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被我养在房间的金发小萝莉 03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20 20:29

艾莉丝被我拉靠在怀里,一直没有动,并且只是擡头有点不安的看我。

我对她露出微笑,她也露出甜甜诱人的微笑,并持续散发淡淡的香水味。

啊……身边有只货真价实的萌萌萝莉真好,果然贫穷真是罪恶啊……

我忍不住为这件事感到羞愧的想着:『对不起,穷人萝莉控们,十八岁的我

会连你们永远得不到的幸福一起好好享受的……』

看着艾莉丝天真洁净的水蓝双眼,鲜润欲滴的樱唇,出落的宛如纯洁小天使

那般,我完全不知道接着该做什麽,只是自然的伸出另一只手抚触她耳旁垂下的

金发,长长的发鬓,舒服的发丝……

艾莉丝一直安静擡头望我,都没有其他动作,懂事又惹人疼爱。我猜她离开

家之前,她的家人应该有再三交代过她到人家那里去一定要乖乖的听话,这样才

会得到人家的喜爱,有更好的生活……

我不知道那名负责的人口贩子是怎麽跟艾莉丝的家人说的,除了可能是要去

有钱人家家里当童佣,另一个比较可能的应该就是以善意谎言告知富裕国家的有

钱人家生不出孩子,所以想买一个女孩子回家当女儿;因此他们一定不会知道艾

莉丝是要被我买来破处并养着天天做爱,否则我想他们绝对不会愿意交出这麽可

爱懂事的乖女儿……

不论如何,这桩交易已经完成,任何人没有再回头的余地,艾莉丝已经永远

属於我,所有相关合法文件都有,也得到对方家人的亲笔签名,所以过去的就让

它过去吧。

我摸着艾莉丝的金发,裤子里的阴茎又争气的变更大,甚至我都感觉涨到会

有点痛。

我想开始对她出手,但又一直很紧张,紧张到会害怕而不敢真的出手,虽然

我一直告诉自己:『艾莉丝已经是我的,不会有外人进来,我做什麽也绝对不会

有人知道……』

於是我看着她决定先开口缓和紧张情绪,顺便让她知道一件最重要的事……

我用手比着她:「艾莉丝。」

她看着我的手先比着她,接着听我忽然说话,就有点小讶异的擡头又一直看

着我。

我又比着她,再说一次:「艾莉丝。」

她一直睁着水蓝双眼看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

於是我用手比着自己:「哥哥。」然後我停顿几秒,「主人。」

她依然天真望着我。

我用手比着她:「艾莉丝。」

她依然躺靠在我怀里看着我。

我再用手比着自己:「哥哥。」然後再次停顿几秒,「主人。」

就这样重复几次,艾莉丝终於懂我的意思。

她看着我,有点小心的慢慢开口,声音听起来同样乾净又柔和,并不尖锐,

非常舒服:「哥哥。主人。」

我很高兴的点头,然後叫着她:「艾莉丝。」

她露出开心的微笑:「哥哥。主人。」

我同样很高兴的点头,然後用手比着她再说:「艾莉丝。」

但是接着她却没有学我说艾莉丝,而是举起小手比着自己并开口:「伊娃.

莎娃波拉.瓦伦提尼。」

这是生她的双亲给她的名字,我知道,那名负责人有跟我说过,而她似乎以

为我是问她的名字,於是我故意拉起一张脸摇头。

她看到我严肃的样子,以为我生气了,脸上的微笑也跟着消失。

过几秒我再度露出微笑安抚她紧张不安的心,用手比着她说:「艾莉丝。」

她看着我。

我再比着她说:「艾莉丝。」

她终於作出反应,举起小手比着自己:「艾莉丝……?」

我很高兴的点头,然後叫她:「艾莉丝。」

虽然不知道为什麽要这样,但她还是露出放心的笑容比着自己:「艾莉丝。」

开始认识自己的新名字。

我高兴的再点头,知道她虽然记着自己的本名,但早晚还是会完全习惯艾莉丝

这新名,而且她才八岁而已,随着时间遗忘不曾再叫过的本名应该只是早晚的事。

从这时开始,我和艾莉丝之间有了最基本的语言交流,她知道当我叫艾莉丝就

是叫她,并把我告诉她的两个名称连起来称呼我:「哥哥主人……」

她看着我,又天真的甜甜喊我:「哥哥主人……」

我的阴茎本来就微微涨痛了,这会更是快受不了刺激。

我看着她,犹豫着,一直紧张的挣紮,终於决定微笑跟她说:「艾莉丝,对不

起,算哥哥对不起你,哥哥真的没有经验,好想要试试看……」

艾莉丝听不懂,只是依然天真看着我。

我再跟她说:「艾莉丝,对不起,原谅哥哥吧。」

在我怀里的艾莉丝依然天真看着我。

我把她只是安静看着我的行为解读成她会原谅我的行为,我终於鼓起勇气和决

心开始行动……

因为她穿着像艾莉丝梦游仙境的那种西洋连身衣裙,所以我紧张微笑看着她,

并开始将我一直搂着她肩膀的手伸到她背後,很快就在颈子口摸到拉链,然後慢慢

向下拉开。

艾莉丝不知道我会对她做什麽,毕竟她才八岁,还清纯如白纸,只知道我正在

拉开她背後的拉链而如同本能反应的好奇转头想看,甚至天真到没有一丝害怕男性

不轨的情绪。

我阻止她的动作,另一只手赶紧伸过去摸她细嫩的脸颊,并努力保持微笑跟她

说话:「乖,看着我。」

艾莉丝虽然听不懂我说的话,至少她听我说话後就一直看着我,都没有再动,

并且脸上充满天真的疑惑。

我忍着心脏的激烈跳动,开始感觉口乾舌噪,依然保持微笑看着她,但我的手

却依然一直将拉链向下拉,直到腰部最底端再拉不下去为止。

艾莉丝又想转头,不过我又阻止她,因此她终於疑惑的看着我开口:「哥哥,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