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母女同夫***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29 15:25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腺刺激器

强精持久套环

加强加粗加长套

AV女优爱液

後庭润滑液

AV女优按摩专用棒

猛男穿戴变身装备

SM激情装

後庭刺激探勘

性感丁字裤

角色扮演服

母女同夫

我叫阿勇,今年二十五岁,身体长得粗壮结实,从小家境不十分富裕,父亲原来是一家建设公司里的泥水工;因母亲在我读高中时病死,在我刚服兵役时,父亲又和公司里一位同行的寡妇同居。

我的家是一间十来坪大的小公寓,扣除卫浴和公共设备外,只剩一间五坪多的房间,父亲在两片墙壁钉上铁钉,绑着粗铅线,然後穿上布帘,并再打通一道门,勉强隔成两个房间。

和父亲同居的女人名叫春梅,年纪将近四十,身材不高,大概一米五十多,胸部很丰满,脸长得白白净净的,左嘴边有颗绿豆大的黑痣,笑起来让人感觉很妖艳似得,带着唯一的女儿──玉燕住在我家。

春梅阿姨(父亲要我对她的称呼)的女儿──玉燕今年约二十岁,国中毕业後,就在一家电子公司当轮班作业员。

也许因为妈妈的遗传吧,玉燕虽长得白白瘦瘦的,胸部看起来却很伟大,好像有点支撑不了的感觉;或许因为这样,所以每当有人和她说话时,总是害羞般 的低着头。

自从她们住到我家後,平时父亲和春梅阿姨同睡一房,玉燕自已睡一间;当兵时,我偶儿回家时,则我和父亲同睡一房,春梅阿姨和玉燕睡一房;虽然有点不方便,但也只好将就一番。

退伍後我无一技之长,只好以开计程车为业,也因为家庭是这样,所以我搬到计程车公司提供的单身宿舍,偶儿空档的时候才回家探望一下。

值班中没有生意时,同行们在闲聊时总会提到男女之间的事。他们谈着男女之间:什麽是「骑马式」、什麽是「推车式」啦!然而他们所谈的我都是门外汉,只听得心头乱跳,自己始终没有胆量去尝试女人大腿上面那块神秘的禁地……

七月初炎热夏天的午後,我载着客人奔驰在路上,车上的无线电在呼叫着:「阿勇!阿勇!你家有急事,请速回家!」我急忙拿起无线电回应着。

把客人送达目的地後我立即赶回家;只见春梅阿姨满脸泪痕的在收拾衣物,看到我回家,霎时呼天喊地般的抱着我痛哭着:「阿勇!赶快!你爸爸出事了!工地的鹰架倒塌,他从七楼高的地方摔下,现在送到医院急救!」

我载着春梅阿姨急忙赶到医院,医院门口挤满父亲公司的人,我们走到医院门口,工地的领班急忙前来说着:「春梅!阿勇!对不起!……很不幸,你爸爸他……」

这时我忽然觉得眼前发黑,人几乎站不稳;春梅阿姨又「哇……」的趴在我的胸前失声痛哭,……

为了父亲的丧事,我向公司请假,也暂时搬回家中;因为天气炎热,而且殉难者的死状难看,所以公司将所有死者火化,并统一葬在灵骨塔。

我因不谙世事,所以一切由春梅阿姨帮忙打点;昏昏沈沈也忙了二十几天,才把父亲的後事办完。

这段日子中,茫茫然的呆在家里觉的很闷,於是在办完丧事後的一天,晚饭後我告诉春梅阿姨说:「我明天想搬回公司开始上班。」

「阿勇,我和你爸爸因同居才来住在你家,现在他已不在了,所以应该是我们母女离开这里,你还是住在家里才对。」春梅阿姨说着!

「阿姨,我是一个刚出社会的男人,什麽都不懂,现在爸爸又死了,我孤零零的,您和玉燕假如不嫌家太小,还是住在这里吧!」

「而且,爸爸的抚恤及保险也不少,您也不要去工作了,我每月的薪水也会交给您,我想应该能维持家计吧。

「阿勇,既然你诚心的让我们母女留在这个家,但这个家毕竟是你爸给你的,假如你不住在家里,而只有我们母女住在这里,怕邻居会说闲话。」春梅阿姨有些欲言又止的,接着,她诚恳的对我说:

「这样吧,反正你公司也不远,你也不必搬出去,我可以不去工作,留在家里帮忙家事,不管怎样,好歹我也勉强算是你的长辈。我们母女也没什麽亲戚,和你凑合着生活,就勉强算是一个家吧!」

「你年纪还轻,开计程车也不是长久之计,你爸留下的钱先存着,过一阵子,阿姨会帮你想办法。」

由於平时很少注意她,我带着腼腆、痴痴的望着春梅阿姨白净艳丽的脸,唯唯应诺,忽然间我发觉她像一位慈母,但似乎又像一位大姊般的……

深夜,睡在父亲的床上,春梅阿姨依稀残留着的异性体香、布帘那边传来的她们母女轻声呼吸……我迷迷糊糊地睡了……

九月的暑气仍然让人热的受不了,办完父亲的七七後的十天后,由於隔天是我的轮休日,晚上下班将车交给接班同事後,回到家中已经八点多。

春梅阿姨的女儿──玉燕,因公司举办员工旅游,三天后才会回来,所以家里只剩春梅阿姨一个人。

洗完澡後,因为天气炎热,我只穿着内裤,独自坐在客厅看着电视,春梅阿姨在房里整理衣物;单调的电风扇声中,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

「……阿勇……阿勇,时间很晚了,到床上睡吧!」朦胧中我睁开眼睛,看见春梅阿姨俯身站在我的面前,摇着我的肩膀。

由於她穿着米色的薄纱低胸连身睡衣,成熟丰满的乳沟,在半罩式粉红色胸衣中,露出在我的眼前,我不禁呆呆的盯住,小腹下的懒叫也竖然勃起。

春梅阿姨看到我的眼神後,似乎发觉到我的窘状,腼腆的缩回她的手,假装不在意的转过身,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关掉电视,有点结巴的轻声说着:「已经快十二点了,我怕你在这里睡会着凉,所以……」

春梅阿姨半透明的睡衣内,隐隐约约透露着的粉红色的三角裤,包裹着肥硕的臀部,散发着成熟女人韵味,在我的眼前摇摆着,似乎更加深对我的佻逗……

我的血脉开始贲涨,潜意识中的兽性本能,控制了我的理智,人伦的道德观被掩没了,呼吸也因紧张、兴奋而更加急促着……

不知是什麽原因,我猛然的站起来,迅速的伸出双手,从她的背後紧紧的抱住她!「春梅……阿姨……我……我要……」

我浑身发抖,胀得难受的懒叫,不断的在她的臀部左右擦磨着……

「阿勇!你?……不要!……不行!……阿勇……,阿姨是你的……唔……不……唔……」

慾火焚身的我,无视她的惊慌,粗野的将她扳倒在沙发上,一只手紧紧勾着她的头部,火热的双唇紧紧盖住她的嘴,一只手慌乱的在她丰满的胸部抓捏……

春梅阿姨惊慌的扭动,挣扎的想推开我,但我却搂得更紧;手很快地、往下滑入了她的睡衣裙腰里,光滑的肌肤散发出,女人芳香的体味。

我的手游移在她两腿间,不断的抚摸,坚硬的懒叫在她的大腿侧,一跳一跳的往复磨着。

渐渐的,春梅阿姨挣扎的身躯,逐渐缓和了下来,呼吸也逐渐急促着,我轻柔地含住她的耳垂。

春梅阿姨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口中也发出细细的呻吟声,我扯开她的睡衣和胸罩,饱满的乳房,顿时就像皮球似的弹了出来。

我本能的低下头来,一只手搓揉着丰满的乳房,舌头在另一边乳房前端,快速地舔吮着。

春梅阿姨的乳头,被我那贪婪的嘴唇玩弄、翻搅,忍不住的发出呻吟:「阿勇……不行!……我……不……阿勇……不……不……不要……在这里……」

我将半裸的阿姨环腰托抱着,腹下硬梆梆的懒叫,隔着短裤顶在阿姨的小腹下,感觉阿姨已湿淋淋的内裤,贴在我的小腹上,她把头枕在我的肩上,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抱着春梅阿姨走进房内,将她放在床上,春梅阿姨忽然羞愧的、将双手掩住胸部,紧紧闭着眼睛。

我迅速的压在她的身上,扳开她的双手,另一只手粗野的撕掉她的睡衣,张开嘴压在乳房上,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着……

「不要……阿勇……这样不行……阿姨是…你爸爸的……阿勇……不要……哎……唔……这样会……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春梅阿姨羞愧的、将双手掩着脸,身体无力的扭动抵抗着!

春梅阿姨含羞挣扎的神情,更激发出我的兽性本能,我一手扳开她双手掩住的脸,擡头将嘴迅速盖住她的嘴,一只手更用力搓揉着她丰满的乳房。

我用脚撑开她的双腿,腹下越发膨胀的懒叫不停的在她的双腿间抽磨着……

渐渐地,春梅阿姨摇摆着头,嘴里不断发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声,双手也移向我的下腹,不停的摸索着。

这时,我才发觉两人的裤子尚未脱掉,连忙起身将两人身上衣物扒掉,又迅速的压在她的身上,我用坚硬的懒叫,不停盲目的在她的下腹乱动乱顶……

因为我从未经历男女之道,加上心内发慌,手脚颤抖,总是无法干进,而春梅阿姨似乎也慾火高涨了,一伸手握住我的懒叫……

「哎呀……阿勇……你的好大…好硬……」春梅阿姨的手碰到我的懒叫时,低声的叫了起来!

虽然如此,但她的手仍然引导着它指向鸡掰口。终於,掀开了我人生的第一次……

我感觉春梅阿姨的鸡掰有点紧迫,於是抽出懒叫,挺起身子,再一次进去,就很顺利的深入了,温热的肉璧包裹着我的懒叫,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兴奋刺激不断的升高、再升高……

我慢慢的来回抽动,春梅阿姨的脸涨的通红,双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里,嘴里一声声不断的淫叫:

「哎……哟……阿勇……你的……太硬了……哎……哟……好硬的懒叫……哎……唉……美……好美……哦……爽死了……」

渐渐地,我增快冲刺的节奏,春梅阿姨也更加淫荡的叫着:「哦……哦……阿勇……你好大的懒叫……太硬了……喔……爽死了……喔……好美……哼……哼……小鸡掰好涨……舒服……阿姨被干得……太舒服……快……快……又顶到花心了……我……爽的快死了……哎……唉……」

我的阳具在春梅阿姨的小鸡掰里,不停的抽干着,感觉到它是越来越湿;春梅阿姨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忽然,春梅阿姨双手紧紧的勒着我的背部,仰起上身不断的颤抖:阿勇……不行啦……要泄……泄了……喔…喔…」我感觉到小鸡掰中一股湿热喷向我的懒叫头,紧窄的鸡掰剧烈的收缩着,阳具就像是正被一个小嘴不断地吸吮着似的。

看着春梅阿姨脸颊泛红,人无力的倒在床上,我忍不住又是一阵猛烈的抽送,我一边捻着她的耳垂,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

渐渐的,我感到一股热流急欲冲出,抽干愈凶,抽干愈快,倒在床上的阿姨,呻吟声又渐渐地高亢:

「阿勇……不行了……我又要泄……哎哟……不行了……又泄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哎……唷……喔……」

一种从来未有的快感布满全身,我顿时感觉全身发麻,滚烫的洨像火山爆发般的,用力的射进她的体内,一次又一次的激射……

春梅阿姨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我也飘飘欲仙,舒服的趴在春梅阿姨身上……

※※※※

一阵休息後,我睁开双眼,仔细的看着被压在身下沈睡的春梅阿姨……

白皙中带点粉红的艳丽脸庞上,那俏丽的黑痣,在微微上翘的嘴边,显得更加挑逗,伴着均匀低微的呼吸声中,半球状的丰满乳房上、葡萄大的乳尖,骄傲的起伏着……

一个曾经是我父亲的女人,这时,却躺在我的身下满足我兽性的淫慾,这种不伦变态的情结,又燃起我的慾火……

第一次初嚐女人肉味的懒叫,这时仍然坚硬的塞在春梅阿姨鸡掰里……

我硬梆梆的懒叫又开始顽固的跳动着,本能的,我两手又开始抚摸着春梅阿姨丰满的乳房,舌头埋在乳沟中慢慢地舔着,下体也再开始慢慢的上下抽动……

「阿勇,哦……你又要了?!哎……你…太强了……哎……唷……喔……」春梅阿姨从睡中醒来,虚脱的又开始低声的呻吟着。

她的叫声逗得我、像头野兽般的,慾火更加高昂,我起身跪着,将她的双腿分开高架在肩上,提起懒叫,全根尽没猛力干入……

春梅阿姨眯着双眼、长喘了一口气,轻声哼着:「阿勇……我的阿勇……喔……唔……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死了……我……我又……要升……天了……」

这时的春梅阿姨面泛红潮,娇喘浪声哼叫,嘴边俏皮的黑痣,透露出淫荡春情,胸前丰满的乳房,随着我一次次用力抽干,不断的上下晃动着,看的我慾火更旺,抽干速度也越快……

「啊……啊……我的亲阿勇……亲丈夫……我……从来没有……这麽……痛快……我……舒服……死啦……可……重一点……快……我……又要泄了……」

平常如长辈般的春梅阿姨,随着我次次尽底的抽送,变的如此风骚入骨、娇媚淫荡,挺着屁股,恨不得将我的阳具都塞到阴户里去。

我次次到底、奋力的抽干推送,但由於刚泄了一次,所以这次我可以抽干得更久……

春梅阿姨被我干的死去活来,似乎有些承受不了!

「阿勇……喔……我爽死了……好阿勇……求求你……你快泄吧……我已经……不行了……我……要泄死了……哎……唷……要泄死了……」

浪叫声渐渐低微,人似乎陷入昏迷,鸡掰里连续阵阵的颤抖,鸡掰汁不断的喷流着!

我的懒叫头被热滚滚的鸡掰汁,喷的猛地感到阵阵快感袭上身来,人不禁也一抖索的,热烫的洨又由懒叫头急射而出,直射的春梅阿姨又不断的颤抖……

当充分满足後的懒叫,滑出春梅阿姨下体後,我也迷迷糊糊的,躺在春梅阿姨身边睡着了……

半夜时忽然醒来,发觉春梅阿姨已不在身边,只听到浴室传来冲水声。

我起身走向浴室,发现门是虚掩的,并未上锁,随手开门後,原来春梅阿姨正在洗澡。

她被我突然闯入吓的愕然呆住,瞬然脸泛粉红,转身含羞的低下头:「阿勇……是你!」

春梅阿姨仍然溅着水滴的背部,看起来非常细腻滑润,也许因为正在洗澡的缘故,在日光灯下雪白的皮肤中有些微粉红。

成熟的妇人身材,因为她曾经多年劳力的工作,也看不出她已经徐娘半老,丰满圆滑的臀部下,似乎隐约有一些黑影,看起来让人血脉贲涨……

我刚刚熄灭的慾火,又熊熊燃烧着,我伸出双手,从春梅阿姨的腋下穿过,握着她丰满的乳房,轻轻地捻着……

温热的水从莲蓬往下,洒满两人赤裸的身上,我的懒叫又兴奋勃起的贴在她的臀部上跳跃着……

「不要,……阿勇……不要了……」

春梅阿姨颤抖地、轻轻的挣扎着:「不行了,……阿勇,我们这样不对……阿姨是你爸爸的女人,是你的长辈,这样不行的!……阿勇……你不要了……」

「我要你!阿姨,你是我第一个女人……阿姨,你没有跟我爸爸结过婚……你是我的女人,我要跟你在一起,我会给你快乐……」

我倔强地在春梅阿姨耳边说着,手指捏着她两个乳尖、慢慢地捻着,我的懒叫顶在阿姨两腿间跳动、摇摆着……

「不要这样,……阿勇……这样不好!……哎……唷……你不要……啊……我……哎……阿勇……你又……喔……」

春梅阿姨乏力的一手按着墙壁、一手按着洗手台,我膨胀坚硬懒叫,从春梅阿姨两腿间,熟悉的顶进温软的鸡掰中,又开始慢慢的抽送

「哎……哟……阿勇……你又硬的……好大……阿姨……不要……喔……太硬了……阿勇……我……又淫荡了……阿勇……你……害阿姨…喔……我……又要……淫荡了……」

「快点……用力……重一点……喔……哟……我……太……痛快了……你快把……我干死了……啊……啊……阿姨又要……丢了……又丢了……喔……阿姨……今晚……太爽了……」

春梅阿姨鸡掰内鸡掰汁在泛滥着,口中大气直喘,秀发淩乱,全身不断的扭摆着!股股的鸡掰汁不断的延着大腿往下流!人也无力的滑到地上

我已是慾火高烧,干的正起劲,於是,我将她抱到房内床上去,双膝翻入她的双腿内,把她的双腿分开,我跪着身体,挺着火热的懒叫,屁股猛然用力一沈、猛力直干。

「哎呀……冤家……好阿勇……你真……会干……阿姨……我…我痛快……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唷……又要泄了……」

「哎呀……干死我了……我要一辈子……让你干……永远……让你干……我……今晚……要被你……干死了……你干死我了……太痛快了……哎……唷……又泄了……」

春梅阿姨被我干的七晕八素,像发狂似的胡言乱语、慾火沸腾,下体急促的往上挺,不停的摇头浪叫,痛快的一泄再泄、全身不断的抽慉着,人像已陷入虚脱、瘫痪……

虽然我正干的起劲,但看到春梅阿姨如此疲惫倦态,我抽出依旧昂然竖立的懒叫,放下她的双腿,轻轻的把她拥入怀中,吻着她的额头、脸颊和那颗诱人的嘴边小黑痣……

春梅阿姨在我温柔的抚慰中,慢慢地从虚脱中醒来,感激般的回应着我的轻吻,慢慢地我们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

春梅阿姨用她的舌头,在我的唇上舔舐着,她的香舌尖尖的又嫩又软,在我的嘴边有韵律的滑动,我也将舌头伸入阿姨口内,用舌头翻弄着,她便立刻吸吮起来。

她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又撩起我的性慾;春梅阿姨脸颊,渐渐地变的粉红,她的呼吸也渐渐地急促着……

「阿勇,你太强了!……」忽然春梅阿姨翻身将我压着,两团丰满的肉球压在我的胸膛,她低着头用舌尖,从我的脖子开始,慢慢地往下撩动着,她两团丰满的肉球也随着往下移动……

春梅阿姨用手托着她丰满的乳房,将我硬梆梆的懒叫夹着上下套动,她用舌尖舔着正在套动中的懒叫头,弄得我血脉贲涨、慾火焚身,我两手不自禁的、干到阿姨发中用力压着,嘴里不禁也发出「喔……喔……」的叫声……

春梅阿姨一手握着我的懒叫,一手扶着我的卵蛋轻轻地捻着,她侧着身低头用嘴、将我的懒叫含着,用舌尖轻轻的在懒叫头的马眼上舔着,慢慢吸着、吻着、咬着、握着懒叫上下套动着,弄得我全身沸腾,不断的颤抖,双手猛力的拉着她往上提……

春梅阿姨看到我情形,她起身骑在我的身上,像骑马似的蹲了下去,双手握着我的懒叫,对准了她的穴口,身子一沈,向下一坐「滋!」

地一声,我的懒叫已全被她的小鸡掰给吞了进去。

「这次换阿姨好好服伺你吧!……」变的淫荡的阿姨说着,她双腿用力屁股一沈,把懒叫顶在她的花心上,紧窄的鸡掰肉壁剧烈的收缩着,夹的我全身麻的发软,真是美极了。

「阿勇!现在换阿姨干你,舒服吗?」阿姨半眯起眼睛,淫态毕现,一上一下的套着懒叫,看着她春意荡漾的神色,我连忙伸出双手,玩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

眼睛看着阿姨小鸡掰套着懒叫,只见她的两片鸡掰皮,一翻一入,红肉翻腾,我的快感逐渐上升着……

「嗯……啊……我的好阿勇……亲丈夫……阿姨干……亲夫……干你痛快吗……阿姨干阿勇……好过瘾喔……你要泄了吧……亲亲阿勇……你痛快吗……哎……唷……阿姨又要泄了……」

春梅阿姨一边浪叫着,一边上下用力套动着,几分钟後,猛地感到她一阵抖索,一股热滚滚的鸡掰汁,直喷而出,浇在我的懒叫头上……

她长喘吐了口气:「啊……阿姨美死了……」整个人伏在我的身上;我也被那股湿热,喷的只感到腰身一紧、一麻,火热的洨,全部射在她的身体内……

当窗外汽车的喇叭声,将沈睡中的我吵醒,已是早上十点多了;起来一看,春梅阿姨人已不在房内,我穿好短裤走出房间,看见春梅阿姨,穿着一件无袖的粉红色洋装,在厨房忙着。

春梅阿姨听到我的开门声,转身娇媚的看着我、轻声的笑说:「你睡醒了,桌上有碗汤,你先喝了吧!午饭等一下就好。」

她话说完,无故的脸一红,含羞的低下头笑着,那神情真像一位新婚的小媳妇,看得我不禁心神荡漾……

「我还不饿,我……」我*近她,伸出双手将她抱进怀里,她丰满的双乳顶在我的胸膛,我的懒叫又开始膨胀着……

「你昨晚太累了,年轻轻的,也不知要爱惜自己身体;你先坐下把汤喝了,我有话要跟你说。」

春梅阿姨说完,一只手将我正在膨胀的懒叫,轻轻的一捏,一只手轻轻的将我顶开,脸色涨得更红,低着头,人又吃吃地不断的笑着

春梅阿姨将我推着坐下,将汤放在我面前,人也挨着我坐下,我看是一碗龙眼乾煎蛋煮的肉块麻油汤,於是扭头问着「阿姨,这……?」

我话没说完,春梅阿姨已低着头,在我手臂上钻,用手在我的大腿上轻轻地拧着,她的脸红得更厉害,口中又吃吃地笑着嗲声说:「傻瓜,不要问嘛,赶快喝了它!」人像软糖般的黏在我身上,她的神情让我看的真想伸手立即将她抱在怀里消消慾火。

春梅阿姨推开我、挺身坐直,等我吃完汤後,她*着我坐在沙发上,轻轻的说:「阿勇……那天我告诉你说:你年纪还轻,开计程车不是长久之计;所以这几天我托人帮忙找家店面。」

「原先我想、既然我们母女和你已凑成一家人,而我在家里也闲着,倒不如作个小生意,等生意稳定後,你和玉燕也不必出去工作,你们两人就留在家里一起经营着……」

「前两天,我托的人已经帮我们找到,是在学校附近卖早点的,卖主是因赌博输钱,被债主逼得很急,所以开价很低。」

「这两天我已和卖主谈好,而且我也去实际看那家店的生意情况,本来昨晚想告诉你,并且今天带你去和对方签约;没想到,昨晚……阿姨……却和你做出这种羞耻的事……」春梅阿姨说着,眼眶有点湿润润的,声音也渐渐的沙哑……

见到我痴痴看她的眼神,春梅阿姨瞬时脸颊又红通通的低下头:「阿勇,你……唉……真是作孽……」

「阿姨,我爱你!」我将春梅阿姨揽进怀里,她稍微挣扎着,最後还是*在我的胸前。

「阿姨,我要你!昨晚我就向你表明了,你是我的,我要跟你在一起,我会给你快乐……家里的大小事我都听你的,但是,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生活……」

「阿勇,昨晚阿姨也太糊涂了……必竟我是你的长辈,而且是你爸爸的女人……却和你……发生这种羞耻的……」春梅阿姨声音瘖哑着

「阿勇,你才二十五岁,阿姨已经四十岁了,虽然现在还有些姿色,但隔几年後、阿姨老了会变丑,你会後

悔;而且阿姨已跟过两个男人,而他们都……」

「总之,阿姨是个不祥的女人,跟你在一起会害了你……」依偎在怀里的春梅阿姨,声音呜咽着……

「阿姨,我不管!我爱你!我要你!自从父亲发生事故後,这个家都是你在支撑,尤其这段日子中,因为你的关系,让我真正享受到家的温暖,也感觉到你对我的重要……」我一只手紧紧的抱着春梅阿姨说着,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我声音渐渐地激昂的说:「阿姨,昨晚的事是我先冲动的,但也是我这段日子心里潜意识的告白……阿姨,我要你!我不怕别人说话,我也不信、也不怕我的下场、遭遇,阿姨,我只要你!就是明天我会死……」

「阿勇,你不要乱说……」春梅阿姨慌张的用手掩住我的嘴,泪眼盈眶的擡起头望着我说:

「阿勇,阿姨不值得你这样做,你还年轻……这样……阿姨会害了你的……唔……」

春梅阿姨那梨花带泪的神情,让我忍不住的托起她的脸,激情的吻着,她仰面*在我的臂弯里,柔顺的任我的嘴吻遍她的脸……

最後,当我吻上她的嘴唇时,她也紧紧抱着我,热情地回应着……

一阵缠绕对方热烈的长吻後,又勾起了我的慾念,蠢蠢欲动的懒叫,开始不安份的顶在春梅阿姨的背部膨胀、跳动着,於是……。

「阿勇,不……不要了……哎……唷……你怎麽又硬了……唔……大白天的……哎……哟……冤家……我……羞死人了……你要……害死阿姨……喔……」

「冤家……哎呀……你……要干死我了……哎……你……太硬了……我……要……哎……我又……痛快……我……要泄了……哼……唔」

有人说「女人四十一枝花」,用这句话来形容春梅姊(她说叫阿姨她会有罪恶感),真是太恰当了;这两三天来看她在各种不同场合的表现,真有如千面女郎。

在熟人面前,春梅姊表现的像我的长辈,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让别人感动的直为她说话,要我将来一定要好好孝顺她。

在初见面的陌生人前(如:办房产过户的代书、将来要进货的批发商……)她表现的却像我大姐般友爱万分。

两人独处或晚上我下班回到家时,她又像一位新婚的小妻子般,柔顺依人地伺候我。

夜里,睡在床上,她更像一位荡妇,别出新招的和我交欢烧干,弄得我每天乐不思蜀,只想和她腻在一起……

晚上交完班後,急忙忙的回到家,春梅姊已弄好晚饭,她穿着一件淡紫红半透明V字无领套衫,露出白皙滑润的丰满乳沟。

灯光下,淡妆的她,粉红色樱唇,衬托着细白的肌肤,教我看的又不禁的一阵兴奋。两人打情骂俏愉快的吃完晚餐,春梅姊温柔的躺在我的胸膛上,陪我看电视。

我拥着她,一只手伸进她的胸前,轻轻捏玩着她丰满的乳房,一边听她告诉我,将来店中需要如何请人装修、何时重新开张……

渐渐地,我的慾望又燃烧着,於是我更加强我的调情动作,直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她站起来,拉着我走进浴室……

在浴室中,春梅姊真像一位体贴的小妻子,她帮我冲完水後,拿着香皂由颈子开始,全身仔仔细细的涂抹着……

当她的手滑到我的腹下时,她蹲着用双手托起她丰满的双乳,轻轻地夹着那敏感地、慢慢搓揉着,弄的我全身虚脱般的发麻,口中也不断的呻吟着,我的懒叫也感动的直点头的掉下泪来……

春梅姊擡起头,轻恌的对我抛个媚眼,慢慢的站起来,要我坐在浴缸边缘,用她已沾满水滴的、那丛乌黑浓密的鸡掰,磨擦着我涂满泡沫的身体,她的动作惹的我更发狂……

春梅姊用莲蓬洗净两人身上的泡沫後,弯下身来低着头,先用她丰满的乳房,磨擦着我的大腿、用舌头舔着我早已滴泪的懒叫,然後用手握着涨的发紫的懒叫头,轻轻地揉着,口含起我的肉卵,轻轻地吸吐着……

被春梅姊淫荡、火辣的煽情,强烈的肉慾填满我的意识,我像一只出栅饿虎,急吼吼的将她抱起,她也顺势跨坐在我的腰际,一手勾着我的脖子,一手握着我的懒叫,然後缓缓地往下坐……

「阿勇,我的亲阿勇,春梅要你的大懒叫……亲丈夫,你想要了吗……?春梅的小鸡掰……好想阿勇的……大懒叫……小鸡掰夹懒叫……痛快……哦……好痛快……亲亲……阿勇……舒服吗……?」

春梅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一上一下的动作,眯着双眼,嗲声的哼叫着;两片小鸡掰肉壁像小嘴般,不断地吸吮着更加膨胀、坚硬的懒叫,丰满的乳房,在我的胸膛上下磨擦着……

「啊……嗯……真好……我的亲亲……啊……唷……我……舒服极了……我的小冤家……亲亲阿勇……你舒服吗……喔……哟……我……太……痛快了……哎……呀……我忍不住了……喔……

春梅姊像骑着一匹正在跳跃中的马,她的身体不停的上下颠簸、套动着……

她的淫叫也更激起我的兽性,但因为坐在浴缸边,活动不方便,熊熊慾火像山洪爆发後,却被压抑的无处奔泄……

於是我将春梅姊环抱着站起来,她将两腿盘在我的腰背上,坚硬粗大的懒叫顶在鸡掰里,一步一顶的将她抱进卧室。这个姿势,让春梅姊更是淫声不断的乐翻了……

我将春梅姊放在床上,让她的下腰*在床边,我弯身半趴着,双手按在她肩上,大起大落用力的抽干着……

「嗯……嗳……喔……亲亲阿勇……哼……嗯……小鸡掰美死了……唔……你的懒叫好硬……唔……又顶到花心了……唔……穴心被干得……又麻…又痒……舒服……哼……干死春梅了……」

「哼……唔……春梅……不行了……舒服极了……要…丢了……快狠狠……干吧……亲……丈夫……小冤家……快……快磨……磨……丢……我又丢了……喔……」

春梅姊痛快的简直发狂了,猛烈的摇头浪叫,终於达到了最高潮,一次再一次的泄了……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床单上湿了一大片,人像陷入休克了……

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也直冲我的尾椎下,滚烫的洨就射进了春梅姊的体内……

我也感到有点累了,於是将春梅姊抱起,翻身躺在床上,让她睡在我身上;我闭着双眼,怜惜的,一手轻抚着她的背,一手轻轻擦拭着,她冒着微汗的额头,我的嘴轻轻吻着她因大泄身後而显得有些憔悴的脸庞……

经过短暂的休息後,我感觉春梅姊已苏醒了,她轻轻的回应吻着我,不安份的扭动,我的懒叫又昂然地竖立着、似乎已准备好第二回合的性战。

「阿勇,你又想了?……阿勇,你太强了……」春梅姊弯身低下头,躺在我得肚子上,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胸部,一手握着我的懒叫,用口轻轻的含着……

「阿勇,春梅姊被你干的差一点就泄死了,现在人还耐不住你折腾,让我先用口帮你消消火吧?!」

她说完,用手先将懒叫轻轻的套了几下,然後用口含着懒叫慢慢地吞进,又慢慢地吐出,用牙齿轻咬着懒叫头肉,再伸出舌尖在懒叫头上勾逗着!一手在下方握住两个蛋丸,不停在蛋丸上抚弄,捏揉着……

「喔……好……好姊姊……爽死了……含的好…吸的好……你的嘴真好……喔……」春梅姊灵活的小嘴和双手,套的我舒服的全身乏力,嘴里不断的哼出声音来……

「阿勇,亲汉子!你的大懒叫……好粗……好硬……我要天天含它……吸它……含阿勇的大懒叫……亲丈夫……你舒服吗……春梅含的好不好……春梅要你射在小嘴里……亲亲……你舒服吗……」

春梅姊不断的吞吐着懒叫头,双手在懒叫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着,嘴里嗲声嗲气的哼叫着!

「喔……好爽……好舒服……亲太太……你真会玩……大懒叫好……酥……你……快……别揉了……啊……我要射了……爽死了……哦……我要射了……喔……」我全身舒畅的、痛快的喷洨了!浓浓的洨射入春梅姊的口中……

春梅姊将洨全部吞入,翻身对我抛着媚眼,用手将我刚喷洨的懒叫,塞入她的小鸡掰里,然後趴在我身上……

「阿勇,亲汉子!你射了……小鸡掰夹懒叫……春梅的小鸡掰也要呢……」她将身体轻轻左右的摇幌着,夹着懒叫的小鸡掰也摇着,摇得我全身麻酥酥地,刚射完精的懒叫,不禁又痛快的、再次将浓浓的洨,射入春梅姊的小鸡掰中……

连续的激情过後,我疲倦的闭上眼睛,沈浸在刚刚的快乐余韵中,春梅姊趴在我身上,双手轻抚着我的眼皮,温暖的手让我全身渐渐地松懈了……

当我睡意渐浓时,柔软的懒叫,滑出她的身体後,她轻悄的下床去、拧着微温的毛巾,温柔的为我擦拭全身後,又轻盈的偎在我的怀里。

春梅姊的早点店,已经开张半个多月了,由於店在学校区附近,卖的又是速食品,碰上在开学期中,自开张起,生意就出乎意料的好。

开张後没几天,春梅姊的女儿──玉燕就辞掉工作,到店里帮忙,母女两人同进同出、打扮的像对姐妹花,加上生意好,两人笑脸迎人,忙得不亦乐乎……

又是一个将轮休的、周末的晚上,我交完班回到家後,却只有玉燕在家;玉燕这些日子来,也许经过生意场合的历练,和人交谈变的比较开朗、大方;但有时和我谈话时,却仍脸红红的低着头。

「阿勇哥哥,妈妈和我本来约好,今晚饭後去看电影,票也买好了,没想到刚才有人找她出去;她临走前说,也许会晚一点回来,电影票不用也可惜,所以,妈妈要你饭後和我一起去……」玉燕话未说完,又害羞地红着脸的低下头……

「好呀!」我故作轻松的回答着。自从我和春梅姊之间,发生那些事後,每次和玉燕单独相处时,我总是觉得很尴尬,还好,这段日子因店刚开张,所以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晚饭後,我用机车载着玉燕,她穿着一件红色的紧身套头上衣,搭配着窄身短黑裙,肩上斜挂着一只白色的小皮包;削瘦的身材中,胸部却显得格外壮观。

「阿勇哥哥,妈妈说,店里的生意,如果继续像现在这样好,也许再下个月後,你也不必去开车了。」

玉燕羞答答侧着上身坐在後座,双手揽在我的腰际,头*在我的背上,似乎因格外高兴而兴奋的说着。

她丰满的胸部顶在我的背上,随着路况不断的挤压、磨擦着,却让我有如坐针毡的感觉。

电影院内黤暗的气氛,让玉燕显的更自在,随着影片中男女主角的悲喜情节,她的情绪也时而高兴,时而唏嘘不己,尤其最後以悲剧收场时,玉燕更抓紧着我的手臂,头靠着我的肩上,哭的如泪人般……

散场後,我见她眼睛哭的红红的,情绪尚未平静,於是提议先到附近冷饮店休息,等她情绪稳定後再回家。

也许玉燕的情绪,还停留在电影故事的情节中,她柔弱的点点头,人也怯生生的挨*着我,我只好拥着她,走到附近的冷饮店。

坐在火车厢式装璜的长椅上,柔和的灯光、悠雅的音乐旋律中,玉燕却仍默默地挨着我,为了缓和她的情绪,我故作轻松的说:「玉燕,那只是电影中的故事,放轻松些……」

玉燕默默地点点头,停了一会儿她羞怯怯的说:「但很多小说中,也是这样写的……」

「小说和电影都是人写的故事嘛,别哭了……」我只好用手轻轻地、帮她拭掉她脸上的泪水。

这动作却引起玉燕更激动的情怀,她突然紧抱着我,将炙热的双唇紧紧的盖住我的嘴……

诱人的胭脂香粉、处女独特的体香味,迷惑了我的理智、激醒了我的慾念;我不自主的也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热烈的吻着,我的手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恣意的肆虐着……

激情热烈的长吻,在如将窒息般气喘喘中清醒,玉燕满脸酡红的轻轻推开我,她带着如醉酒般的眼神*在我肩上,我拥抱着她,脑海里一片混乱……

「玉燕,我们回家吧?!」隔了一会儿,我低声说着。

回到家中时,春梅姊已经睡着了,当玉燕带着浓浓甜蜜的笑意,含羞向我说声晚安後,我回到房间内,望着布帘那边,躺在床上自责,整晚辗转难眠,直至清晨,才迷迷糊糊的入睡……

「阿勇……阿勇!」我从沈睡中惊醒,睁开双眼,却只见春梅姊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趴在床边,用手挑逗般、轻轻的拧着我的脸颊……

「春梅姊!玉燕呢?!春梅姊!昨晚……我……」我惊慌的坐起来,带着惶恐,看着春梅姊……

「玉燕,她刚刚和以前的同事去逛街,说要傍晚才会回来;怎麽,你昨晚和玉燕发生了什麽事?!你对玉燕做了什麽事……?!」

春梅姊坐到床上,*在我的身边,扬着眉、睇着我说着;手指却伸在我胸前,轻轻的胡乱划着……

「春梅姊…姊……我…昨…昨晚…我…真…真的…只…只…只…爱你,昨…昨…天晚…晚…晚上,唉……玉燕……我……玉燕……唉……我……春梅姊……我……」我急的有些冒汗,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的。

「阿勇!难道昨晚你真的对玉燕……你说!……」春梅姊沈着脸,嘴边的黑痣,这时,看起来看起来有些吓人般的妖艳……

「春梅姊……不,我没有,唉……我……唉……」我紧张的双手紧抓着她的上臂,身体也开始发抖着……

「没有?奇怪,你说没有,那为什麽,你一醒来就问玉燕?而且,早上玉燕她……」她眯起眼睛,瞅着我。

「春梅姊……是真的,我发誓,春梅姊,我只爱你……我……」我急得爬起来,跪坐在床上,双手抖索的几乎抓不紧她,我的额头直冒汗。

「傻瓜,我吓你的,玉燕早上都告诉我了,看你急的……」春梅姊「噗」的笑开脸,顺手将我推倒,一手轻轻拭着我额头的汗水,一手在我腰际上搔痒着,她的嘴轻恌的咬着我的下唇,丰满的双乳故意的在我胸上用力的挤压着……

「你……吓我的……那玉燕……早上说些什麽……」我虚脱般的躺在床上,心中却仍忐忑不安的问着。

春梅姊并未答覆,但动作却愈轻狂放荡了;她爬到我身上,将她的衣物脱掉後,又将我的衣服扒掉,双手在我小腿内侧,往上轻轻的抚摸着,嘴却从我的胸部,往下轻轻的舔着;最後、她的手和嘴都停在我腹下的敏感地……

「哎哟,我可怜的小阿勇,春梅的大奶奶和

看了真的很赏心悦目,不错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