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喋血警花--天使之舞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7 14:01

《 韵文战役》

《空姐的脚奴失手的神偷》

喋血警花——天使之舞

仲夏里一个晴朗的夜,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天鹅大厦十三楼Odetta舞蹈中心里还亮着灯光。

宽敞的舞蹈厅里,一个身材高挑,曲线优美,身穿天蓝色紧身舞蹈练功服的美貌少女正指导着另外四个相貌出众,身材窈窕的少女排练舞蹈。几个女孩子上身是同一样式的丝质紧身舞蹈练功服,低V字的敞口领儿,胸前有蝴蝶式的抽裥,纤腰下是短短的裙摆。紧身衣弧形露背的设计使少女们泛着肌光的雪白玉背一览无遗,少女们坚挺丰耸的双峰、仅可盈握的纤腰和平坦的小腹、结实挺翘的枭臀,修长健美的玉腿,在紧身衣的衬托下更显得曲线玲珑,完美无瑕。

「静初,你的手应该这样摆,对,就这样。」负责指导的少女来到那个穿粉色紧身衣的少女身边,帮助她纠正手的姿势。

「月诗姐,刚才你说我转身的动作太快太硬朗,是不是应该这样?」穿着紫色紧身衣,身材娇小的少女一边轻转腰肢一边问道。

「对,就这样,虽然这个舞蹈是表现缉毒女警前赴后继,英勇反毒除黑的题材,但毕竟是以女性为表现主体的舞蹈,动作要柔和点,才能把缉毒女警的婀娜美丽更好地表现出来,才能让观众对她们的英勇牺牲感到痛心和激愤。」

「月诗真是越来越有老师的味道了,不知道你这小妮子教训你的刚哥时,是不是也要求他对你『动作柔和』?」穿着白色紧身衣的高挑少女微笑着在一边打趣。

姑娘们轻轻地笑起来。

那个叫「月诗」的少女俏脸绯红,轻轻地啐了一口,「宁宁,你就会贫嘴,这回你可是领舞……」

「放心吧,我的基本功可没有丢,呵呵。」那个叫「宁宁」的少女抢白道。

转过头对在一边捂着嘴偷笑的穿鹅黄色紧身衣的少女吐了吐舌头,「唉,若蕾,月诗被我说中要害了,刚哥对她一定是很粗暴……」

「哼!宁宁,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刚才还一本正经的月诗像个孩子一样追着宁宁嬉闹,少女们个个笑得前俯后仰。

正在排练的这四个俏丽少女是宁海市公安局缉毒支队的警花,其中程宁宁、韩静初和张若蕾是前年在警校毕业后一起进入警队的好姐妹,董佳则是前几个月刚刚加入警队的小师妹,四个少女都是便衣警察,因为容貌出众,工作出色,多次立功,被男警们暗地里起了外号,叫「反毒玫瑰」。宁海市最近刚刚破了几个大案,市局决定召开一个隆重的表彰与文艺调演大会,四个警花作为缉毒支队的代表,要排一个舞蹈在大会上表演。为此,宁宁特意请来了她中学时学校舞蹈队里的好姐妹,现宁海市艺术学院的舞蹈老师许月诗来指导。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所以警花们只好每天晚上到这里来排练到深夜,虽然几个警花射击格斗样样精通,不过说到跳舞,除了宁宁有一点基础,其他人还是头一回学习。幸亏警花们身体条件都不错,而且又都很刻苦,再加上月诗的悉心指导,经过这段时间的排练,警花们慢慢进入了状态,舞越排越像样了。明天就是正式演出的日子,所以大家今天练得特别晚。

「好,我们再排一次最后的那段,然后就该换上明天的演出服试试了。」月诗说道。

音乐响起。

董佳率先从台侧跃出,挥动手枪,向四周射击。姑娘们紧随其后。

枪声过后,音乐和缓下来。

姑娘们俏脸上泛起胜利的微笑,静初半跪在地,为若蕾包扎腿上的伤口,宁宁则怜爱地搂住董佳的双肩,为她拭去额上的汗水。

音乐骤停,宁宁无意中抬头,微笑蓦地凝固在脸上,她双手一伸,推开身前董佳的娇躯,飞快地举起手枪。

「砰!」刺耳的枪声响起。

宁宁的娇躯往上一挺,左手紧紧地按住了娇挺丰耸的乳峰,她秀眉紧蹙,牙关一咬,跃前两步,向前下方射击。

被宁宁推开的董佳柔和地旋转着,看到宁宁为保护自己负伤,脸上浮现出惊讶和痛苦的神情。她飞快地转到宁宁身边,伸手搂住了宁宁的纤腰。

宁宁的神情变得温柔起来,她微笑着,伸出颤抖的手,似乎要为董佳理顺鬓边的秀发,但手只举到胸前,就无力的垂下。曼妙的娇躯,也在董佳的搂抱中向后弯成一个完美的弧形。

后面的若蕾和静初,痛心地向前伸出手,定格。

……

「很好!」月诗不禁大声喝彩。

「啊,真累,今晚我都牺牲四五遍了。」宁宁直起身子,却看到董佳的眼中泛着泪光,「佳佳,你真的入戏了?呵呵。」

「刚才那一刹那,我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我在战斗中中弹,那爸爸妈妈该多心痛啊!」董佳不好意思地擦去眼角的泪水。

宁宁收起笑容,捧起董佳俏丽的小脸,「佳佳,别担心,有我们在你身边哪!

如果什么时候有危险,我也会像舞蹈中那样保护你的。「

「我可不要看到你牺牲,要是那样,我宁愿自己中弹。」董佳撅起小嘴说。

「好啦好啦,什么中弹牺牲的,这是舞蹈表演而已,你们啊,做到老太婆那天也不会负伤的。都差不多一点了,大家快换上明天的演出服,咱们最后排一次完整的。」月诗笑着说。

……

演出服是量身订做的,用的是丝质练功服的材料,外表看上去就是女警的制服,但却和练功服那样柔软、贴身,把警花们曼妙完美的身姿衬托得更为出众。

警花们换上演出服,显得更加英姿飒爽,娇媚动人。

……

排完最后一次,已经差不多一点十五分了。

看大家完成最后的造型,月诗满意地鼓起掌来。

「好,就到这里吧,明天你们只要发挥出刚才的水平,保证得个满堂彩。」

「月诗,这次真是麻烦你了。」宁宁一边擦汗一边向月诗道谢。

「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咱们俩谁跟谁啊,而且这回能认识几位又漂亮又英勇的好姐妹,我高兴都来不及哦。想想也真是的,难怪这年头好男人都跑去当警察去了,原来你们警队里都是美女啊?」

「呵呵,不如月诗姐也加入我们警队吧,我们缉毒支队里可都是帅哥俊男哦。」

董佳打趣道。

「哼,佳佳,你也拿我开心啊!」月诗娇嗔道。

「好了好了,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大家换好衣服收拾一下,快点回去休息,养好精神明天好好演出。」宁宁招呼大家。

就在这时候,突然外边传来「咣当」的一声响动,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咦?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啊?」出于职业的警惕性,宁宁轻轻地走出舞蹈厅,穿过关闭了灯光的办公区,拉开舞蹈中心的大门,往外看了一眼。只见电梯间里空荡荡的,走火楼梯间的防火门却还没完全关闭。

宁宁轻轻推开防火门走进走火楼梯间,楼下,传来缓慢沉重的脚步声和几个男人低沉的对话。

「哇,他妈的真沉,牛哥,怎么就不能坐电梯嘛?」

「你他妈的就是懒!你知道这两箱是什么?都是四号啊!这座大厦的电梯里都有高清视频录像,我们怎么能坐?」一个男人压低生意说,「黑龙那边十几天前被警察端掉了。一场枪战,黑龙堂口的手足一个没逃出来,黑龙这家伙连个全尸都保不住。幸亏他最大的一批货还没来得及提,现在风声松一点了,再不趁这机会快点出手,谁知道虎子和大猛这两个现在还躺在医院没醒过来的家伙,什么时候被弄醒就把这里给供出来了?」

「我们可是收了黑龙定金的,这样把货又转给其他买家,不太好吧?」

「你他妈的就是死脑筋,黑龙都见阎王去了,知道这笔买卖的就那么两三个人,这次被警方突袭,死的死,伤的伤,只要我们先下手为强,谁他妈知道?」

「那是,那是,呵呵!」

「你给我慢点,别慌!六猴下去看过了,一切正常,看门的那两个值班保安他已经搞定了!」

……

「糟糕!竟然是毒贩!」宁宁寻思,「这伙歹徒和前段时间被剿灭的黑龙一伙关系密切,刚才听他们的称呼,为首的很可能就是警方一直没有找到线索的与黑龙多次交易的那个神秘上家,叫做狂牛的人!」

宁宁急急回到舞蹈中心,把听到的情况告诉了几位姐妹。她又问月诗:「月诗,和这个舞蹈中心同层的是什么单位?」

「只有一个投资公司,和舞蹈中心各租了十三楼半层,据说做的是期货投资生意。我白天在学院上课,晚上偶尔过来做培训,也没留意到有什么不正常。」

「宁宁,现在怎么办?」若蕾问道。

宁宁细细弯弯的娥眉一蹙,「现在报告也来不及了,这样吧,他们抬着东西走得很慢,相信人也不多,我和佳佳从走火楼梯跟下去,静初和若蕾你们从电梯下去,由下往上拦截他们,同时小心下面那个接应的『六猴』。月诗,麻烦你立即报警,然后千万别出去,就在这里等着。」

「好!」警花们答应着。

「你们千万要注意安全啊!」月诗担心地说。

「嗯,大家都要注意安全,如果不能全歼,就尽量把歹徒拖住,等局里支援!」

宁宁说。

「是!」警花们取出手枪,分头行动。

宁宁和董佳沿着大厦的走火楼梯往下追,追到十一楼,已经听到下面两层传来歹徒们的脚步声。

走火楼梯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宁宁向董佳做了个手势:「小心点,不要打草惊蛇。」

董佳秀丽灵动的双眸凝视着宁宁,轻轻点了点头。

两个少女小心翼翼地跟下去,终于在九楼的拐角位看到了下面的歹徒。歹徒一共有七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一脸横肉,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四个歹徒吃力地抬着两个一米多长的黑色铁箱跟随在后,另外两个匪徒殿后,可以看到,中年男人和殿后的歹徒都握着手枪。

宁宁向身旁的董佳点了点头,两位警花举起手枪,继续跟在歹徒们的身后。

少女的软底舞鞋踩在楼梯上,几乎没有声音,歹徒们根本没有发现身后有两个矫健俏丽的倩影在无声无息地靠近。

又下了一层,宁宁想:「若蕾和静初应该已经到位了吧?」她转头向董佳示意,「准备行动!」

就在这时,董佳无意中踢到地上的一个烟头,烟头从走火楼梯通花栏杆中间掉下去,正好掉在负责殿后的一个歹徒头上。

歹徒急忙抬头,瞥见楼上两个纤巧的人影一闪,他惊慌地大叫起来「大哥!

有人!「同时拔出腰间的手枪。

宁宁见自己和董佳已经暴露,一拉董佳跃出去,举枪对准歹徒,娇叱道:「都别动!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

那个殿后的歹徒还想举枪射击,董佳抢先扣下扳机,「砰!」枪声在楼道里回荡,那个歹徒惨叫一声,右手鲜血淋漓,手枪也甩到几米外的楼梯平台上。

「放下箱子,慢慢把枪放地上,所有人举起手,面对墙站好!」宁宁喝斥道。

「这几个人中间有卧底,警方包围我们了?」为首的胖子心里一震,慢慢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的宁宁和董佳,不禁暗暗舒了口气,因为他发现,这两个美若天仙般的清丽少女虽然穿着贴身合体的警服,但灯光下看去,那分明是丝质的紧身舞蹈服,只是做成女警制服的样子。

「看来应该是这些女警察来对面的舞蹈中心排练,偶然发现了我们!就是不知道她们有多少人?但,如果都只是女孩子,就不怕!」胖子心里思索着,低声咕哝道:「咱们着了道了,听她们的,把枪和货都放下吧!」

歹徒们慢慢放下两个箱子和手枪,举起手,面对着墙站住了。

为首的胖子偷偷向殿后的另一名歹徒使了个眼色。

董佳看到歹徒们就范,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就要搜他们的身。

「佳佳,不要急!」宁宁看到若蕾和静初还没上来,担心她们是不是在下面遭遇到歹徒顽抗,连忙提醒董佳不要急着过去。

「砰!」

「砰!砰!」楼下突然传来几声枪响。

震耳的枪声回荡在楼道里。董佳心里一颤:「若蕾姐她们遇险了?」她毕竟刚刚从警校毕业,作战经验不足,这一刹那不自觉分了神。

胖子一直暗暗留意着董佳的神情,此时猛地一咬牙,大喝一声:「动手啊!」

飞快地从腰间拔出一把暗藏的狭刃短匕,转身凶狠地扑向董佳。

董佳一惊,举枪就射,却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的手狠狠甩开,「砰!」

子弹打在墙上,胖子已经扑到董佳面前。董佳躲避不及,只能尽力往后退去,同时把双手挡在自己身前。

「哧!」董佳只觉得下腹一凉,胖子手中那把一指宽窄的狭刃短匕已刺进了她的娇躯,好在她身形提前后退,双手挡在身前,所以匕刃只刺进不足三指宽的深度。

「嗯!」董佳轻哼一声,双手用力一推,急急退后脱开胖子的进逼,向胖子再次举起手枪。

胖子没想到董佳负伤之际仍有此反应,急忙转身就跑。

「砰!砰!」

「啾啾!锵!」子弹在楼梯通花栏杆上激起几点火星。

……

就在胖子呼喝出击的同时,另一个负责殿后的歹徒也用尽全力把身旁那个被董佳打伤了手的同伙向宁宁推去。

宁宁急忙举枪射击,「砰!」子弹穿透了被推撞过来的歹徒的胸膛。但那个歹徒的身体仍飞快地向她扑来,宁宁纤腰一拧一转,堪堪避开,挺身就要射击,却看到其他几个歹徒已经趁机捡起地上的枪,对准了她和身旁正向胖子开枪的董佳。

「佳佳小心!」宁宁娇呼一声,飞身把董佳推开。只听见枪声乱响,几颗子弹带着灼热的气流,擦着她们的娇躯打在墙上。

两个警花临危不乱,不待稳住身躯,已经转身对准歹徒们叩响扳机。

「砰!砰!砰!」

「啊!」一个歹徒胸口连中两枪,惨叫着扑倒在地。另一个歹徒转身想逃,背心蓦地喷出一蓬血雨,也扭曲着身体滚下楼梯。

「走!」胖子看到两位女警如此神勇,贼眼乱转,心生一计,他招呼一声,就带头向楼下逃去。其他三个歹徒也丢下铁箱,边开枪边往楼下奔逃。

「佳佳,追!」宁宁招呼一声,就要追下去,忽然听见身边董佳发出低低的娇喘声。宁宁回头一看,却见董佳秀眉紧蹙,贝齿轻咬,娇躯倚在墙上,微微颤抖着,左手紧紧捂住下腹,她连忙上去一把扶着董佳。

「佳佳,你受伤了?」

「刚才挨了那个胖子一刀,对不起,宁宁姐,我……」

「别说话,让我看看。」宁宁轻轻拉开董佳按在下腹部的小手,发现董佳的手上全是血!宁宁心中一紧,细看去,却见少女脐下三寸左右靠近大腿根部那平坦的下腹,深黑色的紧身裤上有一个一指宽窄的刀口,殷红的鲜血不断地渗流出来,丝质的紧身舞蹈裤已被鲜血浸透了一片,紧紧地贴在少女娇躯上。

宁宁看到董佳伤成这样,心里一阵酸楚,在几个姐妹中,董佳年纪最小,虽然出生富商家庭,却一点不像娇小姐,不管做什么都抢在前面,对自己要求特严格,几个姐妹都很喜欢她,把她当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

「不能再让佳佳受伤了!」宁宁心想。

董佳看到宁宁心痛的神情,急忙按住伤口,咬紧牙关,忍住剧痛,强打精神对宁宁说:「宁宁姐,一点小伤,不要紧的,我们快追吧,不然这群坏蛋……」

宁宁打断了董佳的话,「佳佳,你听我说,你的伤不轻,跟着下去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要大家分心照顾。你忍一下,乘电梯上去找月诗先帮你包扎,你和她互相照应一下,我去追他们!」

「你一个人怎么行,我真的没事。」少女强辩着。

「听姐姐的话,下面还有静初和若蕾,我们能应付。我担心楼上还有没有这伙歹徒的同伙,所以你一定要尽快和月诗会合。她是普通群众,你一定要保护好她!这是命令!」宁宁抱了抱董佳,转身快步冲下楼去。

……

就在宁宁查看董佳伤情的时候,那个中年胖子停下脚步,拉住一个歹徒,低声说道:「你从这儿出去,乘电梯回公司,把AMY、ROSE和阿峰叫上,回到刚才那个位置,把两箱白面抢回来,直接乘电梯去地下室上六猴的车!上车后留下ROSE和AMY看着,你们再回来增援我们!得赶紧弄掉这几个臭三八,不然警察一到,就什么都完了!」

「可上面还有两个警察啊?」

「怕什么?一个刚才被我捅了一刀,相信只剩下半条命了。另一个一定会追下来的!别忘了,进电梯前先把监控摄像头弄掉!」

「是!我们这就去!」两个歹徒低声答应着,推门走出楼梯间。

「你们两个,继续往下跑!」胖子向身边剩下的两个歹徒做了个手势。看着他们往下跑去,胖子阴险的笑了一笑,闪身躲到六楼楼梯间的防火门后。

……

若蕾和静初乘电梯直到一楼,只见大厦值班室里,两个值班保安歪倒在椅子上,昏迷不醒,桌上还摆着两瓶没喝完的饮料。相信他们就是被这两瓶饮料放倒的。

大厦门外一个人影也没有。

静初问道:「宁宁不是说还有个叫『六猴』的接应他们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嗯,我看应该跑到地下车库开车去了。」

「那我们怎么办?」

「我看咱们还是先由下往上,配合宁宁和佳佳拦截搬运毒品的歹徒,如果没有太大的动静,接应的家伙应该不会随便离开车子。这边控制住了大局,我们再下去抓住接应的歹徒。」

「好,就这么办!」两个少女举起手枪,快步走进楼梯间。

还没跑到二楼,只听见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枪响。

「糟糕,打起来了,快!」若蕾和静初加快脚步,地向楼上跑去。

静初心急如焚,提气疾奔,刚赶到第四层,突然被身畔的若蕾用力拉到一边的梯间防火门后。静初刚想问若蕾为什么,却听到楼下传来一阵急速的脚步声。

很快,脚步声已经来到若蕾和静初隐蔽的防火门前。

「怎么上面有枪声?不会是警察吧?」只听其中一个声音低声问道,声音里带着恐慌。

「下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不应该是警察,别出声,上去看看就知道了。」另一个声音回答。

「站住!」只见梯间防火门后,突然转出两个容颜娇俏,身材高挑健美的秀丽警花,手中乌黑的枪口对准了两个歹徒。

「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若蕾威严地命令道。

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歹徒看到瞄准自己的那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又听说他们已经被警察包围,已经浑身颤抖,他看看身边的同伙,战战兢兢地想把手中的枪放下。

「没用的家伙!」另外一个长的像黑铁塔一般的歹徒看到这种情况,嘴里骂骂咧咧地,犹豫了一下,也慢慢俯下身,摆出一个准备放下枪的样子。突然,他左手一伸,叫一声:「快开枪!」用力把身边的同伙向若蕾和静初推去,自己趁机转身跃下楼梯。

若蕾急忙推开扑来的歹徒,静初纤腰一转避开歹徒,抢前两步靠在墙边,果断地向逃跑的歹徒扣下扳机。

「砰!」子弹正中歹徒的左臂。

「啊!」那个歹徒闷哼一声,转身开枪。

「砰!砰!」

「呃!」那个矮小的歹徒上身抽动了一下,短促的叫了一声,「啪」地倒栽在梯段上,胸口喷出的鲜血很快在身下流成一汪。

若蕾和静初还想再开枪,那个高大的歹徒已经逃出了她们的视线范围。

「我们追!」静初举枪就追下去。

「不!静初你停下!」若蕾追上去拦住静初,「上面危急,先接应宁宁她们!」

「砰!砰!」此时楼上又传来几声枪响。

静初点点头,两位少女举起手枪,转身继续沿着走火楼梯飞快地往上跑去。

她们刚跑到五楼,就和从楼上逃下来的两个歹徒正面遭遇了!

「臭三八!」两个歹徒都是极度凶顽之徒,一看到下面的两位警花,便已举起枪来,叫嚣着就要向面前拦截他们去路的少女扣下扳机。

「砰!砰!」静初和若蕾的枪口抢先喷出正义的火光。

两个歹徒蓦地向后倒退几步,重重撞在墙上。他们的胸口和上腹分别绽开一个弹孔,一股股鲜血随即喷涌出来。两个歹徒抽搐着扑倒在地,转眼就见了阎王。

若蕾和静初刚舒了口气,却听见楼上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两位少女对视了一下,同时向楼上举起了手枪。

「若蕾,静初……」楼梯上闪出一个熟悉的倩影,原来是宁宁。

「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结果了两个!刚从上面逃下来的。」静初指指两个歹徒的尸体回答说。

「两个?」宁宁走上前去,低头看看地上的尸体,「糟?那个胖子呢?」

就在这一刹那,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从几位少女身后的梯段转出。

和静初并肩站在宁宁身后的若蕾突然敏锐地感觉到背后有异样,她猛然转过身去,却见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站在楼梯上,手枪已经对准了身旁的静初。

「小心!」若蕾娇呼一声,飞一般跃上前去,用自己的娇躯挡住静初,同时举起手枪。

「砰!砰!」

「砰!」

若蕾的娇躯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后退一步,紧紧靠在静初的身上。

「噗!」与此同时,若蕾枪中的子弹已击中了那个阴险的胖子,只见他左肩窝上猛地喷出一蓬鲜血。胖子身体一歪,低沉地痛哼了一声,接连倒退几步,飞快地转身跑了上楼。

「砰!砰!」反应过来的静初和宁宁举枪便射,子弹追随着胖子的身影,打在墙上,激出两团尘雾。

「往哪跑!」宁宁知道这个胖子是犯罪团伙的头目,娇叱一声就要追上去。

「若蕾!你怎么啦?」宁宁刚跑了两步,却听到身后传来静初的惊呼声。她转身看去,却见静初伸出双手,从背后紧紧环抱住背靠着她的若蕾,但若蕾仍无力地缓缓滑倒,她双眉紧蹙,贝齿紧紧咬住下唇,那清丽的脸庞上满是痛苦的神情。在姑娘那娇挺的胸脯上,浑圆的乳峰下缘,绽开了一个比五角硬币还要小一点的焦黑弹孔,热血「咝咝」地在弹孔中喷出,瞬间就把丝质的警服样式舞衣洇出一片殷红。

「若蕾!」宁宁看到若蕾中枪,心里一阵绞痛,她急忙一手紧紧捂住若蕾左乳下缘的弹孔,一手环抱住若蕾纤细的蜂腰,让这位好姐妹躺倒在自己的怀中。

「若蕾,振作点,没事的,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宁宁轻轻地叫唤。

若蕾精灵闪亮的双眸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她那精巧的瑶鼻渗出点点汗珠,微微张开的樱唇边溢流出一注血丝,沿着粉嫩白皙的脖颈流到胸前,那娇挺的胸脯急速地起伏着,热血,随着少女的心跳,在宁宁紧按住伤口的葱指间一次次迸出,浸透了贴身的舞衣。一会儿,少女的娇躯猛地抽搐了一下,缓缓地,永远地阖上了那迷人的眼睛。

「若蕾!」和若蕾亲如姐妹的静初悲痛欲绝,几乎要昏晕过去。

宁宁勉力镇定心神,慢慢地把若蕾的香躯放下,抱住静初的双肩,「静初,现在不是悲痛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抓住这帮歹徒,为若蕾报仇!」

静初抬起头,轻轻擦去脸上的泪水,「对,不能放过这帮匪徒!宁宁,我们追!」

「那个胖子应该就是我们一直没有抓到的『狂牛』,若蕾已经打中了他,我跟着血迹追!你直接到地下车库,拦截他们的车!」

「诶!」

「静初,一定要小心,明白吗?」宁宁那明丽的双眼含着泪水,凝视着自己的好姐妹。

「宁宁,我会的,你也小心!」静初深深地看了宁宁一眼,举起手枪跑下楼去。

……

月诗刚报了警,挂上电话,就听见楼梯间隐约传来枪声。

「糟糕,一定是宁宁她们和匪徒们交上了火!」月诗寻思,「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如果有人受伤,我还可以照顾一下的,这样,也免除了其他姐妹的后顾之忧啊!」想到这,月诗也顾不上宁宁她们的交代,跑到医疗室取出医药箱,就要去找宁宁她们。

刚跑到舞蹈中心的大门前,却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推开门,踉踉跄跄地走进来。

月诗仔细一看,进来的竟是董佳!只见这位小妹妹紧咬银牙,那张出尘的俏脸苍白得如同白玉一般,汗水把鬓边几缕秀发沾在腮边。她一只手扶着墙边,另一只手按在下腹部,娇躯轻轻颤抖着,慢慢地走进舞蹈中心。

「小佳!」月诗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搀住就要支撑不住的少女,慢慢扶她进医疗室坐下,这才看到,少女紧按下腹的小手已经满是鲜血,她身后的地上星星点点全是殷红的血迹。

「佳佳,不要紧的,伤得不算重,宁宁她们没事吧?」月诗看着这个可爱俏皮的小妹妹平坦的小腹上仍不断往外渗血的伤口,心疼得几乎落下泪来,急忙细心地将止血纱布轻轻地敷在伤口处,然后用绷带包扎好。

董佳的精神慢慢恢复过来,脸上也出现了少许血色,「月诗姐,我好多了,宁宁姐她们追下去了。」顿了顿,她又担心地说,「歹徒虽然不多,但很狡猾和凶残,我怕宁宁姐她们有什么差池,现在伤口已经止血了,我还是要下去帮忙。」

「小佳,不行!我只是简单地给你包扎了,没有缝合伤口。如果你马上参加战斗,剧烈的运动会导致伤口的迸裂,那是很危险的!」

「月诗姐,我会小心的,你就……」

「这样吧,小佳,我和你一起去!」月诗打断董佳的话。

「可是,月诗姐你……」

「别说了,我和你一起去,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总比让你一个人去的好!

如果有人受伤,我也能立即帮忙包扎呀!「

「那好吧,来,我们走。」说着,董佳勉力撑住自己,在月诗的搀扶下走出医疗室。

……

董佳刚进入舞蹈中心没多久,受「狂牛」命令上来叫人帮忙的那个歹徒也乘电梯来到这个楼层。一出电梯,他就看见,一行星星点点的血迹从旁边的电梯门一直延伸到舞蹈中心的门前。

「哼,刚才被大哥刺伤的臭三八一定躲里面去了。一不做,二不休,叫上他们几个,把这个臭三八干掉,也为狗子他们报了仇!」想着,他转身闪进了另一侧的公司大门。

「峰哥!我们遇上条子了,阿力、小勇和狗子被干掉了。大哥让我叫上你和AMY、ROSE一起到楼梯间把货搬下去,这就撤!」

「我们刚才也听到枪声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情况,不敢轻举妄动!」一个剃了板寸头,穿着紧身黑色背心,神情凶狠的男子迎上前来,「嗯,警察很快就会到,AMY、ROSE,快,带上剩下的现金马上走!」

不一会儿,两个身材窈窕的美艳女子从里间走出。那个一头齐耳短发,下穿白色紧身牛仔热裤,上身只穿一件莱卡弹力抹胸,浑身上下散发着野性魅力的女子正是「狂牛」的胞妹AMY。而那个长发披肩,戴着黑框眼镜,身穿合体丝质翻领白衬衣,下穿黑色短裙,手提小皮箱,一副白领丽人打扮的,是「狂牛」团伙的出纳,也是「狂牛」的情人ROSE。

「阿平,我们走吧!」阿峰说。

「峰哥,有一个刚才被大哥刺伤的女警,看情况应该躲进了对面的舞蹈中心,咱们是不是……?」那个叫阿平的猥琐歹徒用手指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就一个被我哥打伤了的女警察,还要四个人一起去把她做掉?靠!」AMY一手抽出手枪,「你们先到楼梯间拿了货,我马上过来!」

「AMY,别大意,自己多小心!」阿峰还没说完,AMY已经一扭小蛮腰走了出去。

「我们走!」阿峰和阿平、ROSE也快步走进消防楼梯间,往刚才遗下两箱毒品的楼层跑去。

……

月诗关了灯,背上急救箱,搀扶着董佳从医疗室出来,穿过舞蹈室的过道,转入办公区,就要往舞蹈中心的大门走去。刚转了个弯,月诗突然被董佳一把拉住,躲到身旁一个一人多高的铁柜子后,月诗刚要问怎么回事,董佳朝大门那边轻轻指了指,月诗这才发现,一个黑影正推开舞蹈中心的大门走进舞蹈中心,电梯间的灯光透进来,可以看到,那个黑影是个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子,她的手上,分明拿着一把手枪。

董佳寻思:「这个女子来势汹汹,一定是『狂牛』派来的杀手。自己受了伤,月诗又是没有受过训练的普通女孩,必须一击即中,否则非常危险!」她向月诗做了个手势,让她伏在柜子后不要动,自己则猫着腰,慢慢地移动到办公区内,从一张办公桌上取了一个笔筒,突然向办公区一侧甩出去。

「啪!」笔筒撞在不远处的墙上,发出一声轻响。

「砰!砰!」黑暗中,AMY正靠在墙边寻找那个受伤女警的行踪,突然听到异响,毫不犹豫地向响动的地方连开两枪。

枪声过后,四周一片寂静。

「啪!」董佳又向办公区的另一侧甩出一个订书机。

「砰!」AMY跃出两步,向发出响声的地方再次扣下扳机。

就借着AMY枪口闪出的火光,董佳猛地跃起,举起手枪向AMY扣下扳机。

「砰!」

「呃!」黑暗中只听见AMY惨呼一声,身躯猛地撞到墙上,复又摔倒在地。

月诗从柜子后走出,关切地问:「小佳,你没事吧?」

「我没事!」董佳刚才动作太猛,包扎好的伤口又迸裂了,她紧紧地捂住剧痛的伤处,调匀呼吸,勉力用正常的声调回答,「月诗姐,你开一下灯。」

月诗亮起办公区的灯,只见舞蹈中心大门进来四、五米的地方,一个最多刚满20的女孩倒在墙边,她野性的双眸不甘心地大睁着,乳白色抹胸下那傲人的双峰之间,绽开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枪眼,一缕鲜血正从枪眼中流出,沿着女孩惹火的娇躯流到地毯中。

董佳从AMY的手上拿走那把小手枪,「月诗,看情况『狂牛』还有后援,我们快走!」她轻轻擦一把额角渗出的冷汗,紧紧咬着银牙,慢慢地走向舞蹈中心大门。

月诗从没见过真正的尸体,呆了一下才回复过来,快步跟上去搀扶住董佳,两人一同走下楼去。

……

两位少女追到九楼,看到了下面一层正围着刚才「狂牛」一伙遗下的两个箱子等待AMY的三个歹徒。

「这么久,AMY不会有事吧?」ROSE问。

「阿平,你快上去看看,AMY如果出了事,我们都没法向大哥交代。」阿峰说。

阿平是领教过那几个女警的厉害的,哪里敢独自上去?但他又不敢违抗阿峰的话,也不敢叫阿峰或者ROSE去。毕竟阿峰是「狂牛」的头号兄弟,ROSE是「狂牛」的情人,都是得罪不起的人。而AMY更是「狂牛」的胞妹,如果真出了什么事,老大怪罪下来,轻则缺耳朵少指头,重则连命都不知怎么丢的。

想到这,阿平只好嗫嚅着,磨磨蹭蹭地往上走。

董佳和月诗隐蔽在九楼的楼梯拐角处,歹徒们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董佳把AMY的手枪递给月诗,示意她躲在一边不要动,又把楼梯灯关掉,自己则抽出手枪,屏住声息,等着走上来的阿平。

阿平战战兢兢地往上走,嘴里唠叨着「他奶奶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有一腿,故意支开我亲热,等我找到证据告诉老大,看你们怎么个死法……」

他刚转了个弯,突然眼前一片黑暗,他还没明白什么回事,已感觉一个冰冷的枪管紧紧抵住了自己的后背,同时一个甜美却又威严的女声低低地在耳边响起,「不许出声,面向墙,手放后!」

阿平刚想去拔枪,只觉得腰间一松,插在后腰的手枪已被人夺去。

「再乱动打死你!」

阿平本就是个贪生怕死之辈,黑暗中根本不知道身边有多少人,枪又被夺走,顿时软了下来,低声说:「别开枪,我,我,我不动!」

后面的人没有做声,过了好一会,那个女声才又低低地说:「带我们下去,就说AMY不在上面!你要敢乱说话,背后先开个枪眼!」说着,枪管狠狠地戳了他的背心一下,阿平疼的差点叫出声来,只好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一边一步步地往下走去。

八楼的楼梯间里,阿峰正和ROSE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忘情地热吻着。听到楼上传来声音,阿峰连忙把扭股糖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ROSE推开,举起手枪喝道:「谁!」

「别,别开枪,峰哥,是我!」阿平急忙叫起来。

「怎么这么快?AMY呢?」阿峰看到从楼梯拐角转出的果然是阿平,慢慢把举起的枪放下。

「AMY不在上面,可能,可能……」

不等阿平说完,董佳突然从他的身后跃出,左手持自己的手枪,右手举起从阿平那缴获的「黑星」,娇叱一声:「都别动!你们被包围了!」

阿峰和ROSE懵住了,只见五米开外的灯光下,俏立着一个英姿飒爽、美若天仙的女警,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着自己。

阿峰愣了一愣,还想举枪,但念头甫动,手还没有举起,却看见董佳左手枪火光一闪,在听到枪声的同时,只觉得一股灼热的气流在自己的右肩旁掠过,随即一股刺痛从右上臂传来。

「啊!」阿峰低低地叫了一声,右臂近肩部赫然多了一条焦黑的弹痕。

「老实点!都把枪放下!」董佳娇喝道。

阿峰和ROSE一下被董佳的枪法镇住了,僵持了一下,慢慢地弯腰,把枪放到地上。

就在这时,刚才被董佳逼迫着走在她身前的阿平感到董佳的注意力已经全放在阿峰和ROSE身上,又听说另一个女孩不是警察,心中不禁起了杀意,他想着:「如果就这样被这两个小妞制服,如果老大逃出去了,以他的行事习惯,一定会让我死得很惨,还不如趁这个机会,赌一次,如果能灭了这两个女孩,我阿平还能扬眉吐气一回!」想到这,他偷偷地从裤袋里抽出一把小刀,一按机簧,弹出三寸长,一指宽的刃口,转身向董佳扎过去。

一直跟在董佳身后的月诗留意到阿平的异动,一看到阿平拔刀,急忙举起董佳交给她的AMY的手枪就向阿平扣下扳机。

枪没响,月诗不知道应该打开保险。

这样缓了一缓,阿平已经转过身来,月诗毫不犹豫地扔开手枪,和身扑上前去,用自己的娇躯挡住董佳。

阿平只觉得一阵香风袭来,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倩影已挡在自己身前,用力把自己推下楼梯。

「啊!」阿平大叫一声,身体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摔倒在楼梯上,和月诗一起滚了下去。

阿峰看到形势突变,贼眼一转,一个翻滚避开董佳的枪口,抢起ROSE放在地上的手枪,转到ROSE身后,把ROSE的身躯作为自己的掩体,举枪就向董佳连连扣下扳机。

董佳没想到阿平会突然发难,眼见月诗把阿平推下楼梯,那边阿峰突然动作,也急忙向阿峰射击。

「砰!砰!」

「砰!砰!砰!」

枪声在消防楼梯狭窄的空间内回荡。

「呃!」只见被阿峰当成掩体的ROSE那娇挺的双峰上接连绽开两朵血花,鲜血瞬间把雪白的丝质衬衣和里面黑色的蕾丝乳罩浸透,她娇呼着,高高地挺起那丰满的胸脯,仰倒在阿峰身上。

「哦!」就在ROSE仰倒的瞬间,一颗子弹也穿透了阿峰的右胸靠肩窝的位置,一蓬血雨喷出,他闷哼一声,趔趄了一下,却没有倒地,反而紧紧抱住怀中的ROSE,一把拉开旁边的防火门,逃了出去。

「砰!砰!咔!」董佳边开枪边要追上去,但枪却打空了。

「嗯!」董佳扔下两支打空了的手枪,这才感到下腹传来一阵阵绞痛,她不禁轻轻地娇吟起来。少女紧按住伤口,缓缓地转过身,轻轻地说:「月诗姐,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烦您帮我再包扎一下……」

可董佳的话还没说完就顿住了,因为她看到,阿平后脑迸裂,已经死去多时,而月诗伏在阿平身上,娇躯微微颤抖着,却没能起来。

「月诗姐,你怎么了?没事吧?」董佳顾不上自己的伤,忍着剧痛走上前去,半跪在地,用力把月诗的娇躯翻过来。

「啊!月诗姐!」董佳一下子哭起来。

只见月诗美丽多情的大眼睛微闭着,那永远含着笑意的嘴角,泻出一注鲜血,沿着雪白的粉腮和玉颈,流到那天蓝色舞蹈服低低的领口上。而她挺耸玉立的乳峰顶端,那激凸的乳尖旁边,赫然露出一个黑色的刀柄,鲜血,从深深刺进少女娇躯的刃口一缕一缕渗出,沿着舞蹈服的领口,沿着少女双峰间那深深的乳沟,缓缓流泻,染红了紧身舞蹈服,又浸透了身下歹徒的衣裳。

「别哭,咳,咳,小佳……」月诗慢慢醒来,弯弯的娥眉因为伤口的剧痛而紧紧拧在一起,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她轻轻地呛咳着,「姐姐,姐姐真…

…没用,咳……帮不上……忙,你……快找……宁宁,快……去……医院……「

说着,月诗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娇躯抽搐了几下,双眼一阖,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月诗姐!」董佳肝肠寸断,低声饮泣起来。

……

阿峰抱着ROSE,躲到了消防楼梯的另一个梯间内,慢慢放下怀中的女孩。

阿峰一把扯开ROSE那浸透了鲜血的丝质衬衣,伸出大手,紧紧按住那挺翘丰耸的乳峰上两个鲜血喷涌的枪眼。

ROSE轻轻地娇喘着,苍白的脸竟泛出一抹潮红,黑框眼镜后那火辣多情的双眼凝视着眼前的男人,「给你……挡子弹……我……不后悔……总比……不明不白……地死在老鬼……手里好……,皮箱里,……有1000……万,你…

…快走……求你……别忘了……我……「她伸手抓住阿峰的大手,用力在自己挺翘的双峰上揉搓,」峰哥……嗯……再……爱我一下……「

阿峰呆住了,他本是一个不羁的人,虽然也喜欢ROSE,却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玩物,原以为这次拉了她挡子弹,她一定会恨死了自己,结果,这个女孩不但没有恨他,反而……

「ROSE!ROSE!是我错了!我该死啊!」阿峰泪流满面,他用力地揉按着怀中女孩的双峰,狂吻着她的小嘴和脸庞,直到再也感觉不到ROSE的呼吸和心跳,「ROSE,别走太快,我马上就来陪你!」

阿峰放下怀中的ROSE,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回刚才和董佳她们交火的消防楼梯。他已经忘了「逃跑」两字,只是一门心思要找到刚才击中ROSE的那个年轻女警,杀死她,为ROSE报仇。

……

董佳知道,必须赶快找到宁宁她们,抓住「狂牛」一伙,月诗才不会白白牺牲(她还不知道若蕾已经牺牲),她轻轻地放下月诗的香躯,拿起AMY的手枪,勉力站起来,就要赶下楼去。

少女的身后,消防楼梯的的防火门突然被推开。

董佳迅速地转过身来,只见双眼通红,满身鲜血的阿峰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毫不犹豫地举枪就射。

「砰!砰!砰!砰!」

阿峰的眉心、胸膛鲜血狂喷,他双眼环睁,无声地扑倒在董佳脚下。

「嗯!」董佳低低地娇吟了一声,接连倒退两步,倚在墙上,她微微俯首,慢慢地举起左手,按住了自己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如嫩笋一般挺耸的乳峰。少女的左乳内侧,那粉红的乳晕旁,一个狰狞的小小伤口中,少女的热血如细泉般喷出。姑娘紧紧地把手按在乳房上,竭力想阻止血流的迸涌,但任凭她怎样用力揉按,一股股热血仍抑制不住地在她修长洁白的葱指间流泻。

董佳紧紧咬着细细的贝齿,强忍着胸脯内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还有那种自己从未感受过的,如浪潮一般自双腿之间不断往上冲击的酸软感,她还想坚持一下,去找宁宁她们。但只跨出两步,这位美丽勇敢的少女再也支持不住,娇喘了几下,双眼一阖,缓缓地,缓缓地倚着墙壁,永远地倒下了。

……

宁宁跟着「狂牛」的血迹,来到电梯间,却见血迹来到其中一台电梯前就消失了,她抬头看看,只见电梯的楼层指示灯闪动着,最后停在「- 1」的位置。

「糟了!『狂牛』已经逃到负一层车库,静初在楼梯追截,我得马上赶下去,在车库出口拦住他们!」宁宁急忙按住召唤键,从另一台电梯下楼追击。

……

「狂牛」捂住肩窝的伤口,失魂落魄地乘电梯到了地下车库。只见一辆「奥德赛」商务车已经停在电梯门旁,开车的「六猴」和刚从上面逃下来的长得如铁塔一般的「大熊」,还有一个叫安仔的亲信正焦急地等着他。

「大哥,你没事吧?」「大熊」看见「狂牛」浑身是血,吓了一跳,急忙跳下车过来搀扶。

「我没事,阿宝呢?」「狂牛」推开「大熊」,自己跳上车子。

「我叫阿宝偷了一身保安制服换上,去车库口接应。」「六猴」扭过头来,「我们是不是马上走?」

「不,这里呆不住了,我已经让阿峰和ROSE、AMY他们把现金和白面搬下来!再等五分钟!」「狂牛」说道,「『大熊』、安仔,你们守在电梯间,接应一下阿峰他们,其他人见一个给我杀一个!」

「是,大哥!」

……

静初从楼梯一路追到一楼,都没有看见歹徒们的踪迹,年轻的女警担心歹徒丢掉一切从车库逃走,顾不上自己的安危,加快脚步,往地下车库追去。

静初刚转出最后一段楼梯,却见下面的楼梯防火门突然被推开,一个人影从门后转出。

「不许动!我是警察!」静初娇喝一声。

下面的那个歹徒颤抖了一下,没有做声,慢慢举起双手。

「把枪放下!双手举高,到墙边去!」静初轻轻舒了一口气,走前两步,靠着楼梯的通花栏板,双腿分开,向歹徒稳稳地举起手中的小手枪。

就在这时,静初感到梯段下有什么动了动,美目的余光一扫,却见就在她站着的梯段下那阴暗的角落中,突然转出一个矮小的人影。

「不好!」静初心里暗叫一声,枪口一压,飞快地向身下的那个歹徒扣下扳机。

「砰!」

下面那阴险的歹徒脑门上被子弹钻出一个弹孔,鲜血四溅,与此同时,静初修长健美的双腿之间那少女最隐秘的位置突然被什么重重地打了一拳,随即便感到一支灼热的铁棒便从玉门狠狠地扎进她未经人事的少女体内。

「啊!」静初长长地痛呼一声,好似一只受伤的天鹅,高高仰起了美丽的螓首,接连倒退几步,紧紧靠在墙上。这位清丽的少女,只觉得下体剧痛难忍,而夹杂在剧痛之中,还有一种她从未感受过的,酸麻而又甜美的浪潮,一波一波地由下而上冲击着少女的娇躯,使她俏脸绯红,贝齿紧咬,几欲晕去。

刚刚被静初喝住的那个歹徒,正是身材高大,如同铁塔一般的「大熊」,此刻他看见「安仔」偷袭成功,不禁狂笑起来。

「哈哈哈!小娘们,你长的这么漂亮,可惜要和我作对,对不起了!下辈子,我再操死你!」说着,他举起手枪,瞄准倚靠在墙边的那位仙女一般的女警那尖翘挺耸的双峰,狠狠地扣下扳机。

「砰!」

「哦!」静初的娇躯再一次狠狠地撞在墙上,她那浑圆翘挺右乳的外下侧,「噗」地绽开一朵殷红的血花,血雨喷溅而出,把身前的楼梯和墙身洒染出点点樱花。静初挺了一挺,娇躯轻轻颤抖着,倚着墙壁慢慢坐倒,无力地垂下了持枪的玉手。

「大熊」不舍地看了看倒在眼前的柔美女孩一眼,强忍住那腾腾升起的兽性,狞笑着转身就要走出楼梯间。

「砰!砰!」

刚走到防火门旁,拉开门扇正准备走出去的「大熊」浑身一颤,慢慢地转过身来,他的背心中央,两个枪眼鲜血狂喷。眼前,倚坐在墙边的少女双手持枪,娇喘着,美丽的双眼带着轻蔑的笑容。

「好!厉害!」「大熊」涌出血沫的嘴边泛起一丝诡异的狞笑,他向静初竖了竖大拇指,突然「扑」地软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嗯!」静初秀眉一蹙,檀口一张,接连喷出几口鲜血,她丢下手枪,倚在墙边,那双明丽的双眼慢慢地,永远地合上了。

……

枪声刚停,「六猴」急忙跑下车,冲进消防梯间。一会儿,他脸色苍白地跑出来,跳上驾驶座,「大哥,『大熊』和『安仔』都没了,我看阿峰他们也……」

「狂牛」满是横肉的脸抽动着,一会儿,他用力吸了两口烟,狠狠地把烟蒂一扔,「走!到西郊码头!」

「呜……」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警笛声。

「快!冲出去!」「狂牛」大喊!

「六猴」刚启动油门,只见一个一身合体女警制服打扮,脸容俏丽,身材高挑健美的女孩已沿着坡道从远处疾奔过来。

「冲过去,撞死她!」

「六猴」犹豫了一下,随即狠狠地一踩油门,向沿着坡道奔来的宁宁直撞过去。

宁宁眼看一台银白色的「奥德赛」商务车停在楼梯间旁,已猜到这就是歹徒的车,此时眼看着车子发动,向自己直撞过来,她毫不畏惧,俏立在坡道中间,稳稳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砰!砰!」「狂牛」从副驾驶座探出头去,疯狂地向宁宁射击。

子弹擦着宁宁的身畔飞过,但这位英勇无匹的警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她的精神,完全集中在那举起的手枪上。

二十米,十五米,十米。

「砰!」宁宁果断地扣下扳机,随即矫捷地跃到一旁。

「噗!」「狂牛」只听见身旁传来一声闷响,他偏过头去,只见「六猴」的胸口正中绽开一个枪眼,早已毙命当场,鲜血仍如泉水一般从枪眼中喷出,瞬间将挡风玻璃染得一片通红。

「六猴」临死前扭动了方向盘,「奥德赛」斜斜地往左一转,接连撞到五六辆停靠在车位上的轿车,最后「蓬」的一下,重重地撞在一条柱子上。

「狂牛」没有来得及扣上安全带,撞车时,上身重重地撞在了挡风玻璃上,顿时头破血流,良久,才晕晕沉沉地蹬开变了形的车门,摇摇晃晃地走下车来。

「『狂牛』,你被捕了,把枪扔下!」一个清脆柔美的声音响起,「狂牛」

抬起头来,只见宁宁双手举枪,威风凛凛地俏立在自己跟前三米开外的车道上。

「别开枪,我投降!」「狂牛」摇摇晃晃地倒退几步,靠在打开的车门上,慢慢扬起手枪,「啪!」地扔到地上。突然,他的贼眼忽闪了一下,瞄了瞄宁宁的身后。

宁宁也警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忙转身举枪,对准了来人。

只见一个身穿大楼保安制服的青年人正跑到宁宁的身后,他高举着双手,急急地解释道:「别,别开枪,我是车场的保安……」。

宁宁轻轻舒了一口气,回转身去,警惕地监视着「狂牛」,向保安说道:「我是警察,我们的人应该到了,请你上去把他们带下来,还有……」,宁宁话音没落,突然在地下车库车道旁一个凸镜的反射中,瞥见自己身后的那个保安竟偷偷从后腰抽出了手枪。

「不好!」宁宁不及转身,娇躯往后一仰,纤腰一拗,做了一个漂亮的铁板桥,向身后偷袭的「保安」连开两枪。

「砰!砰!」伪装成保安的歹徒胸口连中两弹,来不叫叫出声,便已倒在地上见了阎王。

就在这一刹那,逐渐清醒过来的「狂牛」眼中凶光闪烁,迅速弯腰捡起了刚才丢在地上的手枪。

「砰!」

宁宁刚直起腰,一颗罪恶的子弹已呼啸而至,从少女挺耸的乳峰顶端射进了紧身衣下那诱人的娇躯,少女丰盈的胸脯蓦地喷出一蓬血雨。

「哦!」宁宁娇躯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倒退两步,勉力要举起手枪。

「砰!」又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少女的右肩,宁宁娇躯一仰,手枪甩到几米外的地方。

「嗯!」少女长长地娇吟了一声,勉力向前踉跄了几步,一个趔趄,无力地半跪在地。

「咔!」狂牛还想开枪,子弹打完了。

杂乱的脚步声从车子进出的坡道传来,「狂牛」知道,自己是再也逃不掉了。

绝望,一下子转成对眼前这个绝美警花切齿的恨,「狂牛」扔下空枪,从副驾驶座的抽屉里拿出一支锋利的螺丝刀,狂叫着,向五米外半跪在地的少女扑过去。

重伤的宁宁只是凭藉着超强的意志支撑着自己娇弱的身躯,眼看着「狂牛」

扑来,她勉强把身躯一偏,避开「狂牛」的正面攻击,同时举起双掌,用尽全力劈在「狂牛」的后颈上。

「哇!」「狂牛」痛呼一声,扑倒在地。

宁宁看见「狂牛」倒地,紧紧捂住鲜血喷涌的乳峰,娇喘着,勉强支撑着重伤的躯体,慢慢站起来,就想去捡回自己甩掉的手枪。

但重伤的宁宁刚才的全力一击,已是强弩之末,哪里能伤着强壮的「狂牛」?

「狂牛」狂叫着,猛地拉住宁宁的腿部,用力把手中那把锋利的螺丝刀刺进了少女隐秘的下体。

「噗嗤!」宁宁突然感到自己两腿之间的私处被一支尖利的东西刺入,一阵冰冷和剧痛混杂着酸麻的奇异感觉从少女的下体传来。

「啊!」宁宁只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黑,软软地仰倒在地。

「狂牛」狞笑着,跃起身来,举起那把螺丝刀,就要再往姑娘的咽喉扎去。

「砰!砰!砰砰!」赶到的警察开枪了,「狂牛」的前胸、腹部接连绽开几个枪眼,他挣扎了一下,无声地倒在地上,结束了罪恶的生命。

……

宁宁软软地侧卧在地上,鲜血,不断地从少女骄人的乳峰和隐秘的下体伤处流出,在地上汇成一汪血泊,宁宁已经感觉不到痛楚了,在一阵阵酸麻的羞涩感觉中,她仿佛看到月诗,静初,若蕾和董佳在向自己招手,自己和她们一个个穿着美丽的舞裙,在庆功会舞台上翩翩起舞……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