攻得语不成声了。

我一看时机成熟,抱起她的娇躯,直往她的卧房而入。

「你要干嘛?」施妈妈惊声的叫道。

我也不答她的话,走到卧房把她放在床上,十万火急的脱掉她的睡袍和三角裤,将她的一双大腿拉至床沿边,再板开她的大腿,饱览一下她下面的风光。

一大片乌黑亮丽的阴毛,丛生再高凸的阴阜上和阴唇的两边,大阴唇上一粒似花生大的阴核,阴道上粉红色的嫩肉,上面粘满了淫液。啊!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