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老婆曝露勾引管理员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10 19:06

《 豪放女医生》

《瑜伽课后的操练》

我和老婆结婚几年,过着二人世界.

老婆快三十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好,但还没生孩子.

我急着和老婆造人,排卵期一到就干,晚晚都射满她的穴为止.

结果,外表斯文的老婆越干越骚,现在还喜欢上内射.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好爽,每每射她子宫就高潮叠起.

上年,我们搬定到一旧式住宅大厦的顶层.

这大厦的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

大厦还有升降机,也有管理员看守.

管理员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叫马叔,就住在阁楼.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

.

夏天来了,老婆向我抱怨,晚上走楼梯上天台收衣服时,偶然会遇上巡还中的管理员马叔.

但最近她总是遇上马叔,而且觉得马叔总是色迷迷的望她.

她又说有时马叔还特意站在梯间下方向,好像想偷看她的裙底.

说起来,天气热了,老婆在家的打扮好随意,衣着总是单薄,所以被人偷看裙底都不出奇.

我提议老婆穿得密实一点或改时间收衣服.

老婆抱怨起来,结论就是以后要我去收衣服.

我说她其实是懒,不想去收衣服,想叫我去做吧了.

老婆有点生气,问我难度要证明马叔在偷看她吗?

我想了想,就打趣和老婆说以后由我收衣服,但要她曝露一次来证明一下.

老婆对我这想法感到矛盾和疑惑,不过骨子里淫荡的她,就忍不住问我打算如何.

我叫老婆明晚就穿条短裙去制造些机会,看看马叔会不会偷看.

老婆心大心细,不过最后还是同意了.

第二晚,老婆穿着短裙,人字施,拿住篮子,在平时习惯的走到梯间去.

而我就在梯间的防烟门外,偷看梯间情况.

我和老婆在梯间等了会,听到有人由下方走上来了,就知道是马叔来了.

我叫老婆由梯间慢慢的走上天台,老婆就战战竞竞的慢慢走.

不一会,马叔由梯间来了.我躲开没给他看到.

然后看住他慢慢走上天台,同时见他弯了身,就是想偷看老婆的裙底.

我小心慢慢跟上天台,偷看情况.

这时马叔正用电筒四处查看天台环境.

而老婆正蹲,把衣服收到篮子里.不过老婆一蹲下,两大腿就开,短裙里的内裤就露了出来.

虽然那时是晚上,但马叔带了电筒,他左照右看,就不经意似的照到老婆身上.

老婆那粉蓝蕾丝内裤都被照出来了.

说起来,老婆曝露还真有一手,被马叔照到下边也没有合上两腿.

她只是问马叔在天台照来照去,是在找什么吗.

马叔得意的说只是例行工事,查看天台有没有异样.

老婆问马叔有找到异样不.

马叔开始大胆起来,照到老婆下边,意淫地说要再查看一下才行.

老婆下边都被马叔照看光了.

我忍不住,就忽然走出来,喊:"老婆,我来帮你收衣服"

马叔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出现吓了一跳,慌张的回头看我.

我和马叔打过召唿,马叔就说还要巡逻,不好意思的走掉了.

我和老婆偷笑起来,老婆一抱入我怀里,娇情的说刚才好紧张,好怕.

我摸了摸老婆下阴,笑笑的说:"紧什么张?妹妺紧了吧?湿成这样了"

看来老婆平时讨厌被人偷看,但她一想到要曝露,就会好享受这感觉.

她刚才故意给马叔偷看,就让她兴奋得下边流水了.

之后,我乘老婆兴奋,当然是马上带她回家好好干一回.

当然,后来都是我上天台收衣服了,但偶然老婆也上来帮手.

如果马叔刚好巡逻经过,我就让老婆曝露一下.每次老婆曝露过后,就会兴奋的要我干她.

======

最近厕所水箱坏渗水.我打电话给管理员马叔,问他能不能修.

马叔说先上来看看.

这时老婆正在家里练瑜伽,她就穿着一条深灰色的紧身裤,看来好性感的.

我问老婆要不要又来个曝露.久经曝露调教的老婆,一听我说,淫心又动了.

我让老婆脱了内裤,下身只穿那条紧紧的灰色喻咖裤.

她下阴被包得涨涨的,阴部在裤上现了个w形,加上那双长腿,感觉她下身只是套上了层深色的皮肤一样.

而她上身也没穿内衣,就穿了件运动背心,再加一件普通T裇.如果走近看,还能?

我笑老婆:"别说是马叔,就连我看到了也会兴奋想干".

老婆听后满心欢喜,又怕打扮太夸张,说还是穿回内衣好了.

但这时,马叔上门来了.

我开门给马叔进来,而老婆紧张的在客厅一旁,躺在地上边看录影教学边练瑜伽.

马叔向我们打召唿,同时留意到老婆那诱人的打扮.

老婆装作专心练习,没理会过我们.

她侧躺在地上,慢慢提起一条腿,使得她下阴那涨涨的阴部若?

那条腿一上一下的运动,看得马叔两眼都跟着动.

当时我也在旁,所以马叔好快就收起眼光,跟我到厕所去查看水箱.

他查看过后说是小问题,拿点工具上来就能修好.

然后他就回去取工具了,临走前他还是忍不住再偷看我老婆一次.

待马叔离开,老婆就抱到找怀里,说刚才好刺激,搞得马叔不停在偷看她.

老婆抱住我就亲起来,看来老婆发骚了.

不过马叔就快拿工具回来了,我也只能忍一下.

老婆撒娇起来说:"老公,人家痒了,,你不来,我就找马叔来,,,"

这淫娃,就懂用这些淫话来勾引我,搞得我下边都硬了.

我对老婆说:"有本事你就勾引他看看".

老婆登了我一眼,好像不服气起来.

这时马叔又回来.他带着工具进了厕所,修理水箱.

我和老婆在厕所门口看马叔修水箱.

我一边看,一边偷偷摸老婆屁股.老婆那紧身裤很好软,内里又没内裤,所以我隔着裤去摸也摸得好舒服.她阴部软软烫烫的,手感好好.

马叔在查看水箱,所以他视线没看到我在摸老婆.

老婆第一次在别人旁边被我摸,表情已表现得很淫荡,我手指隔着她的裤也感到湿润.

我和马叔闲聊了几句,得知他快要退休不干了.

他说儿子赚了钱,在乡下买了大房子,他就准备退休回乡,不再回来.

我心想,这倒方便了,以前借马叔来给老婆玩曝露,就怕老婆日后会被马叔缠上.

没错,我最怕就是万一玩大了,这男人成天来搞我老婆就不好.

现在马叔说会离开,我心里就大胆了.

老婆拉开我到客厅的一边,叫我别摸她了,再摸她就受不了想干.

想了想,我笑笑的叫老婆先去浴室洗个面再说.

不过,浴室和厕所是一体的,老婆去浴室洗面,就等于进入厕所.

老婆进去了就和马叔说是拿毛巾洗面,不用管她.

老婆在洗手盘洗面,她背向马叔,屁股就朝向马叔.

厕所浴室空间又不大,这时马叔终于近距离看到我老婆.

老婆下身那阴沟也很明显了,阴部两边又涨,看得马叔都硬了.

我在客厅没法看清浴室的情况,但看马叔工作也慢了下来,想必是被老婆吸引了.

马叔好像和老婆聊话了,他赞老婆保养好,天天运动身材好.

老婆被逗得高兴了,没有离开,就拿毛巾擦面,和马叔聊了会儿.

待老婆出来时,见她面色红红,好像很兴奋.

我见老婆上身被水沾湿了些许,乳头在T裇下更清楚现形了.

她说马叔看到她这样子,好像勃起了.

老婆还说,马叔蹲下来边修水箱边聊话,说了些黄段子.

说水箱泄水就要用管子好插好,越多水就越要插好等等.

马叔还说自己姓马,所以花名叫马吊,结果引得老婆春心荡漾.

而且,最重要的是,马叔蹲下时,他就不知是故意还无意的,鸡巴就由短裤裤管里都跑了些许出来.

老婆说那东西看来好大,她有点受不了就跑出来了.

原来老婆和马叔在浴室里互相表演春光秀.

我问老婆是怕了那大小吗?

老婆说是看得痒了,想要人干.

我明白了,就拉老婆回房间去.

这时厕所传来修水箱的叽叽声.

而我房间就微微发出嘿嘿声.

待厕所传来冲水声,马叔说修好了.

我也在床上压住老婆发射了.

======

听说马叔要退休了,过两天就回乡,不回来.

我和老婆提起这事,大家又想起马叔身怀巨物的事.

老婆说偷看到马叔的东西,好像可比我还厉害.

我有点不甘心,笑问老婆是不是想吃马吊.

老婆没回答,不过说得她下边都湿了.

我就向老婆说,如果她能勾引到马叔,就让马叔操她一回.

老婆以为我说笑,没理会我.

但我说马叔会回乡,不会回来,玩一回没手尾要跟的.

老婆一听又心动了,忍不住问我有何打算.

我说过两晚,请马叔来饮酒,然后按排老婆发挥.

到了计划的那晚,我约了马叔来我家饮酒践行.

老婆早准备了酒菜,还洗了个澡,化个妆,喷上淡淡迷人香水.

我笑老婆发姣想吃马吊.老婆不服气的叫我别后悔,要是真给她吃到马吊就别吃醋.

"钤叮"一声,门铃响起,是马叔来了.

我走去开门,而老婆有点难为情,就留在桌旁.

马叔来到客厅,见到我们为他践行备了酒菜,就有点感动起来.

不过他见到我老婆的扮,就更感动了.

老婆穿的是灰色低胸贴身连身裙,身材在贴身裙上都表露无遗.

她上身露出小许骚胸,下身露出大长白腿,就一个夜店女的"战斗格".

话说,老婆这晚还不穿胸围,只是那连身裙的胸口位置有点摺纹,刚好不让乳头现形.

"嫂子今天好漂亮呢"马叔忍不住赞美我老婆起来.

"今晚为马叔践别,要隆重一点才行.来,坐吧,先饮点酒"老婆恭敬的说.

"好,好,,来来,大家一起饮,,"马叔笑笑的说.

我们和马叔边吃边饮,老婆不时给马叔添酒.

马叔饮了几杯,开始忍不住疑望住我老婆,向她上下打量.

他好像发现我老婆没穿胸围了,就不时打偷看.

老婆被马叔这样看,心也痒了,使她不自觉饮起酒来.

她对着马叔怎是风骚,主动和马叔聊话.

"马叔,,听说你属马,又姓马,连下边都像马,,是吗?"老婆得意忘形的问.

马叔一听这话,口里的酒都差点喷出来,有点难为情起来的看住我.

我看老婆还是不太懂勾引,问得太直接,而且我又在场,场面有点尴尬.

我想了想,就装作饮多了,说要到房小睡半刻.

老婆伴我到房里来问我怎办.

我拿了个安全套给她,说这是我们的打赌,能不能勾引到马叔就看老婆自己.

老婆拿过安全套,心有不甘的回到客厅去.

马叔和老婆聊了会,不过老婆都不太敢行动,而马叔不时偷看睡房这边,怕我会走出来.

不一会,马叔说时间不早,明早就要起行,然后就告辞了.

老婆送走了马叔,面露失望的来到睡房.

"老公,,,失败了"老婆失望的说.

"哈,,我胜了"我得意的说.

老婆不服气的给了我一包解酒药,说:"你吃吧"

我跟老婆说是装醉而已,而老婆没有理我,就去收拾饭桌了.

过了会,老婆拿着一袋垃圾,走去后梯间倒垃圾去了.

我在家中饮着酒,心想老婆没被人玩,又是失望又是高兴,心情有点矛盾.

想了会儿后,我发觉老婆已出去有三十分钟了,怎么还不回来的呢?

我走到门外喊了声老婆,但没回应,然后我又走到后梯间去.

这时老婆从梯间防烟门出来,红光满面,头发有点乱似的.

我一来到她身边,她边靠到我怀里.我问她什么回事,她说在梯间遇到马叔了.

然后老婆又继续说发生了何事:

老婆说在梯间倒垃圾时,听到下方有人声.

原来是马叔,他在等梯间等我老婆.

刚才马叔就觉得我老婆有些意思,但外于我在家里,他就不好意思行动.

告辞出来后,心里又不是味儿,就在梯间等我老婆出来倒垃圾.

老婆倒垃圾的时间,作为管理员的马叔可记得了.

老婆难为情的问:"马叔都退休了,怎么还巡楼的?"

马叔笑笑的说是习惯了,不在梯间走一回不自在.

他弯身向上望,正好看到老婆连身短裙下的内裤.

"嫂子,今天是紫色呢,,,哈,,,好漂亮"

老婆拉住裙子,不让马叔看,并说:"马叔,,你饮多了,,,真坏"

马叔一步一步走上来说:"嫂子别生气,我就是有点坏坏的,我错我错,,,"

这时马叔已靠到老婆身旁,不过老婆转身就要回去的样子.

马叔就叫住老婆说:"小美人,,刚才你老公在旁就和我眉来眼去.明明就很欠干.怎么现在老公不在了,反而冷落我呢?"

说毕,马叔已一手摸到老婆的下阴去.看来马叔也是有点醉了,好大胆.

"啊,,,你别乱摸,,,"老婆惊讶的说.

"哎呀,好湿呢,,,嘿,你这个骚货"马叔得意的说,同时他另一只手也摸到老婆的身上.

"马叔,,你好坏啊,,,别乱摸,,我老公来了就不好"老婆难为情的说.

"你老公不是醉了吗?看你,,都湿成这样了.刚才就好想要了吧?"马叔得意的说.

老婆那低胸连身就是容易脱,马叔在老婆胸前一手就把的裙子拉下,两个肉球就弹了出来.

马叔毫不容气,一口就吃到老婆奶头上.老婆被马叔口舌玩弄,挥身一下子就软了,任马叔来玩弄.

"不,,,嗯,,,不要,,,好痒啊,,,"老婆被摸得有点浪了,不自禁也摸到马叔身上.

"啊,,好大,,真的是马吊一样,,,"

"哈哈,,想吃马吊吗?先让我吃个鲍鱼..."马叔说毕,就钻到老婆下边.他拉开老婆的内裤,用口舌玩弄老婆阴部.

"啊,,,,别,,,,别这样,,,,好痒,,,,好想要,,,"

马叔解开裤头,一条大马吊就亮在老婆面前,老婆看得面红耳热,口水都含了几回.

老婆在口袋里拿出我给她的套套,一手交拿给马叔,然后回头不好意思的话:"好啦,,,给你了,,,快点,,,"

"好的,好的,,,哈哈,我来了,美人,,,,,,嗯,,,我进去啦,,"

老婆提起屁股,内裤就被马叔脱下.然后马叔就从后直入.

"啊,,,,好粗,,,,比我老公还粗.....快操我,,,"老婆欢喜的享受起来.

"真是好骚逼,,,,没生过小孩就是紧,,,又紧又热,,,好爽,,,.来,叫我老公吧"

"啊,,,好爽,,老公,,,,你比我老公粗,,,比我爸爸还粗,,,,啊,,,老公,,,爸爸,,,爸爸,,,"

老婆的淫语好刺激马叔,马叔快马加鞭抽得老婆快要高潮,两眼反白起来.

"怎么这么爽的,,,,好像没带套一样"老婆爽着说

"对啊,,,没带套果然一流"马叔边抽边得意的说着.

老婆惊讶起来,才发觉原来马叔没有带套,她说:"我给你的套呢?我就奇怪,怎么这么爽,,,原来,,,啊,,,,"

"你给我的是解酒药啊.."马叔把手上的小包装给老婆看,果然只是解酒药.

"放心吧,我好健康的.也好多年没干过女人了.怎样,爽吗?爽就继续.."马叔继续说.

老婆感到无奈,但又被干得爽,心想反正干了就继续吧.

结果好快,老婆的意志又开始投入淫慾之中去了.

"小骚货,,,很爽吧?,,还要爽吗?"

"啊,,,,爽,,,,,要,,,要啊,,,,"

"射满你的骚逼好不好.让我射满你的逼,好不,,,,.啊,,要来了"

",,嗯,,,好啊,,,,,啊?!不,,,不好,,别,,,别射啊,,,,"

老婆还未说完,马叔已如黄河崩堤,一大炮一大炮的喷出.精华打入老婆阴部深处,直入子宫,不断冲击老婆的肉逼,使她又不禁高潮叠起来.

老婆反了白眼,已无力反抗这入侵,让阴部灌满马叔热烫的精华.

"老婆~"那时我正好在门外找老婆.

老婆和马叔听到我的叫声,她们就马上收拾.马叔拉起裤子,向老婆笑了笑就向下跑掉.

老婆马上穿回内裤,把裙子拉回正位,就有气无力的离开梯间.

老婆在我怀内把这事说完.

我看了看后梯间,看到地上留下了一遍淫水.

我摸了摸老婆口袋,安全套果然还是完好的没开封.

再拉起老婆的裙,拉下她的内裤,只见湿滑红朣的阴唇,已流出大炮精液,已由阴道口流到大腿间.

想不到,这回给马叔占了大便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