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夸张的女人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7 20:11

我有张非常艳丽的脸蛋,一对大奶子、腰细臀圆,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皮肤白皙。认识我的男人总无不希望能一亲芳泽,可我已经结了婚,总不能太随便吧!常常遇到看的顺眼的男人,总能让我淫穴淫水直流不停,只能偷偷的自慰来解决我的性饥渴。

我淫荡且骚荡无比、性慾饥渴至无穷无尽,如果可以,好希望我的淫穴天天有男人的大鸡巴来干来插。可是我的老公却是个性无能,跟他永远都只是用如熟虾子般弯曲般的性交姿势,更悲哀的是还要我自己用臀部的力量来抽送着。

我是女人呀,这样的性姿势我根本毫无性慾可言,我要的是有被男人干的快感,可是老娘不但没有这种感觉,也才自我抽送约二十几下,他大爷就泄了……他泄了?我可都还没开始热身呢!更不用谈什么高潮可言了。

妈的!每次看他这么没用,心里都很干。他越是这样,我长期压抑下来的这性慾就越来越强烈。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崩溃。我要……我要……我一定要找一个可以狠狠干我淫穴的真正男人。

不久换了工作,一份俱乐部的工作,上班的第一天认识了餐厅的一个年轻男厨师。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平日需要提重的关系,总之是已经练就了一身好身材。

他那身材真的是好强壮的没话说,身材高大、背膀壮硕、黑黑的肤色、浓眉大眼很阳光、更配上一副性感有形的唇。

他的样子就是一副性能力很强很会干炮的样子。他对我的身材上下打量了许久,终点烙在我的这对大奶子。还用眼睛勾引我,大眼用力的看了我,还稍稍的咪了一点眼神,已经在做性暗示。

我也上下的打量他一番,他是我欣赏的那类型的男人没错。便暗中心里偷偷估算了一下,不知他的鸡巴是大还是小?被他干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想着想着……还都不认识呢!光是看他第一眼竟然已经可以让我裤底淫水湿了一片。

往后日渐熟识,可是还是一样,只要跟他一对眼我的裤底一定是湿了一大片。唉!我这肮脏淫秽的淫穴真的是饥渴了太久了,这么档不住诱惑。这似乎被聪明的他发现我的饥渴,我美丽的脸蛋下,内心淫秽淫荡的在挣扎。

我要他,我要试试他的床上性交干炮功夫好不好。

我要我要,我要他的鸡巴来干我。他一定很强,一定可以粗鲁的干死我,让我爽。他干穴功夫一定会很棒。现在已经无时无刻不幻想着被他的鸡巴干,想到这里,淫水又是一阵一阵的流出。

这是长期压抑下的强烈性慾,我自己都无法控制的生理反应。我有需求啊!现在这么一个合适的猎物就在眼前,我说什么也一定要想法子找机会让他干我。因此不久后我们两个人总是用着我们美丽的双眼想勾引对方,话题也越来越深入。

一次的休假,两人相约出游,其实我们两个人都知道今天想要什么。我知道他今天一定会想要我的,他只是一直找机会罢了!而我,也摆明如果你敢说我就跟你去的心态,渐渐的他看的出我的意思了。

便轻轻贴着我的耳明白说了:「今晚我想要你。」

我故意装着听不懂:「你说什么呀!我听不清楚。」

他看的出我是故意的,便再放胆的再说了一次:「今晚我想狠狠的干你。」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那淫水再也忍不住的直流,流的我裤底可真是难受啊!

但我回他:「我可是需求无渡的喔!你可要小心啊!」

「是吗?你这么欠干吗?我一定可以干死你!信不信?要不要试试?走……」

「我才不信你能怎么干死我,试就试,谁怕谁啊!」其实我心里按爽,但是装着一副挑臖的脸。

我们早就知道现在是要发泄强烈性慾,所以不让费时间的,一进宾馆关上门两个人已经紧抱着拥吻。

长长的舌吻毫无间断,越吻淫慾越强。从门口吻到倒在床上,我被他庞大的身躯压在下面。

啊!我被他压的好爽。我心中呐喊着!我就是要这样的男人来凌辱,也已不知羞耻的自然张开双腿迎接他。

我已经能感受到他鸡巴不断的肿涨着。我嘴依然贴在他嘴上,心想着,快干我吧!

他快速帮我脱掉外衣,很有技巧的只用右手解开我的胸罩,再快速的脱去我的内裤。

果然是个情场老手,已脱去我身上所有衣物。他简直像头饿狼活吞了我似的,犀利的眼神直盯着我毫无遮掩的全身。

剥开我双腿,狠狠的望着我的淫穴好久,突然扑了下来,感觉那舌尖快速的舔着,吸允着我的淫穴。

「嗯……嗯……好舒服啊!」

再粗鲁的掐住我的一对大奶,开始不安分的上下粗鲁的抚摸着,他又开始像只公狗般的舌亲吻我全身。

掐着我的乳房,极至挑逗着吸允着我的乳头。

「啊!好舒服……」我淫荡的扭动全身来勾引他,发出淫荡「嗯……嗯……」的呻吟……

他听到我的淫声,对着我说:「你叫的好淫荡喔!好像日本A片中女人的叫声喔!现实中没听过呢!我喜欢。」

他继续粗鲁的吻遍我全身,我再次张开双腿及不断的扭动腰跟臀,让自己达到最淫荡的感觉。

他的动作都是粗鲁的,但是他越是粗鲁我就表现得越淫荡。

这时淫秽的淫穴已经湿润不堪,他右手中指成勾形顺着划入淫穴抽插着,令我再次发出淫荡「嗯……嗯……」的呻吟……

他好像一眼就看穿我淫穴的构造,中指一直都是成勾型顶住上面那块软骨不断抽插。

这……这……是我自己自慰的高潮点啊!

这样在下去会高潮不断的啊!

「啊呀!啊呀!不行了……我不行了……」他根本不听,继续做着勾形动作。

「好了……我出来了呀!好了……我出来了呀!」

「不要了……不要了……」

对他说着:「才用手指就已经高潮了吗?哈哈……」笑声很讽刺。

「好个淫荡的贱女人淫汁流真多啊!真的是欠我干,等等看老子怎么狠狠的干死你。」

这时听到他说的这些肮脏下流的字眼,我又兴奋得快受不了。

我说:「对就是这样,我喜欢听这些下流的话,你说的越下流,我会越爽的。」

「哼!你根本表面在装淑女嘛!骨子里还真不是普通的贱,这么欠干。」

我急着要他的鸡巴来干我,我快速脱去他的衣服及裤子。

这男的挺立害的,不用我对他口交,他的鸡巴早已经硬的跟枝棍子一样了。

我用手圈了一下:「哇!你的鸡巴好粗啊!」

他笑笑说:「怕了吗?」

「谁怕啊!」

「快……快干我!快插我吧!我要你的大鸡巴狠狠的干我……我好欠干啊!」

再次扭动着身体张开双腿仰躺着勾引他,话未说完已感觉那粗大的鸡巴插进淫穴中塞的满满的,插的好狠啊!

刚刚已经高潮一次了,所以现在开始每个动作都是刺激无比,也很容易再出现第二次第三次以上的高潮……

他的体力超好那插穴的速度超快犹如一台国外的插穴机器般,很狂野、很粗鲁的快速狂插勐干着我。

啊!好涨啊!好涨啊!还好我的淫水够多,不然一定会被插爆。

还不时的说着:「你这欠我干的贱女人,我的大鸡巴干死你,我干死你。」

两个人的性器官紧密的交合着发出大鸡巴进出时「渍!渍!」声响的撞击声音之大声,是我不曾听过的。

「呕……呕……」我大声淫荡的叫着:「是啊!我贱……我欠干,用力……再用力干我吧!呕……呕……」

他继续用力粗鲁的干着我说:「不要脸的贱女人,有老公了还在外面找人干你,跟只母狗没两样。」

说着就抽出他的鸡巴,把我撑起,腰转了半圈。啊!现在我更像一只发情母狗的姿势了。

他鸡巴再次从后面干插进来。四肢趴在床上的我,屁股翘得很高,我的大腿张得很开。

我的嘴里不断说出:「我还要……我还要……干我!干我!用力干我。」

「我要啊!还要呀……粗鲁点……干我……再粗鲁点干我……」我宛如一只疯狂发春母狗淫贱乱着。

「你妈的,老子还真没见过这种贱样的女人,骚货贱女人,烂穴……我干!」

两个人的性器官紧密的交合着,盼望许久让人干的心愿终于如愿了,这时我心中春心荡漾着。

母狗的姿势很刺激,他的鸡巴很粗大,淫穴被塞的满满的,这样半个小时来回抽插加速高潮的来潮。

「我快高潮了……我快高潮了……我快不行了……不行了……啊!」

「啊!不要了……不要了……」他根本不理会,继续粗鲁快速勐干着。

因为已经又高潮了,我想用手伸到后头阻止他别再干我了。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将我的双手往后拉,也就是像拉马鞭样说着:「老子才热身呢!你要停啥呀?」继续被狂插勐干着。

手被拉到后面身体挺起感觉阴道口更紧缩,鸡巴塞的更紧,刺激感更强烈。

「真的已经再次高潮了……已经出来了……不要啦……求求你不要啦……」一直摇着头苦苦哀求。

他看我一直摇头说不要,他就更加邪恶的更粗鲁更用力、插着穴,撞着臀……更加快速的持续狂插。

「啊……啊……我已经又高潮了啦!」

「别再干我了……求求你别再干我了……呜呜……」苦苦哀求着但手被他抓着,根本无法阻挡他。

他继续不理会,还冷冷的说:「你已经高潮了?小姐不要自私啊!你要等我啊!我现在才开始呢!」

还说:「告诉你,我要继续干你!现在让你开始尝尝被强奸的滋味,我们现在不叫做爱,你我有啥爱呀?」

「是你贱欠干,所以我干你,但是老子现在是想强奸你了,你做不了主的,你已经是我的性奴隶了。」

「呵呵……你长得这么美……但是老子干你、玩你,都不用花半毛,天底下这好事怎么会让我遇到呢?呵呵……」

「但你拿我没办法,往后你天天都会想让我干,天天想着让我强奸你呢!哈哈……」

我高潮一直出来,而这男人继续干,喊停都没用,接下来真的已经开始有被强奸的快感了。

「怎么?你老公都没这么跟你玩过吗?」

「呜呜……没有……我从没被这么持久这么强的男人干过。」

「我更没有被强奸过,但是我现在已经有被强奸的感觉了……呜呜……」

「你……你什么时候才会射出来啊!你可以射了!我可以让你射在淫穴的里面,求求你别再干我了……」

「好啦快了快了!但是你得要帮我。」

「来!我们一起站着看着前面的镜子,我要看我的大鸡巴干你的样子,我才会爽,才会射的出来。」

我相信他说着:「呜呜……好……看镜子……求求你快射出来……」

他左手掐着左乳房,右手从我身后抬起我的右腿,嘴唇不停的狂吻我的耳朵、颈子及肩膀。

我们一起看着前面的镜子,我看到我自己让一位不熟的男人如此凌辱着……

但我已经根本没有力气抵抗了,他实在太持久的可怕。

这幕让我在镜子前清清楚楚的看着,被他的粗大肿涨黑红色的鸡巴一直干一直干着。

现在我分秒都是持续着高潮,那淫水大量直流而出浓浓的淫汁,已经都流出到腿了,被他看到了,又是一阵羞辱任他蹂躏……

他对着镜子中的我说:「烂女人贱女人烂穴欠我干,有老公干还不够,竟然出来找野食,今天老子一定干死你。」

「被我强奸爽不爽啊?问你话啊!」

「爽不爽啊?」

「爽!我喜欢被你这样干。」

「要不要求求老子以后常常这样干你啊?」

「要!我还要,我还要你常常这么干我,求求你干我,你干的我好爽好爽呀!」

他很满意我的回话。他超强的性交体力真的是让我甘愿当他的性奴隶了。

此时他继续像只发疯的公狗,用着公狗腰抽插更快更快,公狗的鸡巴干住我,就根本放不开、拔不开似的。

不断不断的高潮下我全身无力的摊了,再也站不住了。

「不行了……不行了……我已经数不清高潮了几次了,我真的站不住了。」

他假装心疼我的说:「好好!我不干你了,我们休息了,来让我抱抱你回床上。」

好不容易他的公狗鸡巴才抽离我的淫穴。他站着抱着我,我双腿夹住他的腰,没想到他的公狗鸡巴又插进来。

「这招是女人完全享受的喔!看我多疼爱你,哈哈……」他笑声很讽刺。

「你放松只要尽管夹住我的腰,我的鸡巴不但干着你,你的阴唇跟我的鸡巴上下摩擦,会更有高潮喔!」

「来!这样我们可以一起达到高潮。」

「什么?我不要呀!我不要呀!我没有力气了,我已经数不清高潮的次数了,我不要再高潮了……求求你!」

「哼!你说不要就不要吗?老子现在只当你是充气娃了。老子就只管干穴,不必理会你。」

尽管我苦苦哀求着,但他还是继续站着抱着干我,让我们的性器官上下上下不断不断的摩擦。

真如他所说,阴唇不断摩擦,每不到一分又一次来潮。

终于这姿势他自己也受不了了。从他鸡巴插入我的淫穴,到目前为止,他整整干了我一个小时,他体力真的是超强。

他射精了,他的精液好多喔!射到我的体内,插好深啊!我感觉射到我子宫了。已经射出了但是他的鸡巴依然是硬的。

「你知道射进去对你的好处吗?」

「我疑惑着。」

「你不懂啦!你不是说,你淫荡吗?你希望分分钟都有鸡巴干着你吗?可我都要休息一下的嘛!」

「除非下次我找其他人一起干你,那就不用浪费我休息时没人插你了啊!」

「我这样射进去,我的鸡巴都不会软喔!等几分钟后,我还可以再干你一次啊!好吗?我下次找些人一起干你?」他试问着。

「什么?你想找几个啊?我可是连3P都没玩过呢!你可别吓我啊!」

「嗯……这事让我再想想,哈哈……」

回床上,我们侧躺着,但他的鸡巴始终没有抽出来过,也真没变软,十分钟后,他又开始慢慢抽送着。

越来又越硬了,抽送的速度也越来越明显的变快了。

「嗯……嗯……我又开始着淫荡的呻吟着……嗯……嗯……舒服……舒服……」

「哇!小姐,你也真的这么欠干呢!想你这般欠干的女人我还真的是没有见过呢!我决定真的下次找人一起干你了……」

「你讨厌啦……人家只是很欠干,这又不是什么坏事。你真要找人干我?我可要先过目啊!不帅的我不让干的呢!」

「够贱够淫荡!好!今晚老子先就干你一整晚。下次找人来分摊啊!哈哈……」

就这么跟他相干一整晚后,我离不开他了,我可以让他无尽凌辱着,我已经是他的性奴隶了。

自从昨天的干炮后,当我们在公司不期相遇,两人马上就会想性交,他很机伶的,我们也很有默契的暗示。

便会各自找藉口离开一下工作岗位,不约而同的到地下二楼休息室相约。

「不行啦!这里是大家的休息室,被看到就完蛋了。」

「不是你们的啦!而是我们的休息室,我知道我们的休息室向来都没有人会来,放心。」

经他这么说也只能相信他说的,谁要我现在又想被他干呢!我一点不在意昨天他对我的百般凌辱,一心就只想着还要他干我。

不只我急,他更急呢!

「来……快,快进来。」我被用力拉了进去,真的是隐密的地方啊!

一进去他二话不说嘴贴着我的嘴狂吻,双手掐住我的一对奶子,右手又快速的滑入我已湿润的淫穴挑逗,又是中指勾着抽插。

快速拉下我的内裤,他自行拉下他的拉链,鸡巴早已粗大涨红,我用手托在里面的洗手台镜子前,只见他用力插入……

「啊……好舒服啊……干我干我……」在公司做这事超刺激的。

「没想到在公司还能让你干我,好爽呀!其实你也喜欢干我,对吧?」

「嗯……是呀!我超喜欢干你,谁要你长的这么美这么贱,我今天一早来上班就想干你。」继续抽插干着穴说。

「快……再用力……让我高潮……快……干我……干我……」在公司内性交刺激,我特别的容易来潮。

他很厉害的只见我来潮了就抽出他的鸡巴,他鸡巴肿涨无比。

「你爲什么不射出来呢?」

「傻瓜,这才短短的十分钟,你要我怎么射的出来呀!笨奴隶!」

此时两人边笑着边整理好服装仪容。他又贴着我的耳说:「下班干你!」

我听完脸好羞的答应他:「好,下班在外面花园干我后,我再回家。」

两人小心出房门,各自回工作岗位……

下了班后……

「今天我带你回我的租屋,起码舒服点对吧?」阿路说着。

「我先去洗澡。」我在浴室脱光时,突然听到还有另一人进来这屋子,我小心翼翼的听着是谁。

「他可是我们一起从南部上来的好朋友叫阿奇!我们一起租这房子的。」阿路闯进浴室介绍。

「他虽然长的美丽,可惜婚姻不美,老公性无能,性压抑太久,很欠强壮的男人干呢!对不对?哈哈……」阿路眼对我说着。

「死像!你竟然这么介绍我。」我说。

「你觉得这女人够不够辣啊?想不想干她?」阿路问着阿奇说。

「那还用问吗!」阿奇回答他的问题。

「长这么美,样子又淫荡,听说还很耐操,我们这种不容易射精的男人最讨厌干没耐力的女人!哈哈……」阿奇说。

「怎么样啊?想不想被两只鸡巴干啊?骚货!」开始在我脱光的身体上下摸着。

能在一天内被两个男人所干,让我觉又淫秽又刺激,光用想的就已经让我觉得爽毙了。

他们主动帮我洗澡,他们有默契的架起我并剥开腿,用莲朋水柱冲力冲着我的淫穴及阴唇。

「啊!不要啊!这么冲只要一下子我就会来潮了,我担心等等我无力招架啊!」

他们不理会我继续让强力的水柱冲着淫穴。果然不一会儿,我已经高潮了。

「不要了……求求你们我不要了……不要了……啊……啊」怎么才一开始可我已经觉得是被强奸了。

他们看着我高潮的样子笑的超邪恶。他们将我抬到房里,我赤裸裸的躺着,刚刚那种冲水的高潮让我现在眼前一阵晕眩。

虽然我头晕眩着,我仰躺着并张开双腿,始终显露一副淫荡的贱样。望着两支勃长的鸡巴等待他们干我。

我开始轮流交替地含着他们的鸡巴。阿奇含着我一边乳头,另一只手在我的奶头划圆圈。

我开始求着阿路阿奇把他的鸡巴干插我火焚似的淫穴。

阿奇惊讶:「为何不用前戏!」

阿路不削的说:「就凭我们两人的持久,干麻需要前戏,前戏是鸡巴不持久的男人才用的招数。」

「求求你们谁要先干我啊!快!我等不急了,干我……干我……」阿奇看我如此,他惊讶样。

「果然是骚啊!阿路你真的幸运,帮我们找了这么够淫贱的女人,哈哈……」阿奇说着。

阿路开始把他的大鸡巴干插我淫穴里。而阿奇移到前面用他的鸡巴喂着我。我难以置信,但此刻我真的在为两个男人服侍。

过了好久的激烈干插和口交,阿路叫阿奇从我嘴巴拔他的鸡巴出来,要阿奇准备接下来干插我银穴。

「啊呀!好爽啊!舒服……我要……我还要……」第一次同时被两个男人干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呢!

「嗯……嗯……啊呀!用力点……再用力干我……我也欠你干啊!阿奇!粗鲁干我……干我……」呻吟着说。

「贱女人,真的没见过这么淫荡的女人,还这么敢要,老子干死你……干死你……」阿奇边说着,他大鸡巴用力干插我淫穴。

阿路到我面前我还吸吮阿路的肉棒。

「用力吸,再用力的吸它,你这个贱货!」阿路说。

阿奇阿路的大鸡巴干得我好爽。他们两人的持久度都起码是一小时以上的。这让我极尽享受被他们凌辱干插……

他们同力敢干插我约四十分钟后我高潮不断,继续享受着高潮后持续被干插的被强奸快感。

他们将我翻身让我像只母狗的姿势再干。

「用力的吸,你这只母狗,当你被干的时候,不要忘了嘴巴还是要用力的去吸另 人的鸡巴。」

我已经像极了欠干的母狗趴着,阿路把鸡巴干进我的阴道内。

「呜……那个感觉真棒极了!」

让我就像身处天堂,这正是最精彩的地方,能够一边吸吮阿奇美味的大鸡巴。

同时被另外一根阿路硬挺挺的鸡巴所干,还有甚么事比这更棒的吗?

再换阿奇从后面干插时……

「阿奇!用力的干插她,用力的凌辱她,掴她的屁股、骂她贱、骂她欠干,她喜欢这样做,做任何你想要她做的事,她是一个烂货,把她干到烂。」阿路说。

「这个超极贱的烂货,是个干起来又爽又愿意吸的性玩具。这真是有趣极了。」阿奇想着。

「真希望这种事以后还能常常作。」

没想到我竟然说:「我要我要,我每天都要你们这么的干我。」此时阿奇再次惊讶。

不管换沙发的姿势、站着悬空、架着、桌上、地上甚至面对着镜子……

一整晚就是不断的干插我,我已经被干的精疲力尽了。

他们不停不停的换手相对就是有休息的时间,所以他们的体力比一对一时多了些体力。

他们体力超可怕的,连续这么两小时始终就是有一根大鸡巴干插着我的淫穴。

最后阿路终于泄了两次精,而阿奇则是发射了三次,而我本身得到的高潮就不只这些了。

很巧的是明天我们三人都是休假,而我老公则是出差两星期,这就表示我可以在这里继续享受糜烂的性。

很晚了,阿路提议我们三人一起睡他的床。夜里,这两个强壮的男人偷偷的在争夺我。

当阿奇睡着,而我也侧睡面向阿奇时,阿路便会偷偷的将他的鸡巴干插我的淫穴。动作不大,但就是一直干插着。

我知道这样我完了,因为他根本没用力的情况,他这么干插一定没完没了。他就这么来回抽插一小时,他终于要睡了……

睡在中间的我跨过阿奇要去厕所,不小心吵醒阿奇,没想到他一路尾随我到浴室出来,他将我抱到阳台。

没开灯,我们一丝不挂,他硬要在阳台站立干我:「在阳台被我干爽吗?刺激吗?欠我干对吧?贱女人。」

他一直干我不肯放我回去睡,阿奇也是有如公狗鸡巴干住就拔不出来似的。

更不断的换姿势,要我扶着栏杆再从后插入或架着铁栏杆让我张开腿舔我穴,或压我至地板、客厅沙发无处不干,如此经过一小时的任他蹂躏,他终于射精在我体内这才满足。

他是个喜欢换环境干插的男人。我都顺从他,我也喜欢被他干插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享受了。

我知道他们俩的暗中较劲已经很明白了。

阿路阿奇都非常的疼爱我,他们已经让我成为一个贱货,这是我自己喜欢的,他们也乐在其中。

现在的我就像色情杂志上面常常刊登的,二个男的同时干一个女人。

明天的休假日,我知道又可以被他们两人大干一整天。不只明天,往后三个人就这么的性交,我注定是一个让人泄欲的烂货。

但是我快乐就好啦……

还有谁想干我?除了阿路、阿奇,我还可以接受其他强壮的男人呢!不持久的不要找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