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吸精女的告白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5

《 淫兽爱战士》

《失乐园─最后防线篇 ~改编自「失乐园」》

我是个爱食精的女人,当男人热唿唿的精液通过我的口腔,黏浆涂满我的舌头,咽入我的喉咙时,那充满异味的灼热感,会把我彻底的燃烧,把疯狂的抛起,我的快感像在云端飘浮久久不坠。

我喜欢食精,我喜欢在口中翻搅精液的感觉,让精液浸润口腔中每个角落,让男人浓郁的体味盘据我的鼻息和味觉间,再慢慢吞进喉咙、食道,填饱我的胃,那滋味和那满足感,会让我抓狂,总要神驰目摇好一阵子才能回神,美不可言。

我知道,正常的女人都厌恶食精,这让我觉得,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为什么我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别的女人,对于食精避之唯恐不及,为什么我却会在男人胯下,贪婪的吸吮精液?我怀疑我是个淫秽的色情狂,虽然我的外表很清纯、很正常。

我叫小虹,今年28岁。十多年来,我每天都在想吃精子,吃不到精子就心神不宁,直到吞下大量精液,我才会心满意足的定下神来,做正常人的事。但是没过多久,我又会渴望下一顿精子。

我第一次食精,是国中毕业,上高一前的暑假,也就是15岁的时候。那年刚考完高中,爸妈把我送到美国圣地牙哥阿姨家渡假。阿姨和姨丈有一个独子,也就是我表哥,他们两年前从台湾移民美国。

阿姨在圣地牙哥的房子很大,有五、六个房间,社区很高级,房屋四周有大草坪,后院还有游泳池。姨丈和阿姨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只有表哥每天陪着我玩耍,表哥比我大两岁,小时候就跟我很要好,我在那里过着渡假一样的日子。

这天游完泳,我和表哥分别到自己房间去淋浴。洗完澡,我罩上一件宽大白色低领无袖T恤,因为刚才游得筋疲力尽,所以懒得穿内衣了,下身只穿上小内裤,就到楼下客厅了。

虽然小时候常和表哥光着屁股玩在一起,但自我身体发育后,便不曾和表哥裸裎相见。这几天游泳,虽然知道对方身体有跟以前不一样的变化,但也只想成是长大,从未联小到性事。

我坐在表哥旁边看着电视,随意嘻笑聊着,表哥似乎比平常更多看了我几眼。

电视播出一个搞笑的节目,我不时笑着倒在表哥怀里,还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

蓦地,我发现表哥短裤管内,有根肉色棍子伸在外面,而且就在我眼前。我还不知那是什么,就把他裤管撩起来,看见那根「肉棒」长在他的两腿中间,才知道那是他的阳具。

表哥不安的推开我,想把肉棒收进裤管内,但是硬梆梆的肉棒似乎不肯听话,收进去没两下,又跳出来探头探脑。

我伏下身子,好奇的摸着那根还有肥皂香味的肉棒,表哥发出一声呻吟,想把它缩回去。

我虽然未经人事,但多少从同学、书籍、报纸上得知一些男女之事,表哥的呻吟,我知道那不是痛苦,而是兴奋、舒服。于是我继续轻轻的来回抚摸着。

「小虹……别……别这样……」

「哥,不舒服吗?」我看见龟头上冒出一滴晶莹的液体,好奇的摩擦着。

「不……不是……」才几秒钟,表哥突然唿吸急促,要抽回身子,我还来不及反应,龟头就喷出一道白色液体,直直喷到我的口鼻间,我轻唿一声,又有好几道白柱喷出来,都喷到我的脸上。

表哥满面通红,将肉棒收进裤内,急急忙忙起身,跑回自己房间。

我吃惊的望着表哥背影,发了一回呆,回想刚才的一幕:「那是什么东西啊?那东西怎么会喷出东西出来?」

热热的液体从脸上流进嘴唇,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一股雄腺体味冲进我的味觉,让我产生迷样感觉,身体一热,全身舒畅酸软,像是一阵电流钻入嵴髓。

「这是什么感觉?」我惊异的问自己。停了一下,伸出舌头再舔了一下已经变温的液体,细细体会一下味道,像腥不是腥,像甜不是甜,很奇妙的味道。

我把脸上的液体刮进嘴里品尝,那股电流又来了,身体酸软,脸上发胀,全身毛细孔都张开了似的,体内在神经在跳动,让我虚脱了好一直阵子。前所未有的感觉,可确定的是,那是舒畅到极点的感觉。

我仔细思索我有限的性知识,思所半饷:「那就是男人的射精了。」虽然确定了答案,但还是对第一次看到射精而惊喜不已,尤其是尝到精液的滋味。

我走到表哥房门口,敲了一下门。里面没声音。我推开房门,瞧见表哥躺在床上,用枕头蒙着头。

我坐到床沿,轻轻摇了一下表哥:「哥……」

表哥不吭声,半响,才闷闷的说:「小虹,对不起。」

「哥,对不起什么,刚才……,我很喜欢那样……」

表哥拿开枕头,不解的看着我:「哥,你别笑我,我很喜欢那样。」

「什么?」表哥更加不解。我的手摸着他的胸膛,小声对着他的耳朵说道:「你的精子真好吃。」

表哥呆了一下,我怯怯的把手伸向他的胯下,发现肉棒还是硬的。

表哥推阻着:「小虹,可是我们是表兄妹,这样下去会乱伦……」

「哥,我不会跟你……性交的,我只要吃……你的……精子。」

听到我的话,表哥阻挡的手一呆,我的手趁势握住他的肉棒。

我脱下表哥的短裤,让他平躺着。我趴下身子,更近距离的观察他的肉棒。那肉棒变得异常粗大、坚硬,昂然怒目的瞪着我,尿道口还流着刚才剩下的精液。

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龟头,把那滴精液舔干净,觉得津津有味,但还是觉得不够,于是我张大嘴巴,含住龟头吸吮着,向小孩吸奶那样。

我让龟头深入口腔深处,嘴巴立刻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心头有无限的踏实感,也许是婴儿吸奶头那样的满足感。

龟头不断在跳动,我的嘴巴感觉不断涌入精液,直到装满。龟头停止跳动,我静静让精液停在嘴中,精神一阵荡漾,全身舒服的感觉又来了,还发起抖来。

我含着满口精液,让精液涓滴流进喉咙,舍不得吞完。

终于还是吞完了,我恍惚的神情也约略清醒。发现表哥正在注视着我。

「小虹,你怎么了?叫你都不应。」

「哦是吗?刚才好像飘在半空中,荡来荡去,好舒服。」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真有那么舒服?我还以为只有我舒服。」

「你也舒服?那我还要吃……」说着,我又低头用嘴搜索他的肉棒。

「不要啦,贪心鬼,我已经出来两次啦……」表哥闪躲着。

「唔……」我不理会他的抗议,一口又捉住他的龟头。

我含着龟头,舌头绕着龟头打转,嘴唇不时咂着冠状沟,上下来回套着。

表哥发出舒服的呻吟声,我的肉慾越发炽热,更加卖力的吸吮着,有时让龟头深入我的喉咙,恨不得把整支肉棒吞下去。

跟刚才不一样的是,表哥并没有很快泄出来。

我嘴巴大约套了好几分钟,表哥才又泄出来,不过没有前两次那样浓稠,但一样泄满我的嘴巴,让我心神荡漾。

好一会儿我回过神来,表哥问我:「真有那么好吃吗?」

「嗯,真的很美味,不像食物的美味,而是能挑动我神经的美味……」

表哥呆呆的望着我,喃喃说道:「小虹……小虹……」

「怎么,你不想给我吃吗?」我搂住表哥的脖子。

「不是不是,只是……那东西真的很好吃吗?」

「真的很好吃呀,哪,给你吃吃看。」我笑着凑上我的唇,吻住表哥的嘴。

「不太好闻耶。」表哥别过脸。

「哪有?」我抓住表哥的脸,将舌头伸进他的嘴,跟他舌吻着。

表哥被我吻了两下,逃出我的吻:「好啦好啦,你要吃就尽量吃,不要给我吃。」

「真的哦,你以后要常常给我吃哦,不准小气。」

表哥顿了一下:「小虹,那……我想看看你的……你的……身体,可以吗?」

虽然吃了表哥三次精液,但一听表哥这个要求,我的脸却红了,「不好。」

「其实刚才已经看到了。」

「什么时候?」我惊奇的问。

「刚才你下楼坐在我旁边,衣服穿这么大,里面又没穿内衣,随便动一下我就看到里面了。」

「真的?」我低头看一下胸口,果然从歪斜的衣领里,清楚看见乳房和乳头,甚至看到小内裤。

「你好坏,偷看人家。」我搥打着表哥。

表哥捉住我的手,嘻笑说,「你还在我身上摩蹭,衣服歪七扭八,里面早被我看光啦,害我那里……硬起来,好难过。」

「哦?真的?」我再次审视上衣,发现举手投足,很容易走光,只有端坐时才会遮得住。

「好好坐也没用,你里面没穿,奶头又那么尖,还是很有得看啦。」

表哥不说,我还真看不出来:「那……好看吗?」

「嗯,当然啦,你下楼时,我那里就硬了,等你在我身上摩蹭时,我就忍不住快出来了。」

「我真的那么有魅力?」我站到穿衣镜前,脱下T恤和内裤,仔细的端详自己。嗯,真的,以前都没有自己那么性感,圆润的胸部,纤细的腰部,翘翘的臀部,还有修长的双腿,显得那么匀称,小腹下一小片稀疏的细毛,顺从整齐的呈倒三角形。更重要的是,还有一张我从小就知道的秀丽脸孔。握这才注意,我已是十足的小美女,连我都为自己着迷了。

回过头来,表哥正直直的瞪着我看,胯下的肉棒又像棒槌一样直立,龟头也对着我怒目直视。

我赤裸裸的爬上床,与表哥肌肤相贴着。表哥摸着我的胸部,指尖逗弄着我的乳头,害我麻痒难当,乳头立刻凸了起来。表哥把手伸向我的阴部,拨开我的阴唇,不断来回揉着。

我感觉下面湿得厉害,表哥大口喘着气,突然翻身把我压在下面,打开我的双腿,将龟头顶住我的阴唇,就要插入。

我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一刻。却觉表哥顶着阴唇,一味喘着气,并没有插入。

「哥,快进来……」我小声要求着。

表哥却翻身坐起,背对着我,不发一语。我慢慢坐起来,自背后攀着表哥:「哥,怎么了?不喜欢我?」

「不……不是,我喜欢你,可是你是我妹,我不能这样对你……」

「为什么?」

「这样是乱伦,为了你好,我不能跟你……作爱。」

「可是,哥……我喜欢你。」

「就因为喜欢,才不能这样。」

我想了想,好像表哥说得很对:「好,那我们不插入,可是我要吃你那里……」

不等表哥说话,我就趴下身子,用嘴巴捉住他的龟头。

为了弥补不能插入的遗憾,我发狂似的舔着表哥的龟头,吸吮肉棒周围,轻咬着肉棒根部,又将肉棒狠很的通入喉部,让龟头直抵我的口腔深处。

表哥只有哼哼唧唧的份,身体扭曲着,两手紧抓住床单。

看着表哥舒服的表情,我含得更起劲了,想像表哥插入我的阴道,我用口腔取代阴道,让表哥的肉棒深深插进我的喉咙,来回进进出出。

这样过了好一会,表哥擡起屁股,一阵哆嗦,我的嘴巴多出一股股液体,想来表哥正在喷精了。

我一面慢慢吞咽精液,一面继续容纳新的精液,真希望他永远喷不完,让我成为储存精液的容器。

短短几小时内,我竟然连续吞下四次表哥的精液,我用心体验完第四次吞精的感觉后,意犹未尽的躺在表哥的怀里,紧紧搂着他不放,为表哥今天带给我的奇遇而欣喜不已。

「哥……」

「嗯……」

「舒服吗?」

「舒服得虚脱了……」

「那……我们以后不作爱……」

「好……」

「但是要给我吃……」

表哥吃的一笑:「小虹……你真是……」

「真是什么?」

「真是……真是……淫荡。」

「好啊,你笑我……」我用刚刚满含精液的嘴巴强吻他,他赶忙求饶:「不淫荡,不淫荡,救命啊……」

=