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我的母亲和舅妈(11)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1-31 19:12

《 给予母亲的疼痛(3)》

《红杏出墙的护士(美女医师——惠仪)》

作者:饥饿的杰克 字数:4273 :thread-9115023-1-1.

让各位久等了!不好意思。

但还是想请各位多多回复啊,之前的几篇回复实在太少啦

(11)

「来,哥几个把绳子松了,让这老娘们儿先下来!」

在老吴等人的指使下,母亲一脸畏惧的从圆盘上爬下来,然后低垂着头,跪 在地上,等候男人们的发落。

事实上,根据规则,母亲应该是在等待老王的发落。

「操!老王,这把你是发了!这美肉娘现在全听你差遣了!」

旁边的郑老板有点嫉妒地说道。

……

「嘿嘿……」

老王一言不发,只是淫笑着朝我妈走去,笑声中还透着点阴沉,令跪在地上 的我妈顿感不寒而栗,赤裸裸的身子也随后颤抖了几下。

看样子,老王已经想好了点子怎么折磨我妈。

「来,大妹子,别跪着了,跟我走吧!呵呵!」

老王从地上将我妈扶起,动作还挺温柔……然后一支胳膊搭在她左边的肩膀 上,一边顺势把玩我妈左侧的大奶子,一边搂着她往厕所走去。

「大妹子,告诉我,这是啥地方啊?」

「这……这是厕所……王大哥」

母亲抬起头,一脸不解地看着老王。

「那厕所是干啥的地方啊?」

他继续问道,同时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坏笑。

「是……让人方便的地方啊!王大哥,您……您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去!蹲到马桶上去,等着我!」

老王终于狰狞毕露,语气十分凶恶地对母亲说道。

此时,我妈的表情既有点害怕,又有点迷惑,但她还是十分顺从地脱掉高跟 鞋,爬上了马桶座,两腿大开的蹲在座垫上。为了能够保持住平衡,不掉下来, 我妈又用双手紧紧地抓住马桶前缘……整个人,活像条蹲坐着的大母狗。

接着,老王又命令我妈双手高举过头顶,并把嘴巴尽可能地大大张开。母亲 无可奈何,只好一一照他的吩咐做了。

看着我妈已经根据他的意思摆好了「造型」,老王非常满意,接下来,他便 掏出胯下依然坚挺着的阳具,伸到母亲柔软的唇间。

我妈以为老王这是要让她吹喇叭,于是就本能地闭上眼睛,将那根近在嘴边 的肉棒吞进口中,认真含住吮吸起来。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几秒钟后,老王忽然从我妈嘴里拔出阳具,并一手握 住,然后又用另一手按着我妈的头顶,腰际微往前伸,直到龟头距离母亲小嘴约 一尺的地方,才停着不动。

我妈用这样一种极其下流的姿势,毫无尊严地蹲在马桶上,裸露的身体不断 微微颤抖着。

但更可怕的是,她完全不明白,此时此刻,老王不仅不要她吹箫,反而将阳 具悬空,还对准着她正张得大大的嘴巴。

两人一个蹲着,一个站着,一动不动地保持这副姿态,约半分多钟,突然, 老王低沉地「呵」了一声,紧接着,一股湍急的金黄色的尿液,自老王龟头顶部 喷泄而出,直射进我妈的口腔里!

「臭婊子,你要是敢乱动一下,我就打死你!」

老王一边尽情地朝我妈嘴里撒尿,一边还不忘恶狠狠地警告她。

酸臭恶心的尿液,再加上令人发指的人格凌辱,折磨得我妈几近崩溃,但她 强撑着精神,纹丝不动地蹲在那,双手抱头,大口大口地用嘴承接着男人的尿液。

一串串珍珠般透明的眼泪,无声无息的,顺着母亲的脸颊缓缓流下。

老王的小便量多得惊人,尿了足足有一分多钟才尿完,我妈眉头紧皱着,已 经尽她最大的努力张开嘴巴,但还是有一半的小便溢到了外面,另一半则自然而 然是被我妈吞入肚子里。

母亲美丽的俏脸上,此时正写满了羞耻与愤怒,同时,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 睛也睁得圆溜溜的,死死盯着老王,盯着这个无耻下作的老变态……

等老王尿完,我妈已不知喝下了他的多少尿液。

发泄完后,老王意犹未尽地用手指夹着自己那根已经疲软下去的阳具,在母 亲的额头上胡乱敲打了五六下,才心满意足地将阳具拿开。

随后母亲便开始剧烈地呕吐起来,她辛苦地双手扶着洗脸池,不停地呕吐、 呕吐、呕吐,直到十分钟后,母亲才缓缓站起身,用清水嗽起口来。

不难想象,此时此刻,母亲内心里一定充满了无尽的泪的控诉。

更加令人绝望的是,待母亲洗漱完毕,再次回到客厅里,不知还有多少令人 发指的折磨、虐待,在等待着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可怜女人……

老王领着我妈从厕所里出来后,还没等众人开口,就眉飞色舞地主动讲起刚 刚在我母亲嘴里撒尿的「光荣事迹」。

男人们听了,纷纷哈哈大笑起来,有的还说下次若是有机会,自己也要学老 王那样,往我妈嘴巴里灌上一泡。

老吴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拍了拍我妈的屁股,笑着说道,原以为这娘们儿 的嘴只会吃饭、讲话,和给男人吹箫,现在又多了一个,就是给咱们接尿。

我妈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好像对此时正发生的这一切无动于衷,她耸搭着脑 袋,眼神空洞地谁也不看。

一会儿,等他们都说笑完了,我妈便自己主动爬上那张熟悉的大圆盘,然后 乖乖躺下,张开双腿,伸直双臂,让男人们再次用麻绳将其捆住。

躲在暗处的我,看着母亲充满奶水的一对大乳房巍巍颤动,腿上透明的连裤 丝袜也有些破烂,突然觉得,自己这次失策了,引狼入室。

本想着,请老吴帮忙,是一个一箭双雕的计策:既能让我妈临时一下子脱不 开身,好成全舅妈;又能在某种程度上,暗中挑拨一下老吴和刘哥的关系。

但看眼前的景象,这可恶的老吴反而比刘哥还要过分,竟然喊来了一群三教 九流的猥琐老家伙,变态地玩弄、奸淫我妈。

……

圆盘继续转着,又不断地停下,伴随一屋子男人们的呼喊声,我妈像一只用 来配种的母猪一样,一个接一个、轮流侍奉着老吴等人。

后来,终于有人中了头彩,自己玩爽了的同时也造福了其他人。

这位「好汉」便是老吴,他在用后入式肏弄母亲小穴的时候,因为早已相当 了解母亲下阴的生理构造,所以在抽插的过程中,他突然将龟头向上发力,猛地 一顶,直击我妈阴道壁上最敏感一点,刺激得我妈一声浪叫的同时,又不慎将屁 眼里的胡萝卜给挤了出来。

根据游戏规则,我妈将在接下来的一轮性交里,与任意数量的男人同时群P, 人数以及玩法,由此前的获胜者决定。

经过一番思考,老吴最终选择了之前并未得到太多机会肏弄我妈的张家兄弟。

兄弟俩虽然早已饥渴难耐,但还算懂得「礼数」,假惺惺了一番后,拱手将 点炮的机会让给了老吴。

老吴也不含糊,他驾轻就熟地把母亲按倒在茶几上,并将她的两条玉腿掰成 了M形,然后提着阴茎,用龟头在我妈的阴唇上轻轻揩了几下,黏滑的淫液滋润 了他的阳具后,老吴便再次对准桃源洞口,使劲往里一刺,只听「唧」的一声, 他的阳具便全根没入进我妈的肉穴里了。

母亲默默感受着这条熟悉的阳具,在自己湿润的阴道内畅通无阻地插进抽出, 只觉得下身又热又涨。当龟头直顶花心时,一种电击般强烈,却又不失充实的感 觉,瞬间涌上她的大脑,母亲不禁张口「啊」的一声沉吟,十分销魂。

在母亲叫床声的「鼓励下」,老吴也渐入佳境,他重重的喘着粗气,屁股开 始有节奏地一高一低动着,粗长的阴茎在我妈阴道里剧烈抽送,一刻不见停息。

母亲阴道口的嫩皮小孩子玩的粘手一样,紧紧地裹在老吴的肉棒上,伴随着 抽插不断被带进带出,大量透明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缕又一 缕的往外渗着。

旁边的张家兄弟虽然心里都有些不甘,但仍然兴致勃勃地看着,甚至还时不 时地为老吴叫好、助威。

直到十几分钟后,老吴和我妈几乎同时达到高潮,俩人赤裸的下身紧紧贴在 一起,女人的尖叫声与男人的闷吼声也混合在了一起……我妈的子宫内再次被灌 入一注热精。

待老吴射完精,又让我妈为其舔舐干净阳具后,张家兄弟便迫不及待地俩人 同时扑了上去。

他们把我妈拖到沙发上,然后大哥骑坐在我妈胸口,将龟头在母亲的乳尖上 研磨了一阵,再用双手将母亲的两个大乳房挤向中间,夹着自己的阴茎,好像老 外爱吃的热狗一样,随后就在我妈的乳沟缝中来回穿插起来。

而他亲弟则比较直接,上来就一把分开母亲的大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然后 用阳具在肉穴里一顿狂抽猛插,每次都是把阴茎拔出阴道口,再狠命地往前一顶, 直戳到底。

连续抽送了大约百多下后,二弟突然停止了抽动,但阳具仍然整支插在母亲 阴道里。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叫自己大哥暂时挪开,接着俯身把我妈抱住,再腰部发 力,往后一仰,顿时,他与我妈的体位就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

「大妹子,刚刚我操的你爽不爽啊?呵呵……现在换你了,来,自己动吧!」

母亲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就顺从地挪了挪屁股,确定俩人下身对接好后, 她便双手撑住男人的胸膛,自己主动用小穴套着他坚硬的肉棍上下跳动起来,大 哥在后面,看见我妈45°向下弯着腰,高高翘起的屁股正好对着自己。

于是他灵机一动,用龟头蘸了蘸我妈阴道口流出来的淫水,然后对准母亲雪 白浑圆的大屁股上,那朵又紧又嫩的小菊花,龟头突然往里使劲一戳。

「啊!」

母亲被突如其来的侵犯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可以……」

虽然早已沦为男人们的肉玩具,但我妈经历过得肛交次数可不多,毕竟喜欢 走后门的男人是少数。

此刻,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在菊门受到蹂躏的同时,母亲突然转过头,一 脸无助地看着老吴,好像是在无声无息地乞求。待她发现老吴此时也和其他男人 一样,正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她肛门受虐,母亲眼神里就顿时失去了光泽,只好心 灰意冷地把头转回去,低下,继续忍受、煎熬。

前后两个肉洞同时被男人插入肉棒,撑得饱涨,都快有种被撕裂的感觉了, 我妈只觉得酥麻难忍,头晕眼眩,四肢也开始不住地微微发抖,鸡皮疙瘩直起。

这两位不愧是兄弟俩,配合的十分默契。

俩人一前一后,你来我往,好像拿我妈丰满肥熟的肉身当起了球台,表演起 了精彩的双打,这个插进去,那个就抽出来,这根肉棒刚出阴道口,那根阳具就 顶上了我妈的直肠。

只见母亲会阴处被这两根大粗棒子几乎塞得一丝空隙不留,淫水刚流出来, 就给剧烈抽插不止的阳具,带得飞溅四散,并不时发出「唧唧」、「哧哧」的交 响。

张家兄弟俩越肏越兴奋,阳具越来越硬,速率也越来越快,连续抽插了快半 小时,都不曾停歇过。

我妈在这如火如荼的前后夹击,大肉棒轮番伺候之下,不断地高潮、高潮、 再高潮,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涌进了大脑,阴道、肛门里的括约肌更是毫无规律地 不断紧缩。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一直狠肏着我妈阴道的张家老二,突然觉得丹田发热, 龟头一阵酥麻,他知道自己快要射精了,于是又狠狠地猛操了几下我妈的小穴后, 便连忙抽身而起,对着我妈美丽的俏脸,就是一阵连绵不绝地海量喷射,一直射 的母亲鼻子、眼睛、嘴巴上都是一滩滩稠白的精液。

我妈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还来不及好好呼吸一下,就被刚巧也同时达到高 潮的张家大哥乘机而入,将阳具一把塞进了她的嘴中。

我妈表情十分痛苦地含着他的阳具,因为其味道实在令人不敢恭维,里面不 仅有男人阳具和精液的味道,还夹杂着自己肛门里的臭味。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