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帮同学迷奸姐姐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5 18:33

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没有暑期功课,也没去做暑期工,爸爸又没给我零用钱去玩,所以整天蹲在家里,无无聊聊胡胡混混地过日子。

我唯一的玩伴就是对面屋那个学长,他叫做阿志,已经高中二年了,长得蛮高大的,戴着厚厚的眼镜,是个标准的书虫。暑假他也是无事可做,唯一比我好的是,他还肯看点书,我就完全不肯了。

电视成了我每天的食粮。阿志会隔几天来我家,租了影带来我家里看,他家里还没有录像机呢。这次他把“回到未来”第一集到第三集都租来了,炎炎烈日,我们就在电视房里看得入迷。

“咦?你们在看“回到未来”吗?”我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电视房后面,“我在美国已经看过两次了。”她笑笑说完,又走开了。

阿志看到我姐姐脸都红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我姐姐,每次看到都要脸红一次,真是没用东西。

我姐姐小晴今年十七岁,爸爸送她去海外留学,已经读完高中三年,就快要考大学预科了。这个暑假才回来,所以今年我和她见面也只不过一个月时间罢了。

她生得很漂亮,留一头长长的秀发,水灵灵的大眼楮,最吸引人莫过于她那可爱的笑容和胸脯那戴着D杯乳罩的乳房。她平时不会故意穿戴得很吸引,但总是会引人注目。

阿志见到我姐姐走开,悄悄对我说∶“小新,我不瞒你,你姐姐真的很漂亮。”

我哈哈笑了起来说∶“我也觉得她很漂亮。”的确,姐姐回来这个月,有时我在梦中也会见到她的可爱笑容,而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梦遗了。

我看到阿志的手不觉意地按一下他的裤裆,原来他裤裆里的小弟弟已经挺了起来。

我取笑他说∶“哈哈,阿志哥,我看你不只觉得我姐姐漂亮,而且还想要干她呢。不过想要干,可要快点,不然她九月又要去美国读书了。”

阿志听我这么一说,面全红了,诺诺地点点头,然后忙说∶“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姐姐……”

我说∶“别老是说对不起,我们来个交易吧。”

阿志说∶“交易……?”

我向两边看看,姐姐不在旁边,就悄声对他说∶“如果把姐姐给你干,你会怎样报答我?”

阿志虽然很疑惑,但觉得我是说真的,唯唯诺诺地说∶“嗯,那我就把我新买来那部Sony Playstation给你……还有再加十张游戏碟。”

我诡异地笑道∶“好,成交。那你今晚等我的好消息!”说完便站起身来,把录像带停了。

阿志连拉着我说∶“喂……”然后紧张地四处看看,低声说∶“小新,你是说真的?”

我说∶“阿志哥,我当然有把握的,你放心!”

※    ※    ※    ※爸爸还在公干,那晚没回家,妈妈在厨房里煮饭菜。我在药箱里拿了六粒安眠药和润滑油,然后在工具箱里找来小刀,又偷偷进去爸爸妈妈的房里,在他们衣柜里找来一对手铐。嘿嘿,我知道这手铐是爸爸妈妈玩性游戏用的。当然我也把自己的扑克牌和小型录音机准备好。

我打电话给阿志说∶“阿志哥,你吃完晚饭后,大约八点过后,就可以来我家。”

阿志说∶“嗯,好的。谢谢小新。”

妈妈叫我帮忙从厨房里端汤出来,我就偷偷地把已经辗成粉末的安眠药放在妈妈那碗汤里。

开始吃晚饭时,我告诉妈妈和姐姐说阿志今晚会过来我家玩,她们都认识阿志,当然不会反对。吃到一半时,妈妈已经呵欠连连,不久已经说要先去睡觉。

阿志终于来了,我和他就去电视房里,一边继续看下午那“回到未来”的影带,一边喝啤酒。

到了十点,我就去姐姐阿晴的房间,见到她正在一边看书,一边听着音乐,她和平时一样穿着很松身的睡衣,睡衣刚好盖到臀部,而且质料很薄,我可以看见睡衣里她那短小内裤的轮廓。

“姐姐,我和阿志在玩扑克牌,你要不要一起玩?”

“真的很久没玩过了。”姐姐站起身来高兴地说,“美国那些同学都不懂玩我们“锄大2”、“争上游”的。”她还像小女孩那样一蹦一跳的,就和我走去电视房,我走在她后面,看着她那赤条条修长的双腿,差一点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我经过妈妈的房间时,看到她已经睡得很熟,看来那安眠药能让她睡到天亮。

姐姐到了电视房时,阿志睁大了眼楮,我当然明白阿志的反应,不过姐姐可能没有觉察她的两个乳头顶着睡衣,若隐若现,而且睡衣只盖到臀部,整双修长光滑的大腿都露在空气中。到底她去了美国,也开放了不少,所以不觉得自己穿得其实很性感。

我们开始玩起“锄大2”。不出我所料,不久姐姐就发现我们在喝啤酒。

“呵呵呵。”姐姐轻轻捏我的脸说,“小新,你们偷喝爸爸的啤酒。”

我求饶地说∶“姐姐,请你别告诉爸爸,好吗?”

姐姐笑笑说∶“我不会去告状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在美国小孩子已经在喝啤酒了,他们当汽水那么喝。”

我们于是继续玩扑克牌。

我倒了一杯啤酒递给姐姐,说∶“姐姐,你也喝一杯吧。”

姐姐推开我说∶“你们喝,我不喝。”

我就把那杯啤酒拨向她的脸。

“你疯了吗,小新?”姐姐叫了起来,但她脸上有很多啤酒,眼楮睁不开。

阿志当然知道我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他迅速地抓着她,捂住她的嘴,对我说∶“快拿手铐来。”我从口袋里拿出手铐,把姐姐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然后用手铐扣住她双手。她还在使劲挣扎着,双手动不了,只好双腿乱踢。

我伸手到她的大腿根部,把她的小内裤抓住,扯了下来。姐姐还是乱踢着,我差一点给她打中呢。我把她的内裤递给阿志,阿志就把那内裤塞进姐姐嘴里。

这时我看着姐姐,她眼楮瞪得大大的,愤怒地看着我。我从口袋里拿出刀子来,在她面前比手划脚,她开始有点害怕。

我温和地对她说∶“姐姐,你还是别挣扎吧。我给妈妈吃了安眼药,天塌下来也不会醒。爸爸又不在家,所以我今晚就是一家之主,你明白吗?别挣扎了。”

姐姐点点头,带着惊惶的大眼楮更是迷人。

我用刀子把她那件睡衣的钮扣逐粒挑开,她两个又圆又大的乳房抖露了出来,不知道是惊慌还是刺激,她乳房上那两颗小梅状的奶头变硬突起来了。我把她的睡衣拉开时,她饮泣起来。

阿志和我一样,看得垂涎三尺,当睡衣掀开时,他眼楮死盯着她下体那稀稀的阴毛地带。姐姐双腿夹得紧紧的阿志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下子连内衣裤都脱光了,七寸长的大鸡巴直直地挺了出来,还向上一翘一翘的。

姐姐这时也是全身赤条条的,只有长长的秀发把她那D杯的乳房半遮半掩。她的双腿还是紧紧夹住。

阿志从我手上拿走刀子,指着她的脖子说∶“阿晴姐姐,对不起了,请你张开大腿吧。”

姐姐只好把双腿松开,我和阿志立即“哦”了一声,可以看见她双腿间的阴毛和女器的一条小缝。

阿志还不满足,仍用刀子指着姐姐的脖子说∶“快,再张开一点。”

姐姐只好把双腿张开,阴部两片娇嫩的肉唇全露在我们眼前,我们还可以看见女孩那神秘小穴洞洞的小口。

阿志的肉棒立即挺得老高。我想他应该急着要干我姐姐。我于是把润滑油递给他,他倒一点在手上,然后擦在胀得像个灯泡的大龟头上。

姐姐躺在地上,看到阿志那巨大的肉棒时,吓得全身都发抖。但阿志的肉棒已经缓缓地放在她的双腿之间,当那龟头接触到她的大腿内侧时,她全身毛管不期然地竖了起来。

阿志的大鸡巴滑进她的小穴口里,比预期中顺利,虽然姐姐那小穴还没湿,但阿志的鸡巴涂了润滑油,滑得像一条鳗鱼那般。但毕竟姐姐还是少女,她那小穴仍很窄,所阿志要逐寸逐寸推进去,每进去一寸,姐姐的眉头都紧锁着,漂亮的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

阿志终于把他整鸡巴插进姐姐的小穴里,然后开始抽插起来。姐姐闭起眼楮,当阿志的脸靠近的时候,她转过头去,阿志的脸就埋在她脖子上,一边吻着她的粉颈,一边把大鸡巴插入她的肉洞里。

看着阿志终于能如愿地干上我姐姐,我在一旁也欲火焚身,我靠过去,伸手握着姐姐的乳房,她睁开眼看到是我,很震惊,我对她微微一笑,对准她的奶子用力捏了下去。“唔……唔……”姐姐给我这样一刺激,全身都扭曲了。

阿志干得越来越快,突然他停了下来,用力抓着她的圆圆屁股,把她的整个下体紧抓着,然后整个身子伏在我姐姐身上。我能看到他大鸡巴在我姐姐的小穴里一浪接一浪不断射精的情形。

阿志全身无力地压在我姐姐身上,而我姐姐直直躺着,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过了半分钟,阿志才依依不舍地把他那条已经软化的鸡巴拖出我姐姐的小穴。

我姐姐立即又双腿乱踢,想踢走阿志这淫虫,我立即把刀子放在她脖子上。

“怎样,阿志哥?”我问他。

阿志傻傻地笑说∶“哇塞!真好干,你姐姐真是无敌!”

我仔细看着姐姐的小穴,乳白的精液从她的小穴里流了出来,最令我出奇的是还有血丝,原来姐姐还是个处女呢。

姐姐看着刀子在她脖子上,不敢乱动,但却瞪大眼楮怒视着我。我把刀子交给阿志,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和阿志刚才一样脱得光光。

“你想干什么?”阿志有点惊讶说,“她是你姐姐呢。”

我没有回答他,挺着自己那少年粗大的鸡巴,压在姐姐身上,然后将肉棒对准姐姐的小穴插了进去。

姐姐全身都软了,她完全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这样对她。不过当我抽插十几次之后,她已经闭起眼楮,哼哼地呻吟起来。我把她嘴里的内裤拿开,她便发出“啊啊啊”的淫声。

我突然停着不动,不再抽插她,她反而扭动着身体,让我的肉棒继续搅动她的小穴。

“姐姐,想我干你,你就要哀求我……”我还要进一步侮辱她。

“啊……小新……好弟弟……求求你继续……干我……插我……”姐姐轻声地说着,又扭动着身体,我才又奋力地抽插起来,每次都一插到底,直撞她的花心,害得她快感一浪接一浪。

“啊……好弟弟……姐姐很喜欢……给你干……大力插我……啊……弟弟大鸡巴……干得我好舒服……啊……”这一次我没威胁她,她自己说了出来。我抽插得越起劲,她浪叫得越多,我听得就越兴奋。

当她全身发浪的时候,我也开始喘着粗气,重重地抽插着她。姐姐又浪叫起来∶

“啊……好弟弟……把你的精液……射进我洞里……啊……干我……”

我听了姐姐这种淫语,顿时双腿发酸,“唧唧唧”地在姐姐的小穴里射出我热热的精液,她闭起眼楮,感受着我射精的那种冲力。阿志在一旁倒是看得如痴如醉。

我把鸡巴拿了出来时,白黏黏的精液缠着丝状,还黏着我的鸡巴和姐姐的小穴。这一次姐姐没有像刚才对阿志那样踢我。

我从身旁拿出录音机,对姐姐说∶“姐姐,我刚才一直都在录音,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可别告诉爸爸妈妈。”

姐姐脸上有点惊讶,但没有发怒,温顺地点点头。

我把那录音带拿出来,叫阿志收起来,然后用钥匙打开姐姐的手铐。她慢慢地站起来,白色的精液还不断从她两腿间的小穴里流出来,沾在修长的大腿上。

等她穿好衣服后,我就说∶“好吧,大家都去睡觉吧。”姐姐回她自己的房间,而阿志也回家去了。

其实虽然我这样要挟姐姐,但还是很担心她会告诉爸爸妈妈。幸好,她真的没说过一句话。

于是我更是变本加厉,经常偷偷进去姐姐房里,爬到她的床上把她干了,有时阿志来了,我们两人就一起干她。姐姐对我们也没有太多不满,反而后来对我们产生好感。到了九月她要去美国读书,我到机场送她,离别的那一刻,她还依依不舍地拥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