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人妻浴室春情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7 19:13

《 与人妻洞房》

《人妻酒桌淫事》

喝了酒之后的我,虽然还能行动,但一静下来,就是头昏脑胀,看着身后翻找东西的小华,我问:「老婆,你不是要泡澡的吗?在找什么?」

哪知我一问,小华居然脸红了,「都是你啦,怀老公,人家一共带了三条内裤出来,这才一天时间,就脏了两条,哼!」

喝酒使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我傻乎乎的道:「这新的内裤刚穿上怎么会脏了呢?难道你大姨妈来了?不对啊,不应该是这几天。」

小华脸更红了,「哼,说什么呢?还不是你,飞机上摸得人家内裤湿了,刚才在酒桌上,人家刚穿的内裤,又湿了。」

呃,我楞住了,讪讪的说不出话。

小华拉开浴室门,从里面冒出阵阵雾气,刚才出去的时候,浴室里就没关,反正这是旅馆,但小华并没有直接进去,「老公,你扶人家进去吧!」看到我疑惑的看着她,小华道:「里面有蒸汽,人家戴着眼镜,进去就看不见了,刚才出来还差点摔一跤。」

「那眼镜拿了不就好了吗?」

「老公,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近视吗!拿了还是看不见啊!」

「呃,好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旅馆的浴室,一进去,里面充满蒸汽,就连我这视力正常的人都看不清楚,何况小华这个大近视了,顶上的灯光较为昏暗,可能设计的时候就设定好了,泡澡时,昏暗的灯光很有感觉,我估计泡着泡着都能睡着了。

将小华带到浴池边,小华取下眼镜,顿时两只眼睛眯了起来,向我的方向看了半天,才道:「老公,你怎么还不出去啊!人家要脱衣服了。」

小华这样一说,我反而来了精神,嘿嘿一笑,「老婆,不要害羞吗!又不是没有一起洗过。」

「臭老公,还不都是你耍流氓。人家喝了酒,现在头很晕,你先出去,等人家泡一会解解酒,解解乏,好不好嘛,老公。」

最后小华都用上了撒娇,那一声老公,叫的我全身舒坦,「老婆,让老公现在出去也行,不过嘛,老公要奖励哦!」

「老公你太坏了,这叫什么奖励吗!」

不过小华说归说,还是凑到我面前,踮起脚尖,将双唇凑到我唇上,一触即分,我哪能让她这么轻易走掉,右手一览小华的腰,将她压在我的胸前,心中一动,吻住她的双唇,刹那间异样激动的感觉使两人身躯同时一颤,我吸吮着小华的香舌,感觉到小华舌尖分泌出阵阵津液,我双手抚上小华丰满的胸部,电流射遍两人全身,小华轻轻推拒几下,终于放弃,任由我轻薄,我渐渐用力揉搓圣洁坚挺的双乳,嘴唇不断亲吻小华粉面的每个角落。我一把把小华抱得更紧了,开始亲吻她精致的耳垂,最后落在迷人的红唇上,被我火热的双唇攻击。

小华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一样,当他的舌尖分开自己双唇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当他的双唇与她香舌缠绕到一起时,小华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他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液由她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仿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小华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我们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小华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觉得背后老公的一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抚上丰满的双臀,那可是美女的双丘啊!他那双手肆意的抓捏着,爱不释手。

「嗯……不要嘛……」

小华口是心非的说。

我将小华上衣扯开,小华一具美妙绝伦的躯体显露出来,小华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我忍不住了,伸出手颤抖的解开小华的胸罩,慢慢拿开,一瞬我热血上涌,虽然周围充斥着蒸汽,但我还是看到小华双乳的晶莹剔透,随着小华紧张的呼吸,而颤颤巍巍。

「嗯」

一声娇羞万分的嘤咛,小华羞红了双颊,赶快闭上美丽多情的大眼睛,并本能地用一双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正娇傲坚挺、雪白柔美的圣洁椒乳。看着这个清纯绝色的小美人儿那洁白得令人头晕目眩的晶莹雪肤,我眼睛花了,昏沈的脑子短路了,眼前的一切都令我「怦」然心动。

我再次搂住小华,只觉胸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小华两座柔软、尖挺的处女峰顶在胸前,是那么有弹性。我的手握住了那娇挺丰满的玉乳,不断揉捏着玉峰,感受着翘挺高耸的处女椒乳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

望着那雪白玉肤上两朵花蕾,我心跳加快,迅速低下头,张嘴含住一颗柔软娇嫩坚挺的玉乳,伸出舌头在那粒从只有我碰触过的少女乳尖上轻轻地舔舐,一只手也握住了小华另一只充满弹性的娇乳,并用大拇指轻拨着那粒含羞的少女蓓蕾。

小华给我玩弄得玉体酸软,全身胴体娇酥麻痒,一颗娇柔清纯的处女芳心娇羞无限,一张美艳无伦的绝色丽靥羞得通红。

「老公,你真下流,不过人家很舒服。」

一波波的快感随着我的抚摸传遍全身,但到达那依然纯洁的下体时,小华感觉一阵阵痉挛,爱液不受控制的顺着处女阴道不断向外流淌,内裤已经湿嗒嗒,小华不自觉的摩擦着两双玉腿,藉以舒缓那麻麻酥痒的快感。

我的手伸到短裙一侧的拉链,「哧……」

拉链被拉开,毫不用力的短裙就被脱到脚下,小华白色的蕾丝内裤逐渐地暴露出来,当裙子离开身体的瞬间,小华的身上就只剩下了内裤了,除了下身的内裤,小华光滑洁白的肌肤已历历在目,曼妙的曲线更是裸无遗。正是这半裸的美体令我惊叹不已。

我满布血丝的双眼,放肆的盯着小华雪白半裸的躯体。匀称优美的身体上,大部份的肌肤都已经裸露了,白色内裤紧贴在同样高耸臀部上,反而比一丝不挂更煽动欲火。那柔和曲张的线条不自觉的流露出诱惑和性感来,洁白耀眼的肌肤展示给我,透着少女的羞涩。

这时小华恢复了理智,「老公,我要洗澡了。」

「老婆,现在就给我吧,你太美了,老公忍不住了。」

「老公,你答应过人家的,人家的第一次不能这么草率,人家要将最完美的自己送给你。」

「老婆,你在我眼中都是最完美的,我永远爱你。」

「老公,人家知道你一直憋的很难受,都是小华太自私了,可是小华的梦中一直有个完美的洞房夜。」小华弱弱的可怜兮兮的道:「老公,如果你要的话,那小华就给你。」

我心里一喜,小华终于松口了,我刚想褪下小华的内裤,彻底占有她,却看见小华脸上虽然幸福,却有深深的遗憾布在脸上,那是一种多年来的梦想破灭的复杂表情,我恨自己,看到了小华的表情,因为我心软了,而心一软,我知道,我又一次的妥协了,因为我爱小华,宁愿我受伤一万次,也不愿小华受伤一次。

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用手拍了拍小华挺翘圆润的翘臀,「好了老婆,嘴厥的都能挂个油瓶了,去洗澡吧!」其实说这话时,我有多么的想抽自己的耳光,我都怀疑,我的二弟会不会阳痿。

小华一楞,抬头惊喜的看着我,「老公,真的吗?你不打算在这里要了人家?」

我是多么想反悔,但看着小华喜悦的表情,我还是狠狠的点了点头。

小华没有立刻去洗澡,而是踮起脚,靠近我并轻轻啄了我的嘴唇,「老公,你先躺床上休息一会,人家洗好澡,就把自己全部交给你。」

小华这一句话,就将我原本有些灰色的心情转变晴朗了,也许是我大男人心里作祟,我没有表现出来,转身朝浴室门口走去,而小华看着我离去的孤独的背影,坚定的点了点头,也不知她在心里下了什么决心。

我走时拿走了小华的眼镜,其实是我心里的恶作剧,只是想小小的惩罚一下小华,谁让她老是让我憋的这么难受,还有就是本能的反应吧,以前只要小华洗澡我就会将她的眼镜藏起来,以便我偷窥不被小华发现,当将眼镜拿出来后,我又有点后悔,小华没了眼镜走路摔了怎么办呢!可我又不想这么示弱的进去送眼镜,哎,不想了,小华这么大的人了,应该不会摔跤。

在床边坐了一会,浴室中提起的欲望降了一些,这一降,刚才喝多了酒的后作用起来了,脑门又开始晕起来,迷迷糊糊中听到『碰』一声响,我一下子惊醒了,摇了摇头,才判断出声音来自窗户外的小走廊杂物室,我将窗户开到最大,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异样,看来又出现幻觉了,我无语。

「叮铃铃……」

床头的座机居然响了,我纳闷了,这不会是旅馆半夜的特殊服务吧!这叫什么事,这旅馆怎么还骚扰带了女伴的旅客?我犹豫着接还是不接,最后一咬牙,看了看浴室,里面没什么异样,我拿起电话,「喂,哪位?」我语气不是很好,这可是说给小华听的,表示我的清白。

「小将啊!我是萍姐,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哦,是萍姐啊!没人惹我生气,呵呵!」我尴尬一笑,「对了,萍姐,你找我有事吗?」

「你们不是喝酒了吗!我煮了醒酒汤,你来喝点吧!」

这头还真是晕的难受,我没有推辞,「好的,麻烦萍姐了,我这就下来。」

「好,拜拜!」

「拜拜!」

这萍姐真是贤惠,人又长得漂亮,季哥真有福气,不过我的小华可更清纯漂亮,我对着浴室大声道:「老婆,我下去喝个醒酒汤,一会就上来。」

「那老公你快点,人家再泡泡。」

一想到小华美丽的胴体等会就属于我了,我心里一热,「老婆,等会我可不会心软了,我要吃了你。」

只听里面『哗』的水响,小华并没有回答我,看来小华时害羞了。

我哈哈一笑,拉开门出去了。

「老弟,下来了,来,尝尝你萍姐煮的醒酒汤,保证你神清气爽。」看到我下来,季哥眼神一闪,端着碗到了我面前。

「呵呵,谢谢季哥。」我又朝着萍姐道,「谢谢萍姐。」

萍姐揉了揉额头,「自家人,什么谢不谢的,好了,你们慢慢聊,我头晕死了,去睡了。」萍姐皱着额头走入了卧房。

我和季哥一边喝着一边聊天,慢慢的,我脑子不听使唤了,思维像是停顿了似的,思绪神游物外,蒙蒙浓浓一直做梦。

梦中自己好像被人塞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