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大难不死,必有艳福8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15 18:33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腺刺激器

强精持久套环

加强加粗加长套

AV女优爱液

後庭润滑液

AV女优按摩专用棒

猛男穿戴变身装备

SM激情装

後庭刺激探勘

性感丁字裤

角色扮演服

一箭双鵰之一

当我醒来时,篝火烧得正旺,洞内暖洋洋的。只感觉到身体下软绵绵的,原来饱受蹂躏的小甜甜也已经苏醒了,只是还是完全不敢动弹,乖乖的垫在我身下面。

我擡头环顾了一下,透过间墙上疏落的树枝,我看见山洞外面已经完全黑透了,大家也都回来了。便支起了身,让被我压了不知多久的小美女从我身下面钻了出来。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说:「快去,穿上衣服,别着凉了。」她连忙乖巧地爬起身,连爬带跑的撑着还在抖颤的双腿跑了出去……倒真的老实多了。

几个女人马上把她接了过去,又替她披上衣服。

她们都没说话,我知道李欣欣一定已经将事情始末都告诉她们了。这次错的是孙甜甜,而且食物和火种都是关乎大家生死的大事,我也不怕她们会怪责我。

其实涛姐她们都知道这几天我因为怜惜她们,慾火没处发泄,憋得很辛苦…

…而且说到尾,这里只有我一个男人,她们也早料定我迟早会染指其他几个女孩的了,所以应该也不会怎样意外了吧?

我又再看了看,只见我的三个老婆正在安慰着刚加入了我们大家庭的小甜甜,

又怜悯的替她揩抹着满大腿的血污。而另外那两个美女,则在诚惶诚恐的偷眼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了!不禁苦笑了一下,但反正不应该干的我都已经干了,而且刚刚还强暴了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女孩,已经撕破脸皮了:也不用再顾忌甚麽形象了……不如乾脆就把余下那两个美女也收进後宫,在这深山野岭里当个荒淫暴君吧!

心里想着,胯间那刚发泄完的小弟弟竟然又有点蠢蠢欲动起来……

我吸了口大气,就这样光赤着身子站了起来,胯下累累的大鸡巴像钟摆似的晃来晃去,大模大样地走出了树枝间格,走到篝火旁边,随手抓起了一块肉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先填饱了肚皮才有气力嘛。

一班女的看到我这样,登时你眼看着我眼的,都脸红红的很是尴尬,但又不敢开口问。也不知道她们心里有甚麽打算了?

我没再多想,先吃饱了,再若无其事的站起来走到洞外的水洼洗了洗手,也顺便清洗了一下腥臭的下体。之後还是一丝不挂跑了回来,一屁股坐在她们对面的草床上,擡起头来淫秽的往坐在火堆另一边取暖的一班女孩身上来回扫视。

受了重创的小甜甜犹有余悸的,整个缩到菲菲身後躲了起来。哈!这小妮子可不蠢啊!知道我最疼菲菲,竟然懂得找她做靠山……

菲菲见我贼贼的看着她,给我回了个好没气的眼神,像是责怪我连小女孩也欺负了。

我笑了笑,也没着恼。我这可爱的老婆刚怀了我的儿子,「害喜」得很厉害,

精神不太好,我疼她疼得不得了。

在她身边也是满脸含春地看着我的涛姐姐已经有四、五个月身孕了,肚子涨得像个小冬瓜似的,一双丰乳比平时大了两、三寸,肥嫩嫩的非常诱人。要不是怕影响到她肚子里的胎儿的话,我可不会放过她。

再看过去,肚子刚凸了起来的高傲美女秦岚岚脸上已经找不到一丝的傲气了,

取而代之的是快为人母的嫺熟。虽然她的胎儿已经比较稳当,可以跟我继续欢好了:但是她却总是担心操得太猛会弄伤她,所以每次都不能让我尽兴。我继续看过

去,六个女人当中,就只剩下了空中小姐林伶伶和娇小的美女接待员李欣欣两个,我还没干过。不是她们不够美,而是因为我刚搞定了菲菲她们三个,这两、三个月来又忙着准备过冬,时间还不大够分配。现在过冬的准备差不多做好了,我的三个老婆又刚巧大了肚没空陪我,这两个星期我确实感觉到有点慾求不满,早就想在她们身上打主意的了,所欠的就是一个契机。今天孙甜甜这个任性的小妞犯了错,正好给我拿来用作「爆发」的导火线……就顺手把她们两个都上了吧!

心里这样想着,软垂在胯间的大肉棒也慢慢的硬了起来,像门大火炮似的直挺挺地瞄准了对面的美女们。

坐在火堆旁的空姐林芝显然已感觉到了我眼光里的侵略性,一张粉脸完全胀红了,头垂得几乎都贴在胸口上了。那张典雅出尘的俏脸被我瞧得不知应该躲到那里去,腼腆间更显出了粉颈上到肩胛间那露出来的肌肤白晢如雪,吹弹可破,更让人增添了几分遐想。毕直的鼻管上微微的渗出细墙的汗珠,诱人的樱唇勾人心弦的微微翘起。

尽管她比不上菲菲妹子的清纯、岚岚的娇艳、涛姐姐的成熟和孙甜甜的稚嫩,

但却有着另外一种柔媚的美俏。这样美丽、脱俗的女孩,也真是世间难觅的了。

我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的再慢慢的打量。她身上那袭空姐制服虽然已经很残旧了,但还是非常忠实的强调出她那丰满的胸脯和纤细的柳腰,让人看了感到血脉贲张。只是此刻她那俏丽的脸蛋上却没了平时那阵温婉嫺静,而是透过轻咬着的樱唇来透露出心里的极度紧张,非常柔美的如葱十指也配合着,正不知所措的紏结起来。一双傲人的修长美眼紧紧的合拢,在跃动的火光中闪烁出炫目的白晰。

我也瞥见了搁在她脚边那顶飞机师帽,这顶帽子是那天我们在坠机现场找到的,之後便一直成为了她珍而重之的宝物,看来她还是没能忘记那个已经死去了的未婚夫。不过话虽如此,她平时瞧我的眼神里的确是以腼腆与羞涩的居多,但偶尔间还是会不自觉的泛起了些许的期盼和渴望……

我记得她说过原本快要结婚的,现在的社会那样开放,相信伶伶跟她那机师未婚夫应该早就「偷食」过了吧?毕竟她也已经是一个完全成熟的女人了,生理上还是有需要的,看到我跟几和老婆的鱼水之欢,心里总会有点感觉的吧?

我又再继续扫视过去,刚好迎上了她身边的李欣欣那道偷望过来的挑战目光。

这娇小玲珑的美女既青春又娇美,乌黑的长发在脑後紮成了一束可爱的马尾,

纤巧白嫩的玉颈正很好看的偏向一边,侧着头凝望着我。雪白的肌肤温润光滑,闪耀出晶莹的健康光泽。苗条修长的身段显得有点单薄,比起菲菲来,似乎还要瘦削一点我知道她之前已经不止一次偷看过我和老婆们的颠鸾倒凤,平时也会情不自禁对我倚倚傍傍,有时还会露出些跃跃欲试的表情……比林伶伶可真的主动得多!

我想,这小妮子可能也早就嚐过禁果的滋味了!

不过反正我不急,於是总是对她爱理不理的,猛在吊她的胃口。

——

我的目光在这两个美女身上来回扫视了几回,最後我决定了!伸手向着林伶伶勾了勾,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说:「你,我美丽的空中小姐,坐过来。」说着拍拍身畔的床沿。

她浑身一震,漂亮的大眼睛马上哀求地四顾……

刚被我蹂躏得体无完肤的小甜甜当然是连大气也不敢透一下了,而我那三个老婆也全都是一脸的理所当然,根本没半点反对的意思:连剩下来的李欣欣也只是害羞的垂下了头,那偷偷望过来的眼神还隐隐的有点忿忿不平的味道呢……

我体会到了那种绝对权威的乐趣,再大声的说:「怎麽了?还要我说第二遍吗?」

林伶伶胀红了脸,咬了咬嘴唇,迟迟疑疑地叹了口气,眼角落在那顶残旧的飞机师帽上……不过最後也好像是认命了,毅然的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我身边怯怯地坐下。

我一手搂着她,没等她反应过来,大手已经粗野的探进了她制服的短裙里,摩挲着那光滑柔软的大腿肌肤她娇躯抖颤,全身都绷得紧紧的,强忍着不敢伸手推拒,但一丝屈辱的泪花却还是从眼角边流了下来。我看见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底里而那股征服的慾念却反而被刺激得更加的高涨我用力抓着她一直都想躲开的下巴,一低头就封吻在那柔软的双唇上,狠狠地品尝着那些清甜美味的香津。她的娇躯剧烈地抖颤着,小拳头紧握着,但还是不敢推拒,任我扣开了小嘴,把舌头侵了进去。

我贪婪的侵占着她的甜美小嘴,俘虏了香嫩的小舌头,一次又一次的亲吻着她光洁的脸蛋、修长的脖子和圆滑的香肩,还狼吞虎咽的舔弄着林伶伶火烫的双颊,把她小巧的耳垂轻轻的咬在口中。

同时间,我也用力将她整个人抱起,让这个高贵美丽的空中服务员面对面的跨骑到我毛茸茸的赤裸大腿上,双手粗暴的解开了她上衣的钮扣,扯开了她的胸罩,掠夺了那双像鸽子一般柔软的丰硕乳球。而另一只手也已经伸到林伶伶两腿之间尽情的揉捏撩拨。巨大的肉棒早已高高的竖起,硬硬的抵在她抽紧的臀缝上。

她又羞又怕,但又不敢推开我,全身软软的紧靠着我,下巴紧托在我的肩膀上,小嘴里不停的呜咽着:「啊……不……不要……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子……好……难过……」原本就很紊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速,最後还演变成无意义的嘘嘘娇喘,我左手穿进她松开的上衣里,拦腰揽着她纤细的腰肢,右手重重的揉捏着她柔嫩娇美的美丽胸脯,大嘴在她的脖子和肩头之间来回乱吻着,在那无瑕的肉体上涂抹上大量的口涎。

这时我也瞥到了李欣欣那又羞涩又渴求的眼神,便斜睨了她一眼,笑着向她说:「嗨,你也过来吧。」

她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跳了一下,红着脸的咬了咬牙,一点也没迟疑的马上也爬了过来。

我分出一只手圈到她的小蛮腰上,拉着她靠过来,先亲了亲她的小嘴……她真的很苗条,身上像没甚麽肉似的,连樱唇吻上去也感觉薄薄的。

这时我怀中的美死空姐早已变成了一大团火,热烫烫的粉腮紧紧贴在我的面颊上,那些几乎可以燃烧起来的灼烫鼻息不停地烘焙着我的耳垂,像八爪鱼触须似的四肢都已经紧紧的缠到了我腰背上,饥渴的在我的背肌上狂野地抚摸着,明显的已经动情了……

我一时间分身不暇,唯有先松开了李欣欣,转过身来先对付了怀中的林伶伶。

我先是飞快的替她褪下衬衣和短裙,将那个洁白滑溜的粉背尽收眼底。我伸手拨开了林伶伶散落在胸前的细长发丝,让它们平贴着她的後颈,自上而下的滑了下去,掌心里倒真的有种触抚摸丝绸的柔滑感觉我低下头,沿着挺拔的美丽乳房一路吻了下去,那上在高热下蒸腾而起的浓烈体香,马上便充斥了我的整个鼻腔,让我想到了灿烂怒放的玫瑰。美丽的空姐起了腰,挺起健硕的美乳,像要把胀硬挺起的乳蒂都塞进我的嘴里,让我慢慢品尝一样。

「啊……」杀死人的娇吟随着我撩起内裤侵入秘部的手指的蠕动慢慢的变得激昂。早己完全成熟了的动人女体热烈地回应着男人猛烈的情慾挑逗,大股大股的黏稠花蜜瞬即淋湿了守护着贲起花丘的茂密丛林,正好为入侵的手指标示出女人身上最私密的禁地所在……

我一手搓揉着柔软的肉乳,一手掰开修长大腿中间的鲜嫩花缝,上下两路同时侵犯着这个平时好像是高不可攀的空中小姐身上最惹人犯罪的地方。

林伶伶的小嘴紧贴在我的腮边,自齿缝间渗出了如泣似诉的慑人娇喘:「啊……好……好难过……请……请你……别……别再……逗……我……我了……」

抓在我背上的十指变成钩状,疯狂的撕扯着我的背肌。

「快……快……会……会……受不了……了……」说着全身一抖,盘在我腰间的两腿一阵急遽的哆嗦,从小穴深处泄出了一大缝烫手的蜜浆……竟然泄了!

真是太棒了!感谢大大!

感谢有您的分享丰富了大家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