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正文

乱事回忆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30 21:34

作者:腊肠

男人在世除了吃喝睡之外,显示人生过得好不好,过得潇不潇洒,莫过於在性爱方面得到的多不多有关系。有权,你可以玩弄女人,有钱,你也可以玩弄女人,当然,即使你没有权也没有钱,但你有胆有谋,或者长着付女人爱的脸蛋,也能够玩弄女人,於是可以这麽说吧,男人在世,如果你玩不了女人,那显然你活在世上其实并不太潇洒,过得好像并不那麽成功。

我使用玩这个字眼,其实并不是对广大的女同胞有什麽不尊敬的意思,其实女人玩男人并不见得比男人玩女人少,另外也不是对广大的男性朋友带着歧视的眼光,也没有其他什麽不友好的意思,如果你承认你玩不到女人,那麽其实也没有什麽关系,这只是说明你还需再努力而已。

费话说了很多,只是想说明性爱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也是一个人应该去享受的东西,见到想上的女人,你没有权,没有钱,也没有色都没有关系,只要你有胆,或许这个女人在哪天就是你压在身下婉转承欢的宠物了。

男人们对性对象的要求也是很不相同的,有爱身材高大丰满的,有爱较娇小瘦弱的,有的人喜欢幼小点的,也有人喜欢成熟点的,林林总总,不过相同的一点就是大凡见到自己所爱的类型时就会有性冲动,双眼发亮。

我做为一个男人,在对女人方面,当然有自己的喜好,而且这个喜好很危险,若是一不小心出了事,那我的一生可就全都完了,所幸的是,这麽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这不得不感谢我的夫人和我的儿女们,是他们让我生活在天堂里,能够享受到一般人不能够享受到的,不一般地性爱。这里先卖个关子,想要知道我指的是什麽,那麽就让我将我的故事,慢慢地说给你们听吧。

我第一次的性爱发生在我十六岁的那一年,也就是我初中毕业後流浪社会的那一年。当时的南方正处於改革开放的热火朝天之中,凡是有点眼光见地的都赤手空拳地下海寻找商机,即使像我这样刚从学校出来的毛头小子,也似乎看到眼前的机会,只不过听他人说了一点做生意的门路,就天不怕地不怕地独自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了毫无目地的闯荡。

我的生意主要是在夜市摆女人用的小物件,比如说什麽画眉笔,吸油纸,千里香什麽的,小本生意,刚好能够养活自己。

因为赚不了钱,所以我住的地方也是简陋得可以。我住在离夜市不远的本地人家里,那家人自建了三层楼,除了三楼自住外,其他两层用木板隔了大小十几间出租,而我就是住在二楼靠南的那个小屋里,那个大概10个平方的屋子里放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圆桌外,连张椅子都没有,我平时回到来基本上就倒在床上睡觉,不做其他事。

我左手隔壁是对年青夫妻,男的叫李成,女的叫杨慧,丈夫在一家小公司做职员,妻子刚从乡下来,跟着其他人也在夜市开了个摊卖服装。右手隔壁的女人叫张梅花,三十五六岁,是这里最早做夜市生意的人。她声音大性格好,对人热情,有她在的时候整个小楼总是听到她的声音。张梅花平时很疼我,她说我是个读书人,这麽小就出来做活真是太委屈我了,她总是把我的脏衣服放在她的脸盆里不让我洗,还笑我的手白白嫩嫩的别洗破皮了。为了现达我对她的谢意,我总是很亲切地叫她"花姑",而她也喜欢我这样叫她。

同栋楼大多是来这里做小生意的,都是流落他乡的外乡人,於是彼此之间都会互相照顾。而房东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人不错,和大家合得来,名字叫什麽基本上没人记,因为他在本地一个企业做科长,所以大家都叫他王科长。

王科长的女儿读初二,叫小娟,长得很不错,就是有点怕人,我住了这麽久都还从来没跟她说过话。还有个儿子还在读小学,这个调皮蛋总爱搞乱,典型的小王八蛋。

就是这栋简陋的楼房,我在这里一共生活了将近两年,canovel.com这里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不管是做人方面的,还是生意方面的,可以说没有这里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也没有我後来多姿多彩的人生,更没有我这一篇的文章。不过当时我对这栋楼是很反感的,我还为它起了个名,这个名就叫做"茅屋",意思说它就像是草做的,隔壁放个屁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第一次见杨慧是在她来的第一天晚上,那时我刚收档,一上楼就见到她,当时的第一印像只是觉得她长得很漂亮,细细的眉毛,微笑的眼睛,很亲切,也很友好。她其实大我五岁,但外貌却看不出来,我这个人较藏岁,但她比我还厉害。

李成和杨慧放在一起配搭成夫妇让人感到有点怪,李成是那种粗壮而缺少文化的人,而杨慧除了长得漂亮,平时待人礼貌,说话细声嫩气地像唱歌似的,听李成平时说起,杨慧是读过书的,而且还读到了高中,後来因为经济条件的问题没能再读,但能够读到高中毕业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李成为此也颇为自豪,说起来时一脸得意,反而杨慧似乎感到羞人,每每听到就瞪李成一眼,然後默默地一边做活,这是她很难得的生气模样,那时少不更事不懂得欣赏,如今想起来,那一定是好看极了。

俩夫妻住在一起,当然少不了干那应该要干的事,特别像李成这样的壮汉,有时候一个星期可以连续不停地每晚都要。茅屋那样基本达不到隔音要求的地方做这事,要让声音不传出去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刚开始时连住在他们隔壁的我都觉查不出声音,不过他们弄到激动时会忍不住动作重了点,或者忍不住发出些哼哼声,这些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渐渐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李成和杨慧有时候会低低地说些话,说得很轻,然後李成就会压着声音笑得很暧昧,再然後就会听到杨慧发出鼻音,声音很娇,很媚。後来我忍不住把耳朵贴着墙,希望听得更清楚点,但通常除了刚才提到的声音外,最多听到一下两下类似打蚊子的声音,或者是李成粗粗的喘气声,除了这此就再没听到什麽特别的声音了。

最後隔壁还会寂静了一段时间,大概二分钟时间,然後就听到上床的声音,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听到李成那有节奏的鼻鼾声。我虽然对隔壁的声音带着疑问,但那个时候的孩子都单纯,完全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真正引起我注意起隔壁的,是住在我们对面的那几个光棍。有一次他们小声聊大声笑时让我了解到原来李成夫妇在弄逼,弄逼这词我听说过,对其中的含义有着模糊的理解,知道那是男女之间不可告人的勾当,很神秘,也很新奇。

为了透过墙上方钉的木板缝隙看到隔壁的情况,我费了不少心思,首先我捡了不少砖头,捡砖头时又不能太明显,必须分了好多次把砖头藏在床底下,然後我又弄了块木板,最後我还心思稠密地找了块小镜子,这样就有了偷窥的条件了。

那天晚上,隔壁的几声不易查觉的声响使我马上展开了行动,我将砖头一块块地叠成两堆,够上高度後再将木板搭在砖头之间,屏着呼吸小心地登了上去。我本来身高就有这麽高,加上垫脚的,我已经足够可以透过那些缝隙朝里望。

本来准备的小镜子是用来探路的,不过当时因为太紧张,没等到把镜子拿出来,我就已经把脸凑了上去。

隔壁是关着灯的,但是外面的月光和灯光从窗口透进来,屋里的情况看得非常地清楚。我见到李成光着屁股将杨慧压在地上,屁股有节奏地挺动着,杨慧的身体给李成档着看不清楚,只露出高高举着的脚和搂着李成脖子的手臂,因为肤色的对比使手和脚更显得清楚,而脚尖随着李成的挺动而轻轻地摇摆,但却没有发出声音。

我第一次见过这种状况,那时候虽然对性爱并不了解,但也是到了思春时期,心底萌动的情慾要比十三四岁的孩子更容易激荡,那时的那个情景对我的震撼是很大的,虽然後来常常见过女人的脚随着男人的动作而摇摆的情景,但都远远比不上那次对我的震撼。

我当时惊呆了,心跳得很厉害,当李成侧过身体时,杨慧露出半边雪白的身体,我也从懂事以来第一次见到了成熟女人的乳房,那一点的红色在一片雪白中显得是那麽地刺眼,但很快消失在李成的手掌之中,一阵揉捏後又从李成的手掌中跳了出来,那情景对於我这个毛头小子来说,简直刺激得连腿都软了。

我很快感到小腹一荡荡地,像是赶潮似地将我全身的热血往脑袋上冲,弄得我口乾舌燥,而下面的肉棒立刻地举起,顶着内裤说不出地难受。

李成继续轻轻地挺动着屁股,杨慧的头偶而露了出来,但却看不清她的表情,我总是觉得她往我这边看,所以很害怕,每当看见杨慧的脸露出时,我就把头缩回去。

他们一直都没有说话,後来李成突然挺动得很厉害,有两次挺动时他和杨慧之间发出了"啪"地声响,在寂静中显得很突然,也很清晰,也把我吓得半死,连忙把头缩了回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敢探头再看,这时候李成已经不动了,而杨慧刚才举起的脚也张着放了下来,我感到李成和杨慧在亲嘴儿,李成还用一只手揉着杨慧的乳房。

接下来使我更震撼的事又出现了,李成从杨慧身上爬了起来,杨慧睡在地上像是给剥了皮的白萝卜,而她腿间的那丛黑色却让我更加激动,那可就是传说中的逼呀,今天可算是看到了。我极力地想看清楚那团黑色的样子,可惜就是没法看清,只见杨慧突然将腿抬高,手里不知拿着什麽在黑色间抹拭了几下,然後坐了起来穿衣服。

我的眼光扫向一旁找水喝的李成,夜色中隐约看到他跨下挺着的肉棒,不知道是不是光线问题而显得黑黝黝的。我依依不舍地看着杨慧把衣服穿好,然後和李成一起上床睡觉,整个过程极少发出声音,在这种环境里,他们唯有习惯这种压制的性爱。

我小心地从砖梯上下来,全身像是虚脱了似地,费了好大力气把砖头什麽地藏好,睡在床上却总是不能入睡,刚才刺激起的肉棒依然坚挺,我索性将内裤脱到膝盖上,伸手握着肉棒揉着,这样会觉得好受些。

我那时候还不会自慰,所以因为偷窥带来的性冲动使我感到辛苦,从那次以後我总是夹着挺起的肉棒,尽量不去想看到的东西,但那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袋里不断地浮现,辛苦极了。

我越来越喜欢看杨慧,每次看到杨慧那挺起的胸部,我就会联想到那红色的两点,每次看到她走路时扭动的臀部,我就会联想到她大腿间的那丛黑色,然後生理上就会产生反应,那种感觉很让我感到刺激,但也很无奈。

我也会找机会接近杨慧,她的身体有种味道,淡淡的,闻着很舒服。当我和杨慧熟了後,才发觉原来她其实是个很开朗的女人,也许因为我年纪比她小的缘故,她在我的面前比较放得开,有时候还会调皮地捉弄我一番,而我常常趁这种时候追着她闹,运气好的时候可以不小心地碰到我不该碰到的地方,然後我的心就像给关着的小老鼠一样活蹦乱跳,当然,这种心里表现出的动静,是不会让他们看出来的。

李成和杨慧懂得不少性爱的姿势,我见过杨慧趴着让李成从後面进入,也见过杨慧坐在李成腰上蠕动,最让我大开眼界地是杨慧竟然会把李成的肉棒咬在嘴里像吸冰棍似地吸吮。而一段时间下来,李成的肉棒大概有多大多长也让我看出来了,他的肉棒相对比我的来说要粗,但却不长。而杨慧的逼,我却一直没办法看个究竟,到底长什麽样的。

那时候其实我隐约感到如果继续这麽下去的话,一定会让人发现的,可是偷窥带来的刺激像是迷药一样把我给迷住。不过发现我偷窥的,不是杨慧,也不是李成,而是住在我另一个隔壁的花姑。

那一晚我躺在床上看书,花姑房间的灯还亮着,这几天在摊档看到她在织毛线,说先织好毛衣,待天凉了寄回家给老公穿,想来她现在正在赶工呢。而李成房间的灯却暗着,我心里一动,心想昨天李成没弄杨慧的逼,今晚上一定有行动,而现在我的灯没关,光线照进李成的房里,岂不看得清楚?

一想起杨慧的身体有机会给我看清,我的心一下振奋起来,加上近一个多月来的偷窥基本上没有遇到什麽危险,我早已没有刚开始时的那种害怕。

我熟练地将砖梯架好,小心地把头探过去,李成屋里的光线果然比往常充足了许多,可是屋里并没有我期望的情景,李成和杨慧老实地睡在床上,李成则拿着扇子殷勤地为杨慧扇着凉。

我颇为失望,继续往里张往了几下後准备下来,可是当我一回头时我差点吓得从砖梯上摔下来,那边和花姑相隔的木板有一大块是空的,而现在只见那边的房间里,花姑手里拿毛线,透过木板的空处呆呆地望着我。

我不知道是怎麽从砖梯下来的,我只知道我怕得要命,感到我以後的人生似乎就此完蛋了,我连砖梯都没有收起来,直接关了灯钻到床上吓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直到昏昏入睡。

第二天我硬着头皮起床,刷牙,吃早餐,然後开档。期间一直都能碰到花姑,我总是头低低地不敢看她,而花姑却若无其事地和往常一样,一样大声地嚷着,一样爽朗地笑着。

看到花姑似乎没有把我的事曝光的打算,我害怕的心稍为平静了点,心里寄托平时花姑对我这麽亲,这一次希望不会把我的事说出来。但心里总是十五十六地心虚,脸色也不好看了,弄得杨慧还以为我生病。

我摆的摊位平时在花姑的服装档门口,今天我却跑远了,花姑有意无意地在我身上瞄,直瞄得我全身发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就这样在担心受怕中过了三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大热下洗了冷水澡,还是因为精神终於熬不住了,我病了。

那天晚上就开始发烧的,一直到了第二天才有人知道,花姑去煮姜汤,杨慧姐去找了郎中。郎中把了下脉,开了几贴药,叫我好好休息几天,说只是小伤寒,没什麽大碍。

我确实没什麽大碍,除了第一天较晕沉外,第二天就好很多了。而这几天照顾我的当然是最疼我的花姑了。她若无其事地喂我吃稀饭和喂我吃药,和平时一样对我嘻嘻呵呵的,可我就是不安心,害怕见到她。

第三天中午,我已经觉得身体基本恢复了,可是花姑就是不让我下床,到了中午照常丢下档口去买了白粥给我吃。

我不用她喂,自己舀着吃。花姑望着没有说话,我突然感到气氛有点异常,心里发慌,连吃粥的声音都变轻了。

终於,花姑很小心地问:"小俊,你……你那天晚上爬这麽高干什麽?"

我的心直往下沉,这个情节其实这些天已经在我心里出现很多次,我也找了很多解释的理由,可是到真的面对时,那些话却全卡在喉咙里挤不出来。

"你在偷看杨慧姐吗?"

花姑的声音放得很柔,这跟她平时的声调很不一样,我情不自禁抬头望了她一眼,只见她眼里透出的不是责怪,而是一种关心,综合平时花姑像亲人一般的照顾,那一刻我彻底投降了。

"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这句话一说出口,我突然有种释罪的感觉。

"男孩子到你这年龄,对异性产生兴趣是很正常的,可你不能这样做呀。"

"我……我错了……。"

花姑又继续和我说了一些男孩成长的问题,其实我听着似懂非懂,只是一味地点着头受教。

"你呀,还好是让我发现了,要是让别人看见了,我看你怎麽办呢。"花姑接过我的碗,感叹地说。

"其实,其实我也想过不再看的,可是我……可是我控制不住。"

看见花姑不以为然的神情,我有点急了:"真的,骗你我是小狗。"

"那,以後能控制住了吧?你呀,要让李家兄弟看见了,还不揍你?"

"我会控制的。"

想起李成碗大的拳头,我不由自主地伸了伸舌头。也许是因为知道花姑不会将我的事说出去,心情有所放松,我的念头一转,突然不由自主地在眼前浮现李成下体的那条黑黝黝的肉棒,然後又很自然地联想到这条肉棒从杨慧屁股後进入杨慧体内的情形,一想到这些,我的心跳又像关着小老鼠般地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