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淫乱的公司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6 23:37

淫乱的公司我和妻子简妮走在绵延的公路上,这是我和妻子离婚前的最后一次旅行,根

据我们夫妻俩达成的协议,这次徒步旅行结束后,我们就像正式办理离婚手续。

我们夫妻俩打算离婚的原因很简单,我是一位性欲极强的女人,今年27岁,也许

这一年龄段的女人性欲都非常强烈,她总是抱怨无法满足她的性快乐,每次做爱

,她都要求我持续射精7、8次,然而,我是一位健壮男人,有着正常的性能力,

我承认,我无法满足妻子那近乎于苛刻的要求。于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矛盾产生

了,我妻子曾经三番五次地暗示,她要到外面找男人,满足她的强烈地性渴望,

结果,我只能选择离婚。

雪越下越大,今天早晨的天气预报说,这是20年来最大的暴风雪,然而,出

发之前,我却不相信。我望着大雪纷飞,心里不禁有点后悔,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如果大雪继续下滑,我和妻子很可能在黄昏之前赶不到下一个小镇,到那时,

我和妻子简妮很可能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过夜。这太糟糕了。

天气越来越冷,我和妻子紧紧的依偎在一起,艰难地向前行走。妻子简妮开

始埋怨我,她建议我们俩还是返回出发的小镇,然而,我们已经走了一大半路程

,返回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听到妻子的话只是感到泄气。

我们艰难地走在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的路旁,偶尔有几辆大卡车从我们身边经

过,卷起飞扬的大雪。这时候,我妻子简妮想出来一个主意,她想搭乘大卡车到

达下一个小镇,可是,在这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根本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

让我们搭车。我和妻子茫然地望着一辆辆从我们身边驶过的大卡车,心里有一种

说不出的酸楚滋味。

我妻子简妮并不灰心,她不停地伸出手,设法拦住大卡车。幸好,一辆公路

养路车终于停在我们身边了,我和妻子赶紧钻进了汽车里。这样公路养路车是一

辆小卡车,有两排座位,前排坐着一位司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后排坐着一位

年轻的小伙子20岁出头。我坐在前排司机的身边,而我妻子简妮坐在后排的那位

小伙子身边,我们对这两位好心人千恩万谢。

"为什么这么大的暴风雪,你们俩还出来旅行?"那位司机问道。

"我们想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镇子!"我妻子简妮赶紧回答道,我也随声

附和地点点头。

"可是,今天晚上,我们这辆公路养路车根本不会到达,你们要去的下一个

镇子,而是要在中途的工棚过夜,明天早晨,我们才会开车到下一个镇子。"那

位年轻的小伙子,热情地向我妻子解释说。

我听到那位小伙子的话,心里有些失望,毕竟,我和妻子身上只穿着薄薄的

夹克,紧身牛仔裤和旅游鞋。那位年轻的小伙子摇头晃脑地继续说,"上午,我

们刚刚干完活,暴风雪越下越大,我们担心大雪会封路的,所以就急急忙忙地赶

回工棚。你们俩真走运,遇到了我们,不然的话,你们俩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

外过夜了。哈哈!今天晚上,你们俩根本不可能到达下一个镇子,等明天除雪车

清扫出公路以后,车辆才能够通行。"

我听到那位小伙子的话,我知道,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我望着车窗外的雪

越下越大,很庆幸自己和妻子能躲在这温暖的驾驶室里。驾驶室的空间很小,我

们只能挤在一起,幸好,在这寒冷的下午,相互拥挤反倒可以互相取暖,小卡车

的驾驶室里噪音很大,就连相互交谈都很困难。通过交谈,我知道他们的工棚在

20公里外,厚厚的积雪已经将公路覆盖了,所以小卡车行驶得很慢。

我透过反光镜看到,我那漂亮的妻子和那位小伙子紧紧地挤在一起,我注意

到,那位小伙子频繁的用色咪咪的眼睛打量着我的妻子,而简妮将头扭向一边,

她在假装望着窗外的大雪,很显然,她想避开那位小伙子的目光。此时,我也透

过反光镜仔细打量起我的妻子来,的确,她是一位光彩照人的大美女,长长的秀

发,明亮而清澈的大眼睛,椭圆的脸蛋儿,白皙的皮肤。她的乳房丰满而挺拔,

高傲的挺立着,在颠簸的汽车里,上下摆动着,散发着对男人特有的诱惑力。

"我叫鲁昆!"这时候,那位司机大声地自我介绍,他在提高嗓门儿,设法压

住噪音,"坐在后排的那位小伙子,是我的徒弟,他叫孟鼎。我们是这条公路上

的养路工,本打算干一天活,可是,暴风雪越下越大,所以,我们只好提前收工

,不然的话,在天黑之前无法返回我们的工棚。"

孟鼎附和着他的师傅点点头,我和妻子简妮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的话,我茫

然地望着雨刮器,不停地刮掉挡风玻璃上的积雪。我心里在想,尽管我和妻子今

天晚上无法赶到下一个小镇,这着实让我们有些失望,然而,今天晚上,我们不

得不要在工棚过夜了,我们没有什么可抱怨,毕竟我们的还有一个栖身之地。

小卡车缓慢地行驶在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公路上,黄昏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

那座工棚。那是一座砖砌的工棚,门外搭着一个门廊,显得年代很久。鲁昆将小

卡车开到门口,他关上了发动机。一下子,周围静下来,只有狂风夹杂着暴风雪

的怒吼声。我们四个人钻出小卡车,孟鼎手里拎着一个大包,我和妻子简妮跟在

他的身后,跌跌撞撞地跑向工棚的门口。然而,我做梦也没想到,我和妻子一走

进这座工棚里,我妻子简妮竟然被他们几个养路工人轮奸了,而且,更让我想不

到的是,简妮竟然是主动要求被他们轮奸。

我们几个人仓皇地钻进了温暖的工棚里,暴风雪被留在了我们的身后。"他

妈的!快关上门,保住屋里的热乎气!"这时候,屋子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瓮声瓮

气地责駡声,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位30岁左右的高大的男人,正站在烧得通红的

炉子旁,怒视着我们几个人,他显然不高兴我们的突然闯入。

"闭嘴,林东,你嚷嚷什么,我们不是已经他妈的把门关上了!"鲁昆很很的

顶了一句。我和妻子默默地站在鲁昆、孟鼎的身后默不做声。林东本想接着骂,

可是,当他看到一位漂亮的少妇站在后面的时候,他的脸上一下子堆上了笑容,

"噢,还有一对漂亮的娘们,这太好了!"

"林东,我不是让你闭嘴了吗,别对这位漂亮的小姐无理,她叫简妮,是这

位小伙子的媳妇儿,过来,向简妮小姐道歉,你他妈的不要再说脏话了!"说完

,鲁昆用严厉的目光狠狠的扫了一圈周围的人。

林东挑衅似的瞪了一眼鲁昆,不过他还是屈服了,他低声下气地说,"对不

起,简妮小姐。刚才,我没有看见你进门,说实话,你是我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

人。"

"没关系!"我妻子简妮娇滴滴地说,"林大哥,我可以靠近一些炉子吗,在

车上,我都快冻僵了。"

林东身子一侧,让开路,接着,他跑到烧得通红的炉子边,向里面加了几块

煤,他连声说,"请坐,请坐,小姐,我给你搬一把椅子来。"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下来,我也向林东作了自我介绍,跟他握手互相问

候。林东的大手很有力量,握得我的手生疼。他们取来了三把椅子,其中一把椅

子的靠背不见了,我怀疑他们是用来生火了,我们几个人围坐在热乎乎的炉子周

围取暖,我妻子坐在我的身边,尽可能的远离粗鲁的林东,由于椅子不够,鲁昆

和孟鼎只好坐在炉子边上的床铺上,他们探出身子取暖。

通红的炉子里喷射出耀眼的火苗,温暖着整个房间,不一会儿,我们就从冻

得瑟瑟发抖中缓过来。又过了一会儿,我和妻子热得脱掉了夹克,我妻子穿着一

件粉红色的T恤衫。我注意到,妻子简妮那丰满的乳房高高地挺立着,尽管她带

着乳罩,可是她那硬硬乳头的轮廓依然依稀可见。这时候,我偷偷一眼瞥见林东

正在贪婪的盯着我妻子的乳房,他不断地舔着他的嘴唇,像是要吸吮我妻子的乳

头似的,顿时,整个屋子一下子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之中。

就在此时,鲁昆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他拎着一个大茶壶,探出身子放到了炉

子上,"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准备做饭!"林东说道。他的胳膊有意无意地碰了

一下我妻子丰满的乳房,我注意到,他偷偷地,然而却是贪婪地盯着我妻子的丰

满的胸部,接着,他笑嘻嘻地望着我妻子那张漂亮的脸蛋说,"说实话,简妮,

你太漂亮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美女。"我妻子尴尬地

向鲁昆笑了笑,她的脸上泛起羞涩的红晕。鲁昆转身走进了里面的一间小屋,去

取柴火。

我听到鲁昆的话,感觉有点心惊肉跳。我望着漂亮的妻子,她并没有看我,

而是低着头,她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像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作为丈夫,我知

道她是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当她听到鲁昆露骨的挑逗的话的时候,她在做何感

想。我一想到这些,我的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一幅奇怪的画面,我看见我的妻子

全身赤裸、一丝不挂躺在床上,正在一个接一个地轮流跟鲁昆他们做爱,她的嘴

里不断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这时候,我的大阴茎情不自禁地勃起了,我的睾丸

里的精液在搅动。以前,我曾经在杂志上不止一次的看到过文章,一些丈夫特别

喜欢偷看,他们的妻子跟几个男人做爱,甚至,被几个男人轮奸的场面。

我妻子简妮是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每次,我跟她做爱完以后,她还无法获

得完全能满足,她总是要求我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或是将橡皮假阴茎插入她

的阴道里,不断地搅动,让她获得性快乐,与此同时,她用嘴不断地吸吮我的大

阴茎,以此来获得尽可能强烈的性快乐。然而,这一切,依然无法满足她的性欲

,她曾经不止一次地恳求我,让她到外面找男人,跟他们做爱。我不知道妻子简

妮还能克制多久,然而,我知道,她总有一天会走出这一步,干出越轨的事情,

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此时时刻,正好有几个发情的男人,围在她的身边,他们

正在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妻子做爱,我不知道局面是否会失控,简妮被他们几个男

人轮奸,甚至,简妮会主动跟他们做爱。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孟鼎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借光,借光!"我抬头

一看,只见孟鼎端着一盆面条走过来,他把盆放在通红的炉子上,"我们整天吃

面条,都吃腻了,真没办法!"孟鼎博文地说。

"面条怎么了,我就喜欢吃面条!"鲁昆站在屋子一角嚷了一句,他正在准备

饭菜。

我和妻子简妮互相对视了一下,我们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也许他们

觉得伙食不好。我妻子抬起头望着鲁昆说,"鲁大哥,我能帮你们做一顿饭吗?"

"当然,当然!这太好了,简妮小姐,如果你已经暖活过来,你可以帮我一

起做饭。"鲁昆连声说道。

简妮站起身来走到房屋一角的菜板旁,帮助鲁昆做起菜来。鲁昆解开旁边的

大包裹,从里面取出几棵大土豆,递给我妻子,简妮嫺熟的切起土豆来。我望着

妻子美丽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茫然的感觉,此时,林东坐在我的身边,

而孟鼎站在我的身后。

"你小子真有福气,用什么手段将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弄到手的,哈哈!"林东

探出身子不怀好意地望我说,介绍,他继续说,"我们这些工人长年累月躲在山

沟里,实在是太寂寞了,我真想尝一尝你老婆是什么滋味!"说完,林东哈哈的

笑了起来。

我听到林东的话,有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还是

真的,很显然,他想强奸我妻子。我壮起胆子扭头瞥了他一眼,从他的目光里,

我看出他说的是真话,他在竭力抑制自己的性冲动。

"噢,这种事,我做不了主,我妻子简妮是一位很独立的人,她不会屈服于

任何人,我想,她不会同意你的要求的。"我结结巴巴说,说完,我觉得自己的

话很蠢。

林东听了我的话,他拍了一下大腿笑呵呵地说,"这没关系,孟鼎有一瓶好

酒,只要我们把简妮灌醉了,她一定会同意跟我们上床的。不瞒你说,我老婆喝

醉酒的时候,就像一位发情的母老虎似的,她会迫不及待地跟我做爱。"林东咽

了一口唾沫,继续说,"你不知道,女人都是一个德性,喜欢假正经,当她们喝

醉酒的时候,就会迫不及待地跟男人做爱。不信,你就走着瞧吧!"

林东的话再次让我震惊,我尴尬地笑了一下,我不知道简妮是否是那种女人

,然而,作为丈夫,我比谁都清楚,简妮是一位性欲及其强烈的女人,如果她真

的喝醉了酒,她是否会跟几位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我也说不清。

我妻子依然站在远处的灶台上做饭,林东贪婪地盯着我妻子那滚圆而坚实的

臀部,他也不知道,简妮是否会顺从他。过了一会儿,当简妮端着热乎乎的饭菜

向我们走过来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提起来,我知道,简妮那性感的身段肯定会

激起林东和孟鼎的性欲,一想到这些,我就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我那漂

亮的妻子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兽性大发的男人,该如何是好呢?幸好,我妻子

又迅速离开了,返回到灶台边,继续做饭。

这时候,我想出来一个馊主意,我清了清嗓子对林东说,"林东,我知道,

你是一位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你可以当面问我妻子,如果她不同意的话,你肯定

不会强迫她的,不是吗?"

林东晃晃脑袋,合计了半天,他看了看我,又望了望通红的炉子说,"你说

得对,我要当面问一问简妮,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老爷们,我不会强迫任何女人

,如果她说不,那我肯定会放过她的,如果她同意……哈哈!"

站在我身后的孟鼎,听到林东的话也许声附和,他拍了拍我肩膀,探出头对

我说,"老弟,不要担心,虽然我们跟城里的那些男人相比,粗鲁一些,但是我

们同样知道如何让一位小姐快乐,我们知道怎么玩女人的屄!"

孟鼎的最后一句话"我们知道怎么玩女人的屄"深深震动了我,我惊讶得半天

说不出话来,这些话就像炸弹一样在我的脑海中回荡。我想起了夜晚,我跟妻子

简妮做爱的情景,我知道,她是一位性欲及其强烈的女人,她对男人性的渴望永

不知足。每次我跟妻子做爱,她都要求体验十多是性高潮,我用我的大阴茎反复

插入她的阴道里,我甚至用舌头舔食她的女性生殖器,用橡皮假阴茎插入她的阴

道里,然而,依然无法满足她那强烈的性渴望。有时候,当我一觉醒来,我看见

妻子简妮依然兴奋地没有入睡,她用振荡棒插入阴道里,不断地手淫。

有好几次,我躺在床上假装入睡。然而,我却能够听见妻子简妮,不断地发

出快乐的哼哼声,我知道,她正在自慰,她甚至毫不忌讳地在我面前手淫。一天

晚上,我偷偷地统计,她竟然体验了12次性高潮。起初,我觉得妻子过于淫荡,

然而,日子一久,我渐渐地认识到,这只是她的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结果,我

只得无奈地接受这一现实,她就是这么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她需要同时跟几个

男人做爱,才能满足她的性渴望。

我慢慢地将思绪重新拉维的现实,如今,三个虎视眈眈的男人正站在我面前

,我不知道,我们一起跟简妮做爱,是否能够满足她的性渴望。一想到这些,我

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兴奋。

这时候,鲁昆已经做好饭,回到了炉子旁边坐下,他命令林东去取碗筷。不

一会儿,我妻子简妮也走过来,她端着一盘热乎乎的土豆汤摆在炉子上面,我做

到了床铺上,给妻子腾出空位置。鲁昆打开收音机收听天气预报,根据天气预报

的报导,今天晚上,气温将要大幅下降。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们几个

人围坐在通红的火炉旁,吃完饭,烤火取暖,大家都沉默不语,屋外,寒风凛冽

,而屋内却暖意融融。我帮助孟鼎搬来了另一张床,靠近炉子旁,摆放好,我们

几个人都坐在床上,围着火炉取暖。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大口大口地吃着面条和土豆汤,我

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美味可口,即便像我妻子简妮这样爱挑食的女人,她也觉得今

天晚上的饭菜很好吃。暴风雪依然在下,我们能感觉到室外的温度在急剧下降,

而值得庆幸的是,室内却很温暖。

渐渐地,我注意到,我妻子简妮成为了几个男人关注的焦点,他们不时地用

胳膀砰一砰她那柔软的身体,不时的用手摸一下她那纤细的肩膀,甚至故意走过

她的身旁,挤一下大的细腰。孟鼎显得格外殷勤,他不时地向我妻子的碗里添加

土豆汤,然而,我妻子并没有拒绝。过了一会儿,孟鼎从床底下取出一瓶白酒,

给我们每个人斟上了,我妻子简妮犹豫了片刻,她还是将半杯白酒喝了下去。不

一会儿,她的脸上泛起美丽的桃红色,她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迷人。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林东摇摇晃晃地从椅子上

站起来,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扭头对我妻子简妮说,"简妮,大美人儿,到我的

床上来,我给你让暖暖身子。"我妻子听了他的话,先是愣了一下,她扭头惊讶

地望着我,足足有一分钟,然后她看了看林东,这时候,林东已经在床上铺上厚

厚的毯子,等待我妻子的到来。

"不,林大哥。今天晚上我跟丈夫一起睡觉。对不起!"我妻子望着林东说。

"那好吧,不过,请你们俩到外面去睡觉,我们屋子里挤不下这么多的人。"

林东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

我妻子简妮望着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要跟我丈夫商量一下!"简妮象

似在喃喃自语地说。

我妻子从椅子上站起身,她的整个身子摇晃了一下,在场的人都看出,她已

经喝醉了。简妮把我拉到隔壁的一间小屋里,我们夫妻俩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

,简妮不希望别人听到我们的谈话,她贴在耳边压低声音小声说,"老公,你知

道吗,他们几个男人想强奸我,甚至轮奸我。我该怎么办啊?"

"简妮,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我无奈地说。

"老公,你疯了吗,外面多冷啊,我们会被冻成冰棍儿的!"简妮狠狠的瞪了

我一眼,接着,她继续说,"老公,我们身处这荒郊野外,没人知道我们在这儿

,……我的意识,即使我被他们轮奸了,也不会有人知道,……老公,你明白我

的意思吗?"简妮说完,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简妮,你……你真的希望他们轮奸你吗?……我不是傻瓜,其实,你早就

渴望跟那几个男人做爱,不是吗!"我说的气愤地说。

"老公,既然你已经把话说破了,我就实话告诉你,我早就梦想的同时跟几

个男人做爱,我早就梦想着被他们轮奸,那又怎么样!"简妮气愤的顶了一句。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妻子,我简直不敢相信她说的这些话,此时此刻,我也不

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唯一敢确定的是,我那性欲强烈的妻子,做梦都想同时跟几

个男人做爱,而不是像人们通常理解的那样,被几个男人轮奸。

"简妮,那好吧,随你便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那几个男人做爱。可是

,你不要忘了,你丈夫就在你的身边,看着你干的那些事情!"我气得不知道该

说什么才好。

这时候,简妮探出头,瞥了一眼外面的动静,她看见为她准备的床已经铺好

了,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她扭头望着我说,"老公,请你原谅,我就

干一次,我太寂寞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渴望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如今终于

有这个机会,我不想放弃。老公,……在这荒郊野外,没人会知道我干的这些事

情。"简妮停顿了片刻,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怪笑说,"老公,我要让你亲眼看一看

,别的男人的大鸡巴是如何插入你妻子的屄里的!……老公,我要出去了。"

我目瞪口呆地听着简妮说出的脏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我

的大阴茎也情不自禁地勃起了。妻子的话不断地回响在我的脑海里,我无奈地望

着妻子那张漂亮的脸蛋,我知道,我再说什么也无法劝阻她了。我望着妻子那对

清澈而迷人的大眼睛,默默地点点头,我表示同意。妻子看到我表示同意,她的

脸上顿时浮现出迷人的笑容,她说,"老公,谢谢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

来跟我做爱,我想体验跟四个男人做爱的感觉,那种感觉一定非常美妙,我一辈

子都忘不了。 "

"简妮,你放心吧,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跟你做爱。"我向妻子眨了眨

眼睛,揉捏了一下她的丰满的乳房说。

"老公,你真好,谢谢你!……我准备出去了!"简妮微笑着说,她亲吻了一

下我的面颊。

我和妻子简妮手拉手地走回到床铺跟前,床的正上方,悬着一支明亮的大灯

泡,将整个床照得通亮。此时,两张床已经合并在一起,很显然,他们想集体轮

奸我妻子,或者是想跟我妻子做爱。这时候,我看见林东侧躺在床上,他的内裤

和背心放在床头上,他的上身赤裸着,下身盖着一条毛毯。很显然,他已经脱光

了衣服,准备同妻子做爱。

"大美人儿,快点上床,让我给你暖暖身子。"林东迫不及待地说,他的脸上

挂着淫笑。

我妻子简妮头也没抬地爬上了床,她甚至没看我一眼,然后,她仰面躺在床

上,依偎在林东的怀里,她的脸上流露出兴奋和一丝恐惧。我拉了一把椅子,坐

在远处的角落里,看着我那漂亮的妻子的一举一动。这时候,鲁昆向前跨了一步

,他伏下身子趴在床尾,就在我妻子的脚下,他眉飞色舞地说,"真没想到,你

妻子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她竟然想到我们三个人同时做爱!"

此时,我坐在椅子里扭动一下胯部,我的大阴茎已经情不自禁地高高勃起了

,我想给我的大阴茎留出更多的空间。我没有抬头看我的妻子,而是心里默默再

想,"你们几个小子想错了,今天晚上,我也打算,妻子做爱!"

在我们几个男人中,孟鼎的年龄最小,他也是对女人的肉体也最着迷的。他

向前跨了一步,就站在我妻子身边的床边上,他伸出手隔着T恤衫,抚摩着我妻

子的乳房,然后,他慢慢地卷起了T恤衫,从我妻子头上蜕下来。此时,简妮上

身只带着一对白色的乳罩,紧接着,孟鼎把手伸到了简妮的背后,他解开了我妻

子的乳罩,然后一把扯了下来。此时,我妻子那对像奶油一样雪白而丰满的乳房

,一瞬间展现在几个男人面前。几个男人喘着粗气,紧紧的盯着简妮那对红褐色

的乳头和乳头周围梦幻般的乳晕,他们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太漂亮了

,太性感了!"林东大声地嚷道,他似乎要让我们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似的。

鲁昆解开了我妻子的裤子,迅速将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孟鼎伸出手,一点

一点扯下我妻子的小内裤,我坐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我妻子大腿根部黑色的阴

毛,一点一点露出来,当我妻子内裤扯到她的小腿上的时候,她甚至顺从地抬起

了腿,将内裤退了下来。不一会儿,我看到我那漂亮的妻子,全身赤裸,一丝不

挂的展现在几个男人面前,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半天恐惧,只有兴奋和期待。

林东伸出手,抚摩着我妻子那雪白而细嫩的小腹,紧接着,他的手向我妻子

的大腿根部摸去,他用手掌扣住了我妻子大腿根部的隆起,用手指拨弄着我妻子

的阴毛,他用另一只手揽住我妻子的脖子,他探出头尽情地亲吻着我妻子的嘴唇

,简妮并没有反抗,而是配合着林东的抚摩,她也亲吻林东的嘴唇。

这时候,我看见林东将粗大的手指插入了我妻子两片大阴唇之间的裂口处,

简妮兴奋地哼了一声,她没有说出丝毫的反抗,而是顺从地分开了她的双腿。我

看到林东用粗糙的手指,揉捏着我妻子两片细嫩的大阴唇,然后,他用手指撑开

了简妮那早已隆起的大阴唇,一瞬间,简妮的肉红色的小阴唇、阴蒂和阴道口,

一下子露出来,在场的几个男人,喘着粗气紧紧的盯着简妮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

器。林东不断地用手指拨弄着简妮敏感的女性生殖器。

过了一会儿,林东直起身,他将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对准了我妻子的阴道

口,此时,他身上覆盖的毯子滑落到一旁,我看到,他用大阴茎头拨弄着我妻子

那敏感而坚硬的阴蒂,他的大阴茎头越来越大,就像一只紫红色的大李子,在简

妮的女性生殖器上蹭来蹭去。简妮躺在床上,兴奋地哼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