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社续集-裂变_微小说_荤段子_黄乱色伦短篇小说_言情色系短小说_龙腾伦理短小说-微兔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少妇 > 正文

茶社续集-裂变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30 21:34

作者:{大脸猫}

(上)

汽车开的很快,却又很慢,司机和老板为了多赚一些钱,总是不停的开开停停,我也在这快慢相间的节奏中昏昏欲睡。

可是,我的下体却一直处於一种酥麻的状态之中,因为昨天晚上在茶社的消魂,让我的身心产生了微醉的感觉,心里好像很平静,身体却一直处於这种亢奋的状态中。

我以前很喜欢口交的,可每次对方给我的感觉总是不是很理想,和有的书上的描写总有出入,可是经过茶社的经历,我对这种性爱方式的感觉发生了质的改变。那种偷欢似的,包围着的,吮吸着的甜美感觉就这样伴随我度过了一夜,并且这种感觉也带到了第二天,并且是在车上,我依然能强烈的感受到那种蚀骨的快感。

到了出差地的宾馆,我安顿下来之後,急忙把公事办完,因为这样我才能早点回家。可是当天是回不了了,我只有耐心的住下来,心里在琢磨着怎样给她信息,让她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她,喜欢她为我做的一切。

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给她电话,反正她现在也是一个人,电话联系是没有什麽问题的。我用手机拨通了她家里的电话,她好像已经睡下,朦朦胧胧就接了我的电话,她很惊奇我在外地出差,好像有点嗔怒的怪我怎麽不告诉她,我微笑回答说,你难道不喜欢惊奇吗。

接着说了一通无聊的废话,我就直接对她说,我想我在明天回来的时候首先先见到你,可能是因为我说的首先想见到她的原因,她只是简单的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我,我说了我回去的大约时间,并说了我会在某个宾馆等她。然後我挂了电话,便在非常不平静的状态之中昏昏睡去。

回去的车好像开的很慢,我观察不到在回来行程中发生的一切有趣的事情,就在急切的心情中回到了我生活和居住并工作的地方。

可能在这样的过程中我还有其他的想法,canovel.com可我依稀只记得很想早点见到他,我没有回家,在宾馆开了房,给她去了电话,就开始静静的等待她的到来。

早春的白天不是很长,我在黄昏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在这不急不慢的敲门声中,我的心一下子变的潮湿,身体也随着变的僵直起来。不过我还是很快的开了门。

此时,她就站在门外,咖啡的套装和紫色的衬衣,还是那麽协调和令人迷醉的装束,我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夏奈尔的香水味道。她微笑着把脸微红着,我在昏昏然中把她客气的拉了进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客气,又为什麽要拉着她的手进来,只是感觉我这样做可能是感激她的到来,也表达了一种亲密。

无语中,我静静的看着她,她也不时的用眼角看着我,那不是一种大胆的目光,可就是在这种欲说还休的眼光中,我感受到了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混合着夏奈尔的香味把我包裹着,我忽然的想,这种眼光是做作的还是自然的,可能是自然的成分多些,我打消了对她故意做作的想法,在她盼顾的目光中,我的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种火焰,那种突如其来的火焰激发着我,我轻轻的来到她的面前,扶着她肩,随身坐到她的身边,就感觉到了一种温热。

我低声说:「你想我吗?」

她浅笑了问我,「你想我了吗?」

我被这种纯情且带有挑逗意味的话语再次激发,我的心变的更加潮湿,还有一种微微颤抖的感觉,在这样的感觉里,我抱住了她,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轻的吻她的发。

她微微的转过身来。用朦胧的目光看着我说:「告诉我呀,你想我没有?」

我把她的头揽向怀里,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想了,好想。」

她叹息似的再问我,「你那里想我了?」

我的心潮湿的感觉好像被哄干了,有种激情荡漾起来,我依然轻轻把她的手握着放到我的胸口,说:「心里想。」

接着握着她的手轻轻在我的身体上游走,到了小腹处,她的手迟疑了一下,我还是把她的手拖向了我的双腿之间,她的手立刻伸展了开来,软软的覆盖了那里,我再次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还有这里。」

宾馆的灯光刹那间变的昏黄迷离起来,我好像回到了茶社,激情在双腿之间串了上去,我的尘根就在她的手中勃发壮大起来。她还是用轻轻的幽怨的叹息回答了我,并用软软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那条尘根,随即变把手移开,用双手围绕了我的腰了,身体也侧转着紧贴了我。

我的左肋被她的软挺的乳顶的麻酥了起来。床前灯的光柔柔的顺着她的脸舒缓的泻了过来,她的脸在昏黄的灯光里变的更加柔和,红唇如水湿了一般,润润的微开着,把脸面对了我。

在暗红的唇色中,我的激情被一股柔情替代,我慢慢的移动我的脸,靠近她在灯光里愈发性感的脸,轻轻的用我的唇触碰了她的眉,滑过她的眼睛,在她的小巧挺翘的鼻子停留了,用湿热的舌顺着鼻翼舔着,在她的唇边,我呼吸到了一股如兰的气息,从她的唇里缕缕散发出来,我呼吸着,微微的嘴了,便把唇轻轻的盖着了她的红唇。

我的舌尖滑入她的唇里,轻轻的在她的唇的内侧的逗弄,如兰的香味越来越重,忽然我就吮住了她的丁香,那是灵动的、滑爽的她的舌。我们的舌就这样交织了在一起,她的吸力也逐渐的大了起来,不时也进入我的口中,与我来回的吮吸着。

在交织中,我感觉她搂着我腰的双手,渐渐的紧围了我,我闭上了眼睛,享受她的亲吻,感受她逐渐粗重的呼吸。我不仅用双手在她的柔软的後背上轻轻的抚摩着,滑过她的腰肢,顺着她突然往外隆起的臀上抚去。

潮湿、迷离、混暗、甜香混合着喘息,一切都在暗示着我们并鼓励激荡着我们,双方的投入和没有顾忌的亲吻和抚摩,让她的身体和我的身体变的焦躁不安起来,在焦躁中她的身体变的柔软起来。

我感觉已不能再等待了,因为我再她柔软的身体里分明感觉到了一种渴望。我的手滑上来,再她微微闭着的眼神里,褪去她的外衣。

我用手抚摩着她裹着身体的丝质的衬衣,滑爽的感觉透过我的掌心传入我的心里,我的心也随着滑润了起来。

丝质的衣服应该就是这样的女人穿的。我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我依然在亲吻着她,就着灯光,我的一条腿就放在了她的双腿之间,随着我的亲吻,我的腿贴近了她的双腿之间的最深处。我的膝盖腿面处分明感觉到她的双腿之间传来的湿热,我有变的激昂起来,双手就在激昂里把她的丝质的内衣褪了下去。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鲜活生动的软体,在从头顶上方斜着照射过来的灯光把她身体的美妙一览无余的给了我兴奋的视觉,起伏的身躯上有隆起的乳、平坦的小腹、陷落下去的森谷和饱满有力的大腿,肉红色的乳头点缀着雪白的乳,茂盛的黑色覆盖着微突的耻骨和下陷的肉谷上,简单的黑色和肉红色以及象牙白,却给了我剧烈的视觉冲击。

她的小腹在微微上下起伏,乳也跟着荡漾起来,红色的唇在灯光里变的有点紫色,让她裸露的身体随之性感起来。她微微张开的小嘴压抑着呼吸,我感觉她在掩饰慾望,正是这样的香艳,让我迅速的进入一种亢奋状态,我有了一种想吮吸、想抚摩、想进入的感觉。

我对自己说,我要好好享受,我也知道,她一定会运用她的成熟和技巧让我快乐的。我对做爱有种理解,那就是要双方都投入和付出了,才会满足和快乐。我没有把她当作猎物,我只把她当作一个可爱的、灵动的、感性的、成熟的的女人靠近了。

我的手轻轻抚过她的发,用拇指在她的眼帘上停留,随着我的触摸,她的脸靠近了我的手掌,好像在感觉我带给她的温情。手在轻轻移动,她的头也侧向我的手掌,红唇也微微张开了,把我的手掌用她火热的舌尖舔吸了,我看着她张开的红唇,感觉象盛开的性器,便把食指滑入了她的唇里。

就在食指滑入的一瞬间,她用红唇裹了我的指,前後移动了吮吸。我被这剧烈的暗示刺激了性的敏感,尘根剧烈的勃动着,火热的感觉从小腹处升腾起来,我的另一只手就握住了她的乳。

盈盈一握的乳,是我的最爱,那种太大的,我总觉得是做种或者是做鸡才有的,所以我爱怜的开始爱抚她的乳,我只是轻轻的在四周来回爱抚,肉红色的乳头也随着我的爱抚在左右上下的动着,随着我的抚摩,我感觉她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乳头变的涨大挺立起来,身体上的皮肤上也立起了一个个肉粒。

我的头俯了下去,嗅吸着她的耳根,我又忽然迷醉在她从耳跟散发出来了香水里。我用湿润的舌尖轻轻的舔吸她的耳垂,她的头微微的移动了,好像是在感受和呼应我给她的快感。

我深深的把头和唇埋进她的脖弯里,依然用舌尖在上下舔吸吮弄,渐渐我的头往她的胸滑过去,而她就随着我的滑动方向把乳顶了上去,在迎接我火热唇的到来。

我用握着她乳的手,把她的乳头揉捏着更加挺立起来,我便用唇含住了她的乳头。硬立的、柔软的乳头在我的嘴里,被我用舌头吮吸着。我用双手把自己身体撑起,我的嘴唇不时的变换着位置吮吸她的双乳。

在我的吮吸里,我感觉她很喜欢我这样做,她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不过还是有点压抑,渐渐的她的身体摆动了起来,她的手指滑上赤裸的上身,用修剪过了指甲不断刮弄我的乳头,电流般的感觉就在乳头处荡漾了开来。

(中)

我不禁在电流一般的感觉中把身体从胸脯处往上弓了起来,很快的我又伏下身体,感受她的指甲和指肚从我的乳头上带来的快乐。在起起伏伏中,我的性感一次被一次往上抬高。

我赞叹她的手法,也赞叹她的技巧和善解人意,她不仅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更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在相互的逗弄中,我们都向征服对方,都想挑逗对方,我们在去极乐天堂的路上,不厌其烦相互爱抚着。

指甲在下滑,我的小腹上有了温热的手掌,她柔软的手掌在小腹上来回的爱抚,渐渐地她的手掌变的火热起来,我的身体也随着小腹的火热开始变的有力起来,我在期待着她的手,去抚摩我的尘根,焚心的感觉从我的双腿之间折磨着我的大脑和意识。

她在漫漫的爱抚着,手却不往下,她知道故意的停留会带给我更多的期待和无穷的慾望。在我的期望中,我的臀开始往她手掌的方向挺去。

在她用手掌隔着我的短裤抚上我的尘根的瞬间,我向被什麽尖锐的东西击中了一般,我不仅快乐的呻吟了起来,臀也随着她手掌的抚摩轻轻摆动起来。火的热、急的喘、娇的吟和黄的灯光,侵袭着我们的感官,一切都在模糊的状态中,意识和慾望却又是那麽清晰。

我不能忍受她的手掌和娇吟给我带来的强烈渴望,我的尘根摆脱了她,她的手迷茫的停留的空中,好像在问自己做错了什麽让我就这样离开她的爱抚。我没有解释,我的身体却向下移动,嘴唇也悄悄的往她的身体下面滑落。

她就意识到我要做什麽了,也轻轻的把手臂摆落在了洁白的床单上,好像是平静的等待我更多的触碰,我却在她剧烈起伏的小腹和乳波中感受到了她内心的强烈动荡。

我的唇停留在她的小腹上,我的双手停留在她的髋骨处,用拇指轻按她小腹在髋骨处的内陷,我的舌在她的小腹上来回的吮吸着,用舌尖轻轻的舔吸她的脐眼。

在我不断移动头部的间隙,我的下巴不断地接触了她的耻骨和硬而柔软的毛发。很快她的臀不安的扭动起来,虽然只是压抑着的浅摆,我却从她的摆动中呼吸到了从她双腿之间发出来的女人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