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厂女工的惨痛_微小说_荤段子_黄乱色伦短篇小说_言情色系短小说_龙腾伦理短小说-微兔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纺织厂女工的惨痛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7 20:11

《 强暴漂亮新女房客》

《盛夏》

夜里十一点,忙碌了八个小时的金翠霞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她是纺织厂的女工,每天都过着三班倒的日子,虽然也想换个轻松点的部门,可是自家无权无势,想调整部门也是没有半点门路,虽然车间主任数次表示只要她同意与他发生超友谊的关系,就保证可以将她调整到坐办公室的工作,一想到主任的丑陋嘴脸,金翠霞就恨不得吐他两口吐沫,哪里会答应,结果就导致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值夜班到深夜。

有时候金翠霞觉得自己快累得撑不住了,而且丈夫常年在外跑车,她的身体也时常有饥渴的萌动,但是一想到主任那令人作呕的脸和下流的眼神,她顿时欲望全消,更何况她还有一个正读高中的儿子,不想在人生中留下一丁点的污点。

每每想到儿子,金翠霞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和希望,那是全家人的骄傲,数月前的中考,她的儿子考了全校第一,全市排名前五,所有人都认定他是重点大学的苗子,亲戚朋友羡慕中夹杂嫉妒的眼神让她格外受用,她也深深的引以为豪。

一边想着儿子,一边骑着车轻声唱着小曲,金翠霞完全不知道,在十分钟之后,她将迎来这一生最大的噩梦。

金翠霞工作的地方距离家里有约莫四十分钟的路程,她的家在城区边缘的一处城中村,附近陆陆续续都拆迁了不少,她的家也在拆迁范围内,只等最后通知下来就要去租房子了,想到拆迁的事情,她更是高兴,现在她住的房子折算下来有四百五十平米之多,拆迁补偿可以换三套房子,现在房价这么高,三套房子就是二百多万,到时候卖一套留两套,自己也不用去上那个破班了,想着想着,她得意的笑起来,忽然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一道黑影突然从路边冲出来,因为拆迁的缘故,城中村周围景象破败,原本百多户人家现在只有十来户,唯有的几盏路灯也坏了一大半,临近拆迁也无人修理,所以当黑影冲出来的时候,金翠霞根本就没有发现,待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黑影力气很大,一把就将她懒腰抱住,同时捂上了她的嘴巴,金翠霞惊恐万分,拼命的挣扎,可是对方的双手如同铁箍一般,将她摁的死死的,差点背过气去。

黑影夹着她窜进破败的城中村,随意踢开一家房门,屋主早就搬走了,这一片就这两天即将拆除,房间内除了一张破旧的长沙发外,就只有满地的垃圾。

当金翠霞被扔到长沙发上,顿时明白等待她的是什么,她用尽全身气力拼命反抗,可是对方的气力远超过她,而且工作疲惫的她实在是没有多少后劲,两人僵持了数分钟后,金翠霞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却还是被黑影死死的压在身下,半分都动惮不得。

金翠霞急促的喘着气,感觉到黑影的手沿着小腹攀上了自己的胸口,隔着衣服大力的揉搓着自己的双乳,她羞愤欲死,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眼神中满是哀求,可是黑漆漆的屋内,对方是看不到的,恐怕即便是看到也不会放过她,此刻的金翠霞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黑影的手一颗一颗的解开金翠霞胸前的衣扣,此时尚在初秋,天气不是很冷,金翠霞只穿了一件针织衫和长袖衬衫,当白花花的胸脯在胸罩的遮掩下暴露在空气中时,黑影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将大手覆了上去。

金翠霞只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瞬间站起,拼命的喊了一声:「不。」

声音倔强的从大手的掩盖下冒出来,却只有沉闷的低嚎而已,黑影顿时将她的嘴巴捂的更紧,同时另一手掀开胸罩的一角,用食指和中指捏住一枚硬挺的奶头,轻轻的揉捻起来。

「不,不,不要这样,呜呜呜,不要,不要。」

金翠霞用力的扭动着脖子,可是却半分也动不了,只能在心底痛苦的哀嚎着。

黑影似乎察觉到女人内心的呼喊,手上变本加厉,将胸罩向下一拉,失去束缚的两团乳肉顿时跳将出来,丰满硕大的两团白肉摊在胸前,虽然不复青春少女时代的傲挺,却有着熟女的火辣诱惑。

黑影的大手贪婪的在女人的双乳上摩挲着,不时的揉捏愈发敏感硬挺的乳头,将柔软的乳肉握在掌间,大力的肆意揉捏。

金翠霞无力的哭泣着,她已经没有气力再反抗了,她的双手被对方死死的压在身下,此刻的她犹如一头被剥光的白羊,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黑影似乎对女人的胸部情有独钟,来回不停的抚摸揉弄,渐渐的,金翠霞竟然感到有丝丝快感袭上心头,上一次与丈夫亲热还是在两个月前,中间丈夫回来几次,每次都行色匆匆,疲惫至极,她哪里还好意思缠着丈夫寻欢,而且即便是两人亲热欢好,在金翠霞看来,更像是尽义务交公粮,十几年的夫妻早已磨灭了两人的激情,匆匆欢好便如同是蜻蜓点水一般,根本挠不到她心中的瘙痒,偏偏就在此时,在即将被强奸的这一刻,她竟然有种从没体会的异样快感油然而生。

金翠霞的理智告诉她,这绝对不行,可是偏偏身子在黑影的爱抚下,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简直要烧昏她的头脑。

黑影一言不发,只是用力专心的揉捏着女人的乳房,不过他越发浓重的鼻息暴露了他内心的冲动和激动,他的鼻息如同重锤一般,一下一下击打在金翠霞的焦躁不安的心上,让她的心脏再次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只是这次剧烈跳动不是因为恐惧,而是难以言表的情欲冲动,她脑海中甚至突然跳出一个想法,干脆让他得逞算了。

「我是个坏女人,我是个坏女人,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会有下流的想法,该死,该死。」

金翠霞的理智让她赶紧抛弃了这个可怕的念头,拼命的想要压制身体的萌动,可是当她看到黑影低下头,感觉到对方噙住自己的乳珠时,她还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啊……」

婉转的呻吟声仿佛是天籁一般,从金翠霞的喉咙里不自觉的发出,把她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也让咬着她奶头的黑影微微一愣。

黑影以为是听错了,吐出乳头抬起头看了看金翠霞,羞得金翠霞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心中彷徨而又苦恼。

黑影的头再次低了下去,金翠霞的两枚乳头交替的在一个温热潮湿的地方被吮吸,每一次舌头缠绕在乳头上打转的时候,金翠霞的身体都如同打摆子似的剧烈抖动,她集中精神,拼命的压制住呻吟的冲动,只是她那也越来越浓重的鼻息,无不暴露出此地无银三百两。

黑影兴致勃勃的舔唆着女人的双乳,他的舌头一刻不停的在女人的乳头上盘旋打转,牙齿轻轻的咬噬着乳头,嘴唇用力的裹唆着丰盈的乳肉,时而将半个乳房都含进嘴里,时而却用舌头沿着乳根一圈一圈的舔吸。

金翠霞被黑影舔的简直要疯掉了,精神的理智和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她备受煎熬,平淡无奇的夫妻生活让她一直觉得无比的沉闷,此时此刻此地,她竟然从猥亵中不停的在产生罪恶的快感。

「快停下,快停下,不要再这样了,不要,啊。」

金翠霞的脑子被潮水般涌动的快感和罪恶感炸懵了,她的身体已经下意识停止了反抗,心底无意识的拼命祈祷,当她感到自己的两枚乳头被对方同时含进嘴里的时候,那种异样的感觉和难以抑制的羞辱感,让她在颤抖中无声的默默流泪。

乳头被黑影不停的吮吸咬弄,金翠霞木然的默默承受着,不知过了多久,黑影终于玩腻了,仰起身子,大手在金翠霞的乳房上搓了几下,然后沿着胸部一路向下,经过肚脐眼,沿着长裤裤腰轻轻向内插。

金翠霞惊得身子猛地一缩,也可能是黑影沉迷于猥亵中放松了力量,竟然被金翠霞挣开了一些,双手得空的她一把捂住自己的裤腰,泪水涟涟的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对方,眼神中满是哀求的神色,被捂着的嘴巴呜呜咽咽,似乎迫不及待的要说些什么。

黑影转瞬就回过神来,再次用力将她制服,金翠霞死命的试图反抗,可是最终的结果还是被强压在沙发上,动惮不得。

两人都喘着粗气,黑影骑在女人的身上,面具后面的双眼透露着恶狠狠的凶光,却依然是一言不发,稍息片刻,黑影的手再次探向女人的腰间,这次他留了神,不管金翠霞怎么挣扎,他始终牢牢的压着对方的身子,只是姿势不便,很难一下子将女人的裤子脱掉,只是把手伸了进去。

金翠霞感到一只大手沿着下腹一路滑落,惊恐的脸都绿了,可是她完全没有办法去挣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的发生,对方的手指挑开内裤的边沿,肆无忌惮的伸了进去,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黑影的大手拨开厚密的阴毛,直探女人最神秘的所在,温热如同小火炉一般,而且从手指的触觉上得知,那里似乎很湿润的样子。

随着黑影的手指不停的在私处抠挖爱抚,金翠霞的身子不停的颤抖起来,那只手似乎有魔力一般,在她的胯下和股间徘徊,手指不时沿着她的股沟滑到屁股上,揉捏着肥厚的臀肉,力气特别大,捏的她有些吃痛,可是肉体上的痛苦与心灵上的悲苦比起来便又算不得什么了。

金翠霞神情恍惚,完全失了分寸,当她感到屁股上有股凉意时才意识到,裤子被人扒了,黑影的喘息声愈发的浓重,他骑在女人的身上,再次揉摸着金翠霞的巨乳,摸了几下,又返回去继续扯女人的裤子,单薄的长裤很快就被扯了下来,内裤则被他粗暴的扯断了半边。

忽然,金翠霞感到对方的手挪开了,还没等她叫出声来,便有一件散发着异味的东西塞进了她的嘴巴里,她下意识的猜想,不会是自己的内裤吧,还没等她多想,旁边响起撕胶带的声音,然后啪的一下,嘴巴被粘的紧紧的。

双手得空的黑影满意的将金翠霞整个人翻了个身,感觉到自己的大屁股暴露在男人的面前,金翠霞羞愤愈死,但旋即就感到自己的双手也被胶带粘上,饶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彻底丧失了最后的抵抗能力。

金翠霞明白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哭也哭不出来,只能认命似的把头埋在沙发里面,心哀如死。

黑影浑然不顾女人的心情,此刻他正贪婪的盯着面前这块圆如满月的丰盈臀部,柔软如同棉花团一般,弹性如同海绵垫,黑影的大手爱不释手的在女人的屁股上揉捏爱抚,甚至伸出舌头沿着女人的臀缝来回舔弄,连她肮脏的肛门也没有放弃,还不停的咬着她的臀肉,金翠霞感到有些痛,不屈的试图扭动屁股,结果换来的只有几声清脆的啪啪声。

见身下的女人在挨了巴掌后老实下来,黑影这才起身脱掉自己的裤子,然后合身趴在女人的背上,用鸡巴摩擦着女人的臀缝。

金翠霞感觉到男人的阳具,却半分挣扎也没有了,她认命了,此时此刻,她决然没有半分逃脱的希望。

「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金翠霞在心底这般对自己说道,她的心底放弃了抵抗后,身体的本能就开始占据了上风,在这即将被强奸的刹那,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甚至当男人的鸡巴在她的股间滑动时,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配合着晃动起臀部来。

对于女人的配合,黑影似乎有所察觉,他将金翠霞翻过来,趴在她的身上开始玩弄她的巨乳,金翠霞羞涩的闭着眼睛,任凭对方随意施为,这对奶子是金翠霞身为女人的骄傲,她年轻的时候身材就极好,丰乳肥臀,现在胸围的尺码更甚往昔,拥有惊人的36F,每次去澡堂洗澡的时候,都能震撼到一圈人,丈夫之前也很迷恋,只是这些年来,估计是看得审美疲劳了,再也没有丝毫在意过,让她时常在心底埋怨丈夫有眼不识金镶玉,此刻,她却能感觉到,趴在她身上舔玩乳房的男人,似乎相当的喜欢自己的胸部,竟让她微微感到有点自豪。

黑影仿佛不知疲倦的舔玩着她的乳房,同时不停的用硬邦邦的阳具抵在她的阴唇上,不停的摩擦,放弃了抵抗的金翠霞逐渐不堪挑逗,主动分开了大腿,微微抬起屁股,迎合着男人的阳具,既然没有办法躲避,那就希望能尽早结束这个噩梦。

可是黑影仿佛完全没兴趣插入似的,面对金翠霞的主动配合,他完全不为之所动,只是不停的舔摸乳房,用龟头在女人的阴唇和阴蒂上不停的摩擦,摩擦的金翠霞不由自主的分泌着淫液,而且越分泌越多,身体也越发的滚烫,喉间咕咕作响,一副情难自禁的模样。

金翠霞确实是情动了,她的乳房和阴户是性趣最集中的敏感点,黑影的揉摸挑动正是在一步步的将她内心饥渴的欲望注意点燃,体内的躁动在一点点的摧毁她剩余不多的理智,欲望在不停将她往深渊里拖拽,而她自己也有些迫不及待的往深渊奔跑。

如果不是嘴巴被封住的话,金翠霞恐怕已经要主动哀求对方干她了,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烧的她五脏六腑都仿佛要化为灰烬,从骨头里有一种燥热感在往外喷发,终于,喷发到了临界点,金翠霞只感到一阵无法言表的快感从内而外的飘散,身子仿佛变成了羽毛一般,轻飘飘的如在云端。

她高潮了,在这种令人感到无比难堪的环境下,在被强奸的情况下,她居然高潮了,更离谱的是,对方还没插进来,她便高潮了,而且比她以往所经历过的任何一次做爱都来的更爽,更high。

金翠霞浑身抖动着,阴道内剧烈的蠕动,一蓬一蓬的淫水喷涌而出,泄身几乎把她泄得浑身都没有半分气力,而就在她茫然不知,享受着高潮余韵带来的极致快感时,黑影开始行动了。

硕大的龟头从还没有闭合的阴道口悍然抵入,金翠霞被突如其来的异物顶的浑身一颤,还没待她做出反应,潮湿蠕动的阴道就被一根粗壮如柱的鸡巴给塞得满满当当。

金翠霞无从感知对方的鸡巴有多大,只觉得阴道内被塞得了无空隙,被打断的高潮余韵瞬间被一种无比真实的充盈感所取代。

「好涨,好粗。」

金翠霞的心中只存有这么一个念头,刚刚平息下来的瘙痒再次升起,她迫切的希望对方能动一动,因为这次瘙痒来的比任何一次都更加的强烈。

黑影这次似乎是察觉到了金翠霞内心的呼喊,双手按在女人的乳房上,屁股开始缓缓耸动起来,每一次耸动,都带动着鸡巴在女人的阴道里一进一出,一开始还是缓慢的抽插,但是很快,黑影运动的屁股加快了速度,鸡巴也以极高是频率快速抽插起来。

金翠霞的嘴巴被堵住了,发不出声音,黑影也是沉默的只顾肏逼,寂静的废弃房屋内,除了两人浓重的鼻息外,便只有臀部相交的啪啪声响。

金翠霞的理智已经完全被快感淹没了,她身上的这个男人强壮的如同一头公牛,粗壮的阳具一刻不停的每次都重重的抵入阴道深处,仿佛不知疲倦,没有任何花哨的技巧,完全就是实打实的剧烈活塞运动,不知道是否收到紧张环境的影响,反正她是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极乐快感。

欲望是汽油,罪恶感就是一把火,罪恶的欲望点燃了金翠霞身体的渴望,她在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中败下阵来,在无声的快感中不知攀上了多少次的高潮,每一次都是无法言表的极乐享受。

终于,黑影发出了第一次轻微的呻吟,伴随而来的是浑身颤抖,阳具的马眼大张,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浇灌着女人深处的花蕊。

金翠霞也在强烈的浇灌中再次攀上极乐的高潮,连续的高潮加上呼吸不畅,让她终于支撑不住,竟被生生的干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悠悠的醒转,屋内空无一人,仿佛一切都只是她在做梦而已,她下意识的一抬手,才发现手上的胶带已经被除去,嘴巴张合了一下,嘴上的胶带也没了,连嘴里的异物也不翼而飞。

金翠霞慌张的起身,忽然感觉双腿酸软无力,又跌回了沙发上,她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私处,顿时面色惨白,那里红肿胀痛,很明显,之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她确确实实的被强奸了。

顾不得歇息,她手忙脚乱的穿上长裤,却没有找到内裤,不过此刻也顾不着了,捂着裤裆一瘸一拐的跑出废弃的屋子,慌乱中还没有忘记找回自行车,火急火燎的赶回家。

一直到进了大门,金翠霞的心才算是稍微平静了一些,但一想到晚上遭遇的飞来横祸,顿时又悲从心来,抬头看到客厅中央墙壁上挂着的大钟,时间指向凌晨一点,家里静悄悄的,儿子的房间黑漆漆一片,想来已经睡了,她不敢苦出声来,只得捂住嘴巴,窜进卫生间,嘤嘤的哭了许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