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和少妇的集体做爱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2-13 06:12

《 美妇会所》

《老汉晨运艳遇少妇记》

镜头一转,四个人原本在客厅,却见阿林进入一个房间里,不够五分钟,张妻竟然一个人开门进去。

在客厅中,只留下翠玉和阿张,这候,阿张坐近翠玉身边,伸手去抚摸她的胸脯。

翠玉不但没有反对,而且自动向阿张投怀送抱,他还伸手去解阿张的裤链┅

秀媚好奇怪,但是她想了想,已明白这怎麽一回事。

她偷偷看一下翠玉,只见翠玉神情自若,似乎好欣赏萤幕上的精彩片段。

阿张将翠玉衫钮一粒一粒解开後,又将她奶罩的扣子解脱。

一双大乳房从募地跳了出来,仍然是好坚挺的,阿张便手到拿来,用手掌在那奶头上搓摩。

翠玉一脸享受的表情,闭起眼睛任凭阿张替自己服务。

同时,她亦用手拉出阿张的阳具玩弄,她欠身缩在地上,半跪着,张开了小咀,将那软绵绵的东西含入嘴里。

神奇得很,当她用嘴含着那半软不硬的肉肠,吐吐吞吞之间,那肉肠已经成为一条竖直的柱子。

阿张亦不甘寂寞,来个六九式,向着她的三角地带进攻。

阿张的舌头接触到了那两片嫩肉,那嫩肉好似蚌肉一样鲜嫩多汁,透发出一点莹莹波光。

草丛之中,有一道小溪,润泽得让阿张更筋肉弩张。

“啊!呀┅”镜头转向了翠玉的面部,拍摄着她面部的表情。

她面部的表情是紧张的,咬紧银呀,秀发之际有点汗透在她的额角上面。

秀媚的手心也出汗了,不知几时,自己将衫角也捏得紧紧的,把她内心欲念亦唤起了。

阿张不愧是调情高手,他将翠玉的双脚分开,在翠玉後面将她右脚抬起,采取一个“後进”的姿势,将他的肉柱向她送去。

当然,这个姿势有小小困难,就是男的不能够看得见那仙人洞,很容易滑脱出来,但也不要紧,只见翠玉捉住男人的东西,导进她那个仙人洞内。

当他龟头刚抵门口,顺势一挺,便顺利地挤入了。”

那地方是润湿而滑腻的,果然和他的肉棒天依无缝,於是他就是一挺一挺的向着她肉体进攻。

镜头又一转,出现了另一个令她大吃一惊的画面,画面的男女主角并非别人,原来就是阿林同张太大。

只见阿林站着,而张妻则弯身趴在阿林背後,阿林的肉柱狂猛地向着洞穴挺进,一出一入,张妻只得张开口呻吟:“啊┅噢┅爽┅快┅快点┅”

“平时他对我的时候是没干得这样出色的,你看,这时他和张妻多合拍。”翠玉对着萤幕说。

“但是,你不会吃醋吗?”秀媚奇怪的问。

“吃醋?哈哈哈!”翠玉忽然大笑起来。

“不怕告诉你啦!自从我同老公玩了这个交换游戏之後,不但性生活更加美满,而且感情亦更融洽,简直好像得到第二春,也如再次幸福一样。”翠玉解释说。

镜头又转换了,正当阿林同张妻在房内欢好的时候,阿张和翠玉手拉着手,赤条条地走入房内。

四人一见面,好快的出现更令秀媚心跳加剧的场面。

阿张走过去他太太那里,用咀含住老婆的乳房,张妻非常受用,也伸手去握住住她丈夫的阳具。

而翠玉这个时则走近阿林身後,伸出玉手到他的子孙根,放在那肉柱与肉门的交接活动的地方。

当肉柱伸出进入之时,翠玉就用手套着,使她老公的肉柱多了一重磨擦。

“老公,我也要┅”翠玉说。

只见阿林拔出那湿淋淋的肉柱,如钢铁般的坚硬,一移位,便再塞入翠玉张开的门户里面。

原本已阜起肿胀的翠玉,那地方虽然塞入了如儿臂粗的肉柱,也只是两片嫩唇被挤分开了,轻易就吞没了那棒子,并不见容纳之後,有任何改变的形状。

阿林刚才和张大交合,已经做到勇猛且强劲,如今和他老婆翠玉,更是风云再现,撞得翠玉哇哇大叫,过瘾极了。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纸!”

翠玉出手之下,秀媚的老公阿陈自然逃不出她的诱惑,第一次见面,阿陈就被勾引到一间宾馆开房。

在翠玉热情配合之下,阿陈梅开二度,表现也很出色,翠玉甚至很满意阿陈的粗鲁蛮干,觉得有特别的刺激。

不过,那次阿陈并不知到自己的老婆也已经和其他男人玩开了,直至翠玉带他参加第二次群交大会,阿陈目睹秀媚同时和两个男人合体交媾,才知道翠玉勾引他的目的,但他自己也已经爱上集体做爱的滋味,当然不好意思再计较什麽啦!”

那次聚会中,翠玉极力鼓励阿陈和秀媚来一次即场表演,阿陈干得可欢哩!事後,俩夫妇都表示从来没试过这样的兴奋和刺激。

秀媚讲完她的故事,翠玉接着说道:“这次乐园的开幕典礼,我们当然要来凑热闹啦!阿林跟你是朋友及生意上的合伙人,所以我们特别注意你啦!”

达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我可要失礼了!”

他听秀媚讲故事时,早已一柱擎天,便双手搭在二女肩膊说道:“你们谁先来?”

秀媚道:“我先来吧!我很快就会败阵的,然後你可慢慢把翠玉玩个痛快!”

达刚二话没说,把秀媚掀翻倒地,立即骑了上去┅

不过,那秀媚并非如其所说那麽快熟,达刚策马扬鞭,大约把她骑了一、二十分钟後,她才告饶而止。

轮到翠玉时,她主动骑到男人上来。

翠玉和秀媚都是没生过孩子的青春少妇,达刚和她们交媾时,发现她们肌肤滑美富具弹性,乳房饱满,奶头如枣,阴道犹算紧窄。

不过,可能因为两女都是淫娃的缘故吧!她们的阴唇都显得比较深色。

达刚对翠玉特别感兴趣,翠玉在他上面套弄了十来分钟,逐渐显得不支,达刚便把她掀欢,抽高双脚来干。

翠玉被干得高潮一阵接一阵,秀媚则爬到达刚後面推他的屁股,在秀媚推波助澜之下,翠玉的阴道被干得淫液浪汁横溢,肉棒在抽插时发出的声响和她的淫呼浪叫交相配搭,连绵不绝,引致不时有人来假山洞的洞口窥视。

这时,达刚又想到曾经目睹他的妻子和阿林在他面前交媾的事,而现在竟有机会和阿林的老婆做爱,总算得予在心理上的平衡了,因此他特别来劲。

在翠玉欲仙欲死的叫床声中,达刚快美地射精了,这一次,他感觉上自己射得特别久,特别多。

当他无力地压在翠玉身上,就像浑身已经失去了重量一样,他心想∶目前依敏每日还在不得不去接客,但自己半年来也总算玩过无数女人,之所以会这样,无非是“我妻人淫,我淫人妻”的报复心理罢了!

只是,无论怎样,他总是忘不了依敏的阴道里被阿林灌满精液的一幕,现在,他也在阿林妻子的阴道里射精,叫他如何不特别兴奋,他简直感受到他的精液从龟头疾喷,溅射入翠玉之体腔的快感。

良久,达刚才从翠玉的阴道里拔出开始变软的肉棒,望着她阴道口洋溢着的精液,达刚仿佛大仇得报,又仿佛完成了一样壮举。

他又想到依敏,按照柳晴的说法,依敏还要三几个月才合约期满,到时,就不用再到“盲人按摩中心”去上班,去做变相的妓女了。

想到这里,达刚心里七上八下的,原本他准备等依敏一结束皮肉生涯,自己也从此脱离荒唐的花街柳巷,重新过正常的夫妇生活。

然而,今晚“地下乐园”的丰富节目,似乎又让他拿不定主意了。

按达刚的意欲,他今晚是想抱阿林的老婆或者女司仪幼娇睡觉,可是,因为睡衣舞会中交换舞伴太频密和突然了,当作为决定陪寝女郎的乐曲停下来时,达刚的怀抱中是两位夫妇来宾中的太太小芬。

既来之,则安之,况且这位小芬也算得上一位貌美如花的妙龄佳丽,秀媚还特别走过来告诉达刚,青春少妇小芬,就是她之前的故事中提到的张妻。

脱下睡衣的小芬,身材娇健,肌肤白晰滑美,达刚和她搂在一起,只觉得她贴过来的两团软肉犹如有暖玉温胸,背後触手两瓣臀肉,更是弹性十足。

小芬告诉达刚:“阿达,今晚我已经和五位男仕有过肌肤之亲,不过我好想和你再来一次,而且我身上任何部份都可以给你!”

“任何部份!”达刚思量着这一句诱人的骚话,由他半内多来百战肉林,他当然知道这话是什麽意思,不过他对“後门”的兴趣不大,他最喜欢的玩法是由女人先替他口交,然後再男上女下,或者把女人搁在床沿,自己站在地上捉住脚踝进行。

此刻,达刚和小芬犹如一对恩爱夫妻,他们互相搂抱,亲亲热热,春风一度之後,便双双进入梦乡。

开幕典礼後的第三天,达刚到“地下乐园”找阿林。

穿过聚龙宾馆的暗门,是一条九曲徊廊,据宾馆里的管房说,阿林正在新增设的按摩院里,接见两个重金礼聘的按摩女郎。

拨开低垂的珠,里面除了只有摆放着几张按摩床,竟然是空无一人,不过里间的有一个浴室里传来男女嘻戏的声音,吸引着达刚继续走进去。

当达刚走进浴室门口,他不禁楞住了┅

浴室中灯火辉煌,阿林躺在一张浮床上,有两位女郎正在替他做人体按摩,当见到门口有人,两位全身赤裸的按摩女郎都抬起头来。

令达刚吃惊的是:她们竟然就是依敏和柳晴!

两女也呆住了,她们停下动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阿林笑着说道:“阿达,我已经说服了“珍珠姐妹花”,并为她们搞好那头的合约,周末就可以来我们这里上班,我给出的条件,七姨已同意,你也没意见吧!”

达刚一时也不知道说什麽好,他眼睁睁瞪着浑身赤裸、涂满浴液泡沫的妻子。

阿林又笑道:“阿达,你也好喜欢阿珠吧!也罢,反正咱是拍挡兄弟,今天就把她让给你,来个额外服务吧!”

达刚脸红耳赤,也不知他是气是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依敏则移动娇躯,羞怯怯地躲到柳晴的身後。

“到这个时候,还是明说了吧!”柳晴突然开口:“阿林,我们不是什麽珍珠姐妹花,我叫柳晴,她是依敏,其实也正是阿达的妻子!”

“什麽?”轮到阿林吃惊了:“阿珠是阿达的老婆?”

“不错!依敏为了生计才抛身出来做,其实阿达也是深爱自己的妻子,为了免她为难,达刚才半年来一直没有说穿这件事!”

阿林恍然大误:“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事拉倒了。阿达,不知者不怪,希望不会为这件不愉快的事伤我们哥俩的和气!”

阿林又对依敏道:“嫂子,林某冒犯了,快穿上衣服再说吧!”

“不用了!”达刚突然说道:“阿林,你认识翠玉吗?”

“翠玉?你是说┅我老婆和你相识?”

“何止相识!三天前的‘开幕仪式’中,我一样和她亲热过。所以现在的问题,我只是想知道,阿敏为什麽不准备在约满後停止卖身,为什麽还要继续做这一行而已?”

“啊!你可千万别怪嫂子,都是我不好啦!是我出面和盲人按摩中心方面谈判,从他们手上赎出嫂子余下来的三个月时间,而嫂子她也只声明来这里做三个月而已!”

依敏这时已经围上浴巾,

依敏舞手划脚,拼命挣扎反抗,但男人压到她身上,早已勃硬的阳具,迅速插入滋润的阴道,依敏也立刻像被击中要害似的,完全停止了活动。

达刚频频抽送,连续的活塞动作发出“噗哧┅噗哧┅”的声响。

在此情此景,依敏似乎很快兴奋了,她阴道里的淫水越来越多,她的双手也紧紧抱住丈夫,小嘴不规则的喘着粗气。

旁边的柳晴,初时只是看热闹,後来也情不自禁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和耻部。

达刚蛮干了一会儿,依敏已经来了高潮,她娇喘吁吁,向老公示意,叫他玩柳晴。

半年来,达刚虽然和柳晴多次俩人赤裸相处过,但实际上他只是第一次在按摩中心时有过真正的交媾,其他时间都是口交和肛交而已,所以此时他也很想插入她的阴道。

柳晴已经躺下来,达刚面对这具赤裸的胴体,心里竟然有点儿紧张,加上他的妻子也在身旁,使他更觉得不自然。

不过,达刚那条刚从妻子阴道里拔出的湿漉漉大肉棒,毕竟还是插进了柳晴两条嫩腿中间可爱的绯红色裂缝。

达刚弄干柳晴的时候,依敏似乎还没有从趐麻之中恢复过来,但她双眼目不转睛地注视丈夫和柳晴这场淫戏。

只见他下床站在地上,把柳晴搁在床沿狂抽猛插,一会儿捉住她的脚踝,抽高着双腿狠狠抽送,一会儿又分开她的嫩腿,抓住她的双乳又揉又捏。

依敏看在眼里,她觉得与丈夫平时干自己时有点不同,她觉得他虽然是个粗人,但和自己行房时却是粗中有细,很有怜香惜玉的味道,但此刻对待柳晴,却是一点儿也不斯文,一场暴风雨般的狠干,使得柳晴只有呻吟的余地。

依敏在按摩中心时也被那里的客人如此狂暴过,她知道这是另一种滋味,所以这时她的心里一方面暗暗觉得老公是疼爱她的,又偷偷遗丈夫因为疼爱她而没能给予她这种另类的刺激。

达刚终於在柳晴的阴道里发泄了,他没有立刻抽出来,仍然将肉棒紧紧地塞在她的阴道里,也难怪,半年来,柳晴一向不让她进入这个禁地,如今他终於再次如以尝,所以他现在是泡在那儿不肯抽出来。

这时,阿林从门口走进来,他笑嘻嘻地说道:“阿珍吃亏了吧!被人干的双腿都伸直了,哈哈哈!”

柳晴不忿地说道:“阿林,你快干依敏,替我报仇!”

“呵呵!那可不行了!”阿林笑着说道:“现在我已经知道阿珠是嫂夫人,不但不敢再碰她,连请她来这里做按摩的事也不敢了!”

“这也不行!”依敏嚷道:“合约已定!说什麽也要做完这三个月,至於碰不碰我的事由你,反正我老公已经碰过你老婆,你不碰我,我也敢碰你的!”

“那倒是真话!”达刚笑着说道:“阿林,在我还没碰过翠玉之前,我心里是埋藏着一股不忿的糊涂气,现在嘛!你们想玩就玩吧!我无所谓了!”

依敏闻言,放肆地扑到阿林怀里,一下子扯下他身上的浴巾,然後坐进他怀中,底下的肉洞也自然地套上他的一柱擎天。

这时,达刚离开柳晴的肉体,柳晴舒了一口长气道:“死阿达,报仇也不用这麽狠吧!压得我气都喘不过来!”

说着,又指着地上的浮床说:“躺下吧!我来替你做肉体按摩。”

达刚仰卧下去,柳晴坐起身来,指着自己倒流出精液的阴道口对依敏说道:“看!你老公把我灌得满满的,都溢出来了!”

柳晴说完趴在达刚身上,先用乳房来做按摩,後来乾脆俯首含着他的男根又吮又吸的,却昂起着大白屁股在依敏面前晃来晃去。

依敏张嘴在柳晴的臀肉上咬了一口,惹得她“噢!”的叫了一声,然後,依敏换了一个姿势,开始舐食柳晴阴户里的精液,并示意阿林从她後面抽插她的阴道。

四人玩成一团,干得不乐亦乎。

依敏在按摩中心时也被那里的客人如此狂暴过,她知道这是另一种滋味,所以这时她的心里一方面暗暗觉得老公是疼爱她的,又偷偷遗丈夫因为疼爱她而没能给予她这种另类的刺激。

达刚终於在柳晴的阴道里发泄了,他没有立刻抽出来,仍然将肉棒紧紧地塞在她的阴道里,也难怪,半年来,柳晴一向不让她进入这个禁地,如今他终於再次如以尝,所以他现在是泡在那儿不肯抽出来。

这时,阿林从门口走进来,他笑嘻嘻地说道:“阿珍吃亏了吧!被人干的双腿都伸直了,哈哈哈!”

柳晴不忿地说道:“阿林,你快干依敏,替我报仇!”

“呵呵!那可不行了!”阿林笑着说道:“现在我已经知道阿珠是嫂夫人,不但不敢再碰她,连请她来这里做按摩的事也不敢了!”

“这也不行!”依敏嚷道:“合约已定!说什麽也要做完这三个月,至於碰不碰我的事由你,反正我老公已经碰过你老婆,你不碰我,我也敢碰你的!”

“那倒是真话!”达刚笑着说道:“阿林,在我还没碰过翠玉之前,我心里是埋藏着一股不忿的糊涂气,现在嘛!你们想玩就玩吧!我无所谓了!”

依敏闻言,放肆地扑到阿林怀里,一下子扯下他身上的浴巾,然後坐进他怀中,底下的肉洞也自然地套上他的一柱擎天。

这时,达刚离开柳晴的肉体,柳晴舒了一口长气道:“死阿达,报仇也不用这麽狠吧!压得我气都喘不过来!”

说着,又指着地上的浮床说:“躺下吧!我来替你做肉体按摩。”

达刚仰卧下去,柳晴坐起身来,指着自己倒流出精液的阴道口对依敏说道:“看!你老公把我灌得满满的,都溢出来了!”

柳晴说完趴在达刚身上,先用乳房来做按摩,後来乾脆俯首含着他的男根又吮又oebet欧亿app吸的,却昂起着大白屁股在依敏面前晃来晃去。

依敏张嘴在柳晴的臀肉上咬了一口,惹得她“噢!”的叫了一声,然後,依敏换了一个姿势,开始舐食柳晴阴户里的精液,并示意阿林从她後面抽插她的阴道。

四人玩成一团,干得不乐亦乎。

达刚的阳具又被柳晴吮得硬直起来时,阿林把抽插中的肉棒从依敏的阴道了拔了出来,笑着说道:“你来吧!还是均分雨露好些!”

达刚明白阿林此话的意思,因为他刚才并没有在妻子的肉体里射精。

接着,柳晴替阿林口交,依敏仍然舔舐啜吮柳晴的阴户,达刚则替代着阿林刚才的位置,双手捧着依敏的大白屁股,把粗硬的大肉棍儿从後面插入她的阴道中一下接一下的深入浅出,出出入入。

达刚又一次射精,这次他在妻子的阴道里注射,当他离开依敏的肉体,柳晴立即从阿林那边转移过来,把头儿钻到依敏的腿缝里啜吮着阴道里洋溢着的淫液浪汁。

阿林则捧着柳晴的大白屁股,把粗硬的大肉棍儿从後面插入她的阴道中狂抽猛插。

这一天,达刚夫妇没有回家,阿林和柳晴也没有离开,两男两女在按摩间里疯狂了一个晚上。

三个月之後,柳晴北上回到他丈夫的身边去了,依敏也没有再做按摩女郎,但她和达刚每星期的周末都参加“地下乐园”的盛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