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淫乱包厢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06 04:51

《 回家公车记》

《汽车广场电影》

随着一步一步的走进余婉霏的办公室,李婕语的思绪越来越乱,这几天,她几乎是在刻意的躲避着余婉霏。

自从上次的偷窥之后,李婕语感到自己和余婉霏之间突然不再像最初的那般亲密与信任,毕竟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不能够接受余婉霏的放纵。

走进办公室,李婕语却发现余婉霏正在深情的凝视着她办公桌上的那张全家福并不断地擦拭着上面覆盖着的薄薄的灰尘。

“唉……”

李婕语在心中悄悄的叹息了一声,轻轻的敲了敲办公室的大门。

余婉霏抬起头,发现了李婕语,露出了亲切的笑容:“婕语,你来了。”

“嗯……”

李婕语应了一声,头垂得很低,她不敢看着余婉霏,她害怕被余婉霏发现她的异样,更害怕不知如何面对着这个明明让自己很有好感却如此放荡的美丽的女人。

“婕语,这几天辛苦了吧,今天咱们去放松一下,一会咱们一起去看一场歌剧。”

余婉霏并没有介意李婕语的“失礼”依旧亲切的说道。

“歌剧?”

李婕语对余婉霏的这个提议感到十分意外。

看着李婕语不解的神情,余婉霏耐心的解释道:“歌剧,起源于1066年至1750年巴洛克时期,最初是由意大利佛洛伦萨的一群人文主义者,为了复兴希腊时期的戏剧传统而创造的音乐形式,其渊源除了古希腊戏剧还有世纪神秘剧、假面剧,最直接的起源是文艺复兴后期兴起的牧歌。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上流社会所喜爱的艺术形式。所以,去观赏歌剧可说是兼顾生活休闲和提高自身修养气质的最佳方式。”

“哦……好……”

李婕语只是想尽快的摆脱面对着余婉霏的尴尬,敷衍的答应道。

“额……婕语,你不是想就穿这身去吧?”

听着余婉霏的话,李婕语看着自己的休闲服,突然意识到:“是啊,毕竟是上流社会出入的场所,穿休闲服是无论如何不得体的。”

“婉霏姐,可是我没有……”

“好妹妹,早就给你准备好啦。”

余婉霏将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手提袋递给李婕语,快去换上吧。

“谢谢婉霏姐。”

看着李婕语渐渐的离去,一种愧疚的神情浮现余婉霏明媚的眼眸之中……回到房间,李婕语打开了手提袋,里面是一套黑色的长裙露背晚礼服,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和一双黑色的露跟尖头系带高跟鞋。

丝袜的质量很好,摸上去,李婕语感到手中满是顺滑的舒适感,从包装上的外文说明书李婕语看出这是进口的高级丝袜。

换上了衣服之后,李婕语不禁感到一阵脸红,因为露背的关系,李婕语没有办法穿着任何的内衣,而晚礼服上身设计又是深口的低胸V字领,这就使得李婕语两颗雄伟的半球不得不暴露出来,但最要命的是就连两粒娇艳的蓓蕾也若隐若现,呼之欲出。

正在左右不知所措的时候,李婕语发现在手提袋里面,余婉霏还贴心的准备了肉色的乳贴。此外,李婕语还发现余婉霏为她准备了金色的吊坠耳环和手环以及项链等一应俱全的首饰。

看着这些,李婕语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因为她发现余婉霏依然是那个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大姐姐,总能够在自己需要的时候给与及时的帮助。

末了,李婕语还模仿着余婉霏将长长地秀发盘了起来。走出大门,李婕语发现余婉霏早已经在车上等着自己。

“哟?这是谁家的贵妇啊。”

看着全身散发着贵妇气息的李婕语,余婉霏打趣的说道。

“哟?那这又是哪国的贵族呢?”

李婕语按着余婉霏的语气反过来打趣她并轻佻了一下余婉霏精致的脸庞。

“非礼啊!”

余婉霏夸张的叫道,接着两个女人又重新嬉闹在了一起,就好像就这样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也许是真的无奈吧。”

玩闹之间李婕语又想起之前的事,苦笑了一下,但心中的隔阂却早已随着余婉霏那些细心的举动而渐渐的消融……

来到了宏伟的歌剧院门前,李婕语和余婉霏两个倾城佳人一下车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李婕语发现这里停靠的车辆都是凯迪拉克和劳斯莱斯一类的高档轿车,而平时那些象征着暴发户的宝马奔驰却丝毫不见踪影,所有的人们也是衣着得体,彬彬有礼,举止优雅。

“难道这就是上流社会吗?”

李婕语轻声感叹道。

“在想什么呢?”

余婉霏轻轻的点了一下李婕语的鼻子:“快走吧,马上就要开始了。”

说完,挽着李婕语的手臂优雅的向歌剧院里走去,随着走动,两人晚礼服下摆的开衩出时不时的露出两人那修长的大腿和性感的黑色丝袜,引得四周的目光更剧。

“您好,女士,你们的位置是三楼的VIP贵宾包厢。”

门口的侍者在查看了余婉霏手中的门票之后,优雅的向他们鞠了一躬,伸出右手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来到了包厢,里面的设置更是让李婕语感到意外。

空调,地毯,餐桌,沙发,书柜,壁炉一应俱全,就仿佛让人感到回到了家里一样,但物件的奢华程度却丝毫不亚于总部的那所豪宅。

墙上一扇大大的落地窗使得楼下舞台上的情景尽收眼底,四方的角落上摆放着四台高大的音响,李婕语虽然还未使用过,但也可以猜到它们的音质一定也是一流的。

不一会,侍者送来了各式各样的餐点和一瓶红酒。

“待会可以一面用餐一面欣赏歌剧。”

余婉霏笑着说道。话音刚落,包厢的大门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推开,进来的是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脸部的轮廓线条有力而分明,虽然头发依然花白,但坚定目光中仍然能够投射出一种王者般的威严。

虽然笼罩在黑色的燕尾服下,但依然可以从可出他那因肌肉的隆起而奋张的白色衬衫上看出他身材的结实。

中年人,一进包厢,就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到了餐桌的位置上坐下,接着对李婕语发出了如同命令一般的邀请:“请坐。”

听完中年人的话,李婕语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由自主的按照他的话,怪怪的做到了他的对面,这种压迫感非常熟悉,那是自己在面对龙苍时的感觉,更令李婕语感到不安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的眉宇间,竟与龙苍有着七分的相似。

李婕语慌张的看着余婉霏,她注意到余婉霏此时已经没有往日的高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谦恭的神态。

“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婉霏姐好像非常害怕他?”

“我来介绍一下。”

就在李婕语思量之间,余婉霏开口了:“这位是恒泰国际投资公司的董事长龙恒泰先生,额……”

余婉霏顿了一下:“也就是龙苍的父亲……”

听完余婉霏的介绍,李婕语感到一声巨响在自己的耳畔响起,不由得睁大了双眼,她万万没有想到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就是让自己陷入这无尽深渊的那些幕后黑手的头子!不只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李婕语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李婕语太太,久仰了。”

龙恒泰一边说着一边将红酒的瓶盖打开,将自己与李婕语的酒杯斟上鲜红的琼浆,然后看着李婕语,向她举起了酒杯。

在如此威严的逼视下,李婕语感到自己的神经异常的紧绷,她无从选择,只能用颤抖的双手举起酒杯,陪着龙恒泰将酒一饮而尽。

“1982年是红酒黄金年份,这一年所出产的红酒无论是在品质还是口感上都是红酒中的极品。”

龙恒泰自顾自的介绍到,骨节粗大的手指不时的摩挲着酒杯的杯沿,目光仍然紧紧的锁定着李婕语。

李婕语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余婉霏,但这一次余婉霏却微微的低着头,说出了一句让李婕语感到绝望的话:“婕语,你就跟龙董好好的交流一下,我……就先出去了……”

说完,余婉霏退出了包厢外。这时,李婕语明白自己被出卖了,而出卖自己的这个人,竟然就是多日以来自己真心相交并以为知己的——余婉霏。

宽大的包厢里只剩下了李婕语和龙恒泰两个人,压抑的气氛几乎使李婕语感到窒息。角落上音响中传出悠扬的音乐,龙恒泰走到了李婕语面前,伸出了手,做出邀请的姿势:“歌剧开始了,请太太一起观赏吧。”

李婕语颤抖着将自己的手,放到了龙恒泰的手中,跟随着他一起来到落地窗前。

龙恒泰握着李婕语的双手,慢慢的放到了落地窗前的扶手上,身体紧紧的贴住李婕语,将头靠近李婕语精巧的耳畔,介绍着即将进行的演出:“今晚演出的是着名的歌剧《费加洛的婚礼》是莫扎特最杰出的三部歌剧中的一部喜歌剧,完成于1786年。《费加罗的婚礼》的故事取材于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同名喜剧。”

伴随着龙恒泰的话语,浓厚的雄性气息不断地向李婕语袭来,使她感到面红耳赤,心跳不停的加速,而龙恒泰却不为所动的继续着介绍:“故事发生在阿玛维瓦伯爵家:男仆费加罗正直聪明,即将与美丽的女仆苏珊娜结婚。没想到好色的阿玛维瓦伯爵早就对苏珊娜垂涎三尺,居然想对她恢复早就当众宣布放弃的初夜权……”

说着,龙恒泰从后面撩起来李婕语高贵性感的黑色晚礼服,将一只大手伸进了李婕语的礼服内,抚摸着她光洁修长的大腿。

粗糙的摩擦感从李婕语的大腿上不断的传来,使李婕语既感到难受又觉得异常的屈辱。

于是,李婕语不断地扭动大腿和纤腰,企图摆脱这令人羞耻的骚扰。但这种举动非但没有使龙恒泰有放过她的打算,却仿佛更刺激了龙恒泰的兽性一般。

无论李婕语如何的抵抗,一只大手仍旧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在李婕语的群内肆无忌惮的游走着。突然,李婕语感到自己那只一直骚扰着自己的大手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内裤。

“啊!不……”

李婕语终于尖叫起来。

“哈哈哈,这里的隔音效果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太太你就乖乖的享受吧。”

听完龙恒泰的话,李婕语害怕的想要转身推开龙恒泰。

但龙恒泰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抱住李婕语的纤腰,让她动弹不得,群内的手顺势一把将李婕语高贵的内裤彻了下去。

然后,李婕语听到了一声拉链拉开的声音,接着,一根滚烫的棍状物体抵在了自己神圣的入口处。

“不要!你不可以……你不可以……”

李婕语无助的叫喊同时也更加激烈的挣扎着。

虽然在踏上飞机的那一刻,李婕语就明白了自己那不能改变的命运,但临至受辱时,强烈的自尊心和贞操意识还是使她本能的进行着反抗。

这时,龙恒泰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任何违抗我的人,下场将会很凄惨,所有和他们有关系的人也将陪葬!我想这是太太你一定不会想尝试的,对吗?”

一句话终于又将李婕语拉回了残酷的现实中,让她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屈辱与无奈。

看到李婕语的反抗逐渐的减弱,龙恒泰轻蔑的一笑,群内的手分开了李婕语的大阴唇,抚弄着阴蒂,龟头也不断的摩擦着李婕语的阴户,不久,高超的技巧就让李婕语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快感,也使龙恒泰感觉到了从李婕语身体涌出的水流。

“看,太太,虽然你的嘴上说不要,但是你的身体本能却已将你的谎言彻底的揭破。”

本来不断地侮辱就已经使李婕语羞愧难当,而龙恒泰的话却更让她感到无地自容,于是李婕语索性闭上眼睛,用沉默进行反击。

龙恒泰仿佛看穿了李婕语的意图,突然将自己的阴茎尽根插入李婕语窄嫩的阴道中。龙恒泰的阴茎虽然比龙苍的稍短,但是却异常的粗大,瞬间就将李婕语阴道内的空间完全占据,并不住的迫使阴道壁上的肌肉向外扩张。下体突然传来的肿胀和疼痛感使得本来打算一直沉默的李婕语全身颤抖了一下。

“哈哈,太太,有了快感就要喊出来啊!”

龙恒泰快意的消遣道。

但李婕语显然不想理会这些无耻的话语,复又继续紧闭着美眸,任凭着恶魔在自己的身后纵横驰骋,但李婕语依然高昂着臻首,宛如不屈的女神。

看着李婕语的态度,一丝不快闪过龙恒泰的眼中,但他的嘴角随即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李婕语感到龙恒泰的阴茎抽了出去,许久不见动静,就在李婕语以为今天的噩梦就要结束的时候,她的臀部再次感受到了龙恒泰阴茎上的热量。

但这次李婕语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因为龙恒泰的龟头这次顶在了自己的——肛门上!

“他不会是想……”

惊慌之下,李婕语回过头,但她看见的却是龙恒泰那张诡异的笑脸和他向前挺进的动作。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之后,不知是因为那难忍的疼痛还是强烈的屈辱,一滴晶莹的泪珠从李婕语愁眉紧锁的美目中流出。

“太太!我原来以为你打算不出声呢!看来是我误会了!哈哈哈……”

一面说着,龙恒泰继续向前挺进着,一缕殷红的鲜血从李婕语的肛口顺着她白皙的大腿流下,染湿了高档的进口黑色丝袜。

而肛门撕裂的疼痛也随着阴茎的深入越来越强烈。

“疼!疼啊!求求你……求求你快停下!停下啊!”

李婕语此刻已经被折磨的语无伦次,疯了一般不断的挣扎,无奈龙恒泰的一只大手紧紧钳制着美人的娇躯,令她无法动弹。

“太太,把这颗药吃下去,很快就不疼了。”

面对龙恒泰递过来的紫色药丸,李婕语想也不想的吞了下去,因为她已无法再忍受这地狱般的折磨。

片刻之后,李婕语下体的疼痛竟然真的消失了,相反,一股莫名的快感渐渐的从体内升起。李婕语双颊绯红,并感到全身发烫,同时胸前的两座雪上在渐渐的鼓起,尤其是那两颗诱人的蓓蕾更是在已经变得异常的坚硬下把覆盖在上面的乳贴撑掉。

下体的淫水不断流出而阴道内瘙痒的感觉也不断的传向李婕语的大脑。不一会,李婕语身上就已经香汗淋漓,整个人笼罩在一片迷蒙的情欲之下。

“啊……”

不断的快感让李婕语发出了一声令人心醉的呻吟。

龙恒泰再次贴进李婕语的耳际:“太太,想要吗?想要就说出来。”

“我……我要……”

在高涨的情欲下,李婕语发出了梦呓般的低吟。

“要什么?”

龙恒泰步步紧逼。

“要……要你插我……”

“插哪!”

“插我的肛门……”

虽然理智渐渐的丧失,但李婕语仍然清晰的感觉到这时仍停留在自己肛门内的阴茎。

“那不是肛门,是屁眼!给我重新说一遍!”

龙恒泰无情的纠正道。

“是……我……我要你插……插我的屁眼……我要你插我的屁眼……我要你插我的屁眼……”

肉体的欲望已经让李婕语无法再矜持与忍耐,最后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了这些时候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浪语淫言。

“哈哈哈!我满足你!高贵的太太!”

龙恒泰一只手扶着李婕语的纤腰,用力的一次又一次的将粗壮的阴茎插进少妇的肛门深处,另一只手继续在群内玩弄着李婕语小巧的阴蒂。

“啊……啊……”

李婕语放荡的叫声响彻了包厢内的每一个角落,与李婕语身上的首饰随着身体的摆动而发出的清脆的撞击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曲淫靡的交响。

“嘘……反应小一点,太太,你总不会希望让外面的人看到你这骚浪的姿态吧。”

李婕语仍然残存的一丝理智使她明白了自己正站在落地窗前,而自己的一举一动皆会被外面的人所看到。

于是,李婕语只能强忍着下体传来的快感,满心羞耻的维持着自己高贵矜持的形象。

随着不断的玩弄与抽插,两人逐渐到达了爆发的边缘,这时舞台上的歌剧也达到了最后的高潮!

就在演员们开始鞠躬向台下的观众致意的时候,全场观众全体起立病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一个观众无意间回头发现了在楼上包厢的落地窗前,一个男人昂着头,闭着眼睛,似是在回味歌剧中的精彩。

男人怀中环抱着的女人也是紧闭着双眼,一双修长的玉臂撑着扶手,全身不断的抽动,仿佛因为感动而抽泣一般。

观众心中不禁纳闷:“看个歌剧而已,有必要感动成这样吗……”

但旋即转念一想:“哦,不,他们或许是艺术家,因为只有出色的艺术家才能对同样出色的艺术表演有如此的感动。”

一念至此,观众不由得露出敬佩的微笑,一面鼓掌,一面向两人点头致意。

不过,要是他知道房中的两人其实是在享受性爱的高潮的话,不知他又会做何感想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