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攀亲诱妻(续)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4

《 山穷水尽》

《半夜摸到人妻床上》

「你又跑哪去了?」舒国东望着刚走进门的舒妤如。

他发现,最近大女儿出去就好像不见,回来就好像捡到似的,三天两头不见人影也就算了,就算打个电话回家,也是草草几句就收线,一点都不给他有任何询问的机会。

舒好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梭巡着客厅的每个角落,就是没看到她妈妈的踪影。

「你找什么?」舒国东开口问。

「妈咪呢?」舒妤如疑问着,不过两天没回来,却感觉好像很久没见到她人似的。

「在厨房切水果啊!」舒国东不以为意的说着。

「喔!」她应了一声就想往楼上走。

「你等一下,你还没说,你到底去哪里了?」

「没有啊!」她耸了耸肩,「因为——朋友——」

「生日!」舒国东接口,「你可不可以想点令我可以信的借口啊?」他的口气满是对她的无奈。

她迟疑的咬着下唇,没有答腔。

「到底去哪里了?」舒国东相信自己的女儿不会乱来,可是他可不信现在外头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

「反正没事的,我跟朋友出去。」她只好回答,「改天有机会再跟你说,我累了,先去洗澡。」

快逃喔!若是遇到她妈妈她就没那么好过关了。

「等一下!」叶馨兰一出厨房,赶紧叫住欲上楼的女儿。

舒妤如只得硬生生的停下自己的脚步。

叶馨兰撑着老花眼镜,打量舒妤如身上穿着一袭她从未见她穿过的裙装。

「我记得你出门是穿白色的衣服……」

「新买的。」舒妤如忙不迭的解释。

「是吗?」叶馨兰怀疑。

「我猜,是朋友送的,」舒国东插话,「而那个朋友还是男的吧?」

舒妤如迟疑的笑了笑,她红着脸,不知要讲什么,只好扭妞捏捏的说:「我上楼了。」

「姊!你别急着走,我有事要问你。」舒雪湘出现在门口,一双眼一进门就不停的打量着她。

「干么?」舒妤如看着小妹。

天啊!饶了她吧!怎么一个接着一个来,偏偏岑婕现在不在家,没人可以来解救她。

「我看到了,你刚才被一个男人载回来,」舒雪湘一脸贼兮兮的样子,「你们还亲得昏天暗地。」

舒妤如错愕的看着妹妹,怎么方才她没有注意到舒雪湘就在附近,她的脸一红。

「他给了我一张名片——」舒雪湘挥了挥手中的小卡,「好像挺有来头的,他会买保险吗?」

听到舒雪湘的话,舒妤如差点吐血。

舒家两老闻言,狐疑的四只眼立刻射向舒妤如。

「别这么看着我!」舒妤如咕哝。

「那是谁?」

「是——是我——」舒妤如吞吞吐吐,就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男朋友,对吧?」舒雪湘索性帮舒好如接下她未完的话。

舒国东、叶馨兰,这一次真的吓了好大一跳,他们是猜到舒妤如可能交了男朋友,但又不敢肯定,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真交了个男友。

「喔!是真的吗?」叶馨兰紧抓着舒妤如高兴的叫着。

有望了!有望了!

羞红脸的舒妤如,只好点头,让大家知道这一切。

「对啊!是我男朋友——」

???

五个月后

环境幽美的英式乡村渡假山庄,出现了舒家两老跟一对夫妻。

「唔——唔——」舒妤如摀着嘴巴,把刚吃进去的肉松寿司,吐出奉献给垃圾桶。

蓝煜翔体贴的将面纸递过去,看着痛苦表情的舒妤如,霸道的说:「以后我不准你再吃寿司了。」

「没办法,我就是想吃。」舒妤如竟是一副「没法度的嘴脸」往老公方向瞧了一眼。

叶馨兰担心的往前扶住孕吐厉害的女儿。

「妤如啊!你这次就乖乖听你老公的话,也不看看自己已经六个月的身孕了,吃东西还是那么的不小心。」叶馨兰想着快当外婆了,就忍不住提醒着。

「不会有事的啦!」舒妤如不以为意的说。这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叶馨兰牵着小腹便便的女儿,来到凉亭内的椅子坐好。

一坐下,舒妤如毫不忌口,又拿一片寿司往嘴里送。

「不行。」蓝煜翔及时抢下那片寿司,往自己的嘴里送,「我替你肚子里的Baby吃了。」

舒妤如伸出手,想抢下最后一块寿司,但却被叶馨兰给捷足先登。

「你们——」舒妤如嘟着嘴巴,用着带有恨意的眼神,望着最后一片寿司被叶馨兰吃下肚。

现在这丈母娘与女婿是站在同一站线上,叶馨兰疼爱蓝煜翔的模样,好像人家才是她生的似的。

舒国东见状,摇着头,「你们两个这是何必呢,妤如如果想吃,你们就应该让她吃嘛!」

「对啊!还是爸爸讲理,我是孕妇耶!」对着老爸撒娇着,但委屈的眼神却直勾勾的望向爱欺负人的蓝煜翔。

「爸!这是不行的,我阻止她,是因为我不想再看她吐了。」蓝煜翔厌恶极了。

六个月了——他可没听过有哪个孕妇会吐那么久的,若他再不阻止,可能自己也会跟着孕吐起来。

「算了、算了,我不管你们了,」舒国东决定不插手小俩口的事,「你们两个自己去四处走走,顺便让妤如做做产前运动。」

舒妤如闻言,脸色一变,舒国东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竟然要她这个孕妇去走路。

「老爸,太早了吧!」首先抗议的,当然是有一颗球在肚子上的舒妤如。

孕妇怀孕中期,通常是懒懒的,所以现在舒妤如根本不想动。

叶馨兰不认同的接口,「怎么会太早!都已经六个月了,你再这么懒下去,小心孩子不好生。」

「才不会呢!」皱着眉头,舒妤如满是不悦。

「快去、快去,不然你来奥万大赏枫干么?不出去走走怎么看得到美丽的枫叶呢?」她提醒着宝贝女儿此刻的目的。

舒家两老,向这对刚结婚两个月的新婚夫妻,用眼神催促着。

心不甘情不愿的舒妤如被蓝煜翔牵着走,两人越过赏枫大道,来到一处满是枫树林的树下停歇。

「想来想去,真不公平。」

「你说什么?」蓝煜翔温柔的看着爱妻问。

「我总觉得自己是被你给设计了。」

「怎么说?」蓝煜翔觉得好笑的问。

舒妤如指了指她日益茁壮的肚子,算起来这个小生命,应该是他们俩发生第一次关系有的。

而他在第一时间知道她怀孕的消息之后,立刻决定结婚,根本就没询问过她的意见。

「为什么我要被你牵着鼻子走?」她嘟着嘴问。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蓝煜翔故意装傻。

舒妤如对天一翻白眼,「我说——」

「什么?老婆,你说什么,你是说,你很爱我啊?」蓝煜翔故意装作耳朵听不太清楚,大声嚷嚷,将音量扩大。

赏枫的行人,纷纷转头看向两人。

蓝煜翔拭目以待的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她的反应会是如何?

「啊!你很讨厌耶,我哪有这么说,你还讲那么大声!」舒妤如小脸霎时晕红,捶着蓝煜翔的胸膛叫道。

蓝煜翔侧首转向舒妤如的粉颊,吹着气,「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本来就很爱我啊!」

她红着脸,瞪了他一眼。

「别气了,」他从背后环着她,跟她一同看着眼前的美景,「这样的我们不是很好吗?」

她没好气的瞄了他一眼,不过,他们现在确实是很好,她无法反驳他。

舒国东、叶馨兰这对老夫妻,随后也牵着手,漫步在秀丽枫红景象的奥万大枫树林里。

看着他们两夫妻恩恩爱爱的模样,叶馨兰打从心底笑了出来。

「我们终于完成了心愿。」叶馨兰的口气满是欣慰。

舒国东一脸质疑的望向叶馨兰。

「你真是老胡涂了,小外孙都还没出生,还有两个女儿还没嫁,怎么算是完成了心愿呢?」

叶馨兰闻言,哈哈笑了起来。

是啊!她都忘了还有两个女儿还待字闺中,不过现在,她最期待的是她的外孙出世,所以那两个丫头的事,就缓缓吧!

「我们那两个丫头的事,等明年再说吧!」

「是啊!等明年!」舒国东也认同,「我们先开心等着做外公、外婆就好!」两老相视一笑,期待小生命的到来的心不亚于那对甜蜜的夫妻。

???

「老师,你里面装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啊?」婷婷两条辫子可爱的甩啊甩,好奇的缠着舒妤如问。

「里面装的是调皮的妹妹啊,像你一样啊!」舒妤如捏着越来越皮,已升上小班的婷婷的脸颊。

她多么想,她的肚子里的小女儿,可以跟她一样的可爱。

「喔!那什么时候妹妹要跟我玩啊?」

「再过几天吧。」

舒妤如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但非常喜欢幼稚园工作的她,还是不听丈夫的劝告,执意要来上班。

不过上完今天的班,她就要开始请产假了。

今天一早起床,她便觉得不是很舒服,所以今天一上班,她就跟园长请了假,想回家休息。

突然之间,舒妤如感到肚子一阵阵痛,她不由得叫了出来。

「老师,你怎么了?」婷婷着急的问。

「我肚子……」舒妤如不知怎么跟小小年纪的婷婷说。

「老师,你肚子饿了吗?」

「饿?!」她摇了摇头,小孩子的逻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婷婷像是猜对的,往幼稚园厨房阿姨会在的方向冲去,一路喊着,「老师肚子痛,要吃饭啦!厨房阿姨你在哪里?」

其他老师一听到童言童语的婷婷一路呼喊,想也知道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快……快……」教室里的张心香连忙快步从教室奔出,「快点打电话通知妤如的老公,顺便先送她去医……」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蓝煜翔的身影。

「蓝先生,你来得正好,妤如她好像……」张心香指了个方向,蓝煜翔立刻冲过去。

等到张心香赶到舒妤如的身旁,已经看到蓝煜翔双臂抱起肚子大大的舒于如,往门口走去。

「果然,人家老公还是比我们还担心的。」张心香看着这对恩爱的夫妻步出幼稚园不由得叹道。

若她张心香有幸能嫁给这么好的老公,不知有多好,不自觉,她又作起白日梦。

「你看吧!要你好好在家待产,你就不要,现在很痛吧?」蓝煜翔数落眼前不听劝的美丽孕妇,一路上他不停的唠叨念着,「我看女儿,以后若跟你一样皮得不听劝,看你到时候怎么办?都快当妈妈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活该你现在痛成这样。」

阵痛袭来,舒妤如根本不想言语,只用着「你给我记住的眼神」凝视着前方,希望医院,快点到啊!她肚子好痛啊!

???

一个月后

双方父母齐聚一堂。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妈咪你已经抱很久了,换我啦!」舒雪湘吵着。

舒岑婕则在一旁看着好戏。

「唉哟,以后自己生一个,爱抱多久就抱多久嘛!」叶馨兰不放手,意有所指的看着小女儿。

舒雪湘闻言,嘴一撇,她还年轻,兴起的时候,跟别人的小孩玩玩可以,但她可不想要自己生个来养。

「老伴啊!你可别抱太久,人家亲家、亲家母可等很久了。」

舒国东很不好意思的望着,亲家、亲家母已坐了一个晚上的冷板凳了。

蓝煜翔的双亲,早早从德国来台湾探望孙子,一听到舒妤如替他们家生了一个女娃儿,纷纷笑得阖不拢嘴。

他们才刚走过丧女之痛,所以想必这个小孙女的到来,带给他们两老很大的安慰。

小女孩才出生,便可以看出未来的路一定很幸福,因为楼上的婴儿房,早摆满各式各样婴儿用品,玩具、玩偶还有一些儿童用的游乐设施把房间挤得满满的。

而这些玩具可都是小娃儿的爷爷、奶奶从世界各地精心挑选空运来台的精品。

客厅一阵一阵的笑声传来,让在楼上的恩爱夫妻不禁失笑。

舒妤如洋溢着甜蜜的笑容,方才喂完奶上来洗了个澡,一出浴室,却见蓝煜翔等着她。

「我换个衣服,就可以下去了。」她柔声的看着丈夫说道。

「不用急,你的女儿多的是人照顾。」

「可是——」

「再等一下嘛!你不觉得该是陪陪我的时候了吗?」蓝煜翔低头,将她给拉进怀抱里。

「什么啊……」舒妤如娇容微笑着,但心里的爱泛滥成灾,看出他眼底深处的暗示。

蓝煜翔两眼闪着欲火,搂着赤裸的舒妤如,用手传达炙热的情感。

「好吗?再为我生一个。」蓝煜翔根本没听到回答,性感嘴唇霸道的吻着舒妤如娇滴红艳的小嘴。

喘不过气来的舒妤如轻喊着,「好啊!只要你喜欢——」

两人纠缠在一起,一池池的春水荡漾不已。

两人心中都高唱着——

我爱你!

我也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